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5:克里斯提尼(下)

2021-11-24T10:47:50+00:00

這一次,雅典的民主制度,終於要徹底成型了。動靜雖然很大,但是核心卻非常簡單:徹底杜絕僭主死灰復燃。說到戶籍制度,就必須回想一下我們前面說的一個事情:雅典在忒修斯建城的時候,人們是以部落為單位實現群居的,而部落實質是彼此有血緣關係的家庭之間的聚合體。

當選後的老克,開始了著名的克里斯提尼改革。這一次,雅典的民主制度,終於要徹底成型了。

老克的改革,首先將梭倫的整個一套制度完整地繼承了下來,但是在其中的政治制度方面,做出了一些比較重大的完善。動靜雖然很大,但是核心卻非常簡單:徹底杜絕僭主死灰復燃。

本著這個核心原則,老克推動的最為重要的政策有兩個:創立戶籍制度和完善兩院制度。

說到戶籍制度,就必須回想一下我們前面說的一個事情:雅典在忒修斯建城的時候,人們是以部落為單位實現群居的,而部落實質是彼此有血緣關係的家庭之間的聚合體。換句話說,從忒修斯到梭倫再到老庇,雅典社會生活的始終是以血緣為紐帶實現人與人溝通和交往的。

梭倫的改革從身份到財富,淡化了貴族的先天優勢,算是一個進步,但是貴族的血緣優勢畢竟還在,而以血緣為基礎的社會結構特別容易出現世家大族。說白了,就是「人多力量大」。七大姑八大姨聚在一塊,幫場子的人一多,聲勢就能起來,事兒就好辦了,人也越容易上位。隨著時間拉長,根據馬太效應,這種優勢就會轉化為強勢,最後形成世家豪族。豪門可以運用越來越大的影響力,逐步獲取甚至壟斷經濟、政治的資源,最後就會形成一家或者幾家獨大的格局。那麼接下來,也就必然出統治權利越來越向這些大家族集中的趨勢,這和我們中國從西漢到唐末的門閥豪族政治有著一樣的底層邏輯。如果按照正常流程運作,這些家族運用手中的資源可以獲得巨大的不對稱優勢,如果不按流程來,這些家族憑藉手上的經濟、社會和軍事資源,完全可以推翻政府,另搞一套。所以,歸根到底,如果按照血緣為紐帶,世家大族必然會壟斷甚至操控社會運轉,那麼僭主早晚會出現。

搞明白了這個核心痛點,那麼老克對症下藥的第一步就是打散部族的強連接。

簡單來說,老克就是在梭倫改革的基礎上,又往前邁進了一步:建立了分區管理的模式,進一步削弱了貴族集團的優勢。

你不是四個部族各自聚集在一起嗎,我現在按照雅典的地形結構,劃出10個片區,以後我們對個人和家庭的管理就不再看你來自那個部落,而是看你來自那個片區。你被分到哪個片區,政府給你上戶籍,以後你在雅典所有的活動全部以你的戶籍作為管理抓手。你是哪裡的戶籍就屬於那個片區管理,你的出生、教育、社交、婚姻、死亡全部追溯到戶籍所在地統一管轄。這樣一來,以前七大姑八大姨湊在一塊商量怎麼搞事情的難度就大大增加了。現在也許老大住在第1區,打手住在第3區,心腹謀士的住在第6區,還有一些跑腿的、打雜的散落在別的區域。連合法地坐在一起開會的機會都很少,還談什麼陰謀陽謀呢?老克的這套打法,本質是將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從血緣轉到地緣,通過拆解貴族的勢力達到防止豪強的出現的目的。這就好比起先有一大塊牛排,又大又厚,一般人想要全部吞下去太困難。現在人們把它放到砧板上不停的剁,大塊兒先剁成長條,然後變成小塊兒,繼而剁成顆粒,最後剁成了餃子餡兒,那這讓人吃起來就簡單多了。這種智慧,咱們中國西漢的時候漢武帝也曾運用過,叫做」推恩令」。核心是通過「眾建諸侯而少其力」的方式,將原來的大家族分拆分成一個個小諸侯,造成世家大族碎片化,這樣這些高門大組也就掀不起什麼風浪對中央構成大威脅了。

實在是高!

做完了戶籍制度後,相應的政體的變化也就順理成章了。梭倫時期,四個部族各自選出100個議員組成的400人議事會,現在改成了由10個片區,每個片區各自報送50人,一共500人組成議事會。而且規定,每個選區的50個人不是選舉產生,而是抽籤決定。這樣就變成了人人平等的遊戲,等於說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你所在地區的議員,這樣一來,精英層就不容易操縱政治了,不僅減少了某些影響力特別大的人經常勝出的概率,而且也擴大了全民參與政治活動的社會基礎,可以說用心良苦。

看到這兒,大家發現什麼沒有,這10個片區的運作規則,好像在哪兒見過似的。

這不就是現實生活里的選區嗎?

有戶籍的公民是選民,議員是選民的代表,那麼,他們所代表的片區不就是選區嗎?

驚喜不驚喜?

老克的這一手,雖然最主要的目的是防止僭主出現,但他客觀的效果卻是發明了現代民主國家政治的社會基礎——選區,僅此一項,老克便可青史留名。

戶籍制度搞完了,接下來在領導層方面,老克也做了重大的修改。

老克保留了執政官這個群體,但是增設了」將軍」這個職位。

老克規定,每個選區選出一名執政官,這樣執政官的數量就從原來的9個變成了10個。同時,在500個議員的基礎上,選出10名將軍,具體負責雅典的軍政和外交。這樣一改,原來由9個執政官分享的權力就被硬生生地拆成了20份。並且,老克刻意增強「十將軍」在雅典城邦事務中的話語權,藉以打壓執政官群體的職能和權威,到最後執政官只能負責一些選區內日常行政的事務,而軍國大事都集中在十個將軍手裡。那麼執政官這個一直由大家族把控的職位,重要性就大大降低了,貴族集團的勢力也就這樣被弱化了。選出來的10位將軍,由於他們的產生基礎是公民大會,而公民大會不管你貧賤還是富有,只要年滿20歲的男子都能參加,因此這10位選出來的將軍,各個階層的人都有,就不容易被上層貴族把控,就可以做到權力相對分散,平民階層的精英就有機會出人頭地(後面的地米斯托克利就是典型例子),階層的流動就能活躍起來。


改革前後的政體解構變化

人物

來源

議員

產生

領導層

產生

梭倫

部落

400

選舉

9執政官

選舉

老克

選區

500

抽籤

10將軍

選舉


再接下來,老克又將改革的火燒到了城邦決策機制上。而他改革的思路也很清晰:群眾多參與,貴族靠邊站。

我們前面提到,雅典實現的是初級形態的上下兩院決策制,400人議事會加上戰勝山會議組成了決策的基本結構。但這裡的問題在於,戰神山會議雖然不是正式的官方組織,但是由於裡面的成員非富即貴,造成這個組織的話語權和影響力非常大,對於400人會議提交的法案形成了巨大且不對等的影響力優勢,實質上就是戰勝山間接掌握了否定權。這幫人的話語權過於強勢就造成貴族精英把持權力的現象就得不到根本性改變,平民的訴求得不到有效主張。因此老克就在這個上下兩院的結構上做起了文章。

具體做法是:擴大公民大會的權責範圍,用500人會議取代戰神山會議。

原本公民大會說難聽點就是橡皮圖章,只有投票權,沒有提案權,也沒有否決權,對於軍政大事屁都放不出來一個。現在老克大力擴充公民大會職權,將大部分的權力放到公民大會,包括財政、立法和監督的權力,統統放給公民大會,公民大會從此搖身一變,不再是橡皮圖章,而成了核心政治部門,決定一切大事小情。而對於戰勝山,老克抓住了其並非官方組織的軟肋,將原本屬於戰勝山會議的職權轉移到了500人會議(比如司法),從此公民大會只接受來自500人議事會的提案,而戰神山議事會繼梭倫改革後,再一次被削弱職能,成為了一個榮譽性的組織,徹底邊緣化。


改革前後的雅典政體結構的變化:

人物

下院

階層

上院

階層

梭倫

400人會議

中上

戰神山

貴族

老克

公民大會

全體

500人會議

全體


改革過後,雅典決策過程還是遵循著兩院制的基本框架,但是大家發現,決策的公民基礎擴大了,公民參政議政的合法性被大大增強:

第一,下院的群眾基礎就更加廣泛了,老克將雅典的軍政的決定權放給了全體雅典公民,這樣民主的基礎比起梭倫時代的400人就有了更牢固的民間基礎;

第二,對於上院,老克削弱了戰勝山會議的話語權,相應裡面的貴族成員對國家決策的影響力也隨之被大大削弱,貴族等於靠邊站了,以後再想像老庇一樣玩兒溫和獨裁這套把戲也不可能了。

而且這些打法,老克玩的是陽謀而非陰謀,光明正大,讓各方無話可說。

這樣的改動對於保證民主已經相當給力了,可老克還是不放心,他最後留了一個大殺招:陶片放逐法。

這個法令,是對老克這套制度的一個極端的、具有極大爭議的補充措施。

之所以說極端,因為它實在太簡單粗暴了。

陶片放逐法的內容樸素得令人感動:開會,投票,趕人。

那麼你會問:趕走誰?為什麼?憑什麼?

答案是:任何人,只要你覺得個人影響力足夠大就可以。至於你認不認識他,有沒有冤枉他,能不能找到證據,無所謂。

具體做法是,雅典城不定期召開公民大會,大家自由表決放逐誰,你把那個人的名字寫在陶器的碎片上交給大會,然後公開唱票,哪個人的票數達到法定要求,那麼這個倒霉蛋就被驅逐出雅典。

老克規定,召開放逐大會時,只要有6000個人到會,就可以開始投票,只要某一個人的票數過半(3000票),那麼這個人就得趕緊收拾收拾滾蛋。不管你現在是什麼身份、什麼職務,也不管你走了之後會有什麼後遺症,只要你符合這個陶片放逐原則,你就必須立刻、馬上、無條件滾蛋。被放逐後,你在雅典城的財產和家小,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你本人,必須在外面流放十年才能回到雅典,回來後,你還是雅典公民,還是可以參政議政,可以選舉和被選舉,你的所有權利都將被恢復和尊重。就當前面啥事兒都沒發生過一樣。

是不是覺得這個腦洞也太奇葩了,老克這老小子想啥呢?

(可有被放逐人名的陶片)


這麼做還是為了防止僭主。

大家想想,什麼人容易成為僭主?

名人。

名人擁有的社會聲望高、掌握的各種資源多,影響力特別巨大,自然潛在的煽動性特別強。這些人振臂一呼,一定會有人群起相應,再加上搖旗吶喊的、出錢出力的,這樣就很容易形成強大的政治勢力,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山頭」。當這些個山頭膨脹到可以影響國家運轉的時候,離出現僭主也就不遠了。因此,對於這些公眾人物,一旦他勢力成形再動手就來不及了,非得要在他羽翼未豐的時候就解決不可。因此,老克搞出來的這套誰都可以被放逐的把戲,本質上防著的就是這幫有實力、有聲望、有資源的公眾人物過於強大。換種說法就是:你會不會成為僭主不重要,只要你有成為僭主的實力或者苗頭,我就要對付你。

這種思維,中國人有個專門的詞來形容:誅心。

誰說只有中國人熱衷厚黑學,大家瞧瞧老克的這套誅心的把戲,不是厚黑又是什麼?

老克的陶片放逐法,確實起到了防止僭主捲土重來的大殺招,但是也不可避免地成為了政治鬥爭的工具。這個問題在後面雅典轉型和崛起的道路上,多次被用來剷除異己、打擊政敵的手段,這就是說它具有爭議的原因,後面我們會多次講到。

但不管怎麼說,克里斯提尼在完成了上述的幾個制度修繕後,他的思想得到了貫徹,僭主之類的非法領導者再次出現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了。至此,老克的改革工作也就全部完成了。


從梭倫的憲政改革開始,到庇西特拉圖的經濟崛起,再到克里斯提尼的民主改革,雅典經歷了危機克服、經濟崛起和民主定型的三個階段,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城邦一躍成為希臘世界的一流強國。雅典的政治與經濟的地基就此被打牢了,為後面進一步成長為超級大國奠定了基礎。在接下來的時間內,雅典一直沿用這套制度,直到公元前322年雅典被馬其頓王國吞併,前後200餘年。不僅生前創造除了輝煌的雅典盛世,也為後世西方的政治制度發展,提供了現實樣板。

至此,希臘世界的兩大巨(流)頭(氓)崛起的心路歷程我們介紹完畢了。如果就這麼發展下去,這兩個主角或許可以保持強大,但卻成不了超級大國。而上天,註定要讓這兩個城邦從強大走向強盛。要攀上頂峰,則必須經受考驗,而最為紮實的考驗,莫過於戰爭。就像再好的刀,總要在磨刀石上磨礪一番才能有鋒芒凜冽。

這個磨刀石,叫做波斯。磨刀的過程,就是兩次希波戰爭。

馬拉松、溫泉關、斯巴達300勇士,薩拉米斯海戰、普拉塔亞戰役這些大場面,就要登場啦。

關鍵字:

洋芋片能這樣吃!?不用烹調,5分鐘做出高檔下酒菜

2021-06-30T08:34:56.809664+00:00

主廚私藏料理!小朋友讚不絕口的健康舒肥,上桌!

小朋友愛吃零食,不如把它變健康點心吧!
連我跟老公都一口接一口,再配啤酒
啊哈~在家也能奢侈,太幸福了吧🥰

萱媽很少料理鴨胸,很偶爾才在餐廳吃到..
一直認為鴨胸自己煮不會好吃
看到只要「微波解凍」的舒肥鴨胸
還以為跟其他加工食品一樣
背後又是密密麻麻的化學成分😰
沒想到這款成分純!天!然!
媽媽我當然才安心Buy(可不要小朋友吃防腐劑..)

現在這種緊繃時期,現成舒肥好方便~
而且肉質好好吃,完全不比餐廳差❤️
我是買「雞胸+鴨胸激省組」,三餐能換著吃XD
大家自己逛逛吧~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