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鞍鋼人,讓寒冬有暖意

2022-01-15T11:20:27+00:00

大東北的冬天那叫一個滴水成冰不把自己捂嚴實了都不敢出門但再冷的天兒也凍不住咱鞍鋼人如火的工作熱情——「不能因為天冷耽誤生產」「咬咬牙就堅持下來了」「使命記在心,冰山雪海又何足懼」……一句句掏心窩子的話語一次次嚴寒中的堅守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情景讓這個寒冬有了暖意讓鞍鋼的大生產更加火熱

大東北的冬天

那叫一個滴水成冰

不把自己捂嚴實了

都不敢出門

但再冷的天兒也凍不住

咱鞍鋼人如火的工作熱情——

「不能因為天冷耽誤生產」

「咬咬牙就堅持下來了」

「使命記在心,冰山雪海又何足懼」

……

一句句掏心窩子的話語

一次次嚴寒中的堅守

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情景

讓這個寒冬有了暖意

讓鞍鋼的大生產更加火熱

「不能因為天冷耽誤生產」

「咔嚓、咔嚓……」臘月初八,朝陽鋼鐵的西大門,鞍鋼汽運公司朝陽分公司裝卸班班長曹秀雲帶領班組成員正在對一輛重型牽引半掛車上殘留的礦粉進行清理。

零下20多攝氏度的天氣里,礦粉與蒸氣凝結而成的冰足足有十幾厘米厚,牢固地凝結在半掛車的車廂里,曹秀雲拿著鐵鍬用盡全身力氣,向那些黑中帶著光亮的「對手」發起進攻。鐵鍬與車底不斷地碰撞,給這個寒冷的冬日又增添了幾分寒意。

朝陽位於遼寧西部,寬闊空曠,冬季尤為寒冷。從早上6點接班,曹秀雲和工友們已經幹了幾個小時,臉被凍得通紅,眼睛和睫毛上都結了白霜,手腳也被凍得有些不聽使喚。作為朝陽鋼鐵保產保供鏈條上的一員,曹秀雲已經在裝卸工崗位上幹了8年,冷與暖對於他來說更多意味著「今天的活兒好不好干。」「天氣暖和的時候,一輛車開過來,俺們十幾分鐘就清理完了,可是天冷就不好說了,車底上有冰、車廂上有冰,可得忙活一陣子呢。這些原料得及時送到高爐下,不能因為天氣寒冷,耽誤了廠里的生產……」

目前,承擔朝陽鋼鐵原料運輸的車輛有29台,每天這些車輛從錦州港或葫蘆島港往朝陽鋼鐵運輸礦粉或煤炭,然後再將熱軋卷板從朝陽鋼鐵運輸到相應港口。曹秀雲所在的裝卸班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礦粉和煤炭卸下來,再按照要求把熱軋卷板的架子擺放到車上。

說話間,又一輛重型牽引半掛車駛入料場,只見曹秀雲帶領班組成員快步走到車邊,準備用工具先把車廂板放下來。天寒地凍,即使是這樣簡單的操作也難以實現,車廂板與礦粉死死地凍在一起,根本無法放下來。曹秀雲只能用隨手攜帶的錘子對著厚厚的冰柱錘打,待冰柱逐漸散開後,才能把車廂板放下,等到設備把一車的礦粉卸下來後,曹秀雲和工友們爬上車,開始進行車底清理。

站在車輛上的曹秀雲雖然穿著棉衣、棉褲,戴著棉帽子,被寒風一吹仍然感覺到透心涼,他拿著鍬,站在原地狠狠地跺著腳,再用力地活動活動手指,使僵硬的四肢恢復知覺,以便以最快速度投入工作。

嚴寒中,曹秀雲他們與裝卸貨物的「作戰」還在繼續,這幅冬季保產的最美畫面是鞍鋼人無私奉獻的動人寫照。

「再冷再累也不退縮」

寒冬清晨,萬里無雲。汽車沿著公路緩慢行駛至本鋼礦業南芬露天礦山腳下,本鋼板材能源管控中心南芬供電作業區電力維修外線班班長田憲輝和工友們陸續下車,朝著雪山上的電塔走去。

藍色的厚棉服,黑色的棉皮帽,腳下是厚底黑色棉皮鞋,腰間盤著紅色安全繩……全副武裝的外線班職工看上去有些臃腫,但伴隨著腳下富有韻律的雪地嘎吱聲,他們的腳步卻很是敏捷。

本鋼板材能源管控中心南芬供電作業區電力維修外線班的主要工作是戶外露天作業,職工一年中有200多天與線路同行、與鐵塔為伴。夏季多炎熱暴曬,冬季雪後更是要克服山高、林密、跳石、雪坑等不利因素,頂風雪、冒嚴寒、攀高塔,工作環境十分艱苦。

「我們班現有職工5人,主要承擔著南芬礦區內127級鐵塔、220餘根水泥電桿架空線路巡視、檢修工作。線路全長200餘公里,共有30多條輸電線路。今天的主要工作是對南芬露天礦主供線路採石線進行重點巡檢,確保礦區生產安全用電。」田憲輝說。

雪後山路難走,職工們需要雙手攀爬著上山。在徒步攀爬了半個小時後,他們終於來到今天的目的地。首先是對電桿檢查,系腰繩、扎腰扣、綁腳扣,對于田憲輝來說,20多年的工作經驗,安全習慣已經融入他的血液。繩索緊緊地扣在腰間,兩個30厘米長的腳扣卡在電線桿上,當他到達一定高度後,拿出隨身攜帶的驗電筆開始測電。

電塔高37米,在做好安全準備後,田憲輝一級一級慢慢爬上電塔,從導線、地線、金具、絕緣子到塔身等都要一一檢查並做好記錄。在檢查過程中,田憲輝發現塔身處一鳥巢,為避免鳥巢和飛鳥對電力系統的影響,他小心翼翼拆除鳥巢,並將其安穩地放在附近的樹上,隨後和工友們向下一個電桿走去。

「在外線檢修中我們會遇到寒冷、溝壑、雪坑等很多困難,但大家從不退縮。我們的工作為礦山轉供電提供了有力保障,這是我們工作的意義,再冷再累也不怕。」田憲輝說。

「既然咱幹了,就克服困難把活干好」

1月10日,臘月初八,天空飄著雪花,這是今年最冷的一天。上午10點多,鮁魚圈港口運煤點船靠岸,鞍鋼股份鮁魚圈分公司質檢計量中心採制樣崗位劉雲鵬和金先鎖一個手拿鐵鍬和鎬,一個手拿取樣袋,直奔取樣煤堆。寒冷的空氣碰上刺骨的海風,即使穿著再厚的棉衣、戴著再厚的帽子,被海風一吹也是透心涼。

從幾萬噸、上百米長的原料煤堆頭部開始,劉雲鵬和金先鎖先用鍬試了一下煤堆的硬度。由於氣溫低,料堆表面已經凍住,他們用鎬把表面部分凍層鑿破,再用鐵鍬把表層風吹乾的部分料鏟掉,直到剷出合格的料,裝進取樣袋中。

為保障取樣的代表性和樣品檢驗數據的精確性,每一批物料,都要按照標準選取超過60份樣,重複取樣操作超過60多次,取樣量超過60千克。1個多小時過去了,劉雲鵬和金先鎖的雙手早已被凍得僵直,內衣被汗濕透又被吹乾,戴著口罩的臉上也滿是風吹起的煤灰。

「雖然現在咱採制樣崗位的工作環境挺艱苦,但哪個崗位都需要有人去干,既然咱幹了,就要克服困難把活干好。」劉雲鵬和金先鎖跺跺快要凍僵的腳,話語裡沒有半點牢騷。

採制樣崗位,雖然工作內容單一,但工作責任重大。他們主要負責該分公司外購煤、焦炭、礦石、合金、熔劑輔料等幾大類物料的取、制樣工作,每日取樣超過50批次,奔波在營口港海運料場、范屯火運料場、原料廠、合金庫等區域,每批物料的取樣位置、取樣標準都有明確要求,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影響數據的代表性,給企業帶來巨大經濟損失。他們是維護企業利益、保障物料檢驗數據真實準確的第一道關口。

採制樣崗位職工工作環境艱苦,經常需要爬上兩米多的火車皮上取樣,有時候還要半夜到火運料場取煤料、礦料。進入冬季以來,隨著氣溫持續下降,嚴寒天氣對他們來說,更是一道巨大考驗。他們在海港冬日凜冽的寒風中始終堅守,在平凡的崗位上默默奉獻,正是他們堅持原則、精益求精,才保障了物料檢驗數據的真實準確,保證了企業各條產線的穩定順行。

「工作幹起來,身體就暖了」

迎著凜冽刺骨的寒風,冒著漫天飛舞的雪花,騎乘在冰冷的車梆上,指揮著幾十台動力機車奔馳在本鋼各條鐵路運輸線上,這是本鋼板材鐵運公司原料站調車長高月峰冬季工作的真實寫照。

「我們原料站共有100多名調車員,每天的主要工作是指揮著滿載高爐原燃材料的機車,倒調鋼渣罐,在南口專用線和團山翻渣線之間來回穿梭,保證鐵鋼的生產穩產順行。」高月峰說。

由於調車工作的特殊性,調車員需露天戶外作業,夏季車上、車下操作還算得心應手,但冬天的風雪嚴寒是他們面臨著最嚴峻的挑戰。冬季長時間戶外作業,高月峰總是頭戴棉帽,身著棉襖、棉褲,最外層裹著一層皮大衣,雖是雙層保暖棉衣,但行走在寒風暴雪中,仍禁不住打寒戰。每當這時,他總是用最快速度投入工作,靈活地上車、下車,用他的話來說:「工作幹起來,身體就暖了」。

冬季寒冷多雪,瀰漫在廠區裡的雪花在寒風的肆虐下橫衝直撞,直往露天作業的調車人員的眼睛、脖子裡扎。但在空曠車場上檢查、連掛、摘解倒調作業的高月峰和工友們卻仿佛感覺不到寒意,全情投入到工作中,他們的領口、袖口即使在下雪天也會散發出陣陣熱氣。騎乘在4米多高的鐵質車梆上,高月峰凝視著前方,恰似火車司機的眼睛,指揮著推進列車的運行,為運輸保產安全順行堅守崗位。

作為調車長,高月峰總是有困難第一個上,有工作帶頭搶著干。冬季外進原燃料必須先進解凍庫解凍後才能翻卸,翻卸完的車輛還需要轉移到專用停留線上清底後,才可以掛走裝車或空排,這一干就是兩三個小時。每當這時,高月峰和工友們雖然臉被風吹得刺疼、手腳凍得通紅也全然不顧,依舊車上、車下地按標準操作著。

從南口車場到團山子翻渣線,寒風中到處都能看到運行中的作業機車,像高月峰這樣露天指揮機車作業的調車員們,在嚴寒低溫下,堅守本崗、精心操作,為鞍鋼生產經營的穩定順行執著奮鬥著。

「不畏嚴寒保生產」

臘七臘八,凍掉下巴。

1月10日農曆臘月初八一大早,楊宏林就出了門,他繫緊了黑色棉安全帽,騎上他的「二八大架」,直奔單位。半個多小時後,楊宏林到達作業區,再花半個小時乘通勤車才能到達位於遼陽縣境內的生產崗位——鞍鋼礦業齊大山鐵礦北破作業區排岩場。這樣的路程,楊宏林堅持了14年,無論酷暑還是嚴寒。

「這裡的溫度要比其他地方低個5、6度。」楊宏林告訴記者,他操作的排土機位於岩場最北端,海拔200多米,位置很偏遠,道路更是異常難走。

排岩場四周空曠靜寂,寒風不停地掠過近20米高的排土機,排料平台在風中微微顫動。楊宏林和他的工友單慶林、付立君要一步步攀上排土機頂,開始一天的忙碌。

進入冬季以後,天氣寒冷,生產時,岩石物料掛在皮帶工作面,造成皮帶跑偏,必須及時處理,以免造成物料跑碴。楊宏林和工友常常要冒著嚴寒對皮帶進調整,一干就是一個多小時。

「冬天給設備各部位注潤滑油,是很遭罪的事兒。」由於氣溫過低,潤滑油不容易添加,而且各處注油點離得很遠,60多米長的注油管要從排土機上拉下來,上上下下非常費勁,「我們仨一起干,注完一次油得3個多小時。幹完活,握管子的手凍得都伸不開!」

一塊排土機襯板一百多斤,冬天裡,摸一下都是刺骨的冷,而更換襯板是班組固定的包保維護任務,楊宏林和工友們每次都是齊心合力地完成;冬季生產,排料臂的水除塵裝置容易結冰,三個人就一點點清除設備上的冰溜子,消除了安全隱患。

楊宏林還對記者講起了去年冬天的特大暴雪,那天,他們徒步兩個多小時走到單位,又徒步上山走到崗位,山上的積雪已沒過膝蓋。到達崗位後,他們馬不停蹄地沿線巡檢500多米,將被大雪覆蓋的十多個除塵管道閥門全部打開,避免了水管凍結無法除塵作業的情況。

「作為一名黨員,這是我在日常工作中應該作的。」楊宏林由衷地說:「我和我的工友會更加努力工作,不畏嚴寒保生產,為企業發展創造良好條件!」

「咬咬牙就堅持下來了」

早上6點,記者走進鞍鋼眾元產業綠源科技公司年修現場,雖然室外氣溫已達零下17攝氏度,但現場仍是一片火熱。

「今天必須把剩餘的吊裝工作幹完。」檢修作業區副作業長王琦告訴記者,氣溫驟降給檢修作業區職工的工作帶來了很大困難,「平時用不上的大棉襖、二棉褲全都『武裝』上了,還是覺得冷。」

雖然戴著手套,王琦還是覺得手指頭凍得沒法打彎了。手裡抓的吊帶硬得像根棍子,平時一下就能掛上的吊鉤也變得「不聽話」,因為穿得太厚,即使是在平地行走,也感覺像是在爬山。王琦的前胸還算暖和,浸透汗水的衣背卻早已是冰涼一片。雖然腳上穿了厚厚的毛襪子,大頭鞋裡墊了氈墊,但雙腳還是很快地凍麻木了。

「凍得受不了的時候真想趕緊回休息室暖和暖和,可一想,越是困難的時候,咱們黨員越要發揮作用,咬咬牙就堅持下來了。」王琦告訴記者。「在保證安全和質量的前提下,我帶著大伙兒趕緊把活幹完,等恢復生產就可以歇歇了。」

下午4點,吊裝工作終於完成了。王琦帶著工友們開始回裝兩個分別重達78噸的磨輥。廠房裡面沒有陽光,陰沉沉的,比室外還冷,王琦甚至開始懷念上午在室外的作業了。磨輥專用吊車使用壓縮空氣為動力,因為溫度太低,吊車氣動馬達被凍住了。王琦和幾個職工把工業酒精倒進供風管道溶解冰塊。酒精濺到手上針扎一樣疼,大家忍著陣陣刺痛,用了八瓶酒精才讓吊車再次動了起來。有職工打趣說:「這個『老外』(進口設備)『酒量』見漲啊!」現場頓時爆發出一片笑聲。王琦笑著說:「為了保證輸出,每年只能在建材淡季的冬天進行年修,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好在大家心挺齊,干起活來勁兒也足。」

晚上8點半,妻子給王琦打來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家。王琦只能告訴她:「快了、快了,再有一會兒就幹完了。」今年,王琦所在作業區的工作非常繁忙,襁褓中的小女兒總是顧不上,「工作雖然累,但收入也比去年提高了,家人更支持我了。我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

「使命記在心,冰山雪海又何足懼」

「你體驗過凌晨三點鐘,六十多米高空的寒風嗎?」

來到鞍鋼化學科技公司焦油精製作業區,蒸餾主控謝鑫剛結束繁忙的工作。

謝鑫告訴記者,這個讓人聽起來都打個寒戰的工作環境就是他的崗位日常——按照時間節點去現場巡檢,確保蒸餾區域各種設備和管線的運行情況、溫度、壓力保持正常。尤其在寒冷的冬季,化工液體介質最容易凝固的時候,要特別注意每一台設備、每一條管線都能夠暢通無阻,在生產規範參數下運行。

「防寒抗凍是企業冬季生產的命脈,一旦發生堵凍,不僅會造成產量損失,也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謝鑫對記者說:「我們作業區地處化工西區的風口,氣溫較市內低3-5℃,防寒防凍工作難度更大。」

地面刮小風,塔頂颳大風。長期站在高塔上,謝鑫真切地感受到了什麼叫「高處不勝寒」。每當遇到停產和開工,他都需要在一天內多次爬上六十多米高的蒸餾主塔進行停側線和掃汽相關工作。「要是遇到雨雪天氣,那才叫難呢!」登塔的爬梯掛滿冰霜,謝鑫必須系好安全帶,戴上安全帽,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每一次這樣的生產任務,謝鑫都克服了重重困難才圓滿完成。

現場的職工告訴記者,冬天最冷的時段,氣溫常常能夠降到零下20℃以下,從焦油精製到西部焦油精製作業區近1公里長的輕油、廢水外送管線多次發生堵凍,只能在高空管廊上逐段對排氣管用清、透、預熱的方式解決。

熟練地綁好安全帶,抄起膠皮管,接好蒸汽汽源,逐段處理管線……為了完成工作,謝鑫在管廊上一站就是6個小時,凜冽的寒風吹得他雙腿打顫,眉毛和睫毛也掛滿霜花,就連帽檐和圍巾都被呼出的氣凍成了硬疙瘩。經過他的努力,所有堵凍管線疏通順暢,保障了生產安全。

謝鑫一直認為,工作熱情能消融冰雪,敬業精神能驅散嚴寒,「只要勞動保護做好,崗位準則不忘記,黨員使命記在心,冰山雪海又何足懼!」

「生產順行,比保暖更重要」

早上起床,鞍鋼股份第二發電廠燃料作業區斗輪司機何大力看了一眼天氣預報——「零下18攝氏度」。

這個數字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代表的是寒冷,而對於有著18年工作經驗的何大力來說又多了一層含義,「這樣的室外溫度,煤很容易凍成塊狀,工作的時候必須精細操作,防止大的凍煤塊進入設備,造成設備損壞。」

何大力所在的作業區是為燃煤機組供料的區域,每天跟他打交道最多的也是那些黑漆漆的煤。坐在駕駛室里,他需要眼觀六路,因氣溫驟降產生的凍層、凍塊煤和夾雜在煤里的木頭、條石等雜物都是他的關注對象,而一旦發現,何大力都需要第一時間下車清理,「有的時候兩三分鐘就得下去一次。」

採訪何大力時,天空飄著小雪,在這樣寒冷的天氣里,雜物大多已與煤塊凍在了一起,清理起來十分費力。多年的戶外工作經歷讓他好像比常人更加耐寒。但即使這樣,長時間的室外作業也會讓他的手腳不知不覺地變得僵硬,每次清理都需要先暖暖手,活動一下腳,才能開始新一輪的工作。

說起與雪的故事,何大力不禁想起去年11月那場特大暴雪。當時,斗輪機長達4米的落煤管里,大量的積雪混雜著燃煤已經凍結,如果不及時清除,設備無法正常取卸煤,機組將面臨斷煤停機的風險。見此情景,何大力二話不說,在做好安全措施前提下,穿著最厚的棉製工作服帶頭鑽進了落煤管。在那個如同大雪屋一樣的管道里,他用釺子、鎬、鍬等各種工具清除厚厚的積雪及凍煤,累了就坐在台階上休息一會兒,稍微緩過來一些就拿起工具繼續幹活,「如果不快一點兒清除,後邊清理起來就更難,更不好幹了。」

1個小時後,當何大力從落煤管里爬出來的時候,工友們看見的是一個大號的「雪人」,全身上下都夾雜著煤雪混合物,帽子和圍巾上更是一層白霜。雖然凍得渾身發抖,但是看到源源不斷的燃煤取到皮帶上,何大力還是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不管多大的雪,儘快恢復設備功能,確保生產順行,比保暖更重要!」

來源 搖籃鞍鋼公眾號

關鍵字:

你們都以為我才二十出頭吧~

2021-09-30T07:40:32.956882+00:00

其實⋯我已經快四十了(笑)

 

你們都以為我才二十出頭吧~

其實⋯我已經快四十了(笑)

不老女神的保養秘方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激素,隨著阮巢退化慢慢遞減

美麗,也隨著歲月慢慢流失⋯

別讓青春的花慢慢枯萎了!

年過30之後,真的有感覺皮膚開始乾皺,就算保養品擦得很高級,外在保養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內在老化的速度啊!

真的要從體內開始調理保養才有用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500倍女人營養素 回春指數爆表

《蜂王子粉X女王蜂王乳》

這款蜂后液態逆齡素,把所有成份濃縮成膠囊,吃下去馬上補充女性所需的營養,可以延緩肌齡老化,肌膚摸起來不止Q還更彈!讓妳維持像我一樣的青春體態,臉上也時常有紅潤的好氣色,不用再當黃臉婆了~~

而且我長期服用,感覺身體有散發淡淡的體香耶

 

不知道是女人味還是體香XDDD反正都很香啦!

 

 

商品資訊

 

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熟齡警訊  生理不適、膚況差、發胖 

當美麗關鍵「雌激素」快速衰減

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 臨床見證!90%女性重拾年輕體態!

 濃縮蜂王漿500倍↑的雌激素 

調理生理機能|綜合女性營養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活化美白肌膚 恢復少女氣色

維持青春曲線|平衡分泌系統 睡眠品質提升

激發費洛蒙香|內而外女人味 重燃親密激情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