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婚姻不幸,根源是薛姨媽,受害最大的卻是夏金桂

萍風竹雨123 發佈 2022-07-06T03:43:45.119340+00:00

薛蟠的婚姻是不幸的。薛蟠娶了夏金桂之後,薛家開始家宅不寧。夏金桂不但採用巫蠱之法去設計香菱,話里話外拿捏薛蟠,而且敢與婆婆薛姨媽隔窗互懟,後來又與丫頭寶蟾互罵,聚眾喝酒飲博,甚至有時動了氣,四行海罵,污言穢語,整個薛家被搞得烏煙瘴氣。

薛蟠的婚姻是不幸的。


薛蟠娶了夏金桂之後,薛家開始家宅不寧。夏金桂不但採用巫蠱之法去設計香菱,話里話外拿捏薛蟠,而且敢與婆婆薛姨媽隔窗互懟,後來又與丫頭寶蟾互罵,聚眾喝酒飲博,甚至有時動了氣,四行海罵,污言穢語,整個薛家被搞得烏煙瘴氣。

夏金桂在薛家不管不顧,作天作地,直氣的薛姨媽,薛寶釵母女暗中垂淚,怨命不一。薛蟠卻除了悔恨不該娶了夏金桂這個「絞家星」之外,毫無辦法。


薛蟠的婚姻不幸好像是因為娶了夏金桂,因為許多不順心的事情,都是因夏金桂而起。但仔細究來,薛蟠婚姻不幸的最大來源卻是薛姨媽。

一,婚前為薛蟠納妾。

薛蟠是家中的獨子,五歲上便沒了父親。薛姨媽可憐薛蟠是獨根孤種,對薛蟠有些過分寵溺。薛蟠不但不學無術,而且沾花惹草。小小年紀,便把香菱強搶到家中,占為己有。薛姨媽因為喜歡香菱,便擺了酒,請了客,正是納香菱為妾。

薛姨媽為薛蟠納香菱為妾,是在薛蟠結婚之前,這對香菱來說,確實是一件幸事。這確立了香菱在薛家的地位,也是香菱以後在薛家的保障。但是對夏金桂來說,卻是一種威脅。是想哪一個剛結婚的女子,喜歡有另一個美麗的女子在自己眼前與自己爭寵呢?

夏金桂設計香菱,其事可恨,其情卻是可憫。


二,偏寵香菱

在薛蟠妻妾的對峙中,薛姨媽無疑是站到香菱的立場上的,這裡固然有夏金桂設計香菱的緣故,也有著薛姨媽與香菱相處多年的感情,但也未必沒有薛姨媽對夏金桂的不屑。她在處理薛蟠的房中事上,並沒有考慮夏金桂的尊嚴,先含沙射影般的指責夏金桂是個惡婦,設計挑唆薛蟠打香菱,又指桑罵槐說夏金桂是一個妒婦,多嫌小妾,把香菱看成了肉中刺,眼中釘。後來又直接指責夏金桂沒有教養,隔窗頂撞婆母等。薛姨媽的指責讓夏金桂很沒有面子,夏金桂沒有底線,不會委曲求全,婆媳二人的矛盾升級。夏金桂從此撕開了臉面,做事更是無法無天,沒有了規矩。

薛姨媽偏疼香菱,甚至為了香菱得罪夏金桂這個正妻,這在妾如買賣的封建社會,實在是對夏金桂的一個侮辱。婆媳不和,夾在婆媳中間的薛蟠當然也得不了好。


三,貪夏家錢財

許多讀者以為。薛家是皇商出身,夏金桂也是出身皇商,薛蟠娶夏金桂,算是門當戶對。但事實上薛家卻是貪了夏家的銀子的。

薛蟠娶夏金桂時,薛家因薛父已死,薛蟠又終日只知鬥雞走狗,不學無術,不知長進,家中生意一落千丈,薛寶釵曾在第57回說過:

但還有一句話你也要知道,這些裝飾原出於大官富貴之家的小姐,你看我從頭至腳可有這些富麗閒妝,然7、8年之先,我也是這樣來的,如今一時比不得一時了,所以我都自己該省的就省了。

從這段話中,我們可以看出,7、8年之前,薛家還算是大官富貴之家,但後來的薛家就不是了。就連薛寶釵這個千金小姐也去掉了那些富麗閒妝能省的都省了。

薛家已經落魄,而夏金桂是家中獨女,母親對她是千般寵愛,夏金桂出嫁時,自然大半家財歸了夏金桂。夏金桂是帶著巨額財產嫁過來的,但這巨額財產卻並未換來相應的尊重,薛家在得到這些富貴之後,反倒對夏金桂多嫌了。這從夏金桂與薛蟠和薛姨媽面對面時說出來的話可看出來:

你不趁早施為還等什麼?嫌我不好,誰叫你們瞎了眼?三求四告的跑了我們家做什麼去了?這會子人也來了,金的銀的也賠了,略有個眼睛鼻子的也霸占了去了,該擠發我了。

也許有人說這是夏金桂為懟薛姨媽而說的一句要強的話,但是薛姨媽不曾回嘴,便十有八九不錯,畢竟,薛姨媽之前能對夏金桂含沙射影指桑罵槐,此後又指責夏金桂家教,也不是一個寬容的人。薛姨媽很精明,如果不是真的,怎麼可能任夏金桂說三道四。


薛蟠婚姻的不幸,薛蟠是受害者。但最大的受害者卻是夏金桂。

薛蟠婚姻不幸,薛蟠是受害人,但作為婚姻中的另一主角,夏金桂雖然鬧得薛家雞犬不寧,又豈能獨逃?在我看來,夏金桂不僅是受害人,而且是最大的受害人。

夏金桂有著大批陪嫁,身價不菲,她嫁到薛家,雖不能說是下嫁,但也算不上高攀,但是薛家並沒有給她相應的尊重。

封建時代允許一妻多妾,但有講究的人家在男孩子大婚之前是不允許納妾的。就是通房,一般也會在大婚之前打發了去。這是對正妻最起碼的尊重。

但是薛家不是這樣。不但婚前給薛蟠納了妾,而且這個妾是擺酒請客正式認證的,地位便不一般。這本身已不合規矩,薛蟠新婚,本是乾柴烈火,如膠似漆,香菱本該遠遠躲開了去,不該礙新人的眼。可事實上呢,香菱是在薛蟠身邊服侍的。

丈夫花心好色,美妾又品貌不凡,這怎能讓新婚的夏金桂生出安全之感?更何況這個美妾還得到整個薛家的信任!

丈夫指不住,婆婆也不能做依靠,因為薛姨媽不論是非,一定一切都以薛蟠為中心的。

薛蟠也好,夏金桂也好,香菱也好,本就屬於夫妻,妻妾之間的矛盾,無論怎麼解決,都是內部矛盾,薛姨媽不插手便罷,如果插手,最好息事寧人,直接將香菱領走便是,沒有必要再夾槍帶棒地指責夏金桂。畢竟夫妻之間是沒有里表是非的,無非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而已。但薛姨媽偏偏心疼兒子,要打壓夏金桂。這對夏金桂來說,也算是一種可悲。

更何況這是在古代,夏金桂既與薛蟠生了嫌隙,又被婆婆多嫌,在薛家,雖然能夠囂張跋扈,為所欲為,但未免落了下成,心情又能好到哪裡去?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站在香菱的立場,夏金桂是惡婦毒婦,站在薛家的立場,夏金桂是悍婦妒婦,但是站在夏金桂的立場,她爭取做人妻的權力,做兒媳的尊嚴,她何錯之有?


薛蟠婚姻不幸,可以得到母親的理解和維護,可以走出家門,到外面尋求新世界,夏金桂呢,仍然要活在那個烏七八糟的世界裡,要說受害,她受害程度要比薛蟠還要深重。

關鍵字:

【女生心中最大的痛】就是妹咩的異味搔癢!

2021-10-04T06:03:44.271195+00:00

甚至連“濕度”都被另一半發現節節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