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暫停和美帝合作禁毒後,為啥他說無法接受?一文說清美國毒史

匠心鑫先生 發佈 2022-08-18T13:27:52.776027+00:00

最近有個新聞上了熱搜,就是芬太尼每年幹掉了差不多10萬美帝人,平均起來就是差不多5分鐘就帶走一個人頭,然後話鋒一轉,直接怪起了我們暫停合作打擊非法芬太尼這玩意。

最近有個新聞上了熱搜,就是芬太尼每年幹掉了差不多10萬美帝人,平均起來就是差不多5分鐘就帶走一個人頭,然後話鋒一轉,直接怪起了我們暫停合作打擊非法芬太尼這玩意。


估計很多小夥伴們和我一樣,對於這個消息,起初看起來沒啥感覺,都是直接划過那種,可直到想起來一個事來,才感嘆,這哪是不起眼的新聞啊,可以說這個動作,簡直就是一棒子打在了民主黨和白燈的七寸上,按照圍棋的話術就是妙手中的妙手。


查了一下,全網都沒幾個人能把這個事給說清楚的,於是本著嚴謹的態度,在通過查閱大量資料的情況下,把整個事情給縷了一縷,然後現在分享給小夥伴們,只是有點長,但大概能把整個事情給說清楚了,所以希望大家能耐心看下去。


畢竟大國博弈的事,雖說都以利為主,但國一級幹的事並不是一下子就能看清楚的,而是要經過一段比較長的時間,有的幾年或者幾十年才看得清楚,一旦你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心裡必定為我們的妙手暗暗叫好。


什麼意思呢?


前幾天某個神經搭錯線的女人跑到灣灣去的事想必小夥伴們都知道了,根據某大V說的,這個女的是美帝第三號人物,也就是說如果白燈和副總統掛了,就輪到她來當總統,但在權力方面,因為她在立法機構,可以說又沒啥確切的權力,可要命的就是,她又可以通過立法來整你讓你噁心得要死。


所以實際情況就是,她是一個白燈管不了的權力很大但又沒啥實際權力的女人,可現在她非要來搞事情,既然白燈你管不了,那麼不好意思,我們就要出手了。


於是小夥伴們就看到了我們公布了八項措施,而每一個措施都直接打在民主黨的七寸上面,前幾條措施很直接,小夥伴們直接從字面上就可以知道,就是我們從軍事方面不跟你談了,後面幾條就是直接針對美帝政府的,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最後的第七條和第八條。


今天的文章要說的就是這第七條的事,只要小夥伴們仔細理解透了這個道理,自然就會在心裡感嘆,果然是一個妙手,至於第八條,找時間再說。


—1—

化學精神類藥物的來龍去脈

第七條字面信息很簡單,就是我們不和美帝搞禁毒合作了,可這下輪到美帝的藥管辦公室主任拉胡爾鬱悶了,據他說每5分鐘芬太尼就會帶走一個美帝的人頭,要知道,這還是在我們強力幫忙之下的情況,如果我們懶得去管,這個數字肯定還會加大好幾倍,到時候是多少就難說了。


但這關乎民主黨的要害啥事?


這就要從舊帳開始說起,這個事可能很少小夥伴們知道,這裡就給小夥伴們說個大致的情況。


整個世界在產生了工業化之後,人類的很多特殊技能就此給解鎖了,而作為嚴謹到廚房做菜都要用到砝碼的德國,趁著工業化的加持更是解鎖了無數的化學特殊技能。


德國的藥劑師在短短几十年就搞出了嗎啡,弄出了默克製藥,搞出了海洛因,弄出了拜耳,搞出了冰毒,弄出了泰姆勒製藥,作為當時全球最大的古柯鹼生產商,這幾家製藥廠在藍星毒史上留下了閃亮的一筆。


這些東西都有個相同的特殊屬性,就是能讓人減少疼痛,還能緩解神經各種症狀,讓你的情緒穩定一些,就相當於讓你獲得免傷技能一樣,當然代價是什麼,懂的都懂。


所以現在它們基本都用在例如癌症和愛滋病上,因為病人命都快沒了,也就無所謂上癮不上癮了,至少能讓他在最後的時光里好過些。


但在當時,因為受限於環境,沒幾個人知道這些工業化產品有什麼副作用,再加上商家用人頭擔保副作用已被消除,大家紛紛把這玩意作為居家旅行的必備良藥。畢竟仰頭灌一管子下去就能讓人精神百倍滿血復活,而且又沒有副作用,這種絕世好藥去哪找?


十九世紀初期普通的西方民眾,只要稍微花點錢就能在大藥房買到止咳的海洛因,提神的古柯鹼,而且一些幸運值拉滿的人,加入軍隊還能拿到標準的軍用物質柏飛丁也就是冰毒,多樣藥物包隨君選擇,包你滿意。


隨著大規模的應用,這玩意的副作用開始暴雷,各種神藥的上癮性和瘋狂性徹底讓人類見識到了他兇惡而猙獰的真實面目,二戰後只要神經正常的國家都出台禁令,目的就是不讓這東西濫用。


雖說解鎖了新技能,但基本上來說這事情還算是可控,就比如把嗑藥技能拉滿的德國,二戰期間他的陸軍能和蘇軍硬鋼靠的就是柏飛丁,搞得這藥的訂單越下越多,製藥廠也爽得飛起,具體小夥伴們可以看下圖。

德軍就靠這玩意打起了閃電戰,滅了波蘭,拆了挪威,揍得法國叫爸爸簽下了投降書,在蘇德戰爭初期,18天內直接平推到蘇聯腹地,反正從士兵到元首幾天幾夜沒人睡覺,特別是元首帶頭每天往自己身體裡推幾十種藥,可以說全民嗨翻天。


可就是這樣,二戰後的德國漸漸恢復了正常狀態,就在大家都覺得,在全球範圍內壓製毒這玩意比較順溜的時候,美帝卻開始讓小夥伴們大跌眼鏡,他居然開始上頭了。


下面就說說他上頭的來龍去脈。


畢竟二戰前歐洲還是世界的主流,所以歐洲流行的東西美帝都緊隨其後,比如法國人搞了一個馬里亞尼葡萄酒,其實就是古柯鹼加波爾多葡萄酒,美國人就搞了個可口可樂,就是帶古柯鹼的氣泡水,可口可樂的 Coca,就是古柯鹼的簡寫,德國人投餵飛行員吃柏飛丁,美國人就讓當兵的搞安非他命,反正大家的玩法都差不多,效果一樣棒。


沒錯,正如你想的那樣,當時美帝對於毒這玩意兒,完完全全照搬歐洲的,滿大街都有賣,差別就是純度而已,同樣是人見人愛居家旅行,走親訪友的佳品。


二戰之後,大家見識到這玩意的真面目之後都達成共識,美帝也跟著開始管制起來,而且剛剛打完仗,所以各方面執行力特別強,不僅把毒販子抓起來,還把癮君子丟進牢裡去整改,冥頑不靈或者賣給小孩的統統都斃了,這一套資本主義重拳下來,沒幾年問題解決,美帝開啟了無毒模式。


但之後美帝的動作就比較魔怔了。


—2—

吃藥大國的美帝

之前美帝在所有的事情上還都是跟歐洲同步進行地,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來了,就是當大家都消停的時候他卻在越南開闢了新戰場,沒錯,正如你想的那樣,既然是打仗肯定是又開始玩毒了。


這些幸運值拉滿的美軍,在越南開啟了的花花世界模式,常常跑去越南街頭的一些小店裡頭搞毒和黃色,大量的美軍解鎖了這些技能以後,再把這些技能給帶回美帝去。


有的人就不同意了,人家可是燈塔國,怎麼可能幹這事?要知道,在1971年,兩名國會議員羅伯特·斯蒂爾和摩根·墨菲發布了一項關於海洛因濫用的報告,報告裡清清楚楚寫著,有10%至15%在越南的美國士兵對海洛因成癮,要想查到這份報告也容易,因為就在美帝歷史課本上。下圖就是美軍對戰場神藥的疑惑,普通士兵都弄不懂,為啥這玩意這麼帶勁。

另一方面,當時美帝國內也是亂得一團糟,大家都流行什麼事都反著來,簡單點來說,反正只要你做了大眾認為對的事,那麼大家都覺得你很low,或者說土狗,但是你做了特別的事情,人家卻認為你很酷,很厲害。


具體表現就是,一開始就是一群廢青不安分工作到街上亂跑,廣東話叫爛仔,北方話叫街溜子,大家一看都覺得很酷,就紛紛加入這個隊伍。


但隨著這個隊伍慢慢發展成百萬級,大家又認為這樣還不夠酷,於是晚上走到哪裡就支個帳篷,一堆人在一起做愛做的事情,開始確實也覺得酷,可時間一長也就見多不怪,慢慢地做愛做的事情也沒啥新意了,就再次升級成一堆人吸個毒什麼的。


這就是當時傳說中垮掉的一代,而解鎖毒技能就成為了當時美帝青年爛仔反叛文化的標誌,反正在那個時代,如果誰沒聚眾來一發過,或者吸過一管子,根本就無法融入當時的朋友圈,別人連話都懶得和你說,看你就跟個猴子似的。


比如現在美帝的二號人物哈里斯,本來就是極其厭惡毒技能的人,但為了融入這幫人的圈子,非要改口說自己年輕時候來過幾管子。本來她對這玩意可以說就是零容忍,根據統計,包括但不限於1500人因為吸過大麻被她抓起來打一頓後丟進牢裡,可想而知她對這玩意有多厭惡。


可在2018年的時候,她腦子就跟開過光一樣180度轉變,直接說她讀大學的時候來過幾管子,目的也就是為了融入民主黨這個圈子,畢竟當年垮掉的一代已經成為現在民主黨的主力。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墨西哥崛起了,當然只是在產毒這方面,甚至有點讓人覺得,就是美帝故意引導他這麼幹的意思。因為墨西哥不管是農業還是手工業,統統被美帝爆完之後,發現也就只剩下這玩意可以崛起了,於是就狠命在這方面加技能點,徹底解決了美帝毒的需要。


什麼意思呢?


起先在19世紀末,墨西哥自己內部亂成一團,很多人為了保命就越過北境跑到美帝去,這就讓美帝就享受到了大量墨西哥人進入後帶來的幾個BUFF,一個就是廉價的勞動力,一個就是娛樂性玩大麻的習慣。


所以美帝好處是享受到了,可同時也帶來了不少的壞處,就是搞得整個社會治安特別亂,畢竟人一旦搞了一段毒之後肯定沒錢,但對毒的需求還是要解決的,怎麼辦?


只有出賣身體去做事了。女的就去干那個事,而男的開始用生命去打劫。


所以那時候晚上攔路搶劫特別多,紅燈區也特別耀眼,基本都是和毒有關,反正癮上來之後,沒人管得來,整個社會慢慢變得特別腐朽。


後來,首先就是加利福尼亞州藥品局修訂了《有害物質法》將大麻納入了管理範圍,通過立法止住了這種勢頭,其他州一看,這麼有效?於是也跟著這麼幹,從此美帝也就不能再隨便種麻了,就這樣到二戰後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啥問題,社會比較穩定。


可到了上世紀70年代,剛剛不是說,有大量廢青再加上美軍都解鎖了毒這個特殊技能,美帝對這玩意形成了極大的需求,根據他自己在1979年調查,就有超過2500萬美國人都使用過了毒這個技能,但因為管理很嚴格讓他自己又沒辦法生產這麼多量的大麻,怎麼解決這個需求呢?


有消費需求就會催生大量供給,這是自由市場的永遠不變的真理。


美帝這時候,就是用這個規律來完爆墨西哥,讓他乖乖就範的。通過《北美貿易協定》簽署之後,美帝和墨西哥開始相親相愛地搞起自貿來,可誰都知道結果是啥情況,美帝已經是全球在農業上把機械化屬性拉滿的國家,而墨西哥的農業還是純手工打造,所以墨西哥連哼都沒哼一聲直接被平推翻倒在地。


可墨西哥的農民是要生活要吃飯的,歷史就是這樣不停地重演,他們就又來了一波越過北境進入美帝,還有一部分加入了黑社會,而剩下的那些農民們,既然純手工種糧食沒飯吃,那就奔著美帝需要什麼他們就種什麼而去,於是古柯鹼、鴉片和大麻什麼的這些高附加值的經濟作物統統在墨西哥推廣開來,這些毒又再一次送進了美帝。


據英國《衛報》報導,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幾乎整個拉丁美洲都在為美國龐大的毒品市場提供著各類毒品,秘魯、玻利維亞、哥倫比亞的古柯鹼產量分別占全球的65%、25%和10%。


就這樣整個美帝都嗨翻了天,當然社會治安的治安問題又一次暴雷,民眾的安全率又再一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下降。


—3—

美帝喜歡毒技能的原因是什麼呢?

既然有巨大的市場需求,也就會有龐大的供應商,而且還是自由市場效應,這下子整個產業飛起,但帶來的社會治安問題比上一次還亂。


產業飛起就意味著形成了一個閉環系統,而閉環系統就會伴隨著一大批附著在系統上形成的利益集團,這些成規模有組織的集團出現,肯定讓這玩意的貿易更加地血腥和暴力。


最厲害的就是為了運送這玩意,連小型飛機都用上,而集體之間的火併就更不用說了,各集團之間為了爭奪市場還有運輸路線,奔著我有他無的原則下開始互錘。而為了取得互錘的勝利,也逼著集團之間不停地搞武器升級,到了最後有些集團的武器甚至比軍隊還厲害,連墨西哥軍方都時不時被這些集團搞一下子,據說集團戰績不差,能讓軍方丟掉不少人頭。


這時候社會問題自然就開始升級了,之前還是男的夜路打個劫,女的晚上賣點那個啥的,現在直接升級成了武裝鬥毆,而且還打到了美帝家門口,有的地方可以說滿城儘是紅燈區。


但真正讓美帝忍不下去的,還是他猛然發現,在這種大環境下,很多年輕人都已經解鎖了毒這個技能,根據當時的調查,初中生、高中生和大學生曾經用麻的增加比例分別為60%、74%和56%,到了1979年更是達到了2540萬人,占美帝人口的14%,這數據讓人一看,還以為是教育的普及率,可以說解鎖毒技能他們是認真地,都認真到從娃娃開始抓起了。


於是美帝就發起了當時最著名的禁毒戰爭,一時間全國上下轟轟烈烈,一共出動約42萬軍警還有10多萬輛汽車跑去美墨邊境搞封鎖,總共把4千多公里的邊境線攔了20多天,把墨西哥政府嚇得一驚一乍的,還以為美帝要平推過來,趕緊也答應跟他一起配合殺毒。


美帝可以說是個幹啥事情都比較捨得花錢的國家,所以當他決定幹掉毒這玩意的時候,自然也會特別捨得燒錢。很多小夥伴們不知道,當時這場戰鬥計劃弄得非常宏大,有多大呢?說出來能讓你驚掉下巴,僅次於阿波羅登月計劃,是他建國史上第二大項目,而且在某些方面比阿波羅計劃更加下狠勁。


單從規模上就可以說妥妥地碾壓阿波羅計劃,要知道阿波羅僅僅是聚集全球的科學家,但這場戰鬥的參與者從普通吃瓜老百姓再到各種教徒,甚至連各種企業家都要參與,簡直就是揮出了資本主義的鐵拳。


既然這麼重的力度,當然要花上不少錢了,當時在這方面的預算就達到了每年差不多幾億美元,要知道在當時我們的GDP總量也就才幾百億美元,也就是說他用了相當於我們全國GDP總量的1%去幹這事。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美帝這麼下狠勁,而且搞了整整幾十年,效果應該比任何國家都好,可為啥實際效果上這麼差?到了現在又開始遍地都是這玩意,而且很多州又開始允許大麻合法呢?


要弄清楚這個問題呢,還是要從上文提到的需求說起,小夥伴們發現沒有,美帝揮出的資本主義鐵拳都是砸到了別人身上,卻從不敢對自己下狠手,啥意思呢?


就比如我們,不管是制、賣、吸,但凡只要你敢跟這玩意沾點邊,必定要讓你嘗到社會主義鐵拳的暴擊,這個事有在之前的文章寫到過,可以去翻翻看。


而美帝呢?只是把重拳都砸到了制、賣的別人身上,但對於自己使用毒技能的人卻沒這麼下力氣。


為啥呢?


一就是人數太多,真要這麼幹,政府需要花很多錢。


要知道,在92年的統計中,全美就有1/3的人用過毒技能,大約有一億人左右,真要抓的話,估計沒這麼多監獄可以裝,而且他現在已經丟了差不多1%左右的人口在監獄,真裝不下了,再說這些人被丟進去之後吃喝拉撒睡也要花錢,搞得這幾年他都懶得去抓了,因為監獄放不下了,能在家坐牢就在家坐牢。


而且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對付制、賣毒的都容易,但唯獨對付用毒技能的人卻非常難。道理也簡單,製毒集團也就那麼幾個,因為小的基本都被他們自己間互錘幹掉了,而大的集團往往都有據點,要找到他們自然也就相對簡單。但找用毒技能的人就難了,人數不僅多,還到處亂跑,要想一個個抓出來打一頓再丟進大牢,不僅要花精力,還要花極大的費用。


所以花錢很多,花精力很多,柿子撿軟的捏,活挑最輕鬆的干,自然就懶得去管用毒技能的人。


第二個就是財閥,這些財閥賺錢後就會交大量的稅,這對於美帝來說也就是想辦法創收。


財閥這類分為幾檔,先說最沒技術含量的普通財閥,也就是直接賣大麻的商家。就說一個叫科羅拉多大麻工業的公司,這家公司每年什麼都不干,就專干一個事,每年死命砸錢研究大麻無害,而且還不斷遊說各州和聯邦政府,也沒說什麼,就是不停的重複說一件事,只要合法化,每年上繳的稅管夠,而且只多不少,能讓美帝政府大大的創收。


經過這麼多年的洗地,在很多美帝人心中認為這是一種政治正確,解鎖毒技能跟解鎖搞基技能差不多,就比如選出的美國原子能部長,如果你認為他不夠美麗,那麼你就是土狗,同理跟你沒用過毒技能也差不多。

接下來就到了技術含量有點高的升級版財閥,簡單來說就是製藥廠,早先德國解鎖這類化學物質技能,就是因為看不上大麻這玩意,都認為比較低級。同樣,剛剛說的賣大麻的公司對於賽克勒這個家族來說,毫無技術含量,沒啥挑戰性比較低級,他們玩的是第二檔。


本來他們就是個普通的人家,沒什麼特殊技能,非要說有的話,估計也就是窮這個技能了,因為窮所以搞錢很賣力,一開始他們給學校賣廣告,列印資料,生活慢慢有了起色。


本著搞錢的原則,這個家族開始在藥物雜誌做廣告,靠著滿點的賣拐技能,居然拿下了輝瑞、羅氏等著名醫藥公司的廣告,沒錯,就是現在的輝瑞,只不過當時他還小,只是賣土黴素而已。


結果一不小心真發財了,然後轉而收購藥廠開始生產安定類藥物,一開始他們生產的藥和市場上其他同類的藥差別不大,也就意味著銷路很窄,效益很差,搞得他快要倒閉了,怎麼辦?


沒關係,辦法有的是,他充分發揮做雜誌廣告起身也就是滿點賣拐技能的優勢,讓這藥在1960年成為歷史上第一款銷售過億的藥品。具體是這麼幹的,他創造了個詞,叫精神緊張,然後宣傳在美帝常見的失眠和胃灼燒等症狀根源就是精神緊張,所以必須吃他家的藥才行,隨即產品大賣。


再加上當時美帝人普遍認為,絕症病人也是人,所以在生命最後的一段時間內生活質量很重要,希望用這類藥物為他們止痛,簡單來說吃這個藥就相當於疊了一層無視傷害BUFF一樣。


但,是藥三分毒,這類藥物也就意味著上癮,可這也就意味著回購率和利潤,而且最重要的就是這類的用戶量非常龐大。家族摸清套路之後,馬上研發更帶勁的,可以長期穩定釋放嗎啡的藥物奧施康定,這藥號稱效力是嗎啡的1.5倍。


不管是上面的安定類還是奧施康定,都是阿片類藥物,小夥伴們可以簡單理解為鴉片類藥物,當時他搞了個宣傳會,說新藥的無視傷害時間比普通藥更長,而且成癮性還低,連1%都不到,意思就是說,如果你不幸上癮了,也是因為你自己的運氣值不高,不關這藥的事。


真是這樣麼?別忘了人家可是在賣拐技能上加滿點的。


實際上這個藥並不能真的給你12小時無視傷害BUFF,很多人發現效果才幾個小時就沒了,更讓人恐怖在後頭,只要連續十天用這個藥,就有可能上癮,效果堪比毒,有的媒體報導,把藥碾成粉末後吸入或者注射,和海洛因沒啥區別。


剛剛說了,這藥研發出來以後,本來只被用於癌症領域,這個家族再次釋放賣拐技能讓美帝的藥監局FDA給予通過認證,理由是這藥可以減少安定類藥物上癮濫用的情況,所以可以應用於癌症以外的領域,比如背疼,頭疼,腰疼。是的,安定的加強版被認定為可以減少安定類上癮,邏輯類似於用魔法打敗魔法差不多。


怎麼樣,這個步調是不是和上面說的,十九世紀時發生的事情一摸一樣?只不過以前是頭疼腦熱來一管子,而現在是來一片。


當然,這藥正式發售一年後,給他一路開綠燈並最終通過的FDA職員萊特也光榮繼承了前輩傳統,離職後跑去他們旗下的公司拿高薪去了,至於有沒有其他交易,誰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家族非常欣賞這個職員的才華。


好了,一切手續準備妥當,接下來家族用滿點的賣拐技能放大招,贊助大量醫療團體和醫學雜誌為他們背書,把疼痛這種根本沒辦法測量的感覺定為一種標準,反正你只要痛就開藥,並繼續忽悠免除疼痛是每一個美帝人一項神聖的普世的人權。


你想的沒錯,既然是人權,再加上給醫學專家提成,給藥店提成,還有給患者優惠券,直接讓這藥在2006年銷售突破十億大關。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藥的成功不要命,畢竟就只是一家賣藥公司罷了,真正要命的是他給美帝人形成一種固定思維,即疼痛違反人權,所以要用藥加無視傷害BUFF來免除疼痛。


這思維直接讓美帝人一旦磕到個手指,失個小戀,丟個工作,反正是只要碰到肉體的疼痛或者心理的傷痛,第一反應就是該吃藥了,結果就是全民嗑藥嗨翻天,而對於副作用上癮這事直接可以略過,畢竟人家是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人權上,你根本就沒法糾正。


還有更高級一類的財閥,他們的技術就更牛了,前面說的這些方法在他們眼裡簡直就是小孩過家家,而他們的技術簡直就是讓人摸不著看不透,那就是赫赫有名的美帝金融系統,就是他們在支持搞毒這個事。


剛剛不是說了,美帝政府非常捨得砸錢干毒販,但美帝的金融系統卻反其道而行,非常捨得砸錢給毒販幹這個事,而且是喜歡得不得了。很多小夥伴們就想不通了,為啥?


很簡單,作為金融來說,賺錢就是它生存的本質,那現在有個生意擺在他面前,還是穩賺不賠錢的那種,而且這個生意占據了全球貿易8%的量,是全球GDP總量的2.7%,對於金融來說能不動心嗎?


就連美帝自己的媒體都看不下去了,彭博社在2015年的時候就對美帝的銀行助力拉美搞毒,從中賺取大量利潤的事情開噴。富國銀行本著有錢不賺的原則幫墨西哥毒販子洗錢,滙豐銀行幫墨西哥毒販洗錢被發現後被罰了11億元,花旗銀行單是幫一家集團洗錢,一次性就打了7000萬美元。


彭博社還說,在全球金融系統中,搞毒集團正在洗錢的總額大約有1.6萬億美元,相當於全球GDP總值的2.7%。而每年有一半的美元就是通過美帝金融系統來洗白白地,大概是5800億美元。


2008年美帝因次貸危機導致全球經濟危機,摩根大通還有高盛以及上面說的這些銀行發現幹啥都虧得要死,怎麼辦?辦法總比困難多,他們通過幫那些齷齪的集團搞錢,賺了大量的利潤,讓自己在經濟危機中毫髮無損。


雖然美帝表面上看起來對毒已經揮出了資本主義的鐵拳,但背地裡大部分高官和銀行家都是與毒販子勾肩搭背。美帝的財政部、情報局和禁毒局從來沒有因為洗錢懲罰過這些與販毒集團做交易的銀行,其實這也是美國高層一面極力禁毒掃毒,而美國毒品卻是越燒越洶湧的原因。


石油價格會波動,服務行業會衰退,技術產品不更新換代就賺不到錢,唯獨只有毒這個玩意一直賺錢一直爽,只需無腦打錢給毒販,就能賺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大錢。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作為美帝人自然就根本無法擺脫毒這玩意,既然跑不掉,那就開始躺平了接受它咯。

—4—

開始甩鍋的美帝

好了,小夥伴們明白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自然可以明白一個道理,就是美帝一直有一個比較狗血的習慣,各種政策喜歡變來變去,就比如川普剛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和巴黎氣候協定,白燈已經說他上台要重新加回去,看到這裡估計很多小夥伴們已經明白了反制第八點措施的要害在哪。


簡單來說,白燈能得到這麼多選票的支持,其中一個正是因為占據了道德制高點的注重全球氣候,畢竟這事關係到每一個人的命運,所以得到了一大部分關心環境選民的選票,而注重全球氣候其中之一就是和我們這邊搞氣候變化商談,畢竟中美兩個國家地盤加起來大得不得了,而現在我們中斷了這個事項,也就是斷了白燈和民主黨的一部分票倉,直接一招打在了七寸上。


我們回到毒,所以衝著這個事情我們就可以看出,美帝毒的問題肯定沒辦法徹底解決,又或者說,解決可以,但非常難,因為大概有1億人都用過這技能,也就意味著這裡有巨大的選票在裡頭,只要順著這1/3人的意願,他們就能得到不少選票的支持,民主黨能放棄嗎?


那麼問題就又變成了,為啥美帝禁毒,關我們啥事情呢?其實要理解這個事情,我們看了上文就知道,對於美帝來說要禁毒,就要防止他們的人不亂嗑不正規的阿片類藥物,但正規的藥美帝政府有錢賺,還是可以亂嗑的。


但這時候他就有個問題,上頭不是說了,對於他自己來說,對於本土的阿片類藥物管得嚴得要死,但市場就在那,有需求就有買賣,於是很多國外的法外亡徒就想辦法在外頭收集製作這類藥的原料,然後再通過各種手段弄回美帝去合成,而其中就有一部分原料在我們這搞生產。


可對於習慣捏軟柿子的美帝政府來說,管大型藥企在行,但管民間私人搞原料卻不行,道理就和上面說的一樣,簡單來說就是要花很多精力和很多錢,於是就想找我們幫忙。


本來這類東西對我們的影響很有限,因為誰都知道我們這邊處理這類問題毫不手軟,誰要敢碰一下試試看,必然讓他知道什麼叫社會主義的鐵拳,所以沒人敢在我們這邊亂來,也就是說,我們完全可以不幫美帝的幫,花費大量的精力和財力去查這類藥物原料走私。


但自從中美禁毒合作以後,我們本著天下無毒的思想,一直盡我所能配合他們開展這類工作。為了他們,我們最少做出了兩件犧牲。


一就是犧牲我們自己企業的效益。為了配合他們,我們在立法層面,把超多的藥物原材料,列入醫學管控名單中,要知道聯合國有關這類藥物原料的通行列管範圍只有21種,而我們就直接管制了25種。


凡事都有利有弊,因為這些東西是化學原料,不只是製作這類藥需要用到,其他很多方面都有用到,列入管制範圍越多,也就意味著我們很多藥品和製藥廠都要被更加嚴格的監管,就相當於犧牲我們自己企業效率的利益為他們禁毒工作做貢獻。


二就是犧牲我們的偵查成本和美帝進行情報分享。因為對于禁毒這方面來說,我們每年在偵查這方面都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然後又要將辛苦甚至付出生命代價得來的情報,無償分享給美帝,而他們就坐著等吃果子就好。


好了,現在我們宣布禁止兩國合作,對我們來說,完全就是減負,而對美帝來說,問題就大得多了。想要管控藥物泛濫,無非兩個辦法,一是管控那些已經嗑藥成癮者,剛剛說了,這個方向美帝根本辦不到。


二就是從源頭管理,以前我們配合他們,讓他們坐享其成,但現在我們暫停了,以後就只能他們自己來了。


就連開頭的拉胡爾心知肚明上面兩件事美帝是幹不成的,所以都在公開場合說,「這是不可接受的」。


於是現在就開始甩鍋給我們了。


—5—

結尾

看到這裡,要給文章弄個總結了,簡單來說,美帝的政府更像是一個上市公司,白燈就是總裁,但現在有個主要業務部門主任當了刺頭,瘋狂的搞事還犯了眾怒。


本來總裁想出手管管的可又沒辦法出手,因為畢竟這貨掌握著公司內部的制度規則話語權,或者說公司內部的遊戲規則都是她來制定的,所以很多其他部門都要看她的臉色辦事,無形中讓她掌握了很多資源,如果白燈一旦管起來,她稍微使點壞,細微調整一些遊戲規則,就可以讓公司內部亂成一鍋粥。


但要知道犯了眾怒這個東西,可就不是由得你說的算的,既然公司總裁管不了,那麼就讓市場來管管你,於是我們就從市場方面出手了,直接一棒子打在了他的兩個七寸上。


而對於美帝人來說呢?


實際上雖然自由市場貿易能夠解決人類需求,但真的是這樣麼?作為一個成年人,大家都知道市場上很多錢貨交易,並不僅僅是為了滿足欲望,還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解決滿足欲望後帶來的副作用。


既然他們會主動花錢填欲望的坑,自然也要主動花錢解決欲望帶來的痛苦。


但要知道後者的優先級不僅遠遠高於前者,而且也比前者貴得多。


他們天天食慾旺盛的大魚大肉,這欲望的副作用就是肥腸滾滾,最後得花錢去治,醫療費用比酒肉貴得多。


他們都是老司機,能讓芭提雅紅燈區整條街的靚妹倒背如流他們的電話號碼,這欲望的副作用就是得一些難以啟齒,而且夜裡讓他們疼癢睡不著覺的病,他們要找電線桿子老中醫一針靈去解決這個問題,而價格比找靚妹貴得多。


他們都是飛葉子高手,能在超市藥店任意買到能夠讓他們身心愉悅獲得免傷BUFF的藥,這欲望的副作用就是,一旦無法持續獲得更多藥時將會疼得滿地打滾要死要活,他們要掏空口袋裡的金銀珠寶去解決這個問題,而價格比剛開始飛葉子時候貴得多。


當欲望和痛苦同時出現時,人們只想解決痛苦,根本就沒有欲望可言。


而後者比前者貴得多的多,足以證明人們相對於「吃一條美味的魚」,更需要在「拔掉嗓子裡一根魚刺」上砸錢。


但,美帝人總是喜歡柿子撿軟的捏,活挑最輕鬆的干,享受第一,至於享受過後所必須經歷痛苦的事,他們根本就沒考慮過。


今天說了比較多,希望大家能慢慢看完。

喜歡就為這篇文章點個讚,謝謝。

以上,互勉!

我是@匠心鑫先生,10多年的職場老司機。歡迎關注我,每天分享職場乾貨,讓你一路逆襲,獻給每一個不想混日子的人。本人為成長,收集了800M的書籍,裡面包含了很多職場道理。想破繭成蝶,一路逆風翻盤的你請關注我"提升",將會獲得驚喜!很多職場升遷的方法裡面都有了,歡迎下載!

關鍵字:

不用醫美了!28天我就從粗糙老臉,變雪白小姊姊…😳

2021-11-16T06:44:29.475962+00:00

這【法國凍乾細胞精萃】實在不便宜,貴婦美容界卻為之瘋狂

嗨~我是Crystal老師
生長法國海濱的海茴香,曾是船員們「修復受傷肌膚」的草藥,之後更成為歐洲貴婦的保養聖品,摘採相當不易!
 

而其淬煉的『植物凍乾細胞』:

✔取代刺激刷酸,敏弱肌也能用的換膚精萃

✔加速肌膚更新,活絡停滯的代謝機制

✔從肌底淡班美白,更有緊緻凍齡的效果

難怪老師我起來,皮膚變得像寶寶一樣細膩

 

為了確保每次開封,肌膚都能吃進滿滿的煥膚養分,廠商選用「安瓶」,真空保存每一絲高效精華!

✘開封變質 ✘成分無感 ✘無效導入

 

廠商不計成本,凍乾細胞多到肉眼也看得見~剛上臉就像敷著絲絨一般,肌膚質感UPUP⬆️

如果喜歡清爽不油膩的質地,用過一定回不去!!

商品資訊

【急救美白2代】LADYWEIDER_煥膚靚白_凍乾細胞淡斑急救安瓶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