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懸案:西成女醫師離奇死亡

沒毛病4466 發佈 2022-08-19T13:15:11.373177+00:00

這起案件在發生初期,人們本來以為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過勞死事件,但是隨著調查的深入,發現了案情極其複雜,讓人總感覺在死亡的背後依然還隱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今天要給大家講一起未解懸案「西成女醫師怪死事件」。這起案件在發生初期,人們本來以為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過勞死事件,但是隨著調查的深入,發現了案情極其複雜,讓人總感覺在死亡的背後依然還隱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很多人為了追尋事件的真相不遺餘力,但是很可惜的是,案發至今已經過去了快11年,我們距離真正的答案仍然遙遙無期。今天我們的故事要從日本的第二大都市大阪講起。

說到貧民窟,可能大家首先會聯想到印度的孟買、巴西的里約熱內盧、墨西哥城愛鄰等等經濟發展極度不平衡的地方。但是事實上,就算是在日本這種相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也仍然殘留著不少某種程度上的貧民區,而我們今天故事的發生地愛鄰地區剛好就是一個典型的代表。 愛鄰地區位於日本大阪市西成區的東北部原稱「釜釜崎」,是日本國內最貧困的地區之一,區內有1/4的人口都是依靠政府的扶貧救助金生活,另外剩下的3/4,則只能拼著老命去打零工,賺取最低標準的薪資,來維持最基礎的溫飽。雖然乍一看這裡基礎設施還算是挺完備的,感覺和日本其他街道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當你走進去仔細的逛一圈的話,就會發現其實裡面隱藏的數之不盡的無家可歸者。這些可憐的流浪漢們大多數都是在九零年代日本泡沫經濟崩壞之後被社會淘汰出來的臨時工群體,由於年齡的增長,他們連做體力勞動能力都已失去,但是政府的救助金也僅僅足夠維持一日三餐,根本就沒有餘力去租住一個安居之所,因此他們只能集聚在天橋下,河堤旁等空地上,勉強過著聽天由命的日子。另外和前面提到的這幾個全球知名的貧民窟相比,愛鄰地區似乎表面上看起來更加乾淨整齊一些,但是在本質上卻存在著一個相同的治理問題,那就是這裡的犯罪率長期居高不下。在日本,只要提到愛鄰地區,首先浮現在人們腦海的都一定是黑社會、暴力、地下交易等等極為消極的字眼標籤。對於這麼一個人人都敬而遠之的無法之地,有一位年僅才30幾歲的站在人生勝利組的年輕女醫師,卻反其道而行之,成為了一位主動移居到愛鄰地區的逆行者。

矢島祥子,1975年3月30日出生於群馬縣的一個富裕家庭,爸爸媽媽都是當地有名的醫生。可能是受家庭氛圍的影響,祥子長大後也成功考進了當地知名國立大學的醫學部。由於大學期間成績非常優異,畢業後完全都不需要去面試找工作,就被自己的導師推薦到了大阪市內一家大醫院,和父母一樣成為了一名受人尊敬的醫師。也正是因為這個契機,她和愛琳地區結下了不解之緣。祥子是一個很善良有愛心的人,儘管在醫院的工作已經非常繁忙,但是她從來沒有放棄過有空就去慈善機構做義工的習慣。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她受到了一個專門是為愛鄰地區的露宿者義診的公益組織邀請,第一次踏進了這個人人聞之色變的貧民窟。自從和裡面的露宿者接觸過之後,祥子才知道,原來就算是在富裕的日本,也有很多人是因為各種原因而看不起醫生的。這一發現讓她非常驚訝,同時也深受打擊。於是她下定決心,決定放棄在大醫院的美好前途,主動加入了一家位於愛鄰地區內的小診所,在那裡白天擔任普通的內科醫師,晚上下班後則投身於關愛遊民的慈善機構,希望把自己有限的精力全部都可以貢獻給這些幾乎等於被社會拋棄的弱勢群體。祥子除了在義診這件事上不遺餘力之外,在當醫生賺到的錢也幾乎傾囊而出。 不斷的為生活在愛寧地區的貧困老人們捐獻食物、睡袋、輪椅等等生活必需品,而自己則不得不住在西城區內一間不到十平米的破舊公寓裡,每天過著和自己的職業非常不相稱的清貧生活。愛鄰地區的人們漸漸也被祥子醫師的無私奉獻精神所感動,紛紛把他尊稱為西成區的聖女德蕾莎。可惜讓人遺憾的是,對這麼一個如此善良的好心人,上帝並沒有給予任何特殊眷顧,反而是早早的奪去了他寶貴的生命。

2009年11月16日凌晨01:20,一名夜釣愛好者,在距離愛鄰地區大概四公里遠的一個叫做千本松的登船碼頭的海面上,發現了一具女屍。經過相關部門的鑑定查證後得知,死者竟然是前兩天開始,失去聯繫的有西成區聖女德蕾莎之稱的祥子醫師。這個突如其來的死訊大家都感到十分驚訝。由於祥子醫師是西成區里非常有分量的名人。西成區警察組對於此案完全不敢怠慢,所以馬上成立了專案小組展開調查。據說,最後目擊到祥子醫師的是她所任職那家診所里的一位護士。從護士的證言得知,2019年11月13日晚上十點鐘左右,在她準備下班回家的時候,發現了祥子醫師還在座位上整理患者資料,於是她就走過去寒暄了幾句才離開,那時候診所里就只剩下祥子醫師一個人。另外,根據防盜系統的記錄得知,祥子醫師一直加班到隔天凌晨的04:15,才用自己的職員卡設置好防盜器離開,誰知道防盜器在他離開後不到幾分鐘就響起了警報。防盜公司的保安在半個小時內趕到診所檢查,但是當場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心裡想著應該是防盜器誤報,於是便關掉了警鐘離開。第二天上班時間過了快一大半,卻遲遲沒有看到祥子醫師過來看診,診所里的同事開始擔心起來,於是便指派了一名剛好有空的護士,讓她前往祥子醫師的公寓裡尋找。誰知道來到公寓後,竟然發現家裡的大門是沒有上鎖的狀態,可是卻一個人影都沒有。這名護士小姐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於是便聯繫了遠在群馬縣的家屬。祥子的父母收到護士小姐的通知後也覺得奇怪,便開始拼命撥打女兒的手機,雖然祥子的手機一直處於可以撥通的狀態,但是不管怎麼打都沒有人接聽。無奈之下,父母只好請求診所的同事幫忙報警。萬萬沒想到的是,兩天後卻找回了一具僵硬的屍體。祥子的父母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女兒平時一直善良乖巧,也從未聽說過她與人結仇,到底是誰那麼狠心要下此毒手呢?正當兩老在等著警察給女兒討回公道的時候,一紙死亡診斷書的出爐,瞬間讓他們目瞪口呆。祥子醫師的死亡竟然被判定為因壓力過大而自殺。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判斷,那是因為驗屍官認為祥子的死亡原因為吸入水量過多溺水而死,死者屍體上找不到什麼人為的傷痕。除此之外,經調查後發現,祥子在出事之前曾經寄出了一封寫給和他一起去義診的好友的明信片,信件的內容如下:「能遇見你,我真的很感激,為了愛鄰地區的爺爺、奶奶們的健康,請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大阪警察根據這封明信片的內容判斷,這應該是一封想要和大家告別的遺書。於是便把此案定義為一般的自殺事件,而且還立即叫停了所有的調查。可是對於同為醫學工作者的祥子父母來說,這是一個令人無法接受的結果,因為稍微有一點醫療知識的人都知道,這一封所謂的死亡診斷書根本就是錯漏百出。女兒祥子的死,絕對不是自殺那麼簡單,這場悲劇一定另有內情。

自從祥子父母拿到死亡診斷書之後,他們馬上就發現了其中一個非常明顯的疑點,那就是在祥子遺體的後腦勺上找到了一個淤血腫塊。根據西成區警察署給出來的判斷,這個腫塊是遺體被打撈出來的時候,因為操作失誤,不小心讓屍體頭部敲打到地面造成的。但是作為資深的醫學工作者,祥子的父母立刻提出了反駁,淤血腫塊這種東西必須是在人體內血液正常流動的情況下才會產生,死後是不可能形成的。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祥子生前就被人襲擊過後腦勺,所以才會有那個淤血腫塊的存在。而警方所謂的打撈時意外造成的說法,這是極度不科學的。除此之外,遺體上還有一個地方是解釋不通的,那就是在祥子的脖子兩側,法醫找到了兩道幾厘米長的擦傷傷痕,警察給出來的說法是,應該是拉起屍體時,用鐵鏈卡著脖子時造成的。但是經過模擬實驗得知,如果真的是打撈時擦傷的話,傷痕應該是要往耳朵方向傾斜著伸展的,而不是像現在脖子上看到的那樣,完全是橫著生長的。另外,在死亡診斷書上,法醫給出來的死亡時間是2009年11月14日上午,但是奇怪的是,祥子的遺體被撈起來之後,發現她的手機一直放在了衣服的口袋上,因為這隻手機並沒有防水的功能,所以祥子掉進水裡的同時,口袋裡的手機也應該是會壞掉的。但是祥子的媽媽確定,一直到11月15日為止,她的手機都還是可以撥通的狀態,也就是說,在死亡時間點上,祥子醫師應該還沒有泡在水裡,所以很有可能是被殺害後,一直到15號之後才被人拋屍大海。

面對如此明顯的作案疑點,祥子父母不可能相信女兒是自殺的,為了把此案調查的水落石出,他們花重金聘請了一名退役警察,以私家偵探的方式再次對此案展開調查。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越來越多詭異的事情漸漸浮出水面來。首先最令人驚訝的是,當祥子的父母走進祥子在愛鄰地區租住的公寓時,突然就有一種說不出的不自然的感覺來,因為這個房間裡面實在是太乾淨了,乾淨到就好像是,這裡從來沒有人住過一樣,不管是書櫃頂、電視背面,甚至是門框上所有的地方,伸手摸過去都摸不到一粒灰塵。祥子的媽媽清楚知道,自己的女兒並非那種極端潔癖的人,所以房間被弄得一塵不染,這並不像祥子的所作所為。而且後來經過鑑定部門進來採證得知,這個房間裡別說是其他人進來過的痕跡了,就連生活在這裡的祥子醫師,她自己的指紋竟然一個都採集不到,也就是說,在祥子離開公寓之後,一定有專業的清潔公司進來打掃過。另外,設置在公寓一樓的屬於祥子家的那個信箱,也不知道被什麼人強行扯了開來,並偷偷拿走了裡面所有的信件。除了租住的公寓有異樣之外,祥子所供職的診所附近也是怪事連連。當私家偵探想要搞清楚,祥子失蹤當晚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的時候,他想到了診所旁邊的那條商店街。因為附近治安一直不太好的關係,很多商店門口都裝有監視攝像頭,而且這條商店街,是祥子醫師離開診所回家的必經之路。於是便請警方去調閱監視器的錄影,誰知道最後得到的答案是,整條商店街的攝像頭,要不剛好是因為故障沒有留下當晚的錄影,要不就是剛好沒有抓拍到祥子的身影。

最後還有祥子醫師失蹤那天騎過來診所上班的單車,剛開始大家怎麼找也找不到,經過警方大範圍的搜查之後,最後才發現被人丟在了距離診所1.5公里,距離他家裡大概一公里遠的一個公營住宅區的停車場上。詭異的是這台單車同樣被人刻意清洗擦拭過,上面已經完全採集不到祥子醫師或者其他人用過的指紋。從以上種種跡象看來,很明顯的就是有人在暗地裡抹滅證據,好像是要意圖隱瞞什麼事情似的。面對這些極度不尋常的疑點,負責此案的西成區警察們竟然還執意把他定性為了自殺案件,並宣稱沒有他殺痕跡,因而停止了所有的調查。為了不讓女兒死的如此不明不白,祥子的父母脫下了醫生袍,每天站在街頭上向社會呼籲,希望有更多人來關注此案。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2011年的2月3日,此案成功引起了日本國會議員的注意,並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針對祥子醫師一案質詢了警察廳的刑事局長,最終刑事局長當場做出承諾,馬上勒令西成區警察署必須把此案,同時也朝著他殺的方向繼續調查。祥子的父母聽到這樣的結果後非常激動,心裡想著只要案件再繼續深入調查的話,就總會有真相大白到來的一天。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案件重啟調查都還沒過多久,又有一條無辜的生命成為此案的犧牲品。

2012年8月6日,一場火災的突然發生,打破了愛鄰地區的平靜生活。起火的是位於區內的一間破舊老房子,消防員迅速前來把火給撲滅之後,發現房子裡面有一具燒焦了的屍體。經過法醫部門的鑑定後得知,死者的身份是這家房子的租客,年齡64歲的佐藤先生。

報告顯示,他是因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昏迷後在被屋內的大火活活燒死。西成區警察署馬上介入調查,但奇怪的是,才剛立案沒多久,警方便以意外失火事件為由匆匆結案,然後就漸漸的被大家所遺忘。也許對於大阪市一般的民眾來說,這僅僅是一起普通的獨居老人意外失火事件,但是在祥子醫師的父母看來,佐藤先生的死絕對和自己女兒的案件息息相關。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原來這位佐藤先生和祥子醫師是認識了好幾年的老朋友。

據愛鄰地區內的民眾回憶說,佐藤先生曾經也是區內眾多流浪漢裡面的其中一名,剛好有一段時間他身體不適,可是又因為沒有錢看醫生,所以只好一直忍著,直到有一天他差一點就病死在街頭,是前來義診的祥子醫師把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在祥子醫師的熱心幫助下,佐藤先生的身體漸漸康復了起來,而且還慢慢的重新回到社會上工作,也開始可以憑著自己的努力租上了一間便宜的公寓,最終還成功擺脫了貧困戶的稱號,把自己的生活推回了正軌。為了報答祥子醫師的救命之恩,佐藤先生決定要把自己的餘生投身關愛遊民的慈善事業,他主動成為了祥子醫師晚上尋回義診時的助手,既負責保護祥子醫師的安全,又要充當她與露宿者之間溝通的橋樑。就這樣經過多年的緊密合作之後,他們倆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但是奇怪的是,自從祥子醫師出事了之後,佐藤先生也好像突然人間蒸發了似的,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前來參與義工活動,一直到祥子一事的案件被定為他殺。重啟調查之後,他突然主動現身,與祥子的父母取得了聯繫,並鼓起勇氣向他們講述了一個隱藏已久的秘密。原來佐藤先生一直懷疑祥子醫師的死很有可能與貧困產業有關。這個所謂的貧困產業到底是什麼東西呢?乍一聽,可能有人會以為這是一種為了幫助人民脫貧的慈善事業,但是諷刺的是,答案剛剛好相反。貧困產業事情有某些不法組織利用貧困階層因為金錢不自由這個弱點,迫使他們參與一些一般人不願意從事的非法行為,最終形成一條龐大的黑色產業鏈,簡單的說就是利用貧困人口的存在,然後從中獲取高額利益的產業。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器官買賣、強迫賣春、處方藥物的地下交易、社會福利費詐騙等等。而在整個日本裡面,貧困產業發展最蓬勃的地方就正好是在大阪的愛鄰地區。對於住在這裡的人來說,貧困產業的存在從來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就連當地政府部門的態度也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對於為人正義的祥子醫師來說,那絕對是她無法接受的事情。佐藤先生告訴祥子的父母說,祥子醫師生前就曾經提起過,她正在與某家電視台合作準備接受採訪,在電視機面前向全國人民揭發愛鄰地區存在已久的貧困產業這一社會問題。佐藤先生自己清楚知道,祥子醫師這一舉動一定會得罪很多相關利益團體,雖然曾經極力相勸,但是祥子醫師是那種認定對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底的理想主義者。果不其然,過了沒多久就在電視上看到了關於祥子醫師的報導,可遺憾的是,那不是她接受採訪的畫面,而是報導她不幸身亡的消息。自從祥子醫師過世之後,佐藤先生很擔心自己會因為知道的太多而惹來殺身之貨,於是就主動切斷了和慈善機構的一切來往。但是這兩年多以來,他每天都會遭受到良心的譴責。直到看到警方準備重新調查此案的消息後,佐藤先生再也忍不住了,他很想要給祥子醫師討回一個公道,所以才決定站出來說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祥子父母聽完後深表感激,想著接下來女兒的案件終於找到了一個有力的證人。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秘密公諸於世不久,佐藤先生就被發現葬身於火海。自從佐藤先生離世之後,祥子父母再次翻查了祥子醫師留下來的遺物,竟然發現了她的行程備忘錄,裡面的確預留了一個時間段,寫的是約了要與某電視台記者見面的。這就更加印證了佐藤先生所說的話是沒錯的。可是詭異的是,當祥子的父母打電話與這家電視台求證的時候,他們竟而完全否認曾與祥子醫師有過接觸,並表示關於愛鄰地區的貧困產業他們毫不知情,除了電視台的反應極度不尋常之外,就連祥子醫師之前所就職的小診所也開始對於此案閉口不談,總感覺有股無名的力量在背後默默的讓調查變得舉步維艱。那麼這股隱形的力量又到底來自何處呢?首先最容易讓你聯想到的就是當地的黑社會組織,很有可能是祥子醫師的正義之舉嚴重破壞了他們在愛琳地區的利益,所以才不得不把她當做障礙物除掉。但是祥子父母所僱傭的退役警察認為,祥子醫師的死並不太符合黑社會組織的作案手法,黑社會組織殺人的話,一般都會有明顯的警告意味,並不會特意去消除指紋等作案痕跡,事後也沒必要花那麼多的精力把事情偽裝的像自殺事件一樣,所以他相信這背後應該還有更龐大的力量,而且是龐大到既可以讓法醫部門寫出如此不合理的死亡報告,又可以讓警察的調查部門處處推搪為難的力量,才是真正的主謀者。

2015年2月,一名叫做西鄉正興的獨立記者提出了一種新的觀點,據他調查所知,大阪市政府每年大概有660億日元的資金預算,是專門撥給愛鄰地區扶貧管制用的。但是這筆巨額資金到真正流到人民的手上為止,途中必須經手無數的政府部門和NPO公益組織。這中間到底隱藏了多少貪污詐騙的成份,根本無從考究。而祥子醫師很有可能就是發現了其中不應該被知道的秘密,最終才落到了被「自殺」的下場。

以上就是西成女醫師怪死事件的來龍去脈,到今天為止,儘管案件已經過去了11年,祥子醫師依然還是死的不明不白。隨著時間的推移,愛鄰地區的人們也開始逐漸忘記這位曾經為了他們無私奉獻的聖女,唯獨還剩下兩位老人家,依然不屈不撓的為了追尋真相而奔波。

關鍵字:

你們都以為我才二十出頭吧~

2021-09-30T07:40:32.956882+00:00

其實⋯我已經快四十了(笑)

 

你們都以為我才二十出頭吧~

其實⋯我已經快四十了(笑)

不老女神的保養秘方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激素,隨著阮巢退化慢慢遞減

美麗,也隨著歲月慢慢流失⋯

別讓青春的花慢慢枯萎了!

年過30之後,真的有感覺皮膚開始乾皺,就算保養品擦得很高級,外在保養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內在老化的速度啊!

真的要從體內開始調理保養才有用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

500倍女人營養素 回春指數爆表

《蜂王子粉X女王蜂王乳》

這款蜂后液態逆齡素,把所有成份濃縮成膠囊,吃下去馬上補充女性所需的營養,可以延緩肌齡老化,肌膚摸起來不止Q還更彈!讓妳維持像我一樣的青春體態,臉上也時常有紅潤的好氣色,不用再當黃臉婆了~~

而且我長期服用,感覺身體有散發淡淡的體香耶

 

不知道是女人味還是體香XDDD反正都很香啦!

 

 

商品資訊

 

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熟齡警訊  生理不適、膚況差、發胖 

當美麗關鍵「雌激素」快速衰減

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 臨床見證!90%女性重拾年輕體態!

 濃縮蜂王漿500倍↑的雌激素 

調理生理機能|綜合女性營養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活化美白肌膚 恢復少女氣色

維持青春曲線|平衡分泌系統 睡眠品質提升

激發費洛蒙香|內而外女人味 重燃親密激情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