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妹妹在賈寶玉心中,為啥只能排第四位?

海邊的西塞羅 發佈 2022-05-21T22:30:53.256017+00:00

各位好,今天的正稿是《感謝李稻葵老師的新發言,讓我理解了什麼叫「集中贏」》,想了想還是丟小號上了,喜歡的朋友請移步過去。

其實我一直懷疑,他倆談的那個東西,到底能不能算「戀愛」?


各位好,今天的正稿是《感謝李稻葵老師的新發言,讓我理解了什麼叫「集中贏」》,想了想還是丟小號上了,喜歡的朋友請移步過去。

李稻葵老師這人,我當年還聽過他的講座(那會兒他頭髮還沒白,想來也算時光荏苒),按說其實學養還算不錯,但當時就覺得他跟正經一流經濟學者還差了點啥東西。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好像隱隱約約把它寫明白了。

雖然小號已經寫了正稿,但大號今天還是不想放空,這兩天翻出很多舊文來整理,發現一篇十年前在大學時寫的有關《紅樓夢》的隨筆,覺得還蠻有意思的,跟大家分享一下。離開大學轉眼也十年了,大家也可以對比一下,看看我這十年間有沒有變化,文筆和見識是進了還是退了。

另外今天我會做個《小西沙龍》直播,因為最近又身體不好,這次不一定做的很長(甚至可能睡過去了也不一定),只是看到平素很多朋友的留言回復未及,挺不好意思的,想聽我聊聊天的朋友有時間可以看一下。



小時候我不太喜歡讀《紅樓夢》,因為我其實一直很懷疑,賈寶玉和他林妹妹談的那玩意兒,到底算不算戀愛。

很多人說紅樓夢裡的愛情非常偉大,比如蔡元培先生,就說《紅樓夢》敢寫男女之情「實乃中國文藝復興之發軔。」

其實我倒覺得不然。西方文藝復興愛情觀的演變有兩個脈絡:

一個是薄伽丘《十日談》裡的肉體之愛。

另一個則是但丁《神曲》中的精神之愛。

兩個脈絡最終歸結在一起形成了莎士比亞《羅密歐與朱麗葉》式的靈肉統一的愛。

而與之相比,中國傳統文學中愛情觀的發展先天營養不良——中國古書中的聖人英雄有一個算一個在愛情上冷血。關雲長秉燭達旦,劉玄德手足衣服。玉麒麟「唯好槍棒」,武二郎「不喜女色」……

最懂「風情」、能娶上漂亮媳婦的男人,都是豬八戒、矮腳虎、土行孫這樣的貨色。

而潘金蓮與西門慶是姦情,張生與崔鶯鶯是偷情,《白蛇傳》就不消說了那根本就是大男孩與小保姆。

講英雄的戲一般都不含半點愛情在裡面,講情愛的戲就沒有半個英雄在其中。真特麼咄咄怪事。

可能有人會說,還有梁祝哩——其實梁祝現在的樣子——黃梅戲也好文學也罷——是民國以後隨鴛鴦蝴蝶派出現才形成的。我大一有一次上課,老師發了幾頁民初版的梁祝作參考,怎麼說呢?感覺根本就是色情與迷信的大雜燴。

可以說,中國古代愛情,先天就營養不良,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

因為古代中國缺少西方那種「靈魂戀愛」的傳統。男女之情被看做一種單純的肉體關係,專做繁衍後代只用。敦倫嘛!敦倫之外那點感情,就被看作是「欲」。

又因為要存天理滅人慾。自然百善孝先行,萬惡淫為首。所以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我們古人認為,沒有愛情只生孩子的婚姻才是最好的婚姻。

你看,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婚姻有關的其他人都在場,唯獨不讓男女自己出面,目的就是唯恐你們之間出現感情。

魯迅先生對這種延續中國3000年的婚姻傳統(這絕不是隨口亂說,周禮中就有此制),有一個很不客氣評價。先生說「仿佛兩個牲口聽著主人的命令:「咄,你們好好的住在一塊兒罷!」」所以中國有個詞叫先結婚後戀愛,這種方法繁衍到其他層面上去。中國古代所有男女之情及其所謂的「佳話」,基本上都是以肉體關係為中心:

要麼就是求交尾不成而猴急的前戲——比如張生同志的PUA名言:「求娘子救小生一命!」

要麼就是爽過以後意猶未盡的後戲——比如柳永同志逛完窯子留的那些詞。

吹破殘煙入夜風。一軒明月上簾櫳。因驚路遠人還遠,縱得心同寢未同。——柳永

《雙城記》裡西德尼的毫無肉體關係的獻身式的愛情在我們這裡不會發生,也無法理解。甚至中國人管愛情叫「愛情」也是很晚的事——是從日本傳過來的——早先時候,愛情這個詞的語意,一小半在「敦倫」那裡,更多的則是在「淫」那裡。中國人對自己的生命其實是不太憐惜的。為君死是忠,為父母死是孝,為朋友死是義。但唯獨為個女人死反而要招人笑話。所以叫「淫喪」,所以《雙城記》裡無比光輝的西德尼,如果放在古代中國,就是「淫喪」。放在今日中國,則曰「舔狗不得好死」。

所以,總結起來說,我比較傾向於認為,咱中國古人是不太會談戀愛的,因為我們本來舊沒有這個概念。你一說愛女人、立馬想到的就是「淫」——古希臘蘇格拉底、柏拉圖那會兒,基本也是這麼想的。所謂「柏拉圖式愛情」原先是發生在兩個男人之間的。

只有肉體欲望傳統而缺乏精神戀愛的的這個傳統,決定了《紅樓夢》確實是個飛躍,但同時又限制了它能飛多高。

從飛躍上講,紅樓夢裡,確實有些精神戀愛的影子了,賈寶玉大概是中國第一個不以占有為目的欣賞女性的文學形象。比如他看寶釵肌膚很美,想的不是上去摸一把,而是若生在林黛玉身上就好了。又如晴雯和黛玉都對他說過類似「我豈是為你,我是為我的心」的話,他不怒反更生憐愛。這些都是要有真情甚至還需有些靈性才能悟得的妙處。

在紅樓夢裡,中國的愛情第一次有了靈的參與。

但說它飛得不高,一是因為在紅樓夢中,曹雪芹給出的愛情觀,不是將靈肉統一起來,而是將它們分割開來互不相干。

這就導致了一個有趣的現象:賈寶玉身上,西門慶張生這些人的習氣其實他全有,他只不過是比這幫人多了一些東西而已。

說的不好聽一些,如果以前的中國傳統言情小說里男主角都是流氓,那賈寶玉就是情種加流氓,充其量不過是大情種加小流氓。總之流氓的習氣是改不了的。不然作者似乎不知怎麼處理這個肉體之愛。扔了它豈不讓人成了和尚?

所以小說中一上來就暗示他在秦可卿那裡性啟蒙,又明寫他與襲人試雲雨。後面又說他調戲金釧兒(其實是互相調戲),又在關鍵時刻一溜煙跑了。弄得人家投井。

如果你單把這些情節挑出來看。賈寶玉和西門慶張生之流實在是沒啥區別的。

紅樓夢裡面的賈寶玉似乎是兩個人,從精神之愛上講,他既憐香惜玉知冷知熱又專情於黛玉,實為難得。從肉體上說,他又是個完全無所謂,不負責,濫情的傢伙。這個人物人格分裂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是作者對感情分割的混沌和兩難。

由於沒有人文啟蒙,作者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去處理審美專一與欲望泛濫的矛盾。甚至沒有有意識的把它們分割出來。其實這也是中國文人自古以來難以解決的問題。


「美人卷珠簾,深座蹙額眉」他們模模糊糊的能夠認識到審美和肉慾似乎是兩種東西。但卻又總撇不清。究其原因,是因為中國沒有人文主義,古代的中國人幾乎不懂得怎樣去欣賞人自身。

這一點從藝術上看的最明顯,中國的山水畫意境悠遠,工筆花鳥惟妙惟肖,可一旦到了人物畫上——有一個人敢長成畫裡那樣麼?

雕塑上就更不用說了。西方的人體繪畫尤其人體雕塑卻成熟的很早,且非常發達。為什麼?因為古希臘人,很早就認識到,人是世間最可寶貴的生命。他們的價值體系是建立在以人為中心的基礎上的。因而,他們就很會欣賞人自身——就像我們因為崇拜天地故而很會欣賞山水一樣。一個連人都不懂得欣賞的人,你指望他怎麼「人文主義」。

欣賞人,一定又是從欣賞異性開始的,所以有了真正的愛情的地方才會有人文主義。有人文主義的地方才能現代人,有現代人才有現代化,網上流傳的那個美帝占領軍征服日本後執意要在日本人的電影劇本里加吻戲的故事,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明白了這一點,你就能明白賈寶玉欣賞女性和他厭惡功名反對傳統其實是不可分割的了。

中世紀文化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把某種東西的尊嚴擺在了人的尊嚴之上,歐洲那裡是上帝的尊嚴,中國古代是皇權的尊嚴祖宗的尊嚴,現在是權的尊嚴錢的尊嚴。為了這些東西可以打壓犧牲人性。性情中人的賈寶玉是不做的。

其實賈寶玉有何異於凡俗之輩,一顆赤子之心,返歸本真的心情而已。中國文化傳統發展了2000年,最後一個活躍的思想是陽明派,最成功的一部小說塑造了這麼一個人物。都是回到原點,清零式的東西。客觀上宣告儒家社會實踐其實是總失敗——你搞了半天,原來還不如「空」,不如零,不如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但是即便是紅樓夢裡的愛情,似乎也還及不上這個零。

你看賈寶玉在向林黛玉告白的時候,是怎麼說的呢?

他說:「除開老太太,太太,老爺,第四個就是妹妹。

這話,在賈寶玉和作者曹雪芹看來,可能就已經很感人了,但我估計如果現代哪個男生敢跟女孩這麼說,他一定注孤生。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現代的愛情觀是接受過人文思想洗禮的。

讀過《海的女兒》的人應該還記得,巫婆告訴海的女兒要想有一個靈魂,必須讓王子「愛你勝過他的父母,甚至他自己的靈魂。」當然王子後來沒到這一步,海的女兒最後變成泡沫了。但海的女兒自己卻真的「愛王子勝過愛父母,甚至超過愛她的生命。」

這裡我不想討論爹娘和戀人到底哪個該更重要的問題,但說《紅樓夢》裡賈寶玉愛林黛玉,沒有《海的女兒》愛王子那樣深,應該是沒錯的。

而曹雪芹這一筆,顯然也不是白寫的,你看,在寫了這段告白之後,他緊接著就是「金釧兒事件」寶玉戲金釧兒,王夫人發威。而面對母上大人的發威,寶玉立刻就懦了,最後金釧兒投井。

拋開後面與「寶玉挨打」的銜接不談,從小說結構來說,這個情節安排的其實太突兀——寶玉調戲金釧兒,金釧兒答寶玉,王夫人打金釧兒,甚至後來一定要把她攆出去,金釧兒投井,這些都好解釋。問題是賈寶玉一看母親就跑,實在跑的不倫不類。

你賈寶玉不是向來憐香惜玉嗎?不是從來都敢在老太太太太面前使小性嗎?平日裡要這要那,脾氣大得很,這個時候怎麼懦了?

細究下去。這和襲人開門晚了,寶玉踹她一腳還有本質的區別。——這個情節對賈寶玉這個人物的整體性損害太大了。沒有一句廢話,沒有一個閒人的《紅樓夢》幹嘛要這麼寫?

我覺得,這裡疑似也是曹雪芹為小說結局安排的一個暗示,你賈寶玉不是「除開老太太,太太,老爺,第四個就是姑娘。」嗎?就讓你看看這個排序有多厲害——就因為親媽發了一次威,賈寶玉對他剛剛還「審」過「美」的人連維護也不敢維護一下。這暗示了以後他在追求愛情路上,遇到更大的阻礙,他也是除了「跑」和哭不敢作更多的抵抗的——晴雯死了,他也就寫個《芙蓉女兒誄》悼念一下而已。對逼死晴雯的他媽,他敢有半句抗議麼?他不敢。

我很懷疑在之後林黛玉遭遇不幸,他也只能這樣。

指望他能像西德尼或海的女兒一樣為自己的愛情勇敢抗爭,甚至自我犧牲,是不可能的。

所謂的憐香惜玉,所謂的「第四個就是姑娘。」其實也不過如此而已。父母之命不可違,賈寶玉再怎麼反傳統也翻不了這個、

我們「最偉大的愛情故事」比人家的一紙童話還脆弱。

我覺得現代社會,應該不會有女孩子想嫁這樣的男生。她們一般管這叫媽寶男。



所以,紅樓夢裡的愛情到底偉大不偉大呢?

從縱向比較上來講,確實是登峰造極的。甚至可以說,裡面的女性,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群真正立體化了的女性。而賈寶玉恐怕則是中國文學史上唯一參悟一點真愛的男性,之前的男人則不是淫棍就是性冷淡,以現代人的品味來說,個個都是渣男。

但從橫向比較上來說,比之於同時代已經人文覺醒的西方那些忠貞不渝、為愛而死的愛情故事來說。《紅樓夢》裡這個愛情城東從堅貞和可貴上講,恐怕都是排不上號的。

我想起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裡寫的那個段子:

主人公鼻祖,第一代何塞生活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村子裡,那裡貧窮愚昧,村子裡的人什麼都不知道。

某一天一個吉普賽人給他帶來了一些磁鐵之類的新鮮玩意兒,何塞立刻沉迷在了其中,無法自拔,每天廢寢忘食,不務正業,妻子和村里人都覺得他瘋了。

後來某一日,神神叨叨的何塞突然對眾人宣布:「地球是圓的,像個橘子一樣。」

大家覺得這人徹底瘋了。只有那個吉普賽人在再次來到時誇獎了何塞,說他能在如此閉塞的小村莊裡靠幾樣外來小發明琢磨出這件事真的很了不起——雖然這個真理,在小村莊之外,已經被證明了好幾百年了。

我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想到的就是曹雪芹和他的《紅樓夢》——「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他就是那個在閉塞小村莊裡悟出「地球像個橘子」的何塞,雖然比人家落後了幾百年,但他依然是不容易的、偉大的、卻也是孤獨的。

在那個閉塞的村莊裡,別人都覺得,他居然這麼說,簡直是個瘋子。

當然,像獨自想出地球是圓的的何塞一樣,能寫成這樣,曹雪芹也盡力了,還是得給他點個讚。

全文完

以上就是原文了,共5000字,眨眼十多年過去了,重讀似會舊友,雖已不盡贊同,但挺感慨的……

關鍵字:

『我崩潰!"咩咩感染" 為何一直反覆出現阿』

2021-10-04T04:00:16.413067+00:00

以前聽別的女生有這困擾,只覺得她是衛生沒做好吧

但在我剛生完後,頻跑廁所就算了

甚至「噓噓時偶爾會刺痛、還變很多白白」不敢靠近老公了

那股濕黏的悶感,讓我整天都難受...

看了診,醫師說會不會是用太刺激的洗劑?導致好菌洗掉了、壞菌滋生,但其實我沒有用專門的...

真的就是在我產後狀況才劇增,之後時不時會復發一次,實在太痛苦~

後來爬到團媽推薦的一個【蜜嫩香-淨咩膠囊】

不管產後或是經期「味重阿、分泌多的」吃完幾天內,就能感受到效果!

第一天吃,覺得沒這麼誇張,沒什變~

但我第二天睡醒,褲褲上已沒有白白的了

然後整天在辦公忙,下午如廁看,真的也沒黏黏物

吃到三四天幾乎就沒味了,久違的整日清爽

平常就這樣當保養吃,蠻方便又很健康!跟老公「相處」也比較鬆口氣

有需要的很推薦逛看!還有很多營養師推薦說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私密問題好煩~擦的抹的都用過了啊⋯

私密凝膠、清潔噴霧那些根本治標不治本!

 

【口服式保養 液態膠囊吸收更加倍】

蜜嫩香 ▶ 吃的私密肌精華🌹

專為 搔癢 X 臭臭味 X 暗沈鬆弛 研發

             (營養師 王維君 認真推薦)

 

\ 3天吃出香香女人味 魅力自信加倍提升 /

緊緻私密嫩彈保水 緊實幸福更有感

減少感染 淨化分泌發炎 妹妹清爽不癢癢

香氛催慾 異味退散 從內散發淡淡女人香

嫩彈美白 淡化黑色素 好美的粉嫩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