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群:呂后年輕時其實是一位溫順、聽話的女子

番茄讀書會 發佈 2022-07-07T01:12:27.492485+00:00

呂公有四個孩子:長子呂澤,次子呂釋之,長女呂雉,次女呂嬃。呂公和沛縣縣令是至交好友,所以,呂公因為躲避仇人逃難時曾暫住在沛縣縣令家裡。


呂后是劉邦當了皇帝之後人們對她的稱呼,她的原名叫呂雉。


呂后的家鄉是單父縣(今山東單縣)。她父親的名字由於史書沒有記載今天已經不知道了,史書只稱他為呂公。


呂公有四個孩子:長子呂澤,次子呂釋之,長女呂雉,次女呂嬃。


呂公和沛縣縣令是至交好友,所以,呂公因為躲避仇人逃難時曾暫住在沛縣縣令家裡。後來,由於呂公對沛縣感覺不錯,便把家安頓在了沛縣。


呂公剛剛客居沛縣的時候,縣裡的官員、豪紳聽說縣令家來了貴客,便都來湊錢喝酒。


負責接收賀禮的人,就是後來劉邦手下「三傑」之一的蕭何。此時,蕭何是沛縣縣令手下一名官員。這次酒宴,蕭何主管收禮。


按照規定,獻錢不滿一千的人只能在堂下喝酒;湊錢超過一千的人才能到堂上喝酒。劉邦來到以後,高喊一聲「泗水亭長劉季」「賀錢萬」(《史記·高祖本紀》),就直接來到堂上,實際上,劉邦一個子沒拿。


劉邦為什麼敢如此公開撒謊?負責收禮的蕭何難道沒有發現?


第一,玩笑成習。第二,蕭何掩護。


先說第一點。劉邦平日和縣裡的官吏們開玩笑開慣了。據《史記·高祖本紀》記載:劉邦雖然只是一位小小的亭長,但是,他平日卻一向藐視縣裡的這些官員,經常和他們戲耍、玩笑,從不把縣吏們當回事。他也知道縣裡這些官員、豪紳庸才多而能人少,劉邦打心眼裡看不起這些官吏、豪紳。


再說第二點,劉邦深知蕭何不會戳穿他的謊言。這次負責收禮的人是蕭何,蕭何平日對劉邦非常關照。劉邦未做亭長之時,蕭何就經常護著劉邦。劉邦做了亭長之後,出遠門到秦朝都城咸陽押送服徭役的民工。每當此時,縣裡的官員們就送點錢給劉邦,蕭何往往比其他官員多拿將近一倍的錢贈送劉邦。


既然蕭何負責這次酒宴的收禮,劉邦自然敢於大講謊言。


至於蕭何,當然知道劉邦一文錢沒拿。但是,出於對劉邦的袒護,他也不揭謎底。


這樣,劉邦堂而皇之地坐到了堂上。


呂公一聽「泗水亭長劉季」「賀錢萬」,大為驚訝,趕快起身相迎。因為「賀錢萬」在當時是個非常了不得的數字。


從酒宴的規定看,出一千錢的都算是貴客,都要請到堂上喝酒。拿一萬錢,當然令人大吃一驚。


從來人的身份看,比亭長官高的人不少,但都沒有「賀錢萬」。拿一萬錢,當然令人大吃一驚。


從實際收入上看,秦代一位縣令的年俸也只是數千錢,至於亭長,一年的俸錢不足數千。一個亭長一次酒宴敢於「賀錢萬」,絕對是天文數字,也是不可能的事。


呂公當然知道劉邦不可能「賀錢萬」,但是,呂公是一個有政治頭腦的人;他看中的是劉邦的膽量和潛在的政治家素質。


所以,呂公聽到這麼一個天文數字,立即對劉邦產生了十分強烈的興趣。「呂公大驚,起,迎之門」,正是這一心情的具體表現。


人們談起劉邦,總認為這傢伙是個無賴、流氓。這一點並不錯。劉邦確有流氓、無賴的一面。像這種大型酒宴,他一文錢不拿,高喊一聲「賀錢萬」就堂而皇之地走進堂上,當然屬於流氓行為。


但是,我們也要由此看到,劉邦說謊話說到大言不慚這種程度非常不易。現代社會有一種測謊儀,可以測量出說謊者。我想:測謊儀之所以能夠測量出一個人是否說謊,關鍵是它能夠測量出一個人說謊後的心虛,及其帶來的一系列身體上的生理變化。


但是,我想現代科學的測謊儀恐怕無法測量出劉邦是否說謊,因為,劉邦說謊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臉不發紅心不跳。


可見,說謊對劉邦來說是家常便飯。但是,對於一個政治家而言,出於政治需要的謊言是必要的。因此,能夠坦然說謊是政治家的一種要素。


我們講《鴻門宴》時說劉邦能把收買民心的「籍吏民,封府庫」說成是「而待將軍」;把派兵把守函谷關說成是「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張口就是謊言,不假思索,不用演練。


這是大本事!


呂公的「大驚」、「起,迎」,主要原因就是劉邦竟敢如此當眾撒謊。可見,劉邦這套作秀的本領讓呂公深表佩服,他也因此而看出劉邦非等閒之輩。


劉邦與項羽滎陽對峙之時,因為項羽「大怒」,暗中埋伏的弓箭手一箭射中劉邦胸部。


項羽大怒,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匈(胸),乃捫足日:虜中吾指!漢王病創臥,張良強請漢王起行勞軍,以安士卒,毋令楚乘勝於漢。漢王出行軍,病甚,因馳入成皋。(《史記·高祖本紀》)


這一箭幾乎要了劉邦的命,但是,劉邦隨口就說:「虜中吾指。」這句話肯定是謊言,但是,這一謊言對於穩定軍心,非常必要。而且,劉邦還忍著傷痛,到各個軍營中視察,安定軍心。一切安頓好之後,劉邦才趕回關中,治療箭傷。箭傷須回關中治療,可見,這次箭傷多麼嚴重。即使如此,劉邦仍然不忘安定軍心。政治家如此作秀,完全是一種政治需求。


呂公這個人還有一個特點,非常迷信相面。因此,他對口出大言的劉邦的面相也非常吃驚。


劉邦的面相有什麼特點呢?


《史記·高祖本紀》記載:「高祖為人,隆準而龍顏,美須髯。」


所謂「隆準」,是指鼻樑高;「龍顏」,指上額突起;「美須髯」,指鬍鬚長得非常漂亮。《史記》的這一記載是否是溢美之辭,不得而知;但是,這種面相顯然是貴人之相。


由於這次酒宴設定了「上座」的錢數,出錢多的人照理應當坐上席。但是,就一般人而言,這種場面一文錢不出,實在不好意思,肯定非常拘謹。一文錢沒出的劉邦不但沒有一點拘謹,反倒心安理得地坐在「上座」,揮灑自如,「狎侮諸客」,隨便和客人開玩笑,好像自己做東請客。


蕭何看到呂公如此敬重劉邦,又是迎到門口、,又是神情專注,怕劉邦做出什麼傻事得罪呂公,趕快向呂公解釋:劉季這個人,愛說大話,但很少成事。你別淨聽他瞎吹(劉季固多大言,少成事——《史記-高祖本紀》)。


劉季,是劉邦起兵反秦之前的名字。「季」,是排行。劉邦排行老三,所以稱季。


可是,呂公這個人偏偏很信邪。


蕭何的解釋他根本沒聽進去,反而越看越喜歡。於是,呂公就在酒宴上給劉邦使眼色,示意劉邦宴後不要走,留下來,自己有話要說。


劉邦見到呂公的眼色,心領神會。他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事,還是一直留到客人走完。客人都走了之後,呂公對劉邦說:我平生為人相面多極了,但從來沒有見到你這樣好的面相。我有一個女兒,想許給你為妻,希望你不要嫌棄。劉邦此時還沒有妻子,一聽說有這種好事,喜出望外,馬上答應下來。劉邦這次真沒想到騙了頓酒,還混了個老婆。當然是大喜過望。


但是,呂公嫁女一事,呂公的老婆不答應:你平時總說咱女兒是個富貴相,要許個富貴之人家,沛縣縣令對你這麼好,他來求婚你都不答應,為什麼非要嫁給這個劉季?


呂公回答:這不是你們這些老娘們所知道的了(此非兒女子所知也——《史記-高祖本紀》)。


呂公的家是呂公一人說了算,儘管他的妻子反對,但是,他的妻子並不當家;這樣,呂雉就成了劉邦的妻子。



值得重視的是呂雉的態度。作為這場婚事當事人的呂雉,沒有絲毫怨言地接受了父親對自己終身大事的安排。可見,未出閣的呂后當年本是個乖巧聽話的姑娘,是賈寶玉所說的「水做」的單純溫順的女兒。


我們還可以從年齡上做個補證。劉邦出生於公元前256年,他的嫡長子劉盈出生於公元前211年;因此,劉盈出生之時劉邦已經四十六歲了——劉邦可以說是晚婚晚育的楷模。


劉盈還有一位姐姐魯元公主,二人的年齡差距當不超過兩三歲。因此,魯元公主出生時劉邦約四十二三歲。假定魯元公主是在呂雉婚後一年出生的,假定呂雉是正常出閣,那麼,呂雉嫁給劉邦之時應當不超過二十歲,劉邦此時應當是四十一歲。因此,劉邦與呂雉的年齡相差恐怕有二十一歲左右。一位不到二十歲的年輕姑娘嫁給一位比自己年長二十一歲之多的亭長,還毫無怨言,應當說此時的呂雉非常溫順、聽話。


不到二十歲的呂雉嫁給了四十一歲的劉邦,是否有呂雉看中劉邦才能的因素呢?假如有這種可能,那麼,呂雉就不僅僅是溫順、聽話,而且還有慧眼識人的一面。


通過「相面成親」這件事我們可以知道:年輕的呂雉是一位溫順、聽話的女子,這和我們印象中兇殘暴虐的女主形象差異非常大。


摘自《王立群讀<史記>之呂后》

關鍵字:

妳相信嗎?兩個月前的我長這樣😨【展場麻豆的瘦身秘訣】

2021-07-20T07:20:57.430570+00:00

交了男友之後胖了10公斤!!!

我平時的工作是展場麻豆

身材真的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課題

我的體質就是很容易變胖

每天都要很嚴格控制飲食與運動

所以只能餐餐吃水煮、不能碰含糖飲料

(偏偏我又超愛喝奶茶)

 

誰知道交了男友之後,這一切都失控了!!!!

試鏡的時候廠商說妳太幸福囉幸福肥喔?

讓我直接福到接不到case耶😭😭

男友每天跟我一起吃吃喝喝腹肌依然明顯~

後來發現他睡前都會用這個↓↓↓

他說他已經用這個【睡覺燃燒錠EX】很久了

除了平時會健身之外,晚上吃燃燒錠加強代謝!

“一顆相當於慢跑20公里”

夜間幫你消化溶解,早上就可以馬上排空廢物

如果他晚上吃了大餐,睡前就會吃兩顆加強!

 

以前在展場放飯時我都要過水才能吃

現在都直接吃炸雞腿便當XDD

其他麻豆還說我怎麼這麼不忌口不怕變胖嗎?

當然不怕啊~我現在有秘密武器囉!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