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經典之《漢書》導讀第二百三十七講:匈奴傳第三

2021-11-30T05:14:49+00:00

《漢書》,又稱《前漢書》,由我國東漢時期的歷史學家班固編撰,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二十四史」之一。《漢書》是繼《史記》之後我國古代又一部重要史書,與《史記》、《後漢書》、《三國志》並稱為「前四史」。

《漢書》,又稱《前漢書》,由我國東漢時期的歷史學家班固編撰,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二十四史」之一。《漢書》是繼《史記》之後我國古代又一部重要史書,與《史記》、《後漢書》、《三國志》並稱為「前四史」。 《漢書》全書主要記述了上起西漢的漢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的王莽地皇四年,共230年的史事。《漢書》包括紀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傳七十篇,共一百篇,後人劃分為一百二十卷,共八十萬字。

烏維單于立十歲死,子詹師廬立,年少,號為皃單于。是歲,元封六年也。自是後,單于益西北,左方兵直雲中,右方兵直酒泉、敦煌。皃單于立,漢使兩使,一人吊單于,一人吊右賢王,欲以乖其國。使者入匈奴,匈奴悉將致單于。單于怒而悉留漢使。漢使留匈奴者前後十餘輩,而匈奴使來漢,亦輒留之相當。是歲,漢使貳師將軍西伐大宛,而令因杅將軍築受降城。其冬,匈奴大雨雪,畜多饑寒死,皃單于年少,好殺伐,國中多不安。左大都尉欲殺單于,使人間告漢曰:「我欲殺單于降漢,漢遠,漢即來兵近我,我即發。」初漢聞此言,故築受降城。猶以為遠。其明年春,漢使氵足野侯破奴將二萬騎出朔方北二千餘里,期至浚稽山而還。氵足野侯既至期,左大都尉欲發而覺,單于誅之,發兵擊浞野侯。氵足野侯行捕首虜數千人。還,未至受降城四百里,匈奴八萬騎圍之。氵足野侯夜出自求水,匈奴生得氵足野侯,因急擊其軍。軍吏畏亡將而誅,莫相勸而歸,軍遂沒於匈奴。單于大喜,遂遣兵攻受降城,不能下,乃侵入邊而去。明年,單于欲自攻受降城,未到,病死。皃單于立三歲而死。子少,匈奴乃立其季父烏維單于弟右賢王句黎湖為單于。是歲,太初三年也。句黎湖單于立,漢使光祿勛徐自為出五原塞數百里,遠者千里,築城障列亭至盧朐,而使游擊將軍韓說、長平侯衛伉屯其旁,使強弩都尉路博德築居延澤上。其秋,匈奴大人云中、定襄、五原、朔方,殺略數千人,敗數二千石而去,行壞光祿所築亭障。又使右賢王入酒泉、張掖,略數千人。會任文擊救,盡復失其所得而去。聞貳師將軍破大宛,斬其王還,單于欲遮之,不敢,其冬病死。句黎湖單于立一歲死,其弟左大都尉且鞮侯立為單于。

【譯】烏維單于在位十年死去,兒子詹師廬做了單于,因為年紀小,號為兒單于。這一年是元封六年。從此以後,單于更向西北遷徙,左方軍隊面向雲中郡,右方兵面向酒泉、敦煌。兒單于繼位後,漢朝派了兩個使節,一個人去慰問單于,一個人去慰問右賢王,想以此分裂離間匈奴君臣。使者到匈奴後,匈奴人把他們都交給了單于。單于大怒,把他們全部扣留了。漢朝使者被扣留在匈奴的前後達十多批,而匈奴使者來到漢朝後,漢朝也總是扣留下來相抵償。這一年,漢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向西攻打大宛國,又派因杆將軍公孫敖修築受降城。那年冬天,匈奴那裹下了大雪,牲畜大多被餓死、凍死,而單于年輕,好殺人打仗,國內人多不安心。左大都尉想殺掉單于,暗中派人告訴漢朝說:「我想殺了單于,投降漢朝。但漢朝離得太遠,如果漢朝派兵來就近接應我,我就起事。」當初漢朝聽到這話,所以才修築了受降城,天子還認為離匈奴遠了。第二年春天,漢朝派浞野侯趙破奴率領二萬騎兵出朔方北二千多里,約定要到達浚稽山才回軍。浞野侯按約定到達浚稽山回軍了,左大都尉想要發難卻被發覺,單于把他殺了,出動軍隊攻打浞野侯,浞野侯一邊退軍,一邊捕捉、俘虜匈奴數千人。往回走到離受降城四百里的地方,被匈奴的八萬騎兵包圍了。浞野侯夜裹自己出去找水,匈奴活捉了浞野侯,趁機急攻漢軍。軍中官吏害怕丟失了將軍朝廷會誅殺自己,沒有人相勸回歸漢朝,漠軍於是覆沒於匈奴了。單子大喜,於是便派軍隊進攻受降城,沒能攻下,便入侵騷擾邊塞,然後離去了。第二年,單于想親自率軍進攻受墮越,沒有到達便病死了。兒里王在位三年就死了。兒子還小,鯉翅人便擁立他的叔父、烏維單子的弟弟右賢王包整翅為單于。這一年是友翅三年。句黎湖單于繼位後,漢朝派光祿徐白為出五原塞幾百里,遠到一千里,修築城堡哨所,一直到盧朐;又派游擊將軍韓說、長平侯衛伉駐紮在它們附近,派強弩都尉路博德在居延澤邊修築城堡。這年秋天,匈奴大舉入侵雲中、定襄、五原、朔方諸郡,殺掠幾千人,打敗了好幾個二千石的官員,這才離去。在退軍路上,破壞了光祿徐自為修築的城堡哨所。又派右賢王侵入酒泉、張掖,掠走幾千人。正巧任文率軍隊截擊匈奴,解救漢人,右賢王又全部失去了所擄掠的財物、人馬而退去了。匈奴聽說貳師將軍李廣利攻破大宛國,殺了大宛國王回來了,單于便想在路上截擊,最後沒敢這樣做,那年冬天單于便病死了。句黎湖單于在位一年便死了,他的弟弟左大都尉且韃侯繼位做了單于。 

漢既誅大宛,威震外國,天子意欲遂困胡,乃下詔曰:「高皇帝遺朕平城之憂,高后時單于書絕悖逆。昔齊襄公復九世之讎,《春秋》大之。」是歲,太初四年也。且鞮侯單于初立,恐漢襲之,盡歸漢使之不降者路充國等於漢。單于乃自謂:「我兒子,安敢望漢天子!漢天子,我丈人行。」漢遣中郎將蘇武厚幣賂遺單于,單于益驕,禮甚倨,非漢所望也。明年,浞野侯破奴得亡歸漢。其明年,漢使貳師將軍將三萬騎出酒泉,擊右賢王於天山,得首虜萬餘級而還。匈奴大圍貳師,幾不得脫。漢兵物故什六七。漢又使因杅將軍出西河,與強弩都尉會涿邪山,亡所得。使騎都尉李陵將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北千餘里,與單于會,合戰,陵所殺傷萬餘人,兵食盡,欲歸,單于圍陵,陵降匈奴,其兵得脫歸漢者四百人。單于乃貴陵,以其女妻之。後二歲,漢使貳師將軍六萬騎、步兵七萬,出朔方;強弩都尉路博德將萬餘人,與貳師會,游擊將軍說步兵三萬人,出五原;因杅將軍敖將騎萬,步兵三萬人,出雁門。匈奴聞,悉遠其累重於余吾水北,而單于以十萬待水南,與貳師接戰。貳師解而引歸,與單于連斗十餘日,游擊亡所得。因杅與左賢王戰,不利,引歸。明年,且鞮侯單于死,立五年,長子左賢王立為狐鹿姑單于。是歲,太始元年也。初,且鞮侯兩子,長為左賢王,次為左大將,病且死,言立左賢王。左賢王未至,貴人以為有病,更立左大將為單于。左賢王聞之,不敢進。左大將使人召左賢王而讓位焉。左賢王辭以病,左大將不聽,謂曰:「即不幸死,傳之於我。」左賢王許之,遂立為狐鹿姑單于。狐鹿姑單于立,以左大將為左賢王,數年病死,其子先賢撣不得代,更以為日逐王。日逐王者,賤於左賢王。單于自以其子為左賢王。單于既立六年,而匈奴入上谷、五原,殺略吏民。其年,匈奴復入五原、酒泉,殺兩部都尉。於是漢遣貳師將軍七萬人出五原,御史大夫商丘成將三萬餘人出西河,重合侯莽通將四萬騎出酒泉千餘里。單于聞漢兵大出,悉遣其輜重,徙趙信城北邸郅居水。左賢王驅其人民度余吾水六七百里,居兜銜山。單于自將精兵左安侯度姑且水。

【譯】漢朝消滅了大宛國,威震外國,漢武帝想進而擊敗匈奴,便頒布詔書說:「高皇帝留給我王城被圍困的憂患,高后時單于來信十分悖逆。從前齊襄公遠報九代祖之仇,《春秋》予以讚揚。」這一年是太初四年。且鞮侯單于剛繼位,害怕漢朝襲擊匈奴,便把漢朝使者中不肯投降的人如路充國等全都放歸漢朝。單于自己宣稱:「我是兒輩,怎麼敢與漢天子比!漢天於是我的長輩。」漢朝派中郎將蘇武送厚禮給單于,單于更加驕橫,禮節上十分倔傲,不是漢朝所希望的樣子。第二年,浞野侯趙破奴逃出匈奴回到了漢朝。第二年,漢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率三萬騎兵從酒泉出發,在天山攻打右賢王,斬殺、俘獲匈奴一萬多人而還。匈奴大舉圍攻貳師將軍,李廣利幾乎不得逃脫。漢兵死亡十分之六L。漢朝又派因杆將軍公孫敖出西河郡,與強弩都尉路博德在涿邪山會合,沒有得到什麼。又派騎都尉李陵率領步兵五千人從居延北邊出發,走了一千多里,跟單于遭遇了,雙方交戰,李陵殺死殺傷匈奴一萬多人,自己方面的武器和食物都用完了,想要突圍回來,單于包圍了李陵,李陵投降了匈奴,他的士卒逃脫回到漢朝的有四百人。單于尊貴李陵,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這之後二年,漢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率六萬騎兵,七萬步兵,從朔方出發;派強弩都尉路博德率領一萬多人,與貳師將軍會師;派游擊將軍韓說率步兵三萬人,從五原出發;派因杆將軍公孫敖率一萬騎兵,三萬步兵,從雁門出發。匈奴聽到消息後,把家口和財物都遠遠地運到余吾水以北,而單于率十萬騎兵在余吾河南邊等候漢軍,與貳師將軍交戰。貳師將軍便脫離接觸率軍隊往回走,與單于作戰十多天。游擊將軍韓說沒有得到什麼。因杆將軍與左賢王交戰,不順利,率軍隊回來了。第二年,且千侯單于死了,在位五年,他的長子左賢王繼位,就是狐鹿姑單于。這一年是太始元年。當初,且凝侯單于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為左賢王,二兒子為左大將。且千侯單于病得快要死了,遺言立左賢王為單于。左賢王沒有到來,匈奴貴人以為左賢王病了,變更為擁立左大將為單于。左賢王聽說後,不敢到王庭來。左大將派人去召左賢王,要讓位給他。左賢王藉口自己有病推辭,左大將不接受哥哥的辭讓,說:「就是您不幸死了,再傳位給我。」左賢王答應了,於是立左賢王為狐鹿姑單于。狐鹿姑單于繼位後,讓弟弟左大將做了左賢王,幾年後左賢王就病死了,他的兒子先賢撣沒能代替為左賢王,而是另做了Et逐王。Et逐王比左賢王位置要低。狐鹿姑單于讓自己的兒子做了左賢王。狐鹿姑單于登位六年後,匈奴派兵入侵上谷、五原,殺掠漢朝官吏、人民。那年,匈奴又入侵五原、酒泉,殺死了兩郡的都尉。於是漢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統率七萬大軍從五原出發;派御史大夫商丘成率領三萬多人從西河出發;派重合侯莽通率領四萬騎兵出酒泉一千多里。單于聽說漢朝出動了大部隊,便把輜重糧草全部運到趟信城北邊的郅居水去了。左賢王驅率匈奴的部眾渡過余吾水,走了六七百里,居住在兜銜山。單于親自率領精兵與左安侯一起渡過姑且水。

御史大夫軍至追邪徑,無所見,還。匈奴使大將與李陵將三萬餘騎追漢軍,至浚稽山合,轉戰九日,漢兵陷陳卻敵,殺傷虜甚眾。至蒲奴水,虜不利,還去。重合侯軍至天山,匈奴使大將偃渠與左右呼知王將二萬餘騎要漢兵,見漢兵強,引去。重合侯無所得失。是時,漢恐車師兵遮重合侯,乃遣闓陵侯將兵別圍車師,盡得其王民眾而還。貳師將軍將出塞,匈奴使右大都尉與衛律將五千騎要擊漢軍於夫羊句山狹。貳師遣屬國胡騎二千與戰,虜兵壞散,死傷者數百人。漢軍乘勝追北,至范夫人城,匈奴奔走,莫敢距敵。會貳師妻子坐巫蠱收,聞之憂懼。其掾胡亞夫亦避罪從軍,說貳師曰:「夫人室家皆在吏,若還不稱意,適與獄會,郅居以北可復得見乎?」貳師由是狐疑,欲深入要功,遂北至郅居水上。虜已去,貳師遣護軍將二萬騎度郅居之水。一日,逢左賢王左大將,將二萬騎與漢軍合戰一日,漢軍殺左大將,虜死傷甚眾。軍長史與決眭都尉煇渠侯謀曰:「將軍懷異心,欲危眾求功,恐必敗。」謀共執貳師。貳師聞之,斬長史,引兵還至速邪烏燕然山。單于知漢軍勞倦,自將五萬騎遮擊貳師,相殺傷甚眾。夜塹漢軍前,深數尺,從後急擊之,軍大亂敗,貳師降。單于素知其漢大將貴臣,以女妻之,尊寵在衛律上。其明年,單于遣使遺漢書云:「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不為小禮以自煩。今欲與漢闓大關,取漢女為妻,歲給遺我糵酒萬石,稷米五千斛,雜繒萬匹,它如故約,則邊不相盜矣。」漢遣使者報送其使,單于使左右難漢使者,曰:「漢,禮義國也。貳師道前太子發兵反,何也?」使者曰:「然。乃丞相私與太子爭鬥,太子發兵欲誅丞相,丞相誣之,故誅丞相。此子弄父兵,罪當笞,小過耳。孰與冒頓單于身殺其父代立,常妻後母,禽獸行也!」單于留使者,三歲乃得還。貳師在匈奴歲余,衛律害其寵,會母閼氏病,律飭胡巫言先單于怒,曰:「胡故時祠兵,常言得貳師以社,今何故不用?」於是收貳師,貳師罵曰:「我死必滅匈奴!」遂屠貳師以祠。會連雨雪數月,畜產死,人民疫病,谷稼不熟,單于恐,為貳師立祠室。自貳師沒後,漢新失大將軍士卒數萬人,不復出兵。三歲,武帝崩。前此者,漢兵深入窮追二十餘年,匈奴孕重惰殰,罷極苦之。自單于以下常有欲和親計。

【譯】御史大夫的部隊到達了追邪徑,沒有遇見匈奴人,便回來了。匈奴派大將與李陵一起率領三萬多騎兵追擊漢軍,到浚稽山包圍了漢軍,雙方反覆交戰九天,漠軍衝鋒陷陣,打退敵人,殺死了大批匈奴人。到了蒲奴水,匈奴作戰不利,便退去了,重合侯莽通率領的軍隊到達了天山,匈奴派大將偃渠與左呼知王、右呼知王率領兩萬騎兵攔截漢軍,見漢軍強大,率軍退去了。重合侯沒有什麼得失。這時候,漢朝怕車師的部隊攔截重合侯,便派閩陵侯率領軍隊包圍了車師城,攻破城後完全俘獲了車師的王和部眾歸來了。貳師將軍李廣利快出邊塞的時候,匈奴派右大都尉和衛律一起,率領五千騎兵在夫羊句山的狹隘處攔截攻擊漠軍。貳師將軍派自己屬國的二千匈奴兵與衛律交戰,衛律的士兵潰散了,死傷了幾百人。漢軍乘勝追擊逃跑的敵人,追到了范夫人城,匈奴人紛紛逃走,沒人敢抗拒漢軍。正巧造時貳師將軍的妻子、兒子犯巫蠱事被收捕了,李廣利聽說後十分擔憂害怕。李廣利的掾吏胡亞夫也因為逃罪而在軍隊中,他勸說李廣利道:「一個人的家室子女都被官吏收捕了,要是他回去後不能如願解救他們,卻正好與他們在獄中相會,那時候,再想見到郅居以北的地方還可能嗎?」因此貳師將軍猶豫不決,想深入匈奴,取得戰功,於是便率軍向北進發,到了郅居水邊。匈奴人已經逃去了,貳師將軍便派護軍率領二萬騎兵渡過郅居水。有一天,碰上了左賢王和左大將,率領二萬騎兵與漠軍交戰了一天,漢軍殺死了左大將,匈奴人死傷慘重。漢軍長史與決眭都尉輝渠侯商議道:「李將軍有了二心,他是想讓大家處於危險而自己邀取功名,恐怕一定會失敗。」二人商量著一起抓起李廣利來。李廣利聽說了,便殺了長史,率領軍隊回到速邪烏燕然山。單于知道漢軍已經很疲勞了,就親自率領五萬騎兵攔截攻擊貳師將軍,雙方交戰,死傷都很慘重。匈奴夜裹在漢軍前部挖了幾尺深的壕溝,從漢軍背後發起猛攻,漢軍大亂,潰敗了,貳師將軍投降了匈奴。單于一向知道李廣利是漢朝的大將貴臣,便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對他的尊寵在衛律之上。第二年,單于派使者送給漢朝書信說:「南方有大漢朝,北方有強盛的匈奴。『胡』的意思是『天之驕子』,不為小的禮節自尋煩惱。現在我們想與漢朝大開邊界,娶漢朝的女兒做妻子,每年漢朝送給我們一萬石酒,五千斛糧食,各種布絹一萬匹,其他方面像以前約定的那樣,那麼我們就不侵擾漢朝邊界了。」漢朝派使者回報並送回匈奴的使者,單于讓身邊的人向漢朝使者問難,說:「漢朝,是講禮義的國家。可貳師將軍李廣利說前太子起兵反叛,這是為什麼呢?」漢朝使者回答道:「是有這麼回事。衹是那件事是丞相個人與太子爭鬥,太子起兵想殺了丞相,丞相誣告太子,所以殺了丞相。這是兒子玩弄父親的軍隊,按罪應當鞭打他一頓,也衹是小遇錯罷了。與冒頓單于親自射殺生父,自立為單于,娶後母為妻子相比怎麼樣呢?那是禽獸的行為!」單于扣留了這個使者,三年才讓他回來。貳師將軍李廣利留在匈奴一年多了,衛律對李廣利受寵十分忌妒,正巧單于的母親病了,衛律命令匈奴的巫者,讓她說已故單于發怒了,說:「我們過去祭兵,經常說抓住貳師將軍要把他殺了祭祀宗廟,現在抓到了,為什麼不用他祭廟?」因此單于便收捕了貳師將軍,李廣利大罵道:「我死了一定要讓匈奴毀滅!」於是便殺了貳師將軍祭廟。正巧匈奴連著下了幾個月的大雪,牲畜都凍死了,人們也害瘟疫得病,莊稼不能成熟,單于害怕了,便為貳師將軍李廣利建立了祭祀的廟祠。自從貳師將軍覆沒於匈奴,漢朝損失了大將軍和士兵有幾萬人,因此沒有再出兵。過了三年,漠武帝死了。在這以前,漢軍深入匈奴,苦苦追擊匈奴二十多年,匈奴人懷孕的流產,家庭破敗,十分厭苦這種生活。從單于往下的人都希望與漢朝和親。

後三年,單于欲求和親,會病死。初,單于有異母弟為左大都尉,賢,國人鄉之,母閼氏恐單于不立子而立左大都尉也,乃私使殺之。左大都尉同母兄怨,遂不肯復會單于庭。又單于病且死,謂諸貴人:「我子少,不能治國,立弟右谷蠡王。」及單于死,衛律等與顓渠閼氏謀,匿單于死,詐矯單于令,與貴人飲盟,更立子左谷蠡王為壺衍鞮單于。是歲,始元二年也。壺衍鞮單于既立,風謂漢使者,言欲和親。左賢王、右谷蠡王以不得立怨望,率其眾欲南歸漢。恐不能自致,即脅盧屠王,欲與西降烏孫,謀擊匈奴。盧屠王告之,單于使人驗問,右谷蠡王不服,反以其罪罪盧屠王,國人皆冤之。於是二王去居其所,未嘗肯會龍城。後二年秋,匈奴入代,殺都尉。單于年少初立,母閼氏不正,國內乖離,常恐漢兵襲之。於是衛律為單于謀:「穿井築城,治樓以藏谷,與秦人守之。漢兵至,無奈我何。」即穿井數百,伐材數千。或曰胡人不能守城,是遺漢糧也,衛律於是止,乃更謀歸漢使不降者蘇武、馬宏等。馬宏者,前副光祿大夫王忠使西國,為匈奴所遮,忠戰死,馬宏生得,亦不肯降。故匈奴歸此二人,欲以通善意。是時,單于立三歲矣。明年,匈奴發左右部二萬騎,為四隊,併入邊為寇。漢兵追之,斬首獲虜九千人,生得甌脫王,漢無所失亡。匈奴見甌脫王在漢,恐以為道擊之,即西北遠去,不敢南逐水草,發人民屯甌脫。明年,復遣九千騎屯受降城以備漢,北橋余吾,令可度,以備奔走。是時,衛律已死。衛律在時,常言和親之利,匈奴不信,及死後,兵數困,國益貧。單于弟左谷蠡王思衛律言,欲和親而恐漢不聽,故不肯先言,常使左右風漢使者。然其侵盜益希,遇漢使愈厚,欲以漸致和親,漢亦羈縻之。其後,左谷蠡王死。明年,單于使犁汙王窺邊,言酒泉、張掖兵益弱,出兵試擊,冀可復得其地。時漢先得降者,聞其計,天子詔邊警備。後無幾,右賢王、犁汙王四千騎分三隊,入日勒、屋蘭、番和。張掖太守、屬國都尉發兵擊,大破之,得脫者數百人。屬國千長義渠王騎士射殺犁汙王,賜黃金二百斤,馬二百匹,因封為犁汙王。屬國都尉郭忠封成安侯。自是後,匈奴不敢入張掖。其明年,匈奴三千餘騎入五原,略殺數千人,後數萬騎南旁塞獵,行攻塞外亭障,略取吏民去。是時,漢邊郡烽火候望精明,匈奴為邊寇者少利,希復犭已塞。漢復得匈奴降者,言烏桓嘗發先單于冢,匈奴怨之,方發二萬騎擊烏桓。大將軍霍光欲發兵邀擊之,以問護軍都尉趙充國。充國以為:「烏桓間數犭已塞,今匈奴擊之,於漢便。又匈奴希寇盜,北邊幸無事。蠻夷自相攻擊,而發兵要之,招寇生事,非計也。」光更問中郎將范明友,明友言可擊。於是拜明友為度遼將軍,將二萬騎出遼東。匈奴聞漢兵至,引去。初,光誡朋友:「兵不空出,即後匈奴,遂擊烏桓。」烏桓時新中匈奴兵,明友既後匈奴,因乘烏桓敝,擊之,斬首六千餘級,獲三王首,還,封為平陵侯。

【譯】又過了三年,單于想請求與漢朝和親,正巧得病死了。當初,單于有一個異母弟做左大都尉,很賢明,匈奴人都很敬佩他。單于的母親怕單于不立兒子而立左大都尉,便私下派人殺了左大都尉。左大都尉的哥哥對此十分怨恨,便再也不肯參加單于王庭的朝會。另外,單于快病死的時候,對匈奴貴人們說:「我的兒子太小,不能治理國家,立我弟弟右谷蠡王為單于。」等到單于死後,衛律等人與顓渠板氏商議,把單于的死隱瞞起來,假託單于的命令,與匈奴貴人飲酒盟誓,改立顓渠辟氏的兒子左谷蠡王為壺衍韃單于。這一年是始元二年。壺衍千單于繼位後,暗示漢使者說想和漢朝和親。匈奴左賢王、右谷蠡王因未被立為單于,十分怨恨,想率領自己的部眾歸降漢朝。恐怕自己到達不了漢朝,就脅迫盧屠王,要他和自己一起投降西方的烏孫國,商議攻擊匈奴。盧屠王告發了這事,單于便派人查問,右谷蠡王不認罪,反而把罪名推到盧屠王身上,匈奴的人們都認為盧屠王冤枉。於是左賢王、右谷蠡王便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再也不肯到單于的龍城去了。二年後的秋天,匈奴侵入代郡,殺了都尉。單于年輕,又剛剛繼位,他的母親行為不正,國內人心渙散,常常害怕漠軍來襲擊他們。於是衛律便給單于出主意「挖鑿水井,修築城池,蓋高樓用來藏儲穀物,與以前逃入匈奴的秦人的子孫一起守衛。漢軍即使攻來,對我們也無可奈何。」於是就挖了幾百眼井,砍伐了數千棵木材。有人說匈奴人不能固守城池,這樣做是送糧食給漢朝軍隊,衛律便停止了,又出主意放歸不肯投降的漢朝使者蘇武、馬宏等人。馬宏以前與副光祿大夫王忠出使西域諸國,被匈奴人攔截,王忠戰死了,馬宏被活捉,也不肯投降。所以匈奴放這二人回漢朝,想讓他們帶去匈奴和解的好意。這個時候,單于繼位巳三年了。第二年,匈奴派發左部與右部的二萬騎兵,編為四隊,一起侵入邊境進行騷擾。漢軍追擊他們,殺死、俘獲了九千人,活捉了甌脫王,漢朝沒有什麼損失。匈奴見甌脫王被俘在漢朝,擔心漢朝會讓他引路來襲擊自己,於是便向西北遠遠地遷去,不敢再向南隨水草放牧,並派人在甌脫駐防。第二年,又派九千騎兵駐紮在受降城以防備漠軍,在北邊的余吾水上架橋,使人可以渡過,以預備在危急的時候可以逃走。那個時候,衛律已經死去。衛律活著時,經常談論與漢朝和親的好處,匈奴人不相信,等衛律死後,匈奴軍隊多次被圍困,國家更加貧窮。單于的弟弟左谷蠡王回想衛律說的話,覺得有道理,便想與漢朝和親,又擔心漢朝不肯,所以自己也不願先說,經常讓身邊的人旁敲側擊,與漢朝使者談論此事。然而對漢朝邊境的侵擾更少了,對待漢朝使者更禮遇優厚,想以此慢慢地與漢朝和親,漢朝也對其採取懷柔政策。後來左谷蠡王死了。第二年,單于派犁污王偷偷查看漢朝邊界,回來後報告單于說酒泉、張掖的漢軍更薄弱了,如果派軍隊去攻擊,也許有希望再收復那些地方。當時漢朝先得到了投降的人,知道了匈奴的計謀,漢朝天子下詔命令邊境上的漠軍警惕匈奴入侵。後來不久,匈奴右賢王、犁污王率領四千騎兵分作三隊,侵入曰勒、屋蘭、番和。張掖太守、屬國都尉派軍隊攻擊匈奴,大敗敵人,匈奴得以逃脫的衹有幾百人。屬國千長義渠王的騎士射殺了犁污王,漢朝賜給他黃金二百斤,馬二百匹,就封他做了犁污王。屬國都尉郭忠被封為成安侯。從此以後,匈奴人不敢侵入張掖了。第二年,匈奴派三千多騎兵攻入五原,殺掠幾千人,後來又派幾萬騎兵向南沿著邊塞打獵騷擾,一邊走一邊進攻漢朝在塞外的城堡、哨所,擄去官吏、人民。那時漢朝邊塞各郡的報警烽火十分精明,觀望仔細,入侵邊境的匈奴人很少順利的,因此很少再入侵邊塞。漢朝又得到了投降的匈奴人,說烏桓曾經挖掘已故匈奴單于的墳墓,匈奴怨恨烏桓,現在正派發了二萬騎兵去攻打烏桓。大將軍霍光想發兵攔截攻擊匈奴,就這事詢問護軍都尉趙充國。趙充國認為「烏桓以前曾多次入侵漢朝邊境,現在匈奴去攻擊他們,這對漢朝是便利之事。另外匈奴很少犯邊,北部邊境幸好沒有戰爭。蠻夷自相攻擊,而漢朝發兵攔擊,招惹匈奴,多生事端,逭不是好主意。」於是霍光又向中郎將范明友徵求意見,范明友說可以攻擊他們。於是漢朝任命范明友為度遼將軍,率領二萬騎兵從遼東出擊。匈奴聽說漢軍到了,便撤退了。當初漢軍出發前,霍光告誡范明友說:「軍隊不要白出去一趟,如果錯過匈奴,就攻擊烏桓。」烏桓當時剛被匈奴軍隊挫傷,范明友緊隨匈奴之後,便趁隙攻擊烏桓,殺死烏桓六千多人,還殺死烏桓三位王爺,率軍返回,漢朝封范明友為平陵侯。

匈奴由是恐,不能出兵。即使使之烏孫,求欲得漢公主。擊烏孫,取車延、惡師地。烏孫公主上書,下公卿議救,未決。昭帝崩,宣帝即位,烏孫昆彌復上書言:「連為匈奴所侵削,昆彌願發國半精兵人馬五萬匹,盡力擊匈奴,唯天子出兵,哀救公主!」本始二年,漢大發關東輕銳士,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遣御史大夫田廣明為祁連將軍,四萬餘騎,出西河;度遼將軍范明友三萬餘騎,出張掖;前將軍韓增三萬餘騎,出雲中;後將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三萬餘騎,出酒泉;雲中太守田順為虎牙將軍,三萬餘騎,出五原:凡五將軍,兵十餘萬騎,出塞各二千餘里。及校尉常惠使護髮兵烏孫西域,昆彌自將翕侯以下五萬餘騎從西方入,與五將軍兵凡二十餘萬眾。匈奴聞漢兵大出,老弱奔走,驅畜產遠遁逃,是以五將少所得。度遼將軍出塞千二百餘里,至蒲離候水,斬首捕虜七百餘級,鹵獲馬、牛、羊萬餘。前將軍出塞千二百餘里,至烏員,斬首捕虜,至候山百餘級,鹵馬、牛、羊二千餘。蒲類將軍兵當與烏孫合擊匈奴蒲類澤,烏孫先期至而去,漢兵不與相及。蒲類將軍出塞千八百餘里,西去候山,斬首捕虜,得單于使者蒲陰王以下三百餘級,鹵馬、牛、羊七千餘。聞虜已引去,皆不至期還。天子蒲其過,寬而不罪。祁連將軍出塞千六百里,至雞秩山,斬首捕虜十九級,獲牛、馬、羊百餘。逢漢使匈奴還者冉弘等,言雞秩山西有虜眾,祁連即戒弘,使言無虜,欲還兵。御史屬公孫益壽諫,以為不可,祁連不聽,遂引兵還。虎牙將軍出塞八百餘里,至丹余吾水上,即止兵不進,斬首捕虜千九百餘級,鹵馬、牛、羊七萬餘,引兵還。上以虎牙將軍不至期,詐增鹵獲,而祁連知虜在前,逗留不進,皆下吏自殺。擢公孫益壽為侍御史。校尉常惠與烏孫兵至右谷蠡庭,獲單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犁汙都尉、千長、將以下三萬九千餘級,虜馬、牛、羊、驢、騾、橐駝七十餘萬。漢封惠為長羅侯。然匈奴民眾死傷而去者,及畜產遠移死亡不可勝數。於是匈奴遂衰耗,怨烏孫。

【譯】匈奴因此十分害怕,不敢再出兵。就派使者到烏孫國,想得到嫁到烏孫的漢朝公主。又攻打烏孫國,攻取了車延、惡師等地。嫁到烏孫的漢公主上書漢天子求救,漢朝把這事下交給公卿大臣們商議,沒能決定怎麼辦。這時,昭帝死了,漢宣帝繼位,烏孫國首領昆彌又上書漢天子,說:「我們接連被匈奴侵伐削弱,我願意把國中一半的精兵共有五萬人馬都拿出來,盡全力反擊匈奴,希望漢天子派兵,救救公主!」在本始二年,漢朝派發大批關東的精兵強將,選拔各郡國三百石以上的將吏,凡勇敢強健,善於騎射的,一律從軍。任命御史大夫田廣明為祁連將軍,率領四萬多騎兵,從西河郡出發;派度遼將軍范明友率三萬多騎兵,從張掖出發;派前將軍韓增率三萬多騎兵,從雲中郡出發;任命後將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率三萬多騎兵,從酒泉出發;任命雲中郡太守田順為虎牙將軍,率三萬多騎兵,從五原出發:一共派出五位將軍,十多萬騎兵,從邊塞出發分別行軍二千多里。以及出使護衛公主的校尉常惠從烏孫西域發兵,烏孫昆彌親自率領翕侯以下的五萬多騎兵從西方攻入匈奴,與五位漢朝將軍一起共有二十多萬軍隊。匈奴聽到漢朝派出了大批軍隊,老人病弱者急急逃奔,趕著牲畜,帶著財物向遠處逃走了,所以五將軍沒有多大收穫。度遼將軍范明友出邊塞一千二百多里,到達蒲離候水,斬殺、俘虜匈奴七百多人,擄獲馬牛羊一萬多頭。前將軍韓增出邊塞一千二百多里,到達了烏員,斬殺、俘虜匈奴人,到候山才一百多人,擄獲馬牛羊二千多頭。蒲類將軍趟充國按約應當與烏孫國軍隊在蒲類澤圍擊匈奴,烏孫軍隊比約定日期早到並離去了,漢軍沒能與烏孫軍隊會合。蒲類將軍出邊塞一千八百多里,向西到了候山,斬殺、俘虜匈奴人,共獲得單于使者蒲陰王以下三百多人,擄獲馬牛羊七千多頭。聽說匈奴人已逃走了,這幾位將軍都沒按約定的H期先回來了。天子減輕他們的罪過,寬恕而不懲罰他們。祁連將軍田廣明出邊塞一千六百多里,到達了雞秩山,斬殺俘虜匈奴十九人,獲得牛馬羊一百多頭。路途中碰上了從匈奴回來的漢朝使者冉弘等人,說雞秩山的西邊有大批的匈奴,田廣明便告誡冉弘,讓他回去後說沒有匈奴人,想率兵回漢朝。御史屬公孫益壽勸告田廣明,認為不能這樣做,祁連將軍田廣明不聽從勸告,便率軍返回了。虎牙將軍田順出邊塞八百多里,到達了丹余吾水邊,就停住軍隊,不往前走了,斬殺、俘獲匈奴一千九百多人,擄獲馬牛羊七萬多頭,率軍隊返回了漢朝。皇帝因為虎牙將軍田順沒有到約定的期限便回來了,還欺騙皇帝,增加自己俘獲人畜的數量;而祁連將軍明知匈奴就在前邊,卻停住軍隊不向前進擊,就把他們都交給獄吏審訊,後來他們自殺了。提升公孫益壽為侍御史。校尉常惠與烏孫國的軍隊到達右谷蠡王的王庭,俘獲了單于的父輩以及嫂輩、居次、名王、犁污都尉、千長、將軍以下三萬九千多人,搶得馬、牛、羊、驢、騾、駱駝共七十多萬頭。漢朝因此封常惠為長羅侯。匈奴部隊連死帶傷而減去的人數,以及因遠途遷徙而死亡的牲畜,不可勝數。因此匈奴便衰敗損耗了,十分怨恨烏孫國。

其冬,單于自將萬騎擊烏孫,頗得老弱,欲還。會天大雨雪,一日深丈余,人民畜產凍死,還者不能什一。於是丁令乘弱攻其北,烏桓入其東,烏孫擊其西。凡三國所殺數萬級,馬數萬匹,牛、羊甚眾。又重以餓死,人民死者什三,畜產什五,匈奴大虛弱,諸國羈屬者皆瓦解,攻盜不能理。其後漢出三千餘騎,為三道,併入匈奴,捕虜得數千人還。匈奴終不敢取當,茲欲鄉和親,而邊境少事矣。壺衍鞮單于立十七年死,弟左賢王立,為虛閭權渠單于。是歲,地節二年也。虛閭權渠單于立,以右大將女為大閼氏,而黜前單于所幸顓渠閼氏。顓渠閼氏父左大且渠怨望。是時,匈奴不能為邊寇,於是漢罷外城,以休百姓。單于聞之喜,召貴人謀,欲與漢和親。左大且渠心害其事,曰:「前漢使來,兵隨其後,今亦效漢發兵,先使使者入。」乃自請與呼盧訾王各將萬騎南旁塞獵,相逢俱入。行未到,會三騎亡降漢,言匈奴欲為寇。於是天子詔發邊騎屯要害處,使大將軍軍監治眾等四人將五千騎,分三隊,出塞各數百里,捕得虜各數十人而還。時匈奴亡其三騎,不敢入,即引去。是歲也,匈奴飢,人民畜產死十六七。又發兩屯各萬騎以備漢。其秋,匈奴前所得西嗕居左地者,其君長以下數千人皆驅畜產行,與甌脫戰,所戰殺傷甚眾,遂南降漢。其明年,西域城郭共擊匈奴,取車師國,得其王及人眾而去。單于復以車師王昆弟兜莫為車師王,收其餘民東徙,不敢居故地。而漢益遣屯士分田車師地以實之。其明年,匈奴怨諸國共擊車師,遣左右大將各萬餘騎屯田右地,欲以侵迫烏孫西域。後二歲,匈奴遣左右奧鞬各六千騎,與左大將再擊漢之田車師城者,不能下。其明年,丁令比三歲入盜匈奴,殺略人民數千,驅馬畜去。匈奴遣萬餘騎往擊之,無所得。其明年,單于將十萬餘騎旁塞獵,欲入邊寇。未至,會其民題除渠堂亡降漢言狀,漢以為言兵鹿奚盧侯,而遣後將軍趙充國將兵四萬餘騎屯緣邊九郡備虜。月余,單于病歐血,因不敢入,還去,即罷兵。乃使題王都犁胡次等入漢,請和親,未報,會單于死。是歲,神爵二年也。

【譯】那年冬天,單于親自率領一萬騎兵攻打烏孫國,稍微抓獲了一些老弱之人,便想回軍。這時正巧天降大雪,一天下一丈多深,部眾及牲畜凍死了很多,活著回來的不到十分之一。於是丁令國乘匈奴衰弱從北邊攻打它,烏桓國從束邊攻打它,烏孫國從西邊攻打它。這三個國家共殺死匈奴幾萬人,搶奪了幾萬馬匹,以及很多牛羊。再加上餓死了許多,匈奴的人民死了有十分之三,牲畜死了有十分之五,匈奴國勢大衰,那些匈奴的附屬國紛紛背叛離去,互相攻伐侵擾,沒人治理。後來漢朝派出三千多騎兵,分為三路,一起攻入匈奴,抓獲俘虜了幾千人回來。匈奴最終也不敢報復漢朝以抵償損失,衹是更加想與漢朝和親,而漢朝邊境從此也平靜少事了。壺衍千單于在位十七年死了,他的弟弟左賢王繼立為單于,這就是虛閭權渠單于。這一年是地節二年。虛閭權渠單于繼位後,把右大將的女兒立為辟氏,廢黜了已故單于寵幸的顓渠闕氏。顓渠板氏的父親左大且渠十分怨恨。那時因為匈奴不敢再來侵掠邊境,因此漢朝放棄了邊塞上的城池,讓在那裡防守的百姓得以休養生息。單于聽說這事後高興了,把匈奴貴人召來商議,想與漢朝和親。左大且渠心中妒忌這事,便對單于說:「以前漢朝派使者來,軍隊緊跟著就開來攻打我們。現在我們也可以仿效漢朝那樣出動軍隊,而先派使者去朝拜漢天子。」於是就向單于要求允許自己與呼盧訾王分別率領一萬騎兵向南方沿著漢朝的邊塞打獵,碰面後一起攻入邊塞。還沒走到邊塞,正巧有三個匈奴騎兵逃走投降了漢朝,說匈奴要來入侵了。於是漢天子便下詔令派邊塞上的騎兵駐紮在要害地方,派大將軍軍監治眾等四人率領五千騎兵,分做三路,分別出邊塞幾百里,各抓獲匈奴幾十人回來了。當時匈奴逃走了三個騎兵,便不敢入侵邊塞,率軍退去了。這一年匈奴閘饑荒,百姓、牲畜死去的有十分之六七。匈塑又派發兩屯各一萬騎兵防備漢軍的攻擊。這年秋天,以前歸屬匈奴的居住在左部地帶的西嗎部落,從他們的君主往下的幾千人一起驅趕著牲畜逃離匈奴,輿匈奴在甌脫地區打起來,戰鬥中死傷許多人,便向南投降了漢朝。第二年,西域各國的軍隊一起攻打匈奴,攻占了車師國,俘獲了車師國王和部眾離去了。單于又任命車師工的弟弟兜莫為車師王,收集剩餘的部眾向東遷徙,不敢再居住在原來的地方。而漢朝則進一步派遣屯田的士兵分別在車師各地屯田,充實那裹的力量。第二年,匈奴因為怨恨西域各國一起攻打車師,便派遣左、右大將分別率領一萬騎兵在右地屯田,想以此壓迫並侵擾烏孫和西域各國。二年以後,匈奴派左右奧韃分別率領六千騎兵,與左大將一起再次攻打在車師城屯田的漢軍,沒能攻取。第二年,了令國連續三年頻繁地入侵匈奴,殺掠匈奴幾千人,趕走馬匹牲畜。匈奴派一萬多騎兵去攻打丁令國,沒有什麼收穫。第二年,單于率領十多萬騎兵沿邊塞打獵,想伺機入侵邊塞。還沒走到,正巧匈奴人題除渠堂投降了漢朝,說明了情況,漢朝封他為言兵鹿奚盧侯,派後將軍趙充國率領四萬多騎兵駐紮在沿邊塞的九個郡,以防備匈奴人。一個多月後,單于病得吐了血,因而匈奴不敢入侵,回去了,漢朝也撤回了軍隊。匈奴就派題王都犁胡次等人來漢朝,請求與漢朝和親,還沒有回去報告消息,正巧單于死了。這一年是神爵二年。 

虛閭權渠單于立九年死。自始立而黜顓渠閼氏,顓渠閼氏即與右賢王私通。右賢王會龍城而去,顓渠閼氏語以單于病甚,且勿遠。後數日,單于死。郝宿王刑未央使人召諸王,未至,顓渠閼氏與其弟左大且渠都隆奇謀,立右賢王屠耆堂為握衍朐鞮單于。握衍朐鞮單于者,代父為右賢王,烏維單于耳孫也。握衍朐鞮單于立,復修和親,遣弟伊酋若王勝之入漢獻見。單于初立,兇惡,盡殺虛閭權渠時用事貴人刑未央等,而任用顓渠閼氏弟都隆奇,又盡免虛閭權渠子弟近親,而自以其子弟代之。虛閭權渠單于子稽侯犭冊既不得立,亡歸妻父烏禪幕。烏禪幕者,本烏孫、康居間小國,數見侵暴,率其眾數千人降匈奴,狐鹿姑單于以其弟子日逐王姊妻之,使長其眾,居右地。日逐王選賢撣,其父左賢王當為單于,讓狐鹿姑單于,狐鹿姑單于許立之。國人以故頗言日逐王當為單于。日逐王素與握衍朐鞮單于有隙,即率其眾數萬騎歸漢。漢封日逐王為歸德侯。單于更立其從兄薄胥堂為日逐王。明年,單于又殺先賢撣兩弟。烏禪幕請之,不聽,心恚。其後左奧鞬王死,單于自立其小子為奧鞬王,留庭。奧鞬貴人共立故奧鞬王子為王,與俱東徙。單于遣右丞相將萬騎往擊之,失亡數千人,不勝。時單于已立二歲,暴虐殺伐,國中不附。及太子、左賢王數讒左地貴人,左地貴人皆怨。其明年,烏桓擊匈奴東邊姑夕王,頗得人民,單于怒。姑夕王恐,即與烏禪幕及左地貴人共立稽侯犭冊為呼韓邪單于,發左地兵四五萬人,西擊握衍朐鞮單于,至姑且水北。未戰,握衍朐鞮單于兵敗走,使人報其弟右賢王曰:「匈奴共攻我,若肯發兵助我乎?」右賢王曰:「若不愛人,殺昆弟諸貴人。各自死若處,無來污我。」握衍朐鞮單于恚,自殺。左大且渠都隆奇亡之右賢王所,其民眾盡降呼韓邪單于。是歲,神爵四年也。握衍朐鞮單于立三年而敗。

【譯】虛間權渠單于在位九年後死去。虛間權渠單于剛即位就廢黜了顓渠辟氏,顓渠板氏便與右賢王私下通姦。右賢王在參加龍城大會後離去時,顓渠辟氏告訴他單于病得很厲害,暫時不要遠去。幾天後,單于死了。郝宿王刑未央派人去召集各部王爺,還沒有到來,顓渠辟氏與自己的弟弟左大且渠都隆奇商議,擁立右賢王屠耆堂為握衍朐千單于。握衍朐千單于是代替他父親做的右賢王,是烏維單于的遠代孫子。握衍朐千單于繼位後,又與漢朝修好和親,派自己的弟弟伊酋若王勝之到漢朝獻禮朝見。單于剛剛即位,十分兇惡,把在虛閻權渠單于時當政的貴人刑未央等人全都殺了,而任用顓渠辟氏的弟弟都隆奇,又把虛閭權渠單于的子弟近親全都免去官職,而任用自己的子弟代替他們。虛閭權渠單于的兒子稽侯柵沒能被立為單于,逃到了岳父烏禪幕那裹。烏憚幕本來是烏孫與康居之間的一個小國,屢受侵凌,於是便率領部眾幾千人歸降了鯉軀,狐鹿姑單于把自己弟弟的兒子曰逐王的姐姐嫁給烏禪幕的首領,讓他率領自己的部眾居住在右地。曰逐王先豎摟的父親左賢王本應被立為單于,讓給了狐鹿姑單于,因此狐鹿姑單于答應將來立先賢撣為單于。因而匈奴人大多認為曰逐王應當做單于。曰逐王一向就與堡j泌千里王有矛盾,便率領自己的部眾幾萬人馬歸降了齟旦。連塑封曰逐王為壟墮堡。單于便重新立自己的表兄蓮置堂為Et逐王。第二年,握衍朐凝單于又殺害丫先賢撣的兩個弟弟。烏憚幕請求單于不要殺他們,單于不聽從,烏憚幕心中很憤怒。後來左奧韃王死了,單于立自己的小兒子為奧韃王,把他留在王庭。奧韃的貴人共同擁立已故奧韃王的兒子為王,和他一起向東遷徙。單于派右丞相率領一萬騎兵前去追擊他們,丟失了幾千人,沒有打勝。這時單于已經即位二年,殺了許多人,十分殘暴,國中人民與單于離心離德。又有太子、左賢王屢次說左地貴人的壞話,左地貴人都十分怨恨。第二年,烏桓攻打匈奴束邊的姑夕王,擄獲許多人口,單于對姑夕王十分生氣。姑夕王害怕了,便與烏憚鎣以及左地貴人一起擁立稽劍為呼韓邪單于,出動左地的軍隊四五萬人,向西攻打握衍朐凝單王,到達了姑且水的北邊。還沒交戰,握衍朐千里王的軍隊就敗陣逃走了,他派人向弟弟右賢王報信求救說:「紐軀人一起攻打我,你肯派兵幫助我嗎?」右賢王說:「你不愛惜人民,殺害弟弟和其他貴人,你自己在那兒死了算了,別來沾污我。」握衍朐千單于很憤怒,便自殺了。左大且渠都旦驢逃到右賢王那裡,其部眾都歸降了。!遵邪單于。這一年是神爵四年。握衍朐千單于在位三年便垮台了。

關鍵字:

大塊呆大叔的腹肌回歸計畫!只要睡就會散🔥

2021-07-12T08:17:43.576668+00:00

講到腹肌齁,就要講到當年當兵時期了,每天操練,身材有夠好!而且都吃很多也不會怎樣,誰知道出社會之後⋯

 

蝦咪啊~只要睏就可以變散『睡覺燃燒法』

靠這組就可以恢復到【少年的鮮肉身材】

🔥賣勾叫我大塊呆大叔了🔥

 

 

講到腹肌齁

就要講到當年當兵時期了,每天操練,身材有夠好!而且都吃很多也不會怎樣,誰知道出社會之後⋯工作壓力大,三餐不正常還要喝酒應酬,凌晨才回到家,晚上也睡不好,這樣循環下去,不只整組身體壞了了,身材也回不去了,腹肌團結變成一塊了⋯

 

睏前吃兩顆,只要好好睡覺,幫你燃燒600🔥

這是針對“中年代謝”研發的配方,可以加速體內燃燒,促進腸胃蠕動,在你睡眠時做體內淨化排毒,早上排出陳年毒素,減少吃進去的廢物囤積!

現在溫某看到我這麼成功,也吵著要吃啦!

 

先燃燒 > 再分解 > 最後排空

✔體態苗條了 ✔代謝正常 ✔睡眠也正常

而且不含西藥、有SGS認證哦!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