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傅崇碧接到北京指示離開瀋陽,見到周總理後:你該休息了

冰點歷史 發佈 2022-02-14T02:28:13+00:00

見到周總理後,傅崇碧激動得流下了眼淚。1974年的一天,北京突然傳來了指示,讓傅崇碧坐飛機馬上回北京。

前言

1974年9月30日晚,傅崇碧應邀出席建國25周年的國慶招待會。當他走進人民大會堂的小會議室時,心情是百感交集的……

見到周總理後,傅崇碧激動得流下了眼淚

1974年的一天,北京突然傳來了指示,讓傅崇碧坐飛機馬上回北京。不過,當天的天氣不好,飛機不能起飛。這種情況下,傅崇碧就由兩位幹事、一個科長陪同坐特快火車返回了北京。

下了火車後,傅崇碧暫住到了西直門原來給蘇聯專家蓋的房子,三大間,屋裡有電話。到北京的第3天,葉劍英派孩子來了,給他送了一些生活用品。第4天,周恩來身邊的工作人員來找傅崇碧,說總理想見他,還派了紅旗汽車來接。

傅崇碧瞅著來的人有些眼生,他便轉身對陪他來北京的瀋陽軍區的保衛科長說:「你去不去?」

保衛科長說:「我跟你一起去。」

不過,保衛科長並不在受邀之列,所以被攔下了。就這樣,傅崇碧獨身一人被帶到了北京醫院的院裡。

來接的人帶傅崇碧進了第一道門,又進了第二道門,迎面看見穿著睡衣的周恩來。周恩來緊緊握著傅崇碧的手,對他說:「見到你,我太高興了。」傅崇碧聽後激動得流下了眼淚。

周恩來說:「八一建軍節,主席在長沙打電話問了兩次,傅崇碧到哪去了。毛主席要見你。」傅崇碧這才明白為什麼要他趕快從瀋陽回來了。

周恩來繼續說:「你回來檢查身體,到北京醫院。一會兒我派人把房子整一整,給你派個車。」交代了很多事情後,臨走時周恩來說:「我的身體也不太好。」

傅崇碧說:「你該休息了。」

周恩來說:「不要緊,你回來主要力量還是放在北京軍區。」

第2天,傅崇碧就走馬上任,擔任了北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回到部隊後,傅崇碧的熱血又沸騰起來了……

傅崇碧鐵原一戰,打出了名頭

1951年4月9日,在兵團作戰會議上,63軍長傅崇碧向司令員楊得志主動請戰,說:

「把突擊任務交給我們軍,不能按時突破臨津江,我提腦袋來見!」

楊得志看了一眼傅崇碧,說:

「好!你傅崇碧敢立軍令狀,我就點你的將!」

話說,第63軍的前身是華北軍區第3縱隊,在解放戰爭中參加了清風店戰役,石家莊戰役、平津戰役、太原戰役、蘭州戰役等重大戰役,勇猛善戰,絕對是一支王牌部隊。63軍、64軍、65軍一同組成了第19兵團,突破臨津江南下是19兵團出國作戰的第一個大仗,傅崇碧自然是想帶著自己的部隊打好這一仗。

臨津江是朝鮮中部的一條大河,寬約百米。其南岸是連綿的群山,美軍依託有力地形構築了堅固的防禦體系。敵人揚言:「志願軍若是發起進攻,只能遭到毀滅。」

20日夜,傅崇碧親自帶領187師師長徐信和幾個團到臨津江邊勘察地形。徐信是剛提升為師長的,他作戰時愛動腦筋。徐信向傅崇碧建議:在總攻發起前,提前讓突擊團隱蔽埋伏在江北岸,這樣能縮短渡江時間,增強攻擊的突然性。

傅崇碧望著徐信果敢的面龐,贊同地說:「這個辦法好,只是不能被敵人發現。這一仗只能打好,不能失敗。」

21日,當志願軍全線打響後,63軍突襲行動率先成功,僅10分鐘就突破了臨津江。

28日,毛主席復電彭德懷:「從此次敵人且戰且退的情況來看,敵人確有誘我南下,然後在北部登陸的企圖……目前應以敵人很快登陸作準備,免陷於被動。」

這一時期,彭德懷在戰役部署中,一直把反登陸作為重中之重加以通盤考慮。在22日拉開的第五次戰役中,剛剛接替麥克阿瑟出任「聯合國軍」總司令的李奇微,採用了一個周密的戰術:面對志願軍的如潮攻勢,李奇微命令前線總指揮范弗里特步步為營,以每天20英里的速度節節後退,儘量避免和志願軍近戰、夜戰,而依靠遠程炮火給志願軍部隊以最大的殺傷。

李奇微認為,他的戰略構想可以最大限度地迴避志願軍擅長的迂迴、穿插、夜襲、近戰等手段,卻能最大限度地發揮美軍在後勤、空軍、火力、機動等方面的優勢。

當時,儘管志願軍在朝鮮境內沒有空軍基地,美軍完全控制了三八線前後的制空權,使志願軍的後勤補給線遭到極大破壞,但志願軍的攻勢仍讓美國人感到震驚:

5月15日,志願軍完整控制了北漢江上的清平川大橋,三面包圍了南韓首都漢城。

但與此同時,志願軍前線部隊也彈盡力竭,即使是軍長,每天也只有一碗炒麵充飢。

就是在這種極端艱難的情況下,志願軍仍然讓如潮的攻勢持續了4個星期。東線南韓少將劉載興指揮的韓軍第3軍團被打得全線崩潰,一口氣向南跑出70英里。憤怒的李奇微一面下令美軍第10軍團馬上頂上去擋住這個大缺口,一面下令劉載興的職,韓國第3軍團解散。

但是,在後方補給嚴重掣肘之時,志願軍的攻勢終於退潮了。換句話說,李奇微的「磁性後退」戰術起了作用。此時,彭德懷憑藉30年的血戰經驗敏銳地意識到,美軍正醞釀一次對志願軍的戰略包圍,志願軍主力3個兵團,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於是,他果斷下令,前線所有部隊停止進攻。

21日,志願軍總部命令:前線各軍後撤,轉向三八線附近進行防禦。

但是,李奇微的動作更快。就在志願軍總部下令後撤的前一天,李奇微已經下達了反攻的命令。在60軍180師的頑強阻擊下,遲滯了美軍的攻擊速度。爾後,我20軍增援而來,才堵住了戰線的缺口。

經過一段時間的攻防轉換。鐵原,終於出現在中美兩軍的視野里。這裡是志願軍後方補給基地,也是交通樞紐,志願軍的物資和後方機關正在從這裡後撤。

彭德懷看穿了李奇微的心思:鐵原、金化一線,是朝鮮中部具有戰略意義的地區,被稱為「鐵三角」。這裡山脈連綿,群峰聳立,向北俯瞰一覽無餘,是美軍繼續北進的絕好衝擊地。同時,這裡的公路、鐵路密集,在幾大要地交叉縱橫,無論防禦還是進攻,都是轉運物資、屯集兵力的最佳地。「進可攻,退可守」的戰略要衝,是任何一個軍事家都要不惜一切代價占領的。

此時,從前線陸續退下來的志願軍各部隊都在向鐵原靠攏。然而,嚴重的問題是,鐵原以北一馬平川,是朝鮮少見的平原地點,也正是最適合美軍機械化部隊行動的地區。如果美軍搶先進占鐵原,彈盡糧絕的志願軍主力部隊將很難再找到有利的地形加以抵抗。

很快,李奇微在右路戰線集中了『4個師』的兵力:美騎兵第1師、第25師,英軍第28旅、29旅,南韓軍第1師,加拿大旅,目標為志願軍後方樞紐鐵原。與右路敵軍對峙的是志願軍19兵團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

當19兵團指揮部接到彭德懷「死守鐵原15至20天」的電報時,兵團指揮部剛剛在轉移的狀態中停下來休整。其64軍遠在戰線的最西面,正與北進的美軍苦苦糾纏;而65軍因損失嚴重目前狀況更不好;只有傅崇碧的63軍了。

63軍在朝鮮作戰2個多月,雖然有一定程度的減員,但是還有24000多人。但他們要死守的防線正面寬達25公里,敵兵力達50000多人,另外擁有各種火炮1600餘門,坦克300餘輛,還有空軍的強大支持。

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和政委李志民,本著負責任的態度給彭德懷回電,陳述他們的擔憂。但彭德懷根本不給他們講困難的任何餘地。

於是,楊得志下達了作戰命令,同時以嚴厲的措辭致電65軍,命令他們配合第63軍的阻擊。當楊得志從兵團直屬隊抽出500名老兵給63軍時,35歲的年輕軍長傅崇碧十分激動,說道:「我們決心打到最後一個人,決不讓敵人再前進半步!」

在敵大兵壓境之際,傅崇碧把全軍3個師布成一個「倒品字」形,前方左翼擺的是189師,右翼為187師,後方擔任預備隊的是188師。

傅崇碧認為,應該採取「縱深梯次配戰」的戰法:少擺兵,多屯兵,以減少敵人火力對我軍的殺傷;同時,以小組在前沿陣地與敵人糾纏,使其不能過早地接近我軍主陣地。

從敵人的進攻路線來看,63軍阻擊防線左翼是唱重頭戲的。在189師3個團共14000餘人的正面,李奇微1個小時裡向該師頭上傾瀉的炮彈達4500噸。為了減少人員傷亡,傅崇碧下令將189師分成200多個單位,分別堅守200多個地點,每個點上的兵力火力都足以使這個要點成為一塊難啃的骨頭。

於是,189師在這塊『袋』形陣地上擺開了八卦陣。這樣一來,美軍雖然憑藉著兵力火力的優勢能夠從志願軍手中奪取一些陣地,但卻減緩了進攻的速度。傅崇碧見戰術有效,立即下令187師和188師也開始仿效。

但傅崇碧清醒地意識到,僅靠這些招數,不可能抵消美軍的巨大優勢。在防禦中,傅崇碧發現了美軍的另一個弱點——不善於對付運動中的目標。如果我方在防禦中總是處於運動狀態,美軍的戰鬥力將會被最大程度抵消。

於是,傅崇碧下令189師指揮所不斷調整陣地,讓全師各部陣地不斷地變化,並重新建立部隊建制,團縮編為營,營縮編為連,連縮編為排,排縮編為班,還把幾個戰鬥力嚴重削弱的班合併成一個班。

通過這樣的調整,使每個陣地的戰鬥力始終保持旺盛,並且讓陣地的劃分和人員的歸屬,處在不斷的變化之中。傅崇碧見戰術奏效了,立即下令187師和188師也採取了同樣的戰術。相比之下,美軍則是根據前一天的情況,決定當天的作戰部署。

鐵原阻擊戰的戰場距彭德懷的指揮部不過百里,僅僅是美軍坦克兩天時間的突進距離。但彭德懷拒絕撤退。他要求63軍在前線阻擊的官兵同樣堅持死守。

烽煙滾滾,地動山搖。傅崇碧指揮63軍在阻滯敵人的同時,不斷組織反擊,死死遏制住美軍的攻勢。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整整打了14天,當志願軍主力部隊建立了穩定的防線後,傅崇碧才率63軍撤出了已成一片焦土的鐵原陣地。

戰後,彭德懷風塵僕僕地趕到63軍軍部,看望這些剛從第一線陣地下來的戰士們。彭德懷來到戰士們面前,拍拍這個的肩膀,摸摸那個的頭,紅著眼說:「你們打得好啊!打得很好!祖國和人民感謝你們!我彭德懷感謝你們!」

戰士們高聲呼喊:「祖國萬歲!」

告別之際,彭德懷問軍長傅崇碧有什麼要求。傅崇碧說:「我要兵!」彭德懷語氣堅定地說:「給你兵,我給你補兩萬!」

不久,從祖國西北地區調來了1.3萬名老兵補給了63軍。在63軍和其他部隊的英勇阻擊下,6月10日,美軍的北犯終於被遏制住了……

從朝鮮戰場回來後,1955年傅崇碧被授予了少將軍銜。

傅崇碧退而不休,告誡年輕人多讀書

1966年5月,在周恩來主持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上,時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的傅崇碧少將,受邀出席了這次會議。

傅崇碧當年50歲,身經百戰,精明幹練。但這一天他有些疑惑,他悄悄地問葉劍英:「軍區司令員和政委都來了,我來幹什麼?」葉劍英回答:「衛戍區要擴編,準備讓你當衛戍區司令。」

6月3日,首都工作組和北京軍區在京西賓館召開會議,傅崇碧第一次以衛戍區司令的身份公開亮相。會上,宣布了中央軍委關於北京衛戍區擴編的命令,由原來的兩個師一個團增加到四個師一個團,由衛戍區直接調動。這樣,傅崇碧的麾下多達10萬大軍,首都安危繫於一身。

傅崇碧深知責任重大,將全部的精力都投身到工作之中。傅崇碧的夫人黎虹回憶說:

他回家很少,基本上見不著面。我下班了,人家又上班了;我要是上班了呢,人家可能又回家了。

傅崇碧的長女黎力也說:

我覺得從來都是早上一睜眼,他已經不在了,晚上睡覺了,他還沒回來。什麼時候回來的不知道,就是一天基本上見不到他。

2年後,傅崇碧去了瀋陽軍區。直到1975年4月,回北京不久的傅崇碧被任命為北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1977年9月,中央軍委任命傅崇碧為北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兼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二度出任衛戍區司令,傅崇碧的心裡是很不平靜的。

1985年6月,年屆古稀的傅崇碧主動提出退出領導崗位,把年富力強的同志充實上去,得到中央軍委的批准。但是,傅崇碧退而不休,時時處處關心黨和國家、軍隊的大事,提出個人建議,不少建議被中央採納了。

「過去沒有時間坐下來讀書,退下來以後時間充裕了,就堅持讀書和學習。」傅崇碧時常告誡年輕人多讀書,多學習,接受新知識。

傅崇碧的晚年生活,平淡而充實,散步、看報、收聽新聞、接受按摩、休息,最大的愛好是釣魚,多次獲過北京市老年協會組織的釣魚大賽一等獎。他曾這樣說:

「人老了,儘管時有病痛,但我的一天都過得非常充實,精神愉快。應該說這是革命生涯對我個人生命的饋贈。」

2003年1月17日,傅崇碧將軍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