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軍有多兇殘?火燒,活埋,無所不用其極,細談馬家軍的興亡史

初延 發佈 2022-05-26T00:38:28.541652+00:00

在我國近代歷史上,有兩支臭名昭著的土匪軍,一是西北的馬家軍,二則是豫西的鎮嵩軍,這兩支軍隊,都是由地方土匪升格的軍閥軍隊,不同的是,馬家軍成形較早,鎮嵩軍直到民國建立後才正式組建。

在我國近代歷史上,有兩支臭名昭著的土匪軍,一是西北的馬家軍,二則是豫西的鎮嵩軍,這兩支軍隊,都是由地方土匪升格的軍閥軍隊,不同的是,馬家軍成形較早,鎮嵩軍直到民國建立後才正式組建。

西北馬家軍以殘忍、反動聞名於世,在晚清到民國的諸派軍閥中,這支軍隊絕對排得上號,特別是號稱為青馬的馬步芳,長期盤踞於青海、甘肅一帶,並對西北當地民眾帶來了沉重的災難。

那麼,這支橫肆西北的悍匪是怎麼興起的?它們的主要領導人都有誰?後來的結局如何?

一、興起於西北的地方惡匪

西北馬家軍最早可以追溯到清朝咸豐年間。晚清時期,民族、階級矛盾尖銳,在這樣的情況下,廣西金田爆發了太平天國運動,並席捲了整個東南。


太平天國運動是我國封建歷史上最後一次農民運動,本來,這次起義主要是為了推翻滿清王朝而進行的,可到了運動後期,由於清政府將主力調往了江南平亂,我國西北遂爆發了叛亂。

當時,陝甘一帶有捻軍活動,以河州地區為主導的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遂趁機興起,他們趁著清軍南下攻打太平天國的機會,在甘肅、青海等省組建了民兵團,因為有捻軍的支持,這些人為禍西北,逐漸發展成了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1864年,清軍攻破天京,太平天國覆滅,在這樣的情況下,清政府開始騰出手來解決西北問題,於是,馬家軍也就成為了清軍鎮壓的對象。

馬家軍中的大多數人都是河州本地的回民,且都以馬姓居於首領地位。在平時,這些首領常常因為地盤而相互廝鬥,一旦有外敵入侵,他們卻出奇地團結,並一致對外。所以,清政府在最初幾年的平叛中,皆是屢戰屢敗。

直到左宗棠主政西北,這種局面才有所改觀。

左宗棠是湘軍悍將,新疆就是被他所率領的楚勇收復的,不過,面對馬家軍,這位民族英雄最初也有些吃力,由於馬家軍以騎兵居多,速度較快,清軍在鎮壓叛亂的過程中,往往找不著北,並屢吃敗仗。

為了徹底剿滅這股惡匪,左宗棠在權衡利弊之後,只得採用「剿撫並用」的策略。他一面派出地方官穩住河州當地士紳,一面又調集主力從內部瓦解馬家軍首領,終於,在他的一番苦心經營下,西北叛亂終於被平定。

西北的叛亂雖然被清除了,但面對招撫過來的回民武裝,左宗棠本人又犯了難。鑑於河西當地民族習俗,左宗棠隨後並沒有將馬家軍徹底解散,而是選用以馬占鰲家族為首的河州軍閥當上了清政府的西北代理人,自此,橫肆西北九十年的馬家軍閥遂正式形成了。

二、活埋、火燒、砍頭,馬家軍對待俘虜無所不用其極

和一般性的軍閥不同,馬家軍是一支由少數民族組建起來的軍隊,而且,他們是家族傳承,馬姓家族首領,同時也是整個支系的軍事長官。


馬家軍閥在清末民初有「老五馬」、「小五馬」之分,「老五馬」,指的就是曾任晚清青海諸鎮守護使的馬福祥(寧夏護軍使)、馬廷勷(涼州鎮守使)、馬安良(甘州提督)、馬麒(西寧鎮守使)、馬璘五位舊馬氏護軍使;「小五馬」,指的是民國初年割據一方的馬鴻逵、馬鴻賓、馬步芳、馬仲英、馬步青五位新派馬家軍閥首領。

其中,馬鴻逵、馬鴻賓屬於馬福祥一系,也就是我們經常所說的「寧馬」。馬步芳、馬步青、馬仲英屬於馬麒、馬麒兄弟一系,也就是「青馬」。

青馬和寧馬雖然同屬馬家軍閥,但因為家族支系不同,這兩派軍閥常常是不對付,特別是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這兩派軍閥甚至出現了火併的現象,直到彭老總率第一野戰軍將他們徹底消滅。

在馬家軍閥中,馬家軍的首領多為父死子繼、兄終弟及,就算是各師的團長、營長、連長,馬家軍也有嚴格的規定。

不過可惜的是,馬家軍雖然自成一系,卻並沒有形成嚴格的道德觀念和信仰,他們縱橫西北九十年,到處燒殺劫掠,對西北民眾帶來了沉重的災難。

據史料記載,西北群馬曾一次次地砸碎道德的底線,他們在西北駐紮期間,不僅殘酷地鎮壓各族平民百姓,還發明了各種刑具,如果一旦有人背叛,他們就用這些刑具殘酷折磨受害者。

輕則,受害人終身受殘,重則,受害人甚至全家人都要遭殃。

正是憑藉著這種幾乎泯滅人性的軍事獨裁和連坐的恐怖政策,馬步芳、馬鴻逵等人才得以長期控制青寧,並持續為非作歹。

在馬家軍身上,看不到一絲關於人道主義的精神,他們對於俘虜,常常採取活埋、砍頭、剝皮、抽筋抽膽等殘酷的刑罰。若是女人落到馬家軍手上,結局會比男人更慘。

馬家軍的戰鬥方式,就連小說都不敢寫,在他們的眼裡,只有地盤和錢財最重要,號稱是寧死上萬人,不丟一寸土。

對於馬家軍閥的殘忍,我們最為熟知的是打敗西路軍並殘殺紅軍將士的「血債」。

在紅軍西路軍出征河西期間,我軍將士與馬家軍作戰戰死者就達7000餘人,在被俘的萬餘人中,大部也遭到了這股惡匪的殘害。這其中,就包括原紅四方面軍第9軍軍長孫玉清、紅四方面軍騎兵師師長董彥俊、紅5軍參謀長李屏仁、紅5軍13師師長葉崇本、紅9軍參謀長陳伯稚和紅30軍89師師長邵烈坤等人。

三、馬家軍閥覆滅

馬家軍閥從咸豐年間組建,到1949年被我解放軍消滅,共經歷了九十餘年,這期間,馬家軍參加過抵抗八國聯軍侵華戰鬥、國奉戰鬥、四馬拒孫戰鬥、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其內部首領也是換了一批又一批。


青馬最後一任首領馬步芳是殘殺我西路軍將士的劊子手,此人陰險狡詐,長期在青海作惡,深為西北各族人民所唾棄。1949年,為了解放西北,彭老總率領一野部隊進軍西北。

面對著我西北野戰軍的雷厲攻勢,駐紮在蘭州的馬步芳、馬繼援父子妄圖依靠手裡的軍隊負隅頑抗。同年8月,在我一野部隊的強力攻擊下,蘭州獲得解放。

此役,我一野部隊以傷亡8700餘人的代價,殲敵2.7萬餘人,徹底打通了進軍青海、寧夏和河西走廊的門戶。

蘭州戰役後,馬步芳、馬繼援父子乘坐飛機流亡海外,不久,他們在麥加定居,並最終客死異鄉。

青馬的覆滅,為寧馬集團敲響了警鐘。1949年9月,本著軍事與政治攻勢相結合的策略,彭老總發起了寧夏戰役,寧馬首領馬鴻逵、馬敦靜父子倉皇坐飛機逃亡香港,寧夏獲得了最終的解放。

青寧的相繼解放,宣告了馬家集團的徹底覆亡,不久,彭老總在河西主持土改,青寧的歷史遂翻開了新的一頁。

四、賊心不死,數次叛亂

1949年我軍解放青、寧、甘三省時,是本著政治攻勢為主、軍事攻勢為輔來對待馬家軍的,對於一些罪大惡極者,我軍予以堅決消滅。而對於大部分投誠或繳械投降的馬家軍,則給予寬大處理,當然,這裡面也包括原馬步芳、馬鴻逵麾下的一些部將。

我軍為馬家軍重新創造投誠機會,是希冀於他們改過自新,投效河西經濟建設。可解放後,依然有一些人過不慣普通生活,他們妄圖通過反叛的方式,重新恢復自身特權,並與人民為敵。

為了徹底粉碎這股人的陰謀,從1950年到1958年,我河西人民解放軍連續八年進行了五次鎮反平叛戰爭,並徹底解決了馬家軍殘匪的問題。


解放後,西北馬家軍殘匪曾先後發動了五次大規模叛亂。第一次是在1949年11月,由原馬家軍第100師師長譚呈祥、騎8旅旅長馬英和騎14旅旅長馬成賢等聯合發動的叛亂。不過,在我人民解放軍的強力追剿下,這幾股土匪很快覆滅,馬英、馬成賢、馬振武(馬家軍190師師長)被擊斃,馬元海、趙遂(馬家軍82軍副軍長)、譚呈祥、韓起功(新編騎兵軍軍長)、楊修戎(129軍357師師長)戰後被處決。

第二次叛亂發生於1950年5月8日,由原馬家軍82軍旅長馬雲山引發的,戰後,馬雲山被其同夥擊斃。

第三次發生於1952年4月2日,為原馬家軍西吉縣馬國瑗、馬國璉密謀叛亂,戰後,我軍擊斃叛亂分子151人,並俘叛亂分子首腦馬國瑗、楊年子等數人。

第四次是1956年甘南馬家軍殘部的一次叛亂,我軍擊斃暴徒298人。

最後一次是1958年,我軍斃傷俘匪萬餘人,完全解決了馬家軍殘匪叛亂的問題。

馬家軍閥曾在河西走廊以殘酷手段對待我西路軍將士,他們有此結局,也是其長期作惡的結果,也是罪有應得。

五、馬家軍主要將領概述

馬家軍閥作為民國時期的地方軍閥,也出現了一些重要將領,下面這幾位就是當時這支部隊的主要代表。

馬廷賢。馬廷賢,甘肅河州臨夏人,原「老五馬」之一甘州提督馬安良第四子,曾任馬家軍甘肅聯軍隴南路司令,國民革命軍討逆軍第15路軍第1路縱隊司令等職。馬廷賢是馬安良嬌生慣養的兒子,此人一生作惡多端,深為西北人民所唾棄,1928年,馬廷賢聯合馬仲英殺害了許多無辜藏民,不久,他又投靠蔣介石,並借著中原大戰的機會兩度劫掠天水城和禮縣縣城,殺害禮縣縣長馬紹棠。1931年3月,馬廷賢與部下韓起祿內訌,吳佩孚趁機聯合川軍黃隱部發動了倒馬戰鬥,馬廷賢戰敗後逃往寧夏,後又長期躲藏於天津、河州等地。新中國成立後,馬廷賢被人民政府逮捕,1962年,其被處決於臨夏縣,終年66歲。


馬璘。馬璘,字玉清,甘肅東鄉北莊人,曾任清朝涼州鎮總兵和甘州鎮守使,是馬家軍早期著名將領。馬璘早年曾隨馬占鰲抗擊侵略者,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他代替馬安良坐鎮甘州,並派軍進攻陝西革命軍,自此便成為了民國甘州鎮守使。1925年,馮玉祥派西北軍劉郁芬進入甘肅,馬璘被撤銷職務,長期擔任閒職。1931年,馬璘在留外回國途中病逝於香港,終年78歲。

馬呈祥。馬呈祥,字雲章,甘肅臨夏人,原青寧馬家軍首領馬步芳的外甥,曾擔任馬家軍騎兵第5師師長、整編騎兵第1師師長、騎5軍軍長和「中國回教協會青年部幹事長」等職。馬呈祥畢業於青海軍官教導團,他參加過抗日戰爭,1949年赴埃及,1950年又轉入台灣。1991年4月15日 馬呈祥因病去世,終年78歲。

盧忠良。盧忠良,甘肅臨夏人,參加過北伐戰爭和中原大戰,曾擔任過北洋軍第5混成旅排長,國民聯軍第7師幹部教導連連長、團長,第64師379團團長,馬家軍72師1旅旅長和第15路軍第7師19旅旅長、第168師1旅旅長等職。盧忠良是馬家軍中一位開明將軍,在抗戰時期,他曾率領所部整編第9師參加戰鬥,並重創日軍輜重部隊。1949年9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西北,盧忠良率第128軍在寧夏中衛起義,從此加入了我軍隊伍。新中國成立後,盧忠良長期在甘肅任職,他曾擔任過甘肅省人民政府農業廳副廳長、甘肅省農牧廳副廳長、全國政協常委,並為甘肅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1988年,盧忠良在蘭州因病去世,享年86歲。

馬惇靖。馬惇靖,字立青,甘肅河州臨夏人,馬鴻賓第三子,曾任國民革命軍35師103旅205團團長、103旅旅長,國民革命軍81軍少將參謀長、81軍軍長等職。馬惇靖在抗戰時期參加過綏遠抗戰和包頭保衛戰,在這次戰鬥中,他率領所部重創日軍,並收復五原、臨河等地。1949年,第一野戰軍進軍西北,9月19日,馬惇靖與其父馬鴻賓共同在寧夏中寧縣起義,並投入了人民的懷抱。馬惇靖在建國後長期在寧夏任職,他曾擔任過寧夏省軍區司令員和甘肅政協副主席,並為寧夏經濟發展做出了一定的貢獻,1972年10月1日,馬惇靖在蘭州病逝,享年66歲。

馬廷勷。馬廷勷,字少翰,甘肅臨夏莫泥溝人,原「老五馬」之一甘州提督馬安良第三子,曾任清朝西軍分統、北洋政府甘涼觀察使、涼州鎮守使、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27師師長和第15路軍總指揮等職。馬廷勷與弟弟馬廷賢一樣,都是馬安良嬌生慣養的兒子,其雖然有一定的軍事能力,但生性殘忍好殺,所以其也遭到了西北百姓的唾罵。1926年,馮玉祥率西北聯軍進甘,馬廷勷舉兵反對馮玉祥,不久即被擊敗,並逃出了涼州城。1929年,馬廷勷輾轉投靠蔣介石,由於其反覆無常,再加上民憤極大,1930年,馬廷勷被馮玉祥處決於河南焦作,時年40歲。

馬祿。馬祿,字福山,青海化隆縣人,參加過抗日戰爭,曾擔任馬家軍騎兵第5師1旅旅長、騎兵暫編第1師2旅旅長和騎兵第2師師長等職。馬祿是著名的抗戰英雄,在保衛運城、開封和鄭州等地戰鬥中,他率部與敵血戰多日,並多次給予日軍以重創,因為其深明大義,又對我八路軍友好,且堅持抗戰,1939年,毛主席親筆題寫「抗日英雄」錦旗一面,並送予他,並讚譽其抗日有功。

馬祿雖曾參加過進攻我西路軍的戰鬥,但他卻不像其他馬家軍將軍一樣,殘害我軍將士,而且,在紅軍戰士被俘後,他還給予一定的優待,並不准麾下戰士打罵紅軍,這其中,就包括後來回到延安的原紅30軍的參謀長黃鵠顯少將。1947年,馬祿將軍因病去世,終年52歲。

關鍵字:

最近發現這個女人聖品 我也是在網路上看到的

2021-06-26T06:09:23.509521+00:00

而且吃完打嗝都有玫瑰味道散出來

 

我最近跟腦公的『睡前運動』揪毋爽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的關係

感覺特別容易乾燥搔癢,很難受!

因為太多人說女生吃這個很有效!!

所以想說乾脆自己買來試試看

今天收到立馬吞兩顆,它是液態的膠囊ㄟ很特別

而且吃完打嗝都有玫瑰味道散出來

就剛喝了玫瑰花茶一樣很香

吃完一盒之後!!!

腦公說聞起來真的香香的~

而且肌膚也變水變滑嫩了,很有18歲的感覺~

最重點是那邊也變很潤,甜蜜時比較不卡卡很順暢!!

一直被稱讚很香啦,好像更能進入狀況>///<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