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軍在上甘嶺

2021-12-01T06:20:52+00:00

上甘嶺,不是一座山峰,而是朝鮮半島中部「三八線」中段上的一個小村莊。該村南面有二座小山,一個海拔597.9米,另一個海拔537.7米,二座小山的南面也有一個小村莊,名叫:下甘嶺。

第十六軍在上甘嶺


弘孚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圖01:第16軍在上甘嶺題頭圖。


上甘嶺,不是一座山峰,而是朝鮮半島中部「三八線」中段上的一個小村莊。該村南面有二座小山,一個海拔597.9米,另一個海拔537.7米,二座小山的南面也有一個小村莊,名叫:下甘嶺。上甘嶺村和下甘嶺村一帶並不富庶,周圍山巒也不巍峨,它能舉世聞名是因為69年前在此發生了著名的上甘嶺戰役。此役,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的中國人民志願軍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干涉軍進行了43天,約10萬人規模的慘烈鏖戰,最終我們贏了,守住了戰線,美軍敗走。戰役結束後的第四年,有一部關於這場著名戰役的電影《上甘嶺》,讓「一條大河波浪寬……」的歌聲從大銀幕里飄逸出來,傳遍祖國的四面八方,讓中國的婦孺老幼都知道了朝鮮有一個上甘嶺。電影裡的歌被一代又一代的年青人傳唱至今已有65年了,她承載著中國人民對和平的嚮往、對勝利的自信和對英雄的尊敬。


上甘嶺陣地浸透了鮮血,鋪滿了忠骨。上甘嶺戰役中,堅守在兩個高地上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5軍部隊英勇頑強,前仆後繼,打出了軍威,打出了國威,成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無往不勝的光榮代表。


上甘嶺戰役,是第一次至第五次戰役結束之後,敵我雙方僵持在「三八線」附近時,一次著名的陣地戰,已單列條目載入我軍正史。自1951年6月30日聯合國軍司令李奇微發表「同意停戰談判聲明」起,朝鮮戰場進入了邊打邊談的陣地戰階段。與前五次戰役的運動戰樣式不同,陣地戰的敵對雙方就像被關在圍欄里的角鬥士那樣捉對廝殺,牛抵角、硬碰硬,勝敗都很慘烈。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的凡爾登戰役被譽為「絞肉機」,這次上甘嶺戰役也被俗稱為「肉磨子」,投進去是成建制的連、營部隊,擠出來的是鮮血和肉泥。


上甘嶺戰役的起因:1952年7月美國第34屆總統選舉開始,五星上將艾森豪參選。為助選,美陸軍參謀長柯林斯等人竄到朝鮮四處活動,結果在朝美軍的軍事活動也日益頻繁起來,美空降187團增援美7師,西海面上美第90特混艦隊與美陸戰1師進行了兩棲登陸演習,美軍航母獨角獸號、西西里號等艦隻陸續抵達西海面上。中朝聯軍判斷:美軍可能再次發起秋季重點攻勢。於是決定先發制人,先敵開展「秋季戰術反擊作戰」,破壞敵軍可能開展的秋季攻勢。於是,從9月18日起,我軍在「三八線」上開始了全線反擊作戰,至10月5日止,我軍勝利完成了第一階段作戰任務。10月6日我軍第二階段作戰行動開始,當天,美陸軍參謀長柯林斯再次竄到朝鮮,與美8軍司令范佛里特和南韓總統李承晚探討局勢,研究決定:作戰先機已失,必須扭轉不利局勢,迫使志願軍轉入守勢,在美軍防線中段的金化地區對中國人民志願軍開展一場「金化攻勢」。10月8日,美軍單方宣布:停戰談判無限期休會。10月14日,美軍向我上甘嶺地區開展了計劃中的「金化攻勢」,行動代號:「攤牌作戰」。


圖02:1952年10月上甘嶺戰役態勢圖。(此圖僅供示意參考未必準確)


因此,我方所說的:上甘嶺戰役,是我軍「秋季戰術反擊作戰」計劃和美軍「金化攻勢」計劃疊加在一起時發生的一場意外戰役。此時,美軍發起對其所選目標的重點進攻,而對我方來說,上甘嶺戰役卻具有明顯的偶然性和被迫性,是從小打到大打而起來的,是一次應戰。


我方將上甘嶺戰役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10月14日——10月20日,共7天,美軍進攻我陣地,我軍反擊,雙方反覆爭奪上甘嶺地區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的表面陣地。


第二階段:10月21日——10月29日,共9天,美軍占據上風,控制了二個高地的表面陣地,我軍被迫全面轉入二個高地上的防禦坑道內,堅守坑道,內外協同,撲殺表面之敵,並等待反攻時機。


第三階段:10月30日——11月25日,共27天,我軍調整部署、補充兵力, 在我「秋季戰術反擊作戰」第二階段的框架內,開始坑道內外同時用兵,與敵爭奪表面陣地,最終收復並牢牢控制我軍在此戰役前二個高地上的固有陣地,徹底粉碎了敵軍「金化攻勢」。


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是我五聖山主陣地前方突出去的二個連級支撐點,直接威脅敵軍的金化防線,所以戰鬥最為激烈。除二個高地上的戰鬥外,上甘嶺戰役還包括該地區周邊的一系列戰鬥。粗略估算,這次戰役美軍傷亡約2萬5千人,我軍傷亡約1萬1千人(也有說1萬5千的)。那時,第15軍尚未進行合成軍整編,一個步兵師滿編不到1萬5千人,再加上前期作戰的減員,如果僅從兵力損耗數字上看,第15軍一線部隊45師已經打光了。但是,第15軍的部隊在高地上堅持到了最後的勝利。因為,直接和間接參加這次上甘嶺戰役的還有其他志願軍部隊,除了像電影《上甘嶺》裡面表現的後勤戰友們艱難地把二個蘋果送進高地坑道里,還有補充兵員源源不斷地投入到上甘嶺陣地上。戰前、戰中、戰後,還有許多其他志願軍的部隊與上甘嶺戰役血脈相連。


如果有人問:哪一支部隊在上甘嶺駐守的時間最長?答案可能意外,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6軍。


上甘嶺戰役勝利結束後,第15軍部隊因傷亡太大,撤至二線休整補充,其正面防線缺口由第24軍補齊。1953年5月中旬,第16軍從西海岸防線全軍挺進到「三八線」中段,插入第23軍和第24軍防區的結合部,分擔戰線防禦任務。至6月上旬,第16軍全面接管了西起395.8高地、曉星山、牧宮洞北山、發利峰、王在峰、斗流峰、西方山、上甘嶺、漢灘川、五聖山等要點的約50公里寬正面防線,所轄的3個合成步兵師:32師、46師、47師自西向東依次擺開。其中,47師141團從第24軍手裡接管了上甘嶺陣地。第16軍在「三八線」上參加了志願軍總部發起的抗美援朝最後一次大的戰役:金城戰役。戰役勝利結束後不久,敵軍妥協,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議生效。從此,敵我雙方一直對峙在「三八線」上,而第16軍就在戰線上駐守了5年,此期間上甘嶺一直是第16軍47師的防區。直到1958年4月,第16軍執行中國人民志願軍從朝鮮全部撤軍的命令,才班師凱旋迴國,告別「三八線」,告別上甘嶺。


朝鮮停戰還不到三個月,軍委副主席賀龍元帥就率領第三屆中國人民赴朝鮮慰問團來朝鮮戰場慰問,帶來了和平鴿圖案的「保衛和平」紀念章和「獻給最可愛的人」白蘭兩色搪瓷杯。賀龍元帥特地提出要到上甘嶺陣地去看一看。賀龍元帥、朱德夫人康克清、解放軍文化部長陳沂和華東分團的代表們來到了第16軍駐地,軍長尹先炳、政委陳雲開在軍部駐地道德洞率領軍部全體官兵舉行了熱烈的歡迎儀式。當賀龍看到軍部禮堂門頭上面的和平鴿圖案時,問:「這是什麼?」尹軍長隨口答道:「和平鴿」。賀龍嚴肅地說:「我知道是和平鴿,搞宣傳是郭沫若他們的事,咱們軍隊是開打仗鋪子的,賣的是子彈頭!你們第16軍防守三八線中段,這裡是南北交通要衝,南插漢城,北通平壤,志願軍總部把你們安排在這個位置上,是對你們的信任。」


第二天,在十六軍政委陳雲開、47師師長鄭統一的陪同下,賀龍、康克清、陳沂和華東分團的50多名代表一起來到了47師141團駐守的上甘嶺陣地,另外還有專程前來解說上甘嶺戰役過程的第15軍45師師長崔建功和炮兵第7師師長顏伏,這兩個人都是上甘嶺戰役指揮中的關鍵角色。戰役雖已過去一年了,但陣地上仍然滿目瘡痍,半截殘樹耷拉著枯枝斜插在荒蕪的地面上,毫無生息;隨手抓起一把腳下鬆軟的泥土,裡面會有十幾塊炮彈、炸彈的碎片。上山的小路崎嶇不平,陳政委怕賀龍元帥年紀大受累,爬到半山腰時說:「在這裡看一看就可以了吧?」賀龍元帥風趣地說:「我是個老軍人,看到大山腳底板就癢,不上去咋行!」最終,大家都登上了小山頂,崔建功和顏伏分別從步兵和炮兵的角度詳細介紹了戰役的過程。


圖03:1953年10月,賀龍元帥率領的第三屆祖國人民慰問團來到第16軍防區內的上甘嶺陣地視察。後排左起第8人深色衣著站立者是賀龍。


第15軍45師是上甘嶺戰役的著名主角,這點大家都知道,但是,炮兵第7師也是參加上甘嶺戰役的關鍵部隊,這一點大家就不一定清楚了。炮兵第7師是直屬志願軍總部的預備炮兵部隊,並不隸屬於第15軍,顏伏率領炮兵第7師和其他炮兵部隊在上甘嶺戰役中發揮了決定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也許還有一點,大家更不知道:第16軍曾派出一個軍機關參謀隊,實地觀察學習並參與了上甘嶺戰役指揮工作的大部分過程(一個月時間)。


1952年10月初,上甘嶺戰役打響前,中央軍委已命令在中朝邊境集結待命的第16軍入朝參戰。其第一階段任務:加強朝鮮北部西海岸防禦,防範美軍在我戰線後背再次發起仁川登陸式的海空立體突襲作戰;其第二階段任務:視戰局發展,擇機挺進至「三八線」中段的平康、金化、鐵原這個戰略「三角地區」,承擔戰線正面防禦任務。第16軍受領任務後,軍首長決定:立即派出由軍炮兵司令傅學階率領的,由軍部機關作戰、偵察、通訊、炮兵、坦克、防化等相關指揮業務部門的參謀人員共十餘人組成戰地觀察學習團,提前入朝,熟悉戰場環境並觀摩、學習友軍的實戰指揮過程,為本軍入朝參戰積累司令部指揮經驗。此行重點是考察「戰略三角地區」。


圖04:第16軍炮兵參謀長黃致平(前左二)、炮兵參謀吳金昌(前左三)、炮兵司令傅學階(前左四)等與本軍炮兵骨幹集訓隊學員在朝鮮戰場上。


據參加此行的第16軍炮兵司令部參謀吳金昌回憶:他們入朝抵達「三角地區」時,我方這一戰線自西向東分別由第38軍、第24軍、第15軍這三個軍把守,他們正根據志願軍總部命令,準備參與我方全線發起的「秋季戰術反擊作戰」行動。其中,第38軍選擇的攻擊目標是:394.8高地和281.2高地;第24軍選擇的攻擊目標是:上佳山南無名高地;第15軍選擇的攻擊目標是:注字洞南山。


由於第38軍攻擊目標較大,敵守軍有一個營,我攻擊部隊的規模也大,所以第16軍觀學團決定先去參加第38軍的作戰行動。戰役開始後,第38軍進展並不順利,前期對敵陣地防禦結構了解掌握不深,部隊雖多次順利攻上敵軍陣地,但卻炸不開、轟不開敵坑道口封閉的重型大鐵門,無法進入敵坑道消滅裡面的敵人,而此時我軍停留在敵表面陣地上的部隊卻遭到敵軍反擊炮火的精準覆蓋打擊。如此反覆衝鋒數日,我軍傷亡慘重,最終只得含恨撤出戰鬥,使394.8高地(南韓稱白馬山)成為本次我方「秋季戰術反擊作戰」第二階段全線行動所選擇的23個攻擊目標中,唯一沒有攻克的目標。看完這一場戰役後,觀學團準備前往第24軍參加對敵上佳山南無名高地的攻擊行動,並未打算前往第15軍觀戰注字洞南山的行動,因為那裡雙方投入的兵力都不大,也沒有太大的動靜,趕不上就算了。但此時突然接到志願軍總部指示:立即趕往第15軍觀戰上甘嶺作戰。於是,觀學團連夜驅車50多公里,從葛田裡趕到了第15軍軍部駐地:道德洞。此時大約是10月25日,戰役已開始了12天,由開始的小敲小打逐漸演變成了大打、鏖戰的局面。軍部戰役指揮所裡面一片緊張忙碌,觀學團的十餘名參謀人員立即業務對口進入相關參謀部門,熟悉戰場情況,觀摩並協助作戰指揮工作。(注意:我軍內部相互觀摩學習時可不一定都是袖手旁觀式的,時有參與式的互幫互助。戰役指揮所事務繁雜,缺的就是參謀助手。)第15軍炮兵室主任靳鍾(此時尚未改編換裝,炮兵數量極少,軍部只設炮兵室。)專門接待了傅學階司令員和吳金昌參謀,徵求他們對炮兵觀學的意見,傅司令決定兩人分開,他自己帶著其他參謀人員留在軍部指揮所,讓炮兵參謀吳金昌去前方炮兵指揮所。當夜,吳金昌在第15軍一位炮兵參謀的陪同下,驅車20餘公里,來到了前方炮兵指揮所:德山峴。本次戰役的軍炮兵指揮所就設在炮兵第7師的師部里,由師長顏伏負責統一指揮炮兵第7師和第15軍炮兵及其他炮兵部隊。在上甘嶺戰役中,炮兵作戰發揮了巨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並創造了不少新的炮兵戰術、戰法。


一,「炮兵為坑道站崗」。戰役第二階段坑道防禦作戰開始,45師步兵被迫轉入坑道內。美軍在坑道上方圍攻我方坑道,槍炮封鎖、爆破、堵塞、挖掘、熏燒、投硫磺彈、施放毒氣,無惡不作。我方炮兵必須在遠處保證我山頂坑道內步兵的安全。為此,軍炮兵指揮所為每條坑道都安排了幾個炮兵連甚至炮兵營來「站崗」,平時根據每條坑道口的位置都精確測算出射擊諸元,編成不同的打擊目標代號,並分配給各個炮兵連、營,預先為不同的火炮裝定好射擊諸元,同時也開設了各條坑道內的觀察所,派出炮兵觀測員進入步兵坑道,現場監視敵情,一有情況立刻通過電話、報話機呼喚炮兵火力支援。在炮兵陣地一方,規定各個炮位必須24小時做到:「彈上膛,手拉弦。」一旦聽到坑道內步兵按編號呼喚炮火,相應編號的炮位立即拉繩開炮,幾秒鐘內第一波炮彈就呼嘯而至,精準覆蓋預定打擊目標,決不允許敵軍靠近我坑道口一步,確保了我各條坑道的安全。這個場景,在抗美援朝紅色經典電影中多有表現。這也是我坑道防禦戰能夠長期堅持下來的關鍵。


二,「大炮上刺刀」。金化南側有一座大橋,敵軍白天總是通過這裡向上甘嶺陣地運輸補給彈藥、物資和兵員,我軍遠程炮火的射程夠不到,敵軍後勤保障一直是日夜暢通無阻,十分坦然。軍炮兵指揮所決心打掉這座橋,於是炮兵第7師20團的一個連趁著夜暗,將4門152毫米重型加農榴彈炮推進至距大橋不足2千米的位置上,突然開火,摧毀了此橋。隨後炮20團如法炮製,於10月17日夜派出一個152加農榴彈炮連再次抵近射擊,急速發射176發炮彈,摧毀敵軍一個炮兵營陣地,損毀敵榴彈炮11門,汽車25輛,斃傷敵人100多名。在反擊597.9高地作戰時,敵人在山坳處修建的一個地堡整體是鋼殼的,受限於地形和地堡鋼殼,遠程炮火打擊無效。於是炮20團再次把一個連4門152加農榴彈炮推近至距地堡1千米處,曲射火炮改為直瞄射擊,轟翻了地堡,為步兵衝上敵軍陣地開闢了通路。


三,「炮火準備回馬槍」。在戰役第三階段,我軍開始收復597.9高地和537.7高地的表面陣地。10月30日22時,軍炮兵指揮所下令:炮火準備開始!於是炮兵陣地5分鐘火力急速射,頃刻間,數千發炮彈拉著呼哨聲越過頭頂,傾泄到敵軍陣地上,隨後步兵的重機槍也密集響起,我軍炮兵火力開始向敵陣後方延伸,我軍步兵衝鋒開始動作。敵軍以為我軍步兵衝鋒正式開始,紛紛從坑道、掩體裡湧出,搶占前沿戰壕射擊位。但沒想到,我步兵衝鋒動作突然暫停,而我炮兵火力卻瞬間回縮,再次覆蓋到敵前沿陣地上,打了一個回馬槍,軍炮兵指揮所為這一次回馬槍準備了1萬發炮彈。敵前沿陣地立刻火海一片,血肉橫飛,苦不堪言。第16軍炮兵參謀吳金昌回憶:「這是一次成功的假火力準備,當我們在軍炮兵指揮所里接到五聖山炮兵觀察所和前沿步兵指揮所的戰果報告後,立刻沸騰了,歡笑聲響成一片。」


在我軍「秋季戰術反擊作戰」和上甘嶺戰役期間,隨著志願軍成建制的專業炮兵部隊增加,大量使用並充分發揮炮兵作用成為戰鬥和戰役勝利的關鍵性保證。所以,上甘嶺戰役結束一個月後,1952年12月,我軍進行「秋季戰術反擊作戰」總結,毛主席分析朝鮮戰局時指出:「今年秋季作戰,我取得如此勝利,除由於官兵勇敢、工事堅固、指揮得當、供應不缺外,炮火的猛烈和射擊的準確實為致勝的要素。」


德山峴,原來是一個只有十多戶人家的小村莊。村南有一個300米的小高地,顏伏領導的軍炮兵指揮所就設在小高地背坡上,是一個40平方米見方的半開掘式掩體,三分之二在地下,開掘處是掩體的出入洞口,用沙袋、石塊封堵隱蔽,地堡前端是山體,只露出二個隱蔽好的瞭望孔。地堡與上甘嶺597.9和537.7兩個高地的直線距離約2千米,炮兵指揮鏡和炮隊鏡通過二個瞭望孔可以清晰看到上甘嶺二個主陣地的情況。第16軍炮兵參謀吳金昌在其回憶錄《親歷韓戰》中寫道:「指揮所內,一邊用繩子掛滿炮兵作戰的各種圖表,如我炮兵連級以上炮兵陣地、觀察所、指揮所的位置,炮兵火力分配圖,步兵坑道的位置和編號,以及當面敵人的兵力部署,敵人炮兵陣地、觀察所、指揮所的位置等;另一邊桌子上擺滿了電話和無線電報話機。指揮所的人員基本上由炮兵第7師首長和司令部機關、第15軍炮兵室的參謀人員組成。除首長外,所有參謀人員分成兩個班子,一班子負責作戰指揮,一個班子負責通訊保障。……作戰指揮班子負責上情下達,下情上報;通信保障班子負責有線電和無線電通信24小時暢通。……我被分配到作戰指揮組。……我還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利用戰鬥間隙,把每天戰況特別是炮兵作戰的經驗教訓記錄下來,帶回第16軍,這是臨來前首長專門布置的任務。……我有二本當時的戰地記錄和資料,至今仍然珍貴地保存著。」


圖05:1953年5月,第16軍炮兵參謀吳金昌在「三八線」前沿用炮隊鏡觀察美軍目標。


炮兵參謀吳金昌在這個指揮所里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開始只是值副班,後來獨立承擔了一個方向的有線電、無線電戰況情報聯絡工作,向下傳達首長指示,接收、記錄下級的情況並報告給相關領導。指揮所外炮彈聲、炸彈聲不絕於耳,指揮所內也常常是硝煙瀰漫,呼吸困難。值班時精神高度緊張,並不感覺餓,但總覺得渴,想喝水。值班參謀晝夜兩班倒,指揮所內地方狹小,除了有一張行軍床供首長臨時休息外,其他人困了就裹著軍大衣輪流捲曲靠在牆角打個盹。他一個多月沒有脫過衣服,沒有洗過臉、刷過牙。一個多月時間裡,吳金昌只外出過兩次,一次是去某前沿炮兵觀察所,一次是去某炮兵連陣地。軍炮兵指揮所隱蔽的比較好,相對安全一些,但也多次遭到敵軍炮彈、炸彈盲目攻擊,先後落彈10餘枚,所幸沒有造成傷亡。但我軍炮兵陣地時常遭到敵軍針對性的炮擊或轟炸,戰役期間,炮兵第7師傷亡近千人,被敵摧毀各式火炮36門。吳金昌外出察看的那個炮兵連陣地就是遭到敵軍炮火襲擊後,全連幾乎炮毀人亡。陸續參加上甘嶺戰役的其他炮兵部隊還有炮兵第2師、火箭炮209團、第60軍炮兵團、高炮601團、高炮610團等部隊。戰役第一階段,45師就是吃了沒有我方炮兵支援的虧,在美軍發起「攤牌作戰」的第一天就遭美軍炮火頻繁壓制性打擊,並且沒有我方炮兵反制掩護,在反覆爭奪二個高地時,連續傷亡數百人之多。因為當時第15軍參加我方「秋季戰術反擊行動」的攻擊目標是:注字洞南山,軍炮兵力量都調去支援進攻部隊44師那個方向了,45師這邊幾乎沒有炮兵力量。沒想到美軍預判準確,直接攻擊我防線薄弱之處。後來還是志願軍總部及時通知第15軍,立刻放棄原來擬定的:注字洞南山攻擊計劃,集中力量於上甘嶺防禦,第15軍這才把兵力部署和決心調整過來。


戰役進入第三階段,上甘嶺戰役的指揮機構逐步完善,最終格局是:在道德洞,設立由第15軍軍長秦基偉指揮的戰役指揮所,統一指揮戰役部署;在五聖山,設立由第12軍副軍長李德生指揮的戰役前方指揮所,負責前方戰役指揮;在德山峴,設立由炮兵第7師師長顏伏指揮的戰役炮兵指揮所,統一指揮全部炮兵力量。有一部抗美援朝的紅色經典電影《打擊侵略者》裡面有一個橋段:戰士丁大勇在敵前沿陣地潛伏時被敵炮彈打著的烈火所圍困,而此時他母親作為祖國慰問團的團員恰巧也在軍指揮所里,於是通過報話機鼓勵兒子一定要堅持住。其實,這個故事就真實發生在李德生的五聖山前方指揮所里。炮兵參謀吳金昌在回憶錄寫道:「在五聖山前方指揮所里,當時還有部分祖國慰問團的同志在觀戰,前指領導通過報話機告訴在二個高地坑道里堅守的第15軍45師幹部戰士:『祖國親人在五聖山看著你們,希望你們不要辜負祖國親人的希望,殺敵立功,報答祖國親人的關心與支持。』慰問團的同志也在無線電報話機里與戰士們通了話,相互鼓勵和慰問。」


11月5日,上甘嶺戰役進行到第23天,我「秋季戰術反擊行動」計劃第一階段任務結束。雖經多次補充,但45師幾乎傷亡殆盡,根據第三兵團首長指示,除炮兵、通信、後勤等人員外,45師全部從陣地上撤下來,此時,撤下來的官兵加在一起不足千人。11月6日,我「秋季戰術反擊行動」第二階段計劃開始,志願軍首長向中央軍委報告了:要堅決與敵人爭奪下去的決心。第二天,軍委復電同意,並指出:「此次五聖山附近的作戰,已發展成為戰役的規模,並已取得巨大的勝利,望你們鼓勵該軍,堅決作戰,為爭取全勝而奮鬥。」此時,第15軍29師和第12軍31師增援部隊已經就位,接替45師投入了上甘嶺戰鬥。第12軍同時安排34師的二個團作為戰役預備隊,隨時準備加入戰鬥。


在這一次增援的部隊裡,還有一支不為人們熟悉、幾乎被遺忘的重要力量:第16軍186師的1萬5千名官兵。是的,第16軍也直接派兵參加了上甘嶺戰役!


從解放軍整編後的番號排序上可以看出,186師是屬於華北軍區第62軍建制序列內的部隊。但是,1950年8月,186師在川西剿匪完成階段性任務時,接到西南軍區命令:出川入黔剿匪,由貴州軍區指揮。此時的貴州軍區由第二野戰軍5兵團兼任。時任186師政委的胡立聲在《回顧186師在貴州的剿匪鬥爭》一文中寫道:「……八月中旬,全師分別乘汽車向黔東南開進。……我和蒲大義師長等同志來到貴州軍區向尹先炳副司令員報到並匯報部隊情況。尹先炳同志熱情歡迎我們,他說:『楊勇司令員、蘇振華政委、潘焱參謀長叫我向你們轉達他們的問候。』……1951年2月26日,我186師勝利結束了在黔東南6個縣的剿匪和發動群眾的任務。……在這同時,接受了抗美援朝的新任務。1951年3月26日,全師幹部戰士在三穗召開了『出征誓師及賀功大會』,會上,貴州軍區領導王輝球等同志和我師功臣模範及連以上幹部合影留念。隨即,全師告別貴州各族父老鄉親,雄赳赳,氣昂昂,開赴抗美援朝戰場。」


圖06:胡立聲回憶文章:《回顧186師在貴州的剿匪鬥爭》。


於是,186師在貴州軍區暨5兵團的指揮體系內,在貴州進行8個月剿匪作戰後,又正式編入同在貴州剿匪的5兵團第16軍建制序列,替代仍在四川剿匪的第16軍48師,與46師、47師一起北上出征,參加抗美援朝。


186師隨第16軍開進至河北,進行了整編、換裝、集訓,期間也在第16軍的範圍內進行了師、團等各級幹部隊伍的調整、交流,如原186師政委胡立聲調任46師政委並代理師長,原第16軍幹部部部長戚先初調任186師政委,原46師138團團長於秀卿調任186師副參謀長等等。在河北整訓後,1951年9月,第16軍接到入朝增援朝鮮北部東海岸的命令,立即率46師、47師、186師迅速北上至吉林省柳河、輯安、通化一帶集結,並派出47師直接從輯安跨過鴨綠江,作為先頭部隊入朝,沒有停留。47師抵達朝鮮北部東海岸志願軍9兵團戰區後,不久第16軍首長也率軍前指和46師、186師的師、團兩級主要幹部親赴朝鮮戰區,熟悉戰場,勘察地形,並幫助47師選擇陣地、擬定防禦部署,還現場敲定了軍主力的入朝方案。


圖07:第16軍在河北整編時,新接收蘇械火炮、坦克,按照蘇軍編制組建了新的、成規模的炮兵、坦克兵部隊,並在蘇軍教練指導下於河北進行換裝集訓,讓步兵改行學會操控火炮、開動坦克。經過近一年時間訓練,新組建的部隊基本掌握了炮兵、坦克兵裝備的技術操作和該兵種的基本戰術、戰法。


據時任47師139團作訓股長夏振華講: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聽說第16軍上來增援了,十分高興,親自來47師視察。興高采烈地轉了一大圈,但沒有看到大炮和坦克,於是開口問道:「你們的大炮呢?你們的坦克呢?」當時志願軍高級領導都聽說第16軍是第一個蘇械重裝備合成軍,名聲在外。鄭師長解釋:第16軍所有的炮兵和坦克兵剛接到蘇聯裝備不久,還在河北集訓,學習使用新的裝備,各師都還沒有來得及完成換裝就入朝了。宋司令馬上拉下臉說:「沒有大炮,沒有坦克,你們來幹什麼?來遊行嗎!我這裡不缺步兵。」於是,乘興而來,掃興而歸。結果第16軍部隊後續入朝的行動也就停止了,1951年9月第16軍第一次全體入朝行動半途夭折,只進去了一個師。沒帶嫁妝就過門,獨自留下來的47師並不受待見,被安排去二線陣地為9兵團戰區打山洞、挖坑道,折騰了半年時間,直到1952年3月接到回國換裝蘇械裝備的通知後,立刻撂下洋鎬、鋼釺,拔腿就往國內跑。


圖08:時任47師139團作訓股長夏振華,正在講第16軍第一次入朝增援東海岸的情況。


在47師獨自留在朝鮮打山洞的這段日子裡,第16軍又受領了新的任務,回防遼東半島和鴨綠江口岸,防止敵軍襲擾我後方補給線。186師隨軍部和46師一起駐防遼東半島和鴨綠江口岸地區,期間參與並執行了軍部統一部署的海岸守備、海島反特和反美軍細菌戰等一系列任務。


由於蘇聯老大哥的武器裝備只能分期分批的運抵中國,所以第16軍也就按照毛主席在中南海對尹軍長、陳政委的當面指示那樣去做:來一批裝備就換裝一批部隊,滾動換裝。1952年5月蘇聯裝備陸續抵達遼東半島,照顧47師獨自在朝鮮打山洞委屈了,首先換裝,然後是46師、186師依次換裝。結果1952年10月下旬,上甘嶺戰役開始一周後,軍部接到命令:186師緊急增援上甘嶺戰役。


這次增援任務很特殊。由於原186師師長蒲大義正在南京軍事學院學習,所以由師政委戚先初率一個整師1萬5千人入朝增援上甘嶺戰役,並於11月9日陸續抵達上甘嶺,此時,戰役第三階段開始不久,部隊正在開展表面陣地反攻作戰。


第15軍接受增援的做法卻是:只要戰士,不要幹部,排長都不要。結果,186師將一部分戰士補入第12軍,一部分戰士補入第15軍29師,剩餘1萬名戰士全都補給了基本打光的第15軍45師,讓其滿血復活,去二線休整、編練。可以說,新復活的第15軍45師的血管里灌滿了第16軍的血液。新補充到第15軍29師和第12軍31師的第16軍戰士們,立刻加入到上甘嶺戰役第三階段的作戰行動中去了。也就是說,第16軍有近5千名戰士直接參加了第三階段上甘嶺戰役。另外,此時戰役並沒有結束,何時能勝利結束?滿血復活的45師還要不要再次上陣?都是未知數。


上甘嶺戰役,第16軍除了前期派出的十餘人觀學團自動轉為戰地參謀服務隊,直接加入戰役指揮輔助工作以外,還投入了一個整師的兵力,其中約有5千名戰士參加了第三階段戰役,但上甘嶺戰役卻沒能留下第16軍和186師的名號。186師政委戚先初曾經說過:「我的兵表現非常英勇,上陣地第二天就立功了。」從語氣中能看出其內心的自豪和一絲無奈。其實,戚先初與秦基偉、崔建功在紅軍時期就熟識,他曾對兒子說過:「如果見面,他們倆得請客。」留下了1萬5千名戰士後,186師政委戚先初帶上剩下的643名排以上幹部,離開上甘嶺回國。回到國內不久,186師的幹部隊伍即拆分、改編為101、102兩個國土防空高炮師的基本幹部隊伍。這個插曲也是許多冀魯豫八路軍、中野一縱、第16軍的後代們不清楚自己爹怎麼會跑到空軍高射炮兵部隊去的原因。1953年1月戚先初任國土防空高炮101師的政委,原186師參謀長李成春任國土防空高炮102師師長。


圖09:先後兩任186師政委胡立聲(右1961年少將)和戚先初(左1964年少將)。


有人擔心,第16軍186師抵達上甘嶺時,第15軍45師已經從陣地上撤下來休整了,還能否說第16軍派兵參加了上甘嶺戰役?能!上甘嶺戰役持續了43天,186師11月9日抵達戰場,時間剛過半,才打了23天,剩下的20天戰役仍在激烈、殘酷地進行著,186師戰士們的加入,使我軍一線有生力量得到充分加強,戰役指揮的信心和把握高漲。所以186師政委戚先初為自己戰士們上陣第二天即立功的出色表現而感到驕傲和自豪。隨便去問一問第15軍的戰士,包括炊事班的戰士,他參加上甘嶺戰役了嗎?答案是肯定的。戰役勝利的光榮屬於第15軍的全體官兵,也包括炊事員。因為這是一場戰役,而不是一場戰鬥,小山頂陣地同時站不下全軍5萬人,一場戰役就是一個大型系統工程,由主攻、助攻、阻擊、牽制、策應等諸多局部的作戰行動組成,需要前方、後方,不同單位、部門,不同類型、崗位的人員,在戰役指揮統一調度下共同完成任務。給軍首長做飯的炊事員算不算參戰?在山下包紮所里搶救傷員的女衛生員算不算參戰?任何一場戰役的紀念章都是要發給參戰部隊每一位成員的,只是在山頂陣地上拼搏殺敵立功的官兵們,還會比其他戰友們多一枚單獨立功的勳章而已。為減輕上甘嶺二個高地上我守軍的壓力,第15軍的其他部隊和友鄰部隊還在周邊地區對有威脅的美偽軍勢力開展了一系列的打擊、牽制行動。


186師離開第62軍,在貴州剿匪期間就在貴州軍區暨5兵團體系內呆了8個月,正式進入第16軍建制序列也有1年8個月的時間,兩段時間加在一起也有二年半之久。由於在上甘嶺戰役中把全師的戰士都補充給了第15軍和第12軍,只剩下排以上幹部隊伍的架子,回國後又很快被拆分、改編為二個國土防空高炮師,並全面補充了新的兵員,同時撤銷了原186師的番號,正是離家改嫁孩送人,改換門庭落他鄉,至今無人出頭再提此事。所以,186師在第16軍建制序列內參加上甘嶺戰役這件大事,泥牛入海,杳無音信。今天,此事必須公告天下:參加上甘嶺戰役的有第16軍的血脈!有光榮的186師!軍功章上有他們的血跡。


在抗美援朝期間,這種增援其他部隊的作法被通俗地叫做:「送兵」。抗美援朝開始後,初期入朝作戰的部隊傷亡很大,就地無法補充,而國內其他部隊一時沒有整體入朝作戰的任務,所以給朝鮮戰場補充兵員時,都只是補充基層連、排幹部和戰士,少有營以上建制部隊轉隸調動的。最大的一次送兵任務是1951年6月抗美援朝戰場上雙方首次宣布停戰的間隙,由中央軍委統一下達命令:正規野戰軍部隊以師為單位,一律抽調部隊建制連內的第二排,組成補充志願團,對口支援,並派得力幹部護送到朝鮮前線補充部隊。這個命令的用意是:防止原部隊挑肥揀瘦,截流老兵,防止被抽調的兵員鬧情緒,節外生枝,必須把抽調的兵員足額、安全地補充到前線部隊。


說到補充兵員,不止是上甘嶺戰役期間186師全體補充給第15軍,其實第15軍的血脈里一直流淌著第16軍的血液。因為,第15軍就是第16軍的對口「送兵」單位。根據中央軍委的「送兵」命令,1951年7月初,第16軍的46師、47師、186師分別抽調本師各建制連內的二排組建了3個補充志願團,共計5246人,並選派得力幹部「送兵」去朝鮮前線補入先期入朝的第15軍。具體「送兵」情況如下:


46師:抽調40個建制排另加一個營共計2046人,團長黃致平、政委李廉泉。

47師:抽調40個建制排共計1600人,團長朱敦法、政委齊承悅。

186師:抽調40個建制排共計1600人。


1952年11月,根據中央軍委命令,已完成全蘇械換裝的第16軍攜3個合成步兵師,齊裝滿員約5萬3千人,第二次入朝參戰。其中,186師調出後,原第11軍32師因完成了全蘇械換裝,於是在11月根據軍委命令轉隸第16軍建制序列,形成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第一個全蘇械重裝備合成軍。值得一提的是,第11軍32師也在1951年7月向第12軍「送兵」1800人。所以,第16軍建制序列內的先後4個師,在1951年大「送兵」過程中,向上甘嶺戰役參戰主要部隊第15軍、第12軍累計「送兵」7046人。也就是說,上甘嶺戰役前一年,第15軍、第12軍部隊就輸入了第16軍的血液,這7千多名補入的戰士和排長中,肯定有不少人直接參加了上甘嶺戰役的作戰行動,說不定在山頂坑道內啃壓縮餅乾的戰士中就有來自第16軍的戰士。


1952年11月,第16軍第二次入朝之前,補齊了各級幹部。當時主要部隊及領導的簡要名單如下:


軍機關

軍長 尹先炳,副軍長 楊俊生、王誠漢

政委 陳雲開

副軍長兼參謀長 楊俊生

政治部主任 范陽春

後勤部長 尹痴生

幹部部長 鍾學林

炮兵司令 傅學階

副參謀長兼坦克司令 安懷


32師

師長 賴光勛,副師長 塗學忠

政委 田維新

參謀長 陳勁軍

政治部主任 張瑞厚


46師

師長 蒲大義,副師長 曾長柏

政委 胡立聲

副師長兼參謀長 高漲

政治部主任 馬希聖


47師

師長 鄭統一,副師長 徐仲禹

政委 郭強

參謀長 郭海波

政治部主任 賈魯峰


一個很有意思的事件是:在第16軍第二次入朝參戰前的一個多月,第16軍在志願軍「秋季戰術反擊作戰」中,成為第38軍在394.8高地(南韓稱白馬山)和第15軍在上甘嶺兩場重要戰役的現場觀察員。上甘嶺戰役結束後,傅學階司令員率領的第16軍觀學團沒有留下來參加第15軍的上甘嶺戰役總結,而是直接回國了。因為第16軍馬上就要入朝參戰,還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試想,如果第15軍要頒發上甘嶺戰役紀念章的話,那觀學團的十幾名參加戰役指揮工作的第16軍參謀們理應每人獲得一枚。


朝鮮停戰後,「三八線」上的第16軍仍高度備戰,加固坑道、屯積糧彈、改良陣地、優化部署,以應對美軍隨時撕毀停戰協議再度挑起戰爭的可能,同時也擔負起防區內軍事分界線的警戒任務,抽調官兵組建了非軍事區民警分隊,在非軍事區反間防特、處理糾紛。第16軍還派出相關幹部參加了板門店談判我方代表團,長期參與停戰以後的停戰談判工作。「三八線」上的軍事對峙強度後來逐漸下降,美國佬的確不想打了。於是,許多停戰前後出生的第16軍的兒童,隨母親一起來到了朝鮮戰場探望父親,他們人生第一次來到了朝鮮。


圖10:1954年初,47師炮兵團政委齊承悅(左3)、其子齊小義(左4)隨母親喻靜(左5)一起來到朝鮮戰場探望父親。左1是炮兵團團長劉毓滿夫人張英,左2是劉毓滿之女劉淼。47師炮兵團團長劉毓滿於1953年7月犧牲在朝鮮戰場上。


1958年2月,中朝兩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1958年底以前,中國人民志願軍將分批全部撤出朝鮮。3月,朝鮮政府金日成首相在志願軍司令員楊勇、政委王平的陪同下,專程來到第16軍駐地,看望、慰問並送別即將撤離的中國人民志願軍。


圖11: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6軍向朝鮮人民軍第5軍團移交防區簽字儀式。從左至右:中間站立讀文件者為第16軍軍長潘焱少將、軍政委戴潤生少將、人民軍第5軍團軍長金宇少將、軍團政委某某少將。


根據志願軍總部先撤一線部隊,再撤二線部隊,最後撤總部的階梯逐次撤軍方案,4月,駐守「三八線」5年的第16軍部隊參加了第一批撤軍行動。第16軍的防線移交給朝鮮人民軍第五軍團。中國人民志願軍開始向朝鮮的山山水水告別,向朝鮮人民告別,向永遠長眠在朝鮮土地上的那些志願軍烈士們告別。


圖12:撤軍時駐守上甘嶺地區的47師140團政委楊唯青帶領全團官兵1千5百多人來到上甘嶺陣地,列隊向英雄的陣地宣誓告別。47師141團、139團、140團這三個步兵團依次駐守過上甘嶺陣地。


第16軍炮兵參謀吳金昌也來到黃繼光烈士墓前告別,並親自拍攝了珍貴的照片。他說:在自己參加上甘嶺戰役的一個多月時間裡,每天都在軍炮兵指揮所里通過炮隊鏡長時間、詳細觀察2千米遠的上甘嶺二個陣地,但一直到停戰後,才有二次機會親自爬上山頂。一次是為賀龍元帥率領的第三屆祖國人民慰問團參觀上甘嶺陣地擔任嚮導和警衛工作,另一次就是從朝鮮撤軍時親自向黃繼光烈士告別。


圖13:第16軍炮兵參謀吳金昌臨別朝鮮時,前往上甘嶺陣地拍攝的黃繼光烈士墓和犧牲地紀念石刻。


向參加上甘嶺戰役的第16軍參謀們致敬!

向參加上甘嶺戰役的186師戰士們致敬!

向全體被「送兵」給第15軍、第12軍的第16軍官兵們致敬!

向駐守「三八線」和上甘嶺陣地5年的第16軍致敬!

向光榮的中國人民志願軍致敬!


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勝利萬歲!


圖14:第16軍部隊離開自建的營區「上甘嶺新村」,朝鮮人民軍歡送並進駐。


(完)


後續文章一:《第16軍在東西海岸》

後續文章二:《第16軍在三八線上》

後續文章三:《第16軍出征與凱旋》

……

關鍵字:

每個不認識的人都以為我才二十幾左右

2021-11-09T03:42:05.456009+00:00

因為我有這個『不老女神的秘密』

本人剛過40歲生日了
每個不認識的人都以為我才二十幾左右
其實上我已經是二個孩子的媽了
大的已經快12歲了XD

因為我有這個『不老女神的秘密』
由內而外的吃出少女肌❤️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5717

 

【蜂后逆齡素】女王蜂王乳X 蜂子粉
補足女性身體所需的激素
✓調理生理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 美白肌膚
✓平衡分泌系統 提升睡眠品質
✓激發女人香 提升自信

商品資訊

 

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熟齡警訊  生理不適、膚況差、發胖 

當美麗關鍵「雌激素」快速衰減

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 臨床見證!90%女性重拾年輕體態!

 濃縮蜂王漿500的雌激素 

調理生理機能|綜合女性營養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活化美白肌膚 恢復少女氣色

維持青春曲線|平衡分泌系統 睡眠品質提升

激發費洛蒙香|內而外女人味 重燃親密激情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