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通創始人聶騰飛:25歲車禍離世,老婆改嫁司機後套現146億離場

史海任我行 發佈 2022-05-24T13:04:30.424150+00:00

全村650多戶人口中,有400餘人都出了村子,在全國各地紮下根來,靠著一個個小小的快遞包裹,把各自的日子經營的風生水起。

「我們村裡的小孩子生下來就會做快遞!」

「村裡有幾家做快遞的?」

「全都是!」當浙江省桐廬縣夏塘村的村幹部面對著記者的鏡頭時,語氣中是掩飾不住的驕傲和興奮。對於這個村子中的大多數村民來說,快遞行業是一項值得他們託付終身的事業。

全村650多戶人口中,有400餘人都出了村子,在全國各地紮下根來,靠著一個個小小的快遞包裹,把各自的日子經營的風生水起。

還在村中生活著的那兩百多人,也大都是一些老弱婦孺,他們靠著青山,住著新屋,為他們在遠方打拼的子女守著老家的一草一木。

提起浙江桐廬,大部分人可能還有些陌生,但我敢肯定,我們大都跟這個神奇的縣城有過一些「業務往來」,因為我們收發快遞時所用到的「四通一達」,它們的創始人都來自或間接來自桐廬。

被稱為中國民營快遞鼻祖的申通創始人聶騰飛,就是來自這個四面環山,分水江和富春江交匯之處的南方小城。

1973年,桐廬縣夏塘村中的一戶普通農家中,一個男嬰呱呱墜地,發出了一聲嘹亮的哭喊。

桐廬雖說是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可那環繞在桐廬周圍的山山水水,也像是一道道天然的屏障,將桐廬與其它的城市隔絕開來。

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有一個光明的未來,聶家父母為自己的兒子選了一個名字:騰飛!

從這個名字中我們不難看出,聶家父母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像傳說中的鵬鳥一樣,騰空而去,飛揚萬里。隨著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聶騰飛也漸漸從一個牙牙學語的孩童,長成了一個少年。

聰明機靈,敢闖敢幹,是親戚朋友們對於聶騰飛的第一印象。就當大傢伙兒都以為聶騰飛會在學業上有所成就的時候,意外卻悄悄降臨在了聶家人的身上。

當聶騰飛的父親去世後,聶騰飛不得不接過了父親身上的重擔。就這樣,聶騰飛背著一份簡單的行李,來到了位於杭州的一家印染廠。

對於剛開始的聶騰飛來說,文化水平不高的他能找到這樣一份包吃包住、月薪150元的工作,他已經十分滿足。

而更讓聶騰飛高興的是,在這家印染廠中,他還結識了一個跟他一樣,同樣來自浙江桐廬的美麗女子。

而這名女子,則正是聶騰飛後來的結髮妻子,陳小英。跟聶騰飛一樣,陳小英的家中也並不富裕,所以小小年紀的她,也選擇了外出打工。

一番交談下來後,聶騰飛了解到,陳小英老家的村子,離自己家不過五公里遠。由於年齡相仿,生活習慣相似,聶騰飛很快就跟陳小英墜入了愛河。

1993年時,正值經濟騰飛的大好時機,杭州、上海兩地都分布著不少的外貿公司,進出口貿易一夜之間成為了杭、滬兩地最吃香的行業之一。

正所謂當別人都在賣衣服的時候,你不一定也跟著去賣衣服,說不定去推銷扣子才是一項更為賺錢的買賣。

腦子活泛的聶騰飛也把這紅紅火火的外貿生意給看在了眼裡,可他知道自己一沒啟動資金、二沒有人脈,單憑一己之力,根本無法在群狼環伺的外貿生意中分一杯羹。

不過,聶騰飛卻在老闆們的商業往來中,敏銳地嗅到了另一個商機。在浙江生產商品的外貿老闆們,需要把報關單送去上海後,才能進行正常的商品出口。

對於已經享受過便捷物流體驗的我們來說,我們可以輕鬆地為這些老闆們想出一個解決辦法:找一家快遞公司把報關單寄出去。

同處在江浙滬包郵區的他們,一定可以迅速送達。可這是三十多年前,能夠進行郵件包裹配送的,還只有EMS一家。

於是,就這樣一個簡簡單單的「跑腿工作」,卻愁壞了杭州的各大老闆。

為了能夠讓報關單迅速送到上海,外貿工廠的老闆們也是使用起了各自的「鈔能力」:誰能夠在一天之內把報關單送到上海去,就能拿到100塊的跑腿費。

對於三十年前的杭州打工人來說,100塊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畢竟他們當時每月的工資也才100塊到200塊不等。可當各大老闆們放出風來後,前去送貨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這時,在一旁觀望了許久的聶騰飛坐不住了,他早就在心中算好了一筆帳,只要自己把這張報關單送到最近的郵局,花十塊錢把報關單寄到上海後,那自己就可以淨賺90塊。

這樣一來,自己每月只要能送幾張報關單到上海去,那自己這一個月就能賺出兩個月的工資來。

但聶騰飛在去了一次郵局問價後,便灰溜溜的走了出來。

原來,由於當時全國的物流配送都只能靠EMS來解決,在龐大的物流壓力下,EMS需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才能把報關單從浙江送到杭州。

不過,這些都沒有難倒聶騰飛,離開郵局後,聶騰飛又把目光投向了當時最快的交通之一:火車。

既然EMS這條路走不通,那聶騰飛便想著自己開闢一條新路出來:自己坐火車去上海,親自把報關單帶到上海去。

畢竟從杭州到上海的火車票才十幾塊,坐上一個來回也才花三十塊。即便是扣掉來回的路費,那自己保底也能賺70塊錢左右。

如果一次送的報關單不止一張的話,那這個利潤還能翻上好幾番。一通盤算下來後,聶騰飛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給了自己的女朋友陳小英和在印染廠里認識的好朋友詹際盛。

敢想敢幹的三個人迅速從印染廠中辭職,聶騰飛也和陳小英拿出了他們準備結婚的錢,三人一起合夥,創辦了一家名為「盛彤」的物流快遞公司。

聶騰飛和陳小英在杭州拉客戶,詹際盛則在上海等單子。當聶騰飛從綠皮火車上跳下來後,詹際盛便迅速從他手中接過那張薄薄的報關單,迅速把它送達目的地。

都說萬事開頭難,聶騰飛的物流生意剛起步時,也並非像他想像中那樣輕鬆容易。

如果聶騰飛他們還在印染廠工作的話,那送報關單這件事對他們而言就只是個兼職,不管每月能送幾單,那他們都還有一份固定收入撐著,日子也不至於太難捱。

但當他們真的把快遞公司做起來後,才發現由於自己沒有人脈,總是會白白錯失好多送單子的機會。

為了不放過任何一個「漏網之魚」,聶騰飛和陳小英都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尋找客戶上,不管是親自登門拜訪還是往對方工廠中一個一個的撥電話,聶騰飛和陳小英幾乎是跑斷了鞋底子,磨破了嘴皮子。

對於外貿公司的老闆們來說,EMS雖然慢了點,可它到底是安全可靠,而這個新冒出來的「盛彤」物流,究竟靠不靠譜,可就是一個未知數了。

畢竟,以前這些老闆在找人替他們跑腿的時候,晚到、跑單、拿單走人的現象都時有發生。

在這樣一種極其不信任的狀態下,每當聶騰飛他們晚到一會兒時,外貿公司的老闆們便會打電話來興師問罪。

其實,外貿老闆們的這種擔心也並非沒有道理,因為直到2009年的新郵政法規出台之前,這些私人快遞大都被稱為「黑快遞」。

但功夫不負有心人,聶騰飛他們三人的努力沒有白費,開張一年之後,聶騰飛他們竟然淨賺了兩萬塊。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時,村里能打拼出來一個萬元戶,都是一件極其不容易的事情,現在他們一年就賺來了兩萬塊,這讓聶騰飛三人不由得大受鼓舞。

在「盛彤」快遞越做越大的同時,聶騰飛也終於跟陳小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由於「盛彤」快遞一直在上海一帶做生意,而上海又被稱為「申城」,所以,「盛彤」快遞也就此改名,成為了申通快遞。

也就是在這時,陳小英找來了自己的哥哥陳德軍,聶騰飛拉來了自己的弟弟聶騰雲,他們堅信,在一家人的努力下,他們一定可以把申通快遞做大做強。

在申通快遞所承擔的快遞業務越來越多時,聶騰飛的公司也急需招聘更多的員工。這時,聶騰飛將他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老家桐廬。

當大批桐廬人知道自己老鄉聶騰飛創辦了一家快遞公司時,他們也摩拳擦掌的聚集在了聶騰飛的身邊。

由於此時送快遞的人都是老鄉,大家都知根知底,一旦發生拿單跑路的情況,那這個人在老家的名聲也基本就被自己給折騰沒了。

因此,在一大批桐廬老鄉的幫襯下,申通快遞的可靠性由此更上了一步台階。

一名申通公司的「元老級」員工回憶起這段日子來時,也是笑中帶淚:當時押車的時候都是白天休息,晚上工作,嚇得房東過來問,問我們究竟是不是小偷。

在第一批「申通人」的努力下,申通真的在江浙滬一帶站穩了腳跟。但聶騰飛並不想偏安一隅,在聶騰飛的心中,一張遍布全國的快遞行業版圖,悄然展開。

在陳小英的建議下,聶騰飛迅速在全國範圍內推出了一種新型的加盟模式。每個快遞點只要向申通總部繳納一筆加盟費後,就可以在全國任何一個地方開設網點。

在這樣一個運作模式下,大批「桐廬人」成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們帶著「申通」這個品牌,在一個陌生的城市紮下跟後,便開始有條不紊的在當地開展快遞業務。

1997年時,申通便已經在全國範圍內有了50多個網點,北京、廣州等各大中心城市中,都有了申通快遞的身影。

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當聶騰飛正準備摩拳擦掌,大幹一場時,意外又一次降臨在了他的頭上。

1998年時,聶騰飛正在寧波出差,當他身下的那輛白色轎車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時,車子竟突然失控,直直的撞在了高速公路的護欄上。

最終,聶騰飛在自己25歲那年,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從16歲到25歲的這9年中,聶騰飛從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成長為了一名有著自己車隊的快遞公司老總,手底下更是管理著幾兩千多名員工。

當聶騰飛意外去世的消息傳回申通快遞的總部時,整個公司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慌亂之中。

想當初,聶騰飛、陳小英、詹際盛三人一起創立了「申通」,但詹際盛卻始終覺得,聶騰飛和陳小英畢竟是兩口子,自己平時在公司里也插不上話。

於是,在幾次小的摩擦之後,詹際盛選擇了另立門戶,成立了天天快遞公司。在聶騰飛去世後,申通「話事人」的位子,理應由陳小英接替。

但陳小英這時只有22歲,公司的其他骨幹們在面對著尚顯稚嫩的陳小英時,並不服氣。

最終,在一次又一次的摩擦衝突中,一些公司骨幹紛紛效仿詹際盛當年的做法,準備各自註冊公司,以便「占山為王」。

最終,申通的業務由陳小英和哥哥陳德軍接手;聶騰飛的弟弟聶騰雲在1999年時出走,在上海創立了韻達。

申通財務張小娟的丈夫喻渭蛟則跟妻子合夥,在上海居民樓的一個倉庫中,成立了圓通。賴海松見同學張小娟和喻渭蛟在快遞行業中做得風生水起,便緊跟著創辦了中通。

一年之後,桐廬縣的另一名年輕人徐建榮,也看到了快遞行業是一片未來可期的藍海,便也飛奔去了上海,創立了匯通。

至此,四通一達在江浙滬地區五分天下的局面正式形成,而早在1993年聶騰飛初步涉足江浙滬一帶的快遞業務時,另一個跟他有著同樣理想的年輕人,則在珠三角一帶悄悄發展,而這家快遞公司,則是後來的順豐。

當「四通一達」的局面正式形成時,申通快遞則陷入了一個「內憂外患,四面楚歌」的尷尬局面。當初申通為了能在全國範圍內鋪開網點,因此招收了大量的加盟商。

但隨著加盟商的不斷壯大,申通對加盟商們的控制也逐漸減弱,不少加盟商甚至開始離開申通,各自單幹。

而一些加盟商更是不配合總公司的管理,隨意泄露顧客信息。很快,不但是申通如此,一些其他的快遞公司中,也出現了類似事件。

為了能儘快完成對公司上下的整治,陳小英別出心裁的想出了一套「二級加盟制度」。

在這一制度下,每個大型的快遞網點是一級加盟商,在交納一定數額的加盟費後,他們便可以承包這一區域的快遞業務。

而在每個網點之下,快遞員們也可以在交納一部分的押金後,以二級加盟商的身份單獨承包一片區域。這樣一來,大型快遞網點便可以跟下面的快遞員形成制約。

除此之外,申通還開始在各地修建倉儲物流系統,以便從加盟商的手中收束權力。在陳小英的努力下,2005年時,申通已經成為了快遞行業中名副其實的大哥。

就在快遞行業蓬勃發展的時候,當初被預言「活不過18個月」的淘寶,也緊跟著枯木逢春,成為了當時全中國乃至全亞洲最重要的購物網站。

2005年過年的時候,圓通老闆娘張小娟也跟風在淘寶上買了一件外套。但讓張小娟非常不滿意的是,自己這件大衣竟然遲遲送不到自己家來。

喻渭蛟在陪著妻子一起生悶氣的同時,突然靈光一下,為什麼自己不跟淘寶來個合作,拿下這塊蛋糕呢?

此時的淘寶雖然只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業界新星,但馬雲在面對已經崛起的快遞界前輩時卻絲毫不慌,一開口就把每單的郵費從20元左右砍到了8元。

雖然來談合作的喻渭蛟就是奔著走量的想法來的,可他還是被馬雲的這一刀砍得有些肉疼。一番思索之後,喻渭蛟咬牙同意了這單生意。

對於這項合作,業內人士並不看好,比如天天快遞就認為,自己的主營業務是收發文件,運送商品的這塊蛋糕完全可以讓給別人。

但讓所有人都驚掉下巴的是,圓通跟淘寶的合作雖然剛開始並不景氣,可短短半年之後,圓通所承接的快遞件數就已經是數以萬計。

此時,陳小英則推出了一項物流跟蹤服務,並隨之在全國建立了一套系統化的信息管理體系。

就在其他幾家公司還在觀望市場動向的時候,陳小英便已經向馬雲發出了尋求合作的信號。剩下的幾家快遞公司在觀望了一段時間後,一個接一個地敲開了淘寶的辦公室大門。

對於這幾家公司來說,他們有且僅有一個跟淘寶合作的方法,那就是壓價:誰先降價誰先死,誰不降價誰等死,成為了快遞業內一條心照不宣的順口溜。

在一輪又一輪的談判中,每單快遞的價格已經從8元壓到了4元。

而就在此時,陳小英卻展現出了一份不同於常人的魄力,她親自拿著合同,給馬雲開出了一個讓他無法拒絕的價格:每單2.4元。

陳小英憑藉著自己的這份膽識,終於在2009年為申通賺了個盆滿缽滿。

2009年時,一個名為「雙十一」的節日衝上了媒體熱搜,在井噴式的購物訂單中,申通算是穩坐了中國快遞界的前三把交椅。

陳小英在自己22歲那年,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在逐漸走出喪夫的陰影后,一位名叫奚春陽的男子走進了她的心裡。

當初,奚春陽孤身一人來到了申通快遞,成為了聶騰飛手下的一名司機。

由於奚春陽老實肯干,他跟聶騰飛夫婦也算是私交甚篤,成為了申通初期的一個小合伙人。

在聶騰飛去世後,不少骨幹人員紛紛出走,但奚春陽並不想隨波逐流,而是堅定地留在了申通,協助陳小英和陳德軍兄妹,處理起了公司中的一些事務。

最終,陳小英看出了奚春陽的真心,丈夫聶騰飛去世時,自己還是那麼年輕,或許,在重新遇到對的人時,自己可以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在公司事業逐漸走上正軌的時候,陳小英終於邁出了自己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步:與奚春陽再婚。

2012年時,曾經沒有下場參與淘寶業務的天天快遞,在體量上已經大幅度落後於其他幾家。

在經過一番激烈的角逐後,奚春陽終於帶領自己的團隊在談判中勝出,以1.6億元從海航集團旗下的大新華物流中,「搶回了」天天快遞。

同年8月,奚春陽成為了天天快遞的董事長。但天天快遞的坎坷命運並沒有就此終結,後來,奚春明又以29.75億的價格,將天天快遞70%的股份賣給了蘇寧。

在陳小英夫妻倆的努力下,申通快遞進一步發展壯大。

但就在2015年時,根據數據顯示,申通已經從業內市場占有率第一的位子上退了下來,占有率僅為12.4%,落後於圓通和中通。

申通下一步究竟該走向何方,成為了無數人所關注的話題。

2016年12月30日,申通快遞正式在深交所敲鐘上市。就在眾人以為,陳小英會繼續在快遞行業中大展拳腳時,陳小英卻再一次做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

2019年時,馬雲有意入股申通,以達到整合快遞行業的目的。

在淘寶方面努力尋求談判的時候,陳小英讓出了自己對於申通的管理權,同時,她將自己持有的將近46%的申通股份全部套現,拿著146億元震撼離場。

從四通一達的戰場上退下來後,陳小英開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公益事業當中。有一次面對著記者的鏡頭時,丈夫奚春陽笑著說:我夫人做慈善比我還積極!

對於歷史上的浙江桐廬來說,這裡是黃公望描繪《富春山居圖》的地方,千百年後,這裡依舊山清水秀,仿若世外桃源。

聶騰飛雖然已經早早去世,但有關他的故事卻依舊在桐廬被口口相傳。夏塘村中,有一條半乾涸的小河,河上是一座橋,名喚騰飛橋。

正是在聶騰飛的影響下,無數的桐廬人選擇了走出桐廬,在全國各地從事快遞行業。現如今,快遞行業儼然成為了經濟運行的毛細血管。

正是有著無數快遞人的存在,才得以讓沿海地區的市民在網上下單兩三天後,就能品嘗到新疆的蜜瓜和葡萄,北方的朋友,也可以隨心所欲的吃到來自南方芒果和木瓜。

陳小英雖然已經在這場快遞戰爭中功成身退,可戰場上依舊瀰漫著看不見的硝煙,究竟誰才能在這場戰爭中獲勝,依舊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話題!

關鍵字:

【喝的魔滴】我親身試真的有效!

2021-11-16T07:55:52.238413+00:00

妳們有因為飲食控管,卻減到別的地方嗎⋯

那天去拍攝,廠商居然問最近我是不是吃很好

嚇得我趕快運動加少吃

但…

 

體態是恢復了,我的杯卻整個空掉了!!

我媽看到我還說「哎唷,妳怎麼變飛機場~」

後來有一家專門出女性保健的廠商

跟我說他們推出新的【免動刀無痛魔D】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

 

是用食補的方式!不用動刀!

因為這家我認識很久了,口碑一直也都很好

也都有通過SGS檢驗,所以我蠻安心的~

吃一個禮拜後就覺得怎麼有脹脹的感覺

是不是姨媽要來了,結果沒有!

 

從小滴恢復到大E

杯杯也從空空的到現在快爆出來了XDD

要重買了(甜蜜的負擔)

原本他們送我一盒試吃,到現在我都自己回購

因為買太多了哈哈不好意思一直拿

 

有效成分濃度高、直接喝吸收又最好

跟醫美手術比,更安心便宜不痛!

用喝的就能達到醫美魔滴成果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

 

 

商品資訊

魔滴魅惑V-plus+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