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單身社會正到來:不結婚就是社會公害嗎?

一條 發佈 2022-07-13T17:43:57.278412+00:00

「2035年,日本整個國家將有近一半人單身,正步入一個超單身社會。」荒川做單身研究已有12年,除各國官方數據外,他每年還會進行2-3萬人規模的定量調查,與眾多不同年齡、職業、狀態的單身男女進行交流。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台,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2035年,日本整個國家將有近一半人單身,

正步入一個超單身社會。」

提出「超單身社會」觀點的荒川和久,

被譽為「研究單身問題第一人」。

荒川做單身研究已有12年,

除各國官方數據外,

他每年還會進行2-3萬人規模的定量調查,

與眾多不同年齡、職業、狀態的單身男女進行交流。

研究越深入,他發現「單身」的嚴重性愈發凸顯:

「單身化不僅僅發生在日本,

整個東亞、整個世界都是一樣的,

但日本將提早面臨』單身大國』的問題。」


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2017年的推算,到2035年,日本15歲以上所有人的單身率(包括未婚、離婚、喪偶),男女加起來將達到48%

來源:歷年民政事業發展統計公報

中國的單身化形勢同樣嚴峻:結婚數據已連續8年呈下降趨勢,2018年中國民政部數據顯示全國單身成年人口已高達2.4億,「中國超2億人單身」、「晚婚不婚成流行」等詞條頻頻登上熱搜

5月,他的新書《超單身社會》中文版發布,

一條通過郵件專訪荒川和久,

與他借日本的經驗聊了聊

「超單身社會」究竟意味著什麼、怎樣形成,

我們又應當如何面對。

自述:荒川和久

編輯:朱玉茹

責編:陳子文

荒川和久曾受邀參加眾多電視節目和公開演講

2010年,日本男性的「終身未婚率」,即50歲還未婚、且在將來也不大可能結婚的人的比例,首次超過了20%。

我當時在一家廣告公司做市場工作,很自然地就開始關注單身問題,後來就辭職出來,自己創立了「單身經濟.文化研究所」。一轉眼,已經是第12個年頭。

面對單身化這樣的情況,社會上總會出現各種責怪的聲音:你為什麼不結婚?為什麼不生孩子?年輕人不婚不孕都是社會環境不好,為什麼沒有更多的應對政策出台?

可能很多人沒法理解,但在我看來,社會的單身化、個體化是不可逆轉的趨勢,是沒有辦法解決的。


日本面對小學生開展的「婚育節目」,希望通過現場觀摩,讓他們感受到結婚的幸福,將來更願意結婚

這麼些年,日本並非沒有努力採取行動應對:財政撥款開展各類相親活動,發錢鼓勵生育,甚至面向小學生宣傳結婚……

但最終的結果是:2020年,15歲以上的單身人口已經達到了5000萬人,占比44%。可以說,日本步入單身社會的速度要比預想的還快。

在這個時代,大家可以選擇不結婚、不生孩子、離婚、不和一大家子一起生活等等。這是每個人應該有的自由,同樣也成了每個人要背負的責任。

與其去爭論到底是「誰的錯」,不如早些正視現狀,並基於現實情況為進入「超單身社會」做好打算。

理解單身化的加劇,最基礎的一點是:這絕對不是個人意識的問題,經濟模式、就業等社會環境的變化對此都有很大的影響。


來源:日本內閤府2015年作的《關於少子化社會的國際意識調查報告》


事實上,根據日本內閤府2015年的調查數據,20-49歲擁有結婚意願的日本人超過了65%,這與2010年、2005年的調查相比,基本沒有變化。其中,有強烈意願的男性比例要遠高於女性,分別是71.7%和60.5%。

同年,我在網上發起過一個討論單身男性生活狀態的帖子,收到了1.6萬條回復,其中大多數人都表示:

「我並不是不想結婚,而是結不了婚。」

那麼,為什麼這些迫切想要結婚的人,尤其男性,沒法結婚?


原因一:沒有靠自己就能結婚的能力

要知道,在上世紀末,日本一度是一個「全民皆婚」的國家,男女的終身未婚率均未超過5%。他們是靠什麼結婚的呢?

1987年,實施《男女僱傭機會均等法》的第二年,日本終身未婚率激增。可見曾經大部分男性都能結婚是因為對於當時的女性而言,結婚就是工作,是關係到自己生存問題的大事。

同時,「全民皆婚」的時代也是日本經濟高速增長時期。公司都實行終身僱傭制和年功序列制,每個人的人生道路相對單一且穩定,自然好規劃結婚生子這些事,當時相親結婚與職場婚姻的比例加起來超過 50%。


與日本情況類似:一條曾在2019年對600位年輕人進行了問卷調查,發現有越來越多的男性在戀愛中變得被動

現在60歲以上的日本已婚男性,他們一直享受著時代的恩惠,只是他們自己沒有發現:如果大環境沒有籌備好結婚的必要條件,他們就無法靠自己的能力結婚。

其實不論在哪個時代,有戀愛能力的人,男女加起來也就占三成左右。當沒有了曾經那樣社會層面的準備和鼓勵,「戀愛弱者」是很難結婚的。現在很火的各種戀愛交友APP,在我看來也只適用於「戀愛強者」。

近3年來持續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年輕人的戀愛機會被剝奪了。

要知道,那些能夠結婚的年輕人,大部分都是在20—24歲的時候遇到另一半的。現在因為疫情,沒法遇到異性、面對面相處,所以很可能2024年,日本的婚姻登記人數會出現明顯下降。


日劇《東京單身男子》中,三位黃金單身漢的討論

原因二:不切實際的期望

有趣的是,40歲年齡段男性的初婚率和單身率都一直在上升,1947年到2014年間竟增長了12倍多。「大叔初婚者們」的結婚對象就是20來歲的女性們。

總體上,男性平均想找比自己小5歲多的女性,「榻榻米和老婆都是新的好」,女性則想找比自己大1歲多的男性。而實際男女差不多都和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對象結婚了,也就是女性的期望更符合現實。

所以當一些單身男性總把「我因為XX結不了婚」掛在嘴邊,但又不願調整自己、還為此自怨自艾時,我總是很無奈。同理也適用於女性。

婚姻本來就是要相互包容,不是處處都合自己心意的一件事。


藍點代表男性比女性更多有大學學位的國家,紅點代表女性擁有更多大學學位的國家,從1970到2050年可以看出紅點的增多(圖表:Albert Esteve, García-Román, Iñaki Permanyer 數據:Wolfgang Lutz)

原因三:結婚與單身,都是因為錢

男性覺得「看不到自己的未來、經濟不穩定,不能結婚」,女性則是考慮「不能與沒有固定收入的對象結婚」。

在研究當代單身化問題時,非常重要的一個數據就是平均年收入多少以上的群體可以結婚,多少以下就不容易結婚。

在日本,這個數字是400萬日元(近20萬人民幣),這條線以下的男性、以上的女性大部分都是未婚。

這一現象背後是男女對於婚姻和單身好處看法的對立。

一條「985相親」報導中男女受訪者的擇偶標準對比,與荒川觀察到日本男女的擇偶標準差異有不少相似之處

女性更多認為結婚的好處是——

· 能讓經濟上更加寬裕;(人數呈逐年上升的趨勢)

男性更多認為結婚的好處是——

· 能夠受到社會的信賴和平等的對待;

· 生活上會更加方便;(但呈逐年下降的趨勢)

女性更多認為單身的好處是——

· 自由;

· 維持與朋友、社會的關係;

男性更多認為單身的好處是——

· 經濟上會更加寬裕;

· 不需要贍養家庭

可見,女性要結婚的原因正好就是男性不結婚的原因。現在早已不是妻子全職為丈夫服務的年代,女性不願放棄自己建立的社會關係,男性即便結了婚生活可能也沒變得多便利,「不如把錢花在自己身上」。

日本從「全民皆婚」到「全民未婚」的過渡期,正是泡沫經濟時代。比起結婚,賺錢更能給人帶來快樂。事實上這種想法在現在的年輕人中也很普遍,中國我想也是一樣的情況。


尤其,越來越多的女性希望通過賺錢來獲得自我認同感和安全感,而隨著經濟的穩定,也就覺得沒有必要結婚了。

我完全理解並支持這種想法,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要清楚自己賺錢的目的是什麼,有錢和幸福是兩回事。

最後,我想指出單身化不單單是未婚,還包括非婚化、離婚、喪偶等情況的增多,非常複雜。會結婚的人會結好幾次婚,結不了婚的人一輩子也結不了,這種兩極分化的現象會越來越明顯。

相信大家對日本少子化、人口老齡化的問題都有所耳聞。有機構預計,到2050年,日本人口可能就只剩下不到一億,其中超過一半都是老人。

在如此強烈的末世感下,人們很容易將一切怪罪到不結婚的人身上,甚至極端地認為「未婚者越多,國家就越危險」。這種想法雖不是不能理解,但從數據上看是片面的。

一來,要考慮那些因為特殊原因無法生育的人。根據2010年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每6對夫婦就有1對接受過不孕不育的治療。


來源: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日本未來人口估算》(2016年12月)

1950年出生的日本女性已婚無子率只有4.8%,而1990年出生的女性已婚無子率則達到了13.8%,幾乎是原來的3倍

再來,想要通過結婚解決少子化的問題不過是幻想。

即便結婚了,很多夫婦還是會出於各種原因考慮不生孩子,這是他們的人生,他們的選擇。與其提倡「為了解決少子化,大家應該都結婚」,還不如優先考慮構建一個新的社會體系,讓人們即使不想結婚也能生孩子。


日本規模最大的養老院「蒲公英介護中心」,被譽為「老人迪士尼「,有超過250種活動,日均花費僅為43元

至於老年化,全球性的「多死時代」(增加的老年人口集中進入死亡階段)終將會到來。到那時,人口金字塔也許會均衡一些,之後人口不增加也不減少。

但日本至少還要等80年,而這80年是社會保障制度的一個艱難過渡期,如何實現軟著陸,這是包括日本在內的各國都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2016年,一本專門面向30歲左右女性讀者的日本流行雜誌曾進行過問卷調查,有90%的女性都表示自己曾經「因為單身受到過騷擾」,且比起男性對她們的「單身騷擾」,來自已婚女性的說教更讓她們感到有壓力。這一消息一時間備受關注。

同年,一位67歲的已婚女議員對48歲卻依然單身的福原淳嗣市長(男性)說:「我不和未婚市長討論,請換一個已婚的人來。」

對於未婚男性的調侃和嘲諷,似乎還沒有引起社會足夠的重視。職場依舊是「單身騷擾」的主要場所。


顏怡顏悅吐槽催婚 ,「單身騷擾」問題在中國同樣嚴重

在日本,「不結婚的人肯定有什麼問題」,就這一句話就有可能影響未婚者在職場上的人際關係和晉升,我在面對面採訪時就聽到了好多這樣的事情。

有人因為單身被貼上「喜歡獨處」、「不會團隊合作」的標籤,被同事當作異類排擠,受到了長達一年半的無視,最終患上適應障礙症,不得不停職在家。


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把日本全職主婦在家的全年無休的勞動折算成年收入,可達304.1萬日元(約17.9萬人民幣)

不少四五十歲的日本未婚男性,都是因為沒結婚而沒能晉升到管理層。「沒養過孩子就不會培養下屬,還是結了婚的靠譜」,這是什麼歪理?已婚的男性就一定靠譜嗎?就真的有好好帶過自己的孩子嗎?想必是把所有事情全部推給妻子吧。

就拿2011年日本總務省的調查數據來說,丈夫一周平均每天的育兒時間只有5分鐘,與10年前相比只多了2分鐘。

對已婚人士的濾鏡,和對單身人士的偏見,是時候該停停了。


對單身化的不解和惶恐,說白了就是因為大家覺得所有人都結婚、也不太會離婚才是正常的。實際上,那才是不正常的。

因為無論在哪個時代,有結婚意願的男女其實都只有五成左右。而日本歷史上多個時期,離婚率都比現在要高得多,尤其是江戶時期,離婚率放到現在能排上世界首位。


日本法律規定,夫妻二人婚後必須使用同一姓氏,且妻子有義務扶助丈夫的家人,哪怕丈夫已經去世也不例外,除非離婚,因此常有「死後離婚」的申請

在江戶時代,很多人都是終身未婚。因為當時對於不婚這個事情,完全沒有悲壯的感覺,而是在謳歌每個人按照自己的價值觀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男性和女性被認為是家裡同等重要的勞動力,女性即便是做家庭主婦,社會也認可其在家務和教育孩子方面付出的辛勤勞動和價值,可謂是一個極其平等、各自獨立的理想狀態。

男女在結婚、離婚以及再婚問題上都很自由。當時離婚和再婚的人之多,甚至有專門規定「離婚不准超過7次」,離婚證也被看作是再婚許可證,上面記錄的離婚理由五花八門。

這樣看,如今日本的未婚率和離婚率上升,只不過是回到我們原先的狀態而已。

「不結婚就等著孤獨死吧!」類似這樣的話我們經常能聽到。話雖如此,結了婚就真的萬事大吉了嗎?事實上,我們隨時都可能變成一個人。

自2011年以後,日本的特殊離婚率(離婚登記數除以結婚登記數)一直保持在35%左右。也因此,媒體經常報導,「每3對夫妻中就有1對離婚。」


日劇《離婚的二人》中的「熟年離婚」:身為編劇的丈夫在結婚二十幾年中忙於工作,從未在生活中關心妻子,妻子在這段婚姻中失去了自我和生活的樂趣

這一數據背後有一個一直被忽略,但我認為十分重要的現象,即婚姻關係持續20年以上的熟年離婚正逐漸趨於常態化,且實際提出離婚的大都是妻子一方,時間也大都是丈夫退休前後。

有一種情況是,丈夫興奮地告訴妻子,「退休後我們就搬到小島上,享受悠閒的二人世界吧!」妻子聽完晴天霹靂,立刻說要離婚。

「一直以來忍受著丈夫對家裡的事不聞不問也就算了,竟然要帶我去小島,生活完全圍著他轉,連和朋友們做點想做的事都不行。」

雙方想法上的背離,是「熟年離婚」的根本原因。


根據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的調查,年齡在60—79歲範圍內且有配偶的老齡男女當中,60%的丈夫們回答「依賴妻子」,而「依賴丈夫」的妻子只占20%,且回答「不依賴丈夫」的妻子占 42%

我個人建議,男女都應該將自己的人生分為三個階段來活——結婚前的30年,婚後全身心投入工作或/和家庭的30年,以及退休之後的人生。每到新的階段,都重新審視自己,認真思考接下來的路怎麼走。

妻子們在後兩個階段的身份變化相對較小,而丈夫們必須要認識到,如果將自己身上的工作、收入、頭銜都拿掉,自己還剩下什麼?這三部分確實是男人們中間這30年所有身份的基礎。那麼,在離開職場、步入60歲的人生時刻,能夠去做些什麼「重生」呢?


在日本,自殺已經成為一種「變態式」的社會問題。一條曾對攝影師千賀健史的項目《自殺潮》進行過報導,圖為常發生自殺案件的東尋坊

與此相關的另一個數據,是離婚後男性驚人的輕生比例。自殺人數中男性占絕大部分,而男性自殺率最高的是離婚的人,其次是喪偶的人,基本上每年都是這樣的情況。

總之,大家應當認識到現在即便結了婚,還是隨時可能回歸單身,單身問題不光是未婚者需要考慮的事。


無論是未婚化、晚婚化、少子化、老齡化,還是離婚數的增多,它們是隨著整個社會向「單身社會」發展,一起出現並相互關聯的。

這是整個社會中的每個人都面臨且無法迴避的問題,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掌握「獨自生活的能力」。


1、我們首先要認識到,單身社會並不是每個人都隨意地獨自生活,而是調整結構,形成關於家庭、地區、公司的新的共同體,個體間相互自立的社會。

在原有的家庭共同體下,人們很容易產生過度依賴的心理。雖說是孩子、夫妻、家人,但是想讓對方一直照顧自己,可能最終都是幻想。前面提到的丈夫對離婚和喪偶的承受力之弱的數據,就是典型的例子。

2、因此,要獲得「獨自生活的能力」,前提就是要與更多的人建立心理上的聯繫。

如果一個人在心理上沒有與任何人建立連接,那ta就像孩子一樣,只依靠眼前看得見摸得著的人,一旦現實生活中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會覺得被全世界拋棄了,難以接受。

不管有沒有另一半,結不結婚,如果我們學會與他人建立聯繫,就會減輕對某一個人或物的過度依賴,能自主地在不同的狀態和情況下,選擇依靠某人或某物。


一條報導過的韓國首爾超強同居房:72名陌生的單身男女同住,出房門就能社交,與不同人建立聯繫。這種共享居住的案例在世界各地逐漸流行起來

3、單身社會下,我們迎來了更多樣的家庭形式,不再只有婚姻和血緣上的家庭,我反而覺得是一個很好的趨勢。

日本的御宅一族就是一個代表。他們因為興趣愛好、相同思想而「進入一個社區」,即使沒有所屬關係,不在一起生活,也可以互相幫助,並自由地與外界不同的人連接。我想,這種新的家庭形式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建立起來。

4、如今,比起物理上的單身,心理上的孤立感更值得我們關注。曾經有一項針對父親們的調查,問父親們「生活中,哪裡是你心靈的棲息地?」很多父親的回答都是「廁所」、「車裡」、「浴缸」。


5、進入單身社會,如何讓每個單獨的「個體」體會到認同感和成就感才是關鍵。這一點上市場的反應還是很迅速的,便利店、「一人食」、共享經濟、眾籌……

每個人的幸福倉庫是不一樣的,孩子、消費、工作、追星、遊戲……我們應該認可每一種幸福的形式。

幸福的關鍵,並不在於是否結婚、是否有孩子等,而是無論你處於什麼樣的狀態都有不停追求幸福的行動力,以及無論多小的一件事,你都能感到幸福的能力。

說到底,結婚就是那麼一回事,單身也就是那麼一回事。不要想,去行動,分析得太明白反而束手束腳了。只有通過行動,才能為自己的人生創造出選項。

註:《超單身社會》中文版譯者郭超敏對此次採訪亦有貢獻

關鍵字:

從30歲後,總覺得臉垮垮的,「老態」超級明顯⋯

2021-10-19T04:29:46.757241+00:00

保養/so身救不了的老態…500倍補回流失的女人味!

自從30歲後,我總感覺笑起來臉垮垮的,看上去皮膚粗糙,「老態」超級明顯⋯

更可怕的是,居然莫名奇妙發福了

(明明都是正常飲食)

難道⋯少女時代,真的離我遠去了嗎🥲

 

中醫說:「雌激素」就是女人美麗關鍵,當它開始衰減⋯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補得對,才能重回少女體態

 

這款+【蜂王漿500倍↑雌激素】

將女性流失的營養,鎖在小小膠囊

還添加✔青木瓜 ✔燕窩 ✔野山芋

不只改善了生理不適,更從體內釋放美。顏。精。華

 

我吃了兩個月,晚上睡眠品質變很好

內分泌調整後,身體肉肉也跟著消了不少❤️

最讓我有感的是,臉頰澎潤的少女感回來了!

連同事都說我臉色好了,笑起來比之前更有魅力~

比起擦厚厚保養品,用吃的真的更有感餒👉

商品資訊

 

Relwoman_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