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小伙子拾金不昧,讓自己逃過兩次大劫和娶到漂亮妻子

天狼星講故事 發佈 2022-07-05T10:25:59.489426+00:00

雖然未曾見過未婚妻一面,但父母都說她是個美人胚子,楊彩雲心中竊喜,希望早日步入婚姻殿堂,和漂亮的妻子雙宿雙飛。

古代在山東曹縣有一位名叫楊彩雲的年輕人,他生性耿直,輕財好義,樂於助人。楊彩雲年少時,父母為他定下了一門親事,訂婚的對象名叫賈雲華,是鄰縣范縣大戶人家的千金。雖然未曾見過未婚妻一面,但父母都說她是個美人胚子,楊彩雲心中竊喜,希望早日步入婚姻殿堂,和漂亮的妻子雙宿雙飛。

楊彩雲二十歲時,楊父楊母挑了個良辰吉日,派人去范縣通知賈家,將賈雲華送到曹縣過門。將要迎娶美嬌娘的楊彩雲心花怒放,感覺自己的人生走進了絢爛的暖春。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就在賈家準備將女兒送到曹縣的那一天,黃河沖毀堤壩,將南北沿岸數個州縣淹成水鄉澤國,讓無數居民葬身魚腹。楊家也不能倖免,楊彩雲親眼看著疼愛自己的父母被滔天洪水捲走。此情此景對於楊彩雲來說真可謂是樂極生悲。

一個月後洪水退去,楊彩雲又收到了一個噩耗:范縣的賈家全家不知所蹤。同時失去父母與未婚妻,楊彩雲悲痛欲絕,感覺自己的人生走進了凜冽的寒冬。災荒之後,黃河沿岸的百姓們紛紛逃難。楊彩雲跟隨難民的腳步,一路乞討到京師,最後被一位大官買回家當奴僕。

有一天,楊彩雲來到真武廟上香,給逝去的親人祈福寄語。剛一隻腳跨過大殿門檻時,楊彩雲感覺自己踩到了一張紙,他彎腰撿起來一看,那紙原來是一張一萬文錢的銀票。燒香完畢後,楊彩雲在廟中等了許久都不見失主前來,不得已之下才動身返回。經過一處胡同時,楊彩雲看見一個衣著華麗的人正在揪著一個衣著樸素的人痛打,嘴裡還不斷飆出辱罵之詞。兩人的周圍站著十幾個壯漢,個個都冷漠地看著,袖手旁觀。

楊彩雲朝被打之人看去,只見他年約三十歲,長得雄壯挺拔,虎背熊腰,眉宇之間隱隱有一股英氣,打他的人絕不是他的對手,可他就是低頭忍受且絕不還手。楊彩雲覺得事有蹊蹺,便向壯漢們詢問。

一個壯漢說道:「他是一個低賤的傭工,因為弄丟了主人的銀票,所以被主人責打。」

楊彩雲不忍見人受苦,便問道:「他弄丟了多少錢?」

壯漢說道:「一萬文錢。」

楊彩雲從懷中掏出銀票遞給打人者,說道:「這是我剛剛在玄武廟中撿到的銀票,你看一下是不是你們丟的那張?」

打人者見銀票失而復得,高興得眉飛色舞,帶著壯漢們離開了。

被打者從地面爬起,快步走到楊彩雲面前,說道:「恩公尊姓大名?」

楊彩雲如實相告,被打者沒有向他致謝就飄然而去。楊彩雲沒有詢問對方的姓名,他回到住處後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三年後,楊彩雲的主人強搶一位民女,打算納她為妾。俠肝義膽的楊彩雲同情這位女子,趁著主人不注意,他將女子偷偷放了。主人發現此事後,將楊彩雲痛打一頓,並將他逐出家門。好在這幾年攢下不少銀子,楊彩雲在京城買了一匹馬,騎著它踏上了回鄉的路途。

經過衡水地界時,楊彩雲不小心迷了路,看著太陽即將下山,眼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他心中惴惴不安。這時,七八個強盜從樹林中魚躍而出,提著明晃晃的大刀威脅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楊彩雲膽戰心驚,渾身顫抖,立即從馬背上下來,畢恭畢敬地對強盜們說道:「行李與錢財都在馬上,諸位可以全都拿走,只希望能饒我一命。」

強盜們不理會他的話,惡狠狠地走上前去,揪住他的衣服,提起大刀就要結果他的性命。楊彩雲見狀,嘆道:「我楊彩雲向來不愛錢,自願將身上所有的盤纏全獻給你們。再說,我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害我性命。」

一個強盜聞言,臉上閃出一絲驚異之色,問道:「你剛才說什麼?你說你叫楊彩雲?」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楊彩雲斬釘截鐵地說道。

這個強盜對同夥說道:「我曾聽大哥多次說起他有一位名叫楊彩雲的至友,我們暫且將這人帶回山寨去見大哥。如果他真是大哥的至友,大哥必定會重重有賞;如果他不是,我們就將他的心肝割了,拿來當下酒菜。各位覺得如何?」其他強盜聽罷,紛紛響應。

於是,強盜們將楊彩雲綁在馬背上,向著前方策馬而去。三更時分,強盜們帶著楊彩雲來到山間一處破敗的古廟裡。古廟的大殿上,有六七個人正圍在一張桌子上喝酒,坐在主位的首領見到被綁在馬上的楊彩雲,急忙叫屬下解開繩索。

首領將楊彩雲帶到酒桌前,讓他坐在主位上,畢恭畢敬地給他敬酒,說道:「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恩公,還請恩公恕罪。」楊彩凝神注目,覺得眼前的這位首領有些面熟,只是一時想不起來。首領見楊彩雲發愣,說道:「恩公不記得三年前丟失銀票的那個傭工了嗎?」

楊彩雲這才恍然大悟,開口問道:「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首領哈哈大笑,說道:「恩公發問,我自當如實相告,只是我現在當了強盜,若將姓名泄露出去,恐怕會禍及家人,還望恩公見諒。我姓李,恩公就稱呼我為老李吧。」

楊彩雲點了點頭,接過老李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眾強盜見狀,紛紛給他敬酒,楊彩雲本海量,當即開懷暢飲起來。酒酣耳熱之際,楊彩雲向老李說出了他要回老家的事。」

老李聞言,關切地說道:「恩公,現在世道不太平,盜匪橫行。為了免遭不測,我將一路護送你回老家,保你一路平安。」

說完,眾人再度暢飲。

第二天一大早,老李贈送給楊彩雲一大筆錢財,並吩咐眾下屬道:「我將要送客遠行,歸期不定。在這段時間,你們可以自由行動。」說完,他便帶著楊彩雲下山。一路上兩人時不時遇到作惡多端的強盜,靠著老李高強的武藝,強盜們每次都落荒而逃。

兩人到曹縣後,老李向楊彩雲辭行。楊彩雲堅決不從,苦苦挽留,熱情地款待了老李幾天。

兩人分別之際,楊彩雲拉著老李的手說道:「我有一言相勸,還望李兄聽從。你身手敏捷,力大無窮,有這樣一身高超的本領,到哪裡都會發達,為什麼要占山為王,落草為寇呢?倘若有一天被官軍清剿,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老李喟然而嘆,說道:「恩公的肺腑之言,我豈敢不聽。我回去之後立即遣散部眾,改邪歸正。」

楊彩雲聽罷,心中大喜,將老李送給他的錢財返贈回去。老李推辭不受,楊彩雲說道:「你送我錢財,我收下了;而我送你錢財,你卻不收。這是為什麼呢?禮尚往來,該受而不受,這不顯得你矯情虛偽嗎?」

老李無奈之下,只得收下錢財。兩人寒暄幾句後,依依惜別。

此後,楊彩雲便在老家安居下來,靠著在京城攢下的錢財,他的日子過得有聲有色。生活富足之後,楊彩雲開始考慮娶妻了,他的擇偶標準很高,希望另一半能和曾經的未婚妻賈雲華一樣漂亮。他在家鄉尋覓了幾年,始終沒有找到能令他心動的女子。隨著年歲一天天增長,「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擔憂不斷在心頭蔓延。這時,他聽說有一位和他關係好的族兄在長沙當縣令,又聽說湖湘之地多美女,便收拾行囊,前往長沙投奔族兄。

當時在洞庭湖一帶盤踞著一夥殺人越貨,毀屍沉船的水匪。楊彩雲乘船經過洞庭湖時,被這伙窮凶極惡的水匪所劫,同行之人盡皆遇害。匪首見楊彩雲相貌堂堂,儒雅隨和,便留他一命,並表示要將女兒嫁給他。

楊彩雲聞言,大驚失色,心中想道:「若娶他的女兒為妻,那就是和盜匪有了勾結。如果這伙賊人被官軍攻破,到時候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匪首見楊彩雲遲疑不決,怒不可遏,舉起大刀就要結果他的性命。楊彩雲被嚇得魂飛魄散,連忙說道:「我之所以猶豫不決,是擔心自己配不上小姐,不是為了別的緣故。」

匪首聞言,笑道:「不用擔心,你長相英俊,氣度不凡,我女兒一定會滿意的。」

洞房花燭夜,楊彩雲揭開紅蓋頭,發現新娘生得清麗脫俗,國色天香,不禁心花怒放。楊彩雲注視著美麗的新娘,眼神不願從她臉上移開片刻,看了許久之後,他覺得新娘年紀與他相仿,不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便開口問道:「娘子,你芳齡幾何?」

新娘嘆了一口氣,說道:「妾身是二十七歲的老處女。」語畢,兩行清淚從她眼中流出,豆大的淚珠將喜慶的紅袍染濕。

此時陡生變故,楊彩雲心中大驚,忙問道:「娘子,新婚之夜應該高興才是,為什麼你會如此悲傷?難道是嫌棄我嗎?」

新娘拭了拭眼淚,說道:「相公,妾身的身體屬於你,但是心卻不會屬於你。妾身年少時便許配給了曹縣的楊彩雲,妾身的心是屬於他的。」

楊彩雲聞言一陣錯愕,開口問道:「娘子,難道你是范縣賈翁的女兒,名叫賈雲華?」

新娘大驚失色,答道:「相公......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楊彩雲鬆了一口氣,說道:「娘子,你不用悲傷,我就是你的未婚夫楊彩雲。」

賈雲華不敢相信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未婚夫。見妻子懷疑,楊彩雲便將兩人訂婚的年月日與迎親之日黃河發大水的事一一向賈雲華說出。

賈雲華聽罷,轉悲為喜,身子不自覺地依偎在楊彩雲的懷裡。楊彩雲問道:「娘子,我聽說岳父一向是個忠厚老實的人,他為什麼會做出這種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事呢?」

賈雲華嘆道:「他是妾身的義父。當初,范縣被黃河大水所淹,妾身的家財全被滔天巨浪沖走,瞬間變得一無所有。妾身勸父親去投奔你們家,可又聽說曹縣也遭了災,你們一家生死未卜。為了能活命,父親便帶著妾身一路向南逃難,最終在湖湘一帶定居下來,艱難度日,至今已經七年了。在這期間,父親想將妾身嫁給本地人,但妾身心裡忘不了相公,一直不答應。半年前,父親患病去世,由於家中沒錢,不能讓父親入土為安,妾身便在村外痛哭。這時義父正好路過,他見妾身可憐,便認妾身為義女,並替妾身安葬了父親。」賈雲華說起往事時,眉頭微蹙,當看著新婚的丈夫時,又面露喜色,如同與分別多年的丈夫重逢一般。

楊彩雲聽罷不勝唏噓,說道:「娘子,這些年這是苦了你了。眼下我們夫妻重逢,心中的快樂自不必說,然而我們夫妻若久留在此地,倘若有一天官府派兵征剿,到時候我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賈雲華點了點頭,說道:「相公說得有道理,妾身也有這個擔憂。過幾天後,妾身就勸義父放我們離開,然後再勸他隱姓埋名,棄惡揚善,這樣我們和義父都可以保全性命了。如若義父不聽,妾身再想辦法。」

話剛說完,賈雲華便被楊彩雲抱上了婚床。楊彩雲見被褥上沾著絲絲新鮮的紅色血跡,知道妻子心中一直想著他,一直在為他保守貞潔,對妻子更加敬重。

賈雲華按照新婚之夜議定的辦法勸說她義父,然而匪首一是捨不得她義女,二是不想過隱姓埋名的生活,終究是沒有答應。往後的日子,賈雲華又勸了幾次,匪首依舊不理解義女的苦心。

一年後,官府派兵征剿,這伙作惡多端的水匪被擊潰,匪首喪命,其他的人成了俘虜。楊彩雲也在俘虜中,面對此情此景,他十分絕望,心中想道:「完了,這下死無葬身之地了。唉,我死了不要緊,只要娘子能平平安安的,我死也瞑目了。」

軍官們拿著花名冊,傳喚水匪上前受審,匆匆詢問幾句後,便吩咐士兵將水匪帶下去處斬。當念到楊彩雲的名字時,一位軍官臉色大變,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楊彩雲,對同袍們說道:「此人是我的密友,絕對不會是水匪。」

楊彩雲抬頭一看,發覺說話之人竟是老李。知道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楊彩雲大喜過望,趕忙說道:「各位軍爺,小人帶著妻子到長沙做生意,不料被水匪所囚。多虧天兵降臨,小人才重見天日!」

老李關切地問道:「楊兄,你的家眷何在?」

楊彩雲答道:「應該是在女囚犯當中。」

老李聽罷,急忙讓楊彩雲前往辨認。楊彩雲在女囚犯中找到賈雲華,將她帶到眾軍官面前,兩人一起跪下來致謝。楊彩雲說道:「我經商的資本都被匪徒藏在水寨之中,請軍爺允許我們將這些錢財拿走,當做回鄉的路費。」

老李點頭默許,並派了五個心腹兵丁護送楊彩雲回家。楊彩雲來到匪首貯藏錢財的地窖,將裡面的金銀財寶悉數席捲而走。

回到曹縣老家後,楊彩雲重重地酬謝了五個兵丁。靠著這筆巨款,楊彩雲成了當地的大富翁。他知道自己發家的錢是水匪掠奪百姓的不義之財,為了讓自己問心無愧,他不敢享受,而是用金錢與糧食救助窮人與逃難的災民。在他的努力下,附近村鎮上的居民們幼有所依,老有所養;逃難到此地的災民們無凍餒之苦。

楊彩雲與賈雲華相敬如賓,琴瑟和鳴,白頭偕老,兩人生育了三子一女。

後記:拾金不昧是微不足道的善行,而楊彩雲卻靠著這次行善兩次絕處逢生,真應了一句話古話:「天道福善,勿以善小而不為。」


改編自《益智錄》

圖片來自網絡,若侵權請聯繫刪除

關鍵字:

孕媽咪變SO不是空談!我現在比懷孕前還苗條

2021-07-15T10:30:56.259881+00:00

專屬媽咪的睡覺SO身法,產前發胖、產後授乳都適合

『懷孕也能成功減重?』
孕媽、或易胖媽咪來說,肯定是天方夜譚吧!

但身為資深棉花糖,你一定很難相信我比孕前還苗條
 不需要節食傷身,【睡前兩顆💊就能燃脂代謝🔥】 

我從小就是「喝水就胖」的棉花糖
20幾年的減重路上
有過慢跑.餓肚子.節食,甚至曾為了渣男,
吃來路不明的減肥藥想馬上變SO
結果沒有一次成功,反而弄到內分泌失調

直到遇到我現在的老公,才沒了這些旁門左道(但還是肉肉的QQ)

 

懷孕後,我很認真開始控制體重:
不只戒糖、戒精緻澱粉
每天還喝滿2000cc的水
剛開始還能持平…但從三個月開始,體重開始飆升 ⇡ 

印象最深
有次一週重了3公斤!!!直接被醫生念一頓…

一回家,生氣、沮喪瞬間席捲而來
老公也完全不知所措,只能一直安撫我😅
(陪伴者也很辛苦啊)

 

見了一個孕媽朋友,發現以前也易胖的她
手腳居然比懷孕前還纖細誒!她說:
「找了很久,才找到孕中.孕後都能吃的【燃脂膠囊💊】我每天睡前只吃兩顆,不只晚上睡更好,還越睡越SO!
這才開啟我的辣媽逆襲之路~

 

目前我已經吃兩盒了
連醫生很驚訝,我體重控制那麼好!

剛開始吃,
孕中最困擾的失眠、便秘改善好多
起床後一身輕快,半夜也不容易嘴饞了
吃了兩三週,二十幾年不見的鎖骨居然浮出來了不只身體腫脹感消失,臉型還變精緻了…感動…
這可是我懷孕前也做不到的!

我知道,很多媽咪為了一時效果選擇:
 ❌產前不適用 ❌沒國家認證 ❌含西藥
『不只會有副作用,更傷了寶寶健康🙅‍♀️』
我才推薦這款
特別打造給媽咪的燃脂法

經過國際專利 X SGS多重認證 
媽咪們減重不走歪路,美的輕鬆又健康❤️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