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東亞地區代表處主任:中國的脫貧路和對發展問題的專注為阿富汗提供經驗

紅星新聞 發佈 2022-07-06T17:21:18.763165+00:00

論壇期間,紅星新聞記者專訪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主席中國事務個人特使和東亞地區代表處主任柯邱鳴,探討人道主義、發展、阿富汗援助、與中國的合作等問題。

一場地震又把世界的目光聚焦到阿富汗。6月22日凌晨,阿富汗東部遭遇強烈地震,並引發山體滑坡。據外媒,地震已造成1000多人遇難,是阿富汗20年來遇難者人數最多的地震。

7月初,第十屆世界和平論壇在北京舉行,其中一場小組討論就與對阿富汗的人道援助有關。論壇期間,紅星新聞記者專訪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主席中國事務個人特使和東亞地區代表處主任柯邱鳴(Pierre Krähenbühl),探討人道主義、發展、阿富汗援助、與中國的合作等問題。

柯邱鳴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

過去30年來,柯邱鳴致力於武裝衝突中的人道主義和危機應對工作。自2002年以來,他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和聯合國擔任高級領導職務,從2014年至2019年,柯邱鳴曾擔任聯合國副秘書長,主管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的工作。此前,從2002年到2014年,他擔任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行動部主任。

「作為阿富汗的鄰國,中國的歷史,例如讓數以億計的人擺脫極端貧困,以及中國對於發展問題的專注,都為阿富汗提供了非常寶貴的經驗。」柯邱鳴用這樣一句話,表達中國在人道主義國際合作方面所作出的貢獻。

從治病救人到解決供水系統的電力供應

紅星新聞:大多數中國人對國際紅十字的印象是醫療和慈善。您能向我們具體闡釋一下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人道主義理念嗎?

柯邱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創立,旨在幫助陷入戰爭的人。戰爭中有人受傷,有人被俘,甚至慘遭殺害,我們應對所有這些問題。是的,自從成立以來,醫療確實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工作的重中之重,包括傷員疏散、救人、醫治、外科醫院。

但我們做的工作遠不止於此。我們還發放食物,幫助失去生計的家庭。例如,在許多非洲國家,我們為人們飼養的牛或動物接種疫苗,來保護他們賴以生存的生活來源。我們還在阿富汗等地辦了身體康復的講習班。阿富汗有很多因踩到地雷而殘疾的人,我們給他們提供假肢,來恢復行動能力。目前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已在阿富汗設立了七個康復中心,在過去30年裡幫助了成千上萬的阿富汗人。

同時,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也會探視戰俘和被拘押的平民,確保他們得到人道待遇。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成立至今已有近160年的歷史,目前我們的同事遍布烏克蘭、敘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葉門、緬甸和阿富汗。

作為一個以中立和公正原則為基礎的組織,我們以人道主義者身份進入戰區,恪守中立,不選邊站,不參與政治。在極端、對立的戰區,中立至關重要。我們關注的是那些受苦受難和需要幫助的人。

紅星新聞:那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如何秉持發展與可持續理念呢?

柯邱鳴:人道主義行動曾被認為是一種短期響應。有危機了,有需求了,我們就進入,處理,然後撤離。長期以來都是這種思路。然而近幾十年來我們發現,實際上大多數衝突都是長期衝突。比如巴以衝突已經70年,阿富汗是40年,哥倫比亞是50年。

當你意識到這一點,你就會改變短期思維,去考慮長期的後果。例如,去年阿富汗政權更迭之後,我們很清楚不能只提供醫療支持,必須保護醫療機構長期發揮作用的能力,所以我們要去承擔這些機構工作人員的工資,對他們進行能力培訓。

此外在敘利亞,我們正在幫助修復與重建供水系統,這又需要解決供水系統的電力供應。從這裡,我們進一步認識到了我們工作的發展維度和長期效應。

紅星新聞:這樣的話,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和聯合國有什麼不同?

柯邱鳴:整個聯合國體系有更為複雜和多維的使命,它有政治職責,比如在紐約有安理會,還有和平、安全、發展、人權職責。相比而言,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沒有政治作用,我們嚴格聚焦於人道主義。

即使在發展層面上部分接近聯合國這樣的組織,但這不是變革社會意義上的發展,那是國家和聯合國這樣的國家組織的事情。我們在試著進行發展實踐、與一些發展機構合作,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一個嚴格的人道主義組織,我們自己永遠都會專注於在衝突中拯救生命的歷史使命。

中國提供給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援助,用在了中國在阿富汗援建的醫院

紅星新聞:中國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採購中心。考慮到中國的地理位置和製造能力,您對中國在人道主義援助上發揮的作用有什麼看法?

柯邱鳴:我們一直有在中國地區進行物資採購,但這兩年來我們在中國的採購顯著增加,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新經驗。在全球新冠疫情之初,中國成為我們採購個人防護裝備(PPE)等物資的中心之一,我們把這些物資發送到世界各地的其他代表處。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在中國採購的物資被廣泛用於阿富汗等多地的人道主義活動。

我們很高興能在這裡採購。這一切顯然得益於中國政府的充分支持。

我想補充一點,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中國做的遠不止採購。我們在2005年於北京設立了地區代表處,主要目的之一也是更深入地了解中國對和平、發展、合作等問題的看法,並傳遞我們在人道主義工作和國際人道法方面的經驗。去年中國紅十字會非常支持我們的工作,持續為我們在阿富汗和烏克蘭的援助活動提供財務支持,我們對此十分重視。

紅星新聞:您能否展開說明一下中國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烏克蘭與阿富汗的援助工作上展開的合作?

柯邱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職責基於日內瓦公約,它明確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作用,而中國是日內瓦公約的締約國。各個國家承擔了支持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責任,不僅是政治上的,也是經濟上的。就阿富汗的援助而言,去年我們向中國外交部和中國紅十字會提出了財務需求,並希望就阿富汗問題密切聯繫和探討,看中國能否提供幫助。隨後中國紅十字會為我們在阿富汗的工作提供了35萬美元的資金援助。

有趣的是,援助也用在了中國20世紀70年代在坎大哈援建的Mirwais醫院。在坎大哈大家都叫它「中國醫院」。我們圍繞這家醫院展開合作,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多年來支持其經濟能力、人員培訓和衛生工作。正是圍繞著這種經驗,我們希望與中國建立越來越多的合作。

紅星新聞:您如何評價中國對阿富汗的幫助?

柯邱鳴: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作為阿富汗的鄰國,中國自己的歷史,例如讓數以億計的人擺脫極端貧困,以及中國對於發展問題的專注,都為阿富汗提供了非常寶貴的經驗。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持續致力於解決當下在阿富汗最緊急的人道主義問題。但中國不僅針對今天的問題,還有長期的視角。中國會考慮發展方面的合作,考慮醫院、基礎設施建設與重建。然後是長期的經濟投資,這正是阿富汗這個國家所需要的,只解決人道問題是不夠的。長期來看,這也是在救人。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不做經濟投資的,這只能是國家行為,我認為中國有這個能力,也會做好。

在阿富汗救助,不能僅限於在外部向醫院發放物資

紅星新聞:塔利班政權沒有被國際社會承認影響了其國際援助。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對此的立場是什麼?

柯邱鳴:政治環境時刻在變化,不變的是總有人需要幫助。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阿富汗的40年間就有很多次政治變動。重要的是以人為本,如果想著阿富汗人民,我們人道主義者願意跟任何人打交道。

我們不需要承認政權,這是不同國家的主權決定,我們也不會說我們與阿富汗政府正式合作,只會和他們一起工作。比如,我們已經與阿富汗公共衛生部達成諒解備忘錄,在醫院開展工作。這就是我們的工作方式。國家間的關係怎麼樣,承不承認,我們不太擔心,我們已經習慣了在任何時候和任何政府打交道。作為一個中立的組織,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不會評論政治,只關心人的需求。因此我們始終秉承最務實的觀點,與當時的掌權者打交道,最大限度保障當地人民的權利。

紅星新聞:國際援助尤其是發展援助的中斷和制裁可能導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工作面臨一些困難,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否認為國際社會應該提供更多的援助?

柯邱鳴:我們開展工作確實更加艱難。阿富汗政權更迭後的第一時間,有些國家實施了制裁。銀行系統癱瘓,阿富汗的資產被凍結,流動性也崩潰了,進而導致了諸多社會層面的崩潰,人們失去收入和工作。從這一點來看,阿富汗的情況已變得更加脆弱。40年的戰爭早已讓人們筋疲力盡,即便現在的安全環境有所改善,但經濟狀況更加惡劣。

舉個例子,阿富汗不同政府部委和機構的50萬公務員收不到工資。這提醒我們要做些改變,救助不能僅限於在外部向醫院發放物資、提供能力建設和培訓,而是要充分介入內部並發揮作用。我們承擔了1萬多名男女工作人員的工資。沒有工資的話,工作人員會流失,阿富汗的整個衛生系統會崩潰。

目前我們已經找到了一些初步的解決方案來保護衛生系統。但正如我們一貫強調的,僅僅有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和其他幾個人道主義組織是遠遠不夠的。需求如此巨大,以前大型基礎設施工程和發展項目的援助者要重新參與進來。因此,國際組織、人道主義者、發展、長期思維都需要共同發揮作用。

最近的地震,讓阿富汗男性意識到女性醫學教育的問題

紅星新聞:政府更迭後,阿富汗婦女面臨環境的惡化,對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工作展開帶來了什麼影響?

柯邱鳴:阿富汗的婦女權益一直是個問題,只是這次變得更令人擔憂了。在我們的工作中,首先我們要確保我們的女性工作人員,不管是阿富汗當地的還是來自國際的,都能夠在有尊嚴的條件下工作,這是我們時刻在關注的重點話題。尤其是在政權更迭之後,我們堅持我們的女性工作人員能夠繼續工作,我們也獲得了保證。

在衛生部門,必須確保醫院中的女性工作人員能夠繼續工作、接受能力建設與培訓,並被納入工資發放。目前,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支付了阿富汗33家醫院的約10500名員工的工資,其中大約30%的員工是女性。女性工作人員在阿富汗的醫療工作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當地文化,女性去醫院時,不接受男性工作人員的服務。因此,我們正在與阿富汗公共衛生部密切合作,以確保婦女和女童可以得到女性醫務人員的救治。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長期以來在阿富汗都是這樣做的,我們也正在向新當局大力強調這一點。我們極為認真地對待這個問題,並且會持續監測和跟進。

紅星新聞:年輕女孩高等教育的缺失可能會影響到阿富汗醫務人員的未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有什麼可能的解決辦法嗎?

柯邱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作為個體組織,無法給出解決辦法,因為這最終是由當地政府的領導層決定的。但我們正在向當局提出這個問題,女性接受教育的機會不能中斷,比如醫學教育。在阿富汗最近的地震中我們發現,即使是在一個保守傳統的社會,噹噹地受到地震影響的男人們發現周邊有些醫院沒有足夠的女性工作人員時,他們會意識到這是個問題。這樣可能就會給我們更多空間去強調女性教育機會的問題。

紅星新聞:您提到過,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主要衝突地區的工作持續時間平均是43年,您預測將在烏克蘭工作多長時間?

柯邱鳴:我們2014年開始就進入烏克蘭東部了,現在擴展到了全國。但我不想推測我們將工作多久。我不希望任何國家經歷哪怕一周的戰爭。我強調43年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它表明我們必須更努力來結束這些衝突。我們各種討論阿富汗、烏克蘭、剛果、索馬利亞、葉門和巴勒斯坦這些地方的人民遭受的可怕的痛苦,但沒有解決辦法。所以我們需要新的想法、新的思維。

紅星新聞記者 胡伊文 實習生 張曉暢 北京報導

編輯 譚王雨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關鍵字:

第一款哺乳可以吃的【SO身燃燒膠囊🔥】

2021-07-02T09:26:31.242893+00:00

而且只要睡覺,就可以持續燃燒不間斷!!! 真的只要睡覺ㄟ,不用累死人的運動,還有難吃的水煮餐!

 

 從懷孕到生完小孩,沒想到還來得及恢復以前身材!
【這是第一款哺乳可以吃的SO身膠囊EX二代👍】
而且只要睡覺,就可以持續燃燒不間斷!!!
真的只要睡覺ㄟ,不用累死人的運動,還有難吃的水煮餐!

記得產後多了快15... 原本驕傲的體態變『超團結一坨』產後顧嬰兒,睡眠都不夠,感覺喝水吸空氣都會重!這痛苦枕邊人都不了解,還只會說風涼話🙄

經研究證實:睡眠不足會讓人更想吃(怒吃宵夜...)加上最近一直待在家,沒事就會一直吃啊⋯但就算怎麼努力運動或是飲食控管,遲早會進入『停滯期』 直接卡住!直到我靠這個『連睡覺都在燃燒』的SO身膠囊EX二代,才~終~於~有~突~破~了!!

原本都不大敢吃這類東西,怕哺乳的時候會讓寶寶喝到,結果看到原來這個SO膠囊是專門研發給產後媽媽吃的,成分安全!不含西藥!連哺乳期都可以吃喔!



睡前兩顆!先分解▶再燃燒🔥
隔天早上還會把分解完的毒素一次排光光,很暢快!!除了變回生孩子前的身材,皮膚好像也更好了,真的是小確幸~

之前兩盒剛吃完,我已經又買新的了!很推薦給大家這樣健康SO身保健食品,晚上回家只要洗一洗卸妝,開心睡一晚就輕鬆減去囉!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