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了這麼多年,終於輪到她火了

fans news 發佈 2022-01-28T06:54:03+00:00

今天,小透明想問看到這篇文章的女性一個問題:類似這樣的話,你聽過多少次?「都30了還挑,再挑三揀四就把自己剩下了」


今天,小透明想問看到這篇文章的女性一個問題:


類似這樣的話,你聽過多少次?


「談男朋友了麼?」

「男朋友做什麼工作的?」

「都30了還挑,再挑三揀四就把自己剩下了」

「女人做事沒魄力」

「女人不行的」

「她吃不了這種苦」

「你一個女的,不該穩定點麼?」

「誰知道她的錢是怎麼來的?」

「女強人啊,怪不得嫁不出去」


圖源:《賣房子的女人》


這些聲音太過常見,但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


這些聲音都是同一套話術——


他們總是在「關心」你的婚姻。


似乎「結婚與否」是女性身上唯一值得關注的點。


他們總是在質疑你的勇氣。


很多女性還沒開始跑步,就已經被拽下起跑線。


他們總是在打壓你的能力。


仿佛女性生來就該低人一等,她要是不肯低頭,那她就算不得什麼「女人」。


同樣的目的——


他在告訴你,你的勇氣不足、你的能力不夠,你的夢想不值一提。


那麼你便不必以事業為重,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局。


圖源:《非自然死亡》


但,小透明想知道:


當女性選擇忽視這些毫無根據的、毫無來由的、充滿質疑的、只為打壓的「屁話」,結果會怎樣?


於是,2021年底,她刊發起了一場針對關於職業女性的活動,有數百位不同年齡、不同崗位的職場女性參與其中。


並給出了我一個不同以往的、全新的答案——


「重塑我姓名」


原來,當她選擇忽視,那些聲音就全都失去了威力。


但聽完她們的故事,我也深知這一切並非輕而易舉。


她要先識別、掙扎、掙脫……然後鼓起勇氣喊出那句:


「去你的吧!」


才能「重塑我姓名」。



身在職場的女性,都能意識到那些不對勁的時刻。


畢竟,那些「困境」,太明晃晃了。


24歲職場新人@安安是位大客戶銷售。


入職第一周,她便得到了直屬領導的通知——周五帶她去見個大客戶。


她本以為這是領導對自己的器重,但還沒來得及高興,一盆冷水澆了下來。


領導說:「小姑娘顏值高,門面好看,生意好談嘛。」


玩笑話?安安笑不出來。


果然,到了飯局上,一切如安安所料。


客戶主動和她搭了話,但搭話的內容大多與工作無關——


「小安,多大了?」

「小安,談女朋友了麼?」

「小安,你酒量怎麼樣啊?」

……



回到家安安大哭了一場。


她說:「我感覺我不是去吃飯的,我才是那飯桌上的「下酒菜」。」


@阿歆之前是某網際網路大廠的項目主管。


同齡人都結婚的結婚,生子的生子,只有她選擇了拼事業,但她從沒後悔過自己的決定。


直到33歲生日前一周,她收到了來自HR的辭退通知——


「你很優秀,但公司現階段比較困難,要控制成本。」


再次回到就業市場,211碩士+5年大廠經驗,卻無數次卡在了初篩的「年齡要求」上。


即便有機會面試,也逃不過來自面試官的「連環發問」:


「結婚了麼?」

「有孩子麼?」

「和老公住在一起麼?」


圖源:《金牌女王》


阿歆很無奈也很不解:為什麼?


30歲,是男性事業騰飛的起點,卻是女性被職場邊緣的開端。


圖源:豆瓣


不被信賴,是女性在職場上的隱痛,而這對已婚已育的女性來說更是常態。


36歲已婚已育的@Alice,最近計劃重返職場。


只是,面試了半年,她才拿到了一份還算理想的offer。


薪資相比她上一份工作降了40%。


錢雖然少了,但在工作上,Alice不敢出一點紕漏。


不為別的,只是因為不想被扣上「一孕傻三年」的帽子,不想讓人看不起。


圖源:《告白夫婦》


被當做花瓶、被嫌棄年齡大、被懷疑工作能力……


話術千差萬別,但目的只有一個:讓她知難而退。


她一旦認命了,這一套就奏效了。


但小透明想起「FIRST青年電影展」上那個努力推銷自己和姐妹的中年女演員海清。


她不甘心一直在各種「媽媽」的角色里打轉。


於是,不顧其他女演員的反對和「尷尬」,站在台上直白地推銷自己:


「我們沒有傍大款、沒有靠父母,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從小走到大……


但市場和題材的局限,常常讓我們遠離優秀的作品,甚至從創意之處,就把我們隔離在外……


我們希望有機會和優秀的導演合作,希望大家給我們更多機會……」



那一套話術又來了:「真不嫌尷尬啊。」


但海清不為所動,她就是要為自己熱愛的演藝事業爭取機會。


嘲諷她的人估計沒想到,海清真的等來了機會。


一個好消息是——


前幾天,海清主演的電影《隱入塵煙》入圍了第72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那一套話術,並不是永遠都會奏效的。


職場上的女性,已經不再會被這一套輕易擊垮了。


她們已經開始開始掙扎、掙脫、反抗……


她們早已迫不及待喊出那句憋了太久的話:


去你的吧!

#去你的吧,別妄想把我踢出職場



海清不是個例。


數百位不同年齡、不同崗位的職場女性都在證明:


原來,當職場女性選擇反抗,真的會迎來一個全新的局面。

你會突然發現——


所有「這行你們女的幹不了」的話,都是偏見。

比如,電影攝影師。


電影攝影師鄧璐,人稱「穿斯坦尼康的女王」。


穿戴著七八十斤的斯塔尼康,在片場飛奔,完全不在話下。



但在成為「穿斯坦尼康的女王」之前,鄧璐一度被這行人擋在門外。


她等不來機會。


遞交簡歷後常常當晚就被刷了下來,原因:


你是一個女生。



得不到信任。


成了攝影助理後,一次她在片場順線,跟機員突然打斷了她:「放下,這不是你娘們動的東西。」


鄧璐咬著牙「開玩笑」道:「你就當我是個二百五,你教教我,我就會了。」



甚至,不被賦予期待。


多年後,鄧璐成為了真正的攝影師,同行依然冷嘲熱諷:你做這一行圖什麼?


「我想做攝影師,我想有一天拿金馬獎。」

「你不切實際,那玩意兒和你有什麼關係?」


但你猜怎麼著?


如今她有很多很多的工作機會。


《相親相愛》《大象席地而坐》《後來的我們》《大約在冬季》……



也得到了很多很多的信任。

入行多年的鄧璐,早已合作過無數知名導演和演員。


陳凱歌提起鄧璐時說:「鄧璐,你穿個鐵馬甲,但你像個女詩人。」


離她夢想的金馬獎,也並非遙不可及。

她參與拍攝的《大象席地而坐》,獲得了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獎。



再比如,搞科研。


最近讀到的一個粉碎「女性不適合搞科研」這句偏見的故事,來自法醫鄧亞軍。


她是中國第一代DNA鑑定師,也是現任北京中正司法鑑定所所長。


最初聽聞她報了法醫專業後,同學哈哈大笑:


我們把你和屍體關進一個屋子裡

等我們再開門的時候地上兩具屍體



本科畢業後,老師想讓她繼續讀研究生,她拒絕了。


老師質疑道:


就你們瘦瘦弱弱的

你以後如果真的到一線當法醫

你能幹動多少年?



但她真的去了一線,初到警局,所有人都很詫異:女法醫?


那個年頭,女性從警的少,女法醫更少。


整個刑警隊,包括鄧亞軍在內一共只有三個女性。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能做好這份工作。


但鄧亞軍的每一步都在粉碎那些質疑的聲音。


她膽大。


經常凌晨一兩點出警,曾在連環殺手的藏屍地里挖過屍。



曾在屍橫遍野的災難現場取過千具人骨。


也心細。


一個疑似強姦的現場,她憑藉死者的胸部一眼判定:她懷孕了。


現場的男老師不信,摁了摁死者子宮說:不可能。


結果回來一解剖,真的從死者肚子裡取出了一個小小的胎兒。



在災難現場取人骨的時候,是2004年。


這一年,印尼突發海嘯,罹難人數超過23萬人,是全球傷亡最慘重的災難之一。


這一年,也是她已辭掉法醫工作,去北京讀博士的第二年。


海嘯發生後第四天,外交部一通電話,鄧亞軍和四名同事一起被派到了泰國南部災情最嚴重的攀牙。


那裡存放著數千具高度腐敗的遇難者的屍體,急需進行身份識別。



而她和同事識別了2000多份骨骼樣本,相當於幫2000多個人找到了家人。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骨骼屬於疑難樣本。


當時各個國家的識別準確率為50%左右,而鄧亞軍團隊的準確率,高達84.7%。



後來有關救援的一檔紀錄片在央視播出,鄧亞軍的名字後面寫了這麼幾個字:


代表中國。



後來採訪,有主持人重複了一遍這句話:「你代表中國,也代表了中國的DNA鑑定水平。」


鄧亞軍堅定地說:「是的,我代表著中國。」


像鄧亞軍這樣代表中國的女性,還有很多。


比如女咖啡師杜嘉寧。


她曾代表中國拿到了「WBC世界咖啡沖煮大賽」冠軍。


這是中國人在手沖咖啡界獲得的最高榮譽。



世界綜合格鬥冠軍熊競楠。


前段時間,熊競楠在一次比賽中完勝日本選手三浦彩佳,守住了中國唯一一條金腰帶。


這是她第六次衛冕世界冠軍。



當女性開始打破偏見,打破外界給她定的框架和天花板,當她甩開膀子,決心大幹一場。


結果已經不僅僅是「我可以做到」。


而是——


「去你的吧!」


#去你的吧,別試圖決定我的方向



當職場女性選擇反抗,奪回的不僅僅是職場。


還有「解釋權」。


以往,職場女性被各種話術踢出職場、被各種偏見框定方向。


當女性不在場,那關於她一切,便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似乎一切的解釋權,都不在她的手裡。


最常見的又難以察覺的,是對女性之間情誼的污名。


各種影視劇里,女性的關係總是離不開爾虞我詐。


圖源:《小時代》


魔幻的是,電視劇里時時在污名女性之間的情誼,但女性之間的互助,其實從未停止。


我可以舉出太多大大小小的例子。


把@雨田 拉出人生的泥沼的,是她的直系女領導。


那時她剛考研失敗回到老家。


家人勸她知足,「女孩子學歷沒必要那麼高」,並給她安排了一個「安穩」的文職工作。


但身體安穩下來了,心還在躁動。


「我每天都會哭,每天都要吃抗抑鬱的藥,一度感覺我的人生已經看到盡頭了……」


所有人都無法理解她,所有的一切都很糟糕。


唯一朝她伸出手的,是她的直系女領導——一個是個非常溫柔、善良的姐姐。


她陪雨田一起加班、趕稿,給雨田買零食夜宵。


看雨田狀態不好,就爭取假期讓她調整情緒……


「後來,她發現了我無法適應這裡,就鼓勵我再試一次。當時她其實正在經歷婚姻的背叛,她還是努力先把我拉出泥沼……」


圖源:豆瓣


現在雨田成功考上了政法大學的研究生。


她說:如果不是遇到她,我不確定,自己現在是不是還在那裡浪費生命。


她還說:原來,女性可以拯救女性。


讓殺夫案的當事人徐秋雲重獲自由的,是兩位女律師。

2019年,徐秋雲在一次丈夫的慘烈毆打後反擊,意外致其死亡。


兩位女性律師——龍亭伊律師和劉書屏律師,因為一次偶然接下了這個案子。


圖源:豆瓣


徐秋雲是一個典型的農村婦女,她和丈夫是一個組合家庭。


「因為修房子、兒子結婚,家裡欠了一些債。為了還債,這些年她一直在打工。」


「她丈夫是建築工人,但是愛打牌、愛喝酒,經常是干幾天歇十幾天,沒錢了就找徐秋雲拿,不給他就鬧。」


案件審理的半年裡,她們去看守所會見了徐秋雲無數次,每次都是徐秋雲在裡面哭,她們在外面哭。


她們決定幫助這個「沒想殺人,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女人。


最終,兩位年輕女律師堅持為她做「無罪辯護」,並寫下了這份讀來讓人震動的辯護詞:


「迄今為止,可以說徐某某的人生是非常悲慘的。為家庭付出一切,卻長期遭受致命的家庭暴力……為了保全全家,徐某某都選擇了忍耐。」


「辯護人懇請,二審法院能夠適用正當防衛制度,改判徐某某無罪,給徐某某一條自由之路,給正當防衛制度一條光明之路……」


二審,這份辯詞說服了法院改判,徐秋雲被認定為防衛過當,被改判緩刑。


徐秋雲,收穫了自由。



對了,那啟發生在韓國的震驚世人的「N號房事件」,也是無數女性在其中奔走。


曝出事件的,是化名」追蹤」和「火花」的兩名韓國女大學生。


案件調查過程中,韓國女律師會共111名女律師站了出來,宣布為那些在受害女性提供法律援助。


還有我們熟悉的女高校長張桂梅。


這個65歲的老人,奔走一生,以一己之力改寫了2000多個山區貧困女孩命運。


圖源:視覺中國


你看,當女性奔走在職場。


她們不僅打破了偏見,戳破那些關於職場女性的謊言,還擁有了「定義權」和「解釋權」。


定義和解釋她們的存在、選擇、成就……以及情誼。


當職場女性開始掌握她們的定義權和解釋權。


那所有來自外界的偏見和污名襲來,都只會得到同一個答案:


去你的吧!


#去你的吧,我要自己書寫結局


重塑「我」姓名


回到開頭。


當職場女性選擇忽視這些毫無根據的、毫無來由的、充滿質疑的、只為打壓的「屁話」。


結果已經呼之欲出了——


那些聲音全都失去了效力,她不必再去回應那些質疑。


那迎來的,將是一個全新的局面:


她的選擇,不由他們左右。

她的成就,也跟他們無關。

她的一切,由她一手書寫。


即便最後她沒能成為世俗意義上的成功者,她也重塑了自己的一切,包括姓名。


圖源:《美國夫人》


瑪麗·奧利弗在《上游》中寫了這麼一段話:


一開始,我太年輕,對自己太陌生,自我幾乎不存在。

我不得不走進世界,看見它,傾聽它,回應它。

之後我猜完全了解,我是誰,我是什麼,我想成為什麼。


這不是個體的感受,這是更普遍的、群體性的癥結和困境,身在其中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曾感受到過這種困惑和無力。


而作為職場女性,則更是會或多或少有這種揮之不去的「無力感」「捆綁感」……


這種更集體氛圍的東西,將身在其中的你我緊緊籠罩,我們只能在其中打轉、輾轉、自我懷疑,直至放棄。


而這也是小透明為什麼想做這次關於職場女性的活動。


於是,前段時間小透明拍了一支視頻。


演員周海媚、演員菅紉姿、攝影師鄧璐、DNA鑑定師鄧亞軍、女咖啡師杜嘉寧、綜合格鬥選手熊靜楠……12位來自不同行業的優秀職業女性,以及從上千份徵集中選出的353多張普通女性面孔都參與其中。



她們不再任由那些條條框框擺布,也不再回應那些「為什麼」。


而是選擇,「重塑我姓名」


「重塑」,是小透明一直很喜歡的一個詞。


它意味著打破,意味著改寫,意味著重新定義。


意味著改變那些不由你意志而來的所有東西。


這當然是很難的,也並非一蹴而就的。


但參與這次活動的數百位職場女性讓我意識到,這並非無法實現。


一直有人在做「重塑我姓名」的事,且她們做到了。


這樣的一群勇敢的、堅定的職場女性,應該被看見。


不只是為了她們,是為了更多的「我們」。



1896年,世界上的第一位女導演愛麗絲·蓋拍攝了她的第一部作品;


1963年,世界上第一位女太空人瓦蓮金娜·捷列什科娃進入了太空。


是的,當有人站出來講述一個從未被講述過的故事。


當有人站在從未被點亮的聚光燈前。


那結果可以預見——


無數人追隨光束而來,然後成為更多人的光。


希望我們早日「重塑我姓名」。


更希望早日看到全新的局面。

最後,記得關注愛吐槽的小透明,寫作不易,覺得文章不錯的點個讚吧,這裡除了每天分享實時熱點,還有很多你們想看的內容哦。

關鍵字:

想端上豐盛一餐,卻不放心外食嗎?

2021-07-26T01:37:32.254099+00:00

來自一位爸爸愛子心切的美味,讓您十分鐘變身家人的美食大廚!

【廠商Me2爸的小故事👱🏻‍♂️】
在自己孩子在外食物中毒後⋯從精挑肉種、到0化學調味,我決心讓舒肥兼顧美味的同時,在每個環節都『全天然做到位』

現在我家小朋友好愛吃Me2舒肥,我們也放心!
 

【爆汁舒肥雞胸/法式菲力櫻桃鴨】
現正搶購中🔥

 健康不操心 ,您只需加熱就好 

 超安心|無化學添加 多重認證好安心

 超方便|十道主廚食譜 教你變廚神

 超省錢|一包完成主食.輕食.下午茶

 超爆汁|舒肥多汁不柴 單吃也讚👍

媽咪/老饕/健身的新選擇,還不趕快跟上限時優惠
低卡料理|茶香爆汁嫩雞胸 
選用台灣溫體雞,冷盤沙拉、熱食主菜都適合。不像冷凍進口的肉質乾柴,即使再加熱仍肉質鮮美。
下酒小品|茶燻法式菲力櫻桃鴨 
特選國櫻桃鴨,在家也能小奢侈!簡單讓點心.主食變高檔。在經過台灣好山好水的飼養,培育出肥嫩沁汁的肉質。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