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窒息的國產劇,為領父親養老金藏屍牆內,現實竟還有同樣劇情

柳飄飄了嗎 發佈 2022-09-23T08:11:15.519892+00:00

#頭條創作挑戰賽#2019年,上海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冰箱藏屍案。社區民警在犯罪嫌疑人吳某的房子裡,聞到一股屍體腐爛的味道。預感事情不妙,他們打開了屋內一個碩大的冰箱。吳某母親的屍體赫然出現。經法醫檢測,老人已去世半年之久,且體內沒有毒藥殘留,屬於正常病死。


2019年,上海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冰箱藏屍案。


社區民警在犯罪嫌疑人吳某的房子裡,聞到一股屍體腐爛的味道。

預感事情不妙,他們打開了屋內一個碩大的冰箱。

吳某母親的屍體赫然出現。

經法醫檢測,老人已去世半年之久,且體內沒有毒藥殘留,屬於正常病死。

而兒子此舉的目的,竟是為了領取死者每月4000塊的養老金。

這一觸目驚心的舉動,也出現在了近期播出的懸疑劇《消失的孩子》裡。

魏晨飾演的無業游民袁午,為了領取已故父親的養老金,將其屍體藏在衛生間的牆壁里。

可在成為無業游民之前,袁午是典型的高材生。

高考645,數學滿分,畢業後從事軟體開發,是有著可觀收入的職場白領。

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一個優秀學生落入這步田地?

精神恍惚、神情懨懨,靈魂像被抽掉,如一縷輕煙飄蕩在街頭。


一輛公交車駛來,他背向而立,繁忙的斑馬線上,與所有上班族逆向而行。


這是《消失的孩子》裡,袁午的初登場。


一個看不見歸途,隨風搖擺,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想去哪,能去哪」的頹喪青年形象。


曾埋頭苦讀,考上名校,找到一份體面工作,娶妻生子、家庭和睦。


在別人眼中,算是一個通過「做題」而出人頭地的代表。


但他的生活從母親去世開始,便急轉而下。


袁午目睹母親車禍,母親死後,他患上了神經官能症,也叫神經症。


常表現為精神活動能力下降,緊張、焦慮、抑鬱、恐懼等,以及軀體不適或疼痛。


一進入上班的環境,小腹間便會聚集起一股寒意,緊接著陣陣絞痛襲來,一個上午要跑五六次廁所。


加上嚴重的社交障礙,袁午幾乎沒辦法工作。


而後又染上賭癮,欠下巨額賭債。


父親只得賣掉自家老房和袁午結婚時置辦的新房,償還賭債。


心灰意冷的妻子帶著女兒,永遠離開了家。


備受打擊的父親,某一天從堆積如山的空酒瓶中爬起來,帶著袁午來到了現在的城鎮,想開始重新生活。


但袁午顯然不如父親,他幾乎一垮到底。


屈尊就卑找到一份工作後,因社交障礙,又丟掉了。


又不敢跟父親說實話,騙他說試用期三個月不發工資,好繼續「啃老」。


靠父親每個月4500的養老金,解決父子倆的房租、伙食以及生活費。



行動不便,幾乎從不出門的老父,終於在一次醉酒後,與世長辭。


父親離世,正常人應該悲痛、懷念,袁午想的卻是。


父親也不要他了,他該怎麼辦?



是的,袁午是一個無法獨立行走的「巨嬰」。


從小在父母的包攬下長大,過的是父母一手設計的人生。


高考成績出來後,母親為他選擇了信息技術專業,因為她覺得熱門。


大學開學,母親在袁午學校對面的招待所住了三個星期,幫他分析舍友性格,告訴他該親近誰,該疏遠誰,教他如何結交同學,經營自己的人脈。


那時的袁午很困惑。


在跨入大學之前,母親教他只要安心讀書就好,和同學往來不重要。而踏入大學後,卻突然要他去經營人脈。

如何與人交往,如何在社會立足他都弄不明白,他唯一明白的是,母親把一切都辦穩妥,他只要說「好」就可以了。

相親對象是母親找的,相親話術是母親教的,結婚戒指是母親送的。


輕而易舉就過上令母親滿意的生活。


直到母親去世,袁午如同電子遙控玩具丟失了遙控器,徹底淪為一具沒有意志的行屍走肉。


最終只能將老父的屍體藏起來,靠領取養老金,躲在陰溝里過活。

不過弔詭的是。


這樣一個嗜博成性、懦弱無能、害人害己的角色,卻讓人恨不起來,甚至還有些許的憐憫。


為什麼?

袁午身上藏著這代年輕人的恐懼。


害怕成為和他一樣無能啃老,且不被社會價值體系承認的人。


正因為害怕被排除在社會評價標準之外,所以年輕人都拼了命地想活成「標準」的模板。


什麼是標準的模版?


母親去世前,袁午的人生就是一個小鎮做題家的標準模版。


再有,《二十不惑2》裡姜小果的經歷,也是普通人一直努力攀登的標準人生範式。



讀書時她一直是學霸,大學學的是熱門的金融專業,大四開始實習,畢業後進的是賺錢的投行。


每一步選擇都符合實際、實用,效益最大化。


或許習慣了在競爭中拼殺,工作中的她也是一種緊繃的狀態。


下班當著同事的面,跟閨蜜打電話,要約著去乾飯、搓澡、看電影、喝酒、蹦迪……


同事一走,立馬跟閨蜜坦白「一個都安排不上了,我還得加班」。


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晰。


我們學霸都這樣

表面不努力,背後狂使勁兒啊



撞見其他同事跟領導一起健身回來,連忙也約著領導一起打羽毛球。


打完球,領導誇她「你打球很認真,也有殺氣,體能也好」。


姜小果忙不迭接上一句:


我工作打球都這樣



時刻不忘在領導面前表現自己,如此疲於奔命,就為了升職加薪,早日買房。


那個坐落在城市郊區的樣板房,被姜小果當作「夢中情房」,看了一遍又一遍。



夢想多指「詩和遠方」,而姜小果的夢想是背上房貸。


首付100萬,月供八千,一共還30年。


在大城市打工的她,不過想有個安身之所,每天回家後,可以坐在大沙發上,看無聊的綜藝,不用考慮房租,不用擔心搬家。


家裡可以鋪個大地毯,姐妹們全都叫過來,在自己的地盤,想怎麼造就怎麼造。


你甚至都不忍對姜小果說一句:這算什麼夢想?

對動盪、漂泊的年輕一代來說,當在外面受到打擊、嘲弄、滿身疲憊時,能有一處屬於自己的地方棲息,庇護尊嚴,是內心最大的慰藉。


與其說姜小果在追求世俗的成功,不如說,她在追求更高的「確定性」


在社會評價標準里,普通學子似乎只剩下一條路可走——升學、上班、結婚、買房、生子。


在這種情況下,成績好總比成績差的選擇多,去大公司總比去小公司穩定,成為國家的人,總比為企業賣命扛風險。


於是這幾年,數以千萬計的人紛紛投入到考研考公考編的大潮中去。


種種現象都透露出一個令人驚懼又無可奈何的信息。


在確定性變得越來越匱乏的當下,追求穩定,過一眼望到頭的生活,是一種幸福的生活。


就連孟川在《脫口秀大會5》上調侃「考公熱」,都讓觀眾笑中帶著心酸。


我說,考公務員是為了穩定嗎

考公務員不是為了,為人民服務嗎

我爸說,對,到了面試的時候,你就這麼說



考研同樣如此。


那些二戰三戰考研的人,是熱愛學術嗎?


更多的是為了緩衝就業壓力,或者提升考公考編的競爭力。


據粗略統計,豆瓣上共有1644個考研小組,最大的組有40多萬人。


有的組名起得讓人膽戰心驚,「不考上研我就會死」「今天被考研逼瘋了嗎」「考研三戰」「大齡青年考研部落」。


圖源豆瓣


考上了叫「上岸」,叫「脫離苦海」。

而那些沒考上的呢,都被看作在苦海浮游的人。

大家追求一種確定性的生活,無非是害怕某一天走著走著就成了「袁午」。

一個被社會拋棄了,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想去哪,能去哪」的青年。

但,過上標準的生活,就意味著真的幸福嗎?

正因為這種對「不確定」的畏懼,對過上「標準人生」的懷疑與掙扎,才使大眾對袁午多了一絲理解和同情。

在巨大的無力感的籠罩下,連啃老這個貶義詞,也漸漸變得中性。

以前,啃老可恥;現在,啃老雖可恥但有用。

那麼,是哪裡出了錯?

戴錦華說,每次有剛考上博士的同學,說接下來就等退休之類的話,自己都覺得既反感又痛心。

反感在於,她不想看到年輕一代人生剛起步,就混吃等死。

痛心在於,她意識到這不是個體的問題,而是一個普遍的文化症候。

今天的世界文化

並沒有給人們

提供任何意義上的未來希冀和願景

我們不再分享一個關於明天的動力

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圖源B站up主:戴錦華講電影


年輕一代普遍的焦慮和憂鬱,也並非人出了問題,有問題的,可能是我們的評價標準。


電影《寄生蟲》中最震驚人心的,不是地下室和豪華別墅的分化。


而是兒子想要通過奮鬥,努力向上爬,買下這棟別墅,讓父親從地下室走到陽光下的夢想,最終走向幻滅。


如戴錦華所言,現代主義承諾的個人發展的向上空間,已經封閉或者消失。


而現實不提供給我們多元價值的選擇,讓我們體驗生命的多元和多義。


只有一種價值、一種評價標準、一條路。


圖源B站up主:戴錦華講電影


於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不焦慮才怪。


袁午無疑是一種價值觀,一條評價標準下的極端案例。


他的頹喪誠然跟父母的「包辦教育」,讓他喪失獨立性有關。


可父母對他的安排,遵循的,何嘗不是一套被社會認可、接納的人生標準;


這種強控制欲傳達給孩子的信息,不就是一種不能出錯的人生。


袁午是巨嬰,可現實中,又有多少年輕人不得不成為社會的「巨嬰」?


依循「成功人生」的範式,謹慎小心地設計每一環節,生怕走錯一步就墮入「失敗者」的深淵。


袁午的故事裡有一個細節。


他一次次走進棋牌室,並不是真的熱愛賭博,而是喜歡把左右輸贏的因素交給運氣。


比起相信能力,他更願意相信運氣,因為不需要再承受用盡全力最後一敗塗地的那種惶恐。


這也是在社會上升通道關閉的環境下,年輕人對「標準人生」,對能力、努力的質疑與無力。


國產劇的主角,如果不是光鮮亮麗,至少是有用的人。


而《消失的孩子》難得可貴的是塑造了一個無用之人。


一個按照家長和社會的期望成長起來,卻最終被主流拋棄的棄子。



被設計的人生,好像小時候玩的大富翁遊戲,只能按照既定路線,一次跳一步或幾步,最終走向一個終點。


可如果你想要逃離既定的標準呢?


前段時間,有人關心寫下「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的裸辭教師顧少強,現在怎麼樣了。



顧少強可謂是一個逃離標準人生的典型案例。


她辭職後,和在旅途中相識的丈夫,開了一家客棧,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比當老師累多了。


現在有了女兒,客棧生意也冷清,生活處處需要金錢,她開始做心理諮詢,甚至進行商業走穴。


脫離標準的生活不如網友想像中那般自由和瀟灑。


圖源B站up主:四川衛視


但顧少強表示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現在辛苦卻也充實,豐富的精神世界讓她感覺富足。


顧少強對選擇與承擔的體悟,我很認同。


在做一些背離標準與傳統的選擇時,跟勇氣與衝動無關。


需要的只是。


對自己清醒的認識

對選擇的冷靜分析

和對最壞結果的接受能力


圖源B站up主:四川衛視


用戴錦華的話說,是「仍有鬥志去把握我自己的人生」。



仔細想想,我們正處在舊的價值體系趨近腐朽,新的價值模式還沒有建立起來的當口。


這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狀態,讓我想起了二戰後開始盛行的薩特存在主義觀點。


世界是荒謬的,人生是痛苦的。


但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自由,都可以做出自由選擇。


前提是可以承擔選擇的代價。


是的,比活著更重要的是,想清楚怎麼活。


然後去承擔「你想怎麼活」的代價。

關鍵字:

【好物分享】感動…“嘟唇精華“讓我重新認識我的唇💋💋💋

2021-11-16T09:15:48.475315+00:00

只要一步『脫皮醜嘴→性感啾唇』

原以為這輩子跟唇膏無緣了😭

 

我素唇好好的,一塗口紅就狂起屑

上色變得很不均勻,再燒的人氣專櫃款,也被我塗的很廉價

什麼方法都試過啦!

護唇膏打底、凡士林厚敷…

對頑劣死皮頂多「一次性」效果

補個妝…原!形!畢!露!

口紅因此一支支被冷凍(大哭)

 

以為要粗糙一生,結果我朋友意外推坑【嘟嘟精華唇蜜

從此開啟我唇的第二人生💋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60

 

 

我一直對唇蜜印象很差

黏膩感結合死皮…恩…抿起來很噁

所以聽到關鍵字,本能的搖頭拒絕

朋友表示:『這韓國醫美研發剛好專治你的唇況,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好…回過神我就下單了(腦波很弱

但,第一次擦就打破我對唇蜜的認知!

不知道什麼原理,這支居然把死皮治得服服貼貼😳

滋潤度.持久度碾壓護唇膏,不需要一直補擦(也是,哪家護唇膏會下重本加玻尿酸

不誇張,我卸妝後唇況還嫩到隔天,代表成分真的有被吸收

 

色澤是淡淡珊瑚色的“韓系玻璃唇

單擦顯氣色,薄荷還能激出天然唇珠///

試著疊擦口紅…

1+1效果驚為天人!居然沒有脫皮了!

而且唇紋被撫平後

妝感都level up了

果然好看的唇,才是一個好妝容的核心

現在,我那些塵封已久的唇膏都能拿來用了❤️

 

原來拯救脫皮唇幾百塊能搞定…

早知道當初就該三支組合買下去

anyway我是一定會回購啦哈哈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60

 

 

商品資訊

 

MAGICOM_4D瞬感豐唇精華_微涼感(乾燥玫瑰色)

 

讓人忍不著想親的 C粉嫩唇!

單擦:潤色護唇 打造自然澎澎感

疊擦:塗自己喜歡的口紅 豐潤更顯色

加強:唇峰二次加強 免注射也有微笑唇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