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歲河南男子靠祖傳手藝日掙千元,可惜兒子不願學,如今面臨失傳

趣觀歷史 發佈 2022-07-01T04:56:21.884024+00:00

2018年,一個男子正在觀察著機器里翻炒的芝麻,妻子在一旁燒火,芝麻油的香味四下飄散,讓人垂涎欲滴。

2018年,一個男子正在觀察著機器里翻炒的芝麻,妻子在一旁燒火,芝麻油的香味四下飄散,讓人垂涎欲滴。

翻炒芝麻的機器發出沙沙的聲音,這個男子越想越納悶,為什麼他的手藝活兒每天能掙上千元,而自己的兒子卻死活不願意接手呢?

徐長青家從事榨油的生計已經有三代了,他的爺爺跟別人學習了榨油技術,從此支撐起了整個家庭的生活,再把技術傳到徐長青父親那一代。

父親去世後,徐長青接手了祖傳的活,生活從此蒸蒸日上,在十里八村都屬於富裕之家。

幹了榨油這活兒幾十年,徐長青也逐漸老去,他不想把這項祖傳的技術丟掉,想讓自己的親兒子來接手。

奈何自家兒子覺得這活太髒太累,完全不想干。

其實徐長青家的榨油技術已經改進了很多,不像他爺爺在做活的時候,還全是人工榨油。

現在只需要將芝麻倒進一口大鍋,再用手進行攪拌,而且不能停止,一旦停止的時間過長,芝麻就會糊掉,一鍋芝麻就成了廢品。

將芝麻炒香過後再把它倒進專門的榨油設備,最後再人工捶打。

雖說賺錢是真的,但賺的確實都是辛苦錢。

隨著時代的進步,科技的發展,徐長青決定購置兩台榨油機,這兩台機器的到來極大地解決了榨油費勁的難題。

雖然榨油還是件髒活累活,但比起從前已經進步了很多。

這些年來,徐長青和妻子相互扶持,用榨油養活了一家人。生在榨油之家,徐長青從小就跟父親學習了榨油的手藝,現在已經運用得十分純熟。

每天一大早,要買香油的顧客就來到油坊門口排隊。

徐長青和妻子趕到後,先將干炒機預熱,然後嫻熟地將芝麻倒進干炒機,徐長青親自觀察干炒機內芝麻的生熟程度,妻子則在一旁燒火。

他們用的不是煤炭燃氣之類的燃料,而是自己去山裡打的柴禾,反正山上枯死的樹木很多,這樣既經濟又方便。

將芝麻炒干後,再將其倒入榨油的機器內。

這是徐長青特意購置的兩台冷壓機,技術的進步帶來了生活生產方式的變化,連榨油這活也變得輕鬆起來,徐長青感嘆道。

實際上,冷壓機榨油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受歡迎,即便冷壓機出油率高,速度快,但榨出的芝麻油香味不如傳統工藝。

附近的男女老少還是更喜歡用傳統手法榨出來的香油,這樣的香油醇香濃厚,做菜燒湯的時候滴一滴在裡面,香得人直眯眼睛。

也有那些喜歡速度快,沒耐心等待的人,他們會選擇用冷壓機榨油,些許香味的差別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

這就是傳統與新興的衝突,就像徐長青和兒子之間的想法差異。

但不得不說,冷壓機和干炒機的引進確實減輕了徐長青和妻子的工作量。

干炒機一次可以炒十幾公斤的芝麻,比傳統用手翻炒的方式省力許多,而且用冷壓機榨芝麻油的效率是傳統方式的四倍。

以前需要四個小時的出油時間,現在只需要一個多小時。

徐長青家的榨油手藝是祖傳的技術,十里八鄉的百姓們都信得過,幾乎每天早上,他家的榨油坊門口都會排起一條長龍。

每家每戶用的都是自家種的芝麻,數量也不多,但勝在比外地芝麻香,由於傳統工藝榨出的芝麻油出油率比冷壓機要低一些,有些老百姓還是會傾向於冷壓機,這樣更實惠。

榨油環節不是關鍵環節,炒芝麻才是一項技術活,芝麻的多少決定了芝麻應該炒的時間,另外,火候也是關鍵,芝麻炒得時間短了出油率低,時間太長了會有焦味。

但這些對於徐長青來說都不是問題,他幹這行已經四十多年了,早就已經掌握了其中的要領,他僅憑感覺就能判定芝麻的生熟程度。

除了顧客將芝麻拿到徐長青這裡來榨油之外,徐長青在閒暇時還會下鄉向鄉親們收芝麻。

有些人家中的芝麻吃不完,賣給徐長青榨油還能給家裡增添一筆進項。

徐長青將收來的這些芝麻榨出油,裝瓶後零售,成為他榨油坊里的另外一件商品。

畢竟幫別人加工芝麻的工價太低,十幾年前榨一斤芝麻才幾毛錢,隨著物價的上漲,工價才漲到一塊錢左右。

用傳統手工方式的價格比用機器高一些,但累也是真的累,賺的都是血汗錢。

再者榨油剩下的油餅還會有人要,徐長青將油餅和榨油工錢綁在一起定價,平時買油餅的人也挺多,這些東西可以拿回家喂喂家禽。

徐長青的榨油技術逐漸得到關注,油坊也日漸紅火起來,吸引了關注傳統文化的記者、攝影師等人。

他們對傳統的榨油方式很感興趣,特地跟徐長青約定好來油坊拍攝。

徐長青將磨成細碎顆粒的芝麻倒進鍋中,再加水攪拌,等鍋里的水蒸發乾淨,剩下的就是芝麻油和芝麻的殘渣。

再用專門的工具將殘渣過濾掉,剩下的就是香噴噴的芝麻油。

這件事,徐長青幹了幾十年,他對榨芝麻油一事已經生出了深厚的感情。

他們希望傳統的榨油技術能夠引起大眾的關注,並順利傳承下去。

徐長青兒女雙全,家裡有一兒四女,女兒們都出嫁了,徐長青想把祖傳的手藝交給兒子.

但兒子嚴詞拒絕,寧願背井離鄉打工,也不願意被困在這個小地方,一輩子守著這個「又髒又累」的活兒。

徐長青的油坊生意紅紅火火,夫妻倆起早貪黑地幹活,就是為了給兒女創造一個好環境.

他們做生意講究信譽,也願意讓利,照顧顧客,獲得了當地百姓們的一致好評,大家都願意來照顧他們家的生意,徐長青也因此小富了一把。

他還靠著這門生意為兒子攢下了一套房。

平均算下來,每天的收入能夠上千。這可能是兒子打一輩子工也達不到的工資。

然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徐長青認為榨油這手藝既掙錢,又不會背井離鄉,方便陪伴和照顧家人,但兒子顯然不這麼覺得,年輕人總要出去闖蕩一番。

他寧願一個月掙3000元也不願呆在家裡繼承徐長青的手藝。

困在家裡,繼承所謂的傳統工藝,對於年輕人來說,可能是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再說現下雖已經有了機器幫忙,但每天來榨油的人還是很多,根本忙不過來,人不免會有些勞累。

這一點徐長青自己也清楚,尤其是在夏日,身上就沒幹爽過,榨油這行,別看聽著香,但香都是別人的,最後臭的還是自己。

其實徐長青心裡也明白時代不同了,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願再守著家裡那一畝三分地,都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也能理解。

但他實在是不甘心家裡傳了三代人的手藝就這麼沒了,況且這門手藝帶來的收入也著實不低。

事實上,隨著社會的進步,時代的變遷,這種傳統手藝失傳的事例屢見不鮮,這些手藝都是老祖宗傳下來的,凝聚著十幾二十代人的智慧,是文化的沉澱。

但經濟的騰飛帶來的不僅僅是生活水平的提高,綜合國力的增強,同時還帶來了人口的大規模流動。

農村人口湧向城市,紛紛以在城市買套房,安個家為目標,他們拋棄了舊的生活方式,開始了現代化生活。

老家那些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文化也就隨著人口的流動而失傳,傳統手工藝被現代化大機器所取代,逐漸退出了歷史舞台。

比如中國有名的手工藝糖塑、儺面具雕刻等,這些都是傳承上千年的民族瑰寶。

現在還在堅持這些手藝的人寥寥無幾,很多都面臨著後繼無人的困境。

傳統手工藝失傳的原因,除了像徐長青兒子不願繼承這一點,還有就是在物質生活更豐富、生活節奏更快的今天,傳統手工藝無法與現代快速、高效的工業技術競爭。

傳統手工藝速度慢,效率低,還需要大量的人工投入,以這樣的方式生產出來的工藝品成本高,在市場上並沒有什麼競爭力,因此便失去了賴以存活的基礎。

徐長青家還好,嫁為人婦的二女兒在不遠的鎮子上開了一家榨油坊,讓他家的手藝得以傳承,好歹也給這門手藝留了一線生機。

和徐長青家相比,張勇賢就沒這麼幸運,張勇賢做木匠三十餘年,資歷深厚,從不失手。

張勇賢自25歲時便開始當學徒,學木藝,剛開始學的時候只是為了學習一門謀生的手藝,解決家裡的溫飽問題。

那個年代人們需要家具基本上都是找木匠現打,只有城裡家境殷實的人家或許會去商場購買。

由於需求量大,張勇賢的這門手藝賺的錢比他去工廠里幹活還多,那時的工廠職工可是鐵飯碗,是眾人都爭著搶著要的香餑餑。

張勇賢靠著這門手藝給家裡掙下了一棟小洋樓,供兒子上了大學,原想著兒子大學畢業以後可以繼承自己的老本行,但萬萬沒想到,兒子堅決拒絕。

雖然就業壓力大,剛開始工作根本掙不到什麼錢,兒子仍然我行我素,寧願去月薪三千多的公司上班,也不願回家繼承父親的手藝。

張勇賢不禁納悶,兒子解釋道,自己喜歡在大城市生活,那裡交通方便,物質生活充足。

但張勇賢知道的是,兒子那點工資根本不夠養活自己,除了租房、水電、吃飯,一個月的工資根本不夠用,有時候還得自己貼補點兒。

反觀自己,現在的時代跟以往不同,以前給別人做大件家具最多兩百塊錢,現在一件就要幾千,而且現在的老手藝人都很受人尊敬。

張勇賢覺得兒子看不清現實,想要在大城市落腳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們與老一輩的人想法完全不同,他們嚮往著都市白領的生活,體面、乾淨,在農村繼承祖業沒有發展前景,一年撐死了也就二三十萬;但在城市裡打拼,也許未來的收入還會超過他們的預期。

徐長青對於兒子不能繼承他的手藝深感遺憾,但也不能強迫兒子,他也知道現在年輕人的想法,只是不免遺憾。

他曾感嘆道:「別人都說榨油是個香活兒,但那是別人香,自己臭。」

兒子的想法他雖然不能理解,但也能做到尊重,畢竟年輕人的生活到底還要自己去過。

不管這門手藝能不能傳承下去,他還是堅持每天起早貪黑,熱爐子,炒芝麻,榨油。

每一個步驟都重複了幾十年,任何一個細節他都爛熟於心,都體現著他對這門手藝的崇敬,對生活的熱愛。

其實現在很多手藝人都會受到周圍群眾的尊敬,他們受人尊敬的資本就是自己那門手藝。

科技的發展雖然給傳統工藝造成了打擊,但是物以稀為貴,傳統手工藝製作出來的工藝品和各種產品的價值卻更高,畢竟純手工作品比機器產品的價值要高很多。

只要正確地利用和保護這些傳統工藝,它會帶來我們預料之外的驚喜。

比如說義大利手工製造,也是歷史上流傳下來的,現在已經成為了全世界奢侈品的代表,世界各地的富豪、收藏家都熱衷於純手工製作的衣服、首飾、皮包。

義大利正是利用了手工藝品的高價值,尊重凝聚在其中的智慧,才將避免這些工藝被機器取代,純手工、速度慢、效率低也不失為它的價值所在。

徐長青雖然感嘆冷壓機的運用減輕了很大的壓力,但很多百姓還是更喜歡用傳統工藝炸出來的香油,因其更香,更濃,即便價格更高也不在意,這也是傳統榨油工藝的價值所在。

總的來說,面對當前傳統手工藝普遍面臨的困境,不僅手藝人自身要重視,整個社會也要重視。

傳統文化是歷史的積澱,是民族的資本,要解決這些困難,就要加強社會宣傳,在傳統工藝中加以技術支撐和人才輔助,才能讓傳統工藝持續發展。

-完-

編輯丨書書

關鍵字:

【好物分享】感動…“嘟唇精華“讓我重新認識我的唇💋💋💋

2021-11-16T09:15:48.475315+00:00

只要一步『脫皮醜嘴→性感啾唇』

原以為這輩子跟唇膏無緣了😭

 

我素唇好好的,一塗口紅就狂起屑

上色變得很不均勻,再燒的人氣專櫃款,也被我塗的很廉價

什麼方法都試過啦!

護唇膏打底、凡士林厚敷…

對頑劣死皮頂多「一次性」效果

補個妝…原!形!畢!露!

口紅因此一支支被冷凍(大哭)

 

以為要粗糙一生,結果我朋友意外推坑【嘟嘟精華唇蜜

從此開啟我唇的第二人生💋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60

 

 

我一直對唇蜜印象很差

黏膩感結合死皮…恩…抿起來很噁

所以聽到關鍵字,本能的搖頭拒絕

朋友表示:『這韓國醫美研發剛好專治你的唇況,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好…回過神我就下單了(腦波很弱

但,第一次擦就打破我對唇蜜的認知!

不知道什麼原理,這支居然把死皮治得服服貼貼😳

滋潤度.持久度碾壓護唇膏,不需要一直補擦(也是,哪家護唇膏會下重本加玻尿酸

不誇張,我卸妝後唇況還嫩到隔天,代表成分真的有被吸收

 

色澤是淡淡珊瑚色的“韓系玻璃唇

單擦顯氣色,薄荷還能激出天然唇珠///

試著疊擦口紅…

1+1效果驚為天人!居然沒有脫皮了!

而且唇紋被撫平後

妝感都level up了

果然好看的唇,才是一個好妝容的核心

現在,我那些塵封已久的唇膏都能拿來用了❤️

 

原來拯救脫皮唇幾百塊能搞定…

早知道當初就該三支組合買下去

anyway我是一定會回購啦哈哈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60

 

 

商品資訊

 

MAGICOM_4D瞬感豐唇精華_微涼感(乾燥玫瑰色)

 

讓人忍不著想親的 C粉嫩唇!

單擦:潤色護唇 打造自然澎澎感

疊擦:塗自己喜歡的口紅 豐潤更顯色

加強:唇峰二次加強 免注射也有微笑唇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