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力維:難忘過去那些歲月

原鄉書院 發佈 2022-07-02T06:42:40.315120+00:00

驀然回首,人至中年。那些過去的歲月一去不復返,恍若縷縷炊煙,消失在浩瀚時空裡。然而,每當憶起往事,卻歷歷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難忘過去那些歲月

覃力維

驀然回首,人至中年。那些過去的歲月一去不復返,恍若縷縷炊煙,消失在浩瀚時空裡。然而,每當憶起往事,卻歷歷在目,仿佛就在昨天。星轉斗移,唯有足下的腳步,伴隨每天的晨曦,依然在移動、丈量著未來。

我家住在桂西北一個偏僻小山村。這是一個四面環山的壯族村落,上世紀八十年代,這裡是一隅窮鄉僻壤。散落在山腳下的土牆瓦房,以破陋的「外衣」,訴說著歲月的滄桑。

我出生後,爺爺奶奶早已過世。那時,我父親在村小學任教。當時家裡的一切花銷,都靠他的那份工資。幾十塊錢的月薪,花來用去,到月底剩下的寥寥無幾。母親是一位地地道道面對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她從小隻上過三年級,雖然能識幾個字,但卻連一張報紙也念不出口。然而,在莊稼管護上屢屢吃虧的母親,卻一心希望我和弟弟將來出人頭地,走出這個窮山窩。

在村小學讀書的那些年,我常常利用周末和假期在田野上放牛、上山拾柴,協助父母干地里的農活。父母對我很嚴厲,他們不僅要求我把學習成績搞好,而且讓我從小學會幹農活,養成熱愛勞動的習慣,磨鍊艱苦奮鬥的精神。

為此,我發奮圖強,努力學習。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由於作文寫得不錯,老師經常在班上朗讀我的作文。許多同學甚至在下課後,紛紛圍攏著我,讓我說出寫作的秘訣。

1989年秋,我考上我們鄉的初級中學。學校距離我家有十幾里山路,那時我同村裡的其他同學一樣,居住在學校的男生宿舍。每個周末,我都會騎著父親的老式五羊牌自行車回家馱米,並跟父母要生活費。那時的母親,身體很瘦弱。自從我上初中後,家裡的一切農活都由她一個人承攬。她忙裡忙外,常常汗流浹背。可她從來不在我們面前嘆一聲氣,說一聲累。在我眼中,母親儼然一台永不停歇的機器,時刻在運轉。

由於學校離家不遠,所以我常常在星期一早晨才騎車去學校。為保證我能夠在早讀之前趕到學校,母親總是天還沒亮就起床,她煮好麵條後,就跑進臥室叫我起床。而我,總是打幾個哈欠後,才惺惺地揉揉眼睛,慢慢起來。匆匆吃過早餐,等我推車出門後,母親立刻挑起水桶,緊跟著出門。她說她一路走去村頭挑水,順便看護著我,因為天還沒亮。

在冬日,早晨6點多鐘出門時,外面還是一片黑暗。每當我騎車在前進中,借著一縷朦朧的星光回頭望時,常常見到母親挑著水桶站在路邊凝視的背影。我知道,這是母親的一片苦心。

在她的目光里,流淌著博大精深的母愛,也蘊藏著殷切的期望。

在初中學習生活中,我很努力。記得初一那年,父母雙雙病倒,在「雙搶」時節,我被迫請假回家犁地。那天裝好犁具後,我讓弟弟牽著牛走在前面,我則手壓犁杆慢慢前行。不料,犁過十多米後,牛突然脫韁奔跑,弟弟被絆摔倒了,我也被翻倒的犁具壓住腳,場面狼狽不堪……所幸受點皮外傷。無奈之下,我只好返家請韋叔過來幫忙,這才犁完那塊地。

這事讓我至今仍刻骨銘心,讓我痛楚生活來之不易。

那年秋季,由於初二期考成績不理想,父親讓我留級。我像以前那樣,還是那麼刻苦,經常中午不午休,而在教室看書、寫作業、作習題。我想爭分奪秒,夯實學習基礎。

然而,誰能想到,1993初中畢業那年,我落榜了。本來我想考取中等師範,像父親一樣,當一名教師。但我的中考分數還差錄取線十幾分,那天晚上,我心情十分低落,茶飯不思。我爬上木樓,一頭鑽進被窩,淚水漣漪,輾轉反側。

次日清晨,從戶外散步歸來的父親,意味深長地對我說:「別難過,還有機會。你補習初三吧,爭取考上。」

聽了父親的話,我心情來了一百八十度的旋轉。我決定破釜沉舟,放手一搏,作最後的努力。那一年,是我十一年寒窗最艱苦的時候。我幾乎都是在教室中度過,我甚至夢想到自己考上了師範。

然而,也許是命運的捉弄。1994年秋,我的中考成績有所進步,但距離中等師範學校錄取線還差幾分。我的希望又嘎然破滅。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裡,如雷轟頂,心情低落到了極點。父親和母親都不說話,他們在忙著自己的活兒。也許這個時候,他們是在轉移注意力,以儘量緩和我的憂傷,避免在我的「傷口」處撒鹽吧。

我踏著漆黑的夜色,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跑出家門,來到了村前的曬穀場。在蕭瑟的秋風中,我抬頭仰望滿天的星空,想起初中五年學習生活的一幕幕、想起母親早晨挑著水桶目送我騎車去學校的情景,我深深地感到內疚,不禁淚流滿面。那一滴滴淚珠像斷了線似的,不斷滑過我的臉頰。天上那些星星也一眨一眨地眨著眼,似乎在驚愕地望著我。

星空浩瀚燦爛。而我卻前途迷茫,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情緒低落,一直未能擺脫落榜的陰影。那天吃過晚飯,父親湊近我,溫和地說:「天無絕人之路,來日方長,你要振作起來,才能適應未來的生活啊……」

父親說完這句話,慢慢轉身走進了自己的臥室。

此時此刻,望著父親的背影,我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在咱們村小學代課幾年的父親,靠著刻苦努力,最終通過考試轉正。他尚能如此,難道我一蹶不振嗎?

不!我不能這樣下去,我要轉變觀念,增強自信,振作起來,力爭做生活的強者!

於是,我振奮精神,在跟隨母親一天到晚下地幹活一個月後,決定進城闖蕩一番。

那天清晨,東方剛泛出魚肚白,我就從村頭出發,沿著通向城裡的山路,徒步爬涉。來到城裡的時候,太陽已爬過一個竹杆的高度。初來乍到,我對城裡路況不熟悉,在茫然地轉來轉去中,幾乎每條街道都跑遍,卻找不著一份工……

當我返回到村口時,已是夜幕降臨。我有氣無力地推開了家門,在父母投來目光的一霎那,我如鉛般沉重地坐到凳子上。

那一夜,我思潮翻滾,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我想到了長年累月在城裡拉板車的二叔。

次日,我趕到二叔家。恰好他當日不出工,我說明來意後,他點起一支煙,望了望窗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對我說:「做板車容易,拉板車難,我怕你吃不消。」當天,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製成了一輛有模有樣的板車。

第三天一大早,我拉著板車沿著曲折坎坷的山路進城。來到城裡時,太陽正爬過頭頂。

二叔簡單向我重申一下拉板車經過街道時的注意事項後,又說道:「我們分頭出發吧,你往東邊走,我往西邊拉。」

我慢慢拉著板車順著車流不息的街道行走。烈日高照,熱得我汗流浹背。走啊,走……過了晌午,幾乎走遍了全城,依然沒有客戶求助。我心旌搖晃,卻仍咬牙頂住。夕陽西下,夜幕降臨時,我把板車往街邊的屋檐下一擱,便打起地鋪,蜷縮在那張薄薄的蓆子里。藉助昏暗的路燈,我把手伸進了褲袋,摸出了一張五元紙幣。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它是我自己用雙手勞動創造出來的價值。

我仰望夜空滿天閃爍的星星,心潮起伏。

1995年,我參加一家國有企業的招工考試。這家企業專門生產金剛石鋸片。那時,金鋼石鋸片加工屬於新興產業,國內同行者寥寥無幾,市場前景相當廣闊。在數百人參與的考試中,我考取第二名。

收到錄用通知書的那天上午,我歡呼雀躍。父母一直陰鬱的臉上,也綻開了笑顏,陽光滿面。

1995年上半年,我們一百二十名員工經過三個月的培訓後,終於在當年9月初正式入廠上班。因為工廠是剛剛籌建不久的,所以從廠房到每一台機器設備,一切都是嶄新的。面對新工廠、新環境和新希望,我們躊躇滿志,心裡種下了美好的憧憬。

那年我剛滿20歲,在經歷了中考落榜、務農和拉板車後,第一次進入工廠工作。而且,這家國有企業幫交五險,待遇好,有保障。那時候,我考入該廠上班的消息在村里、乃至鄉里迅速傳開,認識我的村民和老同學都投來無比羨慕的目光,有的甚至向我伸出大拇指,說我不簡單。

每當這時,我心裡便感到驕傲和自豪。我甚至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金壁輝煌的廠房裡操作電腦,控制機器。而且,這廠房很大……員工也很多……

在車間,我操作銑床,專門銑削鋸片的糟齒。剛開始,「三班倒」的上班制度讓我不太適應,特別是夜班,很睏倦,很難熬,有時總想打瞌睡。但如果真的打起瞌睡,就會存在安全隱患。因為這台銑床雖然是全自動運行,假如注意力不集中,不清醒地操作、觀察和調整尺寸要求,就有可能在生產中導致失誤而造成廢品,甚至導致事故。因此,我全神貫注,小心謹慎,容不得絲毫差錯。

我們這群年輕的員工,上班時積極肯干,熱情高漲。下班後總是在大宿舍里聊天,甚至高談闊論,滔滔不絕。大家聊家常、談工作、談理想、侃未來,甚至波及戀愛方面的話題。嘻嘻哈哈,歡聲笑語響徹整個房間。因為年輕,我們的青春血脈里,總有一股狂熱的血液在涌動。

那時候,由於剛剛建廠,工資很低,第一個月我們領了90元,第二個月發120元……

我們在車間與宿舍的往來中,充實地過了幾年。

然而,誰能料到,1998年9月,由於鋸片基體滯銷,產品庫存積壓。我們被迫下崗了。

日月如梭,星轉斗移。我們這群員工盼星星、盼月亮,盼望有朝一日能夠復產,盼望著我們再次一起去上班。

然而,等到2004年春,一張關於公司倒閉破產的通告讓我們欲哭無淚。天哪,剛剛建廠幾年就倒閉。這個噩耗真是來得太快了,好像天要塌下來似的。快得讓我們無法喘息,快得讓我們無法接受。

至今我都還清晰地記得,那天傍晚回到老家村頭時,仰望著那抹血紅的夕陽唉嘆。我志氣低落,飯也不思。跑進臥室就伏在桌上,淚水模糊了雙眼。公司倒閉,我的前途就此擱淺。

青春已過,未來之路,該怎麼走。

2005年春,當人們還沉浸在春節的喜慶氣氛中尚未拔出身來時,我又背著背包、拎著箱子進城。我想趁著節後返程高峰還沒到來之刻,能夠找上一份工作。

然而,那時的城裡,不僅招工的崗位少,而且招男工的更少。招初中畢業的崗位幾乎難覓。我一條街一條街的問詢,有的飲食門店(如酒家、小炒店、大排檔等)只招熟練的炒菜師傅,或者有經驗的廚房工作人員。而我,不會炒菜,也從來不在飲食店呆過,顯然不夠格。

找啊,找……一路口乾舌燥,我咬牙堅持著。那天從上午一直到下午夕陽西下,都沒找到一份適合我的崗位。我望著車水馬龍、熙熙攘攘人頭攢動的街道,不禁興嘆。

那一夜,我打上地鋪,睡在一家銀行旁邊的空地上。夜深人靜,我仰望滿天的星空。宇宙浩瀚,我不知道自己路在何方。

次日,我到城郊附近尋找。終於,找到一家物流門面。老闆從上到下打量著我片刻後,一口答應:「小伙子,我看你好像從農村出來,有的是力氣。好吧,在我這裡做,絕不會虧待你。」我咬了咬牙:做吧,反正也難找工!

從此,我當上搬運工。每天早晨開始,從一輛大卡車上搬卸貨物,肩扛手提,搬到一輛小車上,再隨車分發到市內各門店。天天都干到下午天黑為止。

或扛,或背,或抬,或提,一天下來,汗如雨下,渾身濕透。晚上收工感覺腰酸背痛,腿腳疼得厲害。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我痛楚,如果我放棄,我將會找不到工作,將會淪為撿拾垃圾的拾荒者。

我咬牙切齒,堅持了8個月。在那難忘的日子裡,我深深體驗到體力活的辛苦,體驗到生活的艱難,體會到勞動創造的價值,更體味到知識的寶貴和學習的重要性。

後來,我四處打工。先後進到酒家當水台工(註:專門殺魚等),進到私人混凝土公司當維護保養工,進到園林公司當花草樹木修剪工……所到之處,嘗遍了酸甜苦辣,體味了世態炎涼,更受盡「文憑低」、「沒技術」的苦頭。

記得在酒家打工時,有一次,我由於聽不清楚,結果造成工作失誤。老闆娘當面批評我,半開玩笑地說我是「豬頭」。我清楚,「豬頭」是四根板而不動腦筋的綽號。

一路走來,我總覺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時候,做人比做事更重要。

去年9月,經過一番努力,我被一家事業單位騁為一線工人。

從此,我又信心百倍地投入新的工作生活……

詩人簡介

覃力維,壯族,廣西河池市金城江區人。熱愛文學,勤寫作,系中國詩歌網詩人。曾在《廣西老年報》、《廣西工人報》、《南國早報》、《河池日報》、《河池文學》、當代作家、現代作家文學、作家在線、原鄉書院、河池文藝圈、紅水河文藝在線、環江文藝圈、神州文藝等報刊、網絡平台發表過散文或詩歌等。

關鍵字:

用這個就不會嘴臭,甘無影

2021-09-30T03:23:35.041356+00:00

我抽煙抽很久了啦,前陣子剛戒掉 但牙齒上都是煙垢,看起來伍告麥

用這個就不會嘴臭,甘無影

我抽煙抽很久了啦,前陣子剛戒掉

但牙齒上都是煙垢,看起來伍告麥

老婆也嫌棄我嘴臭,一直叫我去洗牙

洗牙的時候牙醫洗超久,陳年黃牙垢

啊結果只有白一咪咪而已

醫生說「抽煙抽幾十年了,垢怎可能這樣就洗掉呢」

叫我刷完牙之後用這個竹炭齒垢美齒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509

這是齒垢色素去除的美齒液

原本想說ㄟ這麼娘的東西,我才不要用勒

結果我老婆直接當下就買了叫我用

每天睡前都問我有沒有漱口,超煩的

嘿啊也真的是要感謝我老婆

我用一陣子看到真的是有效果啦!

啊我抽菸嚼檳榔,所以口腔很敏感啦

這裡面還有添加蜂膠

讓嘴裡面很舒服傷口也會比較快好

我牙周常發炎也有改善

主要是煙垢一天比一天淡

老婆也說口氣變好了

結果看到網路上這邊買最便宜啦

卡直接掏出來買了

我原本也覺得怎可能漱一漱就牙齒白

母勾這就是做二次加強清潔啊

漱口才能真正清除整個口腔啦

啊又不是叫你用這個就不用刷牙

有效,我就是推→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509

我老婆買櫻花口味的

 

商品資訊

 

Huluhulu_齒垢剋星_竹炭淨化香氛美齒液

 

 

陳年煙垢、檳榔垢,刷不乾淨清不掉?

笑起來一口黃牙,真的沒有人敢親⋯

煙癮 ✓檳榔 ✓咖啡茶漬 ✓清潔不當

 

 史上第一款 針對齒垢清潔的專業美齒液 

\ 從齒亮白 笑出自信✓ 笑出人氣✓ /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509


 


 

 

齒垢,咖啡漬,茶漬,口齒香氛,好口氣,美齒液,口臭,口腔清潔,清潔漱口水,口臭困擾,口腔保養,口腔清潔,天然漱口水,熱銷商品,竹炭美齒液,Huluh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