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頂林國泰過江,能否敵澳門「地頭蛇」?

東方財經雜誌 發佈 2022-09-23T00:36:42.319896+00:00

今年6月21日,澳門立法會通過了《修改第16/2001號法律》,訂明了澳門賭牌批給上限為6個,禁止轉批給,且批給期不多於十年。


文:馬歌

本來被外界視為平靜無奇的澳門新一輪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牌照(俗稱「賭牌」)競投,在9月14日截止投標當天突然殺出個「程咬金」,除原本持「三正三副」賭牌經營的6家公司外,跳出了一家「GMM股份有限公司」。

今年6月21日,澳門立法會通過了《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訂明了澳門賭牌批給上限為6個,禁止轉批給,且批給期不多於十年。

也就是說,GMM的加入戰局,使澳門新賭牌競投一下子從「六選六」變成了「七搶六」,此前外界多認為可坐等續牌,現在顯然有了變量。

9月16日,澳門政府公布,博彩經營批給公開競投委員會完成開標程序,七家公司全部獲接納參與競投,當中只有GMM「獲有條件接納參與競投」,其餘六家現有經營者——永利澳門、金沙中國、新濠、澳博、美高梅中國以及銀河娛樂均獲接納參與競投。批給的所有工作將於今年底全部完成。

這家「突然殺出」的GMM,已被證實其背景是馬來西亞雲頂集團,雲頂集團由已故大馬知名華商林梧桐創辦,目前的話事人是林梧桐的次子林國泰。



雲頂是何來頭?

林梧桐,祖籍福建安溪,1937年移民馬來西亞,那時中國正值戰亂,19歲的林梧桐拿著僅有的175元,漂洋到馬來西亞,買賣廢鐵、做木匠、開五金店,省吃儉用,一心想闖出一番事業。1945年,林梧桐在馬來西亞和李金花相識結婚,後育有三男三女,即林致強、林國泰及林致華,以及林秀麗、林秀蓮及林秀瓊。


上世紀六十年代,林梧桐不顧眾人質疑,開發馬來西亞雲頂高原,「笑話由人,荒山我獨行」,由此創下了林氏雲頂集團。雲頂高原度假勝地共有7座酒店,客房共計超過1萬間。疫情前的2019年,雲頂高原全年到訪遊客高達2800萬人次,酒店入住率達95%,帶來營收(含博彩)約136億元。

雲頂高原是馬來西亞境內唯一合法的賭場,且經營績效卓越,讓林梧桐後來有了「大馬賭王」之稱,並一度與何鴻燊、葉漢、田樂園被譽為「亞洲四大賭王」,在事業最興盛的時候,林梧桐曾是馬來西亞最富有的人。作為馬來西亞經濟舉足輕重的人物,林梧桐還被國王賜封「爵士」。

2003年林梧桐退居幕後,早在1976年即加入雲頂的次子林國泰成為二代掌門人,4年後,林梧桐因病去世。在財產繼承上,他設立了國泰家族信託基金,將所有財產分成三份,由三個不同的信託公司管理。

林國泰出生於1951年,掌舵後把雲頂集團版圖成功擴大。目前,雲頂集團除了在馬來西亞擁有賭場之外,在新加坡亦運營著知名賭場聖淘沙名勝世界,在美國紐約、拉斯維加斯、邁阿密均設有賭場,在英國的子公司不但坐擁英國倫敦賭場所有權,還在全英各地擁有超過30家大大小小的賭場。同時,林國泰還大力發展線上博彩,今天的雲頂集團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網絡博彩公司之一,在全球各地擁有3000多萬客戶。

在布局全球博彩事業的同時,林國泰繼承的雲頂,更成功跨足許多非博彩產業,除休閒旅遊業外,還擁有大馬數一數二的種植園、房地產開發以及電力和石油與天然氣等業務,旗下擁有雲頂有限、名勝世界、亞地種植等多家上市公司,集團股價總值約380億美元。


《福布斯》2022年馬來西亞富豪榜顯示,71歲的林國泰以23.5億美元的身家排名第九位。

不過,在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鵝」衝擊下,博彩及旅遊業占營收超過半壁江山的雲頂集團近年遭受重創。

其中,雲頂麾下主要產業之一,擁有「麗星郵輪」「星夢郵輪」等知名品牌的雲頂香港(00678.HK)因深陷流動性危機,於2022年1月18日向百慕達最高法院申請清盤。雲頂香港成立於1993年11月,由林國泰打理,一直積極發展郵輪行業,挑戰以往兩大美資郵輪商壟斷的局面,近年成功躋身行業前列,市值一度突破200億。申請清盤後2天,擔任雲頂香港主席兼行政總裁的林國泰亦宣布辭任。

同樣是受疫情影響,雲頂在馬來西亞本土的發展則相對好些。雖然去年同期虧損嚴重,但受益於馬來西亞今年4月的放開國門政策,雲頂集團在今年第二季營收達21.8億馬幣(約合人民幣33.57億元),同比增長166%。其中,休閒及酒店的營收為13.1億馬幣,同比增長高達5倍之多。

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林國泰與弟弟林致華還熱衷投資中國,2007年就跟河北省政府簽了在崇禮開發密苑雲頂樂園的合同,計劃總投資為180億元,該項目由兩兄弟共同投資但由林致華主導。據鳳凰衛視報導稱,林致華不僅是雲頂滑雪場的創始人,還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幕後推動者之一。當密苑雲頂樂園經過四年左右的建設竣工,並於2013年開業時,林致華向河北省政府提出了申辦冬奧會的想法,在得到支持後,河北省向中央政府提出了申辦請求。2014年,雲頂滑雪場成為冬奧會申辦委員會支持單位。2015年,國際奧委會第128次全會上,北京—張家口成功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林致華的雲頂滑雪場,是崇禮唯一一家冬奧戰場。

雲頂林氏與北京冬奧的這層淵源,令外界對GMM在澳門的競投多了一層想像。GMM代表陳小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強調,對澳門此次賭牌競投有信心,希望透過競投對澳門帶來新衝擊。



新一輪賭牌招標有何新變化?

澳門博彩業收入自從2006年首度超過美國拉斯維加斯後,就長期占據世界第一博彩市場位置。資料顯示,早在2001年,當時尚未接掌雲頂集團的林國泰就曾以澳門麗星股份有限公司名義參與競投牌照,並且進入最後回合,但最終無功而返。而林國泰在2018年接受訪問時曾再次表態,有興趣在澳門地區競標博彩牌照。

與20年前相比,此次澳門面向全球的新一輪賭牌招標,有兩個新的變化。

一是澳門政府特別強調,評標時會考慮中標的博彩企業能夠承諾以拓展海外客源作為重點,並且作出非博彩項目的投資。這是上一輪賭牌競投時沒有提及的。競投委員會主席、澳門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表示,增加非博彩元素的多元化發展不是呼籲,而是要求,亦是評標當中非常重要條件,未來當局將通過行政法規清晰訂定如何認定海外客源,於投標、議標過程中,與每家承批公司簽署批給合同時會訂明量化指標。張永春還強調,雖然批給數目最多六個賭牌,但並不代表最終一定批出六個,因當局須審查標書是否達到要求。

二是此次競投首次出現了涉及國家安全的條文。新《博彩法》第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澳門行政長官在聽取博彩委員會的意見後,可基於「危害國家或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安全」等原因解除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經營批給。法案亦提出,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經營及操作須在維護國家及澳門特別行政區安全的前提下進行。


在目前澳門的六家持牌博彩企業中,除了永利澳門和金沙中國,美高梅中國也是美國博彩業巨頭美高梅與澳門賭王何鴻燊女兒何超瓊成立的合資公司。可以說,近年美資博企占據了澳門賭業的「半壁河山」。隨著近年中美博弈的不斷升級,此舉引發不利中國在澳門的國家安全利益的擔憂。

比方說,近年美資博企在澳門發展迅速,在社會經濟中的地位日益突出,話語權增加的同時,亦易心生「干預」政務。比如永利團隊在投得澳門賭牌之後,卻以澳門未有為「賭場借貸合法化」立法為由,一度大跳「草裙舞」,遲遲不投放資本興建「永利度假村酒店」,以「推動」澳門政府對此進行立法。此外,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引述報導稱,有美資博企在早年開業初期聘請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退休探員出任保安部高層。雖說他們已經退休,但仍和美國政府關係密切,嚴重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等等。

由此就不難理解,澳門當局在新一輪賭牌競投中為何強調博企要更多地拓展海外客源,其經營須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前提下進行。尤其是後者,不少人認為對美資博企具有震懾作用。



誰是「最薄弱的一環」?

雖然雲頂集團GMM的入局,意味著肯定會有一家入標公司將於競投中落空,不過綜合各界反應來看,分析師們普遍對雲頂的勝算持冷淡態度,但並未完全排除獲勝的可能性。

摩根士坦利就預期現有6大博企可全數續牌,但云頂的入局可以讓澳門政府與博企訂立合約最終條款有更多議價空間。小摩解釋,現有博企已投資數以十億計,並聘請當地員工超過20年時間,即使在經濟下行的當下也如此,紀錄良好,因此澳門政府不可能挑選一家外資公司,並讓現有博企落選。而且雲頂香港早前申請破產一事,也有可能累及GMM的勝選機會。


高盛也認為,雲頂未必能成功挑戰現時6大博企,雖然雲頂可引入更多國際旅客至澳門,但財務狀況並不較現有博企為強。高盛指,賭牌審議過程為期45日,若過程順利,預料澳門或在11月1日左右公布新賭牌招標結果。

野村同樣認為雲頂勝算不高。雲頂確實能帶來綜合度假村,這是澳門政府希望休閒業多元化的方向,但現有公司也可以通過轉型和減少強調博彩來實現。野村認為,雲頂更大的挑戰可能是說服或對此保持負面態度的投資者,因為澳門博彩業的復甦時間表存在不確定性,而且雲頂在經歷兩年疫情後,資產負債已捉襟見肘,澳門度假村資本開銷龐大,且若得標後或將再經歷數年的負現金流,中期才能從中獲利。

不過,也有不少評論認為,澳門政府鼓勵賭業多元化發展,不排除會引入馬來西亞博企,那就會有一家美資博企出局。

滙豐環球研究雖然看淡新競爭者,但指雲頂中標機會率亦有10至20%。滙豐稱,在市況相對穩定下,市場似普遍低估了現時持有賭牌的公司失去賭牌的可能性。況且,監管機構可能會考慮維持現況以外的因素,以促進行業的長期發展,故目前值得審視6家澳門博企誰是「最薄弱的一環」。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表示,目前澳門博彩業格局美資賭企占一半,站在商業角度顯然不健康,也深深左右著澳門經濟。未來一旦中美關係跌至谷底,也需要考慮國家外交策略的情況。

陳偉強進一步分析稱,將新賭牌給予東南亞的資本,與過去多年中央倡議的一帶一路策略相吻合。尤其在加強東南亞的影響力上面,近期新加坡態度左搖右擺,將賭牌授予馬來西亞資本,或可成為內地與馬國加強合作的契機。現時3家美資賭企之中,金沙中國母企創始人艾德森,曾被美國媒體揭露是共和黨金主之一;永利澳門母企創始人史提芬永利亦曾擔任共和黨財務主席一職。這兩家公司的其中一家「被Out」亦不無可能。另外,美高梅中國規模相對較小,一旦出局,帶來的影響也較小。

香港財經專欄作家周顯也認為,美資博企美高梅出局機會較大。「雲頂集團是馬來西亞的老牌賭企,在截標前的最後幾小時,才突然提交標書,做法並不尋常,估計是有信心中標。」周顯解釋,雲頂入局可讓澳門賭業多元化,且雲頂經營賭場多年,有許多富豪顧客,自然會給澳門博彩業帶來商機。


經營澳門「十六浦」賭場項目的實德環球副主席馬浩文則表示,不排除有部分博彩企業不合乎政府心意,故不會斷言GMM為「陪跑」,但相信GMM中標難度較高。

對於新競爭者的加入,現時持有賭牌的幾家公司表現較為「淡定」。永利澳門副主席兼執行董事陳志玲響應指,大家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公司會與1.2萬名員工持續與澳門一起進步。新濠主席兼行政總裁何猷龍表示,有新參與者競爭,反映投資者對澳門長遠發展有信心,雖然疫下經營有困難,但在國家支持下澳門旅遊業長遠向好。澳博娛樂的主席何超鳳強調公司對競投充滿信心,畢竟公司一直紮根澳門,亦有信心做到拓展海外客源的要求。

誰進誰退,一切靜待年底見分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