一碗麵估值70億,和府撈麵到底憑啥?

fans news 發佈 2021-11-19T06:50:05+00:00

若是在幾年以前,有人告訴你一碗麵能賣出幾十億的估值,估計很多人都不以為然。如今,事實卻已經擺在眼前,開麵館的和府撈麵開創了面品類單筆融資近8億元的紀錄,成功將自身估值拉升到了近70億元。

若是在幾年以前,有人告訴你一碗麵能賣出幾十億的估值,估計很多人都不以為然。

如今,事實卻已經擺在眼前,開麵館的和府撈麵開創了面品類單筆融資近8億元的紀錄,成功將自身估值拉升到了近70億元。

它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文章看點:

1.和府撈麵的發展簡史

2.和府撈麵為何會受到資本青睞?

3.和府撈麵面臨的挑戰和機遇有哪些?

隨著冬季的到來,一碗熱騰騰的湯麵成為了很多人的就餐選擇,這碗熱湯麵可以慰藉在寒冷中奔忙的人們,給他們帶來味蕾的極大滿足感。

自古以來,麵條在中國人的飲食構成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民間也向來有「南米北面」的說法,但隨著社會和科技的發展,這個區隔早已不甚明顯。如今,麵館已經隨處可見了。《中國餐飲品類與品牌發展報告2021》數據顯示,在2020年全國小吃快餐細分品類中,粉面的門店數占比達到了20.8%,已經超過米飯快餐,成為小吃快餐第一大細分品類。

據紅餐品牌研究院數據,面品類市場發展至今,全國麵館數保守估計在40萬家左右,然而,在紅餐品牌研究院收錄的1225個粉面品牌中,有70%以上的品牌門店數都在50家以內,門店達到500家以上的品牌寥若晨星。可見,門店數眾多的面品類,品牌化、信息化程度卻仍舊較低,這也說明了面品類賽道潛藏著連鎖化規模化的巨大可能性。

據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2020年中國餐飲收入為39527億元,同比下降16.6%。2021年上半年,餐飲收入就達到了21712億元,同比增長了48.6%,可見國內餐飲消費在逐步恢復,餐飲行業整體趨勢穩中向好。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面賽道在近兩年終於迎來了大爆發,關注度和討論度都直線上升,也吸引了眾多投資者的目光。截至11月,今年面品類融資事件就有18起,融資總額超過26億元。其中有一個品牌頗為矚目,創下了麵食賽道最大單筆融資紀錄,它就是和府撈麵。

和府撈麵聚焦於中高端消費人群,是一個以「官府書房」為主題的中式麵館品牌。由於和府撈麵的打法跟很多傳統麵館品牌截然不同,自創立以來,它就受到了比較多的關注,尤其是近年來,和府撈麵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更是與日俱增,其受資本青睞的特質更是讓一眾行業內人士驚嘆。

今年7月,和府撈麵完成了約8億元人民幣的E輪融資,開創了面品類融資金額的新高。自2015年以來,和府撈麵已經陸續完成了6輪融資,融資總額達到了16.45億元人民幣,單單近兩年融資總金額就超過了12億元人民幣,刷新了面品類融資金額的紀錄,也將和府撈麵的市場估值拉升到近70億元人民幣。

一家麵館為何能達到如此高的市場估值?它有何過人之處呢?接下來,觀察君將為你細細道來。

1

手機零售達人跨界干餐飲

要剖析一個品牌,就需要對一個品牌的發展歷程做深入研究,而創始人是必然會被最先關注到的。跟大多數品牌的創立過程一樣,和府撈麵的創立也離不開它的創始人李學林。

1. 從3C零售到餐飲——順勢而為

和府撈麵創始人李學林的創業故事要從2000年開始講起,但這個故事的開始跟餐飲的關係並不大。

2000年正值世紀更迭,我國的國民經濟發展也出現了轉折點。當年,我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比上年上漲0.4%,這是自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首次出現不跌反漲的現象。積極的財政政策大力刺激國內消費市場,推動了移動通訊設備在我國的普及,我國手機用戶數量也隨之飛升。

據公開數據,1999年我國手機用戶數僅為4329.6萬戶,而到了2000年底,中國手機用戶數就飛速攀升到了8453.3萬戶,環比增長了95%,可見彼時手機零售市場就是一個等待被挖掘的大金庫。

李學林恰好捕捉到了這一點,他認為,「2000年的手機零售市場就是一片藍海,而且整個產業趨勢都是積極向上的,這便是進入手機零售市場的最好時機。」於是,2000年他便在南通如皋成立了際通手機連鎖公司,做起了手機零售生意。在李學林的帶領下,際通很快從如皋市白浦鎮的第一家店發展為遍布江蘇省各市的手機連鎖集團,後來更是成為了江蘇省手機零售行業的龍頭。

對於早前的這一次創業成功,李學林曾經總結道,「如何選擇一個正確的行業,是每個企業家世界觀、產業觀、人性觀的考驗。只有在宏大的產業規模市場上,只有在產業趨勢不斷向上的市場,才會有成就大品牌的機會。」可見李學林的商業哲學就是」順勢而為「這四個字。世界潮流浩浩湯湯,順之則昌,逆之則亡,許許多多的創業故事都講述著一個道理——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由此來看,對於商業趨勢的洞察和借力這一點上,李學林早就熟門熟路了,而這也恰恰為日後和府撈麵的成功面世奠定了基礎。

經過十年的發展,2010年手機生產零售行業競爭已經白熱化了,為了爭取更大的市場份額,行業內商業戰爭硝煙瀰漫,讓身處其中的李學林倍感艱辛。此時,一向嗅覺敏銳的他把目光轉向了餐飲業,這個跟通訊行業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行業。

彼時,國內網際網路時代崛起,加上社會經濟水平逐步提升,科技和經濟的雙重力量在悄然改變人們的消費觀念,人們對於衣食住行的消費升級需求日益迫切。而龐大的餐飲市場上,傳統的中式快餐很難滿足國人的消費需求。

△圖片來源:攝圖網。

李學林認為這是一大機遇。在經過一系列的市場調研後,李學林最終將二次創業的目標鎖定在面品類。

餐飲行業細分市場眾多,為什麼就選擇了面品類呢?李學林給出的回答是這樣的,「全國有3萬多億的餐飲體量市場,面品類占據了其中的8000億,且每年均呈兩位數體量增長速度。」

面品類市場體量不小,發展機遇巨大。可是,縱觀餐飲行業,達到一定規模的面品牌卻屈指可數,千店品牌更是沒有。

超26億資金湧入面品類,能砸出一個萬店品牌嗎?

彼時的面品類頗有些養在深閨人未識的意味,默默發展著。一直到2012年,和府撈麵成立,才打破了這種局面。

和府撈麵的創立具有很特別的意義。以往的麵館大多都是把店當作一家店來經營的,可是和府撈麵的野心顯然並不止於此。

2. 從中央廚房到第一家門店——夯實基礎

「順勢而為」首先要掌握「勢」。選定好賽道之後,李學林並沒有馬上開店,而是做了十足的準備工作。第一步,李學林便是開展了詳細的調研工作。據悉,二次創業初期,李學林帶著他的創業團隊,不僅跑遍全國,還跑遍了歐洲、東南亞、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花費上千萬元,就為了更精準洞察消費者的需求、市場的發展趨勢。

進入新消費經濟時代後,消費者更加注重品質和體驗了。據艾媒數據,56%受訪者在選擇麵館時非常看重餐廳出品的味道。而李學林團隊深諳麵館對於消費者體驗的重要性。於是,在調研期間,為了找到一碗消費者買帳的麵條,和府創業團不惜打飛的、住酒店、吃各地麵條,開啟了一段艱難的「尋面之旅」。

經過翔實的調研之後,李學林又開始了他的第二步計劃:鍛造供應鏈體系。在餐飲行業,隨著門店越開越多,然後再建供應鏈的品牌有很多,可是一家店都沒有開,就開始打造供應鏈的,李學林恐怕是第一人。

在李學林看來,麵館的品牌化、標準化和信息化已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可是與麥當勞、肯德基這類西式快餐相比,中式快餐豐富的菜品、多樣的口味、複雜的製作過程,使中式快餐的標準化難度更大,對供應鏈的要求也更高。

要想打造標準化、規模化的麵館,必須要解決供應鏈的難題,這是李學林團隊創業的共識。因此,他們展開的「尋面之旅」除了為菜品研發做準備之外,更是為其打造的中央廚房做準備。

門店還未開出就要先建設供應鏈,這意味著創業前期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而對於大多數餐飲創業者來說,這是一種冒險的做法。可是基於對於趨勢的敏銳洞察,他們還是去做了。畢竟硬幣有兩面,倘若真建成了這條供應鏈,依託於成熟的供應鏈,他們就可以快速擴張,並且保證門店經營效率,從而更好管控門店成本。

2012年8月,江蘇和府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同年12月,15000㎡的和府中央廚房建成並開始投入使用,可滿足未來1000+門店的基本運營。2013年8月,和府撈麵的第一家門店在江蘇如皋大潤發正式開業,憑藉「書房裡的養生面」這樣的獨特場景,顛覆了大眾對麵館的傳統認知,一開業便迅速爆火。

3. 從單店到連鎖

在第一家門店得到了不錯的反響後,2014年和府撈麵成立上海辦事處,品牌逐步往上海、蘇州等一二線城市擴張。2016年和府撈麵走出華東市場,相繼開拓華北、華中、華南市場板塊,以品牌標誌的「中式書房」主力店型落地一、二線城市高端商場。2017年10月,和府撈麵就開出了第100家直營門店。在今年5月份,和府撈麵上海第100家店開業。

和府撈麵的擴張勢頭很猛,除了在區域上進行擴張之外,也在嘗試進行二三線城市下沉,譬如石家莊、惠州等城市。目前和府撈麵的門店已輻射到全國多地,據紅餐品牌研究院數據,截至2021年11月,和府撈麵全國門店數已經超過了380家。

從地域分布來看,和府撈麵的門店絕大多數集中在一線、新一線城市。其一線城市的門店數占比為53.89%,新一線城市的門店數占比也達到了30%。在一線城市的近200家門店中,超過半數門店位於上海,而北京地區的門店數占比也達到了36.1%。

為了迎合白領群體的消費需求,和府撈麵門店的選址都集中在一線、新一線城市的商業區核心地帶。從上海和北京兩個城市的門店密集程度來看,和府撈麵目前門店布局的重心分別是,以上海為中心的輻射到周邊地區的華東板塊,以及以北京為中心的京津板塊。

目前能在短短數年時間內以直營的方式開出數百家門店的麵館,除了味千拉麵以外,和府撈麵算是第一家。其中原因除了和府背後強大的中央廚房以外,少不了資本的推波助瀾。

早在2015年,和府撈麵就拿到了A輪融資,其A輪融資的金額達到了3000萬元。從歷史融資信息來看,和府撈麵幾乎保持每年一融資的速度,且融資金額幾乎每年翻一番,融資速度遠超越其他面品牌。

以至於很多行業內人士心中都有一個疑問,和府撈麵憑啥能頻頻融資呢?

2

和府撈麵為何會受到資本青睞?

從融資歷程來看,和府撈麵無論是融資數量還是金額均位列面品類第一,資本如此青睞和府撈麵,和府的強大創業團隊必然是其中比較重要的原因。但投資者精明如斯,能讓他們真金白銀砸錢進來,除了創業團隊以外,觀察君認為以下幾個方面也是核心原因:

1. 強大的供應鏈+完備的信息管理系統雙驅動

在和府撈麵的品牌經營中,中央廚房和信息系統無疑是兩張王牌。

「先供應鏈,後門店」的非尋常路徑,讓和府撈麵在開出第一家門店之前,其背後中央廚房的產能就已經能滿足1000家以上門店的標準化運營。和府撈麵在傳統的烹飪工藝中融入現代化技術,從麵粉到麵條,從骨頭到湯底,確保產品口味的穩定性和安全性。

同時,和府撈麵的全國門店全程統一冷鏈配送,可很大程度保持湯麵原有的口感和味道。和府撈麵完備的供應鏈既能降低出品質量不一致帶來的風險,又能大大節省門店管理成本。

在這樣的基礎上,和府撈麵才可能在短短數年時間內,便拓展出了近400家門店。正如其內部人士曾經對外透露的那樣,快速拓店的背後來源於和府跟傳統餐飲企業完全不一樣的一套模式。

並且,這些年來,和府一直保持著對中餐標準模式的深度思考,及迅速疊代的創新能力與活力。即使是在疫情不定時爆發的2021年,和府撈麵的年新增門店數也將破百,可見其根基之紮實。

在擴店的同時,和府撈麵並沒有停止在供應鏈上的布局,從他們的種種動向來看,他們還是在不斷擴建夯實供應鏈的體系。中央廚房並不是和府撈麵在供應鏈布局上的終點,其業務範圍已經觸及到產業中上游的生濕面生產。據悉,今年9月,和府撈麵麵條生產基地在江蘇如皋正式揭牌投產,產能達到每年2萬噸,能滿足1500家門店的供應需求。

而和府撈麵在供應鏈的打造上遠不止於此,目前和府撈麵近10萬平米的現代化工廠也已進入設計階段,可支持和府未來5-10年的發展需要。

強大的供應鏈體系需要結合信息化管理系統,才能發揮出極致的效果。李學林也深諳此道,所以在建設完中央廚房後,和府撈麵繼續重金打造信息系統。

△圖片來源:和府撈麵官方微博。

目前,和府撈麵的信息化管理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其中央數據倉庫能實現對全國門店的實時精準運營管控,能以99%的準確度制定門店銷售計劃以及配貨,降低因信息流通滯後導致的產品超配、缺貨現象,可有效地提高門店的運營管理效率。

除了實現門店的精準運營管控之外,和府撈麵也利用信息化系統來提高門店運營流程的標準化。

比如,和府撈麵為門店引入了信息化收銀系統,同時其後廚配備與收銀系統打通的廚房顯示系統KDS,在降低出品出錯率的同時又能提高出品的速度,確保餐品從點餐收銀到上桌在15分鐘內即可完成。

在消費者層面,和府撈麵以數字會員的形式進行用戶運營。通過微信小程序的會員系統收集和分析用戶的消費數據,從而賦能於菜品、服務、環境等環節的升級打造,讓消費者獲得更好的消費體驗,同時也有利於本身進行創新疊代。

從供應鏈到物流配送,從門店運營到用戶運營,信息管理系統打通了前中後台的信息流通壁壘,提高了門店的運營效率,為和府撈麵的標準化運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強大的供應鏈和完備的信息管理系統的雙驅動下,和府撈麵在全國範圍內得以快速複製。從紅餐品牌研究院的數據可以看出,近年來和府撈麵的門店大致呈指數增長。儘管還受到疫情的影響,2020年和府撈麵新增門店數也達到了71家,較2019年相比僅僅少了3家。

隨著規模逐步擴大,供應鏈和信息管理系統的驅動效果逐漸顯現。今年上半年和府撈麵營收實現了扭虧轉盈,去年營業收入11億元,淨虧損2.1億元,而今年上半年的營收為8.5億元,淨利潤為1385萬元。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份,和府撈麵全國門店數達到了340家,單店盈利能力穩定,平均營業額可以達到55萬元/月,坪效4800元/月,人效5.5萬/月,這些數據放在粉面品類來看,著實算不錯的成績。

在餐飲行業中,標準化程度、信息化程度以及門店管控能力,這些都是投資者所看重的因素,而和府撈麵手中恰恰都拿著這幾張好牌。

2. 官府書房飲食的新式消費體驗

在供應鏈和信息化系統之外,和府撈麵的另一大特色便是書房面的新式消費體驗,跟其他麵館品牌之間形成了明顯的品牌區隔,這應該也是打動資本的一個核心要素。

和府撈麵將中國傳統的書房文化融入麵館,這種書房面的形式提升了整體的價值感,也倡導了一種新的消費方式。正如創始人李學林如說的那樣,「和府經營的是品牌,倡導的是一種生活的方式,而不僅是麵條!」

從「一斤骨頭三碗湯」,再到如今的「原湯養身,書房養心」,和府撈麵通過官府書房飲食為背景引出「慢快餐」的概念。

「快餐」顧名思義就是預先做好的能夠迅速提供顧客食用的飯食,「慢」則體現在慢慢進食層面,是享受美食,而不是只為填飽肚子。生活在快節奏的時代,處處都講求效率,而「慢快餐」這一概念對於那些每日步履匆匆的城市白領來說,恰恰滿足了他們對於」慢「的心理需求。

△圖片來源:和府撈麵官方微博。

基於這樣的設定,與傳統的中式麵館相比,和府撈麵給消費者帶來了不一樣的消費體驗。首先是效率高,如採取橫向排隊以及先選菜後下單的方式,減少顧客排隊的焦慮以及等餐的時間;第二是人性化,推出超單十五分鐘免單、不限量免費續面、面不筋道立馬更換等承諾,在制度層面實實在在讓消費者感受到誠意和用心。

第三是用書香氣取替煙火氣,和府撈麵推崇靜心養身的生活理念,官府書房裡撈麵,為一碗湯麵增添了幾分高級感和文藝氣息,加之古香古色的門店裝潢設計,把握住了「國風」的熱潮,滿足了消費者對「新」和「美」的雙重追求。

3. 和府撈麵不止是賣面的

在如今餐飲企業競爭日益激烈的當下,單純依靠一個品牌來打天下其實抗風險能力並不強,所以餐飲行業早就颳起了一股副牌風,紛紛拓展出其他子品牌,開闢第二甚至第三發展曲線。

很顯然,和府撈麵也早就有這個打算了,多條腿走路,能讓步子邁得更紮實。多元化的品牌矩陣,顯然是有利於和府把握住不同層級、不同需求的消費者。

談及多元化布局,不得不提的就是百勝中國這一經典案例,目前百勝中國旗下的連鎖品牌有肯德基、必勝客、小肥羊、黃記煌和COFFii & JOY,這些品牌都分布在不同的細分領域。與之不同的是,和府撈麵的多元化發展都在「麵條+」的結構。

採用這種「麵條+」的形式,可以最大化利用原有的供應鏈體系,將和府的供應鏈價值合理利用。

2020年9月,和府撈麵通過以常規門店加入火鍋場景的方式推出「麵條+火鍋」的子品牌——和府火鍋和她的面。除了慣例的菜品之外,還添加了火鍋系列,價格在108元到168元不等,通過這種方式來增加門店客單價。

△圖片來源:和府撈麵官方微信公眾號。

今年4月30日,和府撈麵旗下子品牌「和府小面小酒」在上海九六廣場開業,這是小面小酒全國第一家門店。與之前常規門店嵌入消費場景的模式不同,小面小酒是以「麵條+酒館」的模式單獨開店。酒館本身自帶的休閒社交屬性,將吃麵這種單一的消費場景拓展出午市後的下午茶、晚市後的夜消費以及周末社交小聚。

另外,目前和府撈麵正在孵化的新品牌「財神小排檔」還在進行市場驗證中,在「麵條+」的框架下,財神小排檔除了麵條以外,還增加了酸菜魚、水煮牛雜這類菜品,價格上卻要稍低於和府撈麵,以拓展更廣泛的消費群體。

其實,和府撈麵作為第一曲線,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間,這一點從廣深地區等一線城市門店占比僅有7.22%就能出來。但具有前瞻意識的和府卻提前開始布局子品牌。

因此,與其說子品牌是第二、第三、第四曲線,不如說是和府拿在手上的其他底牌。這幾張底牌,加上自建供應鏈和完備信息管理系統這兩張王牌,放在整個面品類來說,和府撈麵的品牌實力都是排在前列的,它能受到資本頻頻青睞也不足為奇了。

3

面品類狼煙四起

在起步階段和發展階段,和府撈麵都領先於同賽道很多競爭對手,但隨著面品類賽道入局的創業者越來越多,面品類市場的競爭也越發激烈。老牌麵館品牌根基和影響力尚在,而後起之秀又在不斷崛起,一些近一兩年才創立的新銳品牌也受到了資本的熱烈追捧。

從這個角度來看,和府撈麵面臨的挑戰著實不少。

1. 面品類狼煙四起,競爭激烈

雖然面品類仍舊沒有出現千店品牌,但是這個賽道已經擠滿了大大小小的選手,和府撈麵想要持續領先,也並非易事。

首先,以味千拉麵、李先生牛肉麵為代表的老牌麵館影響力尚存。這些品牌由於較早創立,屬於中國最早一批連鎖麵館,其知名度自然更高。儘管時代變更,老牌麵館日積月累的品牌影響力也不容小覷。品牌老化是老字號躲不過的問題,不過可以看到很多麵館品牌也有在積極求變,暫時在規模上還是具有一定的優勢。

其次,同期創立的麵館品牌實力也不俗,譬如遇見小面。重慶小面一直以來都是有品類無品牌,直到遇見小面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局面。遇見小面顛覆傳統小面街頭小店的「髒、亂、慢」形象,走出了自己的獨特風格。不僅受到消費者的追捧,還受到資本的垂青。截止當下,遇見小面已完成5輪融資,市場估值將近30億元。相較於和府「書房面」,遇見小面價格稍低,使其客群更為廣泛,或許從翻台率上來看,遇見小面更勝一籌。

再者,新銳品牌不斷崛起,如馬記永、張拉拉、陳香貴,儘管門店還未突破百家,卻早已經有資本注入。

這些品牌的存在讓面賽道變得空前火爆,卻也加劇了競爭,無形中給和府撈麵帶來了一些不得不面對的壓力。

2. 人均消費偏高,復購率或成難題

雖說麵條也是國民餐桌上重要的主食之一,受眾廣泛。但是在很多消費者的心目中,對於麵條的消費還持有比較傳統的觀念,即花上幾十甚至上百去吃一頓正餐是能接受的,可是要讓他們花幾十去吃一碗麵可能就有點接受不了。在觀察君看來,這還在於觀念和價值感的問題。

根據艾媒數據,在受訪者中,麵館單次消費的價格在16~30元的占比為43.9%,消費價格在31~50元的占比也達到33.1%,普遍大眾在麵館單次的消費水平為16~50元。

同時,紅餐品牌研究院數據顯示,和府撈麵門店人均消費的眾數和中位數均落在46~50元這區間,不難看出和府撈麵的人均消費已經接近普遍大眾在麵館單次消費的上限了。儘管麵食品類處於消費升級階段,麵食消費價格偏好也越來越高,但無論什麼年代,性價比是永遠的話題。

△圖片來源:和府撈麵官方微博。

說到底,「慢快餐」始終還是擺脫不了快餐的本質屬性,人均五十塊已經可以去吃一頓正餐了,但是換作是一頓麵條的話,很多消費者可能比較看重這碗麵條是否能給顧客帶來對等的價值感。這也意味著,和府撈麵要花更多的心思在價值感的塑造上來。

畢竟很多消費者或許會奔著「官府書房飲食「這一概念走進和府撈麵嘗試一番,也覺得味道不錯,但是如何讓消費者經常來持續來,也就是形成復購,或許也是和府撈麵要仔細思考的問題。

3. 直營和下沉的阻礙

目前和府撈麵除了幾家機場特許經營門店以外,均為直營門店。這對於連鎖餐飲品牌來說,有利於保證門店經營管控能力,提高標準化服務,但同時也不利於品牌快速擴張。

早在2017年,創始人李學林在採訪中曾表示,2023年和府撈麵將會開出1000家直營門店。在強大的供應鏈體系和雄厚的資本賦能下,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千店的達成對於和府撈麵來說只是時間問題。

但目前來看,受到疫情等種種因素的影響,和府撈麵開店的速度不及預期。雖然近年來,和府撈麵門店數呈指數增長,但和府撈麵與千店目標之間還有一段較長的距離。譬如,今年上半年,有消息稱和府撈麵到年底將會開出450家門店,而截止日前,其門店數量還沒有突破400家。

在觀察君看來,直營模式重運營的方式有利於品牌統一運營和管控,但門店擴張速度卻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不過這個倒是看自己品牌的發展需求,擴張過快也未必是和府想要的。

此外,下沉對於和府來說也有不小的挑戰。定位於中高端的和府撈麵,門店主要分布在一線和新一線城市,隨著越來越多餐飲創業者入局面品類賽道,想要更快速擴張,下沉市場不容忽視。而和府也早已經開始了一二線城市的布局。可是,品牌中高端的定位和菜品的定價,或許會對品牌的下沉造成一定的限制。

不過和府如果推出子品牌用來滲透下沉市場,這也許是一個可行之策。在今年7月份,和府撈麵完成E輪融資後,就曾經表示融資的一個用途就是用來打造新品牌。和府撈麵是否會為下沉市場量身打造新品牌?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4. 布局新零售

疫情催生「餐飲+零售」,熱衷多元化發展的和府撈麵入局「餐飲新零售」也不足為奇。早前,和府撈麵已推出了零售業務——和府到家,零售產品覆蓋麵條、米飯、方便菜和小吃。和府撈麵零售門店已經進駐天貓、京東等主流電商平台,未來,和府撈麵將開啟「和府快捷店」,提供零售產品銷售、自熱和堂食服務,進一步拓展新零售業務。

但值得注意的是,和府相關人士透露新零售模式對於解決產品本身研發力的作用有限,和府快捷店更多是一個收集用戶反饋、洞察用戶需求和產品差異化的新渠道,本質上和天貓、京東等線上店鋪沒有太大區別。

不過在觀察君看來,線上的零售業務,或多或少都能為和府撈麵增長流量,而線下的快捷店,除了為C端新零售做的延伸以外,或許還是為B端零售做的鋪墊,畢竟如今和府的背後不僅有個中央廚房,還有一個生濕面生產基地。

結語

看似簡單的一碗「書房面」,卻是和府人傾注不少財力和心血精雕細琢的成果。放眼全局,和府撈麵在前期的基礎建設就不僅僅是為了經營一家麵館,而是從產業的高度進行布局,其野心絕不僅僅止於一家麵館。

從這個角度來看,也難怪和府撈麵能頻頻收到資本遞出來的橄欖枝。

可是,面對著競爭激烈的面品類賽道,如何在擴張版圖和延伸產業的基礎上,穩步向前邁進,這對於和府撈麵來說,都是一大挑戰。不過,觀察君還是很期待和府撈麵未來能帶給我們更多驚喜!


來源 | 紅餐品牌研究院研究院

撰稿 | 黎奇

設計 | 黃李輝


參考資料:

1. 超26億資金湧入面品類,能砸出一個萬店品牌嗎?|| 品類洞察 | 紅餐品牌研究院;

2.和府撈麵計劃2021年新開門店150家 子品牌小面小酒也將發力 | 紅餐網;

3.獨家專訪和府撈麵創始人:李學林 | 搜狐財經;

4.「和府撈麵」完成近8億元E輪融資,年底計劃達450家店 | 36氪;

5.疫情下餐飲行業掀起資本熱潮,和府撈麵完成近8億E輪融資 | 紅餐網。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