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在經歷「太子之爭」失敗後,曹丕和曹叡是怎麼對待他的?

大鵬鳥講史 發佈 2022-07-26T01:59:09.085816+00:00

就在這冬天的寒風裡,有一位鬚髮皆白的大詩人拄杖而行,一步一喘,緩緩地向東阿魚山而去。這位迎風而上、顫顫巍巍的絕世大詩人,費了好大力氣,終於爬到了魚山的山頂,他獨立在山頂之上,居高臨下,駐足遠眺,只見遠處的黃河橫貫四野,滔滔而過,寒風捲起河水發出咆哮的聲音遠遠傳來,聲聲入心、迴蕩不去。

太和六年十一月(公元232年),天空蒼茫,四望迷離,萬物悲泣。

就在這冬天的寒風裡,有一位鬚髮皆白的大詩人拄杖而行,一步一喘,緩緩地向東阿魚山而去。這位迎風而上、顫顫巍巍的絕世大詩人,費了好大力氣,終於爬到了魚山的山頂,他獨立在山頂之上,居高臨下,駐足遠眺,只見遠處的黃河橫貫四野,滔滔而過,寒風捲起河水發出咆哮的聲音遠遠傳來,聲聲入心、迴蕩不去。這位絕世而立的大詩人,就是我們這篇文章的主人公——陳王曹植。

恍惚之間,曹植有種不真實的夢幻之感,過往煙雲,惜事種種一一浮現在曹植的眼前,在迷離的目光中,他的思緒又回到了那個令自己跌宕不安的歲月。

黃初二年(公元221年),那年,曹植剛好30歲。這一年,是一個多事之年,是臨淄侯曹植才返回封地不久,就被又召回了京城洛陽。曹植一回到洛陽,就被帶到南宮,這時,朝廷派人來審問曹植,要他老實交代自己的罪行。曹植一聽這話,頓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說:「我又沒犯什麼罪,我交代什麼罪行啊?!」曹植絞盡腦汁地想著,突然,曹植打了一個激靈:「難道又是喝酒惹的禍?!」

這是怎麼回事呢?事情是這樣的:曹植離開洛陽的時候,由監國使者灌鈞侍奉,一同前往臨淄。初到臨淄的時候,曹植見昔日名都已經淪落凋零,此情此景,曹植不禁想到自己猶如大鳥被囚禁於此,從此,再無法回到繁華的洛陽城,心中不禁悵然失落。於是,就借酒消愁,酒入肚腸,曹植心中悲憤難抑:他曾在洛陽城西著名的平樂觀與天下名士舉杯暢飲、高聲吟唱:「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如今,身在異域,名酒何在?!知己何在?!管弦何在?!一樣都不在了!如此巨大的落差,讓曹植心緒怎麼平復?!唯有借酒消愁,而且,曹植每次喝酒都要把自己喝「斷片」了,才肯罷休。

監國使者灌鈞見曹植已是酒眼朦朧,不肯讓他再喝下去,曹植當時就怒了,趁著酒意壯膽,大罵灌鈞,甚至拔劍架在灌鈞脖子上,命令灌鈞把酒拿來。

咱們再回到南宮現場。曹植正想醉酒的事情,就在這時,使者面無表情地拿出一張罪狀,扔到曹植的面前,冷冷地說道:「好好看看,是否還記得當時的事情?!」曹植恍然回神,拿起罪狀一看,原來是灌鈞在曹丕面前參了自己一本,講的確實是當時醉酒的事情,就醉酒這麼一件小事情,竟然被灌鈞重重地按了一條罪名——「醉酒悖慢,劫脅使者」。

醉酒是事實,酒後狂悖傲慢似乎也是事實,當時拔劍威脅灌鈞似乎也是事實。如此一來,縱使曹植滿腹經綸,在這個時候也無濟於事了,因為灌鈞說的事是事實,這些事都是他做的。呆愣了半晌,曹植覺得喉嚨里有把火在燒,使他無法出聲說話,他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定定地望著使者:「這……這不過是小事一樁,有必要小題大做嗎?」使者一聽這話,冷冷一笑:「是不是小題大做不是由你說了算,讓三公九卿去議去吧!」使者說完這句話,拂袖而去。

曹植望著使者的背影,渾身冷汗直冒,看來已經塵埃落定的「太子之爭」,讓懷恨在心的曹丕終於要向他出手了!平生從來沒有離死亡如此之近的曹植慌了。這一天,曹丕下詔,洛陽諸多官府聞風而動,尚書台、御史台等等一系列部門,他們被命令放下手頭一切工作,只做一件事——議曹植之罪。

此情此景,曹丕行動如此之迅速,動員之廣大,下手如此之狠辣,其結果是可想而知的。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曹丕誓要將曹植置於死地,要讓曹植永無翻身之地!

消息一傳開,整座洛陽城都屏氣凝神,等待著最刺激的一幕出現。夜幕初落,洛陽皇宮裡有一隊人影匆匆地向曹丕辦公的宮殿走來,這時,宮殿侍從遠遠看見走在最前面的人,心裡一驚,隨後,急忙朝殿裡跑去稟報曹丕。空蕩的大殿裡,曹丕正在埋頭批閱成堆的奏摺,突然聽見一聲:「報!」曹丕頭也不抬,沉沉問道:「何事啊?」宮廷侍從語氣莫名驚慌:「這……卞太后駕到!」曹丕聽了一驚:「太后來了?!」說話間,只見卞太后氣急敗壞地衝到大殿裡,曹丕見狀,連忙起身道:「母后駕到,兒臣有失遠迎!」這時,整個宮殿裡頓時迷茫著一股濃濃的煙火味,仿佛瞬間就能點燃整座大殿,那個侍從不敢多事,匆匆地從大殿中退了請出去。

進入大殿後,卞太后走到曹丕的面前,默然地看了他一眼,又望了望那堆積成山的奏摺,皮笑肉不笑地說:「丕兒初登大位,不知疲倦,國之幸事,若你父王地下有知,亦可安心瞑目呀!」曹丕聽卞太后話裡帶刺,心裡一沉,囁嚅道:「多謝母后誇獎,兒臣所做之事亦是分內之事。」

卞太后聽後,神色一凜,將奏疏狠狠地摔倒曹丕的面前:「這就是你做的分內的事情?!」曹丕一聽卞太后這話,頓時就慌了:「母后息怒啊!」 卞太后聽罷,怒斥曹丕:「以前是你父王糊塗,讓你兄弟兩人爭奪太子之位,現在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各歸其位,哀家以為此事已經結束了,不料,你還是不肯放過你植弟,什麼三台九府,全都用上了,你才當皇帝幾天吶,就要殺自己同父同母的親弟弟,這話要是傳出去,咱們皇家的臉面往哪放吶?!再者,你初登大位就殺自己的親兄弟,你讓天下人怎麼看你!他們會掏心掏肺地跟你這位新皇帝共存共榮嗎?!」

曹丕聽罷,如遭雷擊,一時不知所措,曹丕終於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半晌,曹丕回過神,急忙對卞太后說:「母后聽兒臣解釋,兒臣與植弟是手足兄弟,這事兒臣不敢忘,兒臣一定會酌情處理此事,萬望母后不要生氣!」 卞太后聽罷,這才平復了心情,過了一會兒,才對曹丕說:「我再給你撂句話,若你執意要殺了你植弟,那我就陪他一起去死!」 卞太后說完這句話,頭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滿朝文武早早地來上朝,大臣們上殿時,個個都神情緊張,不敢喧譁。不久,宮廷侍從一聲「陛下駕到」,諸大臣紛紛注視著正前方,只見,曹丕步履沉重地從大殿的一側走出,不一會兒,曹丕坐在了龍椅上,他的神色莊重而肅殺,他先是看了一遍滿殿的文武大臣,沉沉地說道:「奏事!」

曹丕的話音一落,三台及九府的諸多大臣依次上奏關於曹植的事。值得一提的是,滿殿的文武大臣,沒有一個人替曹植說話,這讓曹丕非常地高興,但是,卞太后的話猶在耳旁,這讓曹丕不得不慎重處理這件事。良久,只見曹丕緩緩說道:「眾卿皆奏臨淄侯當受『大辟之刑』,對此,朕心中無比沉重,植,朕之同母胞弟,朕於天下之事無所不容,何況自己的親弟弟呢?!植與朕有骨肉之情,朕不忍誅之,特將其改封為安鄉侯!」

由此,曹植躲過了一次「生死劫」。此時此刻,猶如死後重生的曹植,一刻也不敢耽誤,立刻向曹丕呈遞《謝初封安鄉侯表》,曹植在裡面哀痛地說:

「臣抱罪即道,憂惶恐怖,不知刑罪當所限齊。陛下哀愍臣身,不聽有司所執,待之過厚。即日於延津受安鄉侯印綬。奉詔之日,且懼且悲,懼於不修,始違憲法,悲於不慎,速此貶退。上增陛下垂念,下遺太后見憂。臣自知罪深責重,受恩無量,精魂飛散,亡軀殞命云云。」

轉眼兩年過去了,時間來到黃初四年(公元223年),這一年五月份,曹丕下詔:天下諸侯王進洛陽朝拜天子。這是一件大事情,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曹丕自「太子之爭」事件之後,對諸侯王防範甚嚴,命令所有諸侯王不許擅自離開封地,也不許前來洛陽朝拜天子。而這一次曹丕突然傳詔,讓諸侯王進京朝拜,的確出人意料了。

在前往洛陽的諸王當中,當然有我們的主人公曹植了。兩年前,曹植被貶為安鄉侯時,他以為自己這一輩子就此定了局,可沒曾想,僅隔一年,他又被封為鄄城王,又過一年,又被改封為雍丘王。然而,曹植對進京朝拜天子的事情一點兒也興奮不起來,恰恰相反,他的內心充滿了無比的憂慮和不安。經受了黃初二年的那場聲勢浩大的政治浩劫後,讓這位曾經在政治方面毫無觸感的天才詩人,其政治的敏感度似乎有了很大的進步:黃初二年,曹植是被突然召到京城問罪的,那這一次會不會是悲劇重演呢?如果是悲劇重演,有可能是一場大悲劇,因為任城王曹彰也來到了京城。

一想起當年的長安之事,曹植依然是心有餘悸,曹彰因當時問太祖印綬之事,被視為「心存異志」,且其手握兵權,為人驍勇,這讓曹丕對曹彰極為忌憚,因此,曹丕繼位後,曹彰亦被貶為鄢陵侯,而後才被改封為任城王。

夏天的陽光有些刺眼,曹植心情沉重地坐著車駕往洛陽城而來。風吹平原,平原上四處的花朵勾勒出來的風景無限的美麗,然而,曹植一點兒欣賞的欲望都沒有,他呆呆地望著天空,心情亂糟糟的,他不知道自己這次洛陽之行,等待他的,將會是什麼,是否還會活著回到自己的封地。曹植一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不知不覺中,洛陽城已經近在眼前了,等曹植進了洛陽城,住進了招待諸侯王的住所里,曹植依然神思悵然,良久,他才回過神,心中似乎有了主意,眼睛猛然一亮,對侍從說道:「你今晚隨我去見一個人吧!」

曹植要找的人是清河長公主。清河長公主是曹操的長女,她的母親劉夫人,丈夫是夏侯楙。話說曹植來見清河長公主,曹植見到人後,就開始哭,而且還一邊哭一邊說:「大姐,救我!」 清河長公主不明所以,愣了半天才說:「植兒,你怎麼了?」於是,曹植就說明了自己的來意:「我只恨當年不懂事,莫名其妙地就陷入了『太子之爭』的這攤渾水中,如今想來,依然覺得罪孽深重,因此,我這次前來叨擾大姐,就是希望大姐帶我到陛下面前請罪」。

吃一塹長一智。曹植總算有一些政治覺悟了,這次洛陽之行吉凶難料,與其被動被曹丕治罪,不如主動向曹丕請罪。清河長公主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嘆了一口氣:「這樣也好!」

第二天天剛亮,洛陽官吏匆匆來報:「雍丘王曹植已經到了洛陽城!」曹丕一聽,說:「好,趕快派人把雍丘王迎到宮裡來!」同時,曹丕還派人通知卞太后。卞太后聽到曹植回來了,心裡樂開了花,立即前往大殿等候曹植的到來。

正當卞太后滿心歡喜地等候曹植來時,宮廷侍從匆匆來報:「雍丘王不在驛館!」曹丕一聽,心裡咯噔一下,卞太后也慌了:「植兒肯定是怕被你治罪,自殺謝罪了!」曹丕這時也慌了:「母后,您先別著急,兒臣這就派人再找一找!」話音剛落,又有宮廷侍從匆匆跑來稟報:「啟稟陛下,雍丘王正在殿外跪請求見!」 卞太后和曹丕聽後,心裡的大石頭落了地,隨即,二人便向殿外走去。

曹丕和卞太后走到殿外,便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只見殿外的空地上,曹植頭戴鐵,而且還光腳布衣,長跪於地。而清河長公主就站立在一旁,也不說話。卞太后頓時就明白了,原來曹植害怕被曹丕治罪,特意請清河長公主帶他前來請罪。隨後,經卞太后給曹植說情,曹植又逃過一劫,轉危為安。

對於曹植來說,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好好活下去,等到曹丕駕崩,他就可以結束這種惶惶不安的日子,得到解放和自由。天隨人願,黃初七年(公元226年),曹丕病逝,時年40歲,而這一年,曹植年僅35歲。過去曹植因為生存而憂慮,如今曹丕已經病逝了,於是,他就開始憧憬未來了,他身懷絕世之才,渴望伸鯤鵬之志,曹植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過去那個只懂喝酒、不懂政治的詩人了。

太和二年(公元228年),沉默了兩年的曹植主動寫了一篇《求自試表》,派人送往洛陽,渴望一舉打動曹叡,讓他能夠「重出江湖」。可,人算不如天算,這年曹魏恰好是多事之秋:先是諸葛亮舉軍北伐,不得已曹叡前往長安督戰,好不容易魏國勝利,不料,又有謠言傳出,說曹叡在長安病死了,跟隨曹叡出征的大臣準備擁立雍丘王曹植即皇帝位。此消息一出,滿朝皆驚,就連卞太后都不知所措,等到曹叡順利抵達洛陽城時,卞太后及群臣前來接駕,見曹叡一切正常,這才放心。

曹叡回到宮裡,侍從就給他呈上了曹植寫的《求自試表》。曹叡一看,愣住了,結合最近的謠言,曹叡是不可能起用曹植的,良久,曹叡把曹植的奏摺扔到一邊,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此時,曹植還不知道這邊的情況,他遠在雍丘,每天等待著朝廷的任命詔書,這一等,就等了幾個月,依然沒有等到朝廷的任命詔書。

不明所以的曹植於心不甘,於是,他決定再寫一本奏摺——《又求自試表》。曹植在奏摺末尾悲哀地說:

「《左傳》有雲,人生有三不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三不朽。昔時孔子及孟子,彼一聖一賢,尚且有不得志之時,是用喟然求試,必立功也。嗚呼!言之未用,欲使後之君子知吾意者也。」

從這段話我們可以看出,曹植的傷感失志之情、渴望出仕有為之情,無不溢於言表。奏摺送上去之後,曹植又開始等待,這一等,就等了一年。然而,當使者緩緩讀出詔書的內容時,曹植如遭雷擊,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使者不是前來徵召他入朝為官的,而是把他從雍丘遷往東阿,當東阿王。使者宣讀完詔書,曹植原本一顆沸騰的心瞬間就冷卻了,為什麼呢?因為東阿是人跡罕至的地方,曹叡的這道詔書,說白了,就是流放曹植的詔書。曹植在東阿期間,潛心著作,研究儒典。

轉眼間,時間來到了太和六年(公元232年)春天二月,悲哀抑鬱的曹植突然等到一個好消息:對他心存忌憚的皇帝曹叡,竟然派使者前來東阿,封曹植為陳王,食邑三千五百戶。東阿王是縣王,陳王是郡王,由「縣王」升「郡王」,這是一件大事情,緊接著,曹叡又徵召曹植入朝,曹植一聽,頓時,心裡樂開了花,心想,終於可以施展胸中的抱負了!

然而,令曹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他來到洛陽,竟然連單獨見曹叡一面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施展胸中的抱負,恍惚之間,曹植明白了:西漢初年,賈誼被遣送出京城,到諸侯國任太傅,儘管賈誼後來都不得志,但,孝文帝至少給了賈誼幾次單獨宣召的機會,如今,曹叡連一次單獨宣召機會都不給自己,這就說明,在曹叡的心中,他這個天下最負才氣的詩人及皇室宗親,竟然連當年的賈誼都不如!這一年,曹植41歲。

恍惚惆悵的曹植,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洛陽城的。等回到封國,心情絕望的曹植感覺自己的生命被嚴重地浪費了,體內元氣大傷,奄奄一息,仿佛隨時都可能在一陣風的吹拂之下而倒下。曹植決定:再走一趟東阿魚山。

狂風卷魚山,呼嘯不息。時間過得好快,一生的時光就要走完了。在一陣寒風的吹卷之下,曹植悠悠從沉思中回過神來,隨即,他慢慢地走到一座墳墓之前,眼前這座墓,就是曹植專門為自己修造的。

古人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曹植回味自己這一生,何嘗不是如此啊!生死不由他,富貴也不由他,生於天地之間,竟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這是何等的悲哀呀!曹植唯有能夠把握的,就是將心裡所有的悲哀一絲不剩地帶進眼前這座墳墓里。

這在這時,天地間突然颳起了狂風,猛吹曹植的後背,曹植猶如風中的一片枯葉,在大風中搖搖欲墜,曹植一下沒撐住,在凜冽的寒風中,轟然倒下。在漫捲的大風中,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雨聲沙沙,漫山遍野,無邊無際。風吹著雨,雨打著風,仿佛老天都在為這位倒下的天才詩人悲嗚交鳴。

這一年,曹植病逝,因其追悔生前之過,因此,其身後的諡號為「思」,後世皆稱之為「陳思王」。

曹植把悲傷絕望留給自己,傳奇絕唱留給後人。穿越千年的歷史煙雲,我們仿佛看見一個悲傷的影子,正久久地佇立在洛水之畔,在孤獨淒涼的斜陽中,對著蒼茫迷離的洛水裡浮起的洛神身影,放聲高吟那著名的《洛神賦》: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

悠悠千古,世人皆說那個被曹植歌唱的「洛神」,是洛水之神宓妃,殊不知,那正是被曹植擬人化的理想化身吶!只可惜,曹植心目中那美麗的理想,猶如神仙般,在一千多年前,洛水中浮現過一次之後,就一去不復返了!

惜哉曹植!悲哉曹植!

關鍵字: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2021-07-05T06:26:11.129472+00:00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那天跟我ㄤ攤牌講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每次"醞釀"完,要進到緊要關頭時⋯他說都會聞到一股怪味.. 就瞬間都無感了!

他還說⋯ 有時還會看到內內上有白白的,他真的會有點怕(瞬間覺得好可恥,還以為他外遇)

其實一直以來~

自己偶爾會聞到淡淡的味道,但覺得不是很濃,應該還好吧?就沒放在心上,而且都已經有用洗劑、也買淨味噴霧用了,怎麼還這樣

後來看了很多營養師聊說,除了外部洗乾淨,有問題一定是從內發出!

想解決就必須靠吃進去的改善!

我自己是大概吃1週,就有發現味道慢慢淡掉,幾乎沒有了!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真的改善了!!也比較不會悶癢

分泌物多真的會讓另一半觀感不太舒服,再加上有異味,老實說換作是我,也會有點抗拒吧~分享給妳們參考嘍

果然聽營養師的調理絕對沒錯!

已重拾戰火 >//< 好險有這個頗神奇的好物哈~有需要很推薦逛這個,太有效了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