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小尼姑被殺,口中有半截斷舌,人們都說她活該罪有應得

小冉講故事 發佈 2022-05-20T10:22:52.209053+00:00

王松是個落第秀才,連續數次鄉試都沒有中舉,生活所迫沒辦法就做起了生意,因為經常需要外出進貨常常不在家,潘氏只能在家獨守空房。

清朝乾隆年間廣平縣有個秀才叫王松,他的妻子潘氏年芳十八,風華絕貌,在當地算得上數一數二的美女婦人。


王松是個落第秀才,連續數次鄉試都沒有中舉,生活所迫沒辦法就做起了生意,因為經常需要外出進貨常常不在家,潘氏只能在家獨守空房。


廣平縣外有一座尼姑庵,庵內有一個小尼姑,二十歲左右,平日裡潘氏總是會去尼姑庵求佛,可能是因為兩人的年齡相仿,慢慢地兩人成了朋友,平時王松出門進貨的時候,潘氏就會找小尼姑聊聊天,打發無聊的時間。


一日,潘氏因為王松出去進貨,半個多月都未曾歸來,待在家中感到無聊,便前往尼姑庵找小尼姑喝茶聊天。


兩人交談甚歡一直聊到天黑潘氏才回家。村裡有一個無賴叫馬三,仗著家裡有些錢財,整日裡跟著一群狐朋狗友不務正業,而且這個馬三還特別喜好女色。


這日潘氏剛出尼姑庵就被馬三碰見,馬三一見到潘氏就被她的樣貌所吸引,不知不覺中竟都看呆了。


夜間,尼姑正要上床休息,突然聽見房門被人輕輕打開,就見一個身影悄悄地溜進了房內,隨手還將房門給帶上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無賴馬三。


小尼姑見來人是馬三故作生氣的樣子說道:「死鬼,你昨晚不是才來過嘛,怎麼今天又來呀,萬一讓人發現怎麼辦!」


原來這個小尼姑早已經動了凡心,是個花心尼姑。她和馬三早有姦情,二人私下裡來往已經三年有餘。


馬三聞言,一臉壞笑地說道:「我的好姐姐,還不是因為姐姐太迷人了,不過今天前來是有一事相求,還望姐姐可以成全。」


尼姑嫵媚一笑,嬌聲說道:「看你這一臉壞樣,一定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說吧!你有什麼事情要求我呀?」尼姑說著,將馬三帶進了臥房.


「今天弟弟看見一個美婦人從你這裡出去,姐姐可知道那位美人是誰嗎?」


尼姑沒好氣地說道:「我勸你就不要動壞心眼了,她就是王松的妻子潘氏,人家可是有夫之婦!」


馬三道:「早就聽聞那潘氏貌美如花,以前只是聽說卻從未見過。今日一見,竟比傳說中的還要漂亮許多,簡直就是天姿國色呀。懇求姐姐可憐可憐小弟,幫幫小弟,將那美婦送與小弟享用一日,姐姐的大恩大德小弟永遠記在心上。」


尼姑聽完,把頭扭過一邊,故作生氣地說:「什麼天姿國色,我看她普通得很!」


馬三聞言,連忙又說:「是是是……姐姐說得對,小弟就是一時鬼迷心竅,胡說八道,姐姐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記恨弟弟了。弟弟的心裡只有姐姐一人,那裡還能裝下其他女人,我只求姐姐讓弟弟受用那潘氏一晚。」說完馬三就雙膝跪地,抱著小尼姑的雙腿可憐兮兮地看著她。


小尼姑被他可憐的模樣逗笑道:「就知道你的嘴甜。」馬三一見尼姑笑了,立馬起身問道:「姐姐是同意了?」


尼姑臉色一變,說:「誰告訴你我同意了。你們臭男人都一樣,吃著碗裡看著鍋里的,沒一個好東西。」


「姐姐罵得對,是弟弟不對。」馬三唯唯諾諾連稱自己的不是。看見小尼姑側著身子不理自己,他連忙轉到小尼姑面前跪下,用手扯著小尼姑的褲腿哀求道:「只要姐姐可以成全小弟,要打要罰都聽姐姐的。姐姐,你看這是什麼!」


說完馬三從懷裡掏出一對赤金手鐲接著說:「這是我前幾天專門為姐姐打造的赤金手鐲,還望姐姐收下,那件事就靠姐姐幫忙了,要是有什麼花費只管告訴我,這件事要是成了,弟弟我必有重謝,你就是想要我的性命,我都可以雙手奉上。」


尼姑看了一眼馬三,又喜又嗔道:「你的狗命誰稀罕呀,只要你個小冤家以後不要辜負我就好了。」一邊說著一邊將那對赤金手鐲戴到了手腕上。


馬三見到對方將手鐲帶上就知道這事有戲了,心中不由暗喜,道:「謝謝姐姐成全!」說著一把將尼姑摟到懷中。


尼姑躺在馬三的懷中說道:「這事不可以直接和她說,女人臉皮薄,即便是心裡有意,嘴上也不可能同意。這件事要想做成,一定要將她先騙到庵中,然後我再想辦法將她灌醉,到時候你就可以下手了。等到生米煮成熟飯,就算她心不甘,事已至此她也沒有什麼辦法。然後再慢慢開導她,等到她想通了,你二人今後便可以長久往來。」


馬三聽完,連連拍手稱讚:「妙計,妙計,姐姐真的是孔明在世呀。」


第三日,尼姑一早便來到潘氏家中,說:「妹妹,今天我準備一些茶果,特意前來請你過去一聚,咱們姐妹到時候好好地聊一聊。」


潘氏聞言笑道:「我在家正好無聊,本來就想著今天去姐姐那裡坐坐呢,既然姐姐也有意那可是再好不過了。」


二人來到尼姑庵,品茶嘗果,交談甚歡。兩人聊了一會,小尼姑低聲說道:「我這裡還有一壇好酒,不如咱們倆少喝一點如何?」


潘氏驚訝道:「姐姐,你這裡怎麼會有酒呀。」尼姑解釋道:「現在天氣寒冷,喝點酒也好暖暖身,如果遇見如妹妹這般投緣的,也會喝點助興。」說著起身拿出一壺酒來,給潘氏倒了一杯。


潘氏見小尼姑如此熱情,也不好推辭,便和對方對飲起來。潘氏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就這樣掉進了小尼姑的圈套之中。


過了一個時辰,潘氏不知不覺中就喝得有點多,身體已經有些支撐不住。小尼姑見狀又是連勸幾杯,這幾杯酒下肚,潘氏頓時感覺天旋地轉。


潘氏扶著額頭,嘴裡吐著酒氣說道:「我已經不能再喝了,今天喝得確實有些多,我先回去了,謝謝姐姐的款待。」說著就要起身離開。


尼姑連忙上前扶著潘氏說道:「我看現在這樣回去也不安全,不如去我的臥房休息一會,等酒醒之後再走也不遲。」潘氏此時感覺頭重腳輕,天旋地轉,便答應下來。


小尼姑將潘氏扶入房內,幫她脫去鞋襪,這時的馬三早已經等在房外,見尼姑出來,連忙上前問道:「事情辦妥了嗎?」


尼姑沒好氣地說:「看你猴急的樣子,你在外面多等片刻,等她睡熟後再進去。知道了嗎?」馬三嬉皮笑臉地說:「我就知道姐姐最心疼我了。」


馬三在門外等了半刻鐘,估計潘氏已經睡熟,便悄悄走入室內……


完事以後,潘氏醉意消去,如夢初醒。再一看對方竟然是一個陌生男子,便大哭起來,拉住馬三尋死覓活「我今天要殺你了,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呀,你還我清白……」


小尼姑在外面聽到屋內傳來潘氏的哭鬧之聲,聞聲進去,她朝馬三偷偷地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先行離開,馬三會意轉身便退出了臥房。


尼姑拉著潘氏的手說道:「妹子,馬公子對你也是痴心一片,才做出這等事情。再說,妹子大好年華,每日獨守空房,猶如寡婦。現在有個人心疼你,愛你,多好呀。」


潘氏輕聲哭泣,有些擔憂地說道:「這事要是讓外人知道,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呀。」尼姑連忙安慰道:「妹妹,你就放心,這件事不會再有第四個人知道。」


潘氏本來也是一個輕浮之人,加上丈夫經常在外一走就是數月,一年到頭在家的時間屈指可數。潘氏早就寂寞難耐,如今正好馬三對自己有意,又會花言巧語哄自己開心,可謂是久旱逢甘霖,便順勢答應了下來。


俗話說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潘氏和馬三隻從那晚之後,兩人經常趁王松不在家的時候,偷偷跑到尼姑庵私會。


世上就沒有不透風的牆,日子久了,他們二人的事情很快就被尼姑庵附近的村民知道了。這一傳十,十傳百,潘氏和馬三兩人苟且之事,沒過多久就傳到了王松的耳中。


再說王松,此人也是一個很有心機的人。他知道這件事之後沒有立馬去找潘氏對質,萬一冤枉了潘氏也不好。於是他就暗中調查一番,確認了二人果真像傳言中那樣,知道事情真相的王松,他不動聲色就像什麼事情沒有發生一般。


不要以為他真的能咽下這口惡氣,當然不是。王松一直在想該如何報仇,在家中一連想了數日,終於讓他想出來一條報仇的妙計。


一天夜裡,王松將潘氏叫到身邊說道:「你和馬三在尼姑庵中的事情,我已經全都知道了。今天你要是從實招來,我既往不咎。你要是還對我有任何隱瞞,就不要怪我不念夫妻之情,將你打死在這屋內!」說著將一根木棍「啪」的一下丟到了地上。


潘氏聞言,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經敗露,頓時嚇得兩腿發軟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抱著王松的腿連連求饒。


她知道就算王松不打死自己,這件事要是被官府知曉,到時候自己一定會被遊街示眾,下豬籠的。潘氏哪敢有什麼隱瞞,於是就將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訴了王松。


王松聽後說道:「姑且信你,念你也是被那惡尼姑所騙,並非你本意。這事不能完全怪你,起來說話吧!」


潘氏瑟瑟發抖哪敢起來,王松見她久久不肯起身,就上前將趴在地上發抖的潘氏扶起,說道:「你被那惡尼姑和馬三設計陷害,我也因此受辱,此仇不共戴天,現在我有一計可報此仇,你是否願意幫忙?」潘氏現在那裡還敢說個半不字,連忙說道:「一切都聽相公安排。」


「明天我會假裝去進貨,你把馬三約到家中與他私會,趁其不備,將他的舌頭咬下。之後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安排。你聽明白了嗎?」王松將計劃告訴了潘氏後,又想了一遍發現沒有什麼遺漏後,又仔仔細細地對潘氏囑咐了一遍。


第二天,潘氏托小尼姑告訴馬三,今日王松外出進貨不在家中,希望馬三前去陪陪自己。


馬三聽到這個消息,興奮不已,雖說以前二人經常在尼姑庵中私會,但礙於尼姑在場,總是無法盡興。


今日潘氏叫自己前去家中,看來她真的對自己動了感情,所以想避開小尼姑與自己盡情歡樂。想到此處,馬三興奮地早早就來到潘氏家牆外等候,天色剛黑馬三就迫不及待地翻牆進入潘氏家中。


馬三進屋後,只見潘氏身穿紗衣,媚態萬千地坐在燈下看著自己。馬三見狀不禁大喜,三步並作兩步來到潘氏面前,一把就將潘氏摟入懷中,順勢躺到了床上……


馬三正當得意忘形之時,忽覺口中傳來一陣劇痛,想叫卻又叫不出聲,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低頭仔細看時,卻見潘氏嘴裡正咬著自己半截血淋淋的舌頭。


潘氏嘴裡咬著舌頭,轉身就往屋外跑去。馬三口中巨痛不比,就如刀割斧剁一般,那裡還顧得上逃跑的潘氏,起身就是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此時王松從廂房內走出,來到滿嘴鮮血的潘氏面前,冷冷地說「幹得漂亮,把那半截舌頭給我,你就收拾收拾去休息吧!記住……今天的事誰都不要說,就當沒有發生過,知道嗎?」


潘氏連連點頭道:「明白!」王松又道:「你先睡吧,我去去就來。」說完,就將那半截斷舌包好,揣進懷中。腰間別把短刀,直奔尼姑庵而去。


到了尼姑庵,王松翻身越過院牆來到小尼姑的臥房外面,輕輕打開房門。小尼姑剛剛熄燈躺下,還未睡著,就聽見有人推門進來,她以為來人是馬三,故作生氣說道:「你不是去找你的新歡了嗎?還來我這裡幹什麼?」


小尼姑見沒有人回答,起身將油燈點亮,對著門口方向一照,發現來人竟然是王松!驚訝地問道:「你不是去外地了嘛?怎麼會……」王松不等她說完,一步上前,只見寒光一閃,一把匕首直插小尼姑的心臟。


小尼姑雙手捂著胸口,殷紅的鮮血順著指縫流出,她瞪大的雙眼到死也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死在一個秀才的手裡。


王松將小尼姑的屍體拖到床旁,將那半截斷舌放到小尼姑的口中。一切弄完之後,王松將燈吹滅,跳牆出了尼姑庵,返回家中。


第二日,有人向衙門報案,說是尼姑庵中的小尼姑被人所殺。縣令命人查看現場,發現小尼姑口中有半截斷舌,縣令當即命令衙役全城捉拿斷舌之人。


隨著通緝令的發布,沒過多時就有人報案,說昨日夜間看見一個滿嘴鮮血的男子在街上狂奔。他好心上前詢問那人需不需要幫忙,只見他胡亂地揮動雙手,口中鮮血直流,一句話也不說最後就昏死過了去。


最後還是幾個好心人將他送往醫館醫治。衙役帶人前往醫館,經過人們的指認,發現此人就是馬三。


縣令升堂,將馬三捉拿歸案後,經過仵作驗傷,確定了馬三斷舌之傷,是新傷,傷口應該就是昨夜才有。


加上周邊百姓指征,馬三平日裡不務正業,專愛女色,外加坊間早有傳聞,馬三與小尼姑暗地裡行不軌之事。


縣令推斷兩人應情感糾葛,小尼姑一怒之下咬斷了馬三的舌頭,馬三反手又將尼姑殺死。馬三口不能言,只能「嗚嗚」地胡亂比劃,外加馬三平日裡胡作非為,口碑極差,縣令根本就沒有多做調查,就認定他是殺人兇手無疑,當庭就判了他斬首示眾。


再說潘氏,雖然王松信守承若沒有休了她,但是心中早已對潘氏感到厭惡至極。沒過多久王松又找了一個漂亮的女人做了妾,對潘氏就更加的疏遠了。最後潘氏落得只能獨守空房孤獨到老。



小冉想說:人們常說「自古姦情出人命」,現實生活中一樁樁因此而引發的惡性刑事案件,屢屢出現。夫妻之間應該互為忠實對方,出軌、婚外情是嚴重違法,也是導致一起起家庭悲劇的重要原因。


俗話說的好「色字頭上一把刀,石榴裙下命難留。」這句話現在已經不是只是對男性說的了,很多女性朋友也年齡這樣的問題。


婚後出軌這樣的事情頻頻發生,最後的結果大多數是兩敗俱傷。


結婚後對方一定會改變,變得不如以前好看,不如以前懂你,變得好像不在關心對方,婚前對方的那些優點無限的縮小,反之那些缺點卻會無限的放大,生活中沒有了激情,有的只是柴米油鹽。


但是這些都不是你對婚姻不忠的藉口,世上沒有後悔藥。


有心為之則罪不可赦,正所謂「自作孽不可活」,即便是什麼都沒有做,只要心生惡念,那也是有罪的,也是要承擔責任的。

關鍵字:

真的爆好吃!這松阪豬上的油花爆汁,光視覺就食慾破表⋯

2021-11-15T07:30:17.640548+00:00

上桌一定夾光光的好料,居然不用十分鐘就搞定

現代人貪圖方便,但吃東西絕不隨便!

自己煎肉,經過調味、醃製、開火熱油…

一小時過去…要嘛太柴、要嘛太熟

忍不住OS:『買再好的生肉、也難以煮出高級感…』

 

節目{大老闆聯盟}美食推薦

適合✅上班族 ✅主婦 ✅無肉不歡的你

 

 

加熱即食_Me2火神鹽燒松阪豬

嚴選加拿大松阪+專業主廚監製熟成

不用開火、不用調味、不用烹飪技術

只需解凍後,丟進微波/氣炸鍋/烤箱

豬肉的鮮甜原味,全鎖進松阪特有的彈牙肉質裡…

啊嘶…這就是回味無窮的fu!

 

//單吃or入菜,每一口都刷嘴到停不下來//

 

 

不管是

小朋友吵著吃的【厚切松阪豬三明治】

同事人人稱羨的【松阪豬蓋飯便當】

宵夜懶得出門、又想大快朵頤的【乳酪絲炙燒松阪豬】

Me2火神松阪豬,都能滿足你的味蕾

 

更多松阪豬料理底加➜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