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成就了倉央嘉措卻也毀了他的人生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1T08:22:29+00:00

年輕時以為這就是句情詩,卻不曾想加上前邊那句便是「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道出的是倉央嘉措一生的糾結和無奈。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知道倉央嘉措源於一些似是而非的傳說和他的那些詩,尤其是那句「不負如來不負卿」。年輕時以為這就是句情詩,卻不曾想加上前邊那句便是「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道出的是倉央嘉措一生的糾結和無奈。

對倉央嘉措種種碎片式的了解,全都因近日拜讀的《倉央嘉措傳》變得完整而清晰,觀其悽然無助、不甘卻無奈的一生,不由心生無盡的哀嘆和悲憐!



要了解倉央嘉措的一生,必然繞不過一個人,他就是桑結嘉措,就是這個人,成就了倉央嘉措卻也毀了他的人生。

桑結嘉措是五世達賴手下的執事(第巴),地方貴族的首腦人物,掌管整個格魯派寺院的經濟(藏傳佛教分為格魯派和寧瑪派),當時格魯派掌握著西藏政權,他自然也就是西藏地區最高的執政官。

桑結嘉措八歲起就跟在五世達賴身邊,非常年輕就出任了第巴,也是西藏歷史上最顯赫的第巴。由於他的出色管理,五世達賴得以全身心地投入對佛法的研究。五世達賴臨終前,也就是倉央嘉措出生前一年,交待給桑結嘉措三件事,一是完成建造布達拉宮;二是警惕蒙古人對西藏的覬覦;三是不要讓轉世靈童象他一樣過早捲入政治。而在五世達賴圓寂後,桑結嘉措密不發喪長達15年之久,直到康熙皇帝偶然得知並震怒下詔。十五年間,桑結嘉措不僅完成了布達拉宮的建造,找到轉世靈童並把他帶進寺院培養他造就他,和蒙古人的明爭暗鬥一天也沒停止過。十五年啊,不僅完成五世達賴囑託的三件大事,更不可思議的是,守住如此的驚天秘密該是何等地艱難!無異於刀鋒上行走如履薄冰吧?

倉央嘉措出生在西藏山南一個叫錯那的邊境小山村,本名阿旺嘉措,幸運地被喇嘛帶進寺院,開始了貴族子弟才能擁有的學經生活,接受西藏最好的教育,很難說這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的開始!而這一切都是桑結嘉措規劃安排的。從此小小的阿旺嘉措便與父母分隔,開始了全然不知的被暗中策劃、觀察和操控的人生。

一般的轉世靈童從幼年就開始坐床進行出家的各種儀式,而阿旺嘉措是在五世達賴被匿喪的事敗露之後,才被迎進布達拉宮,並被改名為倉央嘉措,此時他己經快滿15歲了。他的人生陡然轉入另一個世界,成為雪域高原新的法王,高高在上俯覽眾生。殊不知,這最神聖莊嚴的使命卻成了阿旺嘉措一生最大的荒唐,無尚的尊榮也成了無盡的囚籠。





按照慣例,十八歲是達賴喇嘛親政的年齡,在這之前,倉央嘉措必須繼續不分寒暑地大量攻讀佛經,研究佛法,豐富自己的學識,等待不久的將來接過權杖,以絕妙法力普度眾生,為西藏謀福。可等倉央嘉措到了十八歲,桑結嘉措卻絲毫沒有交權的意思。彼時西藏的政治局勢波瀾暗涌,各種因素促成桑結嘉措還不願把手中的權力交給一個毫無閱歷的少年。於是十八歲的倉央嘉措在本以為水到渠成的等待之後並沒有得到權力的兌現,感覺自已就象一件名貴的擺設任人擺布,只有光環卻無權柄,這讓他在政治鬥爭的風口浪尖無所適從。於是他帶著滿心的不甘,脫掉沉重的袈裟,披著一身的委屈和落寞偷偷走出了布達拉宮,遁入紅塵混跡於街頭酒肆,幽會女子,尋找慰藉,甚至揚言要退戒還俗,告別佛門。

倉央嘉措和桑結嘉措的關係,讓我想起了秦始皇和呂不韋,既是君臣又亦師亦父,同樣是到了年齡卻不得親政成為傀儡,區別是秦始皇有權力加以制衡最後親政,而倉央嘉措只能用逃離、叛逆、放縱自毀的方式去抗爭。他寧願捨棄閃耀著無限光環的寶座,但命運最終還是欠了他一個平凡而自足的塵世和人生!

如果不是被桑結嘉措帶進寺院,小阿旺嘉措本可以繼續和父母在一起過著幸福的童年,不必變成倉央嘉措。我在想,如果到了十八歲,桑結嘉措能正常交出權柄,讓倉央嘉措成為西藏名符其實的法王,賦予他本該有的權力讓他可以做他該做的事,那倉央嘉措又該會譜寫出一種怎樣的人生呢?!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