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僅是恕讓她解脫

媛媛的日記 發佈 2022-10-07T13:22:56.568171+00:00

乳母從淑貴妃屋子裡退出來時,恰好遇見香薇在門外頭,她們相處得久了,關係比旁人要親密些,香薇沒多嘴問什麼事,只關心地問:「娘娘可好些了,今日周公公回來,本以為能讓娘娘高興些,誰知卻叫娘娘更傷心了。」「可不是嗎,一個個都是這樣子,貴妃娘娘不好,皇后娘娘更不能好。

乳母從淑貴妃屋子裡退出來時,恰好遇見香薇在門外頭,她們相處得久了,關係比旁人要親密些,香薇沒多嘴問什麼事,只關心地問:「娘娘可好些了,今日周公公回來,本以為能讓娘娘高興些,誰知卻叫娘娘更傷心了。」

「可不是嗎,一個個都是這樣子,貴妃娘娘不好,皇后娘娘更不能好。」乳母嘆息著,又猛然想起方才淑貴妃的囑咐,可她卻不是怕自己多嘴,而是怕被淑貴妃聽見,便挽著香薇往遠處走,隨口絮叨起來。

門裡頭,淑貴妃正站在穿衣鏡前,細細端詳著自己的模樣,這些日子她疏於保養,像是一下子又老了幾歲,可年輕美麗又如何,那個人再也看不到了。

「皇上您還會回來嗎,還活著嗎?」她像是問天,也像是問自己,也許真有一天傳來死訊,淑貴妃會痛不欲生,眼下她心裡雖然一次次都堵得慌,一次次都好像天崩地裂似的絕望,可時間久了,連痛苦也是會習慣的,好像過去的四年裡,她逐漸習慣了自己被皇帝冷落甚至遺忘,習慣了自己屈居在秋珉兒之下。

然而淑貴妃和乳母說的話,很快就傳到了上陽殿,清雅聽得時,氣得臉都綠了,猶豫再三還是瞞住了皇后,她可不願去對一個辛苦支撐一切的孕婦說什麼一屍兩命的話。

可清雅在珉兒面前藏不住事的,一兩次就被看出有心事,珉兒便主動問:「怎麼了,宮裡出什麼事了,叫你這樣煩躁?還是我讓你不耐煩了?」清雅連忙道:「只怕娘娘不夠麻煩,可您卻什麼都自己扛著。」

問了半天,那些話便都一股腦說了,清雅難過地說:「她們怎麼能在背地裡這樣說您呢,若非香薇在那裡,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珉兒卻笑道:「這事兒就不公平了,只許我想她們都消失,淑貴妃想我消失不是也一樣嗎?她還比我早十幾年在皇上身邊呢,我一早就說,她要趕我走也是理所應當的,只不過我不想做被趕走的哪一個,而如今……我也不打算趕她走。」

清雅問:「您放棄了?」珉兒笑道:「我也不知道,二皇子和三皇子,就是她永遠都存在的意義,她在宮裡也好在遠方也好,真的有區別嗎?當然啦,我只是這麼想想,真有那樣的機會,我還是要讓她走的。」

說著說著,珉兒紅了眼圈,努力用笑容來掩飾悲傷,說道:「這樣的時候了,我還在想這種事,老天不罰我罰哪個。」

清雅心疼不已:「您別說這種話。」

可珉兒卻目光堅毅地說道:「不怕,就算是老天罰我又如何,我都實現一大半了,還動搖不成?他一定會回來的,我決不放棄。」說著話,宮女們領著沈夫人到了。只見雲裳拖著沈雲一路從外頭進來,想必在外頭也是如此,小傢伙走不快,跟著母親好不吃力,可是乖乖的不哭也不鬧,反是珉兒見他這麼冷的天滿頭汗,心疼地又摟又抱,一面給孩子擦汗一面責備雲裳:「你這是怎麼了,怒氣沖沖的,叫太后看見了可了得?」

雲裳氣呼呼地說:「看見他就想起他爹來,恨得牙痒痒。」

清雅主動來帶著小公子去找公主們玩耍,為雲裳留了茶就都退下了,之後便聽雲裳絮絮叨叨,說她被沈哲逼得把什麼都招了,愧疚地表示可能幫不了珉兒。

「你們好好的我才安心,本是我不好。」珉兒愧疚地說,「我還怕影響你們夫妻,你們能把話說清楚就好了。」

雲裳哼哼道:「我是不怕他的,可他太聰明了,被他知道我的心思,更打聽不出什麼來。原本瞞著您,多少給您些希望,可一直空等下去也不是辦法。」

珉兒笑悠悠道:「你對我說實話,我才高興呢,你們不必為了我好,就瞞著我什麼,知道嗎?」

雲裳連連點頭,她說完了心事,便又開朗起來,至少是這陰雲不散的時候里,存在於珉兒身邊的一道陽光,她很珍惜。比起雲裳不能為自己做什麼而愧疚,珉兒反主動地說:「為了國事,沈哲近來天天要見我,除了他還有許多別的大臣,我自己是不把那些迂腐的禮教當做一回事的,可堵不住那些惡意的流言蜚語,你千萬不要聽信什麼,若是有誤會的,就好好來問我怎麼回事,不要自己藏在心裡難受。」

雲裳大咧咧地笑著:「娘娘多心了,換做從前我會想不開,可現在我才不擔心呢,沈哲心裡只有我,只有我一個人。」

珉兒笑了,這一笑心裡敞亮了好些,拉著雲裳的手道:「有你們在,我怎麼也不算是個孤零零的人。」

而此刻,本就約好了宋淵來相見,雲裳見他們說的話自己聽不懂,就跑去帶孩子們玩耍,之後再回來,說說笑笑一如平常。她知道皇后未必真的高興,可哪怕讓她短暫地分心不要去念著皇帝,也好過她時時刻刻都沉浸在悲傷和失望里。

如是,雲裳幾乎天天都來陪伴皇后,偶爾在宮道上與淑貴妃打個照面,淑貴妃面上雖不言明,心裡怎能不在乎,明明她也承受著皇帝失蹤的痛苦,怎麼什麼落在皇后身上都是值得心疼的,落在她身上就是理所應當?

然而這樣的不平,如今連幫腔的女人們都不在了,更很快就被大雪掩蓋,今年的冬天來得特別匆忙,十月初雪後,就紛紛揚揚下了好幾場大雪。

京城尚且如此,西平府外必然更冷,太后也好,皇后也好,還有文武大臣們,雖然誰也沒放棄繼續派人在山崖下尋找皇帝的蹤跡,可心裡都明白,希望越來越小了。

只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朝廷不僅沒有亂,更穩穩噹噹地恢復了昔日的光芒,因贊西人求和心切,皇后原本邀請贊西王后年末來訪,可她卻一接到邀請就出發,十月里就到了京城,期望著自己這一趟,能給贊西族人帶去太平的日子。誰能想到,一個本躲在後宮裡唯唯諾諾的女人,在這時候為了自己的民族站了出來。

大齊被一個女人掌控著皇權,贊西也派一個女人來拋頭露面,而梁國皇后也因梁國皇帝病危,正努力穩固著自己兒子的太子地位,獨斷專權地把持著朝綱。這樣的政治,大大地刺激了男人們的自尊,他們一面順從恭敬地應付珉兒,背地裡卻開始謀劃著,要讓皇后儘快交出大權,立太子扶持新君,重新讓男人來做主天下。

且說,因語言和文化的差別,此番贊西王后入京求和,珉兒每次見她,不論是在宣政殿議事或安泰殿享宴,還是在御園和太液池邊散步,宋淵因深諳贊西文化而隨時陪在左右。朝堂上如此,內宮深處也有他的蹤影,仿佛如今妃嬪都散了,再沒有什麼後宮前朝的界限,外大臣可以輕鬆隨意地出入宮闈。

這一日,梁國傳來消息,老皇帝暴斃,死因自然是梁國皇室自家的事,他們忙著老皇帝的身後事,忙著立新君,且要一年半載才能安生。

之前項曄失蹤,大齊內外一片混亂時,梁國也沒有趁虛而入,此刻大齊皇權和軍隊已然安定,更不怕梁國動什麼歪腦筋,何況他們現在自顧不暇。

沈哲把這消息送到別莊,和項曄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分別時,項曄問沈哲珉兒可安好,卻被弟弟冷冷一笑:「您自己去看不就好了?」

氣得項曄瞪眼睛:「你老老實實找我說的去辦。」

沈哲道:「哥,別怪我沒提醒你,就算你成全了她,她也未必會領情,這一段日子對她而言太苦了。」

可項曄毫不動搖:「我可不僅僅是想讓她解脫。」

這話沒再往下說,沈哲還有任務要去做,不過他先回了自己家,只等手下的人送來消息,才一人一馬離了將軍府,一路往宋府奔來。

而此刻的宋家,宋夫人正管著房門與宋淵發生爭執,為的就是宋淵這幾天不見人影不回家,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宋夫人只聽說宋淵形影不離地跟在皇后身邊,可是白天陪著也罷了,為什麼夜裡也不回來。宋淵道是他忙著忙著就晚了,怕三更半夜地歸來擾得全家都不安生,可無論怎麼解釋,都無法消除妻子的疑慮,宋夫人更是痛心地說:「你知道外人都怎麼說你,怎麼說我嗎?你知道家裡人都怎麼看待嗎?你若是嫌我老了,你大大方方地納妾我也不會怎麼樣,你怎麼能去招惹皇后娘娘呢?宋淵,你瘋了嗎?」

宋淵無奈極了,待要解釋,門外下人卻說:「大人,沈將軍到了。」

宋夫人抹淚哼笑:「他們都說,你們倆是一丘之貉。一個是舊情,一個是新歡,怪不得皇后會把妃嬪們都放了,她是做這個打算嗎?」

宋淵怒道:「你再胡說八道,我只能離家求個清淨了,你跟我十幾年夫妻,我在你眼裡就是這樣的人?」宋夫人臉色漲得通紅,顫顫地說:「你是什麼樣的人我當然知道,你又以為我是吃醋才和你鬧嗎?宋淵,我怕你這樣下去沒有好下場,伴君如伴虎,今日你為了天下和皇后走得近,他日皇上若看不順眼,誰還顧得什麼天下什麼朝政,他怎麼會允許自己的女人身邊有別的男人?誰來管你是為什麼陪在皇后身邊,誰來管你是為了天下還是私心,皇上只要把你驅逐就是了。」

宋淵猛然想起那天皇帝站在山頭對他說的那番話,好端端的皇帝就提起了京城的流言蜚語,他平日裡從沒對自己忠於皇后表現出任何不滿,可他心裡什麼都清楚。

妻子的話並沒有錯,一旦有一天皇帝歸來,只要他看不順眼,不論自己是為什麼出現在皇帝身邊,他只要驅逐自己就好了。

「我是為了你好,你可不是什麼孤家寡人,你就算不想著我,你宋家老小都不管了,玲瓏也不管了嗎?」宋夫人並不是無知婦孺,也沒有珉兒那反骨的認定丈夫只可以和自己一生一世的心思,這些話都說出來了,她心裡敞亮了,其實弱了幾分道,「我是為你好,宋淵,你可要好好想想。」

他們僵持不下,下人又來催第二次,說沈將軍已經在廳堂喝茶了,宋淵忙收拾收拾趕來會客,宋夫人亦是洗臉梳頭,趕在沈哲離開前來見了一面,不論如何待客之道不能不講究。

沈哲好像只是來和宋淵商量什麼事的,至少宋淵沒察覺出什麼異樣,他們近來走得近,江雲裳和玲瓏又成了閨中密友,兩家親厚也是應該的,沈哲還道:「玲瓏時常去將軍府,夫人若是得閒,也去走動走動,雲裳年紀輕不懂操持家事,宮裡雖有皇后太后,她們太忙碌且一味地寵愛她,好些改教的本事不教她,還望夫人去指點一二。」

宋夫人自然是客氣地推辭,彼此和和氣氣地說些話,沈哲交代了宋淵一些事後,也就散了。

沈哲一走,宋夫人又提醒丈夫:「將軍是太后的親侄子,事情到了最後的最後,就算兄弟倆鬧得不可收拾,太后也會拼死保住侄兒的。你呢,誰來救你?宋淵,你可好好為自己想想,為這一家老小想想。」然而話音才落,他們的兒子從門外歸來,家裡奶媽下人圍了一大圈,還有宮裡的太監。宋公子很早就開始進攻為二皇子伴讀了,之前宮裡被秦莊掌控,在家寫了一陣,這會兒書房恢復如初,早就有人來接他去了。

孩子進門見雙親起氛尷尬,行禮後就乖巧地站在一旁,宋淵問了幾句話,就讓兒子回去歇著,他問妻子:「你怎麼沒反對兒子進宮伴讀的事?」

宋夫人抿了抿唇,垂首道:「我原是反對的,可看到你和皇后走得越來越近,我得給家裡找條後路啊,二皇子將來若做了皇帝,自然會善待和他起長大的朋友,兒子說他們要好得很,二皇子很喜歡他,我當然就不反對了。總之……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這些話,宋夫人匆匆走了,留下宋淵呆呆地站在那裡,可是這轉眼已是冰天雪地的世界,西平府外的氣候更惡劣,皇帝若還隻身在深山老林里,很難活得下去,除非他已經有了落腳之地,可他為什麼不現身呢?

眼下的情形來看,皇帝已經死了的可能更大,可不論皇帝是生是死,他對皇后並無異心,一切僅僅是對當政者的忠心,那麼巧,她是個女人,是無比美麗的皇后。

十月末,珉兒送走了贊西王后,依照當時在營地里最後找到的皇帝所繪製的邊界線,重新劃分了大齊和贊西的國土,自然和梁國也有了商議,都為彼此爭取到了該有的利益。

至此,西平府境外終於太平下來,梁國新君堪堪繼位,要鞏固朝政,贊西人受了重創,要重建家園,至少兩三年內,西邊不會再有憂患。剩下南邊羌水關,沈哲這幾年蟄伏在那裡,早已建立固若金湯的城牆,也曾多次主動出擊把南蠻收拾得服服帖帖,羌水關外的敵人不足為患。

唯有曾經是皇帝最放心的北邊紀州城,不得不派兵前往對抗那些野蠻的毛子,但紀州城作為軍事重鎮,多年來危急時刻百姓皆可上場打仗,只要有合適的將領前往,也很快能平息衝突,恢復往日的寧靜。珉兒取用了沈哲推薦的人才,更命他將秦莊的屍身送回紀州,善待秦家老少,只是秦莊的後人,永世不得為官為將。

兩個月過去,在皇后費盡心血的努力下,大齊又恢復了平靜安寧,百姓們興高采烈地準備著過年,卻不知深宮裡,皇后因為太過辛苦而病倒了。說是病倒,其實也沒那麼嚴重,是陳太醫冒死闖入宣政殿,把皇后從寶座上請了下來,加上太后親自來上陽殿,下了死命再不許皇后操心任何事,不惜拿清雅等人的性命威脅兒媳婦,才總算讓珉兒消停了。正月里分娩之前,珉兒不必再操心國事天下事,自然這後宮,更是無比的清淨。

安安靜靜地養在屋子裡,擁著絨毯烤著火爐,看孩子們在雪地里翻滾嬉鬧,這樣的日子好不愜意。

不知是因為時間久了對皇帝失蹤的悲傷淡了,還是珉兒在朝政中找到了自己人生里其他的意義,她不再像之前那樣會壓抑積攢太多的怨氣,一切平靜得好像和從前沒什麼兩樣。

這一天,玲瓏和雲裳都帶著孩子進宮,姐妹們熱熱鬧鬧地坐著說閒話,元元帶頭跑來說要餵魚,正好玲瓏的孩子哭鬧,玲瓏便帶著孩子去別處哄,雲裳則跟著珉兒一起來水榭台看孩子們餵魚。

珉兒這邊手把手地教沈雲,小傢伙看到這麼多又大又漂亮的魚好不高興。珉兒正想著,若肚子裡是個男孩子,往後跟著沈雲一起長大,想想從前是沈哲跟著皇上長大,如今卻反一反,皇上的兒子成了弟弟,若真是如此該多美好。

忽然那邊一陣驚叫,只聽見元元和琴兒咯咯直笑,雲裳不在,像是跑去拿魚食了,只倆小丫頭趴在欄杆邊,把剩下的魚食一股腦兒地倒進了太液池,惹得底下錦鯉爭先恐後,把水都濺上了水榭台,已經漂了浮冰的太液池,一瞬間像是被煮開了……

珉兒心裡一咯噔,她記得皇帝失蹤的消息剛來那會兒,元元餵魚不再像他爹似的那麼熱鬧,那時候珉兒還胡思亂想,以為是因為皇帝死了,把這份和他女兒共有的熱鬧也帶走了,可現在是怎麼回事?

沈雲瞧著熱鬧,立時跑過去和元元一起玩耍,孩子們笑作一團,看得人心裡暖暖的,但珉兒搖了搖頭:「是我太迷信了吧,哪裡有這麼神呢。」

可雲裳折回來時,卻見皇后面向太液池,手裡緊緊握著拳頭,她上前問怎麼了,皇后也是神情一恍惚,明顯是敷衍地說:「沒什麼,你快把孩子帶回去,她們的衣裳都濕了。」

長壽宮這邊,淑貴妃照舊得空就會來探望太后,而且比從前更加殷勤,太后最怕寂寞自然不會厭煩,而淑貴妃也沒有動不動就哭哭啼啼,像是所有人都淡了,所有人都接受了皇帝失蹤的現實,連太后都比之前強多了。

此刻淑貴妃伺候太后吃了安神的補藥,太后順口問她:「皇后的身體可還好?」

淑貴妃應道:「有陳太醫照顧著,您放心就是了。」

太后慈愛地看著她,輕嘆:「可惜了你。」

不知道老太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或許是感慨皇帝臨走什麼都沒給淑貴妃留下,當初皇后在琴州安胎時,淑貴妃也沒給自己好好把握機會,但現在說什麼都遲了。

不久,淑貴妃要親自去廚房料理給太后準備的膳食,太后沒攔著,等她走後,對林嬤嬤嘆道:「她比從前更殷勤地來照顧我了,我知道至少一半是真心,可另一半我卻未必能滿足她。」

門外,淑貴妃因想起忘記問太后要不要吃甜的,本要折回來再問,卻在門前聽太后說:「大臣們幾次三番地要求立太子立新君,項家那些老長輩們,也多次對我說,怕皇權將來叫皇后奪去姓了秋,這就是無稽之談了,珉兒的人品我信。可我也相信,皇后一直不肯點頭,一定也是在等她肚子裡的孩子出生,若是個兒子,你叫她如何甘心把皇位給灃兒和浩兒呢?」

林嬤嬤道:「這話,您可千萬放在心裡,別對旁人說。」

太后道:「若是皇子,我當然要站在珉兒這邊,我總要有個立場是吧?只能委屈淑貴妃了,但若還是小公主,我必然讓她如願,明天開春就立灃兒為新君,我知道,曄兒是回不來了……」

這話越往後說,太后便悲傷了,而淑貴妃站在門外,不知是被冰雪凍得面無表情,還是從心裡寒徹了骨。

關鍵字:

有香味的女生特別有魅力

2021-10-13T06:36:29.356041+00:00

▼ 洗完變成熟溫柔小姐姐 ▼

我的另一半是香味控
他覺得女生身上一定要香香的
但他很奇怪
我買的專櫃香水他都不愛(覺得太粉味)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這個【韓國棉花沐浴露🐑
超好奇到底有沒有用➠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5

 

 

〔使用結果分享~~~~〕
晚上洗完澡,他的鼻子超級靈XD
一聞到就問是不是買新的沐浴乳了?
講完馬上飛撲過來
後續大家自行想像我就不講了…😳

這味道不會很重 淡淡的
我自己聞~會覺得放鬆~懶懶的那種舒fu,而且還會想繼續聞!!
很像從妳身體散發出來的體香一樣
重點是擦了這個之後…
感覺另一半好像特別溫柔
而且手法技巧更深層!更有感!
女生們妳可以自己擦完再去感受另一半的變化
不多說😋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5

不過一個人睡的時候,也不能幹嘛XDDD
反而發現它對助眠也很好說
(沒事做~聞到覺得很放鬆就睡了XD)

 

商品資訊

 

 ▼韓妞維持熱戀的秘訣大公開!!▼  

⇢用香味喚醒他的激情 不自覺一直想妳

 ﹍﹍﹍﹍﹍﹍﹍﹍﹍﹍﹍﹍﹍﹍﹍﹍﹍

\穿在身上的香水 純潔果香沐浴露誕生/

 榮獲韓國男性最有好感的香味 NO.1🥇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5