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親切的名字

人民網 發佈 2022-05-23T23:26:55.987981+00:00

化冶所全稱是「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現在改名叫「過程工程研究所」。化冶所的工作就是研究用化工的方法煉鐵,同時提取稀有元素,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冶金之路。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我20歲那年,從鐵道兵復員後就在化冶所做實驗工。化冶所全稱是「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現在改名叫「過程工程研究所」。這是我生平第一個工作單位。

化冶所的工作就是研究用化工的方法煉鐵,同時提取稀有元素,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冶金之路。我參與的第一個國家重點科研項目就是「流態化煉鐵」的中間試驗。該項目由化冶所所長郭慕蓀院士主持,他曾在西德和巴西考察研究,回國後提出動議並經國務院批准,興建我國第一個流態化煉鐵試驗基地。

當年我們「四零車間」條件非常簡陋,4個復員兵,加上技校分來的十幾名中專生,我們身穿工作服,頭戴柳條帽,腳上一雙「踢死牛」的翻毛皮靴,開始了繁重的勞動。從清除工地上各種遺留物,挖地基,在清華園火車站卸磚卸水泥,再到盤鋼筋澆灌混凝土,基本全靠人力。

郭慕蓀院士經常在我們車間粗糙的地面上徘徊。試驗的結果並不理想,礦粉打結,反應不充分,氣流不均勻,反應釜內有死角,用何種催化劑來改善反應效率,都困擾著這位留美歸國年逾六旬的科學家。那天我在清理散落的鐵粉,純鐵粉的顏色是黑藍色的,只聽有人叫我,小陳快過來幫幫忙!我抬頭一看,只見郭慕蓀先生站在流態化床的一處開口,他顯然試圖爬進去,渾身上下還有臉上已被鐵粉染成黑色。郭先生,裡面那麼髒您進去幹嘛?我要看看打結的情況,你推我一把。我只好恭敬不如從命,把郭先生推進流態化床。我和郭先生出來時全身都黑透了。車間負責人說,郭先生這種事干多了,在西德、巴西都幹過。

我們這些年輕人陸續被分到各個科室,以實驗工的身份參與其他項目。我去的是陳家鏞院士領導的第四研究室,參加等離子噴鍍項目的實驗工作,這在當時是迫在眉睫的難題。

等離子噴鍍工藝今天已常規化,當時卻是中國首創。我參與的部分是實驗生產噴鍍用的鎳包鋁和鎳包石墨粉末,從零出發積累經驗和數據,徹底擺脫依賴國外昂貴的同類產品,這是該項目的關鍵。在科室指導下,具體操盤實驗的是一位姓黃的退伍老兵,湖北漢陽人,性情豪爽。他說小陳,我也是復員兵,當年炮八師的瞄準手,我幹得來,你一定幹得更好。實驗過程中,鎳包石墨的形成總不夠充分,粉末切片在顯微鏡下顯示,外邊的鎳往往只包住一半,難以閉環。這樣噴到基體上塗層不均勻。如何讓鎳不薄不厚,完整包住石墨顆粒,最好還是去問老黃。

老黃真不含糊。他說小陳你就負責記錄,注入液體鎳的時刻、液體鎳的溫度、石墨顆粒的細度,等等,都記下來,一點不能差。我就不信了,江山都打下來了還搞不定這麼個事。我們那時真是夜以繼日,吃完東西就來,睡醒覺又來,反覆實驗反覆調整。我們從無數次實驗中摸索著最佳數據和具體步驟。慶幸的是,我們最終生產出完美的噴鍍粉末,填補了空白,並總結出一套轉化為規模生產的工藝數據,移交給相關廠家,包括小浪底水電站。

後來在漫長的漂泊中,每當看到小浪底水電站的消息,我都會停下來,凝望遠方很久。我把一部分青春留在小浪底,留在了那條叫黃河的激流中,這是我最大的滿足。網上流傳過一首叫《漢陽門花園》的歌,「小時候的民主路沒得那多人,外地人為了看大橋才來到漢陽門……冬天臘梅花,夏天石榴花;晴天都是人,雨天都是伢」。我哼這首歌時會熱淚盈眶,老黃擼胳膊捲袖子的身影浮現在我眼前,他是漢陽人。如果他還在,何不讓我們同醉?

隨後我轉入蔡志鵬先生領導的第一研究室,從事濕法冶金的實驗工作。與此同時,國家恢復了高考。我心中早有大學夢,但那時上大學全靠選派,名額極少,我根本不敢想。現在公開招生了,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當時我有些心虛,咱連初中都沒畢業,雖然私下也在補習,但來得及嗎?化冶所不少年輕人都躍躍欲試,人家要麼讀過高中,要麼老三屆,功底紮實,看著他們,我有些自卑了。蔡志鵬先生,我們都叫他老蔡,他做過鞍鋼的副總工程師,那天他問我,人家都準備高考呢,你咋想的小陳?我底子太薄,夠嗆。啥意思,你不參加了?嗯,差不多吧。老蔡愣住了,緩半天說了句讓我振奮的話:我真把你看走眼了小陳,原來你是這麼個人,啥都別說了,幹活吧,把那些試管洗出來。等等,我不是「這麼個人」。

根據老蔡安排,只要完成實驗準備工作,我就可以去圖書館複習。當時化冶所的氣氛是:對複習的年輕人會多一聲問候,小陳啊,又複習呢?你準備考什麼科呀?文科。文科好,你像文科的料。所辦主任靖冠英,一個抗戰老兵,在會上公開表示,各科室要支持年輕人考大學,在做好本職工作前提下,儘量給他們留複習時間。郭慕蓀院士的夫人桂老師,也是留美碩士,還是化冶所圖書館館長,她只要在樓道里看到我們,就往圖書館轟,拍我們的肩膀像趕羊一樣,快點快點,抓緊時間,你們落課太多了。她還開班為我們補習英語。可惜我連26個字母都念不全,不敢上她的課。我當時最常用的是圖書館二樓東頭那張桌子,透過窗戶能看到對面三星鉛筆廠的車間,當年著名的品牌「中華鉛筆」就是他們生產的。我看到那些匆忙的身影和轉動的機器,趕緊埋頭溫書。

1977年我沒考上大學,時間太倉促了。沒考上接著考,所里的氛圍依舊是包容的。我發現我的問題出在數學上,人家是複習,我是現學,而且考題逐年加深,不突擊根本追不上。那天我跟老蔡說,能不能讓我最後一個月拼一下,把數學整上去?他說不行,所里沒這規定。可第二天上班,我剛進屋,老蔡就叫起來,小陳你臉怎麼是綠的,別考不上大學再出人命,我可負不起責任,趕緊回家休息,休息好再回來上班。

1978年我考上中國人民大學,離開了化冶所。正值金秋,斜陽把我的身影像思念一樣拖得很長。他們送我到大門口,有長者、同事,還有心愛的人。短短兩年,我從初中生變成大學生,這對青春而言,足以刻骨銘心。但更難忘的是參與了多項重大科研項目的攻關,感受到高尚與平凡的奉獻精神,這才是我們走向未來的發動機。特別是今天,科技創新已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化冶所依然前行,改名為過程工程研究所後,研究範圍更廣泛更深入,這都讓我倍感欣慰。那天,我情不自禁找到化冶所舊址,重新走進那個院子,那座樓,圖書館,和我工作過的實驗室。我仿佛看到當年的同事和年輕的自己,在我身邊走來走去,對我微笑。

關鍵字:

該怎麼辦...妹妹那味真的!洗!不!掉!

2021-10-21T09:35:37.401669+00:00

「別被誤會:衛生習慣不好了!」從體內釋放香嫩分子,口服比抹的更有效!

我一直都有用妹妹洗劑的習慣

但即使這樣,還是被說臭臭的…

為了變香香,我有也試過吃鳳梨啊!

結果一樣臭咪摩,還因為那陣子分泌失調常常發炎...

羞羞的事...真的沒自信做了QQ

 

營養師跟我推薦一款【口服妹妹精華】

可以同時🔸緊緻保水🔸彈嫩美白🔸減少感染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這東西

沒想到一吃,以前「洗」不掉的問題居然改善了

根本解決➠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

 

膠囊含有【水果酵素+玫瑰萃取+膠原蛋白】等保養成分

我吃了之後,長期乾癢、紅腫的情況有改善

而且聞起來...還真的有股甜甜的味兒😳

有次久違的跟男友啪時

他一開箱...就興奮得像狗狗

問我偷擦了什麼,怎麼變那麼「好吃」

現在,他都花更多時間服侍我///

 

所以說~女生花時間顧好自己

別人真的就會更寵你誒❤️一起當香妹妹

 

商品資訊

【體內散發女神香】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