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德羅夫談紅利曼失守:軍隊中不該有裙帶關係,拉平上將應被解職

俄羅斯觀察者 發佈 2022-10-02T01:47:32.357513+00:00

10月1日晚,在俄聯邦國防部官宣俄軍從紅利曼撤退後,車臣共和國領導人卡德羅夫對此發表長篇評論。我總是說:沒有什麼比說出真相更好的了,雖然苦澀且傷人,但只有真相是前進的唯一途徑。

10月1日晚,在俄聯邦國防部官宣俄軍從紅利曼撤退後,車臣共和國領導人卡德羅夫對此發表長篇評論。

我總是說:沒有什麼比說出真相更好的了,雖然苦澀且傷人,但只有真相是前進的唯一途徑。這就是為什麼我不能對在紅利曼發生的事情保持沉默的原因。

中央軍區司令員亞歷山大·拉平上將負責這一地區的防禦。這個拉平就是那個因占領利西昌斯克而獲得「俄羅斯英雄之星」的拉平,儘管事實上他並不在那裡,西部軍區的部隊被交給了他。


拉平上將在紅利曼的所有方向部署了來自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和其他部隊的動員戰士,但沒有為他們提供必要的通信、互動設備,也無法保證足夠的彈藥供應。

兩周前,「阿赫馬特」特種部隊的少將指揮官,我親愛的阿普提·阿勞迪諾夫兄弟親自向我報告說,我們的戰士可能很容易成為目標。而我則向俄羅斯武裝部隊總參謀長瓦列里·格拉西莫夫通報了這一危險。但這位將軍向我保證,他不懷疑拉平的軍事才能,不相信在紅利曼及其附近地區有撤退的可能。

一周後,拉平將他的指揮部搬到了距離他下屬一百公里遠的斯塔羅別爾斯克,而他自己則坐鎮盧甘斯克。如果你手下的軍人距離你150公里遠,你怎麼可能及時管理,下達命令?由於缺乏基本的軍事後勤保障,今天我們已經放棄了幾個定居點和一大片領土。


拉平的平庸並不是恥辱。但他被他在總參謀部的上級包庇了。如果我有辦法,我會把拉平降為二等兵,剝奪他的榮譽並把他送到前線,讓他用他手中的機關槍洗刷自己的恥辱。

軍隊的裙帶關係不會帶來任何好處。軍隊必須任命那些性格堅強、勇敢和有原則的指揮官,他們關心自己的士兵,為他們的士兵而戰,他們知道不能讓他們的下屬得不到幫助和支持。軍隊中沒有裙帶關係的空間,特別是在當前的困難時期。

在伊久姆發生的一切還不夠嗎?當時我就說過,應該向烏克蘭法西斯分子在伊久姆的軍事集中地開炮。我們的炮兵在當時有這樣的機會。他們能立即消滅主要的撒旦分子和法西斯分子。我們應該全力執行特別軍事行動,而不是抱著幻想,跟烏克蘭軍人調情。我們應該利用一切機會和一切武器來保衛我們的領土。頓涅茨克仍在遭受烏克蘭的炮擊,新加入俄聯邦的4個州的居民希望得到保護。


我不知道國防部向最高統帥報告了什麼,但在我個人看來,我們應該採取更嚴厲的措施,直至在邊境地區宣布戒嚴,並使用低當量核武器。沒有必要在做每一個決定時都考慮到美西方社會怎麼看。他們說了許多反對我們的話,做了許多反對我們的事。

烏克蘭昨天在伊久姆舉行了閱兵,今天又把旗幟插在紅利曼,明天呢?

如果不是如此糟糕,那一切該有多好啊!

(2022年10月01日,劉鵬)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