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春祥:養蠶記

新民網 發佈 2022-07-05T09:10:53.854525+00:00

日出東方,桑葉茁壯。秦羅敷輕盈出門,她去城南採桑。下擔捋髭鬚,脫帽著帩頭,耕者忘犁,鋤者忘鋤,對因她而造成諸多生產誤工事件,羅敷只是含羞地笑笑,太難為情了,大家還是幹活吧,我有啥好看的!陸地拿回一些小粟米一樣的蠶寶寶時,我腦中閃出的場景就是羅敷採桑。

日出東方,桑葉茁壯。

秦羅敷輕盈出門,她去城南採桑。下擔捋髭鬚,脫帽著帩頭,耕者忘犁,鋤者忘鋤,對因她而造成諸多生產誤工事件,羅敷只是含羞地笑笑,太難為情了,大家還是幹活吧,我有啥好看的!

陸地拿回一些小粟米一樣的蠶寶寶時,我腦中閃出的場景就是羅敷採桑。我們家裡已經養了一隻小烏龜,一隻螃蟹,以前還養過蝸牛,養蠶寶寶,也是為了孫女小瑞瑞,但城市裡去哪採桑呢?可以買呀,網上有,陸地說。妻笑笑,她少年時在生產隊養過蠶,養蠶的一整套程序都會。

一個不大的紙盒,每天往裡面放幾片桑葉,沒幾天,小粟米就變成小米粒了。小米粒在桑葉上輕輕蠕動,但必須近距離才能看清。春蠶到死絲方盡,想著這小米粒向著死亡奔去,心中的悲哀大於期待。這是蠶的命,我不能改變,它們自己也不能改變,誰也不能改變。別想了,還是看它們靜靜地吃桑葉吧。

小米粒一天天在變長,如細繩那般,越來越長,一厘米,兩厘米,差不多有三厘米了,腰也漸漸粗壯起來。瑞瑞每天踏進我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蠶寶寶,她總是驚訝而略帶誇張地喊著:呀,寶寶又長大了,寶寶比我們家的長好多!陸地他們也養了一些蠶寶寶,不過,從瑞瑞的表情中,我們斷定,他們家的蠶寶寶沒有我們家的生長迅速。

某天,我回家,妻有些遺憾地告訴說:今天犯了一個錯,蠶寶寶只剩下三條,其他都死掉了。紙盒裡的那幾片桑葉肥厚,青蔥欲滴,可能被噴了藥,或者桑葉上有藥物殘留,蠶寶寶嬌嫩金貴,經不起藥的折騰,紛紛斃命。我看了看剩下的三條,說可惜可惜。這三條,看神態,神情木訥,有些懶洋洋,我判定,它們似乎也吃了幾口,只不過,它們吃得少,或者生命力頑強。不知道它們能不能挺過來,妻又用略帶憂愁的口吻自責。我安慰:一定能挺過來!

幾天後,又有兩條死去,我將最後那一條稱作「蠶堅強」。「蠶堅強」似乎並不惦記它那些兄弟,也沒有悲哀,每天生活如常,胃口也大,生長迅速。

「五一」期間,我們回白水老家專門摘了一些桑葉,摘之前,吸取教訓,問了又問,這山裡的桑葉應該上等,瑞瑞也搶著摘,她也知道那些死去的蠶寶寶。

又過了一周,妻說,按時間推算,「蠶堅強」可能要做繭了。過後三天的一個早上,「蠶堅強」已經變成白色橢圓形的繭了,我知道,前一個夜晚,它在夜幕的掩蓋下悄悄完成了這個偉大的轉化。或許,它一邊吐絲,一邊快樂結繭,因為吐絲的昆蟲多,但結繭的卻只有蠶。繭身有些細,不是想像中的那種滾圓飽滿(估計與吃了藥有關),我依然驚喜。拿起繭,輕輕地搖了搖,妻連忙阻止:裡面是蛹,別動它,過幾天它會變成蛾鑽出來。

按蠶農養蠶的步驟,接下來幾天,繭站收繭後,會將其烘乾,那些蛹則會在高溫中死去,然後再送到繅絲廠處理。干繭經高溫蒸煮,可以抽出近千米的生絲(絲綢專家葉文兄說這個數字我著實驚呆),最後脫落的蠶蛹,依然在鞠躬盡瘁:高蛋白的蠶蛹,可以供人佐餐,可以做成魚餌,還可以做成飼料。而抽出來的絲,則會做成角裝絲,一捆一捆的,直接送往絲織廠,再接下去的步驟,一般人都知道了,那些絲會被織成人們穿在身上各種耀眼的五彩的綾羅綢緞。而我眼前「蠶堅強」裡面的蛹,則要幸運得多,它不會遭遇高溫,它不會死去,它會重生。

一天早上,那個橢圓形的繭破了一個洞,繭洞邊上淌著黃黃的液體,一隻全身白色的蛾,躺在地上,「蠶堅強」羽化重生為「蛾堅強」了,它肚子鼓鼓的,翅膀異常安靜,細觀,頭部微微在動。

理論上,蠶蛾經過交配後,雌蛾會產卵,一個晚上,它就可以產幾百個卵。從卵開始,這就又回到了蠶的最初生命階段。但是,「蛾堅強」單身,即便是雌性產卵,那些卵也無法成活。它只有靜靜地死去。妻又找了個空盒子,將它放在陽台一角,我吩咐,看它能活幾天。這一次,「蛾堅強」至少活了十來天,其間我掀蓋看過幾次,每次都是無精打采的。

從蠶卵、蟻蠶、繭、蛹、蛾,五十天左右時間,蠶的一個生命周期就結束了。小瑞瑞見證了這個過程,雖然,過幾天,她就忘記了那隻蠶,我卻有了新的感悟。蠶所需的只是桑葉,還有短暫的時間,除了產卵,結繭似乎就是它唯一的重要使命。用心做一隻蠶,方向明確,專心致志,心無旁騖,直到目標達成。

或許,秦羅敷早就知道,她的美麗,還有那「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淺黃色花紋的絲綢下裙,紫色的綾子短襖)的功勞,衣服的功勞也就是蠶的功勞。嗯,你們大家別看我了,趕緊的,採桑採桑,我家蠶寶寶吃得歡!(陸春祥)

關鍵字:

同事常常問我:你這是什麼香水呀~味道好香哦~

2021-10-04T04:08:46.370429+00:00

一聽到我說「沒噴香水」都不相信!! 散發自然體香的蜜密 而且我連那邊都是香香的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