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大俠續 二百一十三回 小劍魔怒闖天魔陣 賭生死二聖會二邪

張渲國 發佈 2022-09-29T00:52:05.138938+00:00

夏侯仁看師弟出馬,也不勉叮囑了幾句:「天魔山三妖,老大死了,還剩下倆,他們詭計多端,心狠手辣,就連魔山老母畢鳳蓮夫妻都殞命在他們手裡,你務必謹慎。


江湖大亂套,八十一門總門長夏侯仁憂心忡忡。小劍魔看師兄愁眉不展,為了給師兄分憂,當下就要下山。

夏侯仁看師弟出馬,也不勉叮囑了幾句:「天魔山三妖,老大死了,還剩下倆,他們詭計多端,心狠手辣,就連魔山老母畢鳳蓮夫妻都殞命在他們手裡,你務必謹慎。小西天二邪也不好對付,你去了以後,不可單槍匹馬的莽干,要聯合西聖天殘地缺,不到有萬全的把握,不可出手。」

「師兄,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您就放心吧。」

上三門三位門長,這次沒跟著一起去,從去徐良家送信到現在都大半年了,離開時間太長,怕門戶有事兒,因此三位門長回了上三門。

雲瑞也不想讓小英小倩跟著自己奔波,她對姐倆說:「你們去天魔山作用也不大,乾脆留在峨眉山,和我兩位師叔馬鳳姑和尚雲鳳學能耐。」

小英小倩看雲瑞態度堅決,也只好答應。雲瑞不知道,他這個決定糟糕透了,差一點和姐倆兒天人永隔。

小劍魔帶著雲瑞,和他徒弟李子璇一行人五六十人,下了四川峨眉山,直奔天魔山。

他走了,白雲劍客夏侯仁又給少林寺老當家的扭轉乾坤目攬十方歐陽中惠去了一封信,讓他協助調查五龍山折天寺的案子。這五龍山就在河南境內,離著少林寺非常近。

還有月亮教的事兒也需要處理,月亮教以月亮為圖騰,信徒弟子成千上萬,當初的老教主還打傷了武聖人於和。

於和養了一個月的傷才好,養傷期間,和火玫瑰楊娜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於和養好傷,力誅月亮教,教主伏法,教眾潰逃,這個教從此銷聲匿跡。不想最近一段時間,又重新冒出了頭。

還有一個彩霞教,三個女人當家做主,也是招搖撞騙,危害江湖甚深。

夏侯仁想到這些,腦仁都疼,心裡說:「我師父幹了一輩子總門長,別人只說他位高權重,不知道這偌大的武林,可著實不好管理。很多邪教都自立門戶,游離在八十一門之外,簡直無法無天。為了江湖和平,就得效法諸葛亮,大開殺戒,震懾那幫邪魔外道。」

夏侯仁這一生,非常推崇諸葛亮,諸葛亮治蜀,用嚴刑峻法,有人說他刑罰過重,諸葛亮回答:「國家強大有威嚴,人們有畏懼之心,法度自然鬆弛,可是現在國家暗弱無能,毫無威信可言,就得用嚴刑峻法立國。要不然,百姓不服從政令,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今天夏侯仁就是這個處境,大宋朝寬厚待人,極少用刑,這就造成百姓目無法度,特別是江湖人,更是視法度如廢紙,沒有有力約束,到處作亂。

夏侯仁打算大開殺戒,江湖上要掀起新一輪的搏殺。

不說夏侯仁怎麼安排,單說小劍魔白老白一子,他帶著白雲瑞、李子璇一眾本門弟子,快馬加鞭趕奔天魔山。

一路無話,這一天來到天魔山附近。雲瑞提議:「師叔,我三哥徐良在魔山。於情於理,都要去一躺魔山,一是拜祭魔山老母,二是商量下怎麼對付天魔派。」

小劍魔思考片刻:「雲瑞,你說得有道理,不過咱們都去魔山,容易讓二妖發現,你是上三門總門長,代表上三門和峨嵋派去也就可以,我出其不意殺進天魔山,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雲瑞知道小劍魔說出的話不可更改,他無可奈何,只得自己撥轉馬頭,去魔山找徐良。

小劍魔一行人來到天魔山,李子璇下馬來到山門:「天魔山的聽了,峨眉山小劍魔白老白一子在此,快請你們魔主搭話。」

人的名,樹的影,小劍魔的名頭太大,天魔山把門的聽小劍魔到了,不敢耽誤,把山上的警報鐘敲響,這是天魔山的最大警戒。

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冷血追魂奪命妖陳天竺,徒手摘星冷麵妖鐵子健,小西天二邪,等等都來到山門,冷血追魂奪命妖陳天竺看小劍魔一行人道袍飛舞,個個持劍而立,心裡也有幾分驚懼。

小劍魔的名聲太大,峨眉山的弟子個個都是武功高強,他們前來興師問罪,這個仗是非打不可了。

他緊走幾步:「各位仙長,你們從峨眉山來到天魔山,不知有何貴幹?哪一位是小劍魔?」

小劍魔看面前說話的這個人蒼眉皓髯,眼神陰狠,看來他是三妖之一。他口誦法號:「無量天尊,貧道就是小劍魔,你是何人?」

「我乃天魔山之主,陳天竺。」

「你就是天魔三妖之一?當初滅門華山派,這麼多年都沒伏法;前不久,魔山老母畢鳳蓮又死在你們這兒,新仇舊恨一起算,說罷,你想怎麼死?」

小劍魔別看上了歲數,說話還是這麼脆,他認為師父師兄太心慈手軟,才讓這些邪魔外道如此猖狂,得饒人處且饒人對別人行,對他們就得用雷霆手段。

陳天竺也是一派之主,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說話,小劍魔這一上來就這個口氣,他哪能接受得了。他冷笑一聲:「小劍魔,別覺得你有多了不起,在我面前你百麻不是。」

「是嗎?那還說這麼多幹什麼?請過來吧。」

說到這兒不能再說了,陳天竺邁步過來,雙掌一分:「小劍魔,休走看掌!」左手為掌,右手為拳,分別打小劍魔的前胸和小腹,小劍魔看他拳風凌厲,武功造詣果然不凡。他不躲不閃,以拳對拳,以掌對掌,「嗨!」峨眉九陽掌打出,勢若奔雷。

陳天竺一看:小劍魔什麼招?不躲不閃,硬挺著來。他不甘示弱,硬碰硬接了小劍魔一掌一拳,耳輪中就聽「啪」,小劍魔紋絲不動,陳天竺沒站穩,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這就看出下盤功夫不如小劍魔。

是啊,他前兩年被大惠禪師的鐵棋子,把迎面骨給打折了,養了半年才好,遇到小劍魔這種高手,立刻顯示出不敵。

他一招之間吃了虧,他三弟徒手摘星冷麵妖鐵子健,飛身行竄過來:「小劍魔,非是我二哥本領不行,他是腿有暗疾,故此被你占了便宜,我鐵子健來會會你。」

他往上縱,對準小劍魔面門就打,小劍魔一點沒在乎,腦袋一卟愣,躲開這一掌,把雙掌打出,猛擊鐵子健的前心,鐵子健閃身避開,倆人打到一處。

眨眼之間,八十回合,鐵子健看小劍魔太厲害,硬打不是辦法,他虛晃一招跳出圈外:「白一子,有種的隨我來!」轉身就走。

小劍魔能怕他嗎?「別說什麼陰魔詭計,就是閻王殿我也敢闖!」在後面就追。

鐵子健看小劍魔追來了,心裡高興:「小劍魔,你終究是個一勇之夫,中了我的煙泡鬼吹燈。」

他噌噌嘣往山上跑,把小劍魔引一個峽谷:「小劍魔,有種的來追我。」一閃身,他進去了。小劍魔跟著他也進了峽谷,一開始還能看到鐵子健的影子,三轉兩轉,鐵子健不見了。

小劍魔再往前走,兩邊都是懸崖峭壁,想退回去,後路曲曲彎彎,早就記不清了,看來只有往前走了。他踏上懸崖小路,就覺得面前一陣大風吹到,差點給侜個跟頭,他趕緊穩住下盤。越往前走,地形越複雜,風也越來越大。普通之人,根本受不了這大風。什麼樣的大風受不了?這風可厲害,當真是:

嗚嗚叫,塵土高.群星低頭,大樹折腰.越刮越大,地動山搖.山中走獸,虎嘯狼嚎.飛砂走石,四處亂拋;人怕房倒,鳥怕端巢.往日也見大風颳,哪象今日這一遭。

按現在來說,至少十級大風。哪位又說了,十級大風是什麼樣的?我小時候上學有個順口溜:

一級輕煙隨風偏;二級清風吹臉面;三級葉動紅旗展;四級枝搖飛紙片;五級帶葉小樹搖。

六級舉傘步行難;七級迎風走不便;八級風吹樹枝斷;九級屋頂飛瓦片;十級拔樹又倒屋;十一二級陸上少見。

這十級大風那還了得?鐵子健把小劍魔引進了風魔陣,從山澗吹來的風,刮的小劍魔睜不開眼,邁不開步,刮的蠶豆大小的石頭子,猶如利刃一般啪啪打小劍魔的臉。

小劍魔這才想起師父的話:「避色如避仇,避風如避箭。我們峨眉山也有風,和這個風比起來,簡直是雲泥之別,這風真厲害。」他把佛光劍摘下來擎在手中,運用元功,把身形穩住,一步一步往前走。

鐵子健躲在暗處,看小劍魔在狂風中穩如泰山,心中也佩服:「小劍魔不愧是小劍魔,這風奈何不了他。不過能抵禦狂風就能走出風魔陣?那你就錯了,讓你看看我風魔陣的厲害!」

原來這山體之中,有不少機關暗道,有不少高手隱在其中,他們常年在這練功,早就對風習以為常。小劍魔正走著,有一人手使降魔杵攔住去路,看小劍魔離自己還有三步,舉杵就砸。

小劍魔把佛光劍相迎,三個回合,一劍刺穿他的前心,寶劍抽回,死屍掉下懸崖。

他剛死,後面金風破空,有人偷襲,小劍魔耳力太好了,聽聲音是熟銅棍,他抬腿,使個倒踢紫金冠,正踢到棍頭,「棠」的一聲,把大棍踢出三尺多高。偷襲的這人剛想把大棍撤回繼續進攻,小劍魔的佛光劍到了,他躲閃不及,正中胸口,大棍撒手,他腳一錯步,跌落懸崖。

小劍魔都沒回頭,就解決了後面偷襲的敵人。

接接著,第三個高手出現,身材精瘦,面有短須,他手中鏈子刀。他可不是一般人,大西南著名的老劍客,迎風一刀藤霄,這把鏈子刀,可收可放。撒出鏈子,一向刀出必中,因此叫做迎風一刀。

他早就憋著勁兒會斗小劍魔,小劍魔看他身形氣度,知道是個高手,佛光劍嚴陣以待,藤霄看小劍魔不出手,一擺鏈子刀揉身而上,倆人在狹窄的懸崖峭壁,戰在一處。

惡風呼嘯,刀劍無情,迎風一刀碰到小劍魔,也威風不起來了,二十回合,被小劍魔把人頭砍下,屍體也掉到了山谷。

小劍魔一路前行,斬殺了無數高手,到了最後一個山嘴,到這可不得了,風向突變,天地為之變色,起來一道道龍捲風,上接天,下通地,這要是被卷進去,絕無生還。

龍捲風一起,天魔山的高手全都龜縮不動,他們可不敢和龍捲風碰。

小劍魔也緊張:「不好,龍捲風吞噬一切,什麼功夫也挨不住。」眼看朝自己捲來了,怎麼辦?

小劍魔把心一橫,施展峨眉絕頂輕功,攀附在懸崖峭壁飛身便走。眨眼之間過了山嘴,躲開了龍捲風。

這也就是小劍魔,換個旁人,不是被吹下懸崖,就是被龍捲風吸走。

徐良會仙人掛畫,那是在青天白日,無風無雨的情況下,這麼大風掛畫,他得像畫一樣被吹走。

小劍魔出了風魔陣,臉上也出了汗,自己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如螞蟻一般渺小。這個天魔山三妖,利用自然之力擺下風魔陣,也是人才。

鐵子健隱在暗處,看小劍魔擦汗,他現出身形厲聲高叫:「小劍魔,算你厲害,敢不敢闖闖雨魔陣?」

「哈哈哈,有何不敢!」

「隨我來!」他前邊帶路,把小劍魔帶入一處山澗,這個山澗地勢比風魔陣還高,氣候異常,常年下雨。鐵子健把小劍魔引到這兒,順密道跑了。小劍魔也想尋找密道,怎麼也找不著,這時候,下起了傾盆大雨。

小劍魔被淋個透身,雙目難睜,腳下一滑,差點掉下山澗。

小劍魔心說:「師父師兄常常教導我,要多幾個心眼,遇到事多琢磨,我總是不聽,這雨魔陣兇險,我今天只要一個不留神,就得葬身於此。」

他拎著佛光劍,提著氣,腳尖輕點,欻欻欻,冒雨而行。儘管雨大路滑,難不住小劍魔,他風車一般前進,眼看就出了山澗。突然之間,山崩地裂一聲響亮,大雨衝垮了山體,山頂上的石頭,泥土,樹木,傾瀉而出。

「啊!」小劍魔看到這個場景,也是膽戰心驚!這個大面積的山體滑坡可不多見,換一般人,就得葬身在山體之下。

小劍魔拔地而起,猶如御空飛行一般,腳尖比鵝毛還輕,欻欻欻,過了這流沙泥石。再看鞋底,一點泥土沒沾。

什麼踏雪無痕,登萍渡水,那是風平浪靜的情況下,都不如小劍魔大雨滂沱下過流沙泥石來得高明。

鐵子健在暗處看得清清楚楚,這小劍魔是人哪?太邪乎了,流沙泥石都困不住他。

小劍魔外面喊:「鐵子健,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貧道還想領教!」

鐵子健咬牙切齒:「真他娘的橫!不過橫的有本錢,沒本錢,嘴裡橫不叫橫。」

「小劍魔,隨我來!」他把小劍魔引入雷魔陣。這個地方的山體岩石和別處不同,石頭都是黃色,到處招雷,按照現在來說都是鐵礦石,銅礦石,所以招雷。雷聲大作,震耳欲絕,在雷聲的掩護下,暗處還有弓箭射來,你說這怎麼躲?

小劍魔藝高人膽大,不走直線,轉圈走,按現在說蛇形走位。他動作太快,弓箭手來不及瞄準,故此射不著他,砍倒了幾個攔路的高手,奪過避雷衣穿在身上,過了雷魔陣。

最後一陣電魔陣,也是最厲害的一陣,到處掛的都是金屬,專門引電,這來一下,就得劈成肉沫。

小劍魔一進陣,閃電就下來了,炸的山體亂飛,小劍魔也不由得心驚肉跳,自己動作再快,也快不過閃電,小劍魔有辦法,他擲出佛光劍,把前面擋路的金屬全部砍斷,這樣就招不來閃電,他快速通過山谷,過了電魔陣。

鐵子健在出口等著呢:「小劍魔,你過了風雨雷電四陣,還不算完,破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才算真正的破了天魔陣。隨我下山吧。」

他領著小劍魔下了山,到山口看,李子璇等人都眼巴巴等著呢,小劍魔這一去,足足兩個時辰。

他們看小劍魔出來了,全都圍攏上來:「師父,怎麼樣?」

「沒事,沒事,天魔陣沒什麼了不起的。」他不肯在徒弟們面前丟份。

鐵子健不給小劍魔喘息的機會:「白一子,我們的天魔陣已經擺好,請過來闖陣!」

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零八天魔將,拿著諸般器械,列陣以待。

小劍魔不甘示弱,擺劍就要去,李子璇給攔住了:「師父,別中了他們的奸計,他們這是疲勞戰術,您別聽他們的,喝點水,休息夠了再去。」

小劍魔累不累?當然累,剛才闖陣,耗費了大半體力,可他看看天魔山幾百雙眼睛,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不去,那就是栽了。

他簡單的喝了點水:「子璇,放心,師父心裡有數。」邁步就往前走。

剛走了五六步,天魔山方面飛身過來一人:「白一子,你闖了風雨雷電四陣,再讓你打天魔陣,卻是有點欺負人,來來來,老夫陪你走幾趟!」

這個人七八十歲的年紀,頭戴西域六角花帽,身穿「袷袢」長袍,右衽斜領,沒有扣子,用布巾扎束腰間;腳上蹬一雙草原長筒毛氈靴。

臉上看,深眼窩,黑眼珠,皺紋和刀子刻出來的一樣,頜下一部花白的鬍子。

他不認識:「你是什麼人?」

「我叫司空見慣,他們管我叫陰邪。」

「啊,你就是陰陽二邪之一呀,是你們滅了崑崙派?」

「不錯,是我們,那幫禿驢太不禁打,我連汗都沒出,就把他們打翻了。」

「好哇,我下次下山,也為了找你們,既然你想和我動手,來吧。」

小劍魔往上縱,大戰司空見慣。司空見慣舞動雙臂,和小劍魔打在一處。

這個司空見慣,和宇文不窮,是陰陽二煞的後人,他們的父親死在於合手裡,倆人武藝學成,是來報仇的。

司空見慣會打陰煞掌,宇文不窮會打陽煞掌,能耐比他們的父輩還高。

司空見慣看小劍魔體力消耗大半,有心撿便宜:我要幹掉小劍魔,天下揚名。他表面是為小劍魔好,其實包藏禍心。

他和小劍魔大戰五十回合,小劍魔暗自佩服:「這傢伙能耐真高,是個硬茬子。」

司空見慣也佩服小劍魔:「手底下真利索,我想撿便宜,還撿不了。」

他們倆正打著,大路上來了一伙人,有一人飄身來到戰場:「白老劍客,你們打的精彩,我有點手癢,把這一陣讓我吧。」

他一插手,倆人沒法打了,小劍魔退出圈外:「是您?」

來的是西方二聖之一,天殘白空。

雲瑞和小劍魔分道揚鑣,他去了魔山,見到徐良把情況說明,徐良擔心小劍魔的安全,馬不停蹄往這趕。到了這兒,小劍魔正在大戰陰煞。

天殘白空唯恐小劍魔吃虧,他這才攔住二人。小劍魔看援兵來了,心裡放鬆了,他真累了,回歸本隊。

陰煞打的正過癮,被天殘攪了,滿心不高興:「你是誰?攪了我的好事。」

「我是天殘白空!」

「白空?你可是號稱西聖的白空,據我所知,你不是中原人,何必淌這個渾水?」

「我不是中原人,可是我是中國人哪,是炎黃子孫,要不然怎麼西聖的綽號哪來的?你們為非作歹,我可不能坐視不管。」

「好啊,老匹夫,你非要仨鼻子眼多出這口氣,我跟你伸伸手,看看你們西方二聖厲害,還是我們西天二邪有能為。」

他施展陰煞掌,要大戰天殘!

關鍵字:

每個不認識的人都以為我才二十幾左右

2021-11-09T03:42:05.456009+00:00

因為我有這個『不老女神的秘密』

本人剛過40歲生日了
每個不認識的人都以為我才二十幾左右
其實上我已經是二個孩子的媽了
大的已經快12歲了XD

因為我有這個『不老女神的秘密』
由內而外的吃出少女肌❤️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5717

 

【蜂后逆齡素】女王蜂王乳X 蜂子粉
補足女性身體所需的激素
✓調理生理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 美白肌膚
✓平衡分泌系統 提升睡眠品質
✓激發女人香 提升自信

商品資訊

 

美肌蜂后_液態逆齡素

 

熟齡警訊  生理不適、膚況差、發胖 

當美麗關鍵「雌激素」快速衰減

卵巢老一歲,外表像是老十歲😱

 

👇 臨床見證!90%女性重拾年輕體態!

 濃縮蜂王漿500的雌激素 

調理生理機能|綜合女性營養 延緩更年老化

少女Q嫩光澤|活化美白肌膚 恢復少女氣色

維持青春曲線|平衡分泌系統 睡眠品質提升

激發費洛蒙香|內而外女人味 重燃親密激情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