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故事:稚鬼

2021-11-30T22:49:15+00:00

第二日天明後,隔壁洪大爺得知了此事,見人總帶三分笑的他立馬黑著臉,對那年輕人說道:「小哥飯可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咚…咚咚…咚咚咚…」

半夜三更,胡大爺被一陣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了!

「大爺…有鬼…有鬼啊!」胡大爺起身開門,看著來人正是在隔壁鄰居家借宿,從城裡來的那位年輕人。

「小哥這是怎麼了?」胡大爺讓年輕人進屋後,看他還一副瑟瑟發抖的模樣,便開口詢問道。

「洪大爺家裡…有…有鬼!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有雙…很冰…很冰的手…一直摸我的腳。剛開始我以為是被夢魘了,…可…在我完前清醒後,它還摸了我的臉還有脖子。我拿出打火石,屋裡什麼人也沒有,火光還突然變成了綠色!那屋裡…一定是…有鬼!」年輕人被嚇得說話都不利索了。

胡大爺看年輕人真被嚇著了,因家裡沒有空房,年輕人也被嚇得沒了睡意,胡大爺便坐下陪著年輕人嘮嗑到了天明。

第二日天明後,隔壁洪大爺得知了此事,見人總帶三分笑的他立馬黑著臉,對那年輕人說道:「小哥飯可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天底下哪有什麼怪力亂神的事,你一定是夢魘了!我好心留你過夜,你要是出去亂造謠敗壞我家名聲,但凡以後聽到什麼不好的風聲,這縣丞可是我兒子,到時候定不饒你!」

熱情好客的洪大爺,態度突然的轉變嚇得年輕人不敢吭聲。他拼命點著頭,承認確實是他自己睡迷糊了,連番保證以後絕對閉口,不會對誰提起這些話題。

胡大爺老伴給那年輕人備的早點,他一口沒吃就匆忙離開了。胡大爺見洪大爺第一次如此動怒,兩家一直是隔壁鄰居,也從未聽說過發生過什麼,也就當年輕人被夢魘了,並沒有往心裡去,這件事也就被這樣揭過了。

話說這洪大爺,可是這十里八村的傳奇人物。他雖是一介平民,可卻培養出了幾個出類拔萃的子女。他和老伴共育有五個孩子,除了女兒沒進學堂不通文墨外,其餘四個兒子,個個可謂是人中翹楚。大兒子在外地任太守,二兒子本縣任縣丞,三兒子和四兒子雖沒任什麼官職,可卻很富有是不可小覷的人物。

他和老伴大半輩子都生活在村里,過不慣城裡的生活,再有也舍不下家中的老宅院,他們拒絕搬走,二老就如普通村民一般,一直住在村中。洪大爺平時對待鄉里從不端架子擺譜,大家都很佩服敬重他。

這日胡大爺有位遠方表弟,名叫張承上門來做客。親戚家相隔甚遠,幾年難得上門一次,胡大爺讓尚未娶妻的小兒子胡阿明騰出他的房間,用來招待表弟張承。他想著隔壁洪大爺家房子大空房多,兩家平時關係也好,便讓小兒子胡阿明去洪大爺家借住。

洪大爺見胡阿明來借住,二老都很高興,麻利的替胡阿明收拾好了一間房。半夜胡阿明睡得正香,半夢半醒之間,總感覺有一雙冰涼的小手,一直在撓他的腳底心。他以為是夢境,便抬腳使勁用力踢了幾下,見消停下來又繼續睡了過去。

胡阿明正在做著美夢,被一頓耳光生生打醒了。他醒來感覺臉有些疼,透過窗戶的月光發現四下無人。正在他納悶之時,一隻冰涼的小手又摸了他的脖子一把,嚇得胡阿明連滾帶爬回了家。

次日胡大爺的老伴天才微亮便起床,準備去柴房拿柴生火做早點,打開房門就看見小兒子胡阿明,坐在柴堆上面打瞌睡。她有些不解道:「阿明你起那麼早在這做甚,是宿在洪大爺家認床了嗎?」

「阿娘上次那年輕人說的是真的,洪大爺家真有鬼!」胡阿明把自己遇到的事,重新描述了一遍。

胡大爺起身見火還未生起來,來到柴房門口,恰好聽見了小兒子胡阿明說的話。他知道小兒子從小不撒謊所言非虛,但還是立馬出言囑咐兒子,讓他千萬不要對外聲張。

大夥一起吃早點時,張承看了看胡阿明皺了一下眉頭說道:「阿明賢侄昨晚可是去了什麼不乾淨的地方?」

胡阿明聞言有些驚訝,抬頭看了看父親,張了張嘴不知該怎麼回答。

「賢弟何出此言?」胡大爺看出了兒子的為難,出言詢問道。

「小弟不才!早年間有幸拜了無憂道人為師,做了他的門外俗家弟子。雖學藝不精,但一般的魑魅魍魎還是能察覺一二,賢侄的身上不知在何處沾染到了一絲鬼氣!」

胡家三口聞言相互看了看,胡大爺思量片刻,讓兒子胡阿明一五一十,把遇到的事向張承複述了一遍。

「如此說來!這鬼魅還能觸碰到實物,想必鬼齡一定不低。人鬼殊途得早日送它去往生才是要緊,今晚勢必要去會它一會!」張承摸著鬍子道。

「承叔,這事怕是得家父與洪大爺商議一下,才能定奪!」胡阿明開口道。

胡大爺回想起上次,因這事惹得洪大爺大動肝火,他一時也犯了難,在他幾經糾結不知該怎麼跟洪大爺開口時,洪大爺人未到聲先至!

「阿明你這臭小子,什麼時候起來回的家,我與你大娘竟一點都不知道!」

胡阿明一臉苦笑,撓了撓頭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胡大爺看出兒子的為難,笑著出言道:「老哥快請坐!那麼早一定還沒吃早點吧!孩子他娘快加副碗筷!」

「大妹子吃你的,別忙活!我已經吃過了!」洪大爺擺擺手說道。

胡大爺放下手中的碗筷,給洪大爺泡了一杯茶水。

「老弟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洪大爺看胡大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忍不住開口詢問道。

「是有些話要說,可又怕說出來惹得您不快!」胡大爺苦笑著說道。

「你啥時候變得這麼不痛快了,我們哥倆都多少年了,我是那么小氣的人嗎?你有事說事別磨嘰!」洪大爺說著連喝了幾口茶水。

「阿明昨晚半夜三更回的家,他宿在老哥家,遭遇了上次那年輕人同樣的事!」胡大爺說完低下頭,沒敢去看洪大爺臉上的表情變化。

「唉!這小傢伙越來越不消停,終究還是瞞不住了!」洪大爺嘆氣說道。

原來在四十年前,洪大爺的第一個孩子,在兩歲那年突發疾病走了。他和老伴悲痛欲絕怎麼也接受不了,自那以後他老伴總是神神叨叨的,說她能感覺到孩子的魂還在家裡,而他卻什麼都感受不到,他一度以為只是老伴悲痛太過得了癔症。

後來他們陸續有了其他孩子,孩子們會走路會說話後,總說家裡還有一個小哥哥,這才讓他相信那孩子的魂一直都在。他和老伴雖看不見它,可因它對兄妹並無惡意,也是出於思子心切,他們一家對外守口如瓶,把這件事隱瞞了下來。後來他的幾個孩子長大後,全都看不見它了,漸漸地他們也都忘了兒時的事。

直到近些年,它每到夜間總會在家裡弄出些聲響,但是也並不多。可自從留宿城裡來的那位年輕人過後,一到夜間,它就把他家裡弄得噼里啪啦響個不停,越發不安分起來!他與老伴也曾想過要找高人超度它,由於捨不得它徹底離開,便一直猶豫不決。

「它是稚鬼懵懂無知,越成長越喜怒無常。還有陰魂不能長期存在陽世,最終等待它的就是魂飛魄散!要早些送他去輪迴,對它才是最有益的事!」張承了解到事情的始末,開口勸慰道。

洪大爺聽了張承所言,同意晚上讓張承去他家超度兒子的魂。他提前回家,親自去說服老伴。

夜晚來臨,張承收斂身上的氣息,宿在了洪大爺家,躺下後偷偷開了天眼。

那雙小冰手才觸碰到他,就被他拿出的符給定住了。

「哎呀!你看得見我,可這樣定著我一點也不好玩,快放開我!」小鬼稚嫩的聲音沖張承喊道。

「你嚇唬人是想他們陪你玩?」張承看小鬼並無戾氣,微笑著說道。

「是呀!很久都沒人陪我玩了,好不容易來個人,還全都跑了怪沒有趣味!」

「那你是不是想很多人陪你玩?」

「對呀!對呀!」

「那你乖乖待著別掙扎,叔叔現在馬上就送你去,一個很多人都能陪你玩的地方!」

張承甩出幾張往生符,在他一陣念念有詞後,符文發出微光,坐在陣中的小鬼漸漸變得透明,直到最後消失不見。

一夜之間,洪大爺和老伴似乎老了好幾歲。雖說那孩子早已逝去,可在他們心裡一直沒當他真的走了。直到夜晚來臨家裡恢復了平靜,變得靜悄悄地,他和老伴非常不習慣這樣的寧靜,忍不住傷懷起來。

胡大爺發現洪大爺二老,看起來憔悴了許多,立馬想到了事情的關鍵。他隔三差五找洪大爺嘮嗑鬥嘴,還讓他老伴常做些美味的吃食,三天兩頭邀請洪大爺二老上家裡來共享。在胡大爺一家無微不至的關心下,一段時間過後,洪大爺二老臉上的笑容,終於漸漸多了起來。

最後: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原創作品,頭條@靈魂的驛站加關注,更多原創的作品,期待著大家的到來。

關鍵字:

救命⋯直男怎麼那麼難追(怒)

2021-11-15T07:42:04.715762+00:00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但這先生根本銅牆鐵壁

認識了快十年

相處早就跟哥們沒兩樣

說真的…他也沒特別帥

甚至講話超直男,讓人翻白眼

誰知道一個moment

最後…心動的居然是我…

 

見面我花時間打扮

訊息也在丟球

一兩個月過去,他卻像個白X一樣…

還跟我說:「你也學學xxx(女神),人家天生就是香的」

害我哭了一個晚上

我在你眼裡就是個男的吧!

 

氣死我了!你喜歡香香的是不是!

我也不想噴什麼香水

這個【惡魔體香沐浴露】

既然說是獵男神器,對付直男剛好➜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76

 

那晚,他說要一起吃宵夜

我立馬用惡魔全身洗香香

(欸意外的超好聞…有點像花香調的淡香水味,洗完味道很自然)

 

他來載我的時候

坐在他後座,他一路上都不講話

我還想說怎麼了???

後來他默默說

「以後洗完澡,就不要跟其他人約了」

「這樣很危險」

 

 

…這是什麼魔幻力量啊!!

素顏+洗香香,他居然就中了

接下來的故事很明顯吧ㄎㄎ

現在他超愛ㄙㄛˊ我、聞我…

像個小女人一樣,換我嫌他有夠黏🤣

 

 

商品資訊

 

 ▼韓妞維持熱戀的秘訣大公開!!▼  

⇢用香味喚醒他的激情 不自覺一直想妳

 ﹍﹍﹍﹍﹍﹍﹍﹍﹍﹍﹍﹍﹍﹍﹍﹍﹍

\穿在身上的香水 純潔果香沐浴露誕生/

 榮獲韓國男性最有好感的香味 NO.1🥇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