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鈞甯、邱淑貞、倪妮的美,都因為做對了這件事

司徒天夢 發佈 2022-10-01T20:57:10.495157+00:00

影視劇里的紅裙不稀奇,但能把這身紅穿得經典,留下驚鴻一瞥,其實蠻有難度的。張鈞甯擔女主的偶像劇不少,而且是當中難得的氣質美女款,但好像一直美得很沉默。

影視劇里的紅裙不稀奇,但能把這身紅穿得經典,留下驚鴻一瞥,其實蠻有難度的。第一位說個偏冷門的角色,《唐探》裡的張鈞甯。張鈞甯擔女主的偶像劇不少,而且是當中難得的氣質美女款,但好像一直美得很沉默。多年來第一次驚嘆「哇塞張鈞甯好美」是她演劇版《唐探》的壞女人lvy。lvy靠美貌蠱惑男人心,讓男人為她殺人又赴死,自己卻全身而退,是一個其實蠻套路但在國產劇中很稀有的蛇蠍美人。在她出現的那4集中,她總以一身紅裙出現。紅裙lvy的很多場戲都美得窒息,比如去警局認屍後離開的鏡頭,只一抹紅色的背影在光影中搖曳著遠去,一下就抓准了紅的神秘、妖嬈又致命。這也與lvy的人設不謀而合。


邱澤因為拍這部劇追求張鈞甯,完全合理。


紅裙美人散發的撩氣,倒不失為塑造「危險女人」的捷徑。某個傻白甜黑化了,要體現氣場全開了,就給她穿紅裙。這類案例很多,但最出彩的還是《楚喬傳》的李沁。李沁總被說長得苦情,但苦情配上紅衣瘋批立刻會變不一樣。她演的元淳在前期是個小公主,說實話,公主得矯揉造作。直到黑化後要殺楚喬這一幕終於對味了。楚喬已經受傷倒地,元淳拖著劍如蛇一般躥過來,然後蹲下,頭一歪看著勢在必得的獵物發出冷笑。這身紅衣襯得她異常狂野而美麗,尤其一彎天鵝頸怎麼那麼會長啊。

「絕望的天鵝美」,瞬間想到了這麼一種形容。求求李沁別演好女孩了,壞姑娘才走四方呀。


本來想說,老早就把紅裙穿得刻骨銘心的蛇蠍女是《火玫瑰》的海潮,溫碧霞演的。但覺得這個說法不夠周全,因為溫碧霞在《火玫瑰》裡的每一套都美得刻骨。當然紅裙是海潮這位復仇女王的經典戰衣。妖冶至極的紅裙、紅唇跟一頭蓬鬆的大波浪卷,基本湊齊了港風美人的三大要素。但不是說有了這些你就港風了。趨之若鶩的模仿者們,其實最模仿不像的是那份老牌大美人的氣韻與氣味,非常輕盈、明快而自信,那不是凹來的,是「我本來就很美」。正宗港風得往這個方向吹才行。

話說海潮這件大露肩大露腿且非常貼身的小紅短裙,竟然是92年女主在穿的款,這有點不敢想像呢。畢竟現在連狠毒女二都沒了這份穿衣自由,真有點越穿越倒退了。


90年代港風美人不提《賭神2》的邱淑貞說不過去。甚至覺得,邱淑貞與紅衣的絕配度完全不設限,古裝的紅俏皮、靈動是她,王晶港片的紅性感、魅惑也是她。王晶也真是懂得並珍視邱淑貞的美,所以拍攝視角無論怎麼直男,拍出來的邱淑貞總是性感但不下流,讓女觀眾看了也不覺得冒犯,而是跟男觀眾一樣被美征服。《賭神2》裡,邱淑貞幾乎穿遍紅裙演完了全片,比如紅色長款風衣、紅色吊帶裙以及一身紅色透視裙。這條裙子毫無腰身,就是一整條拖地,相當考驗人的氣質與身高。但凡矮5公分,很容易被裙子壓成精神病院在逃瘋子。不過王晶也動了些「手腳」,讓邱淑貞背光而站,借用光去勾勒她的身材曲線,影影綽綽間又更動人了幾分。


遇上會欣賞、會拍演員的導演是演員的福報。


徐克則屬於不光會拍女演員,更能激活女演員不易被察覺的另一番美。想想看連baby到了他的鏡頭裡都美得有了靈魂,徐老怪名副其實地怪得超前又能服眾。不過他拍《東方不敗》找林青霞來演,可著實把金庸氣得跟他斷交。當時的林青霞還在言情片裡傷春悲秋,是個水做的甜妞兒,被他改造成忽男忽女的大魔頭簡直big膽。劇情也好厲害,竟然讓東方不敗跟令狐沖發展出了一條曖昧不明的感情線。也是佩服李連杰的cp感,他的正人君子相似乎與大美人尤其契合,湊一塊總能鉗製得很好。與林青霞呢稍微欠一口氣,有點姨媽帶侄兒,但最後一幕,東方不敗推開糾結她身份的令狐沖自甘墜崖,臨行前那一眼告白太痴情又太沉重了。配上紅衣更是悽美決絕。

穿著紅裙墜崖,這算不算徐克開啟的古裝審美?


導演里的審美大師,再精準一點,色彩學大師肯定是張藝謀。其中紅色似乎是張藝謀最為擅長也用得比較高頻的色塊。《紅高粱》是紅得野蠻,《大紅燈籠高高掛》是紅得壓抑、鬼氣。《英雄》裡的紅就有些過分炫目而冒著殺氣。這是一場殺氣騰騰又美如油畫的打戲,張曼玉與章子怡都身穿紅裙在黃得晃眼的樹林間互砍、追打,猶如兩團火焰在跳躍。怎麼講,看故事很懵,看畫面簡直嘆為觀止。

張藝謀用他高超的攝影學知識,開啟了一種大色塊、高飽和度的武俠美學——在這之前,你懂,武俠風都走香港人那種以黑白灰為主的直男色。是張藝謀讓大俠劍客們都妖艷兒了起來,各種大紅、大綠、大紫什麼的都敢撞色到一起。他的這招中式美學一度讓他野心勃勃地「沖奧」,可惜沒能成功。


「直男審美」在現在好像是一個貶義詞,但細細一想,把美女拍得經典的從來是直男導演。比如姜文的整個直男氣息能把人熏倒,但他也很擅長捕捉女性媚而不淫的性感。早期拍寧靜屬於赤裸中帶著一縷詩意,到了前幾年的《邪不壓正》拍許晴,也蠻赤裸裸的,但捎上了許晴熟女式的嬌嗔,竟兌出了某種詼諧與意味不明的嘲諷。所以電影看完,男的印象不深,就記得許晴。尤其是許晴穿一身紅旗袍找彭于晏打針的戲。給許晴打針,和醫生是八塊腹肌的彭于晏,這絕了啊,滿足了男女觀眾兩邊的幻想。


好的我承認,彭于晏在屋頂裸奔的戲也十分難以忘懷。恍惚間覺得不可思議,我們居然在大銀幕上見過那樣坦誠相見的彭于晏。他屬實盡到了帥哥拍戲的責任。


跟《火玫瑰》一樣,看得人想要擁有女主衣櫥的一部劇是《流金歲月》。不過擁有了又怎樣呢,那可是倪妮的衣櫥啊,倪妮裹抹布都高級,我們穿高定也像穿地攤貨。比如她第一集閃亮登場穿的這條紅裙,貼身的剪裁、無袖、半高領、大裙擺,每一處設計都對普通路人非常不友好,多一斤的肉都會在這片紅色中突兀得像個笑話。

這個場景也淋漓盡致解釋了什麼叫蓬蓽生輝。寒酸的弄堂、廉價的電瓶車,咋回事呢,被倪妮這麼一搞,貴得像用黃金白銀做成似的,哪哪都散發著紙醉金迷的氣息。怎麼有人天生就有點石成金的特異功能啊。所以別的不說,倪妮這份高貴的美絕對對得起「謀女郎」的出身。到底是美學大師挑中的人,與紅色配一臉。


淺淺總結了一下紅裙在影視劇里的功能,除了表示美女登場、美女黑化、美女撩人,相對特殊的一類是《百變星君》裡梁詠琪這種,敢穿紅裙寓意醜女大變身啦。說起來,一直很疑惑周星馳對美女是不是有什麼惡趣味啊,不然那幾年怎麼那麼熱衷醜化美女。大概朱茵是他在那個階段的真愛了,始終沒捨得毀掉她的容。而梁詠琪在《百變》裡的丑,是給我造成童年陰影的程度。厚底兒眼鏡、齙牙、一張臉永遠洗不乾淨。到她突然美起來的時候,不能說驚艷,甚至懷疑過是不是換了演員。

嚴格講,一位老師穿吊帶紅裙上班屬實是胡扯,但當時的小孩子哪裡會在乎,一心巴望著這是我老師才好呢。現在看也是美的。好像香港美女都有這點共性,美不過時。


大美人穿紅裙是打開氣場,更提亮,更熱場。小美女著一身紅叫女兒紅,總透著少女的水靈、天真和灑脫。所以紅裙就成了古偶女主在重頭戲裡的標配。但看了那麼多的紅裙美少女,還是趙露思在《傳聞中的陳芊芊》裡紅得最一擊即中。那是陳芊芊的出場,坦白講,這身紅裙做得也是敷衍,一層薄紗纏一纏就當衣服了。然後纏著不值錢的紗紗裙,陳芊芊策馬奔來。在被甩出馬背後一轉身,哎媽呀,我直接無痛當媽——誰能不愛甜妹,甜妹暴怒時的每一口火氣都是大白兔奶糖味兒的!

穿紅裙一朝成名,趙露思這是贏得了好彩頭哇。歡迎在評論區提名你最愛的紅裙子

關鍵字:

同事常常問我:你這是什麼香水呀~味道好香哦~

2021-10-04T04:08:46.370429+00:00

一聽到我說「沒噴香水」都不相信!! 散發自然體香的蜜密 而且我連那邊都是香香的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