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荀:演《罰罪》裡的趙老三,我不光有「邪魅狂狷」

影視獨舌 發佈 2022-10-07T11:10:05.829111+00:00

我希望趙老三是一次我的獨立創作,表演的時候不摻有一絲雜念,完全憑藉自己的直覺和感受去演繹趙老三。演員可以演警察、軍人、商人,但演員不是去演一個職業,而是演一個人。

我希望趙老三是一次我的獨立創作,表演的時候不摻有一絲雜念,完全憑藉自己的直覺和感受去演繹趙老三。

演員可以演警察、軍人、商人,但演員不是去演一個職業,而是演一個人。人必須有他的多面性,趙老三有作惡多端的一面,也有父女溫情的一面,這樣才能構成一個有真實質感的人物。

我的演藝生涯中,之前有李二牛,現在有趙老三。這些角色獲得觀眾的肯定,我受寵若驚。但我不會重複角色的塑造方式,這是我表演的原則。

《罰罪》為今年夏天的「警匪劇展播季」畫了一個完美的句號。這部劇在愛奇藝平台熱度值突破10000,熱度比肩《蒼蘭訣》。

劇集開場,一宗高樓拋人的惡性案件帶給觀眾猝不及防的震撼。隨後的檢察官遇害、刑警被構陷、黑警浮出水面、黑惡勢力打開保護傘等高能情節密集來襲。觀眾還沒有參透上一段劇情的懸疑點,下一段的黑白較量已經打響。

趙老三是最先登場的主要人物,這是一個讓人過目難忘的反派。他臉上始終帶著邪魅的笑容,身穿顏色扎眼的服裝。張揚的個性,殘暴的行徑,誇張的舉止。趙老三不僅在全劇中特立獨行,即使放在整個警匪劇的人物譜系中,也顯得獨樹一幟。

趙老三時而像是惡狼,時而像是變色龍。為了生存,兄弟親情、個人尊嚴他都可以拋諸於腦後。

趙荀為了演好趙老三,從頭到腳對自己的形象進行重塑。他的表演不刻意、不預設,努力讓自己成為角色,去感受角色的內心世界。

趙荀是80後,從南京藝術學院畢業之後,加入了南京軍區政治部前線文工團話劇隊。他多年為部隊工作的經歷,培養出陽剛硬朗的氣質。因此,他和軍旅劇、警匪劇結下不解之緣。

《我是特種兵之利刃出鞘》中的特種兵李二牛、《火線出擊》中的消防員富強、《獵毒人》中的殺手蠍子、《王牌部隊》中的士兵牛滿倉、《暗刃覺醒》中的警察魏瀟……趙荀堅持讓每個角色擁有獨特、生動的個性。

《火線出擊》的拍攝過程中,趙荀因意外事故而身受重傷,他憑藉頑強的毅力回歸到演員崗位上。這段經歷,他刻骨銘心。

趙荀此前多出演正派角色,《罰罪》中的趙老三在他的表演生涯中,占據特別的位置。從飛揚跋扈到低頭伏法,趙老三在劇情中呈現出完整的命運弧線。

近日,我們連線了演員趙荀。他和我們聊起了趙老三的塑造過程,還有他作為演員的成長之路。以下,是他的講述。

趙家老三,招搖過市

去年10月,導演天毅找到我,邀請我出演《罰罪》。因為疫情,當時我有三個多月沒拍戲。這期間我沒有專門去打理頭髮,留了一頭蓬鬆的長髮。

我當時問導演,要我出演哪一個角色。他看著我像稻草一樣的長髮,就說:「你要不試試反派趙老三?我覺得你有飾演反派的潛力。」

過去我出演正面角色多,反派演的少。《獵毒人》中我演過殺手蠍子,不過這部戲播完也有3年多了。我當時聽完他對角色的描述,馬上就答應出演趙鵬翔(趙老三)這個角色。

一開始的劇本,趙老三是一個比較臉譜化的惡人形象。觀眾現在看到的趙老三,是導演、編劇不斷調整劇本,還有我和導演在現場討論碰撞的結果。一個角色的塑造完成,是集體創作的結晶。

首先是造型。我一進劇組,化妝師就給我接頭髮,讓我的頭髮和劉海變得更長。

髮型我們試了好幾種,比如扎小辮,還有綁馬尾。同時還要染髮,染過好幾種顏色。幾輪試妝之後,才確定花卷頭和發色。這個髮型看起來很拉風,但每次洗頭都要花半個小時,很難打理。

人物的髮型確定了,接著是選擇服裝。導演天毅強調,趙老三不是一個含蓄的人物,他喜歡招搖過市。他就像是花蝴蝶一樣,一出來就是全場的焦點。

所以,我們選擇的服裝都很扎眼。比如那一套克萊因藍的西裝,俗稱藍色妖姬。我穿這一身西裝的時候,在陽光下顯得特別耀眼,自己看著都眼花。

如此誇張的造型,的確能夠幫助我很快進入角色。演員需要這樣的外部刺激,幫你從內心把這個形象支撐起來。

我拍《罰罪》的前三個月,一直堅持跳繩,每天2000下,減重約10公斤。這部劇開機的時候,我大概75公斤,是我這幾年非常瘦的一個階段。我當時鍛鍊主要是為了恢復體能,瘦下來之後卻很符合趙老三痞壞的氣質。

開機前半個月,導演和編劇帶領演員,以及各個部門的負責人一起圍讀劇本。我們會細緻到深入討論每個人物、每一場戲,齊心協力讓劇本更加完善。

我沒有寫人物小傳的習慣,但喜歡反覆看劇本。我在表演時會把自己變成角色,用下意識的反應去塑造人物。

我不會去提前設計表演,而是在現場感受環境和氛圍。我會忘掉鏡頭,這樣才能給出最自然真實的表演。

雖然趙老三在現實中有原型參照,但真實的人物可能不會這麼浮誇。所以,我在表演的時候還是要參照我身邊人物。譬如我認識的演員、經紀人、製片人,他們的表達方式有時會很誇張,這給我帶來一些啟發。

影視劇中有過很多性格張揚的反派,我儘量避免借鑑其他演員的表演方法。我希望趙老三是一次我的獨立創作,表演的時候不摻有一絲雜念,完全憑藉自己的直覺和感受去演繹趙老三。

惡人多面,沉浸角色

第一集,我一出場就把受害人扔下樓,給觀眾帶來不小的劇情衝擊。這場戲拍攝的時候,全劇已經快殺青了。趙老三那種兇狠的狀態,我已經駕輕就熟,從眼神到語氣都能夠讓人感受到他的危險。

我認為,演員在表演時,要真正去體會角色的喜怒哀樂。比如在搶救室門口的那場戲,趙老三得知父親可能會成為植物人,他有一段複雜的情感變化呈現。

導演天毅要求我一開始要哭得傷心欲絕,我一轉頭又笑得非常兇殘,感覺自己要上位了。這是一個長鏡頭,我需要以飽滿的情緒來完成。

拍攝之前,我需要時間去沉浸到角色的狀態中。導演不催我,他和在場的工作人員說我們慢慢來。

我表演的時候,依靠的是高度的專注力,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悲喜交加的情緒當中。當時我沒用任何技巧,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感受。那一場戲演完,感覺整個人被掏空了,非常累,但是很過癮。

開機之後,我演的第一場戲,是和老四趙鵬超(楊祐寧 飾)的賭場對決。這段戲前後拍了三天,是我在《罰罪》中拍攝時間最長的戲份。

整段戲在全劇中起到了一個起承轉合的作用,展現出趙老三的心態變化。老四回來之前,趙老三簡直是目空一切。他和老四過招之後,發現自己的段位太低。

兩人坐到賭桌前,趙老三還是繼續著他的囂張,賭的時候表現得穩操勝券,輸了又擺出一幅願賭不服輸的蠻橫。

趙老三最後拿出手槍威脅老四,覺得自己占了上風。結果,老四出其不意地把手槍奪了過去,趙老三立刻就服軟了,開始求饒。

我非常喜歡這段戲,人物的性格轉換一氣呵成。趙老三性格中的兇狠、膽小、心虛被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趙老三和大哥趙鵬展(夏侯鑌 飾)吃飯的那場戲,算是我們兩個的角色下線前的聚餐。這場戲是導演天毅臨時加的,他覺得應該加一個收尾的戲份,讓人物的命運弧線更加完整。

老大想和他再聯手對付老四,他說道:「我想過了,弄不死。」這句台詞是我當時有感而發說出來的,劇本中是沒有的,但是導演感覺這句台詞特別對。趙老三說了這句話之後,表明他還是個惡人,只是經過幾番爭鬥之後,他承認自己鬥不過老四,認慫了。

全劇結尾,我表演被警方抓捕的那場戲時,當天舊傷復發,半邊身子疼得不行,吃著止疼片到的現場。結果,我演出了趙老三垮掉的精神狀態,非常符合人物的心境。

我在劇中大多數時候是一副惡人的形象,只有和女兒相處時,才表現出一點點善良。爸爸對孩子充滿愛心,這是人之常情。即便趙老三後來知道女兒不是親生的,但他還是對丫丫視如己出。

因為那時的趙老三已經失勢,孩子成為他的精神寄託。人必須有他的多面性,趙老三有作惡多端的一面,也有父女溫情的一面,這樣才能構成一個有真實質感的人物。

身受重傷,浴火重生

我是青島人,上高中的時候,班裡排練話劇《雷雨》選段。我在戲裡演周朴園,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表演。後來,語文老師鼓勵我去考藝術院校的表演系,我當時就鼓起勇氣開始了藝考之路。

我在青島話劇院報了一個輔導班,在那裡學習聲韻知識和朗誦。我當時反覆背誦的是高爾基的《海燕》,還有北島的《回答》。

2003年初,我去北京參加了北電和中戲的考試,初試落選。之後,我又去上海考上戲,還是沒有進入複試。巧合的是,我從上戲考完出來之後,看到不遠處有南京藝術學院的招生點,就去報了名。最終,我成功考上了南藝,踏入表演的大門。

我總結下來,前三次的考試失利,是因為缺乏經驗。經過三次考試之後,我已經懂得怎麼在考場上表現了,最終獲得了南藝考官的認可。

我從南藝畢業之後,來到南京軍區的前線文工團。文工團有電視劇部,我除了參加團里的話劇演出,也會參演電視劇。新來的演員會被派到拍攝現場擔任副導演、現場製片,這些基礎工作是難得的鍛鍊機會。

一直以來,觀眾都以為我是軍人。其實,我沒有當過兵。我在文工團時屬於非現役文職,不是軍人。但是,我的工作是為部隊服務,我為此感到驕傲。

《我是特種兵之利刃出鞘》裡的李二牛讓廣大觀眾記住了我。李二牛在新兵連是拖後腿的角色,但是他後來通過自身努力和戰友們的幫扶,逐漸變得強大,他的人物弧光特別明顯。

《我是特種兵之利刃出鞘》

我的演藝生涯中,之前有李二牛,現在有趙老三。這些角色獲得觀眾的肯定,我受寵若驚。我之後可能還會接到軍人角色、反派角色。但我不會重複角色的塑造方式,這是我表演的原則。

我剛剛提到拍《罰罪》時舊傷復發,這個傷患是拍《火線出擊》時留下的。那場意外對我而言,是一場劫難。

那天是2015年10月19日,我在拍攝一場懸掛在大樓外救人的戲份,威亞突然斷了,導致我從高空墜落。當時我的骨盆粉碎性骨折,還有顱骨骨折,手臂骨折……醫生連續搶救了72個小時,才把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火線出擊》是我第一部並列男一號的戲,剛開機20天就意外受傷,劇組本可以換個演員。但是出品方、黃文利導演和所有主要演員商量後決定,把除我之外的戲份拍完之後停機,等我回來。

半年之後,我才坐著輪椅回到劇組。在此期間,黃導、徐洪浩、楊舒等全劇演職員都沒接任何戲。後半部分的拍攝我是坐著輪椅進行的,不露正臉的戲份由替身完成。

我由衷感謝製作人嵇道青、黃導和整個團隊。他們的支持,給了我重新站起來的信心和勇氣。

《火線出擊》

《獵毒人》是我傷愈之後第一部角色吃重的戲。導演天毅找我聊角色時,建議我的形象要彪悍一點。我為此把頭髮剃光,然後努力增肥。我進組時80公斤,經過半個月的炸雞、蛋撻等高熱量食物轟炸,很快漲到90公斤。

《獵毒人》中,于和偉老師對我的表演幫助很大。我倆第一次合作是在《我是特種兵之利刃出鞘》,《獵毒人》和他再度相逢。他不斷和我強調,表演一定要專注,我從那時起才體會到專注的力量是多麼強大。

《獵毒人》

今年我有兩部劇播出,在《罰罪》之前,還有一部《暗刃覺醒》。導演遜哥(孫遜)也是我表演上的老師,我倆在現場也是不斷就角色進行討論。

我在《暗刃覺醒》裡演警察魏瀟。他有正義感,但是之前在部隊未能提干,他對老上級和戰友心存芥蒂,這就賦予了人物獨特的性格特徵。我喜歡發掘人物的特別之處,通過表演加以放大。

演員極少有獨角戲,搭戲的對手演員格外重要。《罰罪》中,我和黃景瑜的對手戲,演起來就很默契。這份默契,是我和他在《愛上特種兵》《王牌部隊》中慢慢培養起來的。

我和黃景瑜一開始演對手戲,會發覺自己的舞台腔調較為濃郁,黃景瑜的表演方式比較自然。我學習他的表演,反饋到我倆的對手戲中,雙方會有老朋友一樣的信任感。我倆不用刻意去設計動作和神態,就能擦出火花。

表演是一種信仰,演員要為信仰付出,要為信仰苦修。每個演員的創作方法可能不同,但是對職業的敬畏感必須長存於心。

【文/崔汀】

關鍵字:

滿口都是櫻花香氣🌸居然還能亮白消炎耶!

2021-11-16T08:16:27.441927+00:00

不怕悶臭、孕吐後的臭嘴巴

今年剛懷第一胎,是容易孕吐的體質,包包隨時有漱口水standby

但大家也知道...孕婦對味道很敏感,辣種漱口水混嘔吐味...嘔嘔嘔🤮🤮

尤其現在大環境…

嘴巴整天憋在【悶臭+酸味】中,不斷在呼吸間循環,聞到又想吐了... 🤢

 

 

前陣子改用『日本櫻花美齒液』🌸  不只嘴香香,
前天我直男老公居然問:「妳牙齒怎麼白了?」聽到後超激動的啦~

決定來推爆大家,不囉唆上連結

➡️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

 

當初被櫻花粉的包裝燒到(我就少女心👍

加上成分幾乎天然萃取,問過客服確認孕婦可用,果斷buy了!

 

以為漱口水換湯不換藥,但!這款我一用就愛上!

除了放包包好看又輕便外,味道也很少女ㄟ

(我不會形容,反正帶有清新的蜜桃香,不會辣)

不只漱完不會嘔心,我自己都愛嗚著狂吸///真的太好聞了啦~

 

 

我目前用一個多月,不愧是「美齒液」,門牙刷不掉的黃垢也變淡了

(黃黃的怎麼敢露齒笑QQ)

小驚喜是~以前我是牙科常客,不知道是不是這款蜂膠有加強消炎,

牙齦比較少痠痛,可能我體質跟它很合~嘿嘿

好看又好用,女生能不心動嗎💕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

 

 

商品資訊

 

Huluhulu_集中亮白_日本櫻花香氛美齒液

 

[日本女性好評口味 戀愛櫻花香氣]

✓用餐後 ✓約會前 ✓牙齒黃 ✓戴牙套


 

♡亮白效果 ♡櫻花口香 ♡護齦防蛀

♦日本專利30秒徹底消臭 散發櫻花迷人口香

♦加強亮白效果 分解牙齒表面牙漬 齒垢清潔

♦巴西綠蜂膠 護齒護齦 添加濃度比一般多30% 

♦調節酸鹼值 溫和不辛辣無酒精 小孩也喜歡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