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酗酒殺戮無常,臣侍宴生死不定

fans news 發佈 2022-01-27T23:29:46+00:00

01、刺史嗜殺成性,百姓埋怨喪生五代時期,大小軍閥嗜殺成性。湖州刺史高澧,生性尤其兇殘。他召集州中官吏說:「我想殺盡百姓,行不行?」有個吏員回答說:「百姓全殺光了,租稅從哪裡來?還是選可殺的殺吧。

01、刺史嗜殺成性,百姓埋怨喪生


五代時期,大小軍閥嗜殺成性。湖州刺史高澧,生性尤其兇殘。他召集州中官吏說:「我想殺盡百姓,行不行?」


有個吏員回答說:「百姓全殺光了,租稅從哪裡來?還是選可殺的殺吧。」


高澧強行糾集百姓為民兵,有些民兵埋怨官府,高澧便以犒賞的名義召集民兵到開元寺,進來一個殺一個,殺死了將近一大半民兵。


後來留在寺外的人發覺了,便放火造反。高澧關起城門,搜索捕殺,共殺死三千多人。(本文摘編自《資治通鑑》卷二六七)


02、設圈套暴君誑人,亂逢迎書生送命


朱溫兇殘狡詐,機心難測。有一次,他與部屬及一些熱衷追求名利的士人坐在一棵大柳樹下歇息,忽然說:「這柳樹適合做車輪的軸心。」


其實柳樹質地疏鬆,不能做車輪軸心。朱溫的部下沒有人吱聲,而有幾個曲意逢迎的讀書人不知深淺,竟站起來附和道:「是的,適合做。」


朱溫勃然大怒道:「你們讀書人就好順口附和玩弄人,做車輪軸心要用堅硬的夾榆,柳樹哪裡行!」接著示意左右:「還等什麼!」


部下立即把隨聲附和的書生們全都按倒在地,用棍棒打死。(本文摘編自《資治通鑑》卷二六五)


03、君酗酒殺戮無常,臣侍宴生死不定


五代時,閩國國主王曦荒淫暴虐,經常酗酒,隨意殺戮,侍宴的群臣都必須狂飲,有不勝酒力而私下棄酒的,便要處死。他的侄兒王繼柔不善飲酒,偷偷把酒撒了點,便連同一個僚佐被殺。


有一次,王曦與群臣夜宴,翰林學士宰相李光准喝醉酒牴觸了王曦,王曦便下令綁送鬧市斬首。


官吏不敢殺,把李光准關在獄中。第二天,王曦臨朝,又下令李光准免死,並恢復原職。


這一天晚上,王曦又召群臣夜宴,翰林學士周維岳又被關進獄中,獄吏鋪床服侍他睡下,說:「李宰相昨夜睡在這裡,尚書大人也不必憂慮。」王曦醒酒後果然放了周維岳。


過了幾天,又舉行宴會,大臣們都已醉倒,唯有周維岳一人還陪飲。王曦說:「周維岳身材短小,為什麼能喝這麼多的酒?」


身邊有個太監信口胡諂:「能喝酒的人有根別腸,身材不一定高大。」


王曦覺得挺新奇,下令剖開他的肚子,看看別腸什麼樣子。


又有個太監忙說:「殺了周維岳,再沒人能陪陛下海飲了。」這才放過周維岳。(本文摘編自《新五代史》卷六,《資治通鑑》卷二八三)


04、部下放縱擄來女子無數,統帥險詭拋去屍體滿江


明末左良玉居武昌時,部下軍紀敗壞,爭相搶掠貴家女子,占為己有。時御史大夫李邦華聞之大怒,往見左良玉。


左素知李邦華名節,對他甚為恭敬。李邦華言其部下掠女子事,左良玉極力辯解說沒有此事。


李邦華道:「將軍只要搜營,必有所見。」左同意,亦不向部下解釋,即下令全營搜查。


命令甚嚴,部下懼怕,時居於江上,於是紛紛將所掠女子從船後艙口沉於江中,故搜畢未獲一人。


李邦華解纜離去,左良玉也不再問。次日,自武昌下流至燕子磯一帶,浮屍滿江,均穿五彩衣服,見到的人無不悲憤嘆息。(本文摘編自《閱世編》)

關鍵字:

又能清潔又保濕的洗面乳,讓洗臉也變成是一種享受!

2021-07-13T08:21:12.694177+00:00

洗臉的時候最怕⋯ 清潔款|洗完乾巴巴的 保濕款|滑滑的好像沒洗乾淨

 

洗完臉都很不舒服欸⋯

沒有又清潔又保濕的洗面乳嗎~

有!兩者兼具就是它!

34%胺基酸洗面乳

 

剔除缺點,只留下優點:

胺基酸微米泡泡溫和清潔

尿囊素舒緩敏感反應

減少荳刺生成問題

 

開啟一週淨膚模式

滑溜感、光澤度都回來了!

 

商品資訊

第一支專洗毛孔的洗面乳

MAGICOM 34%胺基酸洗面乳》

市售最高日本34%胺基酸x專利補水嫩白因子x尿囊素萃取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