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紅樓兩朵刺玫瑰

2021-11-24T12:37:17+00:00

細心的讀者朋友在閱讀《紅樓夢》時一定發現,曹公以他的巨椽之筆為我們塑造了兩朵可愛的玫瑰花,一位是三姑娘賈探春,《紅樓夢》第六十五回小廝興兒介紹賈家情況時說,「三姑娘混名『玫瑰花兒』,又紅又香,無人不愛,只是有刺扎手……」


作者:孫慶忠

細心的讀者朋友在閱讀《紅樓夢》時一定發現,曹公以他的巨椽之筆為我們塑造了兩朵可愛的玫瑰花,一位是三姑娘賈探春,《紅樓夢》第六十五回小廝興兒介紹賈家情況時說,「三姑娘混名『玫瑰花兒』,又紅又香,無人不愛,只是有刺扎手……」。另一位便是尤三姐,《紅樓夢》第六十五回賈璉對尤二姐談起尤三姐道:「就是塊肥羊肉,無奈燙的慌;玫瑰花兒可愛,刺太扎手。咱們未必降的住,正經揀個人聘了罷……」

玫瑰花的特點是姿態優雅,色彩明麗,花香濃郁,但小枝及葉柄密被針刺和腺毛,大枝上有直立或彎曲的皮刺,摘取不經意或不小心會被扎傷,雖然無毒,但卻疼痛紅腫、奇癢無比,更別說折取及褻瀆了。那麼紅樓里這兩朵玫瑰的「刺」又在哪裡呢?她們的「刺」又有什麼不同呢?

先說賈探春,她是《紅樓夢》榮國府賈政與奴婢出身的妾室趙姨娘所生的女兒,賈寶玉同父異母的妹妹,在賈府元春、迎春、惜春四位姑娘中排行第三,故稱三姑娘。曹雪芹寄「補天」之志於探春,用一「敏」字來讚美她。探春的主要才華體現在成立詩社、裙釵理家和抄檢大觀園時的「百足之蟲論」。通篇來看探春的「刺」主要體現在反藐視、反侮辱、反欺凌三個方面,主要在以下故事情節中體現:

紅樓夢第五十五回描述,因鳳姐臥病,王夫人便命賈探春理家。上任才三四天,吳新登家的藐視探春是未出閨閣的姑娘,且素日言語安靜,性情和順,就拿襲人的娘、趙姨娘的兄弟趙國基喪禮賞銀之事來作法。若辦得妥當猶可,如果有不當之處,不但不畏服,還要編出許多笑話來取笑。她故意隱瞞過去祖宗辦事舊例,匯報完後便垂手旁侍,再不言語。探春問以往家裡和外面死的奴才賞銀分別情況?吳新登家的便欺騙說此時不記得了,並且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賞多賞少,誰還敢爭不成?」探春立即語中帶刺道:「這話胡鬧,若不按例,別說你們笑話,明兒也難見你二奶奶「,並且當眾揭穿了她的老底,」你辦事辦老了的,還記不得,倒來難我們。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現查去?若有這道理,鳳姐姐還不算利害,也就是算寬厚了!還不快找了來我瞧。再遲一日,不說你們粗心,反像我們沒主意了。」吳新登家的登時滿面通紅,忙轉身出去查找帳冊去了。正如平兒所說「她有這一次,管包腿上的筋早折了兩根」。

紅樓夢第七十四回抄檢大觀園,探春命眾丫鬟秉燭開門而待,但卻只讓搜查自己的東西,丫頭們的不許搜查。王善保家的自恃是邢夫人的陪房,連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便認為是眾人沒眼力沒膽量,一個姑娘家況且又是庶出,她敢怎麼。於是趁勢作臉獻好,當眾侮辱取笑探春,越眾向前拉起她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連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沒有什麼。」不成想一語未了,只聽「拍」的一聲,王家的臉上早著了探春一巴掌。探春登時大怒,指著王家的問道:「你是什麼東西,敢來拉扯我的衣裳!我不過看著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紀,叫你一聲媽媽,你就狗仗人勢,天天作耗,專管生事。你打諒我是同你們姑娘那樣好性兒,由著你們欺負他,就錯了主意!你搜檢東西我不惱,你不該拿我取笑」。探春這一巴掌,不僅打懵了侮辱取笑她的小人,也是對自殺自滅抄檢的強烈反抗,更是對公府末路的吶喊。

紅樓夢第七十三回,迎春的奶娘偷了她的累金鳳去賭錢,結果被賈母查賭抓住攆了出去。迎春奶娘的兒媳婦前來迎春處求情,她欺負迎春不管事,不但不認偷金鳳的罪狀,還誣賴稱自己為迎春填補了不少銀子,與繡橘等在屋子裡大吵大鬧,正巧被探春遇見。面對刁奴欺凌主子的行為,探春及時請來平兒,並當眾警示訓斥到,「你奶奶可好些了?真是病胡塗了,事事都不在心上,叫我們受這樣的委曲。」「……她原是天外的人,不知道理?還是誰主使她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然後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俗語說的『物傷其類』『齒竭唇亡』,我自然有些驚心。」精明的平兒一出面,那王住兒媳婦口內便百般央求,「姑娘好歹口內超生,我橫豎去贖了來。」並千恩萬謝,日後再也不敢放刁欺凌別人了。

尤三姐是尤氏繼母和前夫的女兒,尤二姐的妹妹。她風流標緻,剛烈自持。定親後,柳湘蓮因寧國府污濁不堪,認為她是個不潔之人,索要定禮鴛鴦劍,剛烈的尤三姐痴情自刎。尤三姐的「刺」主要體現在反傷害、反欺騙、反蹂躪三個方面,主要從以下故事情節中體現:

紅樓夢第六十三回,賈敬吞食丹砂燒脹而歿,尤三姐姊妹前來幫忙。表面上三姐是尤氏的妹妹、賈蓉姨娘,實際上她們是仰人鼻息、寄人籬下的乞討者。與寧府尤氏既不同父、也不同母,尤氏父親死後,其實他們已經沒有實際親戚關係了。因此賈蓉根本不把她們放在眼裡,隨意調笑戲弄,看見尤二姐便嘻嘻笑道:「二姨娘,你又來了?我們父親正想你呢。」連眾丫頭都看不過,善意地說:「熱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覺,她兩個雖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裡沒有奶奶了。回來告訴爺,你吃不了兜著走!」尤二姐順手拿起一個熨斗來,摟頭就打,尤三姐便上來撕嘴,以此來對待賈蓉對她們的調戲、輕薄與傷害,並且恐嚇「等姐姐來家,咱們告訴她」。

紅樓夢第六十五回,賈璉在皇室老太妃薨逝的國孝、寧國府賈敬去世的家孝期間,受賈蓉攛掇,欺騙尤老娘,偷娶了尤二姐。其實觸犯了當時的「四宗罪」,正如王熙鳳所說「國孝一層罪,家孝一層罪,背著父母私娶一層罪,停妻再娶一層罪」。但賈蓉告訴尤老娘的是只等鳳姐一死,便接了二姨進去做正室。又說他父親此時如何聘,賈璉那邊如何娶,如何接了你老人家養老,往後三姨也是那邊應了替聘,說得天花亂墜,哄得尤老娘當即應允。尤三姐對賈璉及賈珍父子的醜惡行徑有清醒的認識,對他們曾經的蹂躪傷害銘心刻骨,趁著酒興進行絕地反擊:跳起來,站在炕上,指著賈璉厲聲叱罵「……你別油蒙了心,打量我們不知道你府上的事!這會子花了幾個臭錢,你們哥兒倆拿著我們姐兒兩個權當粉頭來取樂兒,你們就打錯了算盤了!如今把我姐姐拐了來做二房,偷的鑼兒敲不得。若大家好取和便罷;倘若有一點叫人過不去,我有本事不先把你兩個的牛黃狗寶掏了出來……」先是罵,然後動手,自己拿起壺斟了一杯酒,先吃了半杯,然後揪住賈璉就灌……動作如行雲流水,揮灑自如,一氣呵成,痛快酣暢,反霸占、反欺騙、反迫害的個性表現得淋漓盡致。

自此後,或略有丫鬟、婆娘不到之處,便將賈珍、賈璉、賈蓉三個潑聲厲言痛罵,說他爺兒三個誆騙了他寡婦孤女。並且天天挑揀穿吃,打了銀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寶石,吃的肥鵝,又宰肥鴨。或不趁心,連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論綾緞新整,便用剪刀剪碎,撕一條,罵一句,究竟賈珍等何曾遂意了一日,反花了許多昧心錢。尤二姐勸她她反說:「姐姐胡塗!咱們金玉一般的人,白叫這兩個現世寶沾污了去,也算無能。而且他家有一個極利害的女人,如今瞞著她不知,咱們方安。倘或一日她知道了,豈有干休之理!勢必有一場大鬧,不知誰生誰死。趁如今,我不拿他們取樂作踐准折,到那時白落個臭名,後悔不及!」尤三姐這種反抗帶有明顯的報復意味,她是用「取樂作踐男人」來反抗自已的曾經所受的傷害,所謂「竟真是他嫖了男人,並非男人淫了他」。這种放浪形骸的生活並不是尤三姐她自己想要的,在輕狂豪爽的背後,究竟藏了多少辛酸的淚水。仇恨是一柄雙刃劍,割傷了別人,也刺痛了自己。

紅樓兩朵玫瑰花,是曹雪芹精心塑造的兩個典型人物。她們雖然都具有反抗的一面,但卻風格各異、具有鮮明的個性,體現了曹公在人物塑造方面的匠心獨具,增強了紅樓夢的藝術感染力。

關鍵字:

「以前起床嘴巴會臭,刷牙後漱口,隔天居然不會臭」

2021-09-30T03:05:02.181094+00:00

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嘴巴沒什麼味道,但有一次吃完玉米..

 

「以前起床嘴巴會臭,刷牙後漱口,隔天居然不會臭」

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嘴巴沒什麼味道,但有一次吃完玉米,用完牙線,看著發黃的牙線棒,忍不住聞了一下⋯

這絕對是我這20幾年聞過最臭的味道,難怪每天早上起床女友都不給我親,還叫我快點去刷牙

後來就買了很多漱口水,有的太辣,有的根本沒用,漱心酸的

有人會問,每天刷牙就好了啊,幹麻用漱口水浪費錢

但我必須說,在外面不可能隨時都可以刷牙,漱口水簡單快速,還可以馬上清除口中99.9%的細菌【這是刷牙做不到的,刷牙只能清潔牙齒表面,想要真正清除整個口腔,還是要用漱口水!】

這款是我用到現在覺得最滿意的

→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509

『竹炭凈齒液』名字聽起來就比漱口水高級吧

針對抽菸吃檳榔產生的牙垢色素做去除,當那些污漬都清除之後,連帶附有的壞味道也會改善,入口也不會辛辣,成分無酒精,而且還有巴西綠蜂膠,如果有嘴破也可以幫助傷口復原

現在養成刷完牙跟飯後都漱口,嘴巴沒有異味了,而且連煙垢也淡化了

不要因為嘴臭嘴黃,讓你跟另一半的距離變遠了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509

 

 

商品資訊

 

Huluhulu_齒垢剋星_竹炭淨化香氛美齒液

 

 

陳年煙垢、檳榔垢,刷不乾淨清不掉?

笑起來一口黃牙,真的沒有人敢親⋯

煙癮 ✓檳榔 ✓咖啡茶漬 ✓清潔不當

 

 史上第一款 針對齒垢清潔的專業美齒液 

\ 從齒亮白 笑出自信✓ 笑出人氣✓ /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