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葉劍英指示總政給回京的梁興初安排工作,兩個去向選其一

冰點歷史 發佈 2022-02-18T11:13:18+00:00

1980年冬,梁興初和愛人任桂蘭搬到了北京軍區趙家樓招待所。在女主人的布置下,新家的裝飾雖然樸素,但處處透著溫情,牆上掛著很多梁興初將軍的照片。

前言

1980年冬,梁興初和愛人任桂蘭搬到了北京軍區趙家樓招待所。在女主人的布置下,新家的裝飾雖然樸素,但處處透著溫情,牆上掛著很多梁興初將軍的照片。

後來,當有人來家拜訪時,任桂蘭就會講起照片背後的故事。她常謙虛地說:「仗是我老頭打的,他就是個打硬仗的人,沒參加革命前就是個打鐵的。」

葉帥提議,毛主席批示梁興初從廣州調到成都

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梁興初長期在廣州軍區任職,先後擔任海南軍區司令員、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在此期間,主持廣東和廣州軍區工作的葉帥對他非常器重。

1967年3月,在葉劍英元帥的提議下,毛主席批示梁興初從廣州調到成都,任成都軍區司令員。

1971年10月27日,中央召集梁興初等人到北京開會,匯報四川工作。11月13日,梁興初接到葉劍英辦公室的電話,通知他14日晚毛主席要接見。

當天,梁興初去見了毛主席。期間,毛主席說了很多話,給他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是:就算是喝了他家的茶,那也不是他家的人。

毛主席對梁興初是頗為信任的。這與他在戰爭年代的表現,有著密切的關係……

1935年8月,長征路上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沙窩會議』上,提到了「紅25軍、26軍及29軍在川陝甘三省的活躍」。但當時黨中央和陝北沒有電台聯繫,革命的形勢又十分嚴峻,陝北、陝甘寧的根據地還存在不存在?情況怎樣,黨中央並不確切知道。

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俄界舉行的擴大會議上,決定將中央紅軍1、3軍團縮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由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委。部隊縮編後,梁興初任支隊直屬偵察連連長。

17日,陝甘支隊一舉突破川甘邊界的天險臘子口,進入甘南的開闊地帶。

一天,偵察連正在開午飯,一名通信員快馬加鞭地急沖沖趕來,通知梁興初速到支隊部領受重要任務。梁興初立即丟下飯碗,跑步趕到支隊部。只見第1縱隊司令員林彪、政委聶榮臻、參謀長左權都圍在毛澤東身邊,在看一張大地圖,邊看邊交談。

梁興初的一聲報告打斷了首長們的談話。他迫不及待地問左權:「什麼任務!」

左權招呼他靠近桌子,指著地圖說:「離這裡40華里的哈達鋪是一個大鎮子,沒有國民黨正規軍駐防,只有保安隊和民團。你們連立即出發,拿下哈達鋪。占領以後,進一步向前偵察敵情,大部隊隨後便到。」梁興初點了點頭。

接著,他又被叫到毛澤東的跟前。毛澤東對他說:

「梁興初啊,我現在又飢又渴噢,你進城後務必給我搞點精神食糧來!」

梁興初不解。毛主席繼續說:

「你們進了哈達鋪,去郵局,將近期的報紙、雜誌給我搞幾份來,有多少弄多少,多多益善!」

梁興初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心想:這叫什麼重大任務?

毛澤東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點了點:

「小鬼,腦子要開竅一點,不要小瞧報紙,有時一張報紙能頂1000條槍呢!」

回到連隊後,梁興初下令,偵察連全部換上一個月前在毛兒蓋殲敵繳獲的胡宗南部一批新軍裝。梁興初佩戴中校軍銜,率領部下大搖大擺地出現在哈達鋪的大道上。

哈達鋪鎮長和保安中隊長,見『中央軍』進城了,慌忙出來迎接。梁興初順勢利用「國民黨軍官」的身份,把鎮長等人耍得團團轉。就這樣,不僅為我軍籌集了糧草物資,而且還得到了18張珍貴的報紙。

梁興初知道,毛澤東正在「等米下鍋」,便下令讓副連長帶一個班,連夜把報紙送到支隊。毛澤東看過報紙後,高興地對林彪、聶榮臻說:「這個梁興初立大功啦!」

27日,政治局常委在榜羅鎮開會,正式決定進軍陝北。在會上,毛澤東發表講話:

「同志們吶!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在陝甘有蘇區,在陝北,有一塊很大的根據地!那裡不但有劉志丹的陝北紅軍,還有先期長征、已到達陝北的程子華、徐海東的紅25軍,他們在那裡鬧紅了陝甘半邊天!」

話說,讓毛澤東和黨中央下決心將長征的落腳點放在陝北,梁興初的特殊貢獻可真不小。智取哈達鋪,梁興初的軍事才幹可真不凡……

彭德懷說梁興初率領的38軍是「萬歲軍」

1947年8月,中央軍委為配合全國戰略大反攻,決定成立東北民主聯軍第十縱隊。原先的幹部方案是:梁興初任該縱隊的副司令員。

8月18日,梁興初接到哈爾濱的東聯總部林彪辦公室的通知,找他去談話。

梁興初進去,羅榮桓讓他坐下後,直切主題說:

「獨1師、獨2師都是359旅的老底子部隊,紅軍時是湘贛紅軍獨立師,這樣一支老部隊,不能老做獨立師,我們想叫你去當副司令員,組建第十縱隊。」

梁興初回答:「寧做雞頭,不為牛後。我要去十縱就當司令員,不然就回一縱當師長。」話落,他敬了一個軍禮,走出了林彪的辦公室。梁興初走後,林彪開口了,只說了一句:「好鋼還是要用在刀刃上。」

很快,東聯總部的命令下達了,任命梁興初為第十縱隊司令員。十縱組成不久,東聯便開始了強大的秋季攻勢。梁興初以「要把十縱帶成一支勁旅」的勁頭,帶領部隊打了一個又一個的硬仗、惡仗。特別是十縱血戰黑山,一戰揚威名!

1948年10月21日,野司發來電報,內容如下:

錦州、長春解放後,敵廖耀湘集團仍企圖西進與錦西之敵會合,重占錦州或逃入關內。我十縱即應進至黑山、大虎山之線,選擇陣地,構築工事,頑強死守,阻擊敵人,待主力到達後,聚殲該敵。

當夜,梁興初率部火速地向黑山、大虎山進發。根據黨委分工,梁興初帶著作戰科長到了28師。28師擔任黑山正面防禦,東側是高家屯,為一長達3000米的丘陵地帶。

23日,敵先頭部隊直逼我警戒線。上午9點,隨著一陣猛烈的槍聲,前哨戰打響了。我101高地經過兩整天的炮擊,已經被削去幾尺,變成99高地了。當敵人排成一字隊形,組成五六道人網,前呼後擁衝上來時,陣地上只剩下不足100個戰士,子彈和手榴彈也不多了。

101高地終因彈盡人寡,於下午4時被敵人攻占。

黑山門戶又一次被敵人打開!這種情況下,梁興初和政委商討後,認為101高地務必立即奪回,否則敵人可能趁勢直取黑山。

下午6時,梁興初下令,所屬的12門山炮,向占領101之敵發起狂風暴雨般地轟擊。12門山炮集中突擊一點,就發揮出它的強大作用了!密集在101高地的敵人,還未重整部署,我方的炮火就遮頭蓋腦地壓下來了。

16時,梁興初下令,82團全部和84團3營所有兵力,在全縱炮火掩護下,分4路直撲高家屯。戰士們以猛虎般的飛速動作,突然出現在敵人面前,頓時,陣地上白刃飛舞,殺聲震天。激戰半小時,101守敵全部被殲滅。紅旗又重新飄揚在高家屯陣地上!

夜幕又一次降臨了。這一天,廖耀湘兵團5個整師的進攻,一次又一次被遏止了。這時,由錦州兼程東進的我強大主力兵團,以雷霆萬鈞之勢撲了過來。

蔣介石的所謂「主力的主力」廖耀湘兵團,陷入了120平方公里狹長的合圍圈內,成了瓮中之鱉!

26日拂曉,野司首長拍來急電:

東進主力已到達,敵已向東總潰退。望即協同主力動作,從黑山正面投入追擊。

26日4時,十縱在大虎山以東地區,全線展開反擊。10月的遼西平原上,到處響起了勝利追擊的號聲!僅僅兩天,廖耀湘兵團就全軍覆沒了。這場戰役,梁興初率部黑山阻擊戰成功,榮受林彪、羅榮桓首長來電嘉獎。

同年11月17日,東北野戰軍第十縱隊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47軍,梁興初任軍長。1949年4月中旬,中央軍委和四野命令梁興初調任38軍軍長。5月8日,梁興初走馬上任。

1950年10月19日,梁興初率部第一批入朝作戰。在彭德懷第一次主持召開的軍以上幹部會議上,彭德懷問梁興初準備得如何,他乾脆地回答:「很好,一聲令下,即可出發!」梁興初的回答令彭德懷非常滿意。

10月25日,第一次反擊戰役打響!按照部署:38軍的任務是奔襲熙川,殲滅韓軍第8師。以該軍113師擔任主攻;112師迂迴熙川以東,包抄敵人,斷其後路;114師為預備隊。

可就在這時,已迂迴到熙川以東的112師發來急電,告之發現了「黑人團」。梁興初考慮到美軍裝備好,火力強,因戰情發生變化,決定謹慎行事。就這樣,貽誤了戰機。等到29日下午112師向熙川發起進攻,韓軍第8師早就溜掉了。並經查實,「黑人團」這一消息為誤傳!

第一次戰役結束後,在志司召開的總結大會上,梁興初受到了有生以來最嚴厲的批評。彭德懷吼道:

「我問你,你38軍為什麼慢慢騰騰,我讓你往熙川插,你為什麼不插下去?人家都說你是一員虎將,我彭德懷沒領教過。我讓你們打熙川,你說熙川有『黑人團』,一個『黑人團』就把你給嚇住了?這分明是臨戰怯陣!」

梁興初辯駁了幾句,沒想到彭德懷更生氣了:

「你梁興初沒有打好,你延誤戰機,按律當斬!我彭德懷別的本事沒有,斬馬謖的本事還是有的!」

梁興初不再說話。

會後,作戰處長丁甘如過來開導,並悄悄傳達彭總的話。他說:

「彭德懷說了,會上可能對你批評的重了些,不要因為挨批評就泄了氣。」

梁興初不服氣地說:

「泄氣?我梁興初是鐵匠出身!38軍也不是紙糊的!」

為了粉碎美軍妄圖鯨吞朝鮮的「聖誕攻勢」,志願軍黨委遵照毛主席的決策,集中9個軍,在東西兩個戰場發起第2次戰役。戰術部署是:示弱於敵,誘敵深入,分散敵人兵力,最後各個殲滅。

這天,副司令員韓先楚親自來到38軍,對梁興初說:「你們軍先打德川,整個戰役從你們這裡開刀,德川你們一定要打下來!」

為保險起見,韓先楚準備派42軍的一個師過來助陣。梁興初當即就拒絕了,他堅定地表示,打德川就交給我們38軍了。

11月25日,在發動進攻前的一天晚上,梁興初突然把軍偵察科科長叫到跟前,劈頭就問:

「你敢不敢插到敵後去?」

聽到滿意答覆後,梁興初指著軍用地圖,繼續說:

「這裡是德川,這裡是寧遠,你帶一部分人從它們中間插過去。要攜帶電台,沿途隨時間向指揮部報告敵情、地勢,最後要插到德川以南武陵里,炸毀武陵公路大橋,時間緊迫,不得遲於26日上午8時。」

軍偵察科長不辱使命,當晚率領小分隊成功地將大橋炸成兩段,堵住敵人的退路。

27日,梁興初命令38軍主力出擊,在德川河谷一個只有十幾平方公里的狹小地帶之內,殲滅了韓軍第7師5000多人。這樣一來,便從德川打開了戰役缺口。彭德懷看罷戰報,連聲說:「38軍打得好!」

在指揮作戰期間,一發炮彈炸在了軍指揮所桌上的地圖前。為此,部署們強烈要求軍指揮所後移。但梁興初臨危不懼,堅定地說:「我一步不撤,看誰剛後撤一步!」

名將手下沒慫兵!38軍在梁興初的指揮下,打了不少「名堂仗」!痛打韓7師,奇襲武陵橋,穿插三所里,血戰松骨峰……

當戰報傳到彭德懷那裡時,他欣喜道:「我們的戰士太好了!我要通令嘉獎他們!」在電報的末尾,彭德懷加上了「中國人民志願軍萬歲!第38軍萬歲!」的字樣。當梁興初看到後,激動得流下了熱淚。

從抗美援朝回來後,梁興初就在廣州軍區任職了……

葉帥指示總政給梁興初安排工作

1973年,梁興初去了太原的一家工廠工作。爾後,他的愛人任桂蘭特地向組織申請,也去了太原那家工廠,以便照顧梁興初。

這一晃之間,梁興初和任桂蘭在太原的那家工廠已經工作了七八年的時間。在工廠,梁興初和工人們相處得很融洽。每天上下班的路上,人們老遠見了就高聲打招呼:梁老紅軍、梁大爺、梁師傅……

閒暇時間,應工人們的要求,他就講故事,講紅軍長征,講抗日打鬼子,講東北民主聯軍,講抗美援朝。工人們邊幹活,邊聽他講故事,中途停下來時,有人就端來了熱水。

1980年,梁興初回到了北京,葉帥指示總政給他安排工作。當時有兩個選項:去濟南軍區或瀋陽軍區當顧問。在徵求梁興初意見時,他與愛人任桂蘭商量後,決定申請離休。報告送上去後,很快得到了批准。

梁興初沒正式讀過書,參加紅軍後才開始學文化。令人敬佩的是,他在戰爭年代養成了寫日記的好習慣,積攢了十分豐富的史實資料和文學作品,光木箱子就裝了19個。離休後,梁興初著手準備寫回憶錄,並開始了前期工作。可是誰曾想,1985年搬家時,遭遇車禍失火,所有的文字資料、照片都化成了灰燼。

令人更為痛心的是,同年10月5日,梁興初突然病逝。就這樣,回憶錄沒寫成。為了彌補將軍的遺憾,任桂蘭從1986年開始,一邊走訪丈夫當年的老戰友,一邊尋訪丈夫當年戰鬥過的地方。

終於經歷了多年的努力後,《統領萬歲軍》一書誕生了!這本書生動地再現了真實的歷史,後被解放軍展覽館當作重要的參考資料。《統領萬歲軍》成書後,任桂蘭沒有出售過一本,印刷費用也是自己付的,當時有幾家出版社想要買斷這本書的版權,都被任桂蘭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她從未想過用這本書來謀取經濟利益,家裡人勸她把這本書再翻印一次,也被她一口回絕。她說:「等我走了你們再印,只要我還在一天就不能再印,我要是走了,就管不了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