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虎妞的幾個問題

fans news 發佈 2021-11-18T07:25:10+00:00

我雖然是學中文的,但經典名著沒有讀幾本。現在,有了閒暇時間,開始撿起這些書讀讀。第一本就是老舍的《駱駝祥子》。祥子名聞遐邇,深入人心,不想多說。但對於虎妞這一形象還是想多說幾句。提幾個問題,自問自答。一,虎妞真愛祥子嗎?我想,是的。

我雖然是學中文的,但經典名著沒有讀幾本。現在,有了閒暇時間,開始撿起這些書讀讀。第一本就是老舍的《駱駝祥子》。

祥子名聞遐邇,深入人心,不想多說。但對於虎妞這一形象還是想多說幾句。提幾個問題,自問自答。

一,虎妞真愛祥子嗎?

我想,是的。虎妞三十七八歲一直未嫁,可以說是因為老爹不關心,車場離不了(工作忙),長得醜等等原因。但只要虎妞動心思,估計她還是不愁嫁的。她一定是一直在尋覓自己的真命天子。低賤的她看不上,高貴的她也不敢攀。她就是在找尋適合自己的爺們兒。終於,她等到了祥子——老實、勤儉、壯實的小伙兒。在粗俗的車夫里,祥子是那麼扎眼兒——不吭不哈,質樸奮進。雖然,身份低賤點兒,但是個潛力股,可以幫襯著她繼承老劉的家業。於是,她就義無反顧地看上了祥子,毅然決然地要嫁給祥子。

在這份真愛面前,怎麼能說是她誘騙了祥子呢?二人發生關係的當晚,原著里虎妞並非是準備好的。因為,祥子在「楊宅」包月,才剛剛乾了四天。虎妞雖然準備好了酒菜,但是為了自己吃犒勞,而並非知道祥子要回來,專門設置一個套子等著祥子來鑽。雖然,她說自己打了一卦,但那是不保準的。虎妞是擦了粉,抹了胭脂,穿了綢襖,改變了平日素顏布衣形象。作為一個婦人,偶爾打扮一下自己不也很正常嗎?倒是,祥子三盅酒下肚,便發現了虎妞的美,便覺得「自己有了威嚴和力氣」,一把便把虎妞「當作個貓似的,拿到手中」,滾到床上了。這完全是祥子情不自禁,至於說虎妞如何地投入配合,那是虎妞心中所想,自然歡喜異常了。只是,有一點怪異:第二天,祥子回味;沒想到虎妞早已不是處女了。可見,在祥子心裡,虎妞一向是潔身自好的,應該一直保持著處子之身。那麼,虎妞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呢?老舍沒有給出答案。我們也可以設想,書中虎妞「老丑」的形象,一直是祥子站在自己價值觀上強加給我們的印象。豈不知,青春的女孩兒,哪有丑的呢?也許,虎妞的過往也遭遇過情感的傷痛。總之,虎妞是愛著並珍惜著眼前這個低微的祥子的。假懷孕是為了得到,和父親鬧翻是為了愛情,自己掏腰包把自己嫁給樣子更是痴情使然。她憧憬著未來,她替祥子謀劃著一切,她變著法兒地讓樣子吃好睡好,她想盡辦法讓祥子過上好的生活。她並不願違拗祥子的意圖,她可以說是慣著寵著祥子。以致最終,她為他生孩子而死?這不是一個為了愛情捨棄家庭和生命的偉大女性嗎?


二,祥子愛虎妞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即便虎妞死去,祥子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想念。這其實正是祥子的絕情,而並非祥子在走向麻木。祥子一心想找個「一清二白、年輕力壯、能洗能做」的姑娘,虎妞顯然不符合這個標準。在祥子眼裡,虎妞第一老丑,第二威武,第三刁蠻,像個粗壯兇狠的男人般讓他懼怕。即便他享受了虎妞的溫存,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反而覺得是負擔是搶奪是恥辱。這便是祥子價值觀的作祟,也是他無情的使然。從這方面說,虎妞也算看走了眼,她太注重外在的形象和內在的品質了,而忽略了一個男人的情商。在兩個人的感情方面,祥子恐怕是很難焐熱的。因為,祥子最想得到的就是一個「低眉順眼、眉目清秀」的女子,這也算是他當時的環境給予他的一個價值取向。小福子便符合這樣一個要求,第一順眼,第二孱弱,第三聽話,有這三個做底兒,肉體上的不清白便不那麼重要了,祥子仍然可以把作為暗娼她當作「美在骨子裡」的好姑娘,愛她的年輕,她的要強,愛她的勤儉。可是,即便愛她又怎樣,祥子沒有抗負連帶責任的勇氣。他逃了,遠遠地逃離了,這時的有力的祥子就已經「死」了。所以,說到根底,祥子就不是一個有愛的人,更不是一個敢於追求愛情的人。他有的就是自私,自私到就是想有一輛自己的車,自私到遇到危險就是想著自保。他的悲劇,固然有社會的因素,但也有他性格里的問題。


三,假若虎妞不死,她和祥子會怎樣呢?

世上本沒有假設。小說設定的是虎妞死去,便很難會活著。既然小說是虛構的,我們也不妨在虛構的世界假設一下。

第一種情況:虎妞不死,順利地生下了孩子。祥子一定是高興的,虎妞也一定是高興的。祥子依然拉著虎妞給她的車,一家人應該可以平靜的生活下去吧。但這不符小說設定的時代環境,放到當時的環境中,再考慮小說要表達的主題,祥子和虎妞的生活在時代的風雲里一定會經歷很多磨難,越來越困頓和艱難的概率很大。畢竟兩個人都有野心,祥子要有自己漂亮的車子和自食其力的生活,虎妞要過有錢又安逸的生活——繼續開車行。估計兩人的野心都難實現,畢竟人物的命運要遵從時代的起伏——那動盪的時代,很難有美好且安然的生活。

第二種情況:虎妞不死,孩子死了。估計,虎妞會崩潰,也會元氣大傷。要麼,她與祥子的婚姻走到盡頭,畢竟祥子根本就不愛虎妞。經此一劫,虎妞虎威不在,被祥子拋棄的可能增大。也或許,虎妞徹底改了脾性,接受了厄運,也真正成了大雜院的人。或許,心跟祥子貼近了,默默掙扎,勉強活著。

第三種情況,在虎妞大難之時,劉老頭子找過來了。他出錢,帶著虎妞到洋人的醫院治好了病。然後,劉老頭子又接納了祥子。劉家父女又干起了老本行,祥子幫襯著。最終樣子不再是駱駝,而是成了駱駝頭,成了老劉第二。這是虎妞選定祥子時的心願,更是虎妞想要的生活。假若如此,實際上自食其力的祥子也是死了,只不過換了一種安逸的方式。

唉,看來——虎妞的死是註定的。死了,才可以加速祥子的滑落,才可以使祥子完全喪失拉上屬於自己的新車的念頭。是的,虎妞的存在只是強迫祥子過上了自己不願過的生活,拉上了自己看不上的車,是他的前進的牽絆。可這個牽絆沒了,祥子卻失去了向上的勇氣。這既是時代的命運,又是祥子的命運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