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例冷凍人,得了癌症被丈夫凍在-196°鐵罐,計劃30年後復活

2021-11-30T00:17:23+00:00

漢武帝用銅修治巨大「承露盤」,接收露水與玉屑共服,以此延長壽命。他們窮盡一生都沒能做到的事,如今在中國卻有了實例。

古有秦始皇,千古一帝大肆徵集江湖術士為其煉製長生不老藥。漢武帝用銅修治巨大「承露盤」,接收露水與玉屑共服,以此延長壽命。

古代帝王,為了永生可謂是費盡了心思。

他們窮盡一生都沒能做到的事,如今在中國卻有了實例。

2017年5月,49歲的展文蓮因患有肺癌去世,發現時已經到了晚期。她和丈夫自幼青梅竹馬,婚後幾十年,也一直恩愛如初。

丈夫桂軍民不舍與妻子陰陽兩隔,同意了人體冷凍機構的方案,利用冷凍技術將妻子遺體浸入到一個裝滿液氮的罐子中,溫度保持在-196℃左右。這也是目前國內首例接受人體全身冷凍術的案例。

丈夫盼望著30年後,妻子能夠死而復生,他能與她再續前緣。

1、懷念幸福的過往

冷凍這件事,讓丈夫桂軍民活著有了奔頭。他還是照常每周一,都會來到裝著妻子的鐵罐子面前。有時,他只循環播放那首妻子最愛聽的歌《我只在乎你》,一句話不說,就這樣默默地呆一個下午。

有時候會跟妻子嘮叨最近的生活近況,又會回憶起兩人幸福的從前。他還記得以前妻子總愛帶上大包小包的衣服裙子,出門旅行拍照。而他呢?沒事只喜歡在家搗鼓毛筆字,寫寫畫畫。

妻子就埋怨他,不同意他一路。別的好友都有丈夫拍照,就她沒有。為了討妻子歡心,在她生日那天送了一台單眼相機。

不過妻子仍然打趣,還給出了像模像樣的理由。「相機沒法拍自己,你應該學會了拍我!」以前妻子在的時候,他沒學好攝影,給妻子拍十張照片也選不出一張好看的照片。

現在他的攝影技術可牛了,大家都誇他再練習一段時間就可以進攝影協會了。

桂軍民擺出一副略顯自豪的樣子,似乎妻子就在跟前,他幻想著有一天妻子醒來,他一定要帶她去好多好多地方,將以前沒能給她拍的照片全部都補上。

「有生之年,也許還能見到。哪怕只能陪她一天,我也知足了。」他堅信妻子是以另外一種方式活著,會在三五十年之內有望甦醒。

2019年清明節,桂軍民以兒子的名義立了一個雙穴墓。一邊是妻子展文蓮的名字,一邊是自己的名字。以此表明會守著妻子一輩子的決心。

他每年都會去掃墓,會帶上一束鮮花放在墓碑前,但他從來不燒紙錢。他總覺得妻子還沒死,燒那些不吉利。

2、與妻子的回憶

他和妻子都是同齡,妻子比他大幾個月。他們還常在一起調侃,「多時髦呀,那時候就率先興起姐弟戀了呢!」

雙方父母都是援疆幹部,在一個地方工作。所以他們倆打小就認識,小時候的展文蓮總是扎兩個沖天辮兒,在院子裡和一群孩子追逐打鬧,一跑起來,那兩個小辮就在頭上一搖一搖的。

而他呢,總是在一旁的大樹下坐在小馬紮上看圖畫書,眼睛看得累了,就抬頭看看他們。

後來兩人初中被分在了一個班,展文蓮性格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大大咧咧,人長得漂亮,在班裡人緣也好。男同學女同學都喜歡她。

而桂軍民呢?因為家境貧寒,所以性格自卑內向,在班裡從來都是獨來獨往。午飯時間,別人都是在食堂里打魚打肉,他只能默默拿出裝在玻璃罐子裡的冷鹹菜,就著食堂蒸的白米飯吃。

一次,展文蓮端著飯盒瞧見了在一旁低頭吃飯的桂軍民,就自然地坐在了他旁邊。不等反應就把飯盒裡的魚肉往他碗裡夾,還一邊振振有詞,「我最近天天減肥,還是胖,真是,不吃肉了,不然胖成豬,你反正一直瘦不拉幾的,都給你......」

發展到後來,經常偷偷給桂軍明塞飯票。

漸漸地,少男少女暗生情緒。

幾年後,展文蓮由於父母工作調動,將她帶回了山東老家,他職業中學沒畢業,就去了本地的印刷廠工作。而桂軍民呢考上高中則去了上海上大學。

兩人分隔兩地,再加上各自的發展前景不同,如果是其他人,大概率早就分道揚鑣了吧。但他們一直保持著書信來往,在信中訴說著對彼此的思念。

一路從青春年少走到宜婚宜嫁的年紀。他們相約等到桂軍明大學畢業就結婚。

展文蓮18歲那一年,意外發生了,父母因為車禍去世,留下4個孩子撒手人寰。展文蓮作為長姐,不得不承擔養育弟弟妹妹的責任。

展文蓮在印刷廠工作,一個月也只有幾十塊錢的工資,幾個沒了爹媽的孩子孤苦無依,一分錢能掰成兩份花。

她覺得悲苦,常常在深夜裡抹淚。

在遠方的桂軍民得知了這一切,立馬請了幾天假買了火車票,輾轉兩天兩夜來到了展文蓮的身邊。他告訴展文蓮,就算天下來有他頂著。等他畢業了,就結婚。會幫助她一起照顧弟弟妹妹。

1990年,桂軍民從上海大學畢業,他放棄了學校分配的工作。毅然從大城市奔赴到展文蓮所在的山東小縣城,在那裡安家落戶。

最初,一家人加上弟弟妹妹擠在一室一廳的小房間。他們和妹妹睡在裡面的臥室,中間用帘子隔開,弟弟則睡在外面客廳的沙發。

若是誰晚上睡覺打呼嚕,一屋子的聲響。

桂軍民的同學都說他為了愛情前程都不要了,傻透了。他卻覺得為了愛的人吃點苦沒什麼,只要兩人齊心協力,日子總歸是越過越好的。

在丈夫的鼓勵下,展文蓮參加了成人高考,上了大學。2000年,被調任到銀行工作。不久後,桂軍民也調到了濟南體校任職,成為了一名足球老師。

妻子是個善良的人,空閒時間會經常去養老院看望老人,去福利院看望孤兒,這也是他最欣賞妻子的地方。

兩人恩愛幾十年,誰也沒想過離開誰。

3、突如其來的噩運

一直到2015年,47歲的展文蓮陪著妹妹去醫院體檢,自己也順便就檢查了。沒想到妹妹沒有什麼問題,自己卻被查出了肺癌,而且是晚期。

當從醫生口中第一次聽到「明天開始化療」時,展文蓮仍覺得恍惚。

她很注重養生,平時也經常鍛鍊,爬山比年輕人都厲害,連感冒都很少。這怎麼可能?

丈夫又帶著她輾轉多家醫院,各種托關係找到當地最好的醫生,得到的結果都無一例外,肺癌晚期,不出意外的話,最多只能活半年。

桂軍民幾近崩潰,他不明白,妻子一直心存善念,好不容易等到兩人都快要退休,可以好好享受晚年時光。為何要遭受如此厄運。

他整日神經緊繃,卻也不敢在妻子面前過多表現悲傷,怕妻子多想,只能整日變著法子逗妻子開心。

第一次妻子在醫院化療結束時,頭髮就大把大把的掉,尤其是每次洗頭,一抓就是滿滿的一手頭髮,索性就去剃了個光頭。

起初,妻子還很樂觀,還反過來安慰他,「剃個光頭洗頭髮方便多了呢。」

隨著化療次數增多,藥物作用疊加,疼痛感一次比一次強烈。化療帶來的噁心、嘔吐、骨頭疼,一起交織疊加,讓妻子不堪重負。4次化療後,妻子從一開始的雄心壯志、毫不畏懼。到後來看到醫生進病房,手就害怕得開始抖。

妻子說什麼也不想再繼續化療了,桂君民心疼妻子,就同意暫停治療,辦理了出院手續。

出院後妻子的精神頭仿佛又回到了從前。還是經常會去爬山,旅遊。不過桂軍名都會陪伴在左右。

在2016年12月22日,噩運又一次襲來。

展文蓮的病情突然惡化,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

去醫院的時候還能走路,剛做完檢查,就已經不能走了。醫生對桂君民說,「有時間多陪陪她吧。」

意外之意就是妻子所剩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沒過幾天,妻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說不了幾句話就要喘上一陣子。大部分時間都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伴著疼痛昏昏欲睡。

看著妻子面容枯槁的樣子,桂軍民悲從中來,看著看著就開始抹眼睛。

絕望之下,為減少她的痛苦,2017年1月,將妻子轉入齊魯醫院的臨終關懷病房,準備在這裡陪伴妻子走完人生中的最後一程。

4、放手一搏,用冷凍技術讓妻子「復活」

「其實除了土葬、火葬外,生命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人體冷凍技術。」3月初的一天,桂軍民在醫生辦公室和科室主任聊天,對方隨意的一句話卻引起了桂軍民的興趣。

關於人體冷凍技術,桂軍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在人去世5-8分鐘內,將遺體放到零下196度的液氮罐進行冷凍,等到未來技術足夠先進時再將其復活。

但是目前為止,並沒有復活的先例。

科室主任告訴他,世界上第一例人體冷凍是在1967年。一位美國教授將自己冷凍起來,期待幾十年後能利用技術甦醒,但至今也沒能復活。

發生在最近的事情是在2015年,61歲重慶女作家杜虹因患胰腺癌逝世,她也曾是《三體》編審之一,花費70多萬人民幣,利用低溫冷凍技術將頭部冷凍保存,希望在50年後「復活」。

而山東銀豐生命科學院離家僅半小時車程,若是感興趣可以去看看。

當天,從辦公室出來,桂軍民便驅車前往銀豐生命科學院。在那裡他見到了相關的專家,聊技術、流程風險,前前後後跑了幾十趟,才下了決心。「嘗試一下,至少還有機會。總比一把火燒了好。」

他握著病床上妻子的手,把事情的原委都全部講給妻子聽。

此時的展文蓮已無法說出完整的話,甚至連睜開眼睛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但她的意識仍然清醒,能輕輕的點頭或搖頭表達意願。第一次跟妻子說,妻子沒給出反應。他就湊近妻子的耳邊,告訴她,「這次你病得很重,我給你找了個地方,你先去睡一覺,到時候我來叫你的時候,你可別不理我。」

妻子這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妻子答應了,但費用又是個大問題。全身冷凍得上百萬的價格,每年補充液氮也需要5萬費用。

好在作為國內首例人體冷凍志願者,後來「銀豐」跟集團申請免掉了相關費用,簽訂了相關協議。

2017年5月8日凌晨,醫生宣布臨床死亡,也就是指一個人的心跳、呼吸都停止了,但是腦電波和整個身體機能仍然處於活躍狀態。

在醫生的操作下,妻子展文蓮完成了55個小時的程序降溫,很快就被轉移到液氮罐進行長期冷凍了。

在那裡,他隔著玻璃見到了妻子的最後一面,「她和在醫院的時候一模一樣,還消腫了一些,臉稍微小了點。我也鬆了一口氣,挺好。」

妻子剛被冷凍起來的那會兒,桂軍民隔三差五就會對著冰冷的液氮罐,訴說思念。再後來去的次數就少了。

他還是會給妻子的手機號碼充話費,時常會登錄妻子的社交帳號,家裡的樣子也是保持著妻子在世的樣子。

他也申請成為「人體冷凍」的會員了,有朝一日如果自己沒能等到妻子醒來就去世了,也要把自己凍起來,和妻子團聚。

在他的心裡,妻子只是睡著了,並沒有去往另一個世界。

5、四年過後有了新女友

可惜,人總是現實的。

四年過去了,他還在等待著妻子醒過來。親戚們見他孤苦無依一個人,給他介紹了不少女友。

他也提了兩個要求,比自己小几歲,這樣以後老了能照顧他。並且能理解他心底始終留給妻子的位置。

沒過多久,他也相中了一個,現在已經是他的女友。

桂軍民說,現在的伴侶只是大夥過日子,畢竟年老了總得有個伴,有個照應。不會和她結婚。她也知道自己和妻子的過去,她也很理解。

有時候有些鄰居會故意問他,將來如果展文蓮真醒過來了,他會怎麼辦?到底要誰?

桂軍民也不避諱,「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以後吧!」

目前為止,世界上冷凍人的數量已接近500人。

而我國已經有10位冷凍人,有著名的企業家,也有年僅13歲的小孩。

只有兩位是自主參與的,大部分是來自家屬的決定。

中國有很多獨生子女,或者失獨家庭。

無論是因為疾病還是意外,失去任何一個人,對整個家庭都是莫大的傷害。通過人體冷凍的形式,於家屬而言,在某種意義上保留了家庭的完整,但更多的是一種心理寄託。

也有人說是一種自我欺騙的執念。

冷凍人再次醒過來,記憶還在不在?如果有一天真的被復活,原有的家人不在了,他們又該如何面對嶄新陌生的世界?

關鍵字:

臉不是有洗就好嗎,用哪隻洗面乳都一樣吧🤔

2021-11-15T07:12:52.204026+00:00

至少在靠它把豆花洗少之前,我是這麼覺得的!...

這是最近一隻很紅的洗面乳,光看外盒我就想買了,我就是會從包裝挑東西的人 😹

還好毛孔是真的清乾淨,加了34%胺基酸的保濕度也很舒服

 

 

我習慣先「用溫水沖臉,幫助毛孔打開」會洗得更乾淨!

它也算我用過數一數二好沖洗的,不用擔心用完還滑滑的像殘留 🤔

 

「最油的鼻翼,我會讓泡泡停留多作用一下」之前去清粉刺才被美容師唸爆!

為何油質積了一堆在那,所以習慣加強局部,該搓的就搓幾下,不放過任何一角

 

✅ 也推薦輕輕敷在臉上,讓泡沫的成分清潔附在毛孔的髒東西和殘妝,不會過度清潔。

我一摸臉還是感覺非常保濕,不會太繃 😇

 

我最近臉過敏,長很多粉刺QQ 但這家的是溫和不刺激,混合肌的我已證實!

另外想誇獎它的香味很自然 💜 起床或下班回家洗完臉,心情就會很好

 

最後小提醒,沒事別讓男友用,我家那隻一用整個刁住!

現在還會跟我搶,傻爆眼… 連男生都這麼愛是怎樣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8
 


商品資訊

第一支專洗毛孔的洗面乳

MAGICOM 34%胺基酸洗面乳》

市售最高日本34%胺基酸x專利補水嫩白因子x尿囊素萃取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