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抗美援朝,彭德懷開會發脾氣:鄧華怕我,你韓先楚就不怕我

文史評鑑 發佈 2022-07-02T12:11:51.985214+00:00

1950年10月19號,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率領25萬志願大軍,奉命先期跨過鴨綠江,晝伏夜出,入朝作戰,正式打響抗美援朝戰爭的第一槍,志願軍司令總部暫時設在朝鮮半島的大榆洞。

1950年10月19號,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率領25萬志願大軍,奉命先期跨過鴨綠江,晝伏夜出,入朝作戰,正式打響抗美援朝戰爭的第一槍,志願軍司令總部暫時設在朝鮮半島的大榆洞。

彭德懷老總入朝後,在志司召開的第一次戰前擴大動員大會上,脾氣火爆,揮斥方遒,盡顯英雄本色,曾指著志願軍副司令員韓先楚,大發雷霆道:就鄧華怕我?難道你韓先楚就不怕我?

這是怎麼回事呢?彭德懷何出此言?韓先楚到底說了什麼話?引彭德懷大怒?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戰役還沒開打,彭德懷老總就開始罵人了呢?

10月19號誌願軍入朝時,彭德懷乘坐一輛蘇制吉普車,甩開大部隊,先一步開赴朝鮮半島。

大戰將至,他必須儘早與北韓政府首相、人民軍總司令官金日成同志完成會面,儘可能地了解目前朝鮮戰場的局勢。

本以為金日成在平壤,結果沒想到半路上,朝鮮人民政府派出的外務人員卻告訴彭德懷

彭總,現在前線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美軍機械化兵團的行軍速度實在太快,金日成首相已經被迫離開平壤,現在轉移到了德川。

彭德懷馬上星夜兼程,奔赴大榆洞金礦附近的村莊,在一間條件簡陋的破舊茅草屋裡,見到了金日成同志,並受到了金日成的隆重接待。

簡單寒暄之後,金日成就讓秘書副官打開朝鮮半島的地圖,心情無比沉重的為彭德懷,仔細講解起目前朝鮮嚴峻的作戰形勢:

彭德懷同志,現在李承晚反動集團,在美軍的支持下,態度非常囂張啊,他們兵分三路向北進近。

據昨日統計的前線戰況顯示,東線之敵已經兵占咸興和赴戰嶺,中線之敵相繼攻占陽德和成川,正在蓄謀攻打熙川。

西線之敵占領了沙里院和平壤地區後,已經準備隨時向順川和博川進發。

說到這兒,金日成首相的語氣變得有些哽咽:老彭啊,美軍從仁川搶灘登陸,給我們帶來的負面影響實在太大了,直接截斷了朝鮮人民軍北撤之路。

所以他們只能在南方繼續堅持武裝鬥爭,而北方只剩下了4個師。這4個師大部分都是剛剛整編完畢,還沒上過戰場的新兵,戰鬥力太弱了,根本不能打大仗。

所以我只能將他們暫時安排在寧邊、肅川、博川和長津等地,修築防禦工事,固守待援,沒法與敵人硬碰硬。

彭德懷也為朝鮮戰場困局,和敵人猖獗感到無比憂心和憤怒,忍不住揮舞了一下拳頭狠狠地說道:麥克阿瑟這個傢伙,簡直放肆,太目中無人了,我準備先給他一個教訓嘗嘗。

彭德懷雙眼緊盯著作戰地圖,擲地有聲地說道:我們志願軍是晝伏夜出,隱蔽入朝作戰,正好又趕上朝鮮下大雪,美軍人生地不熟的,我們可以有計劃地打幾個突襲仗。

雖然時間上不好把握,但我想這個過程並不會持續太久。

只要志願軍在朝鮮能站穩腳跟,那我們的許多急迫問題就都會得到一定緩解,這對我們儘快熟悉地形和敵情,是非常有幫助的。

說到這兒,彭德懷老總遲疑了片刻,對金日成說:我個人希望你可以率領朝鮮人民軍與志願軍聯合辦公,吃住在一起。這樣的話,也能儘量減少中間轉達和溝通的時間成本,不知金首相意下如何?

金日成低頭沉思良久,好半晌才抬起頭臉露難色地說道:老彭啊,你的建議很好,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你也要考慮到我是一國之首,朝鮮半島現在的戰局千頭萬緒,很難理清思路,加之各國駐朝鮮使團並未離開,我不能只管軍事,不管政治,這些事情都需要我一一斟酌,仔細處理。

金日成說完,明顯感覺到彭德懷對他的答覆有些失望,就趕緊提出了一個建議:老彭,我可以派朴一禹同志代表我常駐志願軍司令部,擔任中朝聯軍副司令和副政委。

志願軍只要遇事不決,你可以通過他來向我轉達,不知你意下如何?老彭,你可以放心,只要遇到緊急突發情況,我保證第一時間趕到。

彭德懷覺得這是志願軍第一次跨國遠征如果與當地政府沒有密切協同的話,很多事情都無法解決,對志願軍的作戰也會有諸多不利。

但金日成同志說得也不無道理,他不是前線的將軍,是一個國家的領袖,彭德懷不應該用自己不便行事的藉口,就苛責對方,更不能進行強迫,畢竟朝鮮人民可是友軍,是兄弟國家。

所以彭德懷老總雖然有些失望,但還是冷靜地回答道:金首相,我可以理解,你的處境也不容易,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金日成聞言長舒了一口氣,放下心來:老彭啊,明天我就會離開這裡,前往中朝邊境的高山鎮,執行後勤統戰工作,所以韓戰就拜託你了。

有什麼需要我們人民軍配合的,你儘管開口,朴一禹同志保證不拖志願軍的後腿。

陪金日成首相吃過午飯後,彭德懷就在新中國駐朝鮮大使館參贊柴成文同志的陪同下,乘車前往大榆洞。

一路上,彭德懷的專車跑得飛快,但裝載著電台的大卡車,速度卻很慢,所以就落下了很大的距離,一直都沒能追上,最後竟然跟丟了。

這讓彭德懷老總大為光火,情緒差點失控,忍不住大怒道:呵,我現在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光杆司令,敵情不知道,志願軍的現狀也不知道,啥也不知道。

哪天如果我們突然成了美軍的俘虜,恐怕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呢?

這時,志願軍總司令部機關的諸位同志才剛過安東,離朝鮮前線還有一段距離,所以現在彭德懷身邊只有一位楊參謀和一名警衛員在貼身保護他的安全,根本無人可用,怎能不焦急萬分?

不僅彭德懷著急,楊參謀其實更著急,彭總脫離總部和大部隊,單獨進入小山溝,太危險了,身邊沒有警衛部隊保護怎麼行?萬一出了問題,後果誰都擔待不起。

這時,朝鮮人民軍的朴憲永同志,也剛好趕到,從楊參謀口中得知情況後,滿臉歉意地安慰道:

楊同志,這裡雖然靠近前線,有些危險,但地理位置卻很特殊,是兩座大山中間的夾縫小山溝,不抬起眼,一般不會引起美軍的注意。

不過彭總的安全問題的確需要解決,這樣吧,我想辦法與金首相取得聯繫,讓他調來一個警衛班,專門負責保護彭總,你看怎麼樣?

警衛的問題解決了,楊參謀忍不住長舒了一口氣。但電台車卻遲遲不見蹤影,難道是在路上發生什麼狀況了?他不敢多想,只好匆匆跑到山溝的路邊,默默等待著,希望不會出事。

一直焦急地等到下午三四點,楊參謀才遠遠看到,拖著電台的卡車搖搖晃晃地開了過來。

仔細揉了揉眼睛確認無誤後,楊參謀興奮的一蹦三尺高,興高采烈地跑回去,一邊跑還一邊喊:來了,彭總來了,電台車到了。

彭德懷一聽頓時兩眼放光,大衣都沒顧上穿,就匆匆跑出了房間,電台車慢慢停穩後,負責押送的崔倫處長臉色遲疑地跳下來,低著頭不敢看彭德懷的臉色。

他們比預定的時間晚了太多。這是嚴重失期,在戰場上屬於貽誤戰機,問題太大了。

所以只能靜靜等待著彭德懷老總的怒火,根本不敢找藉口,但沒想到彭德懷卻好像突然轉了性子,不僅沒有憤怒地批評他們,而且還和顏悅色地說:

辛苦了辛苦了,你們一路上太辛苦了,誒呀呀,終於把電台等到了,現在我終於也有了千里眼順風耳了。

那個年代的電台體積龐大笨重,不只有笨重的收發報機,還配有發電機、電瓶、機油、柴油和一大堆繁雜的工具,從卡車卸下來後,竟然裝了滿滿一屋子。

崔倫處長見彭德懷老總,竟然沒有批評他們的意思,不由喜出望外,急忙組織部下開始迅速地安裝和調試電台設備,一直忙了大半個小時。

崔倫處長突然小聲地向彭德懷匯報:彭總,電台安裝調試完畢了,你現在可以發電報了。

彭德懷猛地一拍桌子,興奮地說道:崔倫,你趕緊準備紙筆,現在馬上給志司和國內做實時匯報。

10月21日下午4點,彭德懷正式發出了入朝後的第一封電報。

總共有四點:第一,已完成與金日成同志的會見,朝鮮前線戰況不明,局勢混亂,從平壤撤退的部隊,已經失聯;

第二,北韓人民軍,在寧邊、肅川、博川和長津等地部署有四個師的兵力,但都是沒有實戰經驗的新兵,無法有效阻擊北進的美軍;

第三,為保證熙川交通樞紐,阻隔敵人聯絡,宜迅速控制妙香山、吉川洞線以南地區,應儘快派遣一個師前往修築工事,保證我軍側翼安全和後方交通線順暢。

如我軍可控制熙川和長津,可迅速集結主力大軍的兵力優勢,重點打擊東向和西向其中一路之敵。

第四,請鄧華、洪學智、韓先楚三位副司令員馬上趕到我處,統籌商議抗美援朝全局部署。

志願軍入朝後,朝鮮戰局的發展已經超出預料太多,南韓第六師直攻熙川,繼而向溫井、檜木洞和楚山地區興兵犯境。

沖得最快的先頭部隊,已經趕到了大榆洞的左後方,對於馬上成立的志願軍司令部是個不小的威脅。

南韓第八師在美軍的支持下,兵出寧遠、熙川和江界等地,先頭部隊穿插至大榆洞右後方,南韓第一和第七師則是搶占寧遠,攻打西龍洞,先頭部隊進抵雲山;

與此同時,英國和美國的第27旅、第24師,在相繼攻克定州和泰川後,已經開始向宣川和南市洞進發。

下一步的進攻目的非常明確,新義州和朔州已經成為了他們的「盤中之物」,而這只是西線面臨的危局。

東線地區,南韓第三和首都師精銳大部的推進速度很快,在美軍陸戰精銳第一和第三師的馳援下,已經搶占五老里、新興和煙臺峰陣地。

美聯合國軍東、西兩線,雙管齊下,就是想要以武力橫貫四方,一統朝鮮半島,時不我待,形勢非常危急。

反觀志願軍入朝之後,因為不熟悉地形地勢,加之突遇天降大雪,白茫茫一片分不清方向,所以經常會與北撤的人民軍遭遇,道路更加擁擠不堪,所以志願軍大部隊的行軍速度很慢。

當溫玉成將軍領導的第40軍和吳瑞林將軍領導的第42軍,先後抵達溫井和黃草嶺等作戰位置後,其餘各軍各部還在大雪中摸索趕路。

而在大榆洞的志願軍司令總部,彭德懷老總主持召開第一次戰前臨時擴大會議,看著鄧華、韓先楚和洪學智等風塵僕僕趕來的一眾志願軍高層,彭德懷內心感慨萬分:

儘管已經高估了朝鮮戰場的局勢,卻不料還是低估了。

看看這些高級將領,在會議上愁眉不展的表現,其實就已經足以猜出大概了。大多數人都低著頭不說話,有的人則是目光匯聚到彭德懷的身上。

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員鄧華將軍的菸癮很大,一天最多的時候兩包煙打底,這時正低著頭吞雲吐霧,彭德懷看樂了,直接點名道姓:

鄧副司令員,你別擺弄你的煙盒了,你是來打仗的,又不是來當煙司令的,現在談談你的看法吧。

鄧華被彭德懷點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彭總,現在前線的敵情變化太快,我們之前在國內預定的戰略計劃都行不通,現在最當緊的要務,就是修改原先的作戰計劃和方案。

廢話。彭德懷老總哭笑不得的道:我難道不知道要修改作戰計劃?現在開會就是要商議這計劃怎麼制定?怎麼修改?你們得拿出一個具體的方案來。

這下鄧華又不說話了,一旁的副司令員韓先楚將軍耐不住性子了,直接站起來回答道:彭總說的極是,但鄧華同志是一肚子的軍事才華和兵法計策。

可現在見了你彭總,心裡就有些虛,膽小害怕,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真可謂茶壺煮餃子,倒也倒不出來了。

胡說八道。彭德懷老總頓時瞪圓了雙眼,指著韓先楚大發雷霆:你說的這叫什麼話?什麼叫鄧華怕我?

說著彭德懷又看了一眼鄧華:你說,你是不是真的怕我?鄧華尷尬地笑笑,並沒有說話。

這時,韓先楚為了緩解尷尬,根本不在乎彭德懷發怒的表情,又站起來說:彭總啊,您比我們早到幾天,也與金日成首相見了面,肯定比我們這些人了解情況,要不,還是請您先講一講吧。

對對,還是請彭總先講講。鄧華第一個帶頭附議,表示贊同韓先楚的建議,然後大家就開始熱烈鼓掌,示意彭德懷先講講朝鮮的戰況。

彭德懷面色一滯,無語地搖了搖頭:看來韓先楚說得沒錯,大家都怕我,說來也怪,難道你韓先楚就不怕我嗎?你小子是真會轉移方向。

好吧,既然你們大家都不願意講,還找了個「怕我」的藉口,那我就先講講。

說著,彭德懷老總就示意參謀人員把作戰地圖展開,然後用紅色的鉛筆,圈了幾個位置,開始分析起來。

根據剛剛得到的情報顯示:美軍距離鴨綠江已經很近了,這是一個比較危險的位置,所以我們原定的在防禦中大量殲敵的計劃,已經無法使用了。

而且朝鮮的地理地勢環境複雜,我們並不熟悉,所以解放戰爭時期的大踏步前進和後退的戰術戰法也不適用。

因此,我們現在主要採用的戰術就是以運動戰為主,游擊戰和陣地戰為輔,達成戰略反擊殲敵的目標。

彭德懷說到這兒,突然停下,看了一眼周圍,發現大家都在聚精會神聽講,不由得點了點頭,繼續講解道:美軍分兵冒進,我們就用運動戰施以打擊,搶占有利地形,殲滅他們。

我軍主力在西線,所以東線就只能分出部分兵力加以鉗制,主要集中優勢兵力殲滅南韓三個師的主力大部。

只要西線開打,東線之敵必然增援,我們就能騰出手來誘敵深入,將他們徹底殲滅於增援途中。

彭德懷的作戰方案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掌聲經久不息,緊接著,彭德懷示意志願軍參謀長解方同志提筆記錄各軍各部的具體戰鬥任務,以便於及時向全軍傳達:

溫玉成第40軍在溫井和北鎮地區,殲滅南韓第六師;吳信泉第39軍在雲山集結,伺機殲滅南韓第一師。

梁興初第38軍直插熙川,準備殲滅南韓第八師,吳瑞林第42軍,迂迴至長津,修築工事,組織防禦,阻擊鉗制東線之敵的增援。

電告曾澤生第50軍、蕭新槐第66軍,提速過江,2軍從速奔赴鐵山,防守英軍的王牌第27旅……

同時,彭德懷也點名讓政治主任杜平同志抓緊時間起草一份志願軍政治動員命令題目就叫「打好入朝第一仗」。

分配好各自作戰任務後,彭德懷老總直接宣布散會,然後大家就紛紛離座,有序退場,各就各位,開始準備進行抗美援朝的第一次戰役。

關鍵字:

我已經三十七歲身材還保持這樣,妳敢信!

2021-07-12T07:03:07.766132+00:00

其實我也不是一直都這麼苗條的~女人過25之後,會發現衣服越來越繃....

 

其實我也不是一直都這麼苗條的~

女人過25之後,會發現衣服越來越繃

臉也越來越圓(我家那隻說我是肉圓😠)

為了維持身材,姐妹們也會一起健身運動

但是⋯到某個階段就會卡在「停滯期」

怎麼「少吃」或是「多運動」都沒用了!!

 

結果我有一個姐妹發現一個【夜間燃神器🔥】

(她朋友生完小孩就是靠這個迅速消風的)

她先買來親身試用看看

效果超明顯耶,根本越睡越SO😍

加上她有失眠的問題,也變得非常好睡

我自己吃完也相當有感欸

感覺像睡覺也在做運動!

早上起床整個人都變很輕盈

吃到現在終於不卡關,成功變回少女體態!

✓孕婦產後 ✓天生體質

✓愛吃族群 ✓中年代謝差

 

最近啊~網路上很多仿的產品

大家購買要小心,要找有地址電話

還有留專人客服電話的

來路不明的產品我是不敢吃的!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