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公主政變失敗

夢見李牧 發佈 2022-09-27T13:15:04.805053+00:00

是時,佺帥左驍衛將軍李楷洛,左威衛將軍周以悌發兵二萬、騎八千,分為三軍,以襲奚、契丹。將軍烏可利諫曰:「道險而天熱,懸軍遠襲,往必敗。」佺曰:薛訥在邊積年,竟不能為國家復營州。今乘其無備,往必有功。」

庚申,幽州大都督孫佺與奚酋李大酺戰於冷陘,全軍覆沒。是時,佺帥左驍衛將軍李楷洛,左威衛將軍周以悌發兵二萬、騎八千,分為三軍,以襲奚、契丹。將軍烏可利諫曰:「道險而天熱,懸軍遠襲,往必敗。」佺曰:薛訥在邊積年,竟不能為國家復營州。今乘其無備,往必有功。」使楷洛將騎四千前驅,遇奚騎八千,楷洛戰不利。佺怯懦,不敢救,引軍欲還,虜乘之,唐兵大敗。

唐睿宗召見天台山道士司馬承禎,向他請教關於陰陽術數的學問,司馬承禎回答說:「所謂『道』,應當是損之又損,以至於達到無為的境界,臣怎麼肯耗費心力去研究陰陽術數的學問呢!」唐睿宗又問道:「對於修身養性來說,無為是最高的境界,那麼治理國家的最高境界又是什麼呢?」司馬承禎回答說:「治理國家與修身養性道理一樣,只要能夠做到順乎世間萬物發展的自然之理,內心之中沒有任何私心雜念,那麼國家就可以趨於大治。」唐睿宗感慨地說:「廣成子所說的話,沒有人可以超過。」司馬承禎堅決請求返回天台山,唐睿宗同意他的要求。

尚書左丞盧藏用用手指著終南山對司馬承禎說道:「這裡面就有很多出家隱居的好地方,您何必一定要回到天台山呢!」司馬承禎回答說:「在我看來,這終南山不過是入世作官的捷徑罷了!」由於盧藏用曾在終南山隱居,武則天時期被徵辟為左拾遺,所以司馬承禎這樣回答他。

唐玄宗先天元年(壬子,公元712年)春季正月,辛巳(十一日),唐睿宗到南郊合祭天地,這是首次採用諫議大夫賈曾提出的建議。賈曾是賈言忠的兒子。

戊子(十八日),唐睿宗到水東面,親耕藉田。己丑(十九日),唐睿宗下詔大赦天下,並改年號為太極。乙未(二十五日),唐睿宗在安福門設宴款待突厥可汗默啜之子楊我支,把金山公主叫出來讓他看了看;不久就趕上唐睿宗將帝位傳給太子李隆基,因而這樁婚姻終於沒有結成。唐睿宗任命左台御史大夫竇懷貞、戶部尚書岑羲為同中書門下三品。

二月,辛酉(二十二日),唐睿宗下詔撤消右御史台。蒲州刺史蕭至忠主動投靠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舉薦他當刑部尚書。蕭至忠的妹夫華州刺史蔣欽緒對他說:「憑您的才學,何必擔心日後不能飛黃騰達!最好不要作非分之想,鑽營求官。」蕭至忠聽過之後沒有作聲。蔣欽緒回去之後感嘆道:「蕭至忠九代望門,至此一朝族滅,實在是可悲呀!」蕭至忠一向具有美好的聲望,他曾經有一次在從太平公主家裡出來時與宋璟相遇,宋璟說:「這不是我對您所期望的。」蕭至忠訕笑道:「宋生說得很對!」說完就急急忙忙地催馬離去。

幽州大都督薛訥鎮守幽州二十餘年,當地吏民安居樂業,薛訥從未發兵出塞尋釁,胡虜也不敢入關進犯。由於薛訥與燕州刺史李璡之間有矛盾,所以李璡向劉幽求詆毀薛訥,劉幽求便推薦左羽林將軍孫佺取代薛訥的職務。三月,丁丑(初八),唐睿宗任命孫佺為幽州大都督,改任薛訥為并州長史。

夏季五月,益州獠族部落反叛。戊寅(初十),唐睿宗到北郊祭祀。辛巳(十三日),唐睿宗下詔大赦天下,改年號為延和。六月,丁未(初九),右散騎常侍武攸暨去世,被追封為定王。由於岑羲在節愍太子李重俊的事變中,保護唐睿宗有功,唐睿宗於癸丑(十五日)任命他為侍中。

庚申(二十二日),幽州大都督孫佺在冷陘與奚族酋長李大酺交戰,全軍覆沒。當時,孫佺統帥左驍衛將軍李楷洛和左威衛將軍周以悌,調集步卒二萬、騎兵八千,分為三軍,襲擊奚和契丹。將軍烏可利勸阻他說:「道路險阻,天氣炎熱,孤軍深入敵境,進行長途奔襲,一定要打敗仗的。」孫佺說:「薛訥任邊鎮守將達二十餘年之久,竟然不能為國家收復營州。現在我們乘其不備率兵前往,一定能獲得成功。」孫佺派李楷洛率領四千騎兵為前鋒,李楷洛與奚族的八千騎兵相遇並交戰,唐軍失利。孫佺畏敵如虎,竟不敢發兵相救,反而想率部回撤,奚軍乘勝追擊,唐軍慘敗,孫佺依山布成方陣力求自保。李大酺派遣使者前來向孫佺質問道:「朝廷既然與我們和親,您為什麼還要率領大軍到這裡來呢?」孫佺回答說:「我只不過是奉敕前來招撫慰問罷了。李楷洛不服從我的調遣,與你們交戰,請允許我將他斬首,向你們謝罪。」李大酺又問:「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唐國的符信在哪裡?」孫佺把軍中攜帶的所有絹帛搜集到一起,共計一萬餘段,連同大小將官的紫袍、金帶、魚帶,統統交給李大酺。李大酺說:「請將軍回到南邊去,不要再到這裡來騷擾。」唐軍將士十分驚懼,南撤的軍隊再也沒有任何隊形,奚軍又乘機相攻,因而潰不成軍。孫佺和周以悌被奚人俘獲,奚人又將他們獻給突厥,突厥可汗默啜將兩人殺死。李楷洛和烏可利逃回唐朝境內。

秋季七月,彗星出現在西方,經過軒轅星進入太微垣,到達大角星。有個看相的人對同中書門下三品竇懷貞說:「您將有刑獄之災。」竇懷貞非常害怕,上表請求解除官職,去作安國寺的寺奴。唐睿宗降敕照准。乙亥(初八),唐睿宗又任命竇懷貞為尚書左僕射兼御史大夫、平章軍國重事。

太平公主指使一個懂天文曆法的人向唐睿宗進言說:「彗星的出現標誌著將要除舊布新,再說位於天市垣內的帝座以及心前星均有變化,所主之事乃是皇太子應當登基即位。」唐睿宗說:「將帝位傳給有德之人,以避免災禍,我的決心已定。」太平公主和她的同夥們都極力諫阻,認為這樣做不行,唐睿宗說:「中宗皇帝在位時,一群奸佞小人專擅朝政,上天屢次用災異來表示警告。朕當時請求中宗選擇賢明的兒子立為皇帝以避免災禍,但中宗很不高興,朕也因此而擔憂恐懼以至於幾天吃不下飯。朕怎麼能夠對中宗可以勸他禪位,對自己卻不能做到這一點呢!」太子李隆基知道這個消息後,趕忙入宮朝見,跪在地上邊叩頭邊說:「臣因尺寸之功,就被破格立為皇嗣,即使是做太子還擔心無法勝任,陛下又突然要將帝位傳給臣,不清楚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唐睿宗對太子說:「大唐的宗廟社稷之所以再次安然無恙,朕之所以能夠君臨天下,都是由於你立下大功。現在帝座星有災異出現,所以朕將帝位禪讓給你,以便能轉禍為福,你還有什麼可疑惑的呢!」太子李隆基還是堅決推辭不受。唐睿宗說:「你是一個孝子,為什麼非要等到站在我的靈柩前才能即皇帝之位呢!」太子只好流著眼淚走了出來。

壬辰(二十五日),唐睿宗頒發制命,決定將帝位傳給太子李隆基,太子上表堅決推辭。太平公主勸說唐睿宗,最好在禪讓之後,還要親自執掌朝政大事。於是唐睿宗對太子說:「你是不是覺得國家事務十分繁重,要讓朕幫你處理一些事務呢?想當初唐堯將帝位禪讓給虞舜後,還要親自到各地去巡視,現在朕雖然將帝位傳給你,哪裡就能對家國之事漠不關心呢!此後凡有軍國大事,朕還是會參予處理的。」

八月,庚子(初三),唐玄宗即皇帝位,將唐睿宗尊奉為太上皇。太上皇自稱為「朕」,所發布的命令稱為「誥」,每五天一次在太極殿接受群臣朝見。皇帝自稱為「予」,所發布的命令稱為「制」、「敕」,每天都在武德殿接受群臣朝見。凡涉及到三品以上官員的任命以及重大的刑獄政務由太上皇決定,其餘政務均由皇帝決斷。

甲辰(初七),唐玄宗大赦天下,改年號為先天。乙巳(初八),唐玄宗決定在州以北設置渤海軍,在恆州、定州一帶設置恆陽軍,在媯州、蔚州境內設置懷柔軍,駐紮五萬軍隊。

丙午(初九),唐玄宗下詔將妃子王氏立為皇后;將皇后王氏之父王仁皎任命為太僕卿,五仁皎是下人。戊申(十一日),唐玄宗又下詔將皇子許昌王李嗣直封為郯王,將真定王李嗣謙封為郢王。朝廷任命劉幽求為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魏知古為侍中,崔湜為檢校中書令。

當初河內人王琚參預王同皎等人謀殺武三思的謀劃,事發後亡命出逃,在江都以代他人抄書為生。唐玄宗被立為太子以後,王琚回到長安,被選拔任命為諸暨縣主簿,上東宮去拜謝李隆基。王琚走上殿廷之後,故意走得很慢,視線也放得很高,宦官說:「殿下在帘子內。」王琚說:「什麼殿下不殿下的?當今只有一個太平公主!」太子聽後馬上召見他,並與他談話,王琚說:「先前韋庶人弒帝為逆,人心不服,殺掉她是件容易事。太平公主是武后的女兒,再加上她無比的兇狠狡猾,大臣們大多秉承她的旨意辦事,我對此十分擔憂。」太子拉他與自己同坐在一張榻上,流著眼淚對他說:「現在父皇的兄弟姊妹中,就只有一位太平公主,如果把這些事稟告父皇的話,恐怕會讓他老人家傷心,可如果不去稟告,又擔心她所造成的危害會越來越嚴重,這可怎麼辦呢?」王琚回答說:「天子所講究的孝道,與平民百姓不同,應當考慮的是宗廟社稷的安危。蓋主是漢昭帝的姐姐,將昭帝從小養大,有了罪也還是要殺掉。治理天下的人,怎麼能顧及小節呢!」太子很高興地問他:「您有什麼本事可以和寡人在一起呢?」王琚回答說:「我既擅長煉丹,又能詼諧嘲謔。」於是太子奏請唐睿宗將王琚任命為詹事府司直,每天與他交往相處,並逐漸將他提拔為太子中舍人;等到太子即位之後,又任命他為中書侍郎。

這時,宰相大多數是太平公主的黨羽,劉幽求與右羽林將軍張暐謀劃調集羽林兵將他們一網打盡,並讓張暐秘密地對唐玄宗說:「竇懷貞、崔湜、岑羲等人都是依仗太平公主才爬上宰相職位的,他們時時刻刻都在策劃如何作亂。如果陛下不早點除掉他們,一旦事變突然發生,太上皇怎麼能平安呢!請快些誅殺他們。臣已經與劉幽求定好計策,就只等陛下下命令。」唐玄宗認為他說得很對。但事後張暐將這一計謀泄露給侍御史鄧光賓,唐玄宗知道以後十分害怕,急忙將劉幽求等人的罪狀開列出來上奏太上皇。丙辰(十九日),劉幽求被逮捕下獄。負責審理此案的官員上奏道:「劉幽求挑撥離間陛下骨肉,應當判處死刑。」唐玄宗又為劉幽求等人向太上皇求情,說劉幽求為大唐朝廷立過大功,不能判處死刑。癸亥(二十六日),唐睿宗將劉幽求流放到封州,將張暐流放到峰州,將鄧光賓流放到繡州。

辛亥(二十五日),唐玄宗將皇子李嗣升立為陝王。李嗣升的母親楊氏,是隋朝納言楊士達的曾孫女。由於王皇后沒有親生兒子,所以像母親一樣地撫養他。冬季十月,庚子(初四),唐玄宗到太廟謁見列祖列宗,頒敕大赦天下。

癸卯(初七),唐玄宗到新豐,在驪山腳下狩獵。辛酉(二十五日),西域沙陀金山派遣使者入朝進獻貢品。沙陀是處月族的一個別支,姓朱邪氏。十一月,乙酉(二十日),奚與契丹合兵二萬人進犯漁陽,幽州都督宋璟關閉城門,沒有出城迎戰,奚與契丹大肆擄掠之後撤軍。

太上皇唐睿宗發布誥命,派唐玄宗出巡邊境,巡視的地區西自河、隴,東到燕、薊,巡行中將選擇將帥、訓練士卒。甲午(二十九日),唐玄宗任命幽州都督宋璟為左軍大總管,并州長史薛訥為中軍大總管,朔方大總管、兵部尚書郭元振為右軍大總管。

十二月,刑部尚書李日知請求退休。李日知在擔任刑部尚書職務時,從來不用刑杖責打誤事的官吏,但刑部的各項任務也都能夠圓滿地完成。曾經有一位令史在接到皇帝敕令三天後,竟然忘記去貫徹執行。李日知十分生氣,派人找出刑杖,然後集合所有的官吏,準備責打他,過一會卻又說道:「我如果下令責打你,天下人一定要說你能夠惹我李日知生氣,再說因延誤公務而受到我李日知的杖責,與受到別人的責罰不同,恐怕連你的老婆孩子也要拋棄你了。」於是便放過他這一次。所有的官吏都非常感動,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於違犯規章,一旦有誰出現稽誤失職行為,所有的人都會一起譴責他。

春季正月,乙亥(十一日),太上皇唐睿宗頒布誥命:「從現在起衛士自二十五歲起服役,五十歲免於服役;羽林軍飛騎都從衛士中選拔補充。」

朝廷任命吏部尚書蕭至忠為中書令。玄宗皇帝巡視邊地的行期有所變動,各地所召募的士卒都各自遣返,約定好到八月份再集結,但玄宗皇帝最終未能成行。

二月,庚子(初七)夜間,長安城大開門戶,點燃花燈,又補辦去年玄宗登基時未曾舉辦的臣民大聚飲活動,並且安排場面宏大的歌舞雜技來助興。太上皇與玄宗皇帝來到城門樓上觀賞,有時甚至不分白天黑夜地尋歡作樂,一共持續一個多月。左拾遺華陰人嚴挺之上疏諫阻,認為:「聚飲是按照百姓認為便利的,大家出錢共飲,以尋求歡樂。現在陛下卻耗費萬民的資財來供給歌舞雜技的支出,這不是用來光大聖德和美化風俗的方法。」唐玄宗於是停止這一活動。

當初,高麗滅亡以後,它的一個分支部落酋長大祚榮率領部眾遷徙到營州。及至李盡忠反叛朝廷,大祚榮便與酋長乞四北羽一起聚眾東逃,憑藉險要的地勢謀求自保,李盡忠死後,武則天派將軍李楷固討伐李盡忠的餘黨。李楷固先是進攻乞四北羽並將他斬首,然後帶兵越過天門嶺進逼大祚榮。大祚榮率領部眾迎擊,李楷固大敗,隻身逃脫。大祚榮於是率領部眾東行,占據東牟山,築城居守。由於大祚榮本人驍勇善戰,因而高麗人和人也逐漸地依附於他,他的勢力漸漸擴展到方圓二千里的區域,轄區之內共有十多萬戶,擁兵達數萬人。大祚榮自稱為振國王,依附於突厥。當時奚、契丹都背叛唐朝,使得唐朝與這一區域的交通斷絕,武則天也沒有能力討平他們。唐中宗即位後,派遣侍御史張行岌前來招撫,大祚榮於是派他的兒子入朝侍奉。現在,唐玄宗任命大祚榮為左驍衛大將軍、勃海郡王,並在他的轄區內設置忽汗州,任命他兼任忽汗州都督。

庚申(二十七日),唐玄宗頒布敕令,將左拾遺嚴挺之敢於進諫的忠良正直行為宣示百官,並重重地賞賜他。

三月,辛巳(初六),王皇后親自採桑養蠶。晉陵尉楊相如上疏議論時政,疏文的大意是:「隋煬帝自恃國家強大,不肯為時政而操心,雖然他頒發的制敕數不勝數,但言行之間卻相差甚遠,口說堯、舜之言,身行桀、紂之事,最後終於丟掉整個天下。」他還說:「隋朝皇帝放縱自己的欲望以至於亡國滅家,本朝太宗皇帝抑制自己的欲望以至於國家繁榮昌盛,希望陛下能夠從中慎重選擇自己應走的道路。」他還說:「歷朝帝王沒有哪一個不是喜歡忠誠正直之士,憎惡奸佞邪惡之徒的,但是事實上卻是忠誠正直之士常常被疏遠,奸佞邪惡之徒常常被寵幸,以至於到國亡身危的地步還不知原因所在,這是為什麼呢?真正的原因在於忠誠正直之士大多不惜觸犯帝王的旨意,而奸佞邪惡之徒卻大多順從帝王的邪念,長期觸犯帝王旨意就會使帝王產生憎惡之心,長期順從帝王邪念也會使帝王產生愛憐之意,這就是親疏所以產生的緣故。聖明的帝王與此相反,他們喜愛敢於觸犯自己旨意的臣子,為的是得到忠正賢良之士;憎惡一味順從自己的人,為的是除去身邊的奸佞邪惡之徒,如果能夠這樣做,那麼距離太宗皇帝的太平功業,也就不遠了。」他又說:「法律條文貴在簡明扼要而能禁止奸邪,刑罰貴在輕緩而能堅決執行。目前陛下正彰明德教、除舊布新,希望能將所有細文苛法盡行革除,不要在臣下的細小過失上斤斤計較。對臣下的細小過失不去計較就能屏除煩瑣苛刻的法律,對重大的罪行不使漏網就能制止邪惡,陛下如果能夠使法律簡明而難以違反,刑罰寬緩而能夠制止犯罪,那麼就可以稱得上是善政。」唐玄宗讀完他的奏疏之後,認為他所提出的建議很好。

在這以前,修繕大明宮尚未竣工,夏季,五月,庚寅(二十八日),唐玄宗以正值農忙時節的緣故,下令暫且停工,等到農閒時分再繼續修建。六月,丙辰(二十四日),朝廷任命兵部尚書郭元振為同中書門下三品。

太平公主倚仗太上皇唐睿宗的勢力專擅朝政,與唐玄宗發生尖銳的衝突,朝中七位宰相之中,有五位是出自她的門下,文臣武將之中也有一半以上的人依附她。太平公主與竇懷貞、岑羲、蕭至忠、崔湜以及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長史新興王李晉、左羽林大將軍常元楷、知右羽林將軍事李慈、左金吾將軍李欽、中書舍人李猷、右散騎常侍賈膺福、鴻臚寺卿唐晙和胡僧慧范等一起圖謀廢掉唐玄宗,此外,太平公主又與宮女元氏合謀,準備在進獻給玄宗皇帝服用的天麻粉中投毒。李晉是李德良的孫子。常元楷和李慈多次前往太平公主的私宅與她訂下作亂的計謀。

王琚對唐玄宗進言道:「形勢已十分緊迫,陛下不可不迅速行動了。」尚書左丞張說從東都洛陽派人給唐玄宗送來一把佩刀,意思是請玄宗及早決斷,剷除太平公主的勢力。荊州長史崔日用入朝奏事,對唐玄宗說:「太平公主圖謀叛逆,是由來已久的事情。當初,陛下在東宮作太子時,在名分上還是臣子,如果那時想剷除太平公主,需要施用計謀。現在陛下已為全國之主,只需頒下一道制書,有哪一個敢於抗命不從?如果猶豫不決,萬一奸邪之徒的陰謀得逞,那時候再後悔可就來不及了!」唐玄宗說:「你說得非常正確,只是朕擔心會驚動太上皇。」崔日用又說道:「天子的大孝在於使四海安寧。倘若奸黨得志,則社稷宗廟將化為廢墟,陛下的孝行又怎麼體現出來呢!請陛下首先控制住左右羽林軍和左右萬騎軍,然後再將太平公主及其黨羽一網打盡,這樣就不會驚動太上皇。」唐玄宗認為他說得很對,便任命他為吏部侍郎。

秋季七月,魏知古告發太平公主計劃在本月四日發動叛亂,指使常元楷、李慈率領羽林軍突入武德殿,另派竇懷貞、蕭至忠、岑羲等人在南牙舉兵響應。唐玄宗於是與岐王李范、薛王李業、郭元振以及龍武將軍王毛仲、殿中少監姜皎、太僕少卿李令問、尚乘奉御王守一、內給事高力士、果毅李守德等人定計率先下手誅除太平公主集團。姜皎是姜謩的曾孫;李令問是李靖之弟李客師的孫子;王守一是王仁皎的兒子;高力士是潘州人。

甲子(初三),唐玄宗通過王毛仲調用閒廄中的馬匹以及禁兵三百餘人,從武德殿進入虔化門,召見常元楷和李慈二人先將他們斬首,在內客省逮捕賈膺福和李猷並將他們帶出,又在朝堂上逮捕蕭至忠和岑羲,下令將上述四人一起斬首。竇懷貞逃入城壕之中自縊而死,唐玄宗下令斬戮他的屍休,並將他的姓改為毒氏。太上皇唐睿宗聽到事變發生的消息後,登上承天門的門樓。郭元振上奏唐睿宗道:「皇帝只是奉太上皇誥命誅殺竇懷貞等奸臣逆黨,並沒有發生什麼其他的事。」玄宗皇帝也隨後來到門樓之上,唐睿宗於是頒發誥命列舉竇懷貞等人的罪狀,並大赦天下,只是逆臣的親屬黨羽不在赦免之列。薛稷被賜死在萬年縣獄中。

乙丑(初四),太上皇唐睿宗發布誥命:「從現在起,所有軍國政務與刑賞教化,均由皇帝處理。朕正好清靜無為,修心養性,以遂平生夙願。」在這一天,太上皇移居到百福殿居住。

太平公主逃入山寺,直到事發三天以後才出來,被唐玄宗下詔賜死在她自己的家中,她的兒子以及黨羽被處死的達數十人。薛崇簡因為平日屢次諫阻其母太平公主而受到責打,所以例外地被免於死刑,唐玄守將他賜姓為李氏,並准許他留任原職。唐玄宗還下令將太平公主的所有財產沒收充分,在抄家時發現公主家中的財物堆積如山,珍寶器玩可以與皇家府庫媲美,廄中牧養的羊馬、擁有的田地園林和放債應得的利息,幾年也沒收不完。胡僧慧范也擁有家產達數十萬緡。唐玄宗又下令將新興王李晉的姓氏改為厲。

當初,唐玄宗在籌劃誅殺竇懷貞等人時,曾召見崔湜,想將他當作心腹。崔湜的弟弟崔滌對他說:「無論皇帝問到你什麼,你都不能有所隱瞞。」崔湜沒有採納。竇懷貞等人被殺後,崔湜與尚書右丞盧藏用兩人都因私侍太平公主獲罪,崔湜被流放到竇州,盧藏用被流放到瀧州。新興王李晉臨刑之際嘆道:「本來提出這個主意的人是崔湜,現在我被處死,崔湜反而能夠保住性命,這不是天大的冤枉嗎!」適逢有關部門審訊宮女元氏,元氏供出崔湜與她同謀投毒謀害玄宗,唐玄宗於是重新下詔將崔湜賜死在他流放途中經過的荊州。薛稷的兒子薛伯陽由於娶公主為妻的緣故而被免於處死,流放嶺南,他在流放途中自殺身死。

當初在太平公主與其黨羽謀劃廢掉玄宗皇帝之時,竇懷貞、蕭至忠、岑羲、崔湜等人都贊成此舉,只有陸象先認為這樣做不行。太平公主說:「太上皇廢長立少,已經不合道理,再加上皇帝失德,為什麼不能將他廢掉呢!」陸象先說:「既然皇帝當初是以立有大功而被立為太子的,那麼就只能以獲罪為由將其廢黜。現在皇帝實際上沒有罪,我終究不敢苟同。」太平公主十分生氣地離去。唐玄宗誅殺竇懷貞等人以後,召見陸象先說:「歲寒知松柏,信哉!」當時正值嚴厲懲處太平公主黨羽的時候,應當入獄受罰的人非常之多,陸象先悄悄地為這些人申明冤屈,很多人因而得以保全性命,但他從未自己說起過這些事,當時也沒有人知道此事內情。朝廷百官中平素受到太平公主的善待或者憎惡的人,此時有的被降職貶黜,有的受到提拔重用,這項工作總共持續一年之久,仍未全部做完。

丁卯(初六),唐玄宗親自來到承天門樓,發布詔命,大赦天下。己巳(初八),唐玄宗賞賜有功之臣郭元振等人大小不等的官職爵位以及數量不同的田宅錢物,還任命高力士為右監門將軍,讓他主持內侍省事務。

當初唐太宗曾定下制度,內侍省不設置三品官,內侍們無非是身著黃色朝服,領取皇家發放的祿米,做一些把守宮門、傳達詔命之類的事情。武則天雖是女皇帝,宦官也不執掌朝政。唐中宗時期,受到他親信寵愛的近臣很多,以至於級別在七品以上的宦官達一千餘人,但是身著緋色朝服的宦官尚不多見。唐玄宗任親王的時候,高力士就對他傾心事奉,玄宗被立為太子之後,便奏請唐睿宗任命高力士為內給事,此次因誅除蕭至忠、岑羲等人有功,唐玄宗又賜給他高官。從此以後宦官逐漸增加到三千多人,被任命為三品將軍的人也越來越多,穿紅、紫朝服的達到一千餘人,宦官勢力從此膨脹起來。

壬申(十一日),唐玄宗派遣益州長史畢構等六人安撫全國十道。乙亥(十四日),唐玄宗任命尚書左丞張說為中書令。

庚辰(十九日),中書侍郎、同平章事陸象先被貶為益州長史、劍南按察使。八月癸巳(初二),唐玄宗任命被流放到封州去的劉幽求為尚書左僕射、平章軍國大事。

丙辰(二十五日),突厥可汗默啜派遣他的兒子楊我支前來求婚;丁巳(二十六日),唐玄宗答應將蜀王之女南和縣主嫁給默啜。

唐中宗駕崩之後,同中書門下三品李嶠秘密地向韋皇后上表,請求將相王李旦的兒子們外放出京。唐玄宗即位之後,在宮中發現李嶠的奏表,並將它拿給侍臣們傳看。李嶠當時已經以特進的資格退休,有人建議將李嶠處死,張說說:「李嶠雖然沒能分清善惡忠奸,但是他為當時的執政者出謀獻策卻也可以稱得上是竭忠盡智。」唐玄宗認為他說的對。九月壬戌(初二),唐玄宗任命李嶠之子率更令李暢為虔州刺史,並下令李嶠隨同其子赴任。

庚午(初十),唐玄宗任命劉幽求為同中書門下三品。丙戌(二十六日),唐玄宗下詔恢復右御史台,負責對各州的督察,同時廢除諸道按察使。冬季十月,辛卯(初一),唐玄宗召見京縣及畿縣縣令,告誡他們在饑荒之年應當關懷扶助黎民百姓。

己亥(初九),唐玄宗來到新豐。癸卯(十三日),唐玄宗與文武官員在驪山腳下講習武事,共調集兵士二十多萬,旌旗連綿達五十餘里。由於軍容不整的緣故,唐玄宗讓兵部尚書郭元振跪在軍中的大旗之下,準備將其斬首。劉幽求、張說跪在玄宗的馬前進諫說:「郭元振曾為大唐的江山社稷立下大功,不能殺。」唐玄宗於是將郭元振流放到新州。唐玄宗還下令將給事中、知禮儀事唐紹斬首,原因是他所制定的軍禮不夠整肅。其實唐玄宗原本只是打算藉此樹立自己的聲威,並沒有殺死唐紹的意思,只是由於金吾衛將軍李邈急忙宣布將其斬首的敕命,所以才弄假成真。事後不久唐玄宗便罷免李邈的職務,將他廢棄終身。當時由於郭元振、唐紹這兩位大臣都受懲處,各路軍馬大多震驚失措,隊形凌亂,只有左軍節度薛訥和朔方道大總管解琬二人所領軍兵巋然不動,唐玄宗派遣輕裝的騎兵宣召他們前來,但這些使者都無法進入他們的陣營。唐玄宗對他們二人十分讚賞,慰問勉勵他們一番。

甲辰,(十四日),唐玄宗在渭川狩獵。唐玄宗想任用同州刺史姚元之為宰相,張說一向忌恨姚元之,便指使御史大夫趙彥昭彈劾他,但唐玄宗不理睬。張說又指使殿中監姜皎向唐玄宗進言道:「陛下早就想任命一位河東總管,卻苦於找不到合適的人選,臣現在發現這樣一位稱職的人。」唐玄宗問他這個人是誰,姜皎回答說:「姚元之文武全才,是擔任河東總管的合適人選。」唐玄宗說:「這是張說的主意,你竟敢當面欺騙朕,應當處以死刑!」姜皎趕忙叩頭自首謝罪,唐玄宗當即派遣宦者將姚元之徵召到渭川來。姚元之抵達後,唐玄宗正在狩獵,馬上召見他,並任命他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

姚元之處理政務精明幹練,曾三次擔任宰相,每次都兼任兵部尚書,他對於邊境地區的戍兵駐屯營地和偵察瞭望哨所,以及士卒馬匹倉儲器械的數量,無不默默地記在心裡。唐玄宗剛剛即位,勵精圖治,遇事都要先聽聽姚元之的意見,元之也是每次都能對答如流,他的同僚則只能唯唯諾諾而已,所以玄宗也就一心信任他。姚元之請求唐玄宗削奪受寵的權貴之家的權勢,珍惜手中的爵祿賞賜,採納敢於犯顏直諫的臣子的建議,不按受臣下進獻的貢品,不與群臣開一些輕慢無禮的玩笑。唐玄宗對他的上述建議都一一採納。

乙巳(十五日),唐玄宗返回京城。姚元之曾經奏請依照順序提拔任用郎吏,玄宗卻只是盯著宮殿的屋頂不作聲,姚元之幾次重複,玄宗始終一言不發。姚元之感到十分恐懼,便急忙退出。當日罷朝以後,高力士向玄宗進諫道:「陛下剛剛總理天下大事,宰臣上奏言事,就應當面表明您自己的態度,為什麼您對姚元之的建議不聞不問、一言不發呢!」唐玄宗回答說:「朕讓姚元之總理朝廷庶政,遇有軍政大事可以當面奏聞共同的商議;郎吏是小官,這樣的事也要一一打擾朕嗎!」適逢高力士奉旨到省中宣諭詔命,將玄宗的話轉達給姚元之,姚元之這才轉憂為喜。知道這件事的人無不嘆服玄宗深明為君之道。

左拾遺曲江縣人張九齡,鑑於姚元之聲望極高,又受到唐玄宗的信任和重用,所以寫給他一封信,勸他疏遠阿諛奉承急於進取之徒,提拔任用純正忠厚之士,這封信的大意是:「任用的人必須有才能,是治理國家的基本原則,與有才能的人共同處理政事,治理國家不能超越這一途徑。以往在任用賢才的時候,掌權者並非不具備識別人才的本領,之所以存在很多弊端,是由於考慮私情的緣故。」信中還說:「自從您擔任宰相職務,執掌用人的大權以來,那些淺薄鄙陋、軟弱無能的人,已經伸長脖子,踮起腳跟,向您圍攏過來,他們或者諂媚您的親戚以求得他們的讚譽,或者討好您的賓客以取悅他們。我相信他們中間也許會有有才能的人,但認為他們實在是太無恥。」姚元之十分讚賞他的建議,並予以採納。

在新興王李晉被處斬的時候,他原來的部屬紛紛逃散,只有司功李捴一人徒步跟隨在他身邊,沒有改變當屬官時的禮節,並在行刑後對故主的屍體放聲痛哭。姚元之聽說這件事後贊道:「這才是像欒布那樣的忠義之士啊!」現在姚元之又擔任宰相職務,便將李捴提升為尚書郎。

己酉(十九日),唐玄宗任命刑部尚書趙彥昭為朔方道大總管。十一月,乙丑(初五),劉幽求兼任侍中。辛巳(二十一日),群臣上表請求為皇帝加上開元神武皇帝的尊號,唐玄宗同意。戊子(二十八日),唐玄宗接受群臣進上尊號的冊書。

中書侍郎王琚受到唐玄宗的親近和厚愛,沒有哪一個大臣能夠與他相比。每次進見皇帝時,王琚都要陪玄宗談笑,直到晚上才退出;有時休假時,也往往要派宦官宣召他入宮相會。有人對唐玄宗進言道:「王琚精通權略,是一位機巧詭詐的縱橫之士,陛下可以與他一起平定禍亂,卻難以與他共同治理承平之世。」唐玄宗因此開始逐漸疏遠王琚。在這個月裡,玄宗任命他兼任御史大夫,派他到北部邊境地區巡察各部隊。

十二月,庚寅(初一),唐玄宗下詔大赦天下,改年號為開元。同時下詔改尚書左、右僕射為左、右丞相;改中書省為紫微省;改門下省為黃門省,門下侍中為黃門監;改雍州為京兆府,洛州為河南府,州的長史改稱為尹,州的司馬改稱為少尹。

甲午(初五),吐蕃派遣大臣前來求和。壬寅(十三日),唐玄宗任命姚元之兼任紫微令。姚元之為避開元神武皇帝尊號,便恢復其原名為姚崇。唐玄宗發布敕命:「都督、刺史、都護準備赴任時,都要在引見當面辭別天子後,在左右側門聽候皇帝的旨意。」

姚崇擔任宰相職務以後,紫微令張說感到擔憂恐懼,便私下到岐王那裡表明自己傾心依附的誠意。後來有一天,姚崇在便殿回答唐玄宗的問話時,腳略微有點瘸,唐玄宗問他:「您的腳是不是有毛病?」姚崇回答道:「臣有心病,沒有腳病。」玄宗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姚崇答道:「岐王是陛下心愛的弟弟,張說是宰相,卻秘密地乘車到岐王的家裡去,臣擔心岐王會被張說所誤,所以心中很是擔憂。」癸丑(二十四日),唐玄宗將張說貶為相州刺史,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劉幽求也被免去宰相職務,降職為太子少保。甲寅(二十五日),唐玄宗任命黃門侍郎盧懷慎為同紫微黃門平章事。

唐玄宗開元二年(甲寅,公元714年)春季,正月壬申(十三日),唐玄宗頒布制命:「要選拔那些有才能見識的京官擔任都督、刺史,選擇政績顯著的都督、刺史擔任京官,使官員的外放和入朝任職保持均衡,並永遠以此為常規。」

己卯(二十日),唐玄宗任命盧懷慎為檢校黃門監。依舊制規定,凡屬音樂,不論雅俗,統歸太常寺管轄。唐玄宗精曉音律,他認為太常寺是朝廷掌管禮樂的部門,不應當兼管歌舞雜技藝人和各種遊戲雜耍;於是他下詔另設左右教坊來專門教授俗樂,並任命右驍衛將軍范及為主管官。此外,唐玄宗還挑選數百名樂工,親自在梨園教他們演奏法曲,這些人在當時被稱為「皇帝梨園弟子」。唐玄宗還教宮中的人學習法曲。唐玄宗又挑選一些歌伎和舞女,安置在宜春院,由官府各賜給她們家中財物。禮部侍郎張廷、酸棗尉袁楚客二人都為此而上疏,認為:「陛下年紀輕輕,應當尊崇經學儒術,親近方正之士,崇尚樸素。臣以為陛下應當以喜歡靡靡之音、好巡遊狩獵為戒。」唐玄宗雖然未能採納他們的建議,但都對他們表示讚賞。

自唐中宗即位以來,皇親國戚競相營建佛寺,奏請度人出家為和尚,其中有不少弄虛作假的;富裕人家的子弟以及身強力壯的男子紛紛削髮為僧以逃避徭役,這種人簡直到處都是。姚崇向唐玄宗建議道:「佛圖澄未能使後趙國運長久,鳩摩羅什也無法使後秦免於覆亡,齊襄帝、梁武帝同樣未能免於國破家亡。只要陛下能夠使百姓安居樂業,就是有福之身,哪裡用得著剃度奸詐之徒為僧,讓他們敗壞佛法呢!」唐玄宗採納他的建議。丙寅,唐玄宗命令有關部門篩選淘汰全國的和尚尼姑,因弄虛作假被勒令還俗的僧尼共計一萬二千餘人。

當初營州都督治所設在柳城,以鎮撫奚和契丹,武則天時期,營州都督趙文翽執行政策失當,柳城被奚、契丹攻陷,此後營州治所就寄居在幽州東部的漁陽城。當地有人傳說:「靺鞨、奚、霫等部落很想歸降大唐,只是由於大唐不在柳城設立營州,所以無所依附投靠,再加上被突厥可汗默啜侵擾,故而暫時依附突厥;假如大唐又在柳城設立營州,那麼這些部落就會一個接一個地前來歸附。」并州長史兼和戎、大武等軍州節度大使薛訥聽信這種傳聞,上奏請求進攻契丹,重建營州;唐玄宗也因唐軍在冷涇一役中大敗的緣故而一直想出兵討伐契丹。姚崇等大臣們紛紛諫阻。甲申(二十五日),唐玄宗任命薛訥為同紫微黃門三品,率兵攻討契丹,群臣於是不敢再向玄宗諫阻這件事。

薛王李業的舅父王仙童侵奪欺凌百姓,被御史上奏彈劾;李業為他求情,唐玄宗於是讓紫微、黃門覆審此案。姚崇、盧懷慎等人奏稱道:「王仙童的罪狀清楚明白,御史對他的彈劾也並無冤枉之處,不能對他放縱寬宥。」唐玄宗同意他們的意見。從此皇親國戚們收斂一些。

二月,庚寅朔,太史上奏說是太陽應當虧食卻沒有虧食。姚崇向玄宗上表致賀,並請求將這件事載入史冊,玄宗對此表示同意。

乙未(初七),突厥可汗默啜派他的兒子同俄特勒、妹夫火拔頡利發、石阿失畢率兵圍攻北庭都護府,都護郭虔瓘將突厥兵擊敗。同俄特勒單槍匹馬逼近城下,被郭虔瓘事先埋伏在路旁的勇士躍起斬首。突厥人請求用軍中的所有物資換回同俄特勒,後得知他已被殺死,慟哭而去。

丁未(十九日),唐玄宗發布敕命:「從今以後各地均不得新建佛寺;原有的佛寺已毀壞應修繕的,一律到有關部門申報,經檢查屬實,才允許動工修繕。」

閏二月,唐玄宗任命鴻臚寺少卿、朔方軍副大總管王晙兼任安北大都護、朔方道行軍大總管,命令豐安、定遠、三受降城以及周圍各軍統歸王晙指揮調度,並且將安北大都護府遷到中受降城,在那裡駐紮軍隊,實行屯田。

丁卯(初九),唐玄宗下詔恢復十道按察使的建置,派益州長史陸象先等人充任按察使。

唐玄宗考慮到徐有功執法公平正直,便於乙亥日(十七日)任命他的兒子、大理司直徐惀為恭陵令。竇孝諶之子、光祿卿、豳公竇希瑊等人請求將自己的官爵讓給徐惀以報答徐有功的恩德,所以徐惀得以從大理司直連續升遷為申王府司馬。

丙子(十八日),申王李成義請求唐玄宗同意將自己的王府錄事閻楚珪任命為王府參軍,唐玄宗表示同意。姚崇和盧懷慎向玄宗進諫道:「臣等在此之前曾得到陛下的旨意,說凡王公、駙馬有所奏請,如果沒有陛下親筆書寫的墨敕,均不能生效。臣認為根據才能授予官職,是有關部門的職權;倘若由於有親朋故舊的恩情,就可以以朝廷的官爵相贈,那就是繼承中宗皇帝的弊政,這樣做實際會紊亂朝廷的法度。」於是這件事便擱置下來。從此請託之風不再流行。

突厥石阿失畢因損折可汗之子同俄特勒,不敢回到突厥;癸未(二十五日),石阿失畢攜其妻子投奔唐朝,被唐玄宗任命為右衛大將軍,封燕北郡王,其妻被冊封為金山公主。

有人告發太子少保劉幽求、太子詹事鍾紹京有不滿言論,玄宗下令將此二人交由紫微省審訊,劉幽求等人表示不服。姚崇、盧懷慎、薛訥對玄宗進諫道:「劉幽求等人都是功臣,現在突然擔任沒有實權的閒職,心中稍微有點沮喪,這也是人之常情。他們立下的功勳既大,獲得的恩寵也深,一旦因一點小事就被逮捕下獄,恐怕會使天下人感到震驚。」戊子,唐玄宗將劉幽求貶為睦州刺史,將鍾紹京貶為果州刺史。奉旨巡視邊防部隊尚未回朝的紫微侍郎王琚,也因是劉幽求的同黨而獲罪,被貶為澤州刺史。

御史中丞姜晦認為宗楚客等人篡改中宗皇帝的遺詔時,現任的青州刺史韋安石、太子賓客韋嗣立、刑部尚書趙彥昭、以特進資格退休的李嶠四人都在朝為相,卻不能對這種行為加以匡正,便指使監察御史郭震上疏彈劾他們;並且還提到趙彥昭拜女巫趙氏為姑,身披婦人衣裝,和自己的妻子一起乘車到趙氏家中去等事。甲辰(十七日),唐玄宗將韋安石貶為沔州別駕,將韋嗣立貶為岳州別駕,將趙彥昭貶為袁州別駕,將李嶠貶為滁州別駕。韋安石抵達沔州後,姜晦又向玄宗上奏說韋安石曾在督察中宗定陵的建造時盜竊隱藏官府財物,並且發文書到沔州向韋安石要贓物。韋安石感嘆道:「這只不過是想要我死罷了。」終於憤憤而死。姜晦是姜皎的弟弟。

唐玄宗下令搗毀天樞,並調工匠熔化天樞上的銅鐵,歷時一月之久仍未熔完。此前韋後為歌頌自己的功德也在西京長安朱雀街上建造一個高達數丈的石台,這次也被唐玄宗下令一起搗毀。

夏季四月,辛巳(二十五日),突厥可汗默啜又派遣使者入朝求婚,他自稱為「乾和永清太駙馬、天上得果報天男、突厥聖天骨咄祿可汗」。

五月,己丑(初三),由於糧食歉收的緣故,唐玄宗下詔罷除所有員外官、試官、檢校官,並且規定以後這三種官,除非是立有戰功或者是由皇帝降下別敕特行錄用,吏部和兵部一律不得注擬。

己酉(二十三日),吐蕃宰相坌達延寫給唐朝宰相一封信,信中要求朝廷先派解琬到河源劃定兩國的邊界,然後兩國再訂立盟約。解琬曾經擔任朔方大總管,所以吐蕃特意要求朝廷派他前往。由於在這之前解琬已經以金紫光祿大夫之職退休,所以唐玄宗又將他召入朝中,任命他為左散騎常侍並派他前往河源。此外玄宗還讓宰相給坌達延回信以便對他進行招撫懷柔。解琬對唐玄宗進言,認為吐蕃一定心懷鬼胎,準備反叛,請玄宗預先在秦、渭等州屯兵十萬以防意外事變的發生。

黃門監魏知古本是小吏出身,憑藉著姚崇的引薦,才與姚崇同朝為相。姚崇內心裡有些輕視他,所以讓他代理吏部尚書職務,負責主持東都洛陽的官吏銓選之事,另派吏部尚書宋璟在門下省負責審定吏部、兵部注擬的六品以下職事官。魏知古因此對姚崇十分不滿。姚崇的兩個兒子在分設於東都洛陽的中央官署任職,倚仗其父對魏知古有恩,大肆攬權,為他人私下向魏知古求官;魏知古回到長安後,把這些事全都告訴玄宗皇帝。過了幾天,玄宗漫不經心地向姚崇問道:「您的兒子才幹品性怎麼樣?現在擔任什麼官職啊?」姚崇揣摸到玄宗的心思,便回答說:「臣有三個兒子,其中有兩個在東都任職,他們為人慾望很大,行為也很不檢點;現在他們一定是有事私下囑託魏知古,只不過是臣沒有來得及去訊問他們而已。」唐玄宗原先以為姚崇一定會為他的兒子隱瞞,在聽他的這番回答之後,高興地問道:「您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姚崇回答說:「在魏知古地位卑微之時,臣曾經多方關照他。臣的兒子非常愚魯,認為魏知古一定會因此而感激臣,從而會容忍他們為非作歹,所以才敢於向他干求請託。」唐玄宗因此而認為姚崇忠正無私,而看不起魏知古的忘恩負義,想要罷黜他的職務。姚崇堅決地請求玄宗不要這樣做,他說:「此事乃是臣的兩個兒子有罪,破壞陛下的法度,陛下赦免他們的罪過,臣已經是感到萬幸;如果由於臣的緣故而斥逐魏知古,天下的人們一定會認為陛下是在偏袒臣,這樣會累及聖朝的聲譽。」唐玄宗沉吟很久才答應他的請求。辛亥(二十五日),魏知古被免去相職,改任工部尚書。

宋王李成器和申王李成義是玄宗的兄長;岐王李范和薛王李業是玄宗的弟弟;豳王李守禮是玄宗的堂兄。唐玄宗一向對兄弟十分友愛,這一點是近世帝王比不上的;玄宗剛剛即皇帝位時,特意讓人做一套長長的枕頭和一床特別寬大的被子,以便他能夠與兄弟們同床共寢。諸王每天早上在側門朝見天子,退下後便聚在一起進膳飲酒、鬥雞、擊;或者是到京城近郊去狩獵,或者是到別墅里觀賞遊玩,奉命前去問候的宦官絡繹不絕。唐玄宗在每天臨朝聽政之後,經常與諸王在一起遊樂,兄弟們在宮中相處時,彼此跪拜都依照家人的禮節,飲食起居也無分別。玄宗還下令在宮中設置五座帳幕,自己與諸王輪流在裡面住宿。他們有時在一起談論、一起賦詩,有時飲酒,有時玩博戲下圍棋,有時策馬縱犬外出打獵,有時手持絲竹樂器吹拉彈唱;李成器擅長吹奏笛子,李范擅長彈奏琵琶,他們都曾和玄宗在一起輪流演奏。諸王中倘若有哪一位生了病,玄宗甚至急得終日吃不下飯、終夜睡不著覺。有一次薛王李業生病,當時玄宗正在臨朝聽政,一會兒功夫就十次派使者前往問候。唐玄宗還親手為李業熬製湯藥,旋風吹來,燃著玄宗的鬍鬚,左右侍從趕忙上前幫他撲火。唐玄宗說道:「只要薛王服下這碗藥以後病能痊癒,朕的鬍鬚有什麼值得可惜呢?」宋王李成器平日尤其恭敬謹慎,從不談起有關朝政的事,也從不與他人結交;玄宗也因此而越發信任他,所以破壞和離間兄弟感情的話也無從進入。即使如此,玄宗也只是一味用聲色犬馬、衣食器玩等來儘量使他們得到快樂,而從不任命他們什麼具體的職務。群臣認為宋王李成器等人地位逼近皇帝,便請玄宗按照歷朝的慣例放他們到地方任刺史。六月,丁巳(初二),唐玄宗任命宋王李成器兼任岐州刺史,申王李成義兼任豳州刺史,豳王李守禮兼任虢州刺史,要他們到任之後只管重要事條,其他的行政事務都委託長史、司馬負責處理。從此以後諸王任都護、都督、刺史的也都照此辦理。

丙寅(十一日),吐蕃贊普派遣宰相尚欽藏入朝進獻兩國的盟書。唐玄宗認為社會風俗日益趨於奢侈腐化。秋季,七月,乙未(初十),玄宗頒布制命:「天子使用的金銀器物,都應由有關部門負責銷熔,以供軍國財政支出的需要;凡屬珠寶玉器、錦繡織物,均在殿前焚毀;宮中自后妃以下,一律不得使用以珠玉錦繡製成的物品。」戊戌(十三日),唐玄宗又發布敕命:「文武百官所使用的腰帶、酒器、馬嚼子、馬蹬,三品以上的,可以用玉來裝飾;四品官,可以用金來裝飾;五品官,可以用銀來裝飾;其餘官員一律禁止使用任何飾物;婦女使用的飾物隨從其丈夫或兒子。至於過去織成的錦繡,可以染成黑色使用。從今以後全國各地均不得採集珠玉,紡織錦繡織物,違犯這項禁令的處以杖刑一百,工匠違反禁令的減一等治罪。」玄宗還下令撤消設於東西兩京的織錦坊。

臣司馬光曰:「唐明皇即位之初,勵精圖治,能這樣嚴格要求自己、這樣節儉,可到晚年仍然由於奢侈導致國家敗落;奢靡之風對於人的腐蝕實在是太厲害!《詩經》上說:「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對此怎麼可以不慎之又慎呢!

薛訥與左監門衛將軍杜賓客、定州刺史崔宣道等人率領六萬人馬自檀州出擊契丹。杜賓客認為:「在此盛夏時節,兵士身穿鎧甲手執兵器,還要攜帶軍需糧草,孤軍深入敵境,恐怕難以取勝。」薛訥道:「盛夏時節草木茂盛,牛羊大量生長繁殖,我們可以就敵取糧,正得天時,這是一舉消滅敵人的時機,不可失去呀。」當大軍走到灤河流經的峽谷時,遭到契丹伏兵的前後堵截,契丹兵又從山上發動進攻,唐軍因此而一敗塗地,陣亡的將士達到全軍總數的十分之八、九。薛訥僅帶著幾十名騎兵突出重圍,倖免於難,契丹兵嘲笑他,稱他為「薛婆」。崔宣道負責指揮後續部隊,聽說薛訥已經戰敗,便也掉頭逃走。薛訥將此次失敗的責任全部推到崔宣道和胡將李思敬等八人的身上,唐玄宗下令將這八個人全部斬首於幽州。庚子(十五日),唐玄宗發布敕命,免去薛訥的死罪,削除他的官爵,只有杜賓客一人得到赦免。

壬寅(十七日),唐玄宗任命北庭都護郭虔瓘為涼州刺史、河西諸軍州節度使。果州刺史鍾紹京對朝廷心懷不滿,屢次上疏玄宗妄談吉凶;乙巳(二十日),唐玄宗將鍾紹京貶為溱州刺史。丁未(二十二日),房州刺史襄王李重茂去世,唐玄宗為此而停止朝會三天,並將他追諡為殤皇帝。

戊申(二十三日),玄宗下令禁止文武百官及其家屬與和尚、尼姑、道士互相往來。壬子(二十七日),玄宗又下令禁止民間鑄造佛象和抄寫佛經。

宋王李成器等人請求將興慶坊的宅第貢獻出來作為供皇帝用的離宮;甲寅(二十九日),唐玄宗發布制命,接受他們的請求,同時開始興慶宮的修建工程,並將環繞興慶宮的宅第分別賜予李成器等人。唐玄宗又下令在興慶宮的西南邊建造兩座樓,西邊的樓題名為「花萼相輝之樓」,南邊的樓題名為「勤政務本之樓」。有時玄宗在樓上聽到諸王在自己的宅第里奏樂的聲音,便將他們全都召到樓上與自己一起吃飯,有時玄宗則親臨諸王家中與大家同樂,對諸王的賞賜也十分優厚。

乙卯(三十日),唐玄宗任命岐王李范兼任絳州刺史,薛王李業兼任同州刺史,並規定自宋王李成器以下各王,每季度有兩人入朝,周而復始。民間紛紛謠傳唐玄宗將挑選美女以充實後宮,玄宗聽到這種傳聞後,八月,乙丑(初十),下令有關部門在崇明門準備好車輛和牛馬,然後親自從後宮中選出多餘的宮女,讓他們坐車回家,並且發布敕命說:「朕對於後宮中的宮女,尚且要遣返回家,對於民間女子會怎麼樣,應當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乙亥(二十日),吐蕃將領坌達延、乞力徐率領十萬人馬進犯臨洮,敵軍大隊人馬駐紮在蘭州,還派兵進入渭源地區掠取牧馬;唐玄宗命令薛訥以布衣之身代理左羽林將軍職務,出任隴右防禦使,任命右驍衛將軍、常樂縣人郭知運為隴右防禦副使,與太僕寺少卿王晙一起率軍迎擊吐蕃軍隊。辛巳(二十六日),唐玄宗下令大量招募勇士,並派他們前往河、隴地區接受薛訥的訓練。

起初,唐鄯州都督楊矩,慫勇唐睿宗同意將河西九曲之地送給吐蕃作金城公主的湯沐邑。這裡土地肥沃,牧草鮮美,吐蕃在這裡大量放養牛馬,並且以它為依託進犯大唐。楊矩對自己當初的行為追悔莫及,再加上擔心朝廷降罪,自殺身死。

乙酉,太子賓客薛謙光向玄宗進獻武則天所制的《豫州鼎銘》,銘文的最後有這樣的話:「上玄降鑒,方建隆基。」薛謙光認為這就是玄宗受命於天的符瑞。姚崇為此上表唐玄宗表示祝賀,請求玄宗下詔將這段銘文向史官宣示,並頒告朝廷內外。

臣司馬光曰:日食應該出現卻沒有出現,是太史工作的失誤;而君臣為此而相互稱賀,則是誣衊上天。搜求偶然出現的文辭作為帝王受命於天的符瑞,是小臣對君主的阿諛奉承;而宰相接著將它坐實,則是褻瀆他的君主。以唐明皇的英明,姚崇的德才兼備,仍然不能免於出現這種誣衊上天、褻瀆君王的行為,豈不令人感到可惜!

九月,戊申(二十四日),唐玄宗來到驪山溫泉。鑑於這一年糧食豐收,為防止穀賤傷農,唐玄宗發布敕命,讓地方各州重立常平倉法;惟獨江、嶺、淮、浙、劍南等地因地勢低洼潮濕,不利於糧食的儲藏,不在此例。

突厥可汗默啜衰老,更加昏聵殘暴。壬子(二十八日),葛邏祿等部落到涼州投降大唐。冬季十月,吐蕃軍隊再次進犯渭源。丙辰(初二),唐玄宗下詔表示要親自率兵前去征討,並調集軍士十餘萬人,戰馬四萬匹。

戊午(初四),唐玄宗回到宮中。甲子(初十),薛訥與吐蕃軍隊在武街作戰,取得巨大的勝利。當時太僕少卿、隴右群牧使王晙率領屬下二千人馬與薛訥合擊吐蕃軍隊。坌達延率十萬吐蕃兵駐紮在大來谷。王晙選拔七百名勇士,身著胡人的服裝,夜間襲擊吐蕃軍隊,又在這七百人後面五里遠的地方安排很多戰鼓和號角。先鋒部隊與敵軍相遇後即大聲呼喊,後面的人擊鼓吹角與之呼應,吐蕃兵誤以為唐軍大部隊襲來,驚慌失措,以至於自相殘殺,死的人以萬計算。薛訥的部隊這時還駐紮在距大谷二十里的武街,在這兩地之間擠滿潰敗的吐蕃兵。王晙又一次率軍乘夜出擊,吐蕃兵一敗塗地,王晙這才得以與薛訥的部隊會師。唐軍乘勝追擊潰敗的吐蕃兵,一直追到洮水,兩軍又在長城堡展開激戰,吐蕃軍隊再次大敗,先後被殺被俘的達數萬人之多。在這次戰役中,豐安軍使王海賓陣亡。

戊辰(十四日),姚崇、盧懷慎等上奏道:「以往吐蕃與我大唐一向以黃河為界,中宗神龍年間娶大唐公主,於是越過黃河到大唐境內修築城池,設置獨山、九曲兩軍,兩軍距離積石軍三百里,又在黃河之上架起橋樑。現在吐蕃既已背叛朝廷,我們就應該拆毀他們的橋樑拔掉他們的城池。」唐玄宗對此表示同意。

唐玄宗任命王海賓之子王忠嗣為朝散大夫、尚輦奉御,並且下令將他接到宮中撫養。己巳(十五日),突厥可汗默啜又派遣使者入朝,請求與大唐通婚,唐玄宗答應他明年來迎娶公主。

突厥十姓胡祿屋等部落來到北庭都護府請求歸降,玄宗命令北庭都護府都護郭虔瓘撫恤慰問他們。

乙酉,唐玄宗派遣左驍衛郎將尉遲瑰出使吐蕃,慰問金城公主。吐蕃派遣大臣宗俄因矛到洮水請求和解,並且要求兩國用對等的禮節,唐玄宗不同意。從此吐蕃連年侵犯邊境。

十一月,辛卯(初七),安葬殤皇帝李重茂。丙申(十二日),唐玄宗派左散騎常侍解琬前往北庭都護府安撫歸降的突厥胡祿屋等部落,允許他遇事因利乘便,自行決斷處置。

十二月,壬戌(初九),沙陀金山入朝謁見玄宗。甲子(十一日),唐玄宗下令設置隴右節度大使,管轄鄯、秦、河、渭、蘭、臨、武、洮、岷、廓、疊、宕十二州,任命隴右防禦副使郭知運為隴右節度大使。

乙丑(十二日),唐玄宗封皇子李嗣真為鄫王,李嗣初為鄂王,李嗣主為鄄王。辛巳(二十八日),唐玄宗將郢王李嗣謙立為皇太子。李嗣真是玄宗的長子,他的母親是劉華妃。李嗣謙是玄宗的次子,他的母親是趙麗妃;趙麗妃本是歌舞妓出身,受到唐玄宗的寵愛,所以她的兒子李嗣謙被立為皇太子。

唐玄宗在這一年設置幽州節度、經略鎮守大使,管轄幽、易、平、檀、媯、燕六州。突騎施可汗守忠的弟弟遮弩對於自己所分得的部落少於其兄極為不滿,於是背叛守忠,逃入突厥,並請求作突厥兵的響導,以討伐守忠。突厥可汗默啜派二萬人馬進攻守忠,將他俘獲之後帶到突厥。默啜對遮弩說:「你背叛你的兄長,對我還有什麼用處呢!」於是將這兄弟二人一起殺死。



關鍵字:

『我崩潰!"咩咩感染" 為何一直反覆出現阿』

2021-10-04T04:00:16.413067+00:00

以前聽別的女生有這困擾,只覺得她是衛生沒做好吧

但在我剛生完後,頻跑廁所就算了

甚至「噓噓時偶爾會刺痛、還變很多白白」不敢靠近老公了

那股濕黏的悶感,讓我整天都難受...

看了診,醫師說會不會是用太刺激的洗劑?導致好菌洗掉了、壞菌滋生,但其實我沒有用專門的...

真的就是在我產後狀況才劇增,之後時不時會復發一次,實在太痛苦~

後來爬到團媽推薦的一個【蜜嫩香-淨咩膠囊】

不管產後或是經期「味重阿、分泌多的」吃完幾天內,就能感受到效果!

第一天吃,覺得沒這麼誇張,沒什變~

但我第二天睡醒,褲褲上已沒有白白的了

然後整天在辦公忙,下午如廁看,真的也沒黏黏物

吃到三四天幾乎就沒味了,久違的整日清爽

平常就這樣當保養吃,蠻方便又很健康!跟老公「相處」也比較鬆口氣

有需要的很推薦逛看!還有很多營養師推薦說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私密問題好煩~擦的抹的都用過了啊⋯

私密凝膠、清潔噴霧那些根本治標不治本!

 

【口服式保養 液態膠囊吸收更加倍】

蜜嫩香 ▶ 吃的私密肌精華🌹

專為 搔癢 X 臭臭味 X 暗沈鬆弛 研發

             (營養師 王維君 認真推薦)

 

\ 3天吃出香香女人味 魅力自信加倍提升 /

緊緻私密嫩彈保水 緊實幸福更有感

減少感染 淨化分泌發炎 妹妹清爽不癢癢

香氛催慾 異味退散 從內散發淡淡女人香

嫩彈美白 淡化黑色素 好美的粉嫩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