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論、刑法機能、刑法的正當化程序、刑法的解釋

律媒橋 發佈 2022-05-24T11:14:57.526369+00:00

法益是解釋刑法時要考慮的首要內容,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會進一步了解刑法的機能、刑法的正當化根據、刑法的基本原則,以及刑法的解釋這些基本問題。


在開始之前,我想先簡單描繪一下我們這門課的知識版圖。課程整體分成了總論和分論兩大板塊。我們先說總論,總論是分論的基礎,也是整個刑法學的基礎。總論里,我們首先要探討的就是刑法的基本問題,一個案件能不能成為刑事案件,就要看這個案件是否侵害了特定的利益,也就是法益受到了人或者單位的侵害。法益是解釋刑法時要考慮的首要內容,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會進一步了解刑法的機能、刑法的正當化根據、刑法的基本原則,以及刑法的解釋這些基本問題。


這就是總論第一模塊的內容,接下來我們就要討論犯罪的成立條件。以後我會經常提到犯罪成立條件,包括構成要件符合性,違法性與有責性,三者缺一不可。我們可以分別拿掉其一舉個例子:

1.拿掉違法性:張三把李四打成重傷了,我們就會說張三的行為符合了故意傷害罪的構成要件。那是不是張三就一定成立故意傷害罪了呢?還不一定,如果張三打傷李四是因為李四正在搶劫張三的錢包呢?說了這裡啊,你可能會說這是正當防衛吧?對,要是成立正當防衛的話,那張三打傷李四的行為就不具有違法性,也就不成立犯罪。除了正當防衛之外,還有緊急避險,被害人承諾等等。這些在刑法學上叫違法阻卻事由,如果成立違法阻卻事由,也就不構成犯罪。

2.拿掉有責性:我們接著剛才的案例往下說,如果張三打傷李四的行為沒有違法阻卻事由,那他的行為一定成立故意傷害罪嗎?也不一定,如果張三是個完全不理解自己行為的精神病人,那麼就算他無緣無故打傷了李四,我們也不能給張三定罪。因為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精神病人,不具備刑法意義上的責任能力,即便他做了錯事,我們也沒辦法在刑法意義上譴責他,這就是有責性。


接下來是總論第三模塊的內容,在我們具體的判斷過程,還會涉及到更多的變量和可能性,撇開剛才說的張三打人行為,我們來繼續分析。假設李四搶張三錢包這個事,那你肯定會關心李四是否搶到了錢包呢?這一點刑法也關心,如果李四搶到了錢包,就叫做搶劫既遂;如果因為張三的反抗,李四沒搶到,那麼這時候李四就叫做搶劫未遂;如果李四發現張三可憐,心生憐憫。不想搶張三錢包了,那就是搶劫中止。這裡提到的既遂、未遂、中止,屬於刑法上故意犯罪的特殊形態。

接著這個案例調查,我們發現是王武,唆使李四去搶的張三。那麼這個時候搶劫就不是李四一個人的事情了,還涉及到王五。像這種兩人以上共同實施的犯罪,刑法上稱為共同犯罪,參與者可能成立正犯或共犯,這裡的王武就屬於共犯里的教唆犯。再假設一下,李四不僅搶了張三的錢包,還扒光了張三的衣服,對張三實施了強制猥褻行為。這時候,李四侵害的法益就不只是財產法益了,還有人身法益。這就涉及到另一個問題,李四犯了幾個罪?還有唆使李四的王五,要不要對李四的強制猥褻行為負責呢?這就是共犯罪數問題。


再說分論的部分,分論一共設置了六個模塊。我挑選了司法實踐中最有爭議,生活中最常遇到的50多個問題,比如,違反婦女的什麼意志才能成立強姦罪?盜竊必須秘密實施嗎?機器能被騙嗎?近親屬包庇犯罪分子的,能成立包庇罪嗎?受賄後退還贓款,還構成受賄罪嗎?等等有意思的問題。



那我們要怎麼搞清楚這些問題呢?這就要涉及學習刑法的基本方法,首先,你當然要儘可能熟悉刑法的重要條文,此外,還要聯繫具體案件和社會生活事實,才能發現刑法條文的真實含義。你要不斷訓練自己的判案能力,也就是判斷案件事實和刑法條文對應性、符合性的能力。判案的過程里,直覺是很重要的,你要利用好直覺,但是你也要防止錯誤的直覺,這會導致錯誤的解釋結論。當然,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你要心中永遠充滿正義。永遠追求最妥當、最合理的解釋結論,這是我們刑法人的使命。

光這麼說比較抽象,我來舉個之前在網上引起過很多討論的案例,張某和同寢室的女生陳某發生矛盾,張某就對陳某懷恨在心,想報復他。於是張某就把陳某的照片發給網上認識的一個男生劉某,指使劉某晚上潛入他們的寢室強姦陳某,張某還打給對方一萬塊錢。結果半夜陳某因為肚子痛去了校醫院。劉某進入寢室後,發現宿舍里只有一個女生。這個女生實際上是雇他實施強姦的張某,劉某也沒有看清臉就對張某實施了強姦。

你覺得這個案例里,僱人強姦的張某和實施強姦的劉某構成犯罪嗎?你可能會說。劉某和張某都不構成犯罪,因為張某被劉某強姦,是活該,人是他自己找來的呀。但是這個結論既不符合情理,也不合法理,因為我不可能說。凡是教唆他人犯強姦罪的女性,都可以被他教唆的人強姦,我們不要簡單的把自己的憤怒,當作認定某種行為犯不犯罪的理由。同樣,我們也不能簡單的把自己的同情當做理由。

相類似的,我讓張三去偷東西,結果張三恰好偷了我的東西。這種情況,張三就可能不構成犯罪。第一種情形是你讓張三偷東西,你倆商量好偷來的東西都歸張三,然後張三偷了你的東西,還把你的東西據為己有。在這種情形中,你肯定有財產損失的,先不說你的教唆行為是不是構成盜竊罪,偷東西了張三當然構成盜竊罪。另一種情形是你倆商量好偷來的東西都歸你,你就不存在財產損失,才有可能認為你們倆都不構成盜竊罪。



我們一起想想,剛才的強姦案中,劉某和張某的行為應當屬於哪種情形呢?顯然是前一種情形吧,因為確實造成了法益的損害,既然如此,就不能認為劉某的強姦行為不構成犯罪。所以學刑法一定要善用比較,既要比較法條,也要比較案件,只有這樣才能使結論公平合理。那麼剛才這個強姦案例,教唆別人強姦的張某構成犯罪嗎?有人會說了劉某和張某都構成犯罪,因為是張某教唆的劉某強姦。這聽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再仔細想一想就有問題了,一個人侵害了自己的利益,也能構成犯罪嗎?比如一個人故意損壞了自己的電腦,這構成犯罪嗎?當然不構成,那麼劉某強姦了張某,你可以說劉某構成了強姦既遂,但是進行教唆的張某就不能對這個結果承擔刑事責任,因為損害的是自己的利益。

你要記住,犯罪的實質是侵害了國家,社會和他人的利益,不包括自己的利益,所以學習刑法一定要抓住問題的實質。不同的人對同一個案例可能有不同的判斷,而我們必須要得出最公平、最正義的結論。在這個追求最優解的過程里,就需要大量反覆練習和獨立思考,而在後面的100講課程里,我們就會不斷學習這些方法,並且靈活地運用好!



刑法是社會上關注最高的法律,每個人對此都有自己的想法,那麼刑法到底是怎麼樣的法呢?它是保護我們的自由,還是限制我們的自由呢?其實刑法的定義很簡單,是指規定犯罪及其法律後果的法律規範。但光有定義能當飯吃嗎,它的基本機能是什麼,或者說我們期望刑法發揮什麼作用呢?


兩大基本機能



你可能說刑法自然是懲罰犯罪咯,這在法理上叫做法益保護機能。具體在刑法中,法益保護機能有兩方面組成,首先是限制犯罪人的自由,使他不能實施侵害法益的行為;其次就是限制一般人的自由,使一般人不實施侵害法益的行為。刑法把一些行為規定為犯罪,就是要告訴一般人這些行為是刑法明令禁止的,刑法就是用這個辦法來引導,規範和制約公民的行為。

換句話說,刑法明確告訴人們不要做,以及做了的下場,起到了一種預防犯罪進而保護法益的作用。從刑法實現法益保護機能的路徑來看,刑法確實具有限制自由的一面。不過在這裡我要強調一下,規制國民的行為、限制國民的自由是為了保護法益。只有不侵害法益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如果不限制國民的自由,結局必然是每個國民都沒有自由。盧梭有一句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我們也可以說,人雖然無往不在枷鎖之中,卻仍然是自由的,這個枷鎖就是讓人們不能侵犯法益的法律。


也就是說,我們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仍然是自由的,但是刑法的機能只有法益保護這一個就足夠了嗎;或者說刑法只需要懲罰犯罪人,限制一般人的自由就行了嗎?德國刑法學家馮里斯特說過,刑法既是善良人的大憲章,也是犯罪人的大憲章。這句話是在說,刑法除了懲罰犯罪人,還應當保障包括犯罪人在內的公民的人權,不受國家刑罰權的不當侵害。這就是刑法的人權保障機能,或者叫自由保障機能,這是為什麼里斯特會說刑法是犯罪人的大憲章。你想在沒有成文刑法的時代,只要憑個人或者某些機關的權利,就可以給犯罪人判處任何刑法。這麼做雖然可能更迅速的懲罰犯罪,保護法益,但這樣的後果就是權力的濫用,就更談不上有效的保障犯罪人的自由了。

在這個意義上,刑法具有防止司法機關的權力濫用,保障犯罪人自由的機能,這也是制定成為刑法的意義所在。那麼刑法具體怎麼制約國家刑罰權呢?實際上,刑法規定一定的行為是犯罪,並且給予相應的刑法處罰,這就是在限制國家隨意發動和利用刑罰權。一方面,只要行為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他就不受刑罰處罰,限制了國家對刑罰權的發動,國民的自由就有了保障;另一方面,犯罪人也只能根據刑法的規定,不能超出刑法規定的範圍來進行處罰,這就保障了犯罪人不會受到不恰當的刑罰。

所以,通過刑法的人權保障機能,我們看到了刑法還有保障自由的一面。說到這裡,你可能會疑惑了,刑法一方面要保護法益,限制自由;另一方面又要保障自由,這是不是矛盾呢?其實,刑法理論也長期在爭論這個問題,類似於一種對立統一關係。刑法通過處罰犯罪人來實現保護法益的目的,所以處罰範圍越寬,就越有利於保護法益。但是處罰範圍越寬,也就越限制了國民自由,越不利於實現人權保障機能。


SUMMER

兩大機能的撮合


總結一下,刑罰的適用和保護法益成正比,和人權保障成反比。如果只強調刑法的法益保護機能,刑法的人權保障機能就會受到限制。反過來,如果只強調刑法的人權保障機能,就會導致法益保護的弱化。因此,只有對這兩者進行調和,充分發揮兩方面的機能才是最理想的,由此我們產生了刑法的核心——罪行法定原則,是指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行為,就不是犯罪,也就不受處罰,刑法就可以限制國家隨意行使刑罰權,保障行為人不受國家權力濫用的侵害,從而保障國民的個人自由和其他利益。同樣的,對刑法明文規定的犯罪行為,就一定要堅決按照法條去處罰,最大限度的保護法益。當然這個原則也不是萬能的,因為總會有一小部分法益侵害行為,在法律中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但是,這也正是我們維護罪行法定原則,保障國民自由所要付出的必要代價。


在這個意義上說,自由保障機能是優先於法益保護機能的。在符合罪行法定原則的前提下,也要充分發揮、實現刑法的法益保護機能。除此之外,比例原則也對協調刑法的兩個機能起著重要作用,包括手段的妥當性,必要性與相襯性三個內容。妥當性是指採取的措施可以實現所追求的目的;必要性是指採取的措施是損害最小的,是萬不得已的;相襯性是指採取的必要措施與其追求的結果之間是成比例的。

根據比例原則,還必須進一步判斷刑法保護的某種法益,是否會造成對其他法益的侵害,以及造成的侵害程度如何?例如,一個販賣淫穢物品的人持有1000個淫穢優盤,分別販賣給1000個人。在這種場合僅處罰販賣淫穢物品的一個人,與同時處罰販賣者和1000名購買者之間,在法益保護的效果上不會有明顯的區別。儘管處罰1000名購買者能取得一點點法益保護的效果,但這種做法製造了1000名犯罪者,嚴重限制了國民的行動自由,可謂得不償失。


總的來說,從法益保護機能來看,刑法限制了自由;但從限制國家刑罰權的角度看,刑法保護了自由。而我們最終追求的理想狀態就是保護自由和限制自由之間的協調和均衡,而要實施這種協調和均衡,就是要遵守罪行法定原則與比例原則!



2019年7月,河南發生了一起很受關注的案件。一位21歲的馬莎拉蒂車主在喝完酒之後,因為等不到代駕,自己酒後駕車。先是發生剮蹭,然後撞了一輛寶馬車,導致兩死四重傷的慘劇。這個案件發生以後,很多人評論說,這種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我舉這個例子,倒不是討論怎麼判刑,而是想說為什麼刑法可以剝奪一個人的基本權利,剝奪他們又有什麼用呢?這個問題就是我們要講的,刑罰到底有什么正當化依據。

一直以來,有兩種代表性的理論,就是報應刑論和預防刑論。按照報應刑論的觀點,刑罰就是對犯罪的報應,是針對惡行的惡報。優點在於,他認為適用刑罰的前提,必須是犯罪行為的實施及其造成的結果,同時刑罰不能超出報應的程度,從而避免不正義的懲罰,有利於我們維護正義的法律秩序,而且這種觀點也符合我們平常說的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種樸素的正義感。但是報應刑論的缺點也非常明顯,一方面你會發現報應刑論不考慮預防犯罪,而是單純的為了處罰而處罰,比如殺人者償命。另一方面,報應刑論肯定是有罪必法,不可能再減刑假釋,否則報應就和惡行不均衡了。所以這種不考慮刑罰目的的報應刑論,並不能獨立成為刑罰的正當化根據。


再來看看刑罰正當化根據的第二種觀點。預防刑論認為刑法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只有出於預防犯罪這個目的才具有價值。也就是說,在預防犯罪所必要而且有效的限度下,刑罰才是正當的。兩個觀點相比較,我們就可以得出報應刑論,是因為有犯罪而科處刑法;預防刑論是為了沒有犯罪而科處刑法,你可以體會一下這個差別。

單純把預防犯罪作為刑罰的正當化根據,肯定也是有問題的。預防刑論常常過分強調刑罰的威懾功能,舉個極端的例子,為了消滅某種犯罪行為,一個人腦海想著犯罪,我們就應該對其採取刑罰,這是不可思議也是不現實的。我們不否認預防是刑法目的的正當性根據,但並不等於刑法本身的正當化根據,也就是說不能為了預防犯罪,就隨意向不特定的人施加刑法,而這恰恰需要報應刑論彌補。



由此可見,兩大正當化根據都是片面的,我們將兩大根據融合在一起,提出了並和主義。並和主義就主張刑罰既要滿足報應的要求,要和行為人的罪行相適應,又不能超出預防犯罪的必要性限度。有利於實現我國刑法的機能,以及協調罪行均衡原則、刑罰個別化原則。

比如17歲的小孩偷了別人的錢包,價值也就2000塊錢多,孩子認罪悔罪態度很好,還積極退還了錢包和錢款。按照報應刑論的觀點,仍要處以盜竊罪,但是按照預防刑論的觀點,就主張刑罰應該和犯罪人再次犯罪的可能性相適應。即使是實施了相同犯罪的人,如果行為人再次犯罪的危險性不同,就應該處以不同的刑罰。

我再給你舉個例子,甲,乙兩個人分別盜竊他人價值一萬元的財物,甲不僅自首,還積極退還贓款,而乙則是累犯。甲乙雖然都成立盜竊罪,卻應該區別量刑,這就是刑罰的個別化原則。所以,並和主義的觀點作為刑罰的正當化根據是最合理的。


延伸


講到這裡,我們就可以討論一下,死刑終身監禁真的有用嗎?首先要弄清楚這裡的有用是什麼意思,有用就是看能不能懲罰已經發生的犯罪,同時預防犯罪的再次發生。這麼來看的話,我覺得死刑和終身監禁可能並不一定能起到這樣的作用,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從報應的角度來看,死刑和終身監禁體現的都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報復型觀念。滿足的是被害人的報復感情,比如殺了人要償命,罪大惡極的人要關他一輩子。我們刑法中說的報應,或者說並和主義里包含的報應,是一種克制的報應,適合責任程度相當的報應,不適合罪行等同的報復。

再從預防的角度來看,對於防止犯罪人再次犯罪,死刑和終身監禁都不能體現寬恕,都封閉了犯罪人重新生活的道路,沒有給犯罪人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事實上,預防犯罪人再犯,並不一定要靠死刑或者終身監禁,國內外的統計資料都表明,已經服刑15年左右的人在釋放後基本上很少重新犯罪。對於防止一般人犯罪,死刑和終身監禁反而可能導致惡性犯罪的上升,你想一旦行為人犯了死罪或者其他會被判處終身監禁的重罪,反正是一死或者關一輩子,就可能更加放任自己的惡性犯罪。實際上。死刑和終身監禁的威懾力並不比有期徒刑要高,因為許多人犯罪時,首先考慮的並不是刑罰輕還是重,而是首先評估會被發現的可能性,然後才實施犯罪的。當然也有不少人犯罪是基於衝動,還有一些犯罪是任何刑法都難以阻止的,比如出於復仇目的的殺人。所以死刑和終身監禁在預防犯罪上也未必有用,


當然。我並不是說現在就應該立刻廢止,我只是想告訴你,也許死刑和終身監禁並不能達到我們預期的刑罰效果。防止你們不相信,我取國外的統計數據給你聽:美國不僅有死刑,而且有終身監禁,每10萬人每年發生5起故意殺人案件,102.3起搶劫案件;日本雖然也有死刑,但每年只判兩三起死刑,對故意殺人罪平均判處六年徒刑,經過三年的服刑就假釋了,如此刑罰的結果是,每10萬人每年發生0.3起故意殺人案件,0.8起搶劫案件。德國,英國,法國雖然沒有死刑,但總體來說刑罰輕於美國重於日本,德國每10萬人每年發生0.8起故意殺人案件,54.7起搶劫案件;英國每10萬人每年發生1起故意殺人案件,81起搶劫案件;法國每10萬人每年發生1.6起故意殺人案件,162.8起搶劫案件。

你發現了嗎,刑罰重的國家犯罪率反而高,刑罰輕的國家犯罪率反而低,這就是我說的重刑未必有用!



我們學習刑法是為了用好刑法,而我們要用好刑法,就必須知道法條的真實含義,否則就會誤用誤判、背離正義。你可能會有疑惑,法律應該是最嚴謹最準確的文本,為什麼理解起來還那麼難,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不同觀點?這是因為對刑法的理解或者解釋,不是真理的判斷,而是一種價值判斷法學。價值因為家庭背景不同,生活環境不同,社會經歷不同等等,都會影響我們對刑法條文的理解。

我舉個例子,攜帶兇器搶奪這樣的行為,刑法明文規定按照搶劫罪論處。那麼我要問兇器是什麼,張三攜帶含有愛滋病毒的注射器,是不是可以定性為攜帶兇器搶奪呢?我要繼續追問什麼叫攜帶,將兇器捆在背包中,但不能隨時拿出來的,叫不叫攜帶?你看,如果只看字面意思,我們很難做出判斷,這正是刑法需要解釋的原因。如果沒有合理的解釋,就很容易造成誤解。


有個笑話是這麼說的,一個教授的妻子給教授打電話,說下班回來時買五個包子,如果看見賣西瓜的就買一個。結果教授下班後就買了一個包子,因為他確實看見賣西瓜的,問題出在哪了呢?他妻子說,如果看見賣西瓜的就買一個,是指買一個西瓜;但教授理解的是,如果看見賣西瓜的,就只買一個包子。你看,連我們日常的語言,不解釋都會產生歧義,更何況是專業的法律語言。

還有一個原因是,語言會隨著時代發展產生新的含義。比如說財物這個詞,我想立法者怎麼也不會想到幾十年後會出現q幣,比特幣,遊戲幣這些虛擬貨幣吧。德國著名的法學家耶林曾經說,立法者應該像哲學家一樣思考,但像農夫一樣說話。農夫的語言是簡潔明了的,但是哪怕你像農夫一樣說話,也需要解釋,更何況立法者不可能像農夫一樣說話。

作為法律規範,除了語言本身的模糊性,刑法在表述上還很簡短。比如,刑法第338條污染環境罪的成立條件,是嚴重污染環境;第29條描述丟失槍枝不報罪的成立條件,是造成嚴重後果的。那我要問你,什麼情況是嚴重的?所以要把抽象的刑法規定,適用於具體個案,就必須解釋刑法。由此可見,刑法不解釋會出現各種缺陷,有的是文字表述的缺陷,有的是立法原意的缺陷,有的是刑法分則體系編排的缺陷。


方法


剛才講的是解釋的必要性,那怎麼對刑法進行解釋呢?我在這裡只講兩點,第一點,刑法解釋不是追問立法原意,而是探究法律文本的真實含義。有很多人會覺得,刑法解釋既然是為了發現法條的真正含義,那只要弄清楚立法者的想法不就可以了嗎?肯定是不行的,立法者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集體,誰的意思才能代表集體的意思呢?即使立法者只有一個人,想要探求這個人的立法原意也是很難的,萬一立法者今天的認識進步或者退步了,甚至已經去世了呢?

立法者在制定刑法時,參考的都是過去發生的案件,對於還沒發生過的案件,立法者是根本不可能有立法原意的。比如立法的時候,立法者根本不會想到盜竊比特幣的情形,如果追求立法者的原意,那盜竊他人比特幣數額巨大的,也不能定盜竊罪,這會導致刑法的滯後性,從而影響刑法的生命力。刑法作為成文法,通過言詞表達立法的精神和目的,刑法的含義本來就是由使用者決定,而不是說話者或者作者決定的。我們在語文課上,歸納文章的中心思想,哪個不是我們決定的呢?歸納的是文章的中心思想,而不是作者的中心思想,作者可能都沒想那麼多。當然,不提倡探究立法原意,但考察立法的背景和立法的嚴格還是很有必要的,能為客觀解釋提供依據。


再來看第二點,刑法解釋不是固守文字本身,而是尊重生活事實。或者說,刑法的真實含義是從生活事實中發現的,如果僅僅根據法條的文字,就沒辦法發現法律的全部真實含義。其實,解釋刑法是為了追求法律的正義,而任何一種解釋結論的正義性,都只是相對於特定的時空,特定的生活事實來說的。生活事實的變化,總是要求新的解釋,比如我們單純看到兇器這個詞,很自然的會想到刀具和棍棒,如果是含有愛滋病毒的注射器進行搶奪呢?通過生活事實的思考,我們就知道應該從殺傷力的角度來看,含有愛滋病毒的注射器和刀槍棍棒本質上是相同的,都能對別人造成身體的傷害。所以,含有愛滋病毒的注射器也應當被解釋為兇器。

在對刑法進行解釋時,千萬不要先入為主,不要將自己的先前理解或者說第一印象,第一感覺當做真理,而要把自己先前的理解放在正義理念之下,放在生活事實之中去進行檢驗。比如很多人認為盜竊必須是秘密進行的,但是盜竊罪的法條並沒有這樣的表述,盜並不是秘密的意思,否則怎麼解釋強盜呢?竊也不是用來修飾盜的,生活中也常常有被害人眼睜睜看著東西被拿走的情況。你可以設想這樣一種情形,你在樓上陽台上失手把錢包碰掉下去,你在樓上大聲告訴下面的人,掉下去的是我的錢包,但下面人假裝沒聽見。你只好眼睜睜看著他把錢包撿走,如果要求盜竊是秘密的,那這種行為就沒辦法被評價為盜竊,只能是無罪的結局,這顯然不合適。


順便說一句,千萬不要認為這是搶奪罪或者侵占罪。講到這裡,我希望你明白法律的生命不僅在於邏輯,而且在於生活。刑法需要解釋,但解釋不僅僅是弄清楚法條的字面含義,你不能大腦里只有法條文字和漢語詞典,而必須心中永遠充滿正義,在刑法規範和生活事實之間尋找正義,實現正義

關鍵字:

媽媽問:是不是偷談戀愛!不然「豆花臉」怎麼變滑嫩了?

2021-11-16T03:32:41.619708+00:00

皮膚古溜到反光,「凍乾細胞」讓我重回18歲蛋白無暇

我小時候不懂媽媽買幾千塊的專櫃保養,她只是捏著我的臉說:「你以後就知道了

我開始保養後,也都用開架化妝水+乳液而已;就算熬夜,也是面膜救急一下!

自認皮膚還不錯,素顏也沒在怕拍照!

啊工作後,荳像青春期時一樣一直冒出來,早睡也沒用⋯

【最討厭的是!!!】荳就算好了,疤卻兩三個月都消不掉⋯就算沒去擠也是誒!以前長荳也沒這樣…

不畫妝臉看起來髒髒的,素顏沒法出門那種

 

所以⋯我不是天生麗質,只是之前「年輕代謝快」,年紀變大不保養真的會提早老化

幸好~讓我重回18歲蛋白無暇肌的,是這款『凍乾細胞換膚急救安瓶』,美白+去暗沉荳斑都非常有感,【像重啟老化肌的代謝機制】➙ https://www.amz.tw/product/000000000034953

 

當初看價格,差點錯過它

但想說...它主打適合敏弱,最慘至少能皮膚穩定一點吧,就認真擦了28天28瓶(安瓶一定要一次用完,不然會氧化失效

整個月下來,作息沒改變...但說來厲害,它明明不像專櫃一樣滋潤感重,但保濕感就很夠了,也不怕長悶荳

我那段時間,早上起床臉會發亮誒(不誇張)!
多少還是有長壓力荳,【但都沒留黑黑醜醜的疤了】,以前褪不掉的荳斑,也淡很多!!不怕斑斑點點遮不掉了

我現在一個月買一盒密集補給,皮膚好到重新愛上自拍啦~❤️

商品資訊

【急救美白2代】LADYWEIDER_煥膚靚白_凍乾細胞淡斑急救安瓶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