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陽林《驚蟄》:召喚一種擁抱生活、自強不息的精神 | 新批評

文學報 發佈 2022-07-05T08:21:02.755744+00:00

四川作家杜陽林的長篇小說《驚蟄》的故事發生在20世紀七十年代末四川北部閬南縣觀龍村,主人公凌雲青聰慧早熟,卻經歷了諸多苦難,經過十年打拼,通過個人奮鬥改變了命運,是鄉村青年人生成功的具有時代標誌意義的主題。

四川作家杜陽林的長篇小說《驚蟄》的故事發生在20世紀七十年代末四川北部閬南縣觀龍村,主人公凌雲青聰慧早熟,卻經歷了諸多苦難,經過十年打拼,通過個人奮鬥改變了命運,是鄉村青年人生成功的具有時代標誌意義的主題。

這部作品因此被很多讀者認為是路遙小說的當下版,但評論家劉大先認為,杜陽林筆下的雲青與《人生》的主人公高加林並不太一樣,後者更多是一種在改變身份的欲望支撐下的個人主義奮鬥,《驚蟄》則突破了不擇手段式的個人主義,更帶有一種通過人格的自我啟蒙塑造而通達開闊人生的意味。他進一步指出,在一個躺平哲學等論調重新抬頭甚至有甚囂塵上勢頭的時代,這樣的作品無疑體現了文學應該有的體恤與擔當,「它提醒我們無論身處何種處境都不要放棄自我,拒絕悲觀,心存善良,剛健有為,奮發圖強。它奉獻了一個堅韌不屈、於逆境中崛起的人物形象,召喚著一種擁抱生活、自強不息的精神,讓希望自草野大地之上升起」。

我們的時代呼喚真實與真誠的作品

——從杜陽林長篇小說《驚蟄》說起

書寫苦難已經是籠罩著鄉村敘述的一個龐大傳統,從現代文學初期的「鄉土文學」到20世紀末的「先鋒小說」和「新寫實主義」,都一再講述農民的困苦、他人的惡意、階層的隔閡與板結化的社會結構,很多時候讓人感到疲倦乃至厭倦。尤其是在當下城市化的進程中,一種彌散式的中產階級美學和生活方式正在日益成為文學表現的主流,鄉村敘述正在面臨著巨大的失語和被漠視。杜陽林的長篇小說《驚蟄》卻生發出自己的獨特表現方式,它也書寫困難,甚至對困難精雕細刻,然而卻又並不局限和沉溺在權力壓抑或者人性的醜惡之中,而始終讓主人公葆有一顆少年之心,捍衛著內在的志氣和自尊,從而最終超越了苦難,達成了自身的成長與突圍。更主要的是,它提醒我們,那些一度在文學中被泛濫書寫的苦難其實並不遙遠,就在剛剛過去的年代,其持續性的影響和變了樣貌的形態依然存在於當下,並且可能是人們生活的一個恆久性的主題,因而它所確立的敘事基調和精神特徵就具有了示範性的意義。

脆弱的生計、困窘的家境、兄弟姐妹眾多所帶來的沉重負擔、孤兒寡母所面臨來自鄰里甚至親戚的冷眼和欺負……杜陽林不厭其煩地展示了生活給予雲青的一系列的重壓和挫折。但在經歷寒冷與飢餓、刁難與欺侮、毆打與病患的過程中,雲青始終沒有被打敗,沒有喪失向上的追求。這個過程中,母親的包容與奉獻、城裡下放村裡的教授周爺和上官雲萼的幫助、韓老師和同學細妹子的關愛,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他們顯示出生活與人性中溫暖的一面,讓他不至於淪陷在情感的荒寒與精神的貧瘠之中。

杜陽林

從這個角度來看,《驚蟄》無疑延續了啟蒙話語的敘事模式:一個少年如何從本能的懵懂走向理性清明,一塊土地怎樣突破保守桎梏走向開放,乃至一種文化怎麼從蒙昧野蠻走向文明。只是與知識分子敘事中常見的外部啟發與教化不同,《驚蟄》是一種自我啟蒙。外部的文明之光(比如城裡下放來的知識分子所表徵的文化)的啟發固然重要,但根本性的變化來自於主人公自身對於文明的渴望和一步一步在實際生活中的磨鍊。外因只是刺激性的因素,內因才是質變的根本。

杜陽林所塑造的雲青最重要的品質是沉穩、自尊和敏銳,這種天賦中的可貴品質如同精鋼被生活的爐火淬鍊。他出身的家庭與生存的環境堪稱惡劣,身處在窮爭餓吵、嫌貧愛富的環境中,接觸的多是欺軟怕硬、忘恩負義、刻薄自私的人,但這並沒有使他失去對遠方(文明)的嚮往。正是因為有志氣的支撐,他才會呵護自己的尊嚴,沒有陷入到自艾自怨,而是自力更生,幫母親干農活、嘗試去賣零食、收破爛。去廣元投靠舅舅不成,返鄉的路上不賣慘不乞討,用勞動換取食物與住宿,這一路是一個儀式性的「壯遊」,他不僅獲得了人格的成長與自立,也意味著由蒙昧走向了自明。

在這個成長過程中,最為重要的是雲青始終沒有放棄學習,始終以新鮮與開放的心胸接納與吸取「文明」的果實。小說中有一個細節,當雲青收廢品賣了錢後給自己買了一個牙刷,成為村里第一個刷牙的人,甚至連自己的母親和姐姐都不理解。路遙的《人生》中也有類似的高加林教劉巧珍刷牙的情節,「刷牙」這種生活方式的改變其實也是文化的現代化的象徵。雲青之所以不同於他那些尖酸鄙陋的鄉鄰,除了母親寬厚仁愛的耳濡目染,更主要的是文化的教育,這讓他具有了不同於一般村民的教養,而生活也給這種教養以回饋——在他長途步行回鄉的路途中,禮貌和教養讓他得到了陌生人的善意。在細妹子的幫助下利用農閒時候自學,雲青最終居然考上了大學。

根據路遙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人生》,引發了在城市化浪潮洶湧而來的種種衝擊中,農村知識青年該如何做出選擇的討論

表面上看,《驚蟄》的故事很有鄉村青年勵志的底色,這部小說也被很多讀者認為是路遙小說的當下版,小說中就有細妹子讓雲青讀小說《人生》的情節,但是雲青與《人生》的主人公高加林並不太一樣,後者更多是一種在改變身份的欲望支撐下的個人主義奮鬥,《驚蟄》則突破了不擇手段式的個人主義,更帶有一種通過人格的自我啟蒙塑造而通達開闊人生的意味,因而《人生》以失敗的挫折告終,而《驚蟄》則是覺醒後的開始。

雲青的走出山村並不意味著鄉村成為一塊被拋棄的土地,而是一片充滿潛力、暗藏生機、有待成長的熱土——它依然是一塊充滿希望的田野。在鄉村振興的背景中出現這樣一部作品,也是正當其時,印證了「時代精神」的位移。小說的整體敘述樸實無華,細緻入微,並沒有華麗的修辭,如果從文學形式的探索上來說似乎找不到太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創新。然而,這部小說自出版以來在沒有大肆宣傳的情況下已經九次加印,這多少會促使我們思考一個問題,即它究竟以什麼樣的特質打動讀者,我們的時代究竟需要什麼樣的作品。從《驚蟄》的經驗來看,真實與真誠可能是它最為動人的品質:如其實然地展示了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山鄉巨變,坦率誠懇地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苦難讓人飽受折磨,卻也挫傷不了一顆積極進取的心靈,而時代與社會也提供了這樣的機會。

在一個躺平哲學等論調重新抬頭甚至有甚囂塵上勢頭的時代,這樣的作品無疑體現了文學應該有的體恤與擔當,它提醒我們無論身處何種處境都不要放棄自我,拒絕悲觀,心存善良,剛健有為,奮發圖強。它奉獻了一個堅韌不屈、於逆境中崛起的人物形象,召喚著一種擁抱生活、自強不息的精神,讓希望自草野大地之上升起。

稿件責編:傅小平 新媒體編輯:李凌俊

圖片來源:攝圖網、資料圖

每天準時與我們遇見的小提示:

關鍵字:

媽媽問:是不是偷談戀愛!不然「豆花臉」怎麼變滑嫩了?

2021-11-16T03:32:41.619708+00:00

皮膚古溜到反光,「凍乾細胞」讓我重回18歲蛋白無暇

我小時候不懂媽媽買幾千塊的專櫃保養,她只是捏著我的臉說:「你以後就知道了

我開始保養後,也都用開架化妝水+乳液而已;就算熬夜,也是面膜救急一下!

自認皮膚還不錯,素顏也沒在怕拍照!

啊工作後,荳像青春期時一樣一直冒出來,早睡也沒用⋯

【最討厭的是!!!】荳就算好了,疤卻兩三個月都消不掉⋯就算沒去擠也是誒!以前長荳也沒這樣…

不畫妝臉看起來髒髒的,素顏沒法出門那種

 

所以⋯我不是天生麗質,只是之前「年輕代謝快」,年紀變大不保養真的會提早老化

幸好~讓我重回18歲蛋白無暇肌的,是這款『凍乾細胞換膚急救安瓶』,美白+去暗沉荳斑都非常有感,【像重啟老化肌的代謝機制】➙ https://www.amz.tw/product/000000000034953

 

當初看價格,差點錯過它

但想說...它主打適合敏弱,最慘至少能皮膚穩定一點吧,就認真擦了28天28瓶(安瓶一定要一次用完,不然會氧化失效

整個月下來,作息沒改變...但說來厲害,它明明不像專櫃一樣滋潤感重,但保濕感就很夠了,也不怕長悶荳

我那段時間,早上起床臉會發亮誒(不誇張)!
多少還是有長壓力荳,【但都沒留黑黑醜醜的疤了】,以前褪不掉的荳斑,也淡很多!!不怕斑斑點點遮不掉了

我現在一個月買一盒密集補給,皮膚好到重新愛上自拍啦~❤️

商品資訊

【急救美白2代】LADYWEIDER_煥膚靚白_凍乾細胞淡斑急救安瓶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