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故事 | 司馬炎與孫皓:面對面吐口水,背靠背捅刀子

衣賜履讀通鑑 發佈 2022-08-18T12:21:10.461169+00:00

衣賜履按:孫皓於公元264年即皇帝位,時年二十三歲。司馬炎大孫皓六歲,於公元265年取代曹家,當了晉朝的開國皇帝,時年三十歲。此後,晉朝與東吳總體上保持了和平,但局部的刮擦碰撞,倒是也不少。這一回,我們就擺一擺這些「總體和平下的鬥爭」。


衣賜履按:孫皓於公元264年即皇帝位,時年二十三歲。司馬炎大孫皓六歲,於公元265年取代曹家,當了晉朝的開國皇帝,時年三十歲。此後,晉朝與東吳總體上保持了和平,但局部的刮擦碰撞,倒是也不少。這一回,我們就擺一擺這些「總體和平下的鬥爭」。

公元268年,孫皓從東關(安徽省含山縣西南)出兵。九月,命右大司馬丁奉、右將軍諸葛靚從芍陂(安徽省壽縣西南安豐塘)出兵,攻打合肥。晉朝派安東將軍、汝陰王司馬駿抵拒,吳軍不能取勝,撤退。

衣賜履說:本年三月,司馬炎的老娘、皇太后王元姬去世,司馬炎挺孝順,在老娘的喪事上投入了不少精力;九月,青州(山東省北部)、徐州(江蘇省北部)、兗州(山東省西部)、豫州(河南省東部),大水泛濫,這可能是孫皓出兵的重要原因。另外,丁奉出兵,並非一無所獲。據《三國志·丁奉傳》載,奉與晉大將石苞書,構而間之,苞以徵還。當時鎮守淮南的是晉朝大司馬石苞,跟了司馬家幾十年,戰鬥指數很高,威高望重,恩德廣被。丁奉給石苞寫了一封信,打算離間晉朝君臣。這封信大約是起了作用的,石苞果然受到司馬炎的懷疑,被徵召回洛陽,而且差點被司馬炎給宰了,之後就再也沒撐過兵權。

十月,孫皓派左大司馬施績(朱績)進兵江夏(湖北省雲夢縣),右丞相萬彧入侵襄陽(晉荊州州政府所在縣,湖北省襄樊市)。司馬炎命義陽王司馬望統領中軍步兵、騎兵二萬人駐紮在龍陂(即摩陂,河南省郟縣東),以援助江夏與襄陽兩個方向。荊州刺史胡烈擊敗萬彧,司馬望回軍。

衣賜履說:《晉書·武帝紀》載,進攻襄陽的是萬郁,司馬光可能認為萬郁是萬彧的訛誤,所以在《通鑑》中記為萬彧。《三國志·孫皓傳》載,二年(公元267年)春,大赦。右丞相萬彧上鎮巴丘(湖南省岳陽市)。距襄陽比較近,我傾向於認為司馬光的判斷是對的。

公元269年,孫皓又命令丁奉去修治徐塘(安徽省含山縣附近),順便攻打晉朝的谷陽(安徽省固鎮縣)。谷陽官民得知之後,全都跑了,丁奉一無所獲。孫皓大怒,把丁奉手下的導軍給殺了。

公元270年,正月,丁奉進攻渦口(渦水注入淮河處,安徽省懷遠縣。渦讀如鍋),揚州刺史牽弘迎戰,擊退丁奉。

公元271年,正月,孫皓親率大軍征討晉朝,出發時敲鑼打鼓,轟轟烈烈,搞得非常熱鬧;撤軍時偃旗息鼓,蔫兒頭耷腦,悄沒聲就回去了,相當有戲劇性。

怎麼回事兒呢?

最初,東吳的一個幹部,丹陽安徽省宣州市人刁玄出使蜀國,得到一本神秘兮兮的書,據說是水鏡先生司馬徽與劉廙的(曹魏幹部。廙讀如異)「論運命歷數事」,類似於一種讖書。刁玄覺得這是個好東西,可以用來升官發財,他就在書里加了幾句話:

黃旗紫蓋見於東南,終有天下者,荊、揚之君乎

意思是,黃色的旗幟、紫色的車蓋,出現於東南方,最終得天下的,是荊、揚之地的君主誒!恰巧又有人從晉朝投降過來,說壽春有童謠說:

吳天子當上

這兩條東西實在是太給力了,把個孫皓激動得不要不要的,說,此天命也

於是,正月三十日,孫皓從華里(建業城西)出兵,車上載著太后、皇后、兒子,以及後宮數千人,從牛渚(安徽省馬鞍山市西南采石磯)向西進發,告訴大軍說:

青蓋入洛陽,以順天命。咱現在就去洛陽,滅了司馬炎,統一天下,以順天命


東觀令華覈(讀如河)等人見你這不是胡鬧麼!堅持勸阻。孫皓這時候就跟打了雞血似的,一個字也聽不進去。隊伍行進途中,天降大雪,道路塌陷損毀。兵士們身披鎧甲,手持兵器,一百個人拉著一輛車子,天寒地凍,幾乎能把人凍成人棍兒。兵士們相互抱怨,都說,現在碰到晉朝的軍隊就好了,咱馬上就投降。

有人向孫皓匯報,孫皓想想有點害怕,就返回了。

司馬炎早派了義陽王司馬望統率中軍二萬人、騎兵三千人駐紮在壽春(揚州州政府所在縣,安徽省壽縣)等著呢,聽說吳軍撤退,司馬望就停止了軍事行動。

上面這幾次是吳國進攻晉朝,都被懟回來了。那麼,晉朝是否進攻過吳國呢?

似乎有。

《晉書·武帝紀》和《晉書·石鑒傳》載,公元271年,晉朝鎮南將軍、豫州刺史石鑒,因征討吳軍虛報了首級數,被免職遣返回老家,並終身不得再起用(後來石鑒又被起用,做到了晉朝的太尉)。

不過,總體上看,晉和吳南北對峙,東西邊境線長達數千里,上面這幾次磕碰,就跟倆小屁孩兒互相吐口水似的,沒啥意思。但實際上,這一時期,雙方還真像模像樣互砍了好一陣子。在啥地方呢——

交州

交州是東吳的地盤兒,內部出了問題。


最初,吳國任命的交趾郡(越南河內市東北北寧府)太守孫諝(讀如須),又貪又暴,百姓十分痛恨。公元262年,還是孫休當政時期,孫休派察戰鄧荀到到交趾去徵調孔雀和大豬。

衣賜履說:察戰,是東吳設置的一個官職,大約是負責監視官員百姓的,一般由皇帝的親信擔任,時不時出去執行個任務唔的。孔雀,咱都知道,但這個大豬,不曉得是什麼品種的豬,需要從交趾調運。

據《晉書·陶璜傳》載,這位鄧察戰到了之後,大豬要了多少不清楚,反正孔雀是要三千頭,而且要讓交趾出人給送回建業去。在這個事兒之前,那個太守孫諝,已經抓了一千來個手工業者送往建業去了,搞得當地人妻離子散,此番,鄧察戰一開口就是三千頭孔雀。講真,即使捕獲三千頭孔雀很容易,但要送到建業,還得保證不死,這可不是輕鬆事兒啊。當地老百姓,甚至包括一部分官員,立即被鄧察戰給惹怒了。公元263年,五月,交趾郡幹部呂興,煽動兵民,招誘少數民族,造反了!他們殺了太守孫諝和察戰鄧荀,派出使者到魏朝廷,表示我們要棄暗投明!

衣賜履說:呂興反的時候,蜀國還沒有滅亡,等呂興的使者到了洛陽,司馬炎已經當了皇帝。東吳一直沒出兵平叛,可能是由於孫休病重,而孫皓即位後著手穩固權力,沒騰出功夫來。

司馬炎任命呂興為安南將軍、交趾太守。不久,呂興被他的功曹李統給殺了,司馬炎又任命建寧人爨谷(爨讀如竄。爨姓是益州的大姓)為交趾太守,不久,爨谷又死了。司馬炎又任命巴西(四川省閬中市)人馬融上任,馬融又病死了。我估計司馬炎都氣笑了,老子任命一個死一個,老子不管了!在這個背景下,司馬炎可能就把交州這一帶的任免權下放給了南中監軍霍弋,畢竟,蜀國人對益州這一帶更為了解。

霍弋以前我們講過,原來是蜀國的安南將軍、領建寧太守,此人有兩下子。鄧艾、鍾會伐蜀,霍弋請求赴成都抗擊,劉禪不准。等劉禪投降之後,霍弋素服號哭,大哀三日。手下勸他趕緊降吧,霍弋說,如果魏國禮遇主上,到時再降不晚;如果魏國侮辱我們主上,老子就跟他們拼了,還降個茄子!直到劉禪去了洛陽,被安置得還不錯,霍弋才率眾降魏。司馬昭覺得霍弋不錯,拜為南中都督,委以本任,還負責原來那攤子事兒。


霍弋於是派遣犍為(四川省彭山縣)人楊稷替代馬融,又給配了毛炅、董元、孟干、孟通、李松、王業、爨能等一批幹部,從蜀地前往交趾。

到了公元268年,吳國交州刺史劉俊、大都督脩則、將軍顧容等,前後三次攻打交趾,都因楊稷防守有力而失敗了。鬱林郡(廣西桂平縣)和九真郡(越南清化市)都歸附了楊稷,這樣,交州西部三個郡就成了晉朝的地盤。

楊稷又派將軍毛炅、董元攻打合浦郡(廣西合浦縣東北),在合浦古城交戰,大破吳軍,殺死劉俊、脩則。楊稷表奏毛炅為鬱林太守,董元為九真太守。

公元269年,應該是在年末,孫皓以虞汜(東吳名臣虞翻的兒子)為監軍,薛珝(東吳前太子少傅薛綜的兒子。珝讀如許)為威南將軍、大都督,丹陽人陶璜為蒼梧(廣西梧州市)太守,從荊州出發;命令監軍李勖、督軍徐存從建安(福建省建甌市)出發,沿海路與虞汜等人在合浦會合,然後去攻打交趾。

公元270年,李勖因海路艱難,沒能按計劃抵達合浦,就殺了帶路的將官馮斐,率軍返回。

當初,孫皓的寵臣何定曾經為兒子向李勖求婚,李勖拒絕,此番抓住機會,向孫皓誣告李勖冤殺馮斐,擅自撤軍。於是,孫皓下令誅殺監軍李勖、督軍徐存,以及他們的家屬,還焚燒了李勖的屍首。

再看虞汜、薛珝這頭兒

和虞汜、薛珝一塊兒出征的蒼梧太守陶璜,老爹叫陶基,曾任交州刺史。

應該是在公元270年,陶璜與楊稷交戰,失利,退保合浦,陣亡了兩位將領。薛珝大怒,斥責陶璜說,你是自己上表要求來討賊的,第一仗就死了兩員大將,這個責任,誰來負?

陶璜說,讓我指揮,就得給我指揮權啊!我手裡什麼權都沒有,各軍沒人聽我的,豈能不敗?

薛珝見這小子不但不認錯,還一肚子意見,就打算撤軍。

當夜,陶璜以數百兵襲擊董元,搶了一大堆寶物,船載而歸。薛珝一看,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於是轉怒為喜,讓陶璜領交州,為前部督。

陶璜精於謀略,他率軍從海道出發,直抵交趾,晉朝的九真太守董元迎擊。陶璜手下將領打算出擊,陶璜疑心董元布有伏兵,於是安排一支人馬,全都手持長戟,遠遠跟在先頭部隊後面。雙方兵士剛一碰面,董元軍就後退,陶璜軍追擊,董元果然有伏兵殺將出來,陶璜的長戟兵立即迎上去,大破董元。

陶璜又將之前搶得的那些財物,全都送給了扶嚴地區的山大王梁奇,梁奇率萬餘人相助陶璜。董元手下有個勇將叫解系,陶璜不曉得從哪把解系的弟弟解象給找來了,讓他給解系寫信,又讓解象乘坐自己的的車駕,吹吹打打、前呼後擁,當著董元等人的面,就跟那兒逛盪。董元一看,解象跟那頭兒這麼受待見,解系一準兒會叛變。於是,下令誅殺解系。

公元271年,陶璜攻破城池(應該是指九真郡治所,現越南清化市),斬董元。東吳政府任命陶璜為交州刺史。晉朝交趾郡太守楊稷任命手下幹部王素接替董元,為九真太守。

之後,薛珝、陶璜率十萬大軍攻打交趾郡。

衣賜履說:《通鑑》說這哥兒倆率十萬大軍,恐怕不真。《晉書·地理志》載,平吳後……交州統郡七,縣五十三,戶二萬五千六百。也就是說,交州七個郡加起來,一共二萬五千六百戶,按每戶五人計,人口則十二萬八千口。整個交州才十二三萬人,薛珝、陶璜從哪搞了十萬大軍?且不說這地方能不能養得起十萬大軍,我們剛講了,孫皓還親率大軍上洛陽去「順應天意」呢,不可能給薛、陶增兵的。我不知道司馬光大爺從哪裡抄來的這個數字。

當初,霍弋派楊稷、毛炅等人入交州時,知道這個任務不易完成,專門和這哥兒幾個立下誓言,意思是如果你們被人圍城,不到百日,你們就降了,那麼,你們的家眷也得死;但如果過了百日,救兵還不到,你們投降,我不怪罪你們。此番,楊稷等人守城還沒到百日,糧食沒了,就向陶璜請降。陶璜的表現很有意思,他一方面不接受投降,另一方面,派人給城裡送糧食,讓楊稷他們好好守城。陶璜的手下將領都氣笑了,說,老大,活雷鋒也沒你這麼幹的啊!

陶璜說:

霍弋已經死了,楊稷他們就失了外援,不可能有人前來營救,我們可以等他們守城到了百日,再接受他們投降,這樣,他們也就沒有罪過,而我卻做了一件彰顯大義的事,內訓百姓,外懷鄰國,這樣難道不好嗎?

楊稷等人糧食又吃光了,救兵果然沒到,陶璜於是納降。

前面兒我們講了,東吳大都督脩則被晉朝的鬱林太守毛炅給殺了,脩則的兒子脩允跟著陶璜南征,脩允請求為父報仇,陶璜不許。但毛炅可不這麼想,打算偷襲陶璜,事情泄露,毛炅被抓獲。陶璜很惱火,罵道,晉賊!

毛炅厲聲道,吳狗!你罵誰是賊?

脩允要為父報仇,親手剖開毛炅的肚子,說,我看你還能做賊!

毛炅罵道,老子本想殺了孫皓,結果才殺了一個你爹,不過是殺了一條狗而已!

毛炅大罵不止,直到氣絕身亡。

至此,薛珝、陶璜等人完全收復了交州。


陶璜將楊稷等送往建業,到了合浦,楊稷病死了。孟干、爨能、李松等到達建業,孫皓打算全部誅殺。有人勸告孫皓,孟幹這些人,不過是忠於其職責罷了,最好放過他們,這樣對晉朝其他邊將是一種感召。孫皓覺得有理,就準備把他們遷徙到臨海(浙江省臨海市)。孟乾等人一直想著逃回北方去,考慮到了海邊兒再向北逃,太遠了,他們見吳國人喜歡蜀國製作的竹弩,就說自己會做,孫皓就把他們留在了作部(作部大概是以在繫囚徒為勞力的工場)。後來,孟干逃回了洛陽,李松、爨能被孫皓殺掉。孟干呈上伐吳之計,司馬炎厚加賞賜,任命他為日南郡(越南東河縣)太守。

之前,司馬炎下詔,任命楊稷為交州刺史,毛炅為交趾太守,印綬還沒有送到,楊稷、毛炅已經失敗。於是,司馬炎追贈楊稷為交州刺史,毛炅、李松、爨能等的兒子,都封為關內侯。

衣賜履說:《華陽國志》記錄有不同。說是交趾城中糧食吃盡,餓死的人超過一半,將軍王約反叛,吳人才得以入城,抓獲楊稷、毛炅等人……(毛炅被剖腹而死)司馬炎感慟,詔毛炅長子襲爵,其他三個兒子都為關內侯。

之後,陶璜又平定九真郡的叛亂,征討當地不服的少數民族。孫皓以陶璜為使持節、都督交州諸軍事、前將軍、交州牧。後來,孫皓徵召陶璜為武昌都督,以合浦太守脩允接替陶璜。交州老百姓痛哭流涕,請求把陶長官留下,於是,陶璜繼續干交州牧。孫皓投降晉朝之後,司馬炎下詔由陶璜繼續擔任本職,封宛陵侯,改為冠軍將軍。


最後講兩個小故事。

陶璜這個人真的是很有謀略。廣州刺史滕脩數次討伐境內南部賊寇,一直搞不掂。陶璜給他出主意說,南邊兒這幫傢伙,他們的鹽和鐵,全部靠咱這邊兒,您下一道命令,嚴禁與他們交易,這樣,只需兩年,他們的那些個鐵器,連田都耕不了了,一戰即可擒滅。滕脩聽從陶璜的意見,果然大破賊寇。

《三國志·呂岱傳》裴松之注引王隱《交廣記》載,東吳設置廣州,任命南陽人滕脩為刺史。有人告訴滕脩,當地的蝦須長達一丈。滕脩不信。後來,那個人專門到東海,捕了一頭大蝦,蝦須長達四丈四尺,包裝好了,送給滕脩,滕脩這才相信。

蝦須長達四丈四尺,不曉得讀者中有沒有人見過?呵呵。

【圖片來自網絡】

關鍵字:

妳有那邊有擦香水麻,‘那裡’居然散發淡淡的花香!

2021-06-25T04:03:17.951181+00:00

其實吃的時候半信半疑

 

 

妳有那邊有擦香水麻,‘那裡’居然散發淡淡的花香!

『真的沒遇過那邊香香的女生,我好喜歡』

只要是女生應該都有過婦科問題吧~

尤其夏天到了每次都很容易發炎感染

異味就跟著來了

而且那種臭海味道是洗不掉的⋯

原本以為洗完後,好像香香的哦

但裡面感染,所以味道還是會從深處散出來

那陣子我都只能無視男友的需求⋯

我沒有不想啊~我只是怕你聞到臭臭啊~(吶喊)

這顆很多營養師護理師都推薦的「蜜嫩香」

其實吃的時候半信半疑

大概吃一兩個禮拜,就發現真的有香

「香味是從內散發出來的」

婦科醫生會推薦就是因為這個有很多專利成分!

全部都是針對女生問題研發的

真正改善感染才能解決不舒服.異味的問題

這個產品名稱叫蜜嫩香,就是蜜水、嫩彈、芳香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