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其實「挺好」的,但時代已不需要他了

濤哥侃文史 發佈 2022-08-16T00:10:09.496197+00:00

昨天有文章傳王朔15年後終於出新書《起初·紀年》了,「《起初·紀年》是四卷本長篇小說《起初》中的一卷。

昨天有文章傳王朔15年後終於出新書《起初·紀年》了,「《起初·紀年》是四卷本長篇小說《起初》中的一卷。本卷取材自漢武帝故事。王朔以我們熟知的歷史為出發點,將自己的情感與思想安放其中,憑藉豐富的想像力,講述了從漢武帝親政到去世為止五十多年的人生,以及生活在他的時代的眾多立體飽滿的人物」。



王朔自己對此說:「我以往的作品多少都在寫自己,可算作『非虛構』;只有這部作品,才是我真正意義上的虛構小說」,有評論則稱此書將中國當代小說推向新高度、「語言達爐火純青之境,一部用嘴兒不是用手寫的巨作」。


但此消息只在60後70後朋友中流傳,80後90後00後中基本沒太有人關注,甚至在微博上也沒掀起多少動靜。


可見,王朔的確已過時了,這個時代已經不適合不需要王朔(當然王朔可能也不適合不需要這個時代了)。


當然,王朔有重要的時代意義,尤其是對不少60後70後而言也是「啟蒙導師」,解構偽崇高宏大敘事,刺破偽善假大空,在一定程度上讓90年代回歸世俗、真實。



如果說余秋雨是「偽君子」代表著偽善偽崇高,那王朔恰恰相反是「真小人」代表著真實哪怕真流氓。


而在當下,余秋雨代表的「偽善偽崇高」還依舊存在甚至愈演愈烈,所以需要繼續批判(見我之前文章《余秋雨「挺好」?他的問題大著呢》)。


而王朔代表的真實、真流氓在當下當然也依舊存在,也依舊需要批判真流氓,但批判的方式不一樣了。


王朔採取的是嬉笑怒罵的方式來批判,像魯迅一樣其實只是針對現象而非個人,而當下對「真流氓」對「壞人」的批判則直接採取上綱上線一棍打倒的方式,直接針對個人而非現象。



從這個方式的區別來看,王朔倒是真君子了,也倒是有點像魯迅,也可以套用押沙龍的話來說現在看來他還「挺好」。


王朔實際上並不反智更無戾氣,而其實是有真文化真知識態度更是真誠,其解構偽崇高刺破虛妄的企圖和價值更值得讚揚。


這也是王朔在這個時代過時的原因了,他不懂或不屑用「偽崇高」來煽動情緒民意,更沒有採取媚俗迎合、指鹿為馬、「左右互博」等流氓手段,自然也就不再有「星辰大海」了。

關鍵字:

稀疏、扁塌、細軟… 頭髮怎麼越洗越「虛」啦

2021-10-05T01:49:52.189369+00:00

A:市面洗髮精「帶走髒污」,卻沒「導入營養」;一旦頭皮老化,就無法抓住髮絲。 孕媽、熟齡界愛用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