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軍唯一倖存軍長程世才,闖入祁連山被道士所救,結局如何?

青史佐酒 發佈 2022-08-19T14:41:17.657351+00:00

他們還那樣的年輕,卻經歷了最殘酷的戰鬥,長達月余的阻擊和突圍,目睹戰友們一個個倒下,他們並不知道出路在哪,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卻始終堅定一個信念:這支隊伍是打不垮的。

「我們就這樣失敗了嗎?」


「失敗?我們還有無數的同志。革命一定會勝利,我們是打不垮的!」


這樣的兩句話不是宣傳的口號,也不是虛構的場景。而是在祁連山腳下,兩位普通戰士最真實的對話。他們還那樣的年輕,卻經歷了最殘酷的戰鬥,長達月余的阻擊和突圍,目睹戰友們一個個倒下,他們並不知道出路在哪,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卻始終堅定一個信念:這支隊伍是打不垮的。

一場惡戰之後,部隊被迫轉入祁連山,往80里外的康隆寺撤退。山路險峻,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溫,把所有人全身凍得疼痛而麻木。部隊沉默地走著,馱著傷員的戰馬也是一聲不吭,只剩下風聲和積雪被踏碎的聲音。


程世才曾回憶說,自己是無意間聽到身後兩位戰士的對話,那一刻難掩激動,鬥志再一次被燃起。如果沒有翻天覆地的氣概,這時誰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呢!士兵們沒有放棄,作為軍長,作為這裡的最高指揮員,他更不能放棄,一定要把西路軍僅存的骨血帶出去!


程世才是西路軍輝煌與磨難的全程見證者,也正是他的臨危受命,才為這支英雄的部隊留下了燎原的星星之火。這位有「猛虎將軍」美譽的戰將,一生堪稱絕對的傳奇。


一、破川軍巧獻奇謀,「夜老虎」一戰成名

程世才出生在湖北大悟的一戶貧苦農民家庭,少年時便有俠氣,看不慣百姓疾苦,痛恨地主壓迫。後來在許繼慎、徐向前的領導下,鄂豫皖的紅軍取得蓬勃發展,18歲的程世才便辭別父母,毅然選擇投身軍旅,立志為家鄉父老而革命。

如果說有類人對於戰爭有著天生的悟性,那麼程世才絕對就屬於這類人。多年的老搭檔李先念曾這樣形容他:


「在戰場上,程世才氣勢奪人,身先士卒,一往無前,就像出山的猛虎。」


當時鄂豫皖紅軍擴軍迅速,裝備後勤跟不上,所以很多新兵都沒有槍,只分配到了大刀、長矛。程世才初生牛犢不怕虎,衝鋒號一響,首次上戰場的他第一個躍出戰壕,沖在隊伍最前面,提著大刀就殺向敵人陣地。


因為沖得太快,腳丫子快的程世才一下就把戰友們都甩在了後面,一個人衝到陣地當中,迎面就撞上了一個敵人。一番扭打,對面明顯身強力壯,年輕的程世才哪是對手,眼看落了下風要當俘虜,程世才趁亂一把奪過敵人手槍,當面就是一槍。


單騎闖關,殺敵立功還有繳獲,還是新兵的程世才可謂一戰成名。當時鄂豫皖紅軍是出了名的「紅小鬼」當家,十七八歲就當上指戰員的大有人在,而程世才就是其中的代表。1931年1月,鄂豫皖紅軍整編為紅4軍,入伍不到一年的程世才升任33團特務連排長。


幾個月後的11月7日,紅四方面軍在七里坪正式成立,徐向前擔任總指揮,並在接下來的半年之內連續發起黃安、商潢、蘇家埠、潢光四大戰役,殲滅敵人正規軍40個團近6萬餘人。在徐向前的指揮下,程世才每戰必與,在戰火中不斷成長,累立戰功,歷任連指導員、33團政委。


1932年10月,紅四方面軍向西實施戰略轉移,在棗陽遭遇敵人重兵包圍。作為主力的33團奉命奪路突圍,為全軍打開一個缺口。激戰之中,團長吳雲山中彈犧牲,程世才臨危受命兼任團長。


眼看敵人的包圍圈不斷壓縮,形勢萬急。程世才一把拔出大刀,大喊「擋我者死」,指揮全團發起總衝鋒。戰鬥中,程世才身負重傷,兩度倒地昏迷,醒來後卻仍死戰不退,直到硬生生把敵人的防線撕開一條口子,掩護全軍突出重圍。


當時四方面軍有兩把聞名全軍的「大刀」,一把屬於少林和尚出身的許世友,另一把便是程世才特製的大長刀。程世才身材高大,腿長跑得快,每逢衝鋒必身先士卒,因此他的手下戰士都說:


「打仗,一認紅旗,二認團長的大刀,大刀指向哪,我們就打到哪。」


程世才作戰勇猛,卻不是只知橫衝直撞的莽漢子。他極具軍事天賦,心思縝密,每次指揮戰鬥前都會進行周密部署,不留下任何漏洞。而且最為難得是,沒有上過軍校的程世才,卻往往能天才般地找到最佳戰機與最佳戰術。


1933年春,四方面軍翻越蜀道天險,挺進四川。川中軍閥田頌堯聞聽紅軍入川大驚失色,連忙聚攏6萬大軍,向立足未穩的紅軍發動「三路圍攻」。為了應對來勢洶洶的川軍,徐向前機斷決策,制定了「求心撤退」的總戰略:


「部隊從四面向核心地區收縮陣地,誘敵深入,利用險惡地勢,構築工事,節節抗擊,消耗、遲滯敵人,伺機反攻。」


徐向前用兵向來不循常規,以奇招制勝,一些基層指戰員往往不能理解。像這次,面對戰鬥力「只有一股煙勁」的川軍,很多將領都覺得光打阻擊太憋屈,而且有時候打勝了還要撤出陣地,這圖什麼?還不如真刀真槍地正面打一場。

而在堆積成山的「請戰書」中,程世才的一個建議卻讓徐向前眼前一亮。身處前線的程世才敏銳發現敵人的左路縱隊不顧左右友軍位置,孤軍深入我軍戰線腹地,便請求運用部分兵力,秘密插入敵人側後,切斷貪功疾進的敵人13個主力團退路,讓其有來無回。


看到程世才的大膽計劃,一向不苟言笑的徐向前也抑制不住驚喜之情,放聲大笑,並對身邊的人講到:


「程世才,是才啊!一個團長,竟然敢於想吃掉敵人13個團!」


程世才真正領悟到了徐向前戰術的核心思路,打了這麼久的防守,目的不在於守住陣地,而是誘敵深入,捕捉戰機將川軍主力一網打盡,而現在戰機已經出現。很快,徐向前命令直接下達到33團,點名由程世才率部擔任包抄任務,奔襲余家灣,完成對川軍合圍。


為了保密,程世才決定兵行險招,繞過敵人正面密集的碉堡群和交通壕,從方圓20里的原始叢林中開闢一條小路,直奔敵人第10旅旅部梓潼廟。也是天從人意,隊伍出發的當天夜裡,天降大雨,雷聲閃電完全蓋過了部隊伐木取路的聲音。


33團有如神兵天降,突然出現在敵人陣地前300米處。程世才一馬當先,率領部隊沖入敵人。從睡夢中被驚醒的敵人嚇得心驚膽裂,根本組織不起防禦,只能跪地繳械投降。


這一仗,川軍左路縱隊直接被攔腰斬斷,旅長楊傑被生擒,13個主力團被基本打垮。另外兩路川軍聞聽左路兵敗,拔足狂逃,速度驚人,槍枝彈藥全扔,傷員、長官、夫人也都拋下不管了,後面追擊的紅軍愣是沒有咬住一個尾巴。

戰後,立下首功的33團被授予一面「攻如猛虎」優勝錦旗。夜戰、雨戰、穿越原始叢林,程世才手下的這支33團如同夜間一隻狡黠的猛虎,誰也不知道它會從哪裡突然跳出來咬上敵人一口,這樣的隊伍是最可怕,攻不破、防不住,幾乎沒有任何弱點。


自此之後,川軍聞聽程世才和猛虎團幾個字,無不喪膽。一向目中無人的川軍大將何瞻如,甚至在戰敗後給朋友的一封信中這樣寫到:


「我戎馬半生,歷經辛苦,哪裡見過這樣的慘敗,損兵折將,幾乎被擒。紅軍作戰獷勇,川軍不堪一擊,全然不是對手。」


二、徐向前點將打包座,毛主席盛讚:不世之才

1935年6月,紅一、四方面軍會師懋功,並隨即混編成左右兩路縱隊北上,穿越人稱「死亡之海」的若爾蓋大草原。這一路,是超乎常人想像的艱險。


過草地,大多數部隊一無電台,二無嚮導,就靠一個指北針定方向。方圓數百里的草地,一片慌亂,沒有人煙,甚至連鳥都看不見。到處都是沼澤和泥潭,人一陷進去就再也出不來。因為食物匱乏,戰士們連草根、樹皮都沒得吃。紅三軍團後衛團700多人,因為缺糧,甚至全團犧牲在了草地邊緣的一個河灘上。


部隊剛走出草地,還未得到片刻休整,又得到一個極壞的情報:


「上下包座是通往甘南的必經之路,已被胡宗南派重兵駐守,且依據險惡地勢修築了大量工事。」


形勢已然萬分嚴峻,如果不能立刻拿下包座,待敵人援兵趕到,紅軍將陷入絕境,唯一的退路就是再過草地。而現在,紅軍在草地中減員太多,急需休整,紅一、三兩個軍團加起來也不過8000餘人,而敵人守軍就超過萬人。


關鍵時刻,徐向前向毛主席立下軍令狀,這次攻打包座的任務,由四方面軍一力承擔。


危難之際出良將,毛主席心中一塊石頭落地,高興地問徐向前:「準備派哪個大將出征?」


徐向前沒有絲毫猶豫,脫口而出:「30軍擔任主攻,軍長程世才。」


「世才世才,不世之才,好名字,我要見見他。」


此時的程世才只有23歲,主席見到他時,亦是難掩驚訝地讚許到:「你這個軍長很年輕啊。」


見程世才手裡攥著一桿步槍,主席更是好奇:「軍長怎麼還帶步槍?」


徐向前解釋說:


「程世才同志作戰勇敢,指揮靠前,總是沖在陣地最前沿,雖然當了軍長,可步槍仍不離手。」

看著眼前這個「一身是膽」的青年將才,毛主席難掩愛才之心,毫無架子地和程世才暢談起來,從四方面軍一線部隊目前的狀態,到中層指戰員們對於未來戰爭的看法,無所不談。和毛主席的這次見面,極大地鼓舞程世才的內心。對著年輕的程世才,毛主席說了很多鼓勵的話,也正是這些話,在後來最困難的時候,支撐著程世才渡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打包座,徐向前立下了軍令狀,還請一、三方面軍的同志們當「觀眾」,這一仗壓力不小。程世才也毫不含糊,請政委李先念坐鎮軍部,自己親自率88師當前衛,直撲包座城。


不過部隊剛出發,意外情況就出現了。哨兵報告,敵人援軍一個師正在迅速向包座靠近。這一下問題就來了,這仗還打不打?要是打,那麼一旦短時間內拿不下包座,就會被敵人前後夾擊包了餃子;要是不打,那麼兩股敵人會合,再攻包座難上加難。


關鍵時刻,程世才當機立斷,命令部隊兵分兩路,一路繼續猛攻包座,另一路在半路設伏,張開一張大網等敵人援軍往裡面鑽。這一招圍點打援,是把兵力運用到極限的大膽之舉,如果不是對30軍有充足的信任,程世才斷不敢如此用兵。


增援包座的敵軍49師,師長伍誠任黃埔一期畢業,是徐向前的同學,軍事素養頗高。雖然包座被圍,守軍頻頻告急,但伍誠任非常謹慎,一路都是交替掩護,探索前進。不過後面的胡宗南卻沒有耐心,一個勁催促伍誠任迅速進兵,不要坐視友軍覆滅。


官大一級壓死人,無奈的伍誠任剛一加速,就被程世才抓住了弱點。49師搶渡包座河時,先頭兩個團剛過東岸,程世才便命令部隊全線出擊,硬生生地將49師分割為了三段。30軍依據險要地勢,居高臨下,多梯隊疏散隊形進攻,集中火力猛打一點。


僅僅7個小時,一個嫡系整編師全軍覆沒,師長伍誠任絕望之際獨自跳河逃生。與此同時,紅軍順利占領上、下包座,掃清了北上的障礙,打開了向甘南進軍的門戶,使得敵人企圖把紅軍困在草地的陰謀徹底破產。



三、千里祁連山,星星燎原火

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完成歷史性的大會師。為了開闢新局面,聯通西北,打通與蘇軍的聯繫,徐向前奉命組建西路軍,前往寧夏、甘肅建立根據地。

從戰略層面來說,西路軍兵進河西是必要的。但從實際角度來說,此時西北形勢過於複雜,馬步芳、馬步青、馬鴻逵、馬鴻賓各自盤踞一方,「河西四馬」手下的馬家軍實力究竟如何,這是剛經歷完長征的紅軍無從得知的。


躍進西北,第一仗就是強渡黃河。徐向前再次把先鋒的任務交給了程世才。24日晚11時,程世才奇兵天降,有「鋼軍」之稱的88師263團借著夜色掩護,搶渡黃河天險,直撲灘頭,打得對岸守軍猝不及防,很快占領陣地,點起三堆大火,報告搶灘成功。就在這一夜之間,30軍7000餘人全部渡過黃河。


駐守甘肅的馬步青聞聽黃河告破,大驚失色,急令參謀長馬廷祥率領兩個騎兵旅支援前線。馬家軍的騎兵縱橫沙漠,靠的就是一個「快」字。但另一邊的程世才,也是出了名的「快」,衝鋒時跑得快,用兵時打得快。


30軍根本不待馬家軍擺開陣勢,一戰河北灣,二戰吳家川,三戰尾泉。程世才如同馬尾穿豆腐,兵貴神速,連戰連勝,把馬家軍兩個旅及地方守軍打得四散潰逃。


自過黃河,到與馬家軍在河西連番交手,30軍大展威風,攻勢之猛烈幾乎未逢敵手。但這種大好的局面,卻在之後的一條山戰役中有了突然性的改變。


11月2日,馬家軍第二波援軍趕到,和馬廷祥部匯合,集合3個騎兵旅,2個步兵旅向拒守一條山的30軍發起反撲。這一仗,讓由攻轉守的30軍,第一次意識到了馬家騎兵的兇悍。


馬家軍有一套對付步兵的專用戰法,戰前用炮火覆蓋,然後騎兵衝鋒。如果衝鋒受阻,就用步兵推進,構築支點陣地,騎兵補充後繼續發起二輪、三輪衝鋒。這種戰法在地形空曠的戈壁灘,可以做到迅速機動,也可持續輸出。弱點只有一個,那就是怕重火力,而當時紅軍最缺的恰恰就是重火力。

步槍對快速騎兵根本無法形成有效傷害,而且紅軍剛進河西走廊,缺乏補給,作為主力的30軍雖然號稱7000人,卻只有3200條槍,每支槍平均子彈25發,友鄰的紅5軍、紅9軍則更是缺乏武器。


輕武器射擊準度不高,為了節約子彈,程世才只能命令部隊把敵人騎兵放近,然後用大刀砍。這種搏命的戰法,卻是當時唯一行之有效的辦法。馬家軍人數眾多,其騎兵更是風格彪悍,不怕死,敢衝鋒,刀法純熟,火力充分。


一條山戰鬥30軍苦戰三天,雖然取得最終勝利,但自身消耗也不少,而且這種消耗是永久性的。馬家軍苦心經營河西,他們打了敗仗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元氣,但茫茫戈壁灘,紅軍幾乎無從得到補給。


在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這種消耗現象更加明顯。古浪三戰、守衛高台,兩場硬碰硬的大仗讓紅9軍、紅5軍損耗嚴重,程世才的30軍成為唯一擁有完整戰鬥力的部隊。此時落在程世才肩上的任務非常嚴峻,護衛總部,掩護傷員,開路攻堅,阻擊突圍都要一力承擔。


1月27日,面對馬家軍主力追擊,程世才再次顯示出高於常人的氣魄,在西洞堡打了一場漂亮的反擊戰,重創敵軍兩個主力團,繳獲了最為珍貴的被服、罐頭等物資,還有數百匹戰馬。


用程世才自己的話說:


「不狠啃馬家軍一下,他們不曉得紅軍也有牙。」


但是像西洞堡這樣的勝仗,對於30軍來說雖然不得不打,卻同樣是打不起的仗。彈盡、水竭、藥絕,一片圍寨一片火,寸寸黃沙寸寸血。從一月幾仗到一日數仗,紅軍和馬家軍短兵相接的次數越來越多,消耗太大,30軍的抵抗已經到了極限,戰士們最好的武器不再是槍,而是手中的大刀。


身為軍長的程世才,一直身處最前沿的陣地,也見證了太多壯烈。在掩護總部順利撤離後,程世才也接到了最後的任務,把剩下的戰士們都活著帶出去。


為了給革命留下火種,程世才和政委李先念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向西突圍,翻越積雪不化,高5000多米的祁連山。闖危岩,過深淵,翻絕谷,這是一條常人想都不敢想的路,但程世才卻選擇了硬闖。


翻越40多天的雪山,走了1000多里的冰雪山路,處處都是戰場,每天都是血戰。馬家軍曾斷言,紅軍進了祁連山,不是餓死就是凍死。但身為紅軍,上至程世才和李先念,下至最普通的士兵,他們的意志從來沒有動搖:


「這支隊伍是打不垮的。」



走出常年積雪的祁連山腹地,向著甘新兩省交界之處,名為「星星峽」的地方前進。歷經百戰,這支已經不足千人的隊伍,早已彈盡糧絕。但即便如此,已經虛弱不堪的戰士們仍堅守著紀律,對老百姓秋毫無犯。這一切,都被榆林窟道觀道長郭元亨看在了眼裡。

道長久居道觀,不問世事,對紅軍雖然略有耳聞,卻不知詳細。但道長卻認定一個道理,能闖過千里祁連山的部隊,那必定是英雄之師。無糧無水卻對百姓不取一物的部隊,那必定是仁義之師。


郭元享傾其所有,向紅軍捐贈了700多斤小麥、200多斤麵粉、180斤黃米、30斤胡麻油、4口袋鹽以及30隻羊、1頭騾子。這些物資,讓紅軍從極度危難之中擺脫出來。最後,郭元亨還把自己的一匹馬贈與程世才。


素昧平生,卻能傾力相助,這般大義豈非常人所有。程世才感慨萬千,向郭元享道長致以敬意和謝意,並遞上一張清單,承諾到:


「我代表紅軍感謝您,將來紅軍走出困難,我們一定如數奉還,請您收好單據,不管將來我在不在,只要有這張條子,一定會有人幫助您的。」


郭元亨只是揮了揮手,輕描淡寫地說道:


「出家人行善為本,不可斤斤計較,以期相報」。


危難相助,讓程世才感念終生,1961年,程世才還給郭道長寫信,感謝他在20多年前紅軍路過萬佛峽那種困難情況下,對革命的幫助。沒有郭元享,就沒有最後順利到達星星峽的420名英雄。

1938年春,程世才回到延安,進入抗大學習。1939年初,程世才出任晉察冀平西挺進軍參謀長,併兼任第十二支隊司令員,協助挺進軍司令員蕭克領導開闢平西、平北抗日根據地。解放戰爭打響後,程世才隨四野轉戰東北,立下卓越功勳。1955年,程世才被授予中將軍銜。


1990年11月15日,程世才因肺癌醫治無效,於北京逝世。老搭檔李先念親致悼詞:


「在大別山區,在川陝根據地,在長征途中,在河西走廊,在風雪祁連山,我們同命運,共呼吸,帶領部隊浴血奮戰,迭摧強敵,戰勝重重風暴和苦難,經受過數不盡的血與火的考驗。世才是從槍林彈雨中衝殺出來的,打過許多大仗、硬仗、惡仗,智勇兼備,能攻善守,屢建奇功,是我軍的一員戰將。」

關鍵字:

厭倦煮飯的媽咪,快看過來!!!

2021-11-16T06:53:23.003088+00:00

Amy媽真心推薦:發現了Me2料理後,方便到...上整桌菜不到半小時😳

發現了Me2料理後,方便到...上整桌菜不到半小時😳 

最優惠組在這⇒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

很多粉絲會問我:

Q1.舒肥那麼多,為什麼偏愛這家呢?

『Me2不只賣舒肥雞胸』

第一次看到有賣「櫻桃鴨胸」跟「炙燒松阪豬」,份量又超大塊,也能讓三餐多很多變化!

而且,三種肉加熱簡單,卻都像現煮一樣很鮮、很多汁,果然是由主廚監製的美食

 

Q2.要買熟食的話,點外賣不就好了?

『Me2舒肥系列成分超天然』

對重視健康、不想小孩外食的媽媽們,根本如獲至寶!

我也耐不住每天煮飯,光備料、油煎、洗鍋,晚上就耗掉了...

不如買隨時能加熱、比自己煮還好吃的Me2熟食呢~

 

---我們家都這樣吃---

1.解凍後加熱,可以配飯或拌麵,或當一道菜

2.我女兒的最愛:加蔬果跟美乃滋拌拌夾麵包,變沙拉吐司;或把炙燒豬切片加起司

3.我老公半夜太餓,就會熱Me2來吃,當宵夜很剛好

 

現在『加贈松阪豬組』最超值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