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遠征軍以猛烈攻勢擊潰鬼子,攻克緬甸密支那

歷史青竹 發佈 2022-09-27T13:10:06.209902+00:00

齊學啟和陳鳴人商量了一下之後,兩個人都同意方爖的意見,於是齊學啟便對方爖說道:「你把情況搞得很清楚,看來這一次我們拿下西通確實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樣吧,陳團和我的意見是,讓三營跟著你們上去,天亮時分開始渡河,明天上午對西通發動突擊行動。

天擦黑的時候,方爖帶著俘虜和主力部隊匯合在了一起,見到了焦急等待他回來的齊學啟和陳鳴人。


方爖把他這大半天偵察獲取到的情報詳細對齊學啟和陳鳴人介紹了一遍,最後說道:「西通的鬼子沒有察覺到我們的到來,他們警惕性並不高,所以這一次如果接下來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拿下西通已經沒有任何懸念!而且我認為我們不需要投入所有的主力部隊,最多只需要一個營的兵力,只要隱蔽接近西通,便足以可在短時間之內拿下西通了!」


齊學啟和陳鳴人商量了一下之後,兩個人都同意方爖的意見,於是齊學啟便對方爖說道:「你把情況搞得很清楚,看來這一次我們拿下西通確實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樣吧,陳團和我的意見是,讓三營跟著你們上去,天亮時分開始渡河,明天上午對西通發動突擊行動。


剩下的部隊則分成兩撥,明天上午渡河,分頭掐斷西通南北兩側的公路,阻止鬼子的援軍救援西通!」


這時候三營營長陳耐寒立即挺胸說道:「卑職保證完成任務,絕不辜負副師座和團座對我等的期待!拿不下西通,就撤掉我這個營長的差事!」


陳鳴人對陳耐寒說道:「我相信你,所以才會讓你們三營去打西通!你多聽耀輝老弟的意見,爭取儘量減少傷亡,能速戰速決把西通拿下來!絕不能打成僵持戰,給日軍增援西通的機會!」


「是!團座!請放心!」


陳耐寒再次挺胸答道。


不多會兒工夫,陳耐寒便點齊了麾下的三營官兵,跟著方爖出了山,摸著黑潛入到了之前方爖他們在孟拱河東岸找到的那一大片竹林之中。


而這個時候,何國平已經帶著先頭部隊又一次先行渡河,到了河西岸散開建立起了警戒哨。


陳耐寒和方爖結合了一下之後,不許官兵休息,不許舉火,只利用當晚的月光照明,在竹林中就地砍伐竹子,將其綁紮成為一個個竹排,每個竹排保證可以裝上一個班的兵力和他們的裝備。


另外陳鳴人還把團里的炮連也交給了三營,攜帶上迫擊炮配合三營攻擊西通。


整整一夜的時間,三營官兵砍掉了大量的竹子,將這些竹子截斷綁紮成了一個個竹排,擺在了河灘旁邊,當天光微微放亮的時候,他們所需的竹排已經全部到位,第一批官兵,已經把竹排拖入到了河水之中,撐著竹篙,悄悄的向著對岸划去。


按照方爖的指點,第一批過河的官兵,上岸的時候將這些竹排拖到了岸邊,鋪在了岸邊的淤泥地面上,踩著這些竹排通過了淤泥地段,加之昨晚何國平他們過去時候,已經鋪設好的竹排,輕鬆的便渡過了孟拱河。


而這個時候西通的日軍依舊是沒有一點反應,似乎對於昨天失蹤的那個小鬼子,也沒有警覺。


這也難怪日軍的鬆懈,近期第十八師團雖然得到了大量兵員的補充,但是補充的兵員素質參差不齊,很多都是毫無作戰經驗的新兵,這些新兵年紀小,意志差,有些人還擁有厭戰情緒。


所以近期日軍各部隊之中,新兵經常發生溜號的情況,他們畏懼即將降臨在他們頭上的戰爭,也知道接下來他們可能守不住孟拱河谷,加之又得知密支那被敵人包圍了,援軍始終無法解救密支那。


現如今他們第十八師團已經陷入到了腹背受敵進退兩難的境地,所以一些新兵不想當炮灰,於是便出現了裝病或者溜號的情況。


作為新兵補充最多的輜重兵聯隊,他們聯隊之中部分老兵,為了加強第55和第56聯隊戰鬥力,被調出了輜重兵聯隊,補充到了步兵聯隊之中,所以輜重兵聯隊之中新兵最多,戰鬥力也最差,時不時都會出現新兵溜號的情況。


所以偶爾跑了個新兵,實在是也沒啥值得大驚小怪的,再加上他們所在的西通,現在遠離前線,處於安全的大後方,日軍更沒有多想什麼,只是把昨天失蹤的那個新兵所在的分隊給集中起來,懲罰了一番,算是一種連坐的處罰。


另外他們天黑之前派人在周圍簡單搜索了一番,沒有什麼發現之後,便不了了之,他們認為即便是這個新兵溜號當了逃兵,也只能朝孟拱方向跑,到了孟拱那邊之後,還是會被抓住關起來,所以也就沒提高警惕性。


這麼一來讓方爖他們的行動也沒有受到什麼威脅,當天光大亮之後,三營業已全部渡過了孟拱河,來到了西岸,並且迅速的藉助西岸的樹林掩護,又一次由那個苗侖帶路,摸到了西通日軍陣地外面。


而日軍這個時候依舊毫無所知,在西通進行著正常的工作,整理檢查物資,準備給前線提供新的補給,對於已經降臨的威脅,他們是毫不知情。


陳耐寒在抵達了靠近西通的林緣之後,拿著望遠鏡觀察了一番西通的情況,然後放下望遠鏡摘下腦袋上的鋼盔,撓了撓頭,對方爖說道:「這幫小鬼子還真是夠放心的,他們一點都沒發現我們的到來!」


方爖也舉著望遠鏡,看著西通的日軍活動情況,嘿嘿笑道:「我們這是神兵天降,小鬼子打死都沒想到,我們會突然間出現在這裡,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放心吧耀輝老弟!這次如果我們拿下西通,我陳某也欠你一個人情!回頭有啥需要我陳某幫忙的地方,你老弟隨時開口便是!」


陳耐寒收起瞭望遠鏡,對方爖說道。


「你們都喜歡說這個,什麼欠不欠人情!這是我該做的事情,真正欠咱們的是小鬼子,我們這是找他們討債來了!說實在的,能參與這次西通迂迴戰,是我方爖的榮幸,總算是沒錯過這麼精彩的一幕!我倒是應該謝謝孫副軍長能給我這個機會!好了,不說這個了!該動手了!」


方爖拍了拍陳耐寒的胳膊,對他笑著說道。


陳耐寒和方爖退回到了林中,把各連連長召集到了一起,陳耐寒對他們開始交代各連的任務,同時命令跟著他們過來的炮連連長,立即準備好迫擊炮,標定出炮擊目標,並且在前方派遣炮擊觀察人員,隨時進行校正。


各連接受了任務之後,馬上就開始行動了起來,機槍連把重機槍架設到了指定的位置,做好了火力壓制和支援的準備。


一挺挺水冷式的m1917式點三零機槍被架在了三腳架上,一箱箱子彈擺在了機槍旁邊,子彈帶被拉出來卡在了機槍上,槍栓一拉,便做好了射擊的準備,機槍手抓著小握把,開始仔細瞄準了起來。


而三營的三個步兵連,則分成三撥,開始運動了起來,紛紛前出到了出發陣地附近,步槍手們,紛紛按照要求,把刺刀直接就卡在了槍口前端,做好了白刃突擊的準備。


當各部紛紛發來信號,打破了無線電靜默之後,陳耐寒看了一下手錶,然後突然間抬起手,舉起了信號槍,對著天上便打出了一顆信號彈。


當紅色信號彈升起之後,後面的炮連隨即便傳來了一聲聲悶響,一個連一共帶來了八門八一毫米迫擊炮,八門炮幾乎同時開火,高爆彈一發,呼嘯著就砸向了西通日軍的駐地。


不一會兒西通日軍的駐地之中,便騰起了幾團火球,揚起了一片片塵土,並且冒出了黑煙。


炮兵的觀察手隨即報出了炮彈落點的偏差,要求炮兵校正火炮,短暫的調炮之後,炮連便開始一通急促射,一群群炮彈像黃蜂一般呼嘯著就落向了西通日軍的駐地。


鬼子的駐地里頓時炸的是火光沖天,煙氣瀰漫,一些正在西通駐地里忙活的鬼子,猝不及防之下,頓時便被炸的血肉橫飛。


而這個時候機槍連也開始發威了,數挺點三零,外加兩挺m2重機槍,幾乎同時開火,子彈像是掃帚一般,從林緣較高的地方掃向了西通日軍的陣地,子彈像是下雨一般的從日軍陣地上橫掃了過去。


一些剛遭受了炮擊,被打懵了的鬼子,正在他們的駐地裡面嗷嗷直叫,一時間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到現在他們還沒有徹底反應過來,遭到了敵人突然襲擊。


甚至有的日軍還在仰著頭朝天上看,以為是遭到了美軍飛機的轟炸,正在搜索天上的敵機,可是天空中卻一架敵機的蹤影都沒有,直到這個時候,有的有經驗的日軍才驚呼道:「迫擊炮!這是炮擊!敵襲!」


一些鬼子在他們的駐地之中亂竄,也不知道該幹什麼,特別是那些新兵,更是完全亂了套了,根本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就連坐鎮在這裡的那個日軍少佐,也被打懵了,從他的指揮部裡面竄出來,哇哇大叫著問發生了什麼事,到現在也沒想到他們遭到了地面部隊的襲擊。


而這個時候機槍連的機槍全力開火,子彈跟潑風一般的掃過了西通整個日軍的駐地。


一些正在亂竄的鬼子當即被子彈打的跟跳舞一般,接著一頭就栽倒在了地上,僅僅是在最初炮擊和機槍掃射之中,西通的日軍便遭到了可恥的巨大損失。


許多鬼子連情況都沒搞清楚,就變成了死鬼子,剩下活著的也被打的是在西通的駐地裡面抱頭鼠竄,驚呼慘叫聲響成了一片。


而機槍連一開火,三個步兵連便同時喊殺震天的從林中殺了出去,從三個方向同時齊頭並進,槍聲大作的同時發動了白刃衝鋒,山呼海嘯一般的殺向了西通的日軍陣地。


仗都打成這樣了,鬼子那邊卻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有些鬼子到現在都沒鬧明白,這伙敵人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依舊還認為是敵軍空降下來的,瞪著眼趴在地上抱著頭朝天上看,想要看看來了多少敵人的飛機。


只有極少數有作戰經驗的老鬼子兵,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大聲的呼叫著他們的手下士兵們,命令他們去找到他們的武器,馬上進入到陣地之中進行抵抗。


三營官兵今天的表現異常神勇,一個個端著槍爭先恐後的吶喊著,發足朝日軍陣地猛衝過去。


戰鬥幾乎是毫無懸念,日軍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間遭到如此猛烈的打擊,根本就沒能組織起來有效的抵抗,他們的外圍陣地便瞬間失守,被三營官兵攻占了陣地。


剩下的日軍這個時候才算是有點清醒了過來,在他們的軍曹或者是軍官的指揮下,開始做有組織的抵抗。


可是就算是有組織的抵抗,也是相當虛弱的,他們輜重兵聯隊本來裝備質量就差,機槍沒多少,大部分都裝備的是短步槍,火力羸弱,根本形不成有效的阻擊火力加上三營裝備的有巴祖卡,每個連兩支巴祖卡,隨著部隊一起衝鋒,後面還有迫擊炮給他們提供支援,各連連長有權用步話機,直接向後面的迫擊炮連呼叫炮火支援,只要稍微遇上日軍頑強一點的抵抗,或者是遭遇到日軍機槍火力點的阻擊,他們便馬上把巴祖卡調上去,對著鬼子的機槍陣地就是一顆火箭彈。


自從巴祖卡裝備到了駐印軍之後,經過胡康河谷之戰,駐印軍都嘗到了這種巴祖卡的甜頭,這玩意兒沒多少機會去對付日軍的坦克,但是用來打鬼子的火力點簡直爽呆了,有了它們之後,再也不用步兵再抱著炸藥包或者是集束手榴彈,冒著敵人的猛烈射擊,去炸鬼子的碉堡了。


現在他們發現,一旦再遇上鬼子的機槍火力點的話,只需要把巴祖卡小組調上去,抵近到鬼子機槍火力點百米之內,往往只需要一顆火箭彈,便可以把鬼子的機槍碉堡給端掉。


所以即便是日軍那邊組織起來了抵抗,可是面對著攻勢如火的三營的進攻,卻還是無法挽回頹勢,被三營官兵打的是節節敗退,不斷的被向後壓縮。


終於鬼子們意識到,今天他們遭到了一支敵軍精銳部隊的突襲,現在他們的損失已經讓他們無法堅持下去了,敵人的突然襲擊打的他們措手不及,他們人員損失非常巨大,已經無法守住西通了。


等他們想要請求撤退的時候,卻聽聞他們在這裡坐鎮的指揮官,那個狗屁什麼少佐,這會兒已經被一顆迫擊炮彈炸上了天,找他們的天照大神報到去了。


於是剩下的鬼子群龍無首之下,便頓時作鳥獸散,紛紛逃離了西通,狼奔豕突的四散奔逃,潰入到了西通西側的林中,把西通丟給了突襲這裡的112團三營。


戰鬥一開始,苗侖就氣急敗壞的找到了方爖,對方爖哇哇叫道:「你答應過給我一支槍的!我的槍呢?」


方爖這會兒正跟著陳耐寒在觀察前方的戰鬥情況,楞了一下之後,笑了起來:「呵呵!抱歉抱歉,忘了!忘了!來來來,趕緊給他一支步槍,再給他幾十顆子彈,讓他去殺鬼子去!這是咱們的嚮導,跟鬼子有不共戴天之仇!讓他可勁去殺!有本事把鬼子殺光更好!」


陳耐寒一聽,扭頭讓他的手下丟給了苗侖一支m1917步槍,又丟給他了一些子彈,苗侖一把抓住這支步槍,檢查了一下之後,居然很順手的便把子彈推上了膛,其實栓動步槍都差不多一個用法,以前苗侖肯定摸過槍,對步槍比較熟悉。


所以他拿到了這支步槍之後,很快便知道怎麼使用,裝入子彈之後,立即就端著槍衝出林子,朝著西通的日軍陣地撂著蹶子飛奔了過去。


「這貨是幹什麼的?看樣子跟鬼子的仇不小呀!」


陳耐寒看著哇呀呀怪叫著衝出去的苗侖,對方爖問道。


「本地土著!看樣子是見過世面的,販過鴉片,估計也當過強盜,洗手不干之後,回了加邁老家!鬼子來了之後,前段時間把他老婆搶走糟蹋死了,他的兒子也被活活餓死了!現如今是被鬼子搞得家破人亡,不恨鬼子才怪!」


方爖解釋道。


「哦?倒也可憐!」


陳耐寒一邊說,一邊繼續觀察前方的戰鬥情況。


方爖搖頭道:「沒啥可憐的,他們當初巴巴的把鬼子迎進來,這是引狼入室,現在被禍害了,也只能自認倒霉!誰讓他們當初願意呢?現在自己釀的苦酒,他們自己喝!自己拉的屎,要他們自己吃!我不覺得很同情他們!」


陳耐寒扭頭看了方爖一眼,也跟著笑了起來,這倒是真的,當初他們新三十八師入緬作戰的時候,也沒少吃當地人的虧,嚮導動不動就故意給他們帶錯路,要麼就動不動把他們拋下溜之大吉。


現在小鬼子禍害了他們,他們才知道疼,明白了鬼子是什麼東西,可是為時已晚,所以確實沒啥值得同情的。


整個攻擊西通的戰鬥進行的異常順利,駐守西通的日軍僅僅堅持了不到一個小時,便徹底放棄了他們的陣地,潰散到了西通西部的叢林之中。


而三營的部隊迅速的便控制住了西通,並且開始對西通周圍潰散的日軍進行肅清作戰,這時候後續的112團的二營以及輜重連等部隊,也開始渡河,並且迅速向西通南北兩側公路進兵。


在三營拿下西通的同時,他們也掐住了西通兩側的公路,開始就地構築防禦工事,而齊學啟和陳鳴人很快就得到了三營拿下西通的消息,渡河過來進入了西通。


在陳鳴人的命令之下,部隊馬上開始清點這裡的日軍物資,他們很快就在這裡,發現了日軍儲備的大量糧食彈藥,另外還繳獲了一批日軍的武器,不過槍枝並不算多,而且基本上都是三八步槍或者是短步槍,機槍數量很少。


另外他們也繳獲了四門留在這裡的日軍大炮,經過跟著過來的山炮團的炮兵連檢查,這是日軍的105毫米山炮,具有重量輕射程遠,威力大的特點,算是一種不錯的火炮。


而且由於鬼子敗得太快,日軍在潰散之前,根本來不及破壞這些大炮還有焚燒這裡的物資,所以大部分物資都完好無損的落在了112團的手中。


西通迂迴戰,在這個時候,算是取得了圓滿的勝利,不過這並不是結束,因為西通失守,日軍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一定會集中兵力,全力以赴的克復西通。


因為西通對第十八師團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他就像是一把尖刀一般,插在了第十八師團這條毒蟒的七寸上,把第十八師團一刀斬斷,使之首尾難顧。


按照田中新一的布置,現如今第十八師團的主力部隊,基本上都集結在了孟拱河谷北端,112團這次突然襲擊拿下西通,便把日軍主力徹底堵在了孟拱河谷的北端。


原本阻擊中國駐印軍的作戰部署,現在因為西通被突然間攻克,使得田中新一的所有計劃全盤失敗,現在他們該考慮的已經不是如何阻擊中國軍隊的進攻了,而是該考慮怎麼能逃脫升天的事情了。


所以可以預見的是,在孟拱河谷北端的日軍,鐵定會對西通發動瘋狂的反擊,他們打不下西通,就沒法逃走,便會被中國軍隊全殲在西通以北的孟拱河谷之中。


所以112團現在還沒到可以放鬆的時候,在這一點上,齊學啟和陳鳴人他們都有極其清晰的認識,所以他們並不急於清點戰利品,而是立即便把所有兵力,全部都投入到了構築陣地上。


112團官兵飛速的挖斷了西通南北兩側的公路,利用這裡的地勢,全速搶修作戰工事。


齊學啟在進入西通的第一時間,便把這個好消息發電通知給了孫立人,並且告知孫立人,請總指揮部立即安排給他們空投補給,但是只要彈藥,不要食品,因為他們在這裡繳獲的日軍的糧食,就足夠他們吃很長時間了。


另外跟著他們過來的獨立山炮團的那個炮兵連,也迅速的接收了繳獲的這四門日軍的105山炮。


日軍敗得太快,四門山炮被繳獲的時候,都處於完好無損狀態,甚至連每門炮配備的瞄準器,都沒有被日軍破壞或者帶走,至於它們所用的炮彈,這會兒還完好無損的被放在幾輛卡車上,連車帶炮還有炮彈,都一股腦落在了中國部隊手中。


所以這個山炮連立即就接管了這四門日軍的山炮,雖然他們以前沒摸過鬼子的這種105毫米山炮,可是他們卻學過了炮術,起碼很多東西是想通的。


山炮連的連長馬上就帶著手下,圍著這四門山炮開始忙活了起來,摸索操作使用它們的方法以及瞄準的方法。


在請示過齊學啟之後,齊學啟准許他們先打一些炮彈,熟悉一下這些日式山炮的性能,起碼知道這些炮該怎麼打,接下來一旦鬼子殺過來的時候,可以用這幾門日式山炮,狠狠的揍小鬼子一頓。


另外齊學啟請求孫立人,立即請總指揮部方面,把這個山炮連的m1山地榴彈炮也給空投過來,加強他們的火力。


孫立人在拉班得到消息之後,立即狂笑了起來,拍著大腿大聲叫好,這些天自從112團出發之後,孫立人就沒睡過一個好覺,天天都在擔心112團的安全。


西通迂迴戰這個作戰計劃構想十分大膽,但是風險也極大,他雖然有信心,可是卻也不敢實打實的保證一定可以獲得成功,一旦稍有差池,他麾下的這支精銳部隊便可能會全軍覆沒在孟拱河谷之中。


說不擔心那是屁話,所以孫立人這些天雖然表面上很鎮定,依舊在指揮剩下的部隊對日軍發動進攻,可是實質上孫立人卻心急如火,七天下來,嘴上都起了一層燎泡。


參謀長何均衡看在眼裡,但是同樣也是急在心裡,直到接到了齊學啟發來的電報,報告他們西通已經被112團成功拿下,孫立人才終於放下了心,不高興才怪。


於是孫立人當即便著令立即給後方總指揮部去電,把這個好消息向史迪威報告,而他的電報還沒有發出,倒是先接到了史迪威給他拍來的一份電報,告知了孫立人一個巨大的好消息。


那就是經過近一個月的進攻之後,密支那終於宣告被中美聯軍攻克,徹底拿下了密支那城。


而密支那的戰鬥,在方爖離開之後,打的是越來越順,除了火車站那座日軍用火車車廂構築起來的堅固堡壘,始終沒法被攻克之外,其餘各處部隊的進攻,都變得順利了起來。


在他們找到了克制日軍戰術的方法之後,部隊加強了步炮協同和空地協同,結果大大增大了日軍的戰損,另外鄭洞國還命令各部隊加強土工作業,遇上日軍堅固防線一時間無法攻克,不要著急,命令部隊改為掘壕攻進,一點點的把戰壕挖到日軍陣地上去。


這一下丸山房安就徹底黔驢技窮了,雖然他還是指揮麾下的日軍進行殊死抵抗,可是卻也再難和中美聯軍打成僵持狀態,就這麼像是螞蟻啃骨頭一般,密支那城區被中美聯軍一口一口的啃了下來。


到了四月十五日這一天,整個密支那城區的日軍兵力已經只剩下了五百餘人,其中還包括了不少傷員。


丸山房安再也堅持不住,去電向本多政材請求放棄密支那,渡過伊洛瓦底江向東岸突圍。


但是丸山房安怎麼都沒有料到,這份電報卻被本多政材手下的參謀辻政信截留,辻政信居然會假冒本多政材的口吻,直接向丸山房安復電,命令丸山房安必須死守密支那,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這等於是告訴丸山房安,你不許突圍,你必須死在密支那城之中。


可想而知丸山房安在收到這份電報時候,心中足足狂奔過去了一百萬頭草泥馬,把本多政材的祖宗八代都給問候了一遍。


本來歷史上這份電報,應該是發給水上源藏的,可是在這個時候,水上源藏已經變成了一個瘸子,正老老實實呆在列多的戰俘營中,接受美國軍醫的治療,已經沒法接受這個命令了。


而歷史上水上源藏也確實忠實履行了辻政信假借本多政材名義下達給他的這個命令,最終在密支那的伊洛瓦底江江畔拔槍自盡。


現在水上源藏不用死了,他估計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會安安生生的活到戰爭結束,並且以戰俘的名義被釋放回國,並且可以安享晚年了。


現如今丸山房安頂替了水上源藏的角色,成為了倒霉的背鍋者,如果按照原來歷史的話,丸山房安並不知道辻政信發給水上源藏的這個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他在配合水上源藏,堅守了密支那三個多月之後,眼看彈盡糧絕,水上源藏不願意眼睜睜看著這些日軍就這麼毫無價值的死在密支那。


所以水上源藏瞞著丸山房安,命令丸山房安率領最後的八百餘名日軍的殘兵敗將,在最後一刻突圍,乘船逃到了伊洛瓦底江東岸,從韋茂突圍逃到了八莫,得以逃出生天。


而水上源藏為了不讓丸山房安以及突圍的日軍官兵承擔擅自抗命脫離戰場的罪責,最終選擇不跟著他們突圍,而是在看著丸山房安率兵渡江逃走之後,在江畔找了一棵大樹,坐在樹下吞槍自盡,承擔起了抗命的責任。


但是現在丸山房安沒有水上源藏這個背鍋者為他背鍋了,這口鍋只能由他自己來背了,拿著這份辻政信發給他的命令,丸山房安是面如死灰。


丸山房安從來都不是像普通日軍軍官那樣的狂熱分子,雖然他也是一個頑固的軍國主義者,但是他稱不上是一個擁有武士道精神的好戰分子。


他這個人歷來都十分重視自己的生命,並且懂得享受,不管任何時候,他都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是光鮮,總是留著一副修剪的工整的小鬍子,自詡為美男子。


不管到什麼地方,他都總是要帶上一名美貌的慰問女子隊長,為他侍寢,照顧他的生活起居,滿足他的某些愛好。


另外不管任何時候,他都會先給自己準備一個舒適乾淨同時又非常安全的住處,把自己保護的妥妥帖帖。


所以他這種人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像普通日軍軍官那樣,動不動就高呼玉碎,跟敵人戰鬥到死。


可是這一次辻政信的這個命令,卻違背了他的理念,三十三軍司令部根本沒有給他突圍的機會,而是命令他和他的這些手下們,全部要在密支那戰鬥致死,全體玉碎在密支那。


這對於丸山房安無疑打擊很大,作為他自身內心來說,他是不願意死在密支那的,因為他認為這個時候突圍,他還是有機會逃脫升天的,他已經盡職盡責了,在如此被動的情況下,他已經在數倍於他們的敵人圍攻之下,率部堅守了密支那一個月的時間了。


在這一個月里,他們沒有得到一兵一卒的增援,雖然上面一再向他保證,已經派出了很多援兵,正在趕往密支那增援他們,可是這一個月下來,卻始終沒有一個援兵,能成功的突破敵人的封鎖,進入到密中國城中。


倒是在半個月前,他們突然得到消息,說他們的第五十六師團的步兵指揮官水上源藏少將,在率部增援密支那途中,卻在半路上被敵人擊潰,就連水上源藏少將,也被敵人抓了俘虜。


而原計劃之中,丸山房安已經得到了命令,就是在水上源藏率部抵達密支那之後,讓他把密支那的指揮權交給水上源藏,現如今倒好,他們的援兵一個沒到,他們原定的密支那守備司令卻被人家給活著逮了去。


丸山房安當初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不肯相信這是真的,認為這只是敵人來欺騙他們的把戲,以此來打擊他們的士氣罷了。


可是過了兩天之後,一架美軍飛機,卻在密支那投下了一堆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狼狽不堪的水上源藏。


照片上的水上源藏躺在一張床上,旁邊站著中美兩軍的軍官,水上源藏一臉吃屎一般的表情,這就徹底證實了水上源藏確實成了敵人的俘虜。


丸山房安是認識水上源藏的,他們以前在開會的時候,曾經見過面,所以當美國飛機空投下的照片被他手下日軍撿到送到他的面前的時候,他一眼就認出了照片上的人,正是水上源藏。


於是丸山房安頓時大罵水上源藏是個蠢貨另外還加上懦夫,居然被敵人給抓了俘虜,作為他們日本軍人,根本不應該成為敵人的戰俘,別說是水上源藏這種高級軍官了,就算是普通的士兵,也應該在不敵的時候,選擇自殺或者是跟敵人同歸於盡。


可是水上源藏卻可恥的成為了敵人的俘虜,這是絕對不能被原諒的,這不但是水上源藏的恥辱,也是他們日軍的恥辱,這讓他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挫敗感,甚至是絕望的情緒。


不過密支那的日本兵們,多為第十八師團的官兵,認識水上源藏的沒幾個,為了穩住軍心,丸山房安不得不違心的對所有手下宣稱,照片上的人根本就不是水上源藏,只是敵人隨便找了個人,來冒充水上源藏罷了。


如果不是他這樣欺騙手下的話,估計僅僅是這樣一個消息,就能讓他手下的日軍精神崩潰了。


另外在密支那遭到敵人偷襲之後,他們密支那也沒有得到哪怕是一顆子彈一顆炮彈的增援,敵人把整個密支那封鎖的如同鐵桶一般,而他們日軍方面,連一架運輸機都沒有給他們派過來,給他們投下一點作戰物資。


倒是在前幾天,日軍派了一架偵察機,在夜間的時候,偷偷的溜到了密支那上空,給他們投下了一包亂七八糟的勳章獎章,在他眼裡,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勳章,根本就是一堆催命符,可是他還是捏著鼻子,把這些勳章獎章都給發放了下去。


但凡是領到了這些勳章、獎章的日軍官兵,幾乎沒有一個活到第二天的,都在領到了這些勳章、獎章之後,當天就戰死在了他們的陣地上,跟他們的陣地徹底玉碎了。


他們就是在這樣彈藥奇缺的情況下,愣是堅持了這麼長時間,他認為他和他的這些部下們已經做到了他軍人的本分,應該可以突圍了。


現如今敵人已經攻占了大半個密支那城區,已經徹底把他們給擠壓到了靠近伊洛瓦底江江邊的這一小塊區域之中,密支那實質上已經算是被敵人攻克了,現如今繼續死守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可言,他認為這時候是該放棄了。


可是他怎麼都沒想到,上面的三十三軍司令部,會給他下達這樣一個狗屁不通的命令,在明知密支那已經保不住的情況下,還不許他們突圍,而是命令他們全體玉碎在密支那。


丸山房安內心之中可想而知是多麼崩潰,可是拿著這份命令電報,他卻沒有一點辦法,他很清楚,現在他所有的退路都已經沒有了。


現如今的他和他手下的殘兵敗將們,手中已經是彈盡糧絕,能找到的子彈炮彈,現在都已經基本上打光了,現在每個士兵身上,平均已經只剩下了幾顆子彈,甚至有的人連一顆子彈都沒有了,自殺的手榴彈都沒有了。


他們絕對堅守不了一天時間了,現在到了他去死的時候了。


丸山房安燒毀了這份電報之後,命令通訊兵不許把這個消息泄露出去,拖著沉重的身軀,回到了他的住處,看著跪坐在他面前,為他斟酒的那個美貌的慰問女子隊長,他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丸山房安端起酒杯,也讓那個慰問女子為她自己斟滿了一杯酒,這應該是他最後私藏的一點清酒了,他默默的和這個慰問女子碰了一下酒杯,仰脖喝下了這杯酒。


兩個人靜靜的相互對坐了一段時間,丸山房安又一次重重的嘆了口氣,雙手扶著膝蓋,低頭對這個慰問女子施禮,嘴裡說道:「抱歉!我們不能離開密支那了!請你多多保重!」


說完之後,他站起身,那個慰問女子含著眼淚,為他最後整理了一下軍容,又把牆上掛的那柄丸山房安的指揮刀摘下來,給丸山房安佩戴上。


丸山房安閉著眼享受著這個慰問女子的服務,當穿戴整齊之後,他睜開眼,再一次對這個慰問女子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出了他的指揮所。


可是他走出他住處不久,就聽到了背後住處里傳出了一聲槍響,那是他的那個慰問女子,用他贈送給她的一支曾經繳獲自中國軍官身上的小手槍,飲彈自盡的槍聲。


丸山房安痛苦的用力閉起雙眼,身體震了一下,停止了腳步,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之後,再次睜開眼,眼神中已經充滿了絕望而瘋狂的神色。


一個小時之後,龜縮在密支那城東北角江畔的四百多名日軍,突然間發了瘋一般的向著進攻的中美部隊發動了一次板載衝鋒。


猝不及防的中美聯軍,居然被他們沖的後撤了不近的距離,還造成了一定的損失,但是這四百多名日軍,最終也全部倒在了衝鋒的道路上。


經過事後打掃戰場,有人在這些日軍屍體之中,找到了丸山房安的屍體,因為這傢伙太醒目了,身上穿著一身標準的日軍將佐軍服,一雙高筒皮靴擦得鋥亮,手裡握著一柄保養的極好的日軍將佐指揮刀,留著一副精緻的小鬍子,一眼便能看出,這是個日軍的高級指揮官。


所以他的屍體立即就被挑選了出來,抬到了中美聯軍的前線指揮部之中,經過讓抓獲的戰俘辨認之後,最終確認這就是丸山房安,密支那的守備最高指揮官。


而在丸山房安率領殘部發動了玉碎衝鋒之後,密支那也徹底宣告落入到了中美聯軍的手中。


此戰中美聯軍付出了兩千人左右的傷亡,一共殲滅了近三千日軍,幾乎沒有日軍得以逃脫,但是他們最後卻只俘虜了不到一百名日軍,而且還幾乎全部都是傷兵。


可見這一場仗,日軍打的是多麼頑強頑固,得知消息之後的史迪威,立即便在第一時間向全世界宣布了這個戰果,頓時在世界上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同時也給日軍方面,造成了很大的震動,密支那的地位在緬北極為特殊,也是日軍在緬甸北部的一個重要節點,密支那的失守,給整個緬甸戰局蒙上了一層濃重的陰影。


當然還有一個人感到很是不爽,那就是東南亞戰區盟軍最高司令蒙巴頓,其實蒙巴頓在當初中美聯軍偷襲密支那的時候,就感到十分震驚。


作為一個英國佬,他們這些人是並不願意看到中國駐印軍在緬北戰場上高歌猛進的,從骨子裡他們還一直把緬甸視作是他們英國人的勢力範圍,同意史迪威發動反攻緬甸,他們也是迫於無奈。


但是他們並不想看到中國駐印軍在緬甸的進攻速度太快,取得太大的勝利,他們始終堅持認為,盟軍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歐洲戰場上,亞洲戰場可以拖一拖再說,所以他們始終找各種藉口,不肯發動反攻。


現在史迪威指揮中國駐印軍發動了反攻,他們更願意看到的情況是中國駐印軍在緬北碰的頭破血流,但是卻無法取得多大的進展。


這樣的話,他們英國人的面子上也會好看一點,可是事與願違的是中國駐印軍自從反攻開始之後,打的是相當的漂亮,完全出乎了蒙巴頓和韋維爾他們的意料之外。


他們的意識中,中國軍隊是一支乞丐軍隊,根本沒有多少戰鬥力,除了新三十八師除外,都是一群酒囊飯袋。


可是他們卻沒料到,這支接受了美國人武裝的中國軍隊,卻爆發出了如此之強的戰鬥力,打的日軍節節敗退,很快就收復了胡康河谷這個被他們視作根本不適合進行大規模兵團作戰的地區。


這還不算,史迪威居然還策劃了這樣一場極具突然性的偷襲行動,派遣出這樣一支大部隊,長途迂迴穿插,翻越險峻的枯門嶺山脈,直接插到了緬北重鎮密支那城外。


當蒙巴頓得知消息的時候,感到十分震驚,同時也感到十分生氣,因為他覺得他被史迪威愚弄了,史迪威這麼大的動作,居然沒有提前給他商量,也沒有給他打個招呼,就悍然發動了這樣的攻勢。


這實在是讓他覺得很是難堪,和中國駐印軍方面一比,他們英軍方面的表現實在是讓他們感到有些汗顏。


這一次中國駐印軍在發動反攻之時,英國人僅僅是只派出了一個師的兵力,實際上滿打滿算,也只是一個旅多一些的兵力,空投到了緬甸,協助中國駐印軍發動反攻。


但是他們的作戰並不順利,不但沒有成功切斷曼德勒至孟拱、密支那的鐵路線,還被日軍打的是節節敗退,根本沒有發揮出多大的作用。


接著日本人又悍然發動了英帕爾攻勢,幾個日軍師團同時對英帕爾地區發動了進攻,兵鋒直指英帕爾,把他們英國人打了個措手不及,不得不向史迪威求援,為此還被史迪威著實羞辱了一番,才把美軍駐印航空隊的運輸機借給了他們,幫助他們運送部隊趕往英帕爾增援。


而蒙巴頓和韋維爾內心之中,是極其不願意看到中美聯軍迅速的攻克密支那的,他們希望日軍能把中美聯軍給堵在密支那,使之不得寸進,這樣一來他們臉上就好看一些。


同時蒙巴頓和韋維爾還可以以此為藉口,把中國駐印軍給拖回到印度,讓他們放棄反攻的念頭,留在印度幫助他們英國人協防印度東部,把兵力也借給他們,投入到英帕爾戰役之中。


可是當聽聞中美聯軍將密支那攻克的消息之後,蒙巴頓感到十分沮喪,同時也十分惱怒,對曾經告訴他說,中美聯軍絕對不會在短時間之內,攻克密支那的那些部下大發雷霆,怒斥他們了一頓。


但是他卻不得不捏著鼻子向史迪威發去賀電,祝賀史迪威和中國駐印軍取得了這樣一場空前的勝利。


這時候他還心存僥倖,希望日軍能在孟拱河谷一帶,繼續拖住中國駐印軍的進攻速度,可是他卻並不知道,這個時候中國駐印軍的一支部隊,已經再次利用迂迴戰術,從幾乎不可能通行的山林之中,強行辟路穿插到了孟拱河谷中心位置的西通。


如果蒙巴頓這個時候,知道這件事的話,不知道這臉上有多精彩呢!而史迪威這個時候,還沉浸在攻克密支那的喜悅之中,正忙著得瑟呢!他一邊向國內匯報這個消息,一邊向全世界公開得瑟,另外也沒忘了通電中國方面,噁心一下蔣介石。


這一次史迪威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一掃當年日本人把他趕到印度的恥辱,可以用實力向蔣介石得瑟了。


而蔣介石這一年來,始終找各種藉口,不配合他發動反攻緬甸的戰役,現在他終於可以用實力,去打蔣介石的臉了。


同樣在他發動密支那戰役的時候,中國國內方面,此時卻在豫湘桂戰役之中,被日軍打的是丟盔棄甲,接連失地喪師、節節敗退,打的是毫無章法。


而好不容易蔣介石才命令駐雲南的中國遠征軍發動反攻,但是自開戰到現在,一個月下來,卻並未取得多大成果,遠征軍渡過怒江之後,便被堵在了松山,雖然國軍將士前赴後繼奮勇向前,可是面對著一座被日軍經營成了堅固堡壘的松山要塞,國軍卻傷亡慘重,無法短時間之內拿下松山。


所以史迪威現在很得意,少不了要看蔣介石的笑話,他一直以來都看不慣蔣介石的做法,認為蔣介石只是一個蹩腳的政客,根本不是一個合格的軍事將帥,把中國戰場打成這樣,實在是不稱職到了極點。


而這個時候,孫立人向史迪威報告了這樣一個消息,史迪威聽罷之後,起初並未意識到西通的重要性,認為這不過只是一次正常的迂迴作戰,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罷了,對於戰局影響並不是很大。


可是當他仔細看了一下地圖,在地圖上找到了西通這個小地方之後,卻才意識到西通的重要性。


可是他還是沒有直接意識到此戰對於孟拱河谷的影響之大,孫立人一再要求,請美國空軍儘快調集運力,為已經攻占西通的112團空投充足的彈藥武器,史迪威對此有點不以為然。


可是在孫立人的一再催促之下,史迪威這才決定親自去西通看一看,他乘坐上了一架聯絡機,一路飛到了西通上空進行了一次實地巡視,在空中看過了西通的地理位置之後,史迪威才真正意識到了西通將會對孟拱河谷戰役的重要性。


孫立人這一次策劃的西通迂迴戰,對於整個孟拱河谷戰役,簡直就是神來之筆,他派出的112團,像是一把利刃一般,直接就插在了孟拱河穀日軍這條毒蟒的七寸上,把第十八師團給一刀斬斷。


只要112團能守住西通,那麼第十八師團布置在孟拱河谷北端的主力便會被堵住,被新二十二師和新三十八師主力包圍在加邁、馬蘭、勒瓦等地。


而且112團拿下西通,也徹底掐斷了日軍主力的補給通道,使得加邁等地的日軍主力,無法再繼續獲取到充足的給養。


所以西通對於接下來的孟拱河谷戰役,將是至關重要的節點,史迪威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頓時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返回新平洋的總指揮部之後,史迪威立即便著令駐印美國航空兵調集運輸機,開始裝載各種彈藥物資以及112團點名所需的武器,為其進行空投補給。


而且史迪威也聽聞了112團在拿下西通的時候,在西通繳獲了大量日軍儲備的糧食,所以他便命令空軍全力以赴支援西通的112團。


甚至於為了保證112團的士氣,他還命令後方醫院立即組織一個小型的前沿野戰醫院,也空投到西通去,就在西通就地保障112團的戰地救護。


於是駐印美國航空兵方面就立即又忙碌了起來,包括總指揮部負責後勤補給的部門、倉庫,也都迅速的高效運作了起來。


史迪威的命令很簡單,那就是西通的112團需要什麼,就給他們立即空投什麼,哪怕是他們需要尿盆,也給他們立即空投過去。


可是和史迪威的興奮相反的卻是田中新一,當田中新一突然間獲知西通遭到了一支中國軍的偷襲,並且把西通給攻占之後,田中新一幾乎是如遭電擊一般,差點就被當場電麻了,一時間跌坐在椅子上,差點都站不起來了。


自去年十月,中國駐印軍開始對他們控制的作戰區域發動反攻之後,田中新一心情就沒好過一天,在胡康河谷之中的時候,他就一日三驚,幾乎天天都能收到壞消息,他麾下的第十八師團的部隊,面對著中國駐印軍的犀利攻勢,可謂是被打的節節敗退。


不管他手下的日軍官兵們多麼勇敢,多麼不顧生死頑強作戰,可是都無法改變戰局的發展,最終他在孟關和瓦魯班會戰之中一敗塗地,險一些就被駐印中國軍給堵在孟關和瓦魯班之間抓了俘虜。


幸好他有先見之明,在孟關一帶暗地裡提前開通了一條林中的伐開路,在孟關會戰失利之後,帶著殘兵敗將從這條伐開路逃回了丁高沙坎,這才得以逃脫升天。

關鍵字:

驚!笑起來一口黃牙誰敢親!

2021-10-19T06:04:47.264560+00:00

明明有每天刷牙,怎麼還會醬..QQ

30秒清淨口腔死角⇩

日本女孩約會武器♡櫻花亮白美齒液

連牙醫師都問我:『怎麼白的那麼快!』

集中亮白|笑容大方不遮掩,印象大加分

櫻花香氣|迎戰親親0距離,尷尬臭氣out

天然護齦|溫和不辣無酒精,濃度比一般多30%


少女櫻花粉包裝,隨身輕量型超方便

✓用餐後 ✓約會前 ✓牙齒黃 ✓戴牙套

 

商品資訊

Huluhulu_集中亮白_日本櫻花_香氛美齒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