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港片大佬齊聚!這部電影,前所未有

一條 發佈 2022-07-30T19:16:31.820719+00:00

十年前,杜琪峯冒出一個想法,他召集了一幫香港的導演,洪金寶、許鞍華、譚家明、。袁和平、林嶺東、徐克,還有他自己,聚在一起拍一部片,拍什麼他不管,各拍各的,僅有的要求是,必須用膠片,以10年為一個題目,抽籤決定誰拍香港的哪個年代。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台,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十年前,杜琪峯冒出一個想法,

他召集了一幫香港的導演,

洪金寶、許鞍華、譚家明、

袁和平、林嶺東、徐克,還有他自己,

聚在一起拍一部片,

拍什麼他不管,各拍各的,

僅有的要求是,必須用膠片,
以10年為一個題目,

抽籤決定誰拍香港的哪個年代。

《七人樂隊》跨越70餘年

《七人樂隊》由7支短片組成,

故事跨越70餘年,

影片先後在坎城電影節、香港電影節展映,

7月29日,它在全國影院公映。

有影評人說,這是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輓歌。

名揚國際、影響幾代人的導演,

到了60、70多歲的年紀,仍能聚在一起,

只為表達對這片土地的感情。

集結如此強的製作班底,

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

我們採訪了《七人樂隊》的監製以及導演之一杜琪峯。

撰文:洪冰蟾

責編:倪楚嬌

杜琪峯在《七人樂隊》拍攝現場

杜琪峯在《七人樂隊》裡的角色,更像一個攢局者。

喊來一幫老友,一起再為香港電影做點什麼。和以往做監製不同,他的介入很少,放任大家拍自己想拍的,連完成時間索性都不設限。

因為沒有規定題目,導演們不謀而合的部分,釋放出更多的話外之音。


短片《練功》,洪金寶

洪金寶,香港功夫片代表人物
6獲香港金像獎、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

他們拍私人記憶。

洪金寶拍50年代的《練功》,就是自己少年時期的故事。拿頂、飛腿,偷懶便挨師父揍。戲裡的主角就是他本人,演師傅的則是洪金寶的兒子洪天明。

短片《校長》,許鞍華

許鞍華,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獎得主
6獲金像獎最佳導演,3獲金馬獎最佳導演,為華人導演最多

許鞍華拍60年代的《校長》,講物質匱乏時期,一所天台學校的校長教書育人。75歲的導演回望十幾歲的日子,那是夏日、蟬鳴、公仔紙、連載漫畫。

短片《別夜》,譚家明

譚家明憑《父子》獲金像獎最佳導演、編劇
憑《阿飛正傳》《東邪西毒》獲金馬最佳剪輯


也將大時代背景作為故事的開始。

譚家明拍80年代的《別夜》,講男孩去送別即將移民的女友:「你到了那邊,遲早會忘記我,遲早會忘記香港。」

讓人不由想起他1981年拍的《愛殺》,一樣的強烈顏色對比,愛意與殺機交織,是久違的香港電影新浪潮的滋味。

短片《回歸》,袁和平

袁和平,著名武術指導和動作片導演
6獲金像獎最佳動作設計

袁和平拍90年代的《回歸》,故事發生在孫女移民前,與習武的爺爺告別。元華演的爺爺,跟人打架,踢人一腳,自己卻崴了。他是老去的人,是留在原地不走的人。

短片《遍地黃金》,杜琪峯

杜琪峯,以風格化的黑幫片、警匪片聞名
3獲金像獎最佳導演,3獲金馬獎最佳導演


杜琪峯拍新世紀初的《遍地黃金》,講的是三個小白領,總在茶餐廳碰面,討論投資之道,從網際網路泡沫,再到08年的金融危機,他們總是錯過最好的時機。

《迷路》,林嶺東

幾乎每一個導演都在表達對這片土地的情意。

林嶺東拍2010年代的《迷路》,任達華演的父親,從國外回香港與妻兒團聚。他愛說髒話,在繁華的都市茫然地找不到從前的路,那個火爆性格像極了林嶺東本人。他還找了自己的兒子林宇軒演戲裡的兒子。

林嶺東,暴力寫實派電影代表人物,以「風雲」三部曲聞名
憑《龍虎風雲》獲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

2018年,林嶺東突然在家中去世,應允杜琪峯拍的這一支短片《迷路》,成了林嶺東的遺作。

杜琪峯說從老友留下的這支片,重新認識了林嶺東。他曾以為他對香港不那麼留戀,更喜歡外面的世界。沒想到在電影裡,林嶺東說:「比香港更好的地方有很多,但都沒有我對家鄉的感情。」他讓主角的骨灰撒在香港,把根留在這裡。


《深度對話》,徐克

徐克,開創香港武打片新時代,3獲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

至於徐克,他的《深度對話》拍的是一個沒有具體年代的未來。影迷說,他完全在自己的宇宙里放飛。用杜琪峯的話是:「大俠啦,思維飛得很遠的。」


對杜琪峯的採訪在銀河映像進行。這幢位於觀塘,極不起眼的工業樓,是香港電影每況愈下的時刻,孤獨而耀眼的存在。

在過去的26年裡,這裡誕生了《一個字頭的誕生》《黑社會》《PTU》《暗花》《槍火》《神探》等60多部港產片與合拍片,塑造了很多人對香港的想像:黑夜一個接著一個,街巷總是狹窄逼仄,黑白兩道糾葛不清,火拼的槍聲突然響起,英雄與小人物都摸不到自己的命運,而茶餐廳永遠喧鬧。

創始人杜琪峯,三次入圍威尼斯電影節最高獎,三次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三次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他被認為是最後一個為「香港電影」的定義添加重要注釋的導演。

杜琪峯接受一條遠程採訪

熱天午後,杜琪峯在紅色沙發上落座,西裝筆挺,裡頭配一件深色t恤,手裡再夾一支煙,是標誌性的打扮,聊著聊著冒出熟悉的冷幽默。

講起幾十年的事,仿佛就在昨日發生,很多事都沒變過。銀河映像還在,杜生還是沒劇本,最鍾意的還是奶茶同菠蘿油,世界上最完美的組合。「金華茶餐廳你去過沒?菠蘿包全香港最好。中國冰室的東西不好吃,我拍PTU是看中那個景。」

我們的拍攝團隊比往常緊張一些,雖然不是在拍戲,但面對的是杜琪峯。他入行48年,從電視台到電影圈,一路摸爬滾打,工業里的每個環節都幹過,就沒有不懂的。

1989年,杜琪峯在新藝城拍了《阿朗的故事》

1993年,杜琪峯指導動作科幻片《東方三俠》,梅艷芳、楊紫瓊、張曼玉首次合作

杜琪峯19歲進入無線電視台藝員訓練班,當龍套,當助理,給王晶的父親王天林做副導演。

《碧水寒山奪命金》是他拍的第一部電影。同一時間,風頭正勁的是香港電影新浪潮的一班人:許鞍華,徐克,譚家明。

在拍過金庸劇和眾多商業片,經歷過香港電影狂飆突進的80~90年代後,快40歲的杜琪峯,覺得無趣了。

1996年,41歲的杜琪峯和天才編劇韋家輝成立了銀河映像。那年,香港電影頹勢盡顯,他們面對的環境是經濟衰退,市民消費低沉,又夾在美國商業大片和猖獗的盜版碟之間。

然而,在人們失去對這行的信心時,銀河不停地拍出新作。

韋家輝和杜琪峯,親密無間走過近30年

《PTU》,2003,銀河映像從此片開始兩條腿走路,用商業電影養作者電影

他們拍黑幫片、警匪片,雖然都是江湖故事,但重要的是風格化。《一個字頭的誕生》是奠基之作,花招百出,手持、倒置、球面鏡頭。對於那時的杜韋二人,電影不再只是生存之道,而是近乎一種發夢,到了「就算死也要死在片場」的程度。

杜琪峯不只是遲遲不願離場,他是要把這熱鬧再續上一續的人。

《毒戰》拍攝現場,銀河映像創作組,鄭保瑞(左一)游乃海(左二)杜琪峯(左三)

我們與杜琪峯見面的前一晚,剛好是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

鄭保瑞導演的《智齒》拿到最多的14項提名,歐健兒拿到最佳編劇,鄭兆強拿到最佳攝影,他們全部出自銀河映像。

而拿到新人導演的陳健朗、最佳編劇的李駿碩,都是從杜琪峯舉辦的鮮浪潮里走出來的創作者,旨在給香港年輕的電影人提供機會,已經辦了16年。

某種程度上,比起生產新的作品,凝聚與支持一幫有生命力的電影人,是杜琪峯對香港電影更大的貢獻。


《七人樂隊》殺青合影

徐克覺得《七人樂隊》最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的精神。」

這種精神曾創造了香江傳奇,也是他們度過好時光的存證。杜琪峯想告訴下一代人,要像他們這麼團結啊,去延續香港電影啊。

過去的一年裡,曾江、王羽、羅啟銳、盧雄、楚原、倪匡、吳孟達等香港電影人陸續離世。這種感覺是如此真切,一代人正慢慢隱身在歷史中。

而我們向來不缺乏憑弔輝煌的懷舊本領,只是時代里的一樁事、一個人,曾如何影響我們,又如何一步步從遙遠的地方行至未來,或許可以從《七人樂隊》的導演那裡得知。

以下是杜琪峯的講述:

2007年,徐克、林嶺東、杜琪峯共同執導《鐵三角》

大概2010年上下,我想我們這一班導演,可以合作,去為香港電影做點事情。

許鞍華、林嶺東、徐克、我,還有譚家明,我們五個人出生在同一個年代,差不多都在70年代入行,都曾是無線電視台出身。有的從副導演做起,有的從導演做起,都可以說是一個時代里的參與者。

再加上八爺啊(袁和平),三毛啊(洪金寶),他們兩個好早就在電影界裡拍戲,不過大家年紀也沒有差太遠。

我想找的就是這兩類人,都得益於一個很好的環境,才成長為導演,在國際上有聲名,所以去表達對香港的敬意是我們的本能。


洪金寶在《練功》拍攝現場


袁和平在《回歸》拍攝現場

當然我們七個不能代表全部香港導演,但因為一部戲裡沒辦法出現那麼多人。

而且我考慮過,如果有人不肯,那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備選。不過運氣很好的是,他們都好想做這件事。後面備選的名單,我一個都沒找。

《七人樂隊》中,飛機幾次低空划過,那時九龍啟德機場仍在,是幾代港人的共同記憶

我們從戰後開始,每十年作為一個題目,一路從50年代到現在。

因為有人喜歡60年代,有人喜歡2000年,怎麼排都有可能搞不定大家,那大家就同意抽籤咯。

抽籤就是有一個紙箱,沒來的就用張凳子代表。數字就分在那張凳子上,這屬於徐克啊,這是八爺的啊。我們事先講好,只能抽一次,不過你可以同對方換,如果對方肯的話。但我記得沒人要換的。

譚家明在《別夜》拍攝現場
《七人樂隊》所有導演都使用膠片拍攝

這一次,我們全部用膠片拍攝,可能近乎於遺產那樣了。

為什麼呢?因為2010年開始,我不用膠片拍電影了。那時候如果我再不開始用數碼設備,可能就落後了。加上香港的沖印式微,電影工業里很多環節都沒辦法配合得很好了。這很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

銀河映像很晚才購入數碼機器
出自紀錄片《無涯:杜琪峯的電影世界》

過去膠片好像是一個習慣啦。

這個片,能拿在手裡,能看到,剪輯的時候有親近感,就好像真的擁有了這個電影一樣。但數碼的就沒得拿,和它好像隔著很遠的距離,我就很少自己動手剪了,就感覺電影是屬於機器,不屬於我。

就算到現在為止,我仍舊覺得膠片有自己的變化,很難去捉摸。反之數碼的就很死板,雖然它有很多優勢。

許鞍華在《校長》拍攝現場

最早拍完的是許鞍華。許鞍華好快,好勤力。最後一個拍完的,應該是徐克。

我的立場當然是希望大家快點拍出來,但還是想讓他們自己決定何時開機,不要有什麼時間限制。

其實我一路都是許鞍華導演的觀眾,最早在無線的時候,70年代就已經認識了,但我們平時交流不多,不算深交的關係。

徐克在《深度對話》現場導戲

徐克呢,有時候他的思維去了山頂,再由山頂去了太空,那要追上他的思路,你好辛苦啊。所以,他的花名叫「徐大俠」,沒錯啦,飛得好遠。

徐克算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和老師,他真是一個熱愛電影到不得了的,今時今日拍戲都好有新鮮感,一如既往的前衛,帶領香港電影做了好多嘗試。

林嶺東和其子林宇軒,林宇軒飾演的就是男主角的兒子

七個導演里,我和林嶺東是最久最親的朋友。

讀無線藝員培訓班的時候,他早我一年。做王天林的副導演,他又早我一年。然後就變成,我和他在同一個圈裡,成天在一起做事,又住在一起。

我們貧窮時在一起,有點錢時也在一起,遇到困難時在一起,到年紀大了也在一起……一世人有幾多個這樣的朋友?我只得他一個。只有一個,那我有沒有可能忘記?不可能吧。

我們兩個平時就這麼幾件事。吃飯、抽菸、飲酒、行山,還有聊電影。40幾年啦,太久了,好明白彼此的性格。大家都會為對方著想,有一種默契, 找哪一間餐廳是這樣,答應我來拍電影也是這樣。

任達華與龔慈恩在《迷路》裡演一對夫妻

看了他這一支短片,我好感動,好感動,他那麼多電影裡,我最鍾意的一個。他以拍action drama(動作片)出名的,以前我只知道他的電影好有男兒氣,有強烈的戲劇衝突。但現在才感覺到,原來林嶺東心底深處,有另一個林嶺東。

其實他平時不會說那麼多的,但短片裡,他找他兒子來演,他把對這裡的感情都留在裡面了,有時候我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心境?

無奈,他已經過世了。如果我沒喊他拍這個片,是他的一種損失,也是我的一種損失。但還好,上天有好的安排。


譚家明在《別夜》拍攝現場

還有譚家明,他就厲害了,在無線的時候就已經好出名。

他那時是新浪潮導演,跟我們那種純粹drama的不一樣,他很前衛,電影感非常之強,在我們香港導演里有獨樹一幟的格調。

《愛殺》,譚家明,1981,香港電影新浪潮代表作

不過當時我看不太明白,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拍。後來慢慢懂得電影的時候,再回頭去看譚家明,才明白裡頭的用意。

《奪命金》,2011,杜琪峯北上前的最後一部片

十幾年前我拍《奪命金》,因為金融海嘯的發生,就像沒擺刀、沒拿槍的海盜,剝削和欺騙了很多人的血汗錢。所以我拍的時候,有少少的質疑和控訴,還有報復性的心態在裡面。

今次拍《遍地黃金》,就有不同看法。

《遍地黃金》講的是2002年到2010年之間,香港經濟有幾次好大的起伏,有幾次機會,富貴可以轉移。其實我們人類搞不清楚,應該貪婪的時候不貪婪,應該恐懼的時候不恐懼。損失了好多次機會,這就是每個人都可笑的一面。

現實里我也在犯同一個錯誤,經歷了同樣的事情。

現實里的故事是,2002年,銀河映像成為第一支香港電影公司股票。2003年,非典病毒席捲,香港房價跌破天際,股市慘不忍睹。杜琪峯把上市的部分,以800萬賣給投資人。沒想到僅過兩年,賣掉的部分升值到5000萬-8000萬,跟一夜暴富擦身而過

前幾年我開始想,沒人能把握到每一個時刻,後悔了也不要緊。人生好不好呢,沒人可以管得到,你是否真真正正知道你所經歷的那個年代,而不是每一天每一件事,不知道是怎麼樣過去的。

《遍地黃金》裡,人們戴著口罩,與今日情形互文

片子裡2003年那一段,講的是遇到非典病毒,淘大花園房價暴跌。我是2017年拍的,沒想到拍完後又出現了傳染病的問題,和今時今日的狀況有很多相似。

一切都好似一個circle(循環),它走了,又返回來。也很像股市,跌完又會升,升完又會跌,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永遠都在這樣重複。

《黑社會:以和為貴》,2006,銀河映像黑幫片代表作

銀河映像二十幾年,跟開始時沒什麼變化。我還有韋家輝,都還在堅持支持原創電影。好似韋生所說的,你勤力,上帝就會回報你,如果你什麼都做不出來,那是因為你不勤力。

我成日講,銀河映像如果做得不好,是因為我們不夠勤力。

這班創作者,游乃海入行30多年,鄭保瑞20多年,歐健兒也30多年了,他們已經是成熟的電影工作者,一向好勤力,很積極。

但要讓我講的話,這幾個細路仔、細路女(小男孩、小女孩)還是不夠好,不夠努力,不夠專注,不夠誠懇。我覺得他們應該要超過我,成就不止於此。

《柔道龍虎榜》,2004,杜琪峯用此作致敬黑澤明

當然我對自己也不滿意,我覺得到今天都沒有拍到一部我鍾意的電影。

我以前說最滿意的是《柔道龍虎榜》,不是啦,在歐洲有人問我,被逼講了一個。因為我自己有一種感動在裡面。不過最好的電影,我還在學習怎麼樣才能拍出來。

2005年我開始辦短片節,其實我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但年輕導演問我出路在哪裡?我想如果不嘗試一下,他們就更加難。

我的態度還是,容許年輕人亂講,亂想,我們先看看,給機會最重要。有的人走得快,但有的人慢熱,不是一下子能施展才華,也可以在這行業里有棲身之所。

一個時代里,會出現有不同才華的人,不同的時代,會有不同的有才華的人。我就不相信會懷才不遇。

談到下一部,現在還「唔知點」,笑著說沒劇本

下一部片,還沒有劇本,有好多個框架,但現在不知道會怎麼樣。

以前是用賺錢的片,養我們想做的片,能維持這樣一個模式,是非常好的。那如果做不到,我就覺得應該要先做我想做的。第一個原則是我中不中意。第二個才是錢的問題。哎,好麻煩。

我現在工作少一些,因為體能沒有以前那麼強,有時候會累,差不多十二點、一點就要睡覺了,以前是天光了還不睡的。這兩年發生很多事,也想慢慢沉澱一點再拍。如果不拍電影,我這個人就沒什麼用了。

關鍵字:

談戀愛後我才知道!我一個漂亮女生居然有口臭!!

2021-11-15T03:37:23.287697+00:00

前陣子chuchu的時候男友都會要我吃一顆薄荷糖…

後來才知道他是覺得我嘴巴有味道…

還說每次跟我近距離說話的時候,就有腐臭的氣味飄出來😭好丟臉!

 

我真沒意識我的口氣問題有這麼嚴重,以為只是刷牙沒刷乾淨而已><
還好,男友沒有拋棄我,他還送我“日本櫻花美齒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
晚上還會看著我刷完牙後用這個漱口(是在監督嗎…)

 

 

其實漱口水我之前也用過不少,一直覺得是假的的,結果被打臉了!!!
我男朋友買的這瓶美齒液,用完的清新感時常真的驚艷到我了❤️
嘴裡都是櫻花蜜桃香,連呼出來的氣都是香的!
重點是不會辣辣的,也不會刺激口腔~平常買的都超辣口的,用完會覺得嘴巴很痛!但這瓶真的不會!除了可以消除口腔異味,這個還有美白牙齒的功效哦~

 

我現在公司也有放一瓶,午飯後會用這個漱口,只要不要再吃東西,嘴就會香香的沒什麼異味,整天都可以保持的清新口氣
總而言之,大家一定要在接吻前做好準備工作,不要像我一樣QQ

 

 

商品資訊

 

Huluhulu_集中亮白_日本櫻花香氛美齒液

 

[日本女性好評口味 戀愛櫻花香氣]

✓用餐後 ✓約會前 ✓牙齒黃 ✓戴牙套
 

♡亮白效果 ♡櫻花口香 ♡護齦防蛀

♦日本專利30秒徹底消臭 散發櫻花迷人口香

♦加強亮白效果 分解牙齒表面牙漬 齒垢清潔

♦巴西綠蜂膠 護齒護齦 添加濃度比一般多30% 

♦調節酸鹼值 溫和不辛辣無酒精 小孩也喜歡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