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馬步芳去麥加朝覲,被人當場罵道:我要打你耳光

冰點歷史 發佈 2022-09-03T00:43:38.338162+00:00

1957年,馬步芳從埃及移居到了沙烏地阿拉伯。有一回,他去麥加朝覲,被阿訇當場罵道:我要打你耳光。馬步芳曾是不可一世的「青海王」,不曾想也有如此尷尬出醜的時候。

前言

1957年,馬步芳從埃及移居到了沙烏地阿拉伯。到了沙特後,他依舊是花天酒地、胡作非為。有一回,他去麥加朝覲,被阿訇(伊斯蘭教教職)當場罵道:我要打你耳光。

馬步芳曾是不可一世的「青海王」,不曾想也有如此尷尬出醜的時候。回顧他的一生,以及他的所作所為,被罵也是情理之中。

馬步芳與叔叔馬麟爭位

馬步芳是馬麒的次子,14歲那年,他對父親說,想和哥哥一樣,帶兵打仗。當時,馬步芳的哥哥馬步青在叔叔馬麟手下的馬隊當管帶(營長)。見次子態度堅決,馬麒就安排他到他哥哥的部隊擔任幫帶(營副)。

3年之後,馬步芳轉任騎兵營長。不久,叔叔馬麟命令他率部駐防在巴戎縣。到了巴戎縣後,馬步芳買馬招兵,並按照獨特練兵的方法訓練軍隊,積極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不到3年的時間,馬步芳就成了當地之王。

1928年秋,孫連仲奉馮玉祥之命率大軍進駐青海,憑著兵馬優勢,孫連仲從馬麒的手裡,搶去了「青海之王」的桂冠。對此,馬步芳認為青海省主席一職,應該由父親馬麒來擔任,他為父親只當了一個省府委員而感到憤慨。

孫連仲走馬上任後,旋即派出旅長高樹勛率部到西寧附近的化隆去清剿土匪。此時,在化隆駐兵的馬步芳,已經是一名團長了。他對於高樹勛的到來,極為討好。不僅率部夾道歡迎,還贈送給高樹勛15萬銀元,100匹駿馬等。

高樹勛返回西寧後,在孫連仲的面前,把馬步芳一頓猛夸。很快,馬步芳就被提拔為了旅長。拿著孫連仲的委任狀,馬步芳趕緊向上級打了「擴編軍隊」的報告,得到批准後,他很快組編了3個團和2個獨立營。這樣一來,馬步芳部隊的實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1928年秋,中原大戰即將爆發。為了應戰,孫連仲奉馮玉祥之命率部東移。臨走時,孫連仲將青海省主席的代理權交給了馬麒。「蔣、馮、閻」中原大戰爆發之初,青海尚在馮玉祥的手中,所以,馬麒的態度很堅決,對外都是打著「擁馮反蔣」的旗號。

不過,老謀深算的馬麒知道,這一戰,鹿死誰手可不一定呢?於是,他便做了兩手準備,一邊派馬步芳出兵配合馮玉祥,一邊暗中差人到南京,與蔣介石取得聯繫。

對於送上門的禮物,蔣介石當然樂意,他對馬麒派去的人說:

「南京政府將全力支持馬主席在青海的工作。」

次年9月,中原大戰以蔣介石獲勝而結束。此時,馬麒立即豎起了「擁蔣反馮」的旗幟。另外,他還讓馬步芳親自攜帶重金前往河南,面見當時國民黨主管西北軍事大權的洛陽行營主任顧祝同,請他代為轉達對蔣介石的擁戴。

顧祝同收了好處後,便安排馬麒的親信李天民去南京見蔣介石。李天民對蔣介石說:

「目前,青海情勢穩定,馬麒先生表示堅決擁護南京政府,聽從總司令的指揮。」

蔣介石聽後微微一笑,心想,雖然國軍在政治上掌握了西北,但對西北邊遠省份,卻是鞭長莫及。如今馬麒主動歸順,正好可以利用他管理青海。於是,蔣介石說:

「只要馬主席真心擁護國民政府,我們考慮讓他繼續在青海執政。」

自從1930年入冬後,馬麒就患上了腿疾,終日臥床,民間稱此惡疾為「人面瘡」。馬麒四處求醫問藥,卻始終不見效果。第二年春天,馬麒因病去世。父親走後,馬步芳開始上下活動,企圖繼承父親青海省主席一職。

這時,青海省政府秘書長黎丹等人站出來反對馬步芳,他們給出的理由是馬步芳不是省府委員。這些人旋即提議由省府委員兼任建設廳廳長的馬麟繼任。開始,馬步芳還想說服黎丹。但南京方面傳來消息,說蔣介石準備讓青海省民政廳廳長王玉堂暫代省主席。

馬步芳一合計,與其讓王玉堂坐享其成,還不如讓自己的叔叔來當。於是,馬步芳放棄與馬麟的相爭,並聯合黎丹等人,一起聯名給蔣介石上書,極力推薦馬麟。蔣介石考慮到,馬家在青海是有一定勢力的,所以也就同意了由馬麟暫代青海省主席一職。

馬麟當上省主席後,昏聵無能,搞得青海經濟一團糟。為了刺激經濟,他就下令大肆印錢,結果導致通貨膨脹,引起眾怒。馬步芳抓住時機,煽動群眾搗毀了西寧的「平市官錢局」,一時之間,大街小巷都傳著「馬麟下台」的聲音。

馬麟見勢不妙,連夜將自己多年來搜刮的黃金、白銀,裝在鹽袋內,準備從西寧運回老家。馬步芳得知此事後,派人在路上將錢財洗劫一空,並將此醜聞發布於報紙之上,弄得馬麟沒了臉面。

萬般無奈之下,馬麟電請南京政府,以身體有病為由,提出休假半年,去麥加朝覲。就在電報發送前,馬步芳偷偷地在上面加了「政務由馬步芳代理」一語。蔣介石接電後,馬上批示同意。

1936年8月13日,馬步芳代理了青海省政府主席。

馬步芳在青海過著荒淫無度的生活

1936年11月,「西北剿匪第二防區司令」馬步芳,奉命「剿滅」進入河西走廊的紅軍西路軍。雙方經過多次的慘烈激戰後,紅軍由於長途跋涉,加之補給嚴重缺乏,終於兵敗河西。

馬步芳用西路軍戰士的鮮血,換得了蔣介石的重賞,他也由此從青海省代主席轉任為青海省主席。

當上了青海省主席後,馬步芳並不滿足。他的心思是稱霸西北,甚至曾一度想出兵把新疆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為了實現政治目標,他大肆招兵買馬,擴充部隊。

在部下眼裡,馬步芳是個富有實幹精神的人。他曾這樣說過:「本人多年來對於治軍治事抱定一個『干』字。」他每天早上4點起床,晚上10點睡覺,大半的時間都在兵營或機關中度過。

馬步芳平時沒什麼特殊嗜好,不抽菸,不喝酒。唯獨在男女生活上,卻極為荒淫無度。《馬步芳家族統治青海四十年》這本書有記載:

「馬步芳獸性暴淫的惡毒手段,主要是:一、憑藉政治特權,姦淫某些部屬的妻女;二、勾引部分親眷的內室;三、引誘或設計謀害部分女生;四、搶奪民間某些婦女;五、收買妓院個別妓女。」

有人粗略估計,前後被姦污的婦女,僅在本省內約有數百人。

蘭州之戰,馬步芳交權給兒子

抗日戰爭爆發後,蔣介石敦促馬步芳派一個騎兵師上前線。接到命令後,馬步芳組織了一支8000多人的騎兵師開抵陝西。師長由馬彪擔任。

出發之前,馬步芳對馬彪囑託道:

「這一師的人馬,我就交給你了。到了中原後,你要見機行事。日本人很厲害,武器也比我們先進得多,我們可不是中央軍。」

馬彪立馬意會了馬步芳的意思,他趕緊表明態度說:

「中央軍是中央軍,我們是我們。我們對軍長您的命令永遠服從。」

爾後,馬彪率部先後駐防於陝西、河南等地,表面上他受命於衛立煌、李仙洲的指揮,實際上他只聽從馬步芳的遙控指令。

馬步芳的部隊前後9年抗日,但據記載他們與日軍交火僅有8次。從1942年起,馬彪的部隊就轉為對新四軍的牽制上,抗擊日寇並不在他們的目標清單上。對此,馬步芳很是滿意。

馬步芳很會探知蔣介石的心思,也很會拉攏國民黨的其他高官。為了巴結當時的副總參謀長白崇禧,馬步芳命人打造了一尊滿裝黃金的空心銅佛送給白崇禧。

有一回,白崇禧問馬步芳:「委員長準備調你去綏遠省當主席,你願意嗎?」

馬步芳聽後,心裡很感謝白崇禧提前告知。接著,他四處找人活動,最後取得了時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的支持。在吳的進言下,蔣介石打消了任命馬步芳去綏遠省當主席的決定。

1942年夏,蔣介石飛抵蘭州召開軍事會議,親自布置西北抗戰事宜。馬步芳覺得是個討好蔣介石的機會,於是,他又是率部夾道歡迎,又是懸旗掛彩,把姿態放得很低。

為了給蔣介石留下好印象,他一改平時穿便裝的習慣,每天軍服挺括,說話也收斂了許多。蔣介石看著他木訥的樣子,多次誇獎說:「子香主席,為人忠厚啊!」

蔣介石離開蘭州前,馬步芳送給他500匹馬,10多箱子麝香等。

抗戰結束後,馬步芳為了配合蔣介石打內戰,他讓兒子馬繼援率部,開往隴東平涼作戰。

1949年春,國民黨軍被解放軍打得節節敗退。國民黨政府也從南京跑到了廣州。5月的一天,蔣介石、李宗仁、閻錫山、白崇禧等人在廣州的一間密室里商量如何布置與解放軍作最後一搏。

蔣介石不甘心自己這樣被打敗,他認為只要等到美國支援以及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他就能憑著大西南和大西北的勢力,捲土重來。接著,經過一番激烈的商討後,蔣介石說:

「胡宗南部有20萬人馬沒有動,青海、寧夏的馬家軍有18萬人馬。這些足以與共軍周旋一段時日,為我們『反攻』爭取時間。」

在提及西北軍事大權交給馬步芳,還是馬鴻逵好時,白崇禧表示,馬步芳性情暴躁,像一匹野馬,雖然難以駕馭,但容易利用。而馬鴻逵,像一匹滑馬,精明的很,靠不住。因此,西北軍政長官應該由馬步芳來擔任,並且還要授予其陸軍中將加上將銜,以資鼓勵。

李宗仁補充道:「二馬素有矛盾,要做好他們的工作。」

蔣介石最後總結:「伯川(閻錫山),你來處理他們之間的事,再說共產黨都打到家門口了,還鬧什麼!」

6月,剛當上行政院院長的閻錫山,把馬步芳和馬步逵電邀到廣州,在「愛群酒店」請兩位吃飯。期間,閻錫山讓二馬冰釋前嫌,共同抵禦共產黨。二馬也照做,還對著《古蘭經》發誓,表示要堅決與共產黨鬥爭到底,決不讓共軍進占西北一寸土地。

不久,解放軍一野30萬大軍,朝著西北攻來。聞知解放軍攻來的消息後,馬步芳召集軍隊駐防在固關、馬鹿鎮一帶。值得一提的是,固關是通往甘肅的第一道大門,它四面高山聳立,唯一一條公路夾在狹長的山谷之中,對馬步芳這邊來講,可以說憑著這道關隘,就可以將解放軍阻擋在甘肅之外。

這塊硬骨頭,彭德懷將其交給了王震的第一兵團。王震不負眾望,經過一番激戰,快速拿下了固關。爾後,解放軍一鼓作氣,解放了平涼,然後朝著蘭州進攻。

這時的馬步芳,並沒把解放軍放在眼裡,他想著憑著蘭州依山臨水的地形,以及抗戰時的工事,加之手下的10萬大軍,彭德懷的土炮,是根本打不下蘭州。

不過,他也作了兩手準備,一是讓兒子馬繼援守備蘭州,讓馬鴻逵率部馳援蘭州;二是布置好西寧的防務,以備不時之需。

馬步芳回西寧之前,叮囑兒子說:「當年,彭德懷幾萬人馬打敗過胡宗南十幾萬部隊,萬不可輕敵。」

馬繼援一個愣頭青,嫌棄他父親只說不吉利的話。

8月21日,彭德懷下令進攻蘭州。馬繼援利用地形優勢和堅固的工事,負隅頑抗。一番激戰後,解放軍傷亡太大,不得不停止進攻。很快,中南海毛主席收到了蘭州初戰受挫的消息,顯得很吃驚。

毛主席把大西北全面解放的希望寄托在蘭州一戰上。蘭州之戰,事關重大,若是攻不下,勢必會影響整個大西北,甚至全國解放的進程。接著,毛主席給彭德懷去電,打算給予一野一個星期或更多時間備戰。但彭德懷認為,趁著馬鴻逵的援軍未到,應當馬上發起進攻。

彭德懷將重新調整好的作戰方針,呈報上去,毛主席看過後批示同意。2天後,彭德懷再次下達了進攻的命令。這一次,幾百門大炮齊轟。在炮火的掩護下,解放軍向蘭州守敵發起了全線進攻。

26日上午,紅旗插在了蘭州城牆上。此時的馬步芳早已乘坐飛機逃到了重慶,馬繼援得知消息後,也跑到了重慶。

馬步芳遭辱罵不敢還嘴

1949年10月,馬步芳隻身去了台灣。到了地方後,蔣介石就撤了他的職務。馬步芳知道,台灣是待不下去了。於是,他花了大價錢於1950年夏,搞到了去往埃及的護照。

馬步芳到了埃及首都開羅之後,由於他帶得金銀珠寶多,所以日子過得依舊奢侈荒淫。有記載稱:

「如此荒淫放縱的獸行,又在埃及繼續施展,酒店的侍女,舞廳的舞女,隨他到開羅謀生的部屬的家眷,全被他任意奸占。」

1957年,埃及與新中國建交後,馬步芳變賣了房產,移居到了沙烏地阿拉伯。剛到沙特時,馬步芳帶著一群姨太太去麥加朝覲,阿訇見了很是驚詫。他從來沒見過一個男人有如此多的妻妾,認為馬步芳必然是拐了別人的老婆。

阿訇對馬步芳很氣憤地罵道:

「你這人帶著別人的太太來朝覲天房,把天房都褻瀆了。我要打你耳光,趕你出去,還要報告政府,驅逐你出境。」

馬步芳聽了,馬上將姨太太們就近送人,等朝覲結束後,他又偷悄悄地給贖回來。這件事在當地也成了一個大笑話。1975年,馬步芳客死異鄉,終年72歲。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