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戀:三十八歲的她結過三次婚,還對小自己十六歲的男人表白

柳公子說情感 發佈 2022-08-18T11:44:20.096964+00:00

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夜間十點,二十二歲做房地產銷售的譚經理剛沐浴完,正準備睡覺,手機突然收到一條女業主的來信。

導語:當那個大他十六歲性感漂亮的女人深夜約他前去的時候,他不知道她竟然會愛慕自己,也不知道她會有這麼多故事。

01孤男寡女,月黑風高。

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夜間十點,二十二歲做房地產銷售的譚經理剛沐浴完,正準備睡覺,手機突然收到一條女業主的來信。

——我請你吃燒烤有空嗎?

譚經理一向嘴饞,看見燒烤兩個字,肚子已經開始嘀咕了,因為他小時候經常有吃不飽飯的日子,長大了對美食基本沒有抵抗力。——可以呀,去哪吃?

——你知道哪裡有好吃的燒烤嗎?我肚子好餓又不想下樓,可不可以麻煩你送上來。

那個年代外賣業務和聊天軟體遠沒有現在發達,譚經理於是體驗了一次「外賣員」的工作。

譚經理提著一袋燒烤來到女業主家,看到她穿著粉紅吊帶睡衣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他承認這個豐潤的女人雖然失去了少女的青澀,但渾身都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雞翅,韭菜,土豆,牛肉,羊肉,茄子,玉米,女業主果真餓急了,狼吞虎咽。

譚經理沒好意思多吃。

兩百元的燒烤,半晌功夫被女業主幹個精光,譚經理折算下來不知有沒有吃到二十塊,這哪裡是請他吃燒烤呀,他看著女業主打著飽嗝,心裡隱隱不爽。

這女業主感激地看著譚經理說了一句讓他驚訝的話——你有女朋友沒?姐姐對你挺有好感的。

02白天的一幕。

「好久不見」。一個身材豐滿穿粉紅連衣裙的河南女人剛割了雙眼皮朝著她從玻璃門走進來瘦小的前夫溫柔地說道。

男人黑色的眼珠朝著她轉動了一圈似乎在思考時光驚人的變化,「你變漂亮了。」

那個三十八歲的女人圓潤的臉蛋上面閃過一絲少女的羞澀歡喜,她側頭看了看玻璃門外剛停泊好的白色本田轎車,「你不是說你買了輛越野車嗎?」

「我什麼時候說我買的越野車,你這記性真是個人才。」

她差點噗嗤笑出聲來,厚肥的手端起一杯茶送入喉嚨讓自己保持平靜隨即指著旁邊穿西裝的男子說道:「這位是譚經理,專門幫我們負責處理房產過戶的手續。」

「你好!你真年輕!」男人點點頭說:「房產證是我們兩個人的名字,現在要去掉一個人的名字,你看下需要準備什麼資料呢?」

譚經理拿出一支黑色的原子筆在一張潔白的A4紙張上用清秀的字體寫下需要準備的資料。「你好,就是這些。」

「你的字真漂亮。」男人一面盯著紙張一邊說,「還少個離婚證,我找人寄過來。」

「謝謝誇獎!沒問題,我們再約時間!請喝茶!」

女人又端起一杯茶一飲而盡,「房子我空了五年了,水錶都壞了,今早我發了兩百多塊才重新辦好。」

「我早就叫你租出去,五年房租都差不多10萬塊了,空在那裡多可惜。」男人眼神略帶埋怨地說道。

「租給別人才可惜呢,當時都是我親自跑裝修市場一點一點裝好的,萬一沒愛護好呢。」她撒嬌式地反駁道,仿佛他們還是少男少女年輕的樣子。

男人迷離地看了一下她的眼睛好像在回憶過往的溫馨,「反正馬上過給你了,隨你處理。」

「還是賣掉吧,我戶口已遷回去,以後也不在這邊了。」她的眼神里開始帶著一種淡淡的失落。

「嗯,那就麻煩譚經理了,到時把鑰匙放他這裡,讓他幫忙照應下。」男人感受到那傷感的情緒轉移了話題。

女人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別的公司我從來不放鑰匙。」猶豫了片刻,她又接著說,「要是不好賣,租出去也行吧。」

男人朝她欣慰地笑了,「是呀,有點收入,總比沒有好。』「那就辛苦譚經理了,我們準備齊資料再聯繫,再見!」

他們兩個人一左一右走出了玻璃門,馬路上陽光明媚,清風搖曳著翠綠的樹葉,他們饒有興趣地在車旁傾訴了這些年發生的許多事情,仿佛時光把他們分離的太久太久以至於有著說不完的話。

十來分鐘後,男人開著小車離去了,女人卻折返了回來。

譚經理微笑問道:「您還有什麼事情嗎?」

女人尷尬地笑笑,「如果我前夫問你現在的房價,你儘量說低些呀!我們雖然離婚五年了,當時買這房子是我出的錢,但他一直在供,我怕她反悔又說房價漲了,又要我分錢給他。」

「看您先生,哦,不,前夫不像這種人呀!何況離婚協議寫得很清楚,房子歸您,等他供完這五年就過戶您名下。」

「多小心一點是沒錯的,婚都離了,什麼都有可能撕破臉皮,據我所知,離婚沒兩個月他就找了新歡,男人對你好時像條狗一樣聽話,一翻臉可比狼還凶。」

譚經理聽到她這樣形容男人,臉上湧現一絲不悅,女人察覺到慌忙道歉:「我不是說所有男人都這樣,你別誤會,我只是針對他。」

譚經理揶揄道:「您對這些倒是挺有心得的。」

女人來了興致滔滔不絕,「哎,我是個苦命的女人呀,結婚三次了,男人都那個樣,剛開始哄你疼你,膩了就把你晾到一邊,剛剛那個是我第二任丈夫,比我小八歲,我認識他的時候一窮二白,就圖他對我好,後面經濟慢慢穩定了,他對老娘就煩了,天天在外面跟小姑娘勾三搭四的,也是我大他這麼多,女人老得又快,還算他有點良心幫我無條件供完房子。我第一個男人就沒良心了,跟他同甘共苦多年,老娘身材變形了,他就動不動就罵說我丑,土,老娘受不了他天天這樣辱罵,跟他頂嘴,他最後竟窩囊跟我動起手來,敢情是早就想趁此跟我離了。。。。。。」

譚經理心中湧起一份憐憫,「那您現在是打算一個人過下去囉?」

女人細聲說道:「老娘可不缺男人追求,但你不要告訴他哦,我剛跟他還說單身來的,說自己條件苦,受了很多罪,其實我也早結婚了,日子過得還行,找了個有錢的男人。」

敢情她剛剛完全是在他面前演戲,裝可憐,譚經理都被她騙了,驚訝地看著她。

「我不裝可憐點,賣點慘,他會那麼爽快那麼配合把房子過戶給我不?」

「您真是有一手。」

「你別說當時他還求我複合呢。」

「那怎麼不考慮一下呢?」

「我太了解男人了,他要是在外面找到比我年輕漂亮的還會鳥我?就是因為找不到好的,才想回頭啃我這把老骨頭,老娘可沒那麼賤,回頭草絕不能吃,這樣的男人絕對靠不住。」

「也許他逛了一圈,發現還是你最合適,真心想跟你過呢?」

「你太幼稚了!真心想跟我過就不會去外面逛,打不著狼還想捆兔子,什麼合不合適,哪有完美契合的夫妻,無非都是相互容忍,他覺得我合適不過是將就而已,一旦有新的女人出現,他馬上就會露出原型。」

「聽您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呀!」

「說這麼多無非是抱怨抱怨,也希望你們男人專心點,女人的青春沒幾年。」

「您不能因為您遇到的都是花心的男人,就把我們男人都想像得一樣,這個有失公允,我不敢說別人,但我讀書的時候,對愛情是非常聖潔,專一的,以至於我19歲前連女孩手都沒牽過,而且也從沒想過同時跟別的女人曖昧。」

「那就好。」那女人帶著複雜的眼光看著譚經理,走出了中介公司。

03挽留。

陽台上飄曳著透明的絲襪,月亮早已爬上柳梢。

譚經理看著風韻猶存的女業主,一顰一笑媚態盡顯,又看了看牆上的鐘表——時鐘剛剛過了零點。

女業主見譚經理半天不說話,眼裡柔情似水細聲問道:「有女朋友了?「

譚經理搖搖頭。女業主端詳著譚經理的臉孔,像一個色狼垂涎,「長得真俊!」

譚經理臉漲得通紅:「我不知道您是開玩笑說這樣的話還是怎麼的,但我想這樣的玩笑還是少開,我們年齡相差這麼大,肯定也不合適。」說罷起身要走。

女業主突然哭了,挽留說道:「我這些年其實過得很苦,我想你可能會覺得我是個膚淺的女人,但我真心想談一段感情,絕沒有調侃你的意思。」

譚經理的心又莫名柔軟了,留了下來聽她傾訴自己的故事。

04她的第一段婚姻,與農民工一見鍾情。

十二年前,二月十四日,情人節,凌晨一點,燈紅酒綠的包廂里。

「大哥,別摸了,唱兩首吧!」豐滿妖艷的女子嬌滴滴地勸慰道。

「這。。。我不會呀,還是喝酒吧!」他端起茶几上早已盛滿的數杯酒中的一杯。

「是呀,一直摸著話筒,又不唱,急死人了!來,乾杯!」女子一飲而盡,幾滴酒撒在迷你裙上,她慌亂地搖晃了下裙擺,鑲邊的黑色絲襪若隱若現。

「呵呵,讓你見笑了,話筒沒聲音,摸來摸去找不到開關。」他一臉窘態,覺得很沒面子。

「大哥,第一次來呀?」女子好奇地打量著他,又遞過一杯酒與他。

「是呀,朋友硬拉我來,平常沒來過這種地方消遣,這裡消費不便宜吧?喝酒都還有專人陪,服務真好呀!」

「老闆一直強調我們要招待好客戶。」女子魅惑地看了一眼憨厚的他。

「你們賺這個錢也不容易呀?一天能賺好幾百吧?」

「這個要看情況,有時候也沒什麼生意。」她拉了拉衣襟,過緊的低胸裝勾勒出美麗的輪廓。

「你的衣服好像太小太短了些,沒有合適的衣服穿嗎?這個太顯成熟了,跟你的年紀不符。」男子關心地問道,他穿著長衣長褲都微微覺得寒冷。

女子聽了這話臉上湧起一片紅暈,也許是太久沒有聽到這樣真切的問候,有一絲淚花在她眼睛裡打轉。她抿了抿紅嘴唇問道:「大哥,是哪裡人呀?看您樣子三十歲左右,還沒結婚吧?」

男子笑嘻嘻地說:「你看得還挺準的,我是湖南人。」

「怎麼還不結婚呢?在我們老家這個年紀,孩子都打醬油了。」女子關心好奇地問。

男子摸了摸頭,「沒什麼本事,賺得少,現在的女孩要求高,相了幾個都沒看上自己。呵呵。。。」

「大哥,做什麼工作呀?」

「就是個不值一提的建築工,乾的是力氣活,你看我的手都是繭。」他伸出兩隻手給她看,她輕輕地抓住其中一隻,在眼睛前面細細打量,上面的皮膚粗糙不堪,傷痕累累,指甲里還沉澱著黑色的水泥灰,此刻她的內心波濤起伏。

「讓你見笑了。」男子不好意思地說道。「你怎麼哭了?」

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淚,可是更加洶湧了。哽咽著說:「我的父親也跟您從事一樣的工作,今年他都快六十歲了,還在工地上拼死拼命干,看到你我情不自禁想起了他。。。」她趴在他肩膀上哭泣,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慌亂中他輕輕撫摸她的頭髮,頭髮里散發出一股濃烈的香水味。良久才恢復神態,她歉意地說:「對不起,我失態了。」

「生活都不容易,我們工地上也有很多這樣年紀的人,很理解你的心情,像我們這樣的人,有時候光活著就已經拼盡全力了,對其他不敢奢求,只要家人過得平安健康,不愁吃穿就已經很心安了。」類似的境遇與艱難的生活讓他一片感慨。

「我恨自己沒用,找不到好的工作,不能幫他減輕壓力,家裡還有年邁的母親,大哥遊手好閒,弟弟也是不務正業,這個家庭都靠我和父親救濟,如果稍微有點病痛,不堪設想。。。」她哭得妝也花了。

「這都是命吧,怨不得別人,我們在外面也要照顧好自己才行。」男子也被她悲傷的情緒感染。「你年輕長得也不錯,可以物色個好人家,不像我們男人只能像牛一樣干,不努力干,打光棍都很正常,車子房子那些就更甭想了。」

她柔情的看著看著男子的眼睛,那雙眼睛堅毅充滿力量,她不禁被這雙眼睛吸引了,顫顫巍巍的問:「你有女朋友了嗎?」說完又感覺這個問題很唐突,嬌羞地低了低頭。

「沒有呀,沒幾個女孩會看上咱這樣的人。」他開朗地說道似乎是不想讓她為自己擔心。聽到這話,她的嘴角微微上揚,臉上湧現出只有戀愛時才會有的甜蜜。「那如果有人喜歡你,你會接受她嗎?」

「只要人好就行,做我們這行還能對女孩提啥條件呢?」他憨厚地笑了笑。

「如果。。。像我這樣的人呢?」她鼓起勇氣緊張的雙腿使勁合攏,她知道再不說出這樣的話,以後都沒有機會了。

「呵呵,你真是會開玩笑!這麼討好我又要準備勸我喝酒了是吧?」他笑嘻嘻地看著她,一臉陽光眼神清澈,似乎這世界上任何醜陋的事情也沒要玷污他的純潔。

「今晚不喝了,如果你能接受我,我就一心一意跟你過日子,哪怕跟你天天上工地干也行,我會為你煮飯,洗衣服,盡一個女人的職責,照顧好你的生活,說實話,我年紀也二十五六了,我想快點結婚組建一個家庭,我沒要什麼要求,只要你對我好,不要彩禮不要房車,我說這麼多。。。是想說明我是認真的。。。」她說完淚水又滑落在臉頰上,似乎害怕他會拒絕,身體劇烈地顫抖著。

他看著她一臉真誠的樣子,突來的表白讓他覺得自己出於幻覺之中。「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呢?我。。。只是一個建築工人呀,你為什麼。。。會喜歡我呢?」

「我不管你是誰,我就是喜歡你,我願意為你生孩子,願意今生與你在一起,我只問你,能接受我不。」被濕潤的眼睛在朦朧的燈光下閃著光,這個時刻她看上去像個小女孩一樣楚楚可憐,一種巨大而強烈的保護欲在他心中升騰起來,「我當然。。。能接受你呀!你這個。。。傻孩子!」他不禁伸出胳膊摟住了她,她依偎在他懷裡,兩顆心砰砰直跳,整個世界似乎只有彼此,這是他第一次與一個女孩子靠這麼近。

她辭去了工作,同他居住在工地簡易的貨櫃里,兩個人白天殷勤地在工地幹活,寒風或暴曬毫不退縮,沉重的工作壓不垮他們的信仰。夜晚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那精疲力盡的身體在溫暖的世界裡又重新注入了巨大的能量!

她們這行業見識了各種各樣的花心大蘿蔔,甜言蜜語,虛偽矯情對她已經百毒不侵了。所以當她遇見憨厚的農民工時,他不俗的外表讓她產生了一種深深的安全感。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也許很多事情都是天註定的,煙緣更是如此。

他們生肖三合,一帆風順。在一起後沒兩年,農民工做了包工頭,憑藉房地產行業迅猛上漲,邁向小康,徹底擺脫了貧困的生活。

男人的心卻不止在她一個人身上了,常常借住應酬花天酒地,開始爭吵不斷。

說到這的時候,她泣不成聲,想往譚經理的肩膀靠一靠,譚經理慌忙挪開一點位置。她說早知道男人有錢會變壞,寧願不要他賺這麼多錢,只圖他像剛認識時一樣對自己好,一心一意的好。

忍無可忍之下,她第一段婚姻走到了終點。說來也奇怪,離婚沒兩個月,她前夫就破產了,又老老實實回到了工地,卻比之前蒼老了很多。真是令人唏噓呀!

05結尾。

第二段婚姻是姐弟戀,前文已經提及過,與第一段婚姻類似,都是有錢就變花心了。

經過這兩段婚姻,她確實對愛情心灰意冷,她之前從沒考慮過金錢和物質等因素,所以第三段婚姻變得現實了,她嫁給一個大自己二十五歲有錢的男人,給了她豐厚的物質,可是她的情感又非常空虛。

她有時甚至產生荒唐的想法——希望這老頭早點走掉,她好繼承遺產,也好心安理得重新開始一段感情。

這老頭現在六十多歲了,身體不適很顯憔悴,也許是年輕時為了賺錢付出太多的心力,看樣子也是沒多久了。

她很坦白地把一切告訴譚經理,自己不介意年齡的差距,而且可以給他房子,車子,讓他少奮鬥很多年,她是真心喜歡他。

譚經理面對一個女人的表白心情很複雜——憐憫,同情,慈悲,憐惜,唯獨沒有愛情。

他突然好像一下子成熟了很多,說道:「其實你並不是真心喜歡我,你只是太渴望愛了,你一生都在從別人身上尋找愛,可是愛情終歸是短暫的,很難有一個人一生一世愛你,所以我們要學會和孤獨相處,不必把自己的人生完全寄托在別人身上,因為不管你有伴侶還是孩子,你內心始終有一處角落是他們無法抵達的,也許孤獨本來就是人生的底色。你的前兩段婚姻都很勇敢,是個可以讓人敬佩的女子。你現在既然開始第三段婚姻了,就好好珍惜現在,我不清楚你們的感情如何,但你肯定要盡妻子的義務,也絕不能做對不起他的事。」

女業主淚花閃爍:「我沒看錯你,你真是個好男人。如果我跟你一樣年紀,你能接納我嗎?」

譚經理不知再說什麼安慰她:「我想許多事情都沒有如果的,既然沒有如果,就不用再去假設得到結果,我要回去了,你早點休息吧!」

女業主深情款款送他出門,說了最後一句話:「我的心永遠為你敞開著。」

譚經理淡然一笑,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其實從一個很小的事情就可以判斷出這女人不夠愛他——吃燒烤她沒有顧及譚經理的感受,或者說她不會愛別人,也不會愛自己。而一個連自己都愛不了的人,是沒有能力愛別人的。你只有愛自己愛到渾身都充滿了愛,才有能力愛別人。

結語:也許很多讀者會覺得這故事荒唐,肯定是小說,但有時候生活就是這樣,遠比小說荒誕,因為虛構實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往往毫無邏輯可言。

聲明:所有圖片取自頭條正版圖庫,請勿對號入座!

作者:柳公子說情感/頭條,感謝您閱讀,主頁還有一百多篇文章,歡迎關注,走進情感世界。

往期熱門推薦:十九歲的我愛上一個二十九歲的女人,等了十二年終成眷屬

我和初戀分手十三年,再次重逢依然是完璧之身

高中沒畢業的我,娶了名牌大學畢業的班花

關鍵字:

稀疏、扁塌、細軟… 頭髮怎麼越洗越「虛」啦

2021-10-05T01:49:52.189369+00:00

A:市面洗髮精「帶走髒污」,卻沒「導入營養」;一旦頭皮老化,就無法抓住髮絲。 孕媽、熟齡界愛用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