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留外人田

橘子不喫瓜 發佈 2022-07-05T15:56:35.411764+00:00

說好了市里養老院有我倆一雙床鋪,她卻瞞著我有了別的男人。這就很稀奇,我的這個二十四孝好閨蜜每天晚上十點睡早上六點起,正常這個點肯定在做早飯。

【已完結,放心食用】

我跟我的好閨蜜彥許處了十來年了。

說好了市里養老院有我倆一雙床鋪,她卻瞞著我有了別的男人。

01. 我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彥許還在我旁邊。

這就很稀奇,我的這個二十四孝好閨蜜每天晚上十點睡早上六點起,正常這個點肯定在做早飯。

我翻過身平躺,順手拍了拍彥許:「寶,早飯吃什麼?」

旁邊沒理我,手感也不太對,我一個激靈從床上坐起來。

旁邊一個光膀子帥哥正目光平靜的看著我。

帥哥六塊腹肌,寬肩窄腰,頭髮睡得有些亂。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嗯,跟帥哥一樣,光膀子。

但是下身的小衣服讓我此時心裡竟萌生出一種不幸中的萬幸的感覺。

我機械的拉被子遮住自己,僵硬的環視了一下房間,是彥許的公寓,沒走錯。

關鍵是,彥許呢?!

氣氛十分之尷尬。

我嗓子裡一聲呼之欲出的尖叫到了嘴邊變成:「你他麼誰啊?怎麼在我床上?還不快滾出去?!」

他表情毫無波瀾的的起身,下身穿著條絲綢睡褲,抓過衣架子上的上衣套上,關門出去了。

動作一氣呵成。

02. 我趕緊回憶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同事聚餐,喝了不少酒,同事送我到小區門口,我十分清醒的記得我怎麼走回來的。

沒走錯,還進衛生間摘了隱形眼鏡,卸了妝才進的臥室,太困了連燈都沒開就鑽進了被窩。

我哆哆嗦嗦的找手機,昨天晚上我來之前還有發給彥許的簡訊,告訴她今晚睡她這裡。

手機還有一點電支撐著沒關機。

彥許昨天晚上竟還給我回信息了:不行哦寶,今天家裡來人了,我也不在家。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慶幸彥許不在,還是該不幸我當時為什麼沒細看一下手機。

我迅速從床上爬起來,收拾收拾準備跑路。

帥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玩手機,我一出來他就看了我一眼,我把包往身上一背,臨走前怒指著:「你他麼什麼時候勾引了我的寶?趕緊分手,不分手弄死你!」

走之前還撂下狠話:「今天我沒來過,你敢說的話......哼!」

我氣勢洶洶的衝出了門,剛走到樓下手機關機了。

03. 彥許是獨生女,沒有兄弟姐妹,其他的堂兄妹表兄妹,甚至她姑姑家養的一條短腿狗我都認識。

我倆除了工作基本形影不離,我實在想不出她什麼時候談的戀愛。

難不成是包了個鴨子,這也不可能啊!彥許要是有那個錢能不帶著我去挑一挑嗎?!

我越想越煩躁,越想越生氣。

恨不得沖回去把那狗男人暴打一頓。

我跟父母住,到了小區樓下用計程車大哥的手機給我親娘打電話來付錢被臭罵了一頓。

到家了我才裝模做樣的回彥許的信息:昨天晚上忘了回你了,你去哪了啊?誰上你家去了啊?

彥許好像很忙,就回了我一句:我來看我姥姥。

我長那麼大從來沒騙過彥許,這件事情把我糾結的抓耳撓腮。

最後我腦門一拍想出來了個好主意,我問彥許:你今天還回來嗎?

隔了好一會兒彥許才給我回了個:不回,後天回。

時不待我,天賜機緣。

我穿金戴銀的又衝去了彥許的公寓,公寓是指紋鎖,有我的指紋。

門都沒敲直接進去了,帥哥換了身新的睡衣正在打遊戲,桌子上一桌子外賣,他看見我愣了愣。

我像個雄赳赳氣昂昂的貴婦一樣走到他對面坐下,彈了彈衣袖:「你倆什麼時候認識的?」

他愣了一下:「......沒多久。」

聲音又沉又磁,我在心裡罵了他八百遍,看看這勾引人的樣子,多像個鴨子,呸。

「限你三天之內分手,你配不上我家寶。」我一拍桌子嚴肅的看著他。

他正在喝可樂,聞言嗆了一聲,最後猶豫的看我半天說:「這怎麼分啊,家裡叫我來的啊。」

驚天暴擊,竟然見過家長了。

我氣的手指頭哆嗦,指著他半天說不上來一句話,最後憋出來一句:「你昨天晚上為什麼不滾去睡沙發,你這叫出軌你知道嗎?你這不守男德要被浸豬籠。」

他好像被我一句浸豬籠給震住了,來一句:「這麼嚴重嗎?」

我點點頭,一副正義的表情看著他補充道:「對,你不乾淨了,分手。」

他像個神經病一樣,捂著嘴開始悶笑,然後很挑釁的沖我挑了挑眉:「我就不分,你能把我怎麼樣?」

我氣的要吐血,他又來一句:「你有男朋友嗎?你這也算出軌啊。」

「我當然沒有,我心裡只有我的寶!」我哼了一聲。

他托著下巴思索了片刻:「你不會喜歡她吧?」

喜歡你大爺啊喜歡,「你爹我鐵直,只喜歡八塊腹肌的。」我一臉鄙視的看他。

他思考了一下,突然認真的說:「好的,我聽你的,分手。但是...」

我警惕的看著他,心想這小子該不會獅子大開口訛我一筆錢吧。

「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但是這個條件我還沒想好,我肯定找你能做到的事情,你不答應我就告訴彥許。」他道。

我權衡了一下點了點頭:「趕緊分,你趕緊從這裡滾出去。」

他像是沒聽見這句話:「我叫紀洲,你叫什麼名字?」

我沖他翻了個白眼:「韓鈺玉。」

我倆加了個聯繫方式之後我揚長而去。

04. 兩天一晃而過,周日晚上彥許回來了。

她打電話說叫我過去她那裡吃飯,聲音聽著挺輕鬆的。

掛了電話我給紀洲發信息,問他說分手了沒。

他秒回了我:嗯,你答應我的事別忘了。

我心想可能彥許喊我去安慰她,於是就帶了大包小包吃的過去了。

一推門我看見紀洲葛優躺癱在沙發上,彥許在廚房哐哐做飯。

我跟紀洲四目相對,他咧嘴露出了一個十分燦爛的笑。

我頓時心想完了,這孫子怎麼還沒走,把東西往地上一放,扯了扯嘴角正不知道要說什麼,彥許從廚房裡探出頭:「寶,你怎麼買了那麼多東西?」

我支支吾吾的:「呃...我媽買的,我拿來給你吃。」

彥許端了菜出來,用下巴沖紀洲揚了揚道:「我小舅舅,紀洲。」

「啥?」我震了個大驚,目光在彥許和紀洲之間轉來轉去。

我感覺這兩天我腦子不太夠用了,事情發生的一件比一件讓我震驚。

在餐桌旁坐下,彥許給我講述了她家上上輩的恩怨,她姥姥姥爺離婚,姥姥隻身帶著小舅舅遠赴美國的狗血事件。

我跟彥許再熟也不可能扒她家譜,我只大概知道她姥姥和姥爺新潮,趕在時代的潮流前面離婚了。

我結結巴巴指著紀洲:「他他他....他多大?」

彥許一臉沉重:「比咱們小一歲。」

我跟彥許同齡,她的沉重這時我完全可以理解。

彥許姥姥生了四個孩子,彥許的媽媽是老大,又二十歲就結婚生彥許了,小舅舅是姥姥生的最小的孩子。

我跟紀洲四目相對,這狗男人前兩天就是在耍我,但是我此時也不敢表露半分。

我惡狠狠盯了他兩眼,心情好了許多,皮笑肉不笑的道:「啊,小舅舅好。」

紀洲一副「我是你長輩」的得瑟表情點了點頭。

我忍不住打聽前因後果:「寶,小舅舅怎麼住在你這裡?」

當事人自己描述,是他媽媽,也就是彥許的姥姥,年紀大了,回來養老,順便讓安排他相親。

他不堪其擾,躲出來清淨兩天,兄弟姐妹外甥外甥女中他跟彥許關係最好,順便打發彥許去安慰自己老母親去了。

彥許又補充了一句:「我姥姥懷疑小舅舅喜歡男的。」

紀洲:「......」

我馬上一副「喔,我懂了」的欠揍表情上下打量紀洲,然後沉痛的拍了拍彥許的肩膀:「你要做一個思想開明的晚輩。」

紀洲:「胡思亂想太多容易變老。」

我暗暗呸了他一聲。

05. 弄明白這件事情以後我神清氣爽。

紀洲其實吃完這頓飯就打算走了,他媽已經從他的房子撤走,說起來他工作的地方離我們公司也不遠。

吃完飯我倆一起下的樓,走到小區門口我就惡狠狠地給他比了個中指:「真不要臉,竟然騙我!」

紀洲抄著雙臂,一副嘲笑我的樣子:「我可什麼都沒說,全是你自己幻想的。」

我羞憤的推了他一把:「誰知道你們家還有你這號人,我沒把你當成鴨子就不錯了。」

他也不生氣,開車送我回去。

我一路上都認真玩手機不理他,到了地方正要下車,紀洲伸手捏了捏我的耳朵:「隨時歡迎你嫖我。」

我拿起擋風玻璃前的餐巾紙扔到他臉上下了車。

紀洲時不時發信息騷擾我一下,沒幾天他說有事找我,問我有沒有空,我懷疑他一肚子壞水肯定是要我兌現先前答應的條件。

我直接嚴肅的回了一句很忙,十分忙,沒空。

確實忙,朋友要結婚了,單身前最後一聚,請我和彥許喝酒。

彥許的酒量不怎樣,所以一般都是搞搞氣氛,湊個人場,然後照顧我。

我跟我那要結婚的閨蜜抱在一起干交杯酒,剛喝的差不多紀洲就給我彈了條信息,我點開一看:你不是很忙?

我把酒瓶子往桌上一放:忙死了,有事呈奏,無事退朝。

紀洲:那我看見的是誰?

這麼巧的嗎?我趕緊站起來環顧四周,紀洲果然正在隔了三桌的地方看著我,眼神幽怨。

我懷疑他跟蹤我。

我還沒假裝眼神不好,信息又彈過來了:滾過來。

我滾個屁啊滾,彥許還在我旁邊呢,我爬到彥許身邊指了指她小舅的方向:「你那遭瘟的小舅叫我們過去。」

彥許一臉便秘的表情,正要起身,紀洲給她彈了條信息:你不用過來,韓鈺玉過來就行,找她有事。

彥許的臉色頓時很精彩,狗狗祟祟的問了一句:「你倆是不是有姦情啊?」

我翻了個白眼朝紀洲走過去,甩了她一句:「我既不想當同妻也不想當你小舅媽。」

06. 紀洲這桌坐的都是男的,一看見我過來就撞著他的肩膀:「呦,阿洲,快介紹。」

紀洲沒理他們,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小孩,過來。」

小你妹啊小,姐比你還大一歲。

我憋屈的坐下了,紀洲才道:「你們玩你們的。」

我跟他離的極近,忍不住小聲的湊到他耳邊罵他:「你是不是跟蹤我?你有病啊!」

他一副「你是白痴嗎」的表情看我:「這酒吧離我們公司不遠。」

我一下子哽住,早知道找個遠點的酒吧了。

紀洲也學我的樣子湊到我耳邊說話:「你不是說你忙嗎?你是不是想耍賴?」

「你要不要臉啊,一開始你就是騙我的,條件當然作廢。」我十分不恥的看他。

紀洲把不要臉貫徹到底了:「不要了,你敢耍賴我就告訴彥許。」

裝蒜誰不會,我看了看遠處我們那桌,彥許時不時往這邊瞄,我拿了瓶沒開的酒在手上,一副要掄他酒瓶子的樣子:「你說的什麼玩意?我聽不懂。」

「那我告訴彥許你把我睡了。」

還不等我打他,他又說:「正好家裡催婚,我覺得跟你結婚應該還挺有意思,你覺得呢?」

他說完還把我手上的酒開了,我無聲的用嘴型咒罵他,又哐哐喝了半瓶冷靜了一下:「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你有妄想症啊?我記得咱倆清清白白。」

紀洲突然把我夾在胳膊下,貼著我的耳朵說:「....要我告訴你你都哪裡有痣嗎?」

朗朗乾坤耍流氓,被我一胳膊肘子捅開了:「你這種狗男人也算珍稀動物了,要讓我幹嘛?」

紀洲笑得很開心:「這就乖了,一會一塊走我再告訴你。」

我哼了一聲:「我可以去找我寶了吧?」

他有點不高興的嘖了一聲:「就惦記你的寶是吧?多少女孩子喜歡我,你怎麼就躲得跟炮仗一樣。」

我聽了這句話感覺又掌握了局勢,跟女王一樣拍了拍他的臉:「那是她們沒看透你惡劣的本質,而且我還怕把你搞了得負責,一邊玩去。」

說完手裡還拿著那瓶酒就跑了,也不管他什麼表情。

回到座位上,彥許扒拉著我:「我小舅跟你說什麼了?」

這怎麼講呢,我只好含糊的說:「訓了我億遍,叫我別把你帶壞了。」

彥許不知道信沒信,嘟囔了一句:「輩分小真吃虧。」

喝的差不多了,有對象的朋友都被對象接走,沒對象的也被朋友接走了,我喝的有點多,跟彥許說今天去她家睡,完全忘記了紀洲說跟我一塊走這件事。

剛走到門口紀洲就跟上來了,從彥許手裡接過我對彥許道:「給我吧,我送她回家。」

彥許頓時眼睛瞪得像銅鈴:「小舅,玉玉跟我睡就行.....」

紀洲一臉嫌棄的看著我:「她醉成這個德行,你還得照顧她,明天還要上班。」

坐在車上我歪在彥許懷裡,紀洲開車,這狗男人來酒吧竟然一口酒沒喝。

先送了彥許回家,彥許看我還有些意識就問我:「你住這裡還是回家?」

我一個激靈想起來紀洲說跟他一塊走,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好說:「我回家,不折騰你了,我到家告訴你。」

彥許就走了,我閉著眼睛喊紀洲:「你到底要說什麼?有屁就放。」

我坐在後排癱著,紀洲可能嫌棄我就沒理我。

車子開到我家樓下,紀洲扶我下來,我還是有意識的:「不說過期作廢。」

說完就噌噌摁電梯。

紀洲又好氣又好笑的扶著我:「我就不可以是找機會想跟你多呆一會?」

我捏著他的臉:「你有病啊,你喜歡我啊?喜歡我的人多了去了,你號碼牌10086,排隊。」說完還偏頭打了個嗝。

紀洲最後一臉無語的把我推進電梯裡。

07. 這次我再睜開眼睛看見紀洲的時候平靜了很多。

這回是真睡了,我像個行屍走肉一樣從他懷裡爬出來,腿還忍不住軟了兩下。

有一說一,雖然我沒嘗試過別的,但我誇他一句頭牌一點也不為過。

我把衣服穿好,抱起他的衣服丟到他臉上:「起床,滾蛋。」

紀洲一臉不高興的鑽回被子裡埋怨我:「我伺候了你一晚上你就這麼對我。」

我恨不得用腦袋撞牆。

昨天晚上回來時我爸媽都不在,她們其實三天兩頭出國游,我趴在衛生間吐的時候還吐在了衣服上,紀洲只好照顧我一下,我自己沒有經住他美色的誘惑,酒精害人。

最後我一臉正色:「我喝醉了。」

紀洲:「嗯,你負責。」

「我負個屁的責啊,你情我願。」我拿衣服打他。

紀洲一下把我拖過去,有些幽怨的看著我,擰著身給我看他背上的抓痕:「你看,這就是證據,我一個黃花大閨男,不乾淨了。」

這回我真狠狠打了他兩下。

好不容易把紀洲從床上哄下來,他又死皮賴臉的說:「你不對我負責也行,我對你負責。」

誰要他負責啊!

我正色道:「咱們不能像個成年人一樣一笑而過嗎?」

紀洲的表情一下子淡了下去,有些生氣看了我一會:「不行!」,然後起身拿東西換鞋,氣呼呼地關門離去。

我站在原地怔了片刻。

之後兩三天我都沒有再見到紀洲,他也沒聯繫我。

見到彥許的時候我很想問問她,但是又怕她問我發生了什麼。

我跟彥許一起去看電影,電影很無聊,我就打開手機翻了翻朋友圈。

紀洲發了條動態,就三個字:狗女人。

我:......

我基本可以想像到他那幽怨的嘴臉,跟個怨婦一樣。

從電影院出來,我忍不住問彥許:「你小舅最近怎麼樣了?」

彥許正看外賣平台,聞言漫不經心的道:「那誰知道啊,估計跟我姥姥鬥智鬥勇呢。」

我有些詫異:「找對象也要時間啊,這催什麼?」

「什麼呀!家裡親戚跟我小舅介紹過好多女孩子了,什麼樣的都有,連外國女的都有,他不願意。」彥許沒找到好吃的,憤憤的一邊說一邊把手機鎖屏。

我分析道:「可能你們逼得太緊了。」

彥許一把捏住我的臉:「怎麼?你看上他了?給你給你,咱倆親上加親。」

我:「光看上不給名分行嗎?」

彥許摟著我的胳膊把頭忘我肩上一放:「別這樣,我小舅好歹是良家婦男,起碼也得是個小妾頭子。」

我嘆了口氣,再次感嘆酒精害人。

08. 再次見到紀洲是在一周之後,公司附近的火鍋店。

我上個月拿了很可觀的獎金,請幾個同事小姑娘吃火鍋,剛進店找位置坐下就看見了紀洲,他應該也是幾個同事聚餐。

要不說這個世界小呢,一頓飯我都在要不要去跟他打個招呼這件事上猶豫徘徊。

我們吃完了的時候紀洲她們那桌還在喝酒,我招手叫了服務員買單。

服務員來了句我們這桌買過了,她還指了指紀洲,我幾個同事頓時開始擠眉弄眼,這下我不過去也得過去了。

紀洲今天喝了酒,此刻臉色通紅,我還是第一次見他喝酒。

他同事裡有兩個上次在酒吧里見過,看我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紀洲抬頭看我,眼睛裡帶著委屈。

他同桌的一個女孩子看著我問紀洲:「阿洲,你朋友嗎?」聲音又甜又軟。

紀洲沒搭她的話,把椅子往外扯了扯讓空間變大,然後沖我招了招手:「玉玉,過來。」

眾目睽睽之下,我只好有些尷尬的走了過去。

他拉著我一隻手,扭頭對桌上的人說:「我喜歡的人,韓鈺玉,漂亮吧?」

男的頓時都起鬨起來,剛才開口的女孩子笑容有些僵硬的看我,我只好笑著跟大家打招呼。

紀洲起身跟他們告別,說要送我回去。

回到我們那桌,同事都拿好東西準備走了,看到我們過來笑著跟紀洲打招呼:「玉玉,介紹一下啊!」

我還沒開口,紀洲就向我身上輕輕一靠:「我是她背後還沒有名分的男人。」

我頓時哭笑不得。

紀洲喝酒了,今天也沒開車來,我們打車回去。

從火鍋店裡出來,我們兩個走在路燈下,他皺著眉有些不高興:「你不喜歡我嗎?」

我沒有不喜歡他。

我組織了一下語言才回答他:「我只是沒有那麼想談戀愛,也不想結婚。」

紀洲漂亮的唇抿在一起,眼神有些受傷。

我轉移話題逗他:「剛才你們那個女同事是不是喜歡你?」

紀洲輕輕嗯了一聲又解釋:「我不喜歡她,我喜歡你。」

我只能低著頭不停看自己的腳尖,正不知所措的時候車來了。

坐在車上我們兩個一路無言,到我家樓下時紀洲突然湊上來親了我一下,在我還懵的時候小聲說:「我不欺負你了,別不要我。」

然後推我進電梯,電梯在我們兩個面前慢慢合攏。

站在電梯裡,我不知道自己是鬆了口氣,還是遺憾的嘆了口氣。

09. 周末我去找彥許喝下午茶,屁股還沒坐熱,她一拍腦門開始翻她的帆布袋子:「差點忘了給你。」

我正疑惑,她掏出來了個最新款的手機遞給我。

頓時激動的我兩眼淚花,我的手機前兩天被我報廢了屏幕,再換就第三回了,我折騰夠了,正打算換手機呢。

「寶,你果然是愛我的!MUAMUA!」我接過手機就開始拆。

彥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別想太多,人貴有自知之明,我小舅叫我給你的。」

這個手機在我手裡突然沉重,好似孫悟空的金箍棒,我忍不住小心問道:「我沒聽錯吧?」

彥許:「你沒聽錯,小舅媽,我小舅說看你手機磕壞了沒換,叫我給你還說讓我不要告訴你是他買的,這我肯定不允許他做好事不留名。」

我被這一聲小舅媽喊得魂不附體,乾咽了兩下道:「我可以解釋。」

彥許:「解釋。」

我沒敢全部解釋,就把第一次我和紀洲在一張床上醒來,我還誤認為紀洲是她男朋友這件事情說了。

彥許聽完之後表情就是「你們兩個是豬嗎」「這是多狗血的事情」「藝術來源於生活」「狗男女」等一個系列。

看完彥許的表情我覺得其實部分時候人類完全可以不靠語言看面相就能達成溝通的。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手機往彥許的地方輕輕推了兩下,彥許撿起來粗暴的拆開放到了我面前。

我懷疑她是氣糊塗了,她又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我:「拿著,他送咱就要,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的手顫顫巍巍落在手機上,她又幽幽嘆了口氣:「也就我會有你這麼個沒見識的朋友,我媽那是低嫁,就不說了,我姥姥那邊富貴啊,你是真不是享福的命。」

我覺得她在激我。

下午茶喝完我又去彥許那裡留宿,我們打完幾局遊戲,看完電視劇都晚上十點了。

躺在床上彥許跟我說:「我好想吃牌坊街那邊那家燒烤。」

我頓時有點不太好的預感,彥許要吃什麼一般都是行動第一,而且她從沒很晚吃過夜宵,她又嘆息道:「可惜太遠,點不了外賣。」

我沒說話,等著她接下文。

彥許:「你給我小舅打電話,就說咱們兩個想吃。」

我之前怎麼沒發現彥許其實跟她小舅舅挺像的,一肚子壞水。

最後我倆石頭剪刀布,我輸了,我給紀洲發信息說我倆想吃。

我想要是紀洲沒看見那正好,紀洲很快就回了我兩個字:等著。

這就有些過分,我唉聲嘆氣的癱在沙發上,這不談戀愛就顯得有點欺負人。

十一點半紀洲提了兩大袋燒烤過來了,太多了,彥許喜滋滋的去廚房拿盤子盛出來一部分。

我眼神閃躲,不太敢看紀洲。

紀洲反倒很輕鬆很自然的說:「別想太多,剛好我也想吃,就給你們買了。」

我那不知道我媽生我時是不是當臍帶扔了的良心好像找回來一點,我覺得自己對紀洲有點不好,畢竟我也喜歡他的。

燒烤吃完已經快凌晨了,紀洲打算要走了,我說我有些撐,送他下樓。

紀洲愣了一下,說陪我走走好了。

我倆在彥許期待的目光中下樓了,我其實很不明白彥許為啥那麼積極。

10. 走了一會兒我問紀洲:「你很想結婚嗎?」

紀洲一愣又趕緊搖了搖頭:「沒有,我以前從來沒想過結婚。」

我忍不住又問:「為什麼」

「不喜歡,也不想為別人的一生負責,總覺得是一種精神束縛。」紀洲說話的時候看著我,又道:「現在不覺得了,能跟喜歡的人過一生,是中彩票一樣的幸運。」

我用腳踢了踢地上的落葉:「我站前面那種說法。」

紀洲沒說話。

我父母感情和睦,我身邊的親朋好友也基本都是世俗意義上的好夫妻,但是好像只有我記得她們的爭吵,矛盾,疲憊,一地雞毛的生活。

我媽告訴我,這世上所有的夫妻都那麼過來的。

我只好實話實說告訴紀洲我其實是個不婚主義者,然後又道:「我可以一個人過的很好的,我不需要誰來為我負責,我也不想為別人負責,你是彥許的舅舅,彥許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我不想因為以後跟你分手影響到我和彥許的友誼。」

紀洲竟然低頭一笑:「我一時不知道是該感謝彥許讓我認識了你,還是生氣彥許比我重要。」

我:「......」

紀洲揉了揉我的頭:「你的想法其實沒有問題,一個人能讓自己開心,自己過得好,其實也是很大的本事。」

他這麼輕鬆的態度一時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跟紀洲再次在電梯口互相道別,依然是電梯門慢慢在我們面前合攏。

我躺在床上忍不住問彥許:「你為什麼想讓我和你小舅在一起啊?」

彥許快睡著了,迷迷糊糊道:「以後我小舅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等著繼承你倆家業呢。」

我:「.......」

我原本的感動就多餘。

吃完那頓燒烤以後我又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紀洲,只彥許時不時的變出來一些好東西給我,一式兩份的東西,市面上突然流行的零食,潮牌的衣服,各種各樣的小首飾,還有包包。

彥許毫不心虛的說這是她給我買的,我就沒見過這世上有人胳膊肘子往外拐成這樣的,忍不住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指責她。

彥許一臉「你是白痴」那種表情看著我:「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小舅找了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子喜歡,你覺得他會給我買這麼全的東西嗎?」

我忍不住搖了搖頭,彥許看著我一臉慘痛:「對,他頂多逢年過節給我發個紅包。」

說完她又喜滋滋去拆快遞了,理都不想理我,革命的友誼一點都不堅定。

11. 一個多月里我除了在彥許家見過紀洲幾面,每次碰見我都有些閃躲。

我最近幾天加班加多了精神有些萎靡不振,中午正歪在椅子上小睡,同事回來把我吵醒,還晃著我的肩膀說:「玉玉,你的男人被人搶走了!」

什麼?我一頭霧水的睜開了眼睛:「什麼我的男人?」

我還睡眼惺忪,同事打開手機相冊給我看:「就是上次火鍋店遇到的那個帥哥啊,你們談戀愛呢吧?我們出去喝咖啡碰到他和一個女孩在咖啡店。」

我看見了同事手機里的照片,紀洲和一個女孩面對面坐著,目光正看著那女孩。

我心中頓時悶痛,他放棄我了啊。

同事還在嘰嘰喳喳說,我勉強露出一點笑說:「他不是我男朋友,他只是我姐妹的長輩。」

同事明顯不信,但也沒有再說什麼。

我又加班到很晚才疲憊的出了公司大樓,回到家時我那又又又出去旅遊的父母在家,我媽正在客廳看電視,一看見我進來馬上坐直了身體,我正要進自己房間,她叫住了我,點了點面前的凳子。

十分莫名其妙,但我畏懼她的不講理不是一天兩天了,她下巴指了指桌子上的我的一根手繩。

我一頭霧水的拿起那根手繩,這手繩是我自己辮的,戴了一段時間後放在梳妝檯上了,後來找不到了,我十分疑惑:「怎麼了?哪找到的?」

「別裝。」我媽挑眉看著我:「今天一個帥小伙來找你,你沒下班,他就把這個給我了,說是你不要他,你的東西還給你。」

我心中一顫,是紀洲吧,只有他進過我的房間。

我媽開始審我:「二十五六的人了不好好找對象怎麼還在外面欠情債,你怎麼著人家了?」

我:「.....我沒怎麼他。」怎麼他也不能告訴你。

晚上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紀洲跟我說過的話。

「別不要我。」

「我是她背後沒有名分的男人。」

還有我同事給我看的那張照片。

凌晨了我也沒睡著,起來給彥許打電話,彥許接電話的時候十分憤怒:「你要是不說個驚天大秘密咱們倆就絕交,從今以後漂流瓶見。」

搖一搖見這個電話我也要打,「你小舅談戀愛了?」我有點心虛的問。

誰知彥許竟然沉默了,我心裡咯噔一下,忍不住放軟語氣又叫了她一聲:「寶。」

電話那頭彥許嘆了口氣:「沒有,不過可能會,我姥姥基本以死相逼了。」

我們倆各自陷入了一會兒沉默,最後彥許先開了口:「寶,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小舅啊?」

我忍住淚意嗯了一聲,彥許又嘆了口氣:「那你想好了,選了就不能後悔,你知道的嗷,許多事情只有一次機會,沒有人會在原地一直等另一個人,但是不管你做什麼選擇我都支持你。」

我又嗯了一聲,掛了電話我忍不住拿出那根手繩重新戴上。

第二天我並沒有去找紀洲,也沒給他打電話發簡訊,我想會不會紀洲已經放棄我了,已經決定找一個乖女孩結婚生子了。

在我猶豫的幾天裡,晚上彥許突然打電話喊我過去。

我一進門就看見紀洲正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坐著,他好像醉了,看著我沒有說話。

彥許有些歉意的看著我:「玉寶,對不起啊,我也不想叫你來。但是我覺得小舅太可憐了,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我站在原地看了紀洲片刻,忍不住輕聲道:「他不是有女朋友了,他女朋友呢?」

彥許還沒有回答我,她的電話就響了,電話那邊不知道是彥許的其他舅媽還是彥許姥姥,嗓門很大,在安靜的室內聽的一清二楚。

「你小舅是不是在你那裡?」

彥許看了看紀洲又看了看我嗯了一聲。

「叫他回來!你姥姥被她氣的不吃飯不睡覺!人家小秦多喜歡他啊,他跟小秦說他有喜歡的女孩子,非她不娶,把小秦氣的不行跑到我這來說,說我和紀洲耍他,有喜歡的女孩子還出來相親,把我弄得里外不是人!」

是彥許的其他舅媽。

彥許猶豫了一瞬還沒接話,那邊又道:「我就從來沒聽說他身邊有女孩子,他為了不結婚真是什麼話都敢說,今天跟你姥姥爭執一番出去了,他撂挑子了,你姥姥不吃不喝我在這勸,把他給我趕回來!」

彥許:「......」

原來他沒有要跟別人在一起。

紀洲突然哼了一聲用手臂遮住眼睛。

我弄不清他是醉了還是沒醉,上前用手拍了拍他:「難受嗎?我給你倒點水?」

紀洲移開手臂看我,我以為我臉上有東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他才眨了眨眼睛反問:「你怎麼來了?」

我沒說話,他的視線落在了我手腕上的手繩上,紅著眼睛問我:「還能送給我嗎?」

我心裡濕軟一片,把手繩摘下來給他帶上。

他一隻手握住另一隻手腕,輕輕吻著那手繩。

彥許那邊三言兩語跟她舅媽接洽完畢,掛了電話走過來,看看我又看看紀洲,以眼神詢問我怎麼辦。

我用手揉了揉紀洲的頭髮對彥許道:「我照顧他,你去睡吧。」

說完這句話我去餐桌旁邊給紀洲倒水,彥許忍不住輕聲問我:「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

我端著水杯走到紀洲跟前看向彥許:「嗯,想好了。」

12. 紀洲的眼睛更紅了,帶著點嘲諷的笑:「喜歡我也不要我是吧?」

他好像一點都不介意在彥許面前丟的臉。

我把水杯遞過去,板著臉:「知道我喜歡你後很自豪是吧?水喝了。」

紀洲還一副等著我判死刑給他的樣子,但是僵持了片刻還是拿過水杯乖乖喝了。

彥許表情嫌棄的看了看我倆躲回房間了。

我接過空杯子放回桌子上,走回他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有些不自在的用手捧著他的臉,他看著我有一些茫然。

我忍不住輕咳了一下:「狗男人,做我男朋友麼?」

紀洲的眼睛慢慢睜大,他似乎有些不信的又問了一邊:「你...你說什麼?」

我嘖了一聲反問:「我之前是不是說答應你個要求?」

紀洲點了點頭。

我:「那你現在提吧。」

紀洲好像總算從那傻乎乎的情況里反應過來:「做我......女朋友?」

我點了點頭:「好的。」

紀洲一下子把我抱在懷裡,聲音顫抖:「我不是...在做夢吧?你答應了.....」

我又點了點頭。

紀洲把我攬在懷裡吻我的臉頰我的耳朵,一邊吻一邊道:「你真的答應我了,好開心.....玉玉寶貝。」

這稱呼聽著可真羞恥。

我跟紀洲在彥許這裡膩歪了一晚上,我看著他手腕上的手繩突然覺得還手繩有些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風就問:「你為什麼要跑到我家去還手繩。」

他哦了一聲:「我是故意的,為了刺激你。」

狗男人心機真深。

第二天早上他就趕緊回家去向他媽宣布他有女朋友的喜訊了。

彥許從房間裡走出來促狹的看我:「早上好呀,小舅媽。」

我拿紙巾包丟她:「滾蛋。」

我跟公司請了半天假先回了趟家,昨天晚上匆匆跑出來,電腦還在家。

一進門我媽正坐在客廳一邊看劇一邊吃早飯,看到我陰陽怪氣的:「呦,是不是惹了情債負責任去了?」

這個世界為什麼還有我媽這種「慈母」。

我沒搭話,我媽可能跟最近國產電視劇看多了,經過心靈雞湯的洗滌了,悠悠嘆了口氣道:「有喜歡的人了就好好談戀愛,你跟誰會談戀愛,跟誰結婚,那都是命中注定的。」

這話竟然有些深奧。

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問:「你當初喜歡我爸嗎?」

我媽哼了一聲:「我沒有嫁給自己喜歡的人,你爸也沒有娶到喜歡的人,你別拿我倆比較。」

我頓時有些無措,我媽又道:「你要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才不會覺得遺憾。」

我突然有些釋懷又有些慶幸,我和我喜歡的人在一起了,剛好他也喜歡我。

13. 我跟紀洲談了差不多三個月時我跟她回去見家長了,其實除了他父母,也就是彥許的姥姥姥爺以外,其他人我都見過。

紀洲媽媽看著比實際年齡年輕,很精神,一看到我就笑了:「早聽說是許丫頭的好朋友,今天總算見到了。」

我來的時候其實還挺擔心會被催婚,但是紀洲媽媽笑著安撫我:「哪家小姑娘不好好談戀愛談個幾年,你們想談訂婚談也行,想就這麼先處兩年也行,我一開始就是擔心阿洲連個喜歡的人都沒有,現在他有人要了我才不管他。」

我頓時鬆了口氣,我之前是小輩,跟彥許一個輩分,現在突然變成了跟她舅舅舅媽們一個級別了,她的表兄妹看我的眼神都變了,只彥許一副勝利者的樣子。

從紀家出來我坐在副駕駛上數紅包,不僅紀洲媽媽給了,他大哥大嫂也給了。

紀洲忍不住捏了捏我的臉:「這下放寬心了吧。」

我難得有點不好意思的嗯了一聲。

到了紀洲自己住的房子樓下,我狠狠錘了他兩下:「心機狗男人,我要回家。」

晚上了,小區里沒什麼人,紀洲直接把我公主抱起來,我嫌棄丟人就掙扎著下來,他直接威脅我 :「有攝像頭,你最好把臉埋在我會懷裡。」

一進門就直接把我扔在沙發上,壓著我咬耳朵:「玉玉寶貝,我忍不住了...」

......

狗男人真不要臉。

關鍵字:

吃「化學雞胸」減脂,小心身體積越多壞東西

2021-11-16T04:35:10.686812+00:00

爆嫩又天然的【Me2舒肥爆汁雞】引爆鮮食界,爆嫩還能變窈窕!

吃雞胸減脂,最討厭就是:

自己水煮|肉質又柴又碎,好難吃

去超商買|化學成分密密麻麻,越吃身體積越多壞東西,無法代謝⋯

 

全網鮮食爆款!爆嫩又全天然的【Me2舒肥爆汁雞】這裡才買得到▶ 

成分安全✅媽咪好放心

備菜方便✅上班族最愛

營養美味✅吃好料還能變窈窕

 

不像冷凍後進口的肉質乾柴

👉🏻選用【台灣本土溫體雞】,立即舒肥鎖住其鮮嫩,每一口都沁出雞汁精華🤤

🔸調味由五星主廚監製,茶香不膩口

🔸無防腐劑,真空冷凍保存一年

怎麼吃最好吃~

1.『退冰or加熱』直接食用!

2.『親子料理DIY』:與蔬菜條、海苔包在一起,10分鐘搞定~

選用Me2雞胸才那麼好吃!

更多輕食料理▶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茶香爆汁嫩雞胸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