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明錤三弄歌爾股份,「下一個iPhone」如此艱難

智物科技評論 發佈 2022-07-02T11:41:57.202620+00:00

AR的技術疊代和發展前景並不明朗,AR產品化實屬艱難。

AR的技術疊代和發展前景並不明朗,AR產品化實屬艱難。千億巨頭的漲跌落入郭明錤鷇中

文|智物

本文為智物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繫後台

當羅永浩宣布他的下一個大計劃時,《智物科技評論》曾經提到過Meta的計劃變更:《the information》今年6月指出,Meta改變最初的計劃,將Project Nazare的定位變成演示產品,只保留給開發者。

同時,Meta的團隊將集中資源,優先研發第二代AR眼鏡——Artemis,後者也將成為其面向市場推出的首款AR眼鏡。無獨有偶,蘋果分析大師郭明錤預測蘋果推出AR的時間也推遲到2025年。

最直接的導火索是其在對Meta的VR產品出貨量的預測,即2022年的出貨量預測下調25%~35%。Meta上游產業鏈相關公司因此股價一度閃崩,歌爾股份更是在6月22日以跌停價收盤。

事實上,正如郭明錤在修改措辭中指出,這並非官方數據,而單單是其根據各方情況的預測。瘋狂的股價波動背後,郭明錤沒有可靠信源這一點似乎被忽略。

AR是下一代計算平台,已經是共識。知名諮詢機構Digitimes預測,2022年至2025年的平均年複合增長率有望達到約59.2%。憑藉「真還傳」又一次出圈的羅永浩此次創業的目標也意在AR,甚至稱AR是其「真正感興趣並願意投入後半輩子去做」的一個方向。

但在AR時代搶先做出一個類似2007年的iPhone+iOS一樣的東西,成為下一個平台上類似蘋果一樣的公司,並不容易。


Meta造 AR一波三折

早在2014年,扎克伯格就親身嘗試了VR眼鏡的先驅——Oculus Rift。但很快,在扎克伯格眼中更年輕的AR就吸引了他。

它不像VR那樣依賴昂貴、笨重的眼鏡從而限制用戶群,全球超過四分之一人口手中的設備都可以運行AR的應用。從那時起,扎克伯格開始指導公司的工程師同時著手建造AR和VR的未來。

Facebook在Snapchat之後幾年,推出了AR效果。不過,憑藉著其強大的內部人工智慧技術以及產品設計,其很快就後來者居上5年過後,Facebook改為Meta,可是一直在致力於一款「成熟的 AR 設備的Meta,將第一款AR產品變成保留給開發者,加上,推動縮小Reality實驗室、Meta的AR、VR和負責許多設備的新興技術部門,並擱置發布一款智能手錶的計劃。遲遲等不來AR的可靠的肉身,難免澆滅AR愛好者的熱情。

但仔細復盤Meta目前的處境也就不難理解其決定。Meta財報顯示,2020年度和2021年度,公司的Reality Labs業務一直處於虧損狀態,至今年一季度,虧損情況依舊沒有改善。

今年2月,《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Meta Platforms已經解散了一個由300多名員工組成的團隊,這些員工為該公司的AR和VR設備開發作業系統。


《The information》還關注到了一個重要信息,即XR OS 的開發在團隊負責人 Mark Lu cov sky 宣布其離開公司去開發一個類似 AR OS 項目。巧合的是,Meta AR眼鏡產品經理Nikhil Chandhok也在社交媒體上宣布離職。這都進一步推遲Nazare的開發。

Meta並不缺乏人手。據彭博社報導,Meta從微軟和蘋果挖走了一大批員工。但是,要取代已經建立和領導團隊很久的優秀領導者也絕非易事。

今年4月,在Meta一季報電話會議上,扎克伯格表示,希望未來幾年,Meta可以通過APP家族產生足夠的營業收入增長,為Reality Labs的投資增長提供資金,同時提高整體盈利能力。但其也指出這只是長久的目標和預期,目前還實現不了。

扎克伯格將AR產品的推出看作是「iPhone時刻」。但Meta營運長桑德伯格卻並不看好當前的AR和VR大計,她認為,那是一個相當漫長的路徑。《華爾街日報》曾指出,觀點的分歧也是促使她離任的一個重要原因。


此前有外媒報導,更輕版本的高端 AR 眼鏡可能在 2026 年到來,第三次改版將在 2028 年到來。目前還不清楚,這是否會繼續往後推移。


郭大師的預測准嗎

Meta可能也沒想到,郭明錤對其VR產品出貨量的預測竟然能產生如此之大的蝴蝶效應。

6月22日,郭明錤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預測,其指出Meta的硬體與頭顯設備業務放緩,2022年的出貨量將下調25%~35%,同時推遲2024年之後所有新的AR、MR硬體項目。

預測發布之後,Meta上游產業鏈相關公司股價一度閃崩。6月22日,歌爾股份股價最終以跌停價收盤。立訊精密也跌超5%。

可能是資本市場的反饋過於驚人,同一天,郭明錤又發布一則消息解釋稱,出貨量預測是基於自己的調查和判斷,而不是官方數據。其指出針對Meta的VR設備出貨量預測下調,更多是基於Meta為因應宏觀經濟下行與核心業務面臨衰退挑戰而作出的全面性調整之一。同時Meta砍VR頭顯示訂單也是因為自身廣告與社群平台核心業務面臨結構性挑戰造成的衰退風險。

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回應猜忌,Meta罕見地一次性公布了多款VR頭顯設備的原型。這些在解析度、亮度、尺寸方面帶來了現有設備無法達到的新高度,也許是想要外界了解到Meta不會放棄高端VR體驗。


AR產品化之路艱難

2021年作為VR快速增長的時間年份,新VR用戶增長率為11%,而2022年來看,時間幾乎過半,但是今年上半年整體市場增長都不及去年,增長動力出現不足。這樣來看,資本對於行業的技術疊代和發展前景存在一定的擔憂實屬正常。

但一組行業預測或許更加直觀——至少5年後,XR全球出貨累計達到1億台,這對比全球80億人口,XR目前發展遇到的困難顯然只是「故事的序章」。

郭明錤或許的分析或許更有價值之處在於,他指出了目前XR市場的情況,也就是這些年,Meta賠錢賣VR頭顯以及積極宣傳VR事業正促使VR產業快速成長同時生態也已漸趨成熟。所以,即便Meta放緩對Reality Labs和VR事業投資,也無礙VR產業持續成長。

這在各家科技公司的布局中可以看出。6月20日,騰訊集團於發布內部郵件,宣布在IEG,即互動娛樂事業群下成立XR業務線,負責XR業務戰略規劃和執行落地。騰訊XR業務線將對XR領域進行全鏈路布局,包括軟硬體以及行業生態。

郭明錤的預測中也提到蘋果對AR布局。他認為,雖然蘋果多次重申將重點放在AR上,但他相信蘋果AR和MR支持視頻透視也能提供出色的沉浸式體驗。因此,蘋果AR/MR的推出將進一步推動沉浸式遊戲和多媒體娛樂的需求。

但他忽略的是,Meta、蘋果等科技公司在XR的研發上並非一帆風順。正如《智物科技評論》此前在文章中提到的那樣,目前頭顯的VR、AR產品還存在重量、散熱等問題。Meta 首席技術官安德魯·博斯沃思也曾在推文中隱晦表示,「事情並不總是完全按照計劃進行,通往開創性產品的道路不是直線。」

庫克曾指出,無論任何技術,關鍵就是以人為中心,AR也不例外,蘋果專注於iPhone和iPad上的AR應用。同時,他也表示,AR技術仍然處在發展初期,並十分自信會蘋果為消費者提供AR產品。而如今就連這個被看作是頭顯行業遊戲規則改變者的蘋果都被爆其AR頭顯推遲至2025年。

從技術角度看,頭顯散熱問題與處理器有關。性能強的處理器會導致產品電池電量消耗過快。同時,頭顯設備要想舒適,重量就要更輕。而更為輕巧的設計,難免第一個犧牲點就是電池容量,然後是散熱系統的有效對外熱交換面積——因此,計算能力、散熱、電池電量、體積和重量,這些要素之間似乎形成了「死循環」。

除非計算CPU有革命性的突破,否則很難完美實現產品的設計。《智物科技評論》曾經指出,下一代的計算架構,需要下一代的晶片架構支撐。但問題是,高通公司短期內,無法提供真正有競爭力的AR、VR晶片組合。而能夠突破晶片關鍵環節的巨頭是特斯拉、蘋果、華為等,並且三家有意在下一代計算架構平台發力。

從整個XR產業的研發難點來看,如同《頭號玩家》中的虛擬實境產品所展示的一樣,VR、AR需要高集成密度,是視聽設備、是光學系統、是通信與網絡設備、是智能計算設備、是移動便攜設備、是嚴苛的人體工程學設備等的統一,而達到這些的統一併非容易之事。

隨著XR產業的發展,科技公司需要關注的,不僅僅是頭顯自身如何發展,還要解決具體場景下的應用問題。

關鍵字:

我已經三十七歲身材還保持這樣,妳敢信!

2021-07-12T07:03:07.766132+00:00

其實我也不是一直都這麼苗條的~女人過25之後,會發現衣服越來越繃....

 

其實我也不是一直都這麼苗條的~

女人過25之後,會發現衣服越來越繃

臉也越來越圓(我家那隻說我是肉圓😠)

為了維持身材,姐妹們也會一起健身運動

但是⋯到某個階段就會卡在「停滯期」

怎麼「少吃」或是「多運動」都沒用了!!

 

結果我有一個姐妹發現一個【夜間燃神器🔥】

(她朋友生完小孩就是靠這個迅速消風的)

她先買來親身試用看看

效果超明顯耶,根本越睡越SO😍

加上她有失眠的問題,也變得非常好睡

我自己吃完也相當有感欸

感覺像睡覺也在做運動!

早上起床整個人都變很輕盈

吃到現在終於不卡關,成功變回少女體態!

✓孕婦產後 ✓天生體質

✓愛吃族群 ✓中年代謝差

 

最近啊~網路上很多仿的產品

大家購買要小心,要找有地址電話

還有留專人客服電話的

來路不明的產品我是不敢吃的!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